|薛莉:南京德基美术馆体量庞大,展品横跨中国古代文物、中西方现当代艺术,突显一个民营美术馆的雄心。


“金陵图数字艺术展”展厅,左边为馆藏《金陵图》 图片提供:德基美术馆

| 薛莉 

【OR  商业新媒体】



南京,作为老牌发达省会城市,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GDP不如同省的苏州,话题度又赶不上成都、武汉。但2020年,南京GDP超越直辖市天津,排名全国第十。

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地区商场林立,其中,德基广场2020年度以156亿销售额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SKP。

德基广场内,最近重新开幕的德基美术馆,一亮相便以“50绝美—御宋”五大名窑珍品展、“金陵图数字艺术展”以及特别展出项目“奈良美智:绿屋|橘屋”,震撼了业界对民营美术馆的普遍印象。

三大展览方向

德基美术馆馆长艾琳解释说,此次开幕推出的三个展正好代表了德基美术馆将来的三个展览方向,分别是中国古代、东西方的现当代、以及金陵在地性。这与德基集团二十年的研究脉络刚好吻合。

重磅展览“50绝美—御宋”,展出50件宋瓷珍品,集齐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宋瓷作品,以一己民营美术馆之力,做了一件博物馆级别的展览。

《金陵图》为德基美术馆馆藏,纵35厘米、横1050厘米, 纸本设色,如《清明上河图》一般,描绘了宋代金陵(今天的南京)的城市面貌和各阶层人民的社会生活。原作《宋院本金陵图》已佚失,德基的这版为乾隆宫廷画师冯宁仿绘。

德基美术馆展出的《金陵图数字艺术展》,比上海中华艺术宫的《清明上河图》数字艺术更进一层,互动性更强。观众戴上智能手环,即可化身一个宋代人物,“穿越”进入数字画卷,成为其中的一个角色。画中小人始终跟随着你在偌大展厅的图卷中行走,并随处可以收获宋代历史知识。随着软件的不断升级,还会有更多的知识索引和功能。除了这个全长近110米、高3.6米的大屏幕,展览还集结了电影科技、精密数字定位系统、三维声效等技术支持,幕后还有一个历史学术顾问团队,确保画中人物的动作、语言符合历史真实。

除了以上两个重头收费展览外,公共开放区域内免费展出的国际知名当代艺术作品,也给人意外惊喜。

这是一个主题为“童年”的国际公共艺术作品展示区。重头戏是“奈良美智:绿屋|橘屋”两件大型装置作品。这两件作品分别融合了绘画、雕塑、装置、行为、观念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表现了艺术家异常敏感的个体心理与世界的互动关系,探索着隐私世界与公共围观的交互影响。

除了第一次在中国展出的“绿屋”和“橘屋”,公共展区内还有当红艺术家Kaws的大型公仔雕塑、法国艺术家Daniel Daviau的青铜动物雕塑,印尼艺术家Ichwan Noor把甲壳虫汽车团成球状的装置艺术等,艺术形式多样,充满童趣与想像力。

对标东京森美术馆

这三个重磅展览,均在德基广场二期的8楼,展陈总面积近万平米。令人惊讶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德基美术馆的雄心可见一斑。

馆长艾琳介绍说:“中国古代部分的展陈,这是第一期。之后楼上会开放四层,会有更多展厅专注于展陈中国古代艺术品,包括佛造像、高古玉、明式家具等等。”规模之大,品类之广,令人惊叹。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东京的森美术馆。2003年开馆的森美术馆,位于东京六本木森塔的顶楼53层,为日本海拔最高的美术馆,每月都有新的主题展,涵盖装置、雕塑、摄影、建筑、设计等当代艺术,还有各种形式的公共演出,成为日本最新潮的当代艺术地标。

森美术馆面积2900平米,德基美术馆比它大得多,展品也纵跨现当代以及古代。

这又让人联想到韩国三星集团所有的三星美术馆。2014年正式开馆的三星美术馆由韩国传统艺术馆、韩国当代艺术馆以及三星儿童教育文化中心三部分组成,占地面积8000平米。

商场里建美术馆,并不新鲜。一般的理解是用艺术提升商业,为客人带来冲击心灵的艺术体验,升级商业配套。但馆长艾琳认为德基美术馆不是德基广场的配套。也许在未来,整个德基广场会成为德基美术馆的配套。

十年的长线规划

近十年来,中国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除了美术馆的建筑硬件本身外,运营美术馆需要持续投入巨额费用,这远远不是门票收入能够覆盖的。

艾琳强调说:“德基集团20年前开始梳理研究古代艺术品,10年前开始研究现当代作品。我们在做一个长远的计划,以五年、十年为时间单位。因为文化和艺术是值得的,是最高的精神追求,这没法在商业上算账。”

2017年,德基美术馆曾在德基广场试营业,用两年的时间来论证,德基美术馆到底是开在商场里好,还是另外选址好。如今,他们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决定让美术馆面向所有来德基广场的人。

正如艾琳所说:“记住一个美术馆需要三五年,忘掉一个美术馆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月。”对体量庞大的德基美术馆来说,前方的挑战可能会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一个博物馆级别的民营美术馆——南京德基美术馆

发布日期:2021-11-19 09:53
|薛莉:南京德基美术馆体量庞大,展品横跨中国古代文物、中西方现当代艺术,突显一个民营美术馆的雄心。


“金陵图数字艺术展”展厅,左边为馆藏《金陵图》 图片提供:德基美术馆

| 薛莉 

【OR  商业新媒体】



南京,作为老牌发达省会城市,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GDP不如同省的苏州,话题度又赶不上成都、武汉。但2020年,南京GDP超越直辖市天津,排名全国第十。

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地区商场林立,其中,德基广场2020年度以156亿销售额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SKP。

德基广场内,最近重新开幕的德基美术馆,一亮相便以“50绝美—御宋”五大名窑珍品展、“金陵图数字艺术展”以及特别展出项目“奈良美智:绿屋|橘屋”,震撼了业界对民营美术馆的普遍印象。

三大展览方向

德基美术馆馆长艾琳解释说,此次开幕推出的三个展正好代表了德基美术馆将来的三个展览方向,分别是中国古代、东西方的现当代、以及金陵在地性。这与德基集团二十年的研究脉络刚好吻合。

重磅展览“50绝美—御宋”,展出50件宋瓷珍品,集齐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宋瓷作品,以一己民营美术馆之力,做了一件博物馆级别的展览。

《金陵图》为德基美术馆馆藏,纵35厘米、横1050厘米, 纸本设色,如《清明上河图》一般,描绘了宋代金陵(今天的南京)的城市面貌和各阶层人民的社会生活。原作《宋院本金陵图》已佚失,德基的这版为乾隆宫廷画师冯宁仿绘。

德基美术馆展出的《金陵图数字艺术展》,比上海中华艺术宫的《清明上河图》数字艺术更进一层,互动性更强。观众戴上智能手环,即可化身一个宋代人物,“穿越”进入数字画卷,成为其中的一个角色。画中小人始终跟随着你在偌大展厅的图卷中行走,并随处可以收获宋代历史知识。随着软件的不断升级,还会有更多的知识索引和功能。除了这个全长近110米、高3.6米的大屏幕,展览还集结了电影科技、精密数字定位系统、三维声效等技术支持,幕后还有一个历史学术顾问团队,确保画中人物的动作、语言符合历史真实。

除了以上两个重头收费展览外,公共开放区域内免费展出的国际知名当代艺术作品,也给人意外惊喜。

这是一个主题为“童年”的国际公共艺术作品展示区。重头戏是“奈良美智:绿屋|橘屋”两件大型装置作品。这两件作品分别融合了绘画、雕塑、装置、行为、观念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表现了艺术家异常敏感的个体心理与世界的互动关系,探索着隐私世界与公共围观的交互影响。

除了第一次在中国展出的“绿屋”和“橘屋”,公共展区内还有当红艺术家Kaws的大型公仔雕塑、法国艺术家Daniel Daviau的青铜动物雕塑,印尼艺术家Ichwan Noor把甲壳虫汽车团成球状的装置艺术等,艺术形式多样,充满童趣与想像力。

对标东京森美术馆

这三个重磅展览,均在德基广场二期的8楼,展陈总面积近万平米。令人惊讶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德基美术馆的雄心可见一斑。

馆长艾琳介绍说:“中国古代部分的展陈,这是第一期。之后楼上会开放四层,会有更多展厅专注于展陈中国古代艺术品,包括佛造像、高古玉、明式家具等等。”规模之大,品类之广,令人惊叹。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东京的森美术馆。2003年开馆的森美术馆,位于东京六本木森塔的顶楼53层,为日本海拔最高的美术馆,每月都有新的主题展,涵盖装置、雕塑、摄影、建筑、设计等当代艺术,还有各种形式的公共演出,成为日本最新潮的当代艺术地标。

森美术馆面积2900平米,德基美术馆比它大得多,展品也纵跨现当代以及古代。

这又让人联想到韩国三星集团所有的三星美术馆。2014年正式开馆的三星美术馆由韩国传统艺术馆、韩国当代艺术馆以及三星儿童教育文化中心三部分组成,占地面积8000平米。

商场里建美术馆,并不新鲜。一般的理解是用艺术提升商业,为客人带来冲击心灵的艺术体验,升级商业配套。但馆长艾琳认为德基美术馆不是德基广场的配套。也许在未来,整个德基广场会成为德基美术馆的配套。

十年的长线规划

近十年来,中国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除了美术馆的建筑硬件本身外,运营美术馆需要持续投入巨额费用,这远远不是门票收入能够覆盖的。

艾琳强调说:“德基集团20年前开始梳理研究古代艺术品,10年前开始研究现当代作品。我们在做一个长远的计划,以五年、十年为时间单位。因为文化和艺术是值得的,是最高的精神追求,这没法在商业上算账。”

2017年,德基美术馆曾在德基广场试营业,用两年的时间来论证,德基美术馆到底是开在商场里好,还是另外选址好。如今,他们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决定让美术馆面向所有来德基广场的人。

正如艾琳所说:“记住一个美术馆需要三五年,忘掉一个美术馆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月。”对体量庞大的德基美术馆来说,前方的挑战可能会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薛莉:南京德基美术馆体量庞大,展品横跨中国古代文物、中西方现当代艺术,突显一个民营美术馆的雄心。


“金陵图数字艺术展”展厅,左边为馆藏《金陵图》 图片提供:德基美术馆

| 薛莉 

【OR  商业新媒体】



南京,作为老牌发达省会城市,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GDP不如同省的苏州,话题度又赶不上成都、武汉。但2020年,南京GDP超越直辖市天津,排名全国第十。

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地区商场林立,其中,德基广场2020年度以156亿销售额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SKP。

德基广场内,最近重新开幕的德基美术馆,一亮相便以“50绝美—御宋”五大名窑珍品展、“金陵图数字艺术展”以及特别展出项目“奈良美智:绿屋|橘屋”,震撼了业界对民营美术馆的普遍印象。

三大展览方向

德基美术馆馆长艾琳解释说,此次开幕推出的三个展正好代表了德基美术馆将来的三个展览方向,分别是中国古代、东西方的现当代、以及金陵在地性。这与德基集团二十年的研究脉络刚好吻合。

重磅展览“50绝美—御宋”,展出50件宋瓷珍品,集齐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宋瓷作品,以一己民营美术馆之力,做了一件博物馆级别的展览。

《金陵图》为德基美术馆馆藏,纵35厘米、横1050厘米, 纸本设色,如《清明上河图》一般,描绘了宋代金陵(今天的南京)的城市面貌和各阶层人民的社会生活。原作《宋院本金陵图》已佚失,德基的这版为乾隆宫廷画师冯宁仿绘。

德基美术馆展出的《金陵图数字艺术展》,比上海中华艺术宫的《清明上河图》数字艺术更进一层,互动性更强。观众戴上智能手环,即可化身一个宋代人物,“穿越”进入数字画卷,成为其中的一个角色。画中小人始终跟随着你在偌大展厅的图卷中行走,并随处可以收获宋代历史知识。随着软件的不断升级,还会有更多的知识索引和功能。除了这个全长近110米、高3.6米的大屏幕,展览还集结了电影科技、精密数字定位系统、三维声效等技术支持,幕后还有一个历史学术顾问团队,确保画中人物的动作、语言符合历史真实。

除了以上两个重头收费展览外,公共开放区域内免费展出的国际知名当代艺术作品,也给人意外惊喜。

这是一个主题为“童年”的国际公共艺术作品展示区。重头戏是“奈良美智:绿屋|橘屋”两件大型装置作品。这两件作品分别融合了绘画、雕塑、装置、行为、观念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表现了艺术家异常敏感的个体心理与世界的互动关系,探索着隐私世界与公共围观的交互影响。

除了第一次在中国展出的“绿屋”和“橘屋”,公共展区内还有当红艺术家Kaws的大型公仔雕塑、法国艺术家Daniel Daviau的青铜动物雕塑,印尼艺术家Ichwan Noor把甲壳虫汽车团成球状的装置艺术等,艺术形式多样,充满童趣与想像力。

对标东京森美术馆

这三个重磅展览,均在德基广场二期的8楼,展陈总面积近万平米。令人惊讶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德基美术馆的雄心可见一斑。

馆长艾琳介绍说:“中国古代部分的展陈,这是第一期。之后楼上会开放四层,会有更多展厅专注于展陈中国古代艺术品,包括佛造像、高古玉、明式家具等等。”规模之大,品类之广,令人惊叹。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东京的森美术馆。2003年开馆的森美术馆,位于东京六本木森塔的顶楼53层,为日本海拔最高的美术馆,每月都有新的主题展,涵盖装置、雕塑、摄影、建筑、设计等当代艺术,还有各种形式的公共演出,成为日本最新潮的当代艺术地标。

森美术馆面积2900平米,德基美术馆比它大得多,展品也纵跨现当代以及古代。

这又让人联想到韩国三星集团所有的三星美术馆。2014年正式开馆的三星美术馆由韩国传统艺术馆、韩国当代艺术馆以及三星儿童教育文化中心三部分组成,占地面积8000平米。

商场里建美术馆,并不新鲜。一般的理解是用艺术提升商业,为客人带来冲击心灵的艺术体验,升级商业配套。但馆长艾琳认为德基美术馆不是德基广场的配套。也许在未来,整个德基广场会成为德基美术馆的配套。

十年的长线规划

近十年来,中国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除了美术馆的建筑硬件本身外,运营美术馆需要持续投入巨额费用,这远远不是门票收入能够覆盖的。

艾琳强调说:“德基集团20年前开始梳理研究古代艺术品,10年前开始研究现当代作品。我们在做一个长远的计划,以五年、十年为时间单位。因为文化和艺术是值得的,是最高的精神追求,这没法在商业上算账。”

2017年,德基美术馆曾在德基广场试营业,用两年的时间来论证,德基美术馆到底是开在商场里好,还是另外选址好。如今,他们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决定让美术馆面向所有来德基广场的人。

正如艾琳所说:“记住一个美术馆需要三五年,忘掉一个美术馆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月。”对体量庞大的德基美术馆来说,前方的挑战可能会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一个博物馆级别的民营美术馆——南京德基美术馆

发布日期:2021-11-19 09:53
|薛莉:南京德基美术馆体量庞大,展品横跨中国古代文物、中西方现当代艺术,突显一个民营美术馆的雄心。


“金陵图数字艺术展”展厅,左边为馆藏《金陵图》 图片提供:德基美术馆

| 薛莉 

【OR  商业新媒体】



南京,作为老牌发达省会城市,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GDP不如同省的苏州,话题度又赶不上成都、武汉。但2020年,南京GDP超越直辖市天津,排名全国第十。

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地区商场林立,其中,德基广场2020年度以156亿销售额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SKP。

德基广场内,最近重新开幕的德基美术馆,一亮相便以“50绝美—御宋”五大名窑珍品展、“金陵图数字艺术展”以及特别展出项目“奈良美智:绿屋|橘屋”,震撼了业界对民营美术馆的普遍印象。

三大展览方向

德基美术馆馆长艾琳解释说,此次开幕推出的三个展正好代表了德基美术馆将来的三个展览方向,分别是中国古代、东西方的现当代、以及金陵在地性。这与德基集团二十年的研究脉络刚好吻合。

重磅展览“50绝美—御宋”,展出50件宋瓷珍品,集齐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宋瓷作品,以一己民营美术馆之力,做了一件博物馆级别的展览。

《金陵图》为德基美术馆馆藏,纵35厘米、横1050厘米, 纸本设色,如《清明上河图》一般,描绘了宋代金陵(今天的南京)的城市面貌和各阶层人民的社会生活。原作《宋院本金陵图》已佚失,德基的这版为乾隆宫廷画师冯宁仿绘。

德基美术馆展出的《金陵图数字艺术展》,比上海中华艺术宫的《清明上河图》数字艺术更进一层,互动性更强。观众戴上智能手环,即可化身一个宋代人物,“穿越”进入数字画卷,成为其中的一个角色。画中小人始终跟随着你在偌大展厅的图卷中行走,并随处可以收获宋代历史知识。随着软件的不断升级,还会有更多的知识索引和功能。除了这个全长近110米、高3.6米的大屏幕,展览还集结了电影科技、精密数字定位系统、三维声效等技术支持,幕后还有一个历史学术顾问团队,确保画中人物的动作、语言符合历史真实。

除了以上两个重头收费展览外,公共开放区域内免费展出的国际知名当代艺术作品,也给人意外惊喜。

这是一个主题为“童年”的国际公共艺术作品展示区。重头戏是“奈良美智:绿屋|橘屋”两件大型装置作品。这两件作品分别融合了绘画、雕塑、装置、行为、观念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表现了艺术家异常敏感的个体心理与世界的互动关系,探索着隐私世界与公共围观的交互影响。

除了第一次在中国展出的“绿屋”和“橘屋”,公共展区内还有当红艺术家Kaws的大型公仔雕塑、法国艺术家Daniel Daviau的青铜动物雕塑,印尼艺术家Ichwan Noor把甲壳虫汽车团成球状的装置艺术等,艺术形式多样,充满童趣与想像力。

对标东京森美术馆

这三个重磅展览,均在德基广场二期的8楼,展陈总面积近万平米。令人惊讶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德基美术馆的雄心可见一斑。

馆长艾琳介绍说:“中国古代部分的展陈,这是第一期。之后楼上会开放四层,会有更多展厅专注于展陈中国古代艺术品,包括佛造像、高古玉、明式家具等等。”规模之大,品类之广,令人惊叹。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东京的森美术馆。2003年开馆的森美术馆,位于东京六本木森塔的顶楼53层,为日本海拔最高的美术馆,每月都有新的主题展,涵盖装置、雕塑、摄影、建筑、设计等当代艺术,还有各种形式的公共演出,成为日本最新潮的当代艺术地标。

森美术馆面积2900平米,德基美术馆比它大得多,展品也纵跨现当代以及古代。

这又让人联想到韩国三星集团所有的三星美术馆。2014年正式开馆的三星美术馆由韩国传统艺术馆、韩国当代艺术馆以及三星儿童教育文化中心三部分组成,占地面积8000平米。

商场里建美术馆,并不新鲜。一般的理解是用艺术提升商业,为客人带来冲击心灵的艺术体验,升级商业配套。但馆长艾琳认为德基美术馆不是德基广场的配套。也许在未来,整个德基广场会成为德基美术馆的配套。

十年的长线规划

近十年来,中国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除了美术馆的建筑硬件本身外,运营美术馆需要持续投入巨额费用,这远远不是门票收入能够覆盖的。

艾琳强调说:“德基集团20年前开始梳理研究古代艺术品,10年前开始研究现当代作品。我们在做一个长远的计划,以五年、十年为时间单位。因为文化和艺术是值得的,是最高的精神追求,这没法在商业上算账。”

2017年,德基美术馆曾在德基广场试营业,用两年的时间来论证,德基美术馆到底是开在商场里好,还是另外选址好。如今,他们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决定让美术馆面向所有来德基广场的人。

正如艾琳所说:“记住一个美术馆需要三五年,忘掉一个美术馆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月。”对体量庞大的德基美术馆来说,前方的挑战可能会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