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的中美元首视频会晤,是当天国际舞台的核心焦点,引发举世关注。

会晤结束后的事实是: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这导致他客观上也向中国领导人输出了政治利益,尤其是在中共刚刚结束了十九届六中全会之时,拜登的利益输出对中国有相当的国内和国际意义;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中国赢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声望

就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结果而言,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中国客观上占据了声势上的主动,在国际国内都赢得了声誉和政治利益:在国内,中国领导人在刚刚结束十九届六中全会、在国内赢得空前权威后,又通过此次中美元首会晤的声誉再一次巩固了在国内的权威;而在国际上,中国也因此次元首会晤获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地位声望。

这一结果是拜登与中国领导人的视频会晤使然,也与拜登本人的谈话方式和内容有关。

拜登在中美领导人视频会晤一开始就对中方强调:作为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两国的竞争不会滑向冲突,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同时强调美中需要建立合乎常理的竞争护栏,“清晰坦诚地对待我们之间的分歧,在我们利益交汇的领域一道努力,特别是在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全球问题上。”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拜登还表示:“我们为彼此所做的一切,对我们两国都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负责任的世界领导力。”

拜登还特别强调:“你是世界主要领导人,美国也是。”

作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这番言论等于公开、清晰地告诉世界: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了,哪怕彼此间是对手。这是拜登上述言行的最大后果。

而中国领导人的回应,则强化了这种国际印象。

习近平表示:推动中美各自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包括有效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在内的全球性挑战,都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习近平特别强调,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事实上,习近平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理念,就是他2013年与奥巴马在美国阳光之乡举行第一次领导人会谈时提出的概念,即:“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而当时奥巴马拒绝接受这一概念,认为不能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而现在,拜登承认中国与美国对等地位的上述言行,使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如此,中国成了与美国对等的、前苏联式的对手了。在推崇现实主义的外交舞台上,这客观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声望。可以肯定地说,拜登以后再想拉其他国家和美国一起遏制中国,难度就更大了;同时,这当然也巩固了中国领导人空前的国内权威。

美国舆论对拜登此次与中方视频会晤的评论是:备受期待的峰会没有取得重大突破,也没有提前取得任何突破。有的媒体还在质问:中国的回报在哪里?

对于拜登上述言行,美国舆论在分析原因时认为:他在政治衰弱的时刻参加了会谈。民主党在本月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中表现不佳;民调继续显示他的支持率处于总统任期内的最低点。

还有一个细节也能说明问题,因为它反映了拜登在参加这次与中方视频会晤前内心的压力:

在参加虚拟峰会前的几个小时,拜登举办了一个大型新公共工程一揽子计划签约仪式,这被认为“将有助于表明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基础取得进展”。拜登还在网络会晤中特别向中方领导人详细介绍了这一新的基础设施方案。美国驻华使馆介绍说:“他强调了他对在国内进行影响深远的投资予以优先考量。”而且,该法案是在一些共和党人的帮助下通过的,美国媒体认为“这兑现了拜登跨党派工作的承诺,有助于维持他证明民主政体可以发挥作用的承诺。”这一切,当然都是给中方看的。

上述分析依据的都是事实,但除了这些因素,拜登应该还有别的考虑。

核心利益拜登仍紧握在手

与此同时,在对华政策的核心目标和利益上,拜登没有丝毫放手;但他也愿意同中方讨论中美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因为这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

在对中国具有核心战略意义的台湾问题上,拜登仍然强调:美国坚持以《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为指导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努力。

拜登这一立场的核心是:维持两岸分治的现状;台湾不独立,同时大陆也不得武力收回台湾。这实际上是给两岸都划出了底线,而且美国对此立场坚定。

此外,根据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相关介绍,拜登还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疆、西藏和香港等议题,以及更广泛的人权议题,都向中方提出了关切。他还明确表示:需要保护美国工人和产业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做法的影响。拜登还与中国讨论了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并表达了美国履行在该地区承诺的持续决心。拜登总统还重申了航行自由和飞越安全对该地区繁荣的重要性。

以上问题涉及地缘政治上的南海问题,中国国内的新疆、西藏和香港议题,人权问题,以及中国的经济模式对美国贸易和工人利益的损害问题。至少就前两类来说,都是中国直接的核心利益,而中国现在国内六中全会后的形势,也使之不容易有实际调和的空间。

拜登的上述立场反映了他对当前中国的基本判断和评价,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此轮全球疫情导致当前美国出现严重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他的立场会比现在更强硬。

在对中美具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方面,拜登与中方讨论了公共卫生安全、全球能源供应以及朝鲜、伊朗和阿富汗问题。各种迹象显示,中美在上述热点问题上无疑都有共同话题。

就中美元首此次视频会晤的总体结果来看,短期内中美对立的势头可能会有所减弱和克制,但在上述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成果是相当不牢固的。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的拜登政府正考虑于本月底正式对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一事,恐怕就不是空穴来风。

笔者前不久曾经介绍,中美两国民间智库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士一段时间以来都有这样一种思路:寻找中美间具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并以此在中美之间建立沟通、协调的渠道和平台,以稳定两国关系,增进两国利益。就解决中美之间问题的思路说,这应该是未来中短期内维持两国关系稳定的现实方法,即:通过具体而又现实的、有着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增进彼此利益,维持中美两国关系的稳定。

另外一点也至关重要,必须有清醒认识,即:当前的全球疫情极大限制了美国的手脚,因而为中国赢得了这一段机遇期,但这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全球疫情缓和下来,中国的机遇期就要结束,而在疫情何时结束这一点上,中国自己不能控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给了中国声望,但核心利益没给

发布日期:2021-11-19 07:38
|曹辛: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的中美元首视频会晤,是当天国际舞台的核心焦点,引发举世关注。

会晤结束后的事实是: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这导致他客观上也向中国领导人输出了政治利益,尤其是在中共刚刚结束了十九届六中全会之时,拜登的利益输出对中国有相当的国内和国际意义;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中国赢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声望

就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结果而言,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中国客观上占据了声势上的主动,在国际国内都赢得了声誉和政治利益:在国内,中国领导人在刚刚结束十九届六中全会、在国内赢得空前权威后,又通过此次中美元首会晤的声誉再一次巩固了在国内的权威;而在国际上,中国也因此次元首会晤获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地位声望。

这一结果是拜登与中国领导人的视频会晤使然,也与拜登本人的谈话方式和内容有关。

拜登在中美领导人视频会晤一开始就对中方强调:作为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两国的竞争不会滑向冲突,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同时强调美中需要建立合乎常理的竞争护栏,“清晰坦诚地对待我们之间的分歧,在我们利益交汇的领域一道努力,特别是在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全球问题上。”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拜登还表示:“我们为彼此所做的一切,对我们两国都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负责任的世界领导力。”

拜登还特别强调:“你是世界主要领导人,美国也是。”

作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这番言论等于公开、清晰地告诉世界: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了,哪怕彼此间是对手。这是拜登上述言行的最大后果。

而中国领导人的回应,则强化了这种国际印象。

习近平表示:推动中美各自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包括有效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在内的全球性挑战,都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习近平特别强调,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事实上,习近平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理念,就是他2013年与奥巴马在美国阳光之乡举行第一次领导人会谈时提出的概念,即:“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而当时奥巴马拒绝接受这一概念,认为不能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而现在,拜登承认中国与美国对等地位的上述言行,使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如此,中国成了与美国对等的、前苏联式的对手了。在推崇现实主义的外交舞台上,这客观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声望。可以肯定地说,拜登以后再想拉其他国家和美国一起遏制中国,难度就更大了;同时,这当然也巩固了中国领导人空前的国内权威。

美国舆论对拜登此次与中方视频会晤的评论是:备受期待的峰会没有取得重大突破,也没有提前取得任何突破。有的媒体还在质问:中国的回报在哪里?

对于拜登上述言行,美国舆论在分析原因时认为:他在政治衰弱的时刻参加了会谈。民主党在本月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中表现不佳;民调继续显示他的支持率处于总统任期内的最低点。

还有一个细节也能说明问题,因为它反映了拜登在参加这次与中方视频会晤前内心的压力:

在参加虚拟峰会前的几个小时,拜登举办了一个大型新公共工程一揽子计划签约仪式,这被认为“将有助于表明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基础取得进展”。拜登还在网络会晤中特别向中方领导人详细介绍了这一新的基础设施方案。美国驻华使馆介绍说:“他强调了他对在国内进行影响深远的投资予以优先考量。”而且,该法案是在一些共和党人的帮助下通过的,美国媒体认为“这兑现了拜登跨党派工作的承诺,有助于维持他证明民主政体可以发挥作用的承诺。”这一切,当然都是给中方看的。

上述分析依据的都是事实,但除了这些因素,拜登应该还有别的考虑。

核心利益拜登仍紧握在手

与此同时,在对华政策的核心目标和利益上,拜登没有丝毫放手;但他也愿意同中方讨论中美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因为这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

在对中国具有核心战略意义的台湾问题上,拜登仍然强调:美国坚持以《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为指导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努力。

拜登这一立场的核心是:维持两岸分治的现状;台湾不独立,同时大陆也不得武力收回台湾。这实际上是给两岸都划出了底线,而且美国对此立场坚定。

此外,根据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相关介绍,拜登还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疆、西藏和香港等议题,以及更广泛的人权议题,都向中方提出了关切。他还明确表示:需要保护美国工人和产业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做法的影响。拜登还与中国讨论了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并表达了美国履行在该地区承诺的持续决心。拜登总统还重申了航行自由和飞越安全对该地区繁荣的重要性。

以上问题涉及地缘政治上的南海问题,中国国内的新疆、西藏和香港议题,人权问题,以及中国的经济模式对美国贸易和工人利益的损害问题。至少就前两类来说,都是中国直接的核心利益,而中国现在国内六中全会后的形势,也使之不容易有实际调和的空间。

拜登的上述立场反映了他对当前中国的基本判断和评价,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此轮全球疫情导致当前美国出现严重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他的立场会比现在更强硬。

在对中美具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方面,拜登与中方讨论了公共卫生安全、全球能源供应以及朝鲜、伊朗和阿富汗问题。各种迹象显示,中美在上述热点问题上无疑都有共同话题。

就中美元首此次视频会晤的总体结果来看,短期内中美对立的势头可能会有所减弱和克制,但在上述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成果是相当不牢固的。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的拜登政府正考虑于本月底正式对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一事,恐怕就不是空穴来风。

笔者前不久曾经介绍,中美两国民间智库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士一段时间以来都有这样一种思路:寻找中美间具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并以此在中美之间建立沟通、协调的渠道和平台,以稳定两国关系,增进两国利益。就解决中美之间问题的思路说,这应该是未来中短期内维持两国关系稳定的现实方法,即:通过具体而又现实的、有着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增进彼此利益,维持中美两国关系的稳定。

另外一点也至关重要,必须有清醒认识,即:当前的全球疫情极大限制了美国的手脚,因而为中国赢得了这一段机遇期,但这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全球疫情缓和下来,中国的机遇期就要结束,而在疫情何时结束这一点上,中国自己不能控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曹辛: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的中美元首视频会晤,是当天国际舞台的核心焦点,引发举世关注。

会晤结束后的事实是: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这导致他客观上也向中国领导人输出了政治利益,尤其是在中共刚刚结束了十九届六中全会之时,拜登的利益输出对中国有相当的国内和国际意义;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中国赢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声望

就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结果而言,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中国客观上占据了声势上的主动,在国际国内都赢得了声誉和政治利益:在国内,中国领导人在刚刚结束十九届六中全会、在国内赢得空前权威后,又通过此次中美元首会晤的声誉再一次巩固了在国内的权威;而在国际上,中国也因此次元首会晤获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地位声望。

这一结果是拜登与中国领导人的视频会晤使然,也与拜登本人的谈话方式和内容有关。

拜登在中美领导人视频会晤一开始就对中方强调:作为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两国的竞争不会滑向冲突,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同时强调美中需要建立合乎常理的竞争护栏,“清晰坦诚地对待我们之间的分歧,在我们利益交汇的领域一道努力,特别是在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全球问题上。”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拜登还表示:“我们为彼此所做的一切,对我们两国都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负责任的世界领导力。”

拜登还特别强调:“你是世界主要领导人,美国也是。”

作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这番言论等于公开、清晰地告诉世界: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了,哪怕彼此间是对手。这是拜登上述言行的最大后果。

而中国领导人的回应,则强化了这种国际印象。

习近平表示:推动中美各自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包括有效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在内的全球性挑战,都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习近平特别强调,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事实上,习近平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理念,就是他2013年与奥巴马在美国阳光之乡举行第一次领导人会谈时提出的概念,即:“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而当时奥巴马拒绝接受这一概念,认为不能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而现在,拜登承认中国与美国对等地位的上述言行,使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如此,中国成了与美国对等的、前苏联式的对手了。在推崇现实主义的外交舞台上,这客观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声望。可以肯定地说,拜登以后再想拉其他国家和美国一起遏制中国,难度就更大了;同时,这当然也巩固了中国领导人空前的国内权威。

美国舆论对拜登此次与中方视频会晤的评论是:备受期待的峰会没有取得重大突破,也没有提前取得任何突破。有的媒体还在质问:中国的回报在哪里?

对于拜登上述言行,美国舆论在分析原因时认为:他在政治衰弱的时刻参加了会谈。民主党在本月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中表现不佳;民调继续显示他的支持率处于总统任期内的最低点。

还有一个细节也能说明问题,因为它反映了拜登在参加这次与中方视频会晤前内心的压力:

在参加虚拟峰会前的几个小时,拜登举办了一个大型新公共工程一揽子计划签约仪式,这被认为“将有助于表明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基础取得进展”。拜登还在网络会晤中特别向中方领导人详细介绍了这一新的基础设施方案。美国驻华使馆介绍说:“他强调了他对在国内进行影响深远的投资予以优先考量。”而且,该法案是在一些共和党人的帮助下通过的,美国媒体认为“这兑现了拜登跨党派工作的承诺,有助于维持他证明民主政体可以发挥作用的承诺。”这一切,当然都是给中方看的。

上述分析依据的都是事实,但除了这些因素,拜登应该还有别的考虑。

核心利益拜登仍紧握在手

与此同时,在对华政策的核心目标和利益上,拜登没有丝毫放手;但他也愿意同中方讨论中美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因为这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

在对中国具有核心战略意义的台湾问题上,拜登仍然强调:美国坚持以《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为指导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努力。

拜登这一立场的核心是:维持两岸分治的现状;台湾不独立,同时大陆也不得武力收回台湾。这实际上是给两岸都划出了底线,而且美国对此立场坚定。

此外,根据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相关介绍,拜登还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疆、西藏和香港等议题,以及更广泛的人权议题,都向中方提出了关切。他还明确表示:需要保护美国工人和产业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做法的影响。拜登还与中国讨论了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并表达了美国履行在该地区承诺的持续决心。拜登总统还重申了航行自由和飞越安全对该地区繁荣的重要性。

以上问题涉及地缘政治上的南海问题,中国国内的新疆、西藏和香港议题,人权问题,以及中国的经济模式对美国贸易和工人利益的损害问题。至少就前两类来说,都是中国直接的核心利益,而中国现在国内六中全会后的形势,也使之不容易有实际调和的空间。

拜登的上述立场反映了他对当前中国的基本判断和评价,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此轮全球疫情导致当前美国出现严重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他的立场会比现在更强硬。

在对中美具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方面,拜登与中方讨论了公共卫生安全、全球能源供应以及朝鲜、伊朗和阿富汗问题。各种迹象显示,中美在上述热点问题上无疑都有共同话题。

就中美元首此次视频会晤的总体结果来看,短期内中美对立的势头可能会有所减弱和克制,但在上述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成果是相当不牢固的。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的拜登政府正考虑于本月底正式对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一事,恐怕就不是空穴来风。

笔者前不久曾经介绍,中美两国民间智库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士一段时间以来都有这样一种思路:寻找中美间具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并以此在中美之间建立沟通、协调的渠道和平台,以稳定两国关系,增进两国利益。就解决中美之间问题的思路说,这应该是未来中短期内维持两国关系稳定的现实方法,即:通过具体而又现实的、有着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增进彼此利益,维持中美两国关系的稳定。

另外一点也至关重要,必须有清醒认识,即:当前的全球疫情极大限制了美国的手脚,因而为中国赢得了这一段机遇期,但这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全球疫情缓和下来,中国的机遇期就要结束,而在疫情何时结束这一点上,中国自己不能控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拜登给了中国声望,但核心利益没给

发布日期:2021-11-19 07:38
|曹辛: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的中美元首视频会晤,是当天国际舞台的核心焦点,引发举世关注。

会晤结束后的事实是:外交经验老道的拜登给了中国面子,这导致他客观上也向中国领导人输出了政治利益,尤其是在中共刚刚结束了十九届六中全会之时,拜登的利益输出对中国有相当的国内和国际意义;但在关键且具体的核心利益方面,拜登并未给中国实际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关心的台湾问题上。

中国赢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声望

就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结果而言,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中国客观上占据了声势上的主动,在国际国内都赢得了声誉和政治利益:在国内,中国领导人在刚刚结束十九届六中全会、在国内赢得空前权威后,又通过此次中美元首会晤的声誉再一次巩固了在国内的权威;而在国际上,中国也因此次元首会晤获得了与美国对等的国际地位声望。

这一结果是拜登与中国领导人的视频会晤使然,也与拜登本人的谈话方式和内容有关。

拜登在中美领导人视频会晤一开始就对中方强调:作为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两国的竞争不会滑向冲突,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同时强调美中需要建立合乎常理的竞争护栏,“清晰坦诚地对待我们之间的分歧,在我们利益交汇的领域一道努力,特别是在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全球问题上。”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拜登还表示:“我们为彼此所做的一切,对我们两国都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负责任的世界领导力。”

拜登还特别强调:“你是世界主要领导人,美国也是。”

作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这番言论等于公开、清晰地告诉世界: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了,哪怕彼此间是对手。这是拜登上述言行的最大后果。

而中国领导人的回应,则强化了这种国际印象。

习近平表示:推动中美各自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包括有效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在内的全球性挑战,都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习近平特别强调,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事实上,习近平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理念,就是他2013年与奥巴马在美国阳光之乡举行第一次领导人会谈时提出的概念,即:“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而当时奥巴马拒绝接受这一概念,认为不能将中国视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而现在,拜登承认中国与美国对等地位的上述言行,使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如此,中国成了与美国对等的、前苏联式的对手了。在推崇现实主义的外交舞台上,这客观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声望。可以肯定地说,拜登以后再想拉其他国家和美国一起遏制中国,难度就更大了;同时,这当然也巩固了中国领导人空前的国内权威。

美国舆论对拜登此次与中方视频会晤的评论是:备受期待的峰会没有取得重大突破,也没有提前取得任何突破。有的媒体还在质问:中国的回报在哪里?

对于拜登上述言行,美国舆论在分析原因时认为:他在政治衰弱的时刻参加了会谈。民主党在本月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中表现不佳;民调继续显示他的支持率处于总统任期内的最低点。

还有一个细节也能说明问题,因为它反映了拜登在参加这次与中方视频会晤前内心的压力:

在参加虚拟峰会前的几个小时,拜登举办了一个大型新公共工程一揽子计划签约仪式,这被认为“将有助于表明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基础取得进展”。拜登还在网络会晤中特别向中方领导人详细介绍了这一新的基础设施方案。美国驻华使馆介绍说:“他强调了他对在国内进行影响深远的投资予以优先考量。”而且,该法案是在一些共和党人的帮助下通过的,美国媒体认为“这兑现了拜登跨党派工作的承诺,有助于维持他证明民主政体可以发挥作用的承诺。”这一切,当然都是给中方看的。

上述分析依据的都是事实,但除了这些因素,拜登应该还有别的考虑。

核心利益拜登仍紧握在手

与此同时,在对华政策的核心目标和利益上,拜登没有丝毫放手;但他也愿意同中方讨论中美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因为这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

在对中国具有核心战略意义的台湾问题上,拜登仍然强调:美国坚持以《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为指导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努力。

拜登这一立场的核心是:维持两岸分治的现状;台湾不独立,同时大陆也不得武力收回台湾。这实际上是给两岸都划出了底线,而且美国对此立场坚定。

此外,根据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相关介绍,拜登还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疆、西藏和香港等议题,以及更广泛的人权议题,都向中方提出了关切。他还明确表示:需要保护美国工人和产业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做法的影响。拜登还与中国讨论了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并表达了美国履行在该地区承诺的持续决心。拜登总统还重申了航行自由和飞越安全对该地区繁荣的重要性。

以上问题涉及地缘政治上的南海问题,中国国内的新疆、西藏和香港议题,人权问题,以及中国的经济模式对美国贸易和工人利益的损害问题。至少就前两类来说,都是中国直接的核心利益,而中国现在国内六中全会后的形势,也使之不容易有实际调和的空间。

拜登的上述立场反映了他对当前中国的基本判断和评价,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此轮全球疫情导致当前美国出现严重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他的立场会比现在更强硬。

在对中美具有共同利益的跨国挑战方面,拜登与中方讨论了公共卫生安全、全球能源供应以及朝鲜、伊朗和阿富汗问题。各种迹象显示,中美在上述热点问题上无疑都有共同话题。

就中美元首此次视频会晤的总体结果来看,短期内中美对立的势头可能会有所减弱和克制,但在上述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此次中美元首视频会晤的成果是相当不牢固的。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的拜登政府正考虑于本月底正式对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一事,恐怕就不是空穴来风。

笔者前不久曾经介绍,中美两国民间智库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士一段时间以来都有这样一种思路:寻找中美间具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并以此在中美之间建立沟通、协调的渠道和平台,以稳定两国关系,增进两国利益。就解决中美之间问题的思路说,这应该是未来中短期内维持两国关系稳定的现实方法,即:通过具体而又现实的、有着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增进彼此利益,维持中美两国关系的稳定。

另外一点也至关重要,必须有清醒认识,即:当前的全球疫情极大限制了美国的手脚,因而为中国赢得了这一段机遇期,但这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全球疫情缓和下来,中国的机遇期就要结束,而在疫情何时结束这一点上,中国自己不能控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