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政治与经济、科技、投资、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 冯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时局与前瞻:“2022突破与重构”中国高峰论坛如期举行。其间,有12位来自政治与经济、消费、战略管理、科技、投资、财富管理、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 Frost&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元宇宙的时机基本还没到。但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掌握时机,太早太晚都没机会。比如电商,太早那批在马云之前的都死了。太早是不成熟的,元宇宙也是一样。今天的元宇宙,创业者只是找到那些已有的创业机会,然后贴个元宇宙商标,这是假的。比如说VR游戏,或者AR的to B,给企业提供远程服务或培训。但元宇宙的概念要大很多,真正基于元宇宙的实质性业务现在还没有,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它需要足够的数据量积累。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升级。那么在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网站数量很少,一共就几千个页面。雅虎是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它做分类索引。但当网站从几千个膨胀到几十万个上亿个,你发现检索不行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从互联网里提取信息的工具,所以谷歌出现了。只有到了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会有人基于数据量和相互关系去做研究,什么样的检索最有效,才会有谷歌。元宇宙时代会碰到一模一样的问题,就是当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能研究出来如何去提取、利用元宇宙里面的信息,而且元宇宙里信息是格外丰富的,那时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是今天元宇宙整个的数据量都不够,而且都没打通,就像你设想了一个未来,但只有大概的思路,很难有精确的描述,甚至也没有机会去实践,就相当于用谷歌去搜索几千个网页,那和雅虎比是没有优势的。

现在产生的所谓元宇宙数据一般指的是三维的,一般会和一定的地理、社会人口的信息相关联,但这些信息现在是散的。比如有人用Roblox去创建元宇宙的元素,有人是用Minecraft,有人用Happy Game的Unreal Engine,有人是用Unity 3D,工具都不一样。现在NVIDIA想打通,它做Omniverse是希望把平台都聚到这上面来,但是它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说服大家要标准化,所有人做的三维的东西要可共享,否则互相读不了,数据实际上是浪费掉的。虽然数据量不大,但是已经有几个系统在积累了,现在都没打通。

现在看起来很多风险都是和政策相关的。对于非政策性的风险,任何一个传统的领域,任何一个传统的人拒绝接受新科技,都是风险。虽然科技给社会带来利益,但是利益不是平均分给每个人的。主动拥抱科技,主动利用科技,会带来最大的收益。如果最后再接触,可能反倒是负面和有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能说科技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但是主动行动总是能够让它变得对你有利,就谈不上风险了,因为可以有办法规避,通过理性分析对未来形成一个相当精准的预判。

施展,外交学院教授、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数字世界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以终端设备生产商、运营商等为代表,它们构成了传统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交界。

第二个层次可以定义为一种非分布式的数字世界,由Facebook、Google、腾讯等数字巨头主导。这些巨头的用户及其内容生产都是分布式的,但整个平台的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的。

第三层次就是分布式的数字世界,也就是区块链。不仅内容生产是分布式,区块链本身的管理和运行也全都是分布式。区块链所构成的数字世界是由群体共识所主导。

“元宇宙”目前来看仅属于第二层次的数字世界,因为目前建设元宇宙的基本都是数字巨头,数字巨头主导的元宇宙意味着是分布式的生产内容,但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管理。这个层次的原宇宙并未穷尽互联网技术的可能性,要把互联网技术可能性穷尽,就意味着元宇宙最终一定要进入那个真正分布式的数字世界。

翟志勇,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元宇宙的根本问题是秩序的探索。“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想象。数字空间的每一步扩展,都会伴随价值、意义和秩序的生成,并与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彼此重塑。

在我看来,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一种想象。这个概念很好的描述了一个新的空间意向,所以我不是从一个产品、服务或者投资的角度去理解元宇宙,它是人类通过数字技术所塑造的一个新的空间。我们生活在“陆海空天”这四重空间中,而元宇宙描述了第五个空间,是人类对于第五空间的想象。

从我的角度看,是“秩序”。因为我更多把元宇宙看作对新的数字空间的想象,这就像在地理大发现时期,人类在发现新大陆时,一切问题也都是围绕“秩序”的讨论展开的。所以今天对于元宇宙的讨论,其实也是在探讨一种“新秩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今天每一位对于元宇宙的开拓者,都是一个“立法者”:如果你要想开拓一个新的空间,你要回答希望提供什么样的秩序?

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在数字世界中同样会存在。但是我想说的是,数字空间是一个新大陆,这个新大陆会建成什么样子,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大陆本身,而是取决于人们如何构建它。所以我们在创造新大陆的开始,就应该想好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在新的大陆中捍卫自己的隐私、尊严和自主性。我们应该成为更主动的秩序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秩序接受者。

吴声,场景实验室创始人、新物种实验计划发起人:

未来的消费场景会更加细分,不再表现为集中的购买决策。社会环境和个体的消费意识都和以前人们理解的 “爆买”的逻辑大相径庭。在新技术推动的消费领域里,消费者在认知上也有了更具多样性的变革,精神消费已经占据了很多有效市场。消费的总量和趋势并没有逆转,但变得更加细水长流。随着新技术带来的场景化消费日益成为主流,大量DTC品牌兴起,这并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今天用户本身的主宰地位。那些原来“养在深闺无人识”的企业服务类消费现在也越来越表现为新的个体驱动和终端使用者驱动,典型代表如Zoom、蓝湖等,这种消费场景是更加持久的增量,因为它带来了创造性的变化和提升。

青山周平B.L.U.E.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我觉得是因为现在没有特别好的空间或者模式,让人又有安全感、私密感,但又可以向外连接。很多空间,关上房门就完全封闭,这种完全封闭的模式其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一个人的家庭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空间也越来越小,如果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完全封闭起来,很多生活方面的需求是无法满足的。极端状态比如疫情的时候,所有人关在自己的空间里,那一个人住的人会变成不舒服的状态,也是不安全的状态。这跟日本老年人居住的状态是一样的,他们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觉得未来需要的状态是,既有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独处状态,但不是完全封闭的,既私密又开放。这有点像我们去公园的时候,我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发呆,或者看书,或者喝咖啡,或者看手机,其实我是一个人在做事情,但同时我会感受到公园里面其他人的存在,小孩子在那边跑,或者那边有情侣聊天,或者老年人在那边休息,我会感受到其他人同时存在。这是让我更舒服的状态。虽然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想做的事情,但跟完全封闭在家里是不太一样的。

你觉得有矛盾存在,是我们现在的社会没有好的空间可以提供两者并存的、可以随时切换状态的空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现在比较常规的模式是高层住宅里的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个模式主要面向三口或四口之家,这个人群可以相对封闭,因为是比较完整的一个人群。但一个人独居还是需要别人的存在。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有很多人关注新中式风格。但对我来说这种表面的风格不是特别重要,我们平时说北欧、日式、中式风格,更多的区别在表面材料的颜色,或者装饰细节。但我做的东西重点在看不见的地方,是一种体验,或感受,或关系。人们坐在咖啡馆里,感觉很舒服,这个舒服的感觉是看不到的,是通过设计被感受到的。

我做的很多作品,看得见的部分都相对简单。比如说上海建国西路的%Arabica,它其实没有什么设计,感觉就是空间打开,做一个玻璃而已,没有什么表面的东西,但它彻底改变了这个空间和城市的关系。人坐在咖啡馆里开放的感觉,或者看街道、行人的那种跟普通咖啡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受,人和城市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这些看不见的地方是我做设计最大的重点。盒子社区也同样,那个盒子是圆的、方的、木头的、钢的、塑料的,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它彻底改变了人生活的状态,生活空间里面产生的人和人的关系。

李笛,小冰公司首席执行官,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

2022年小冰公司会将人工智能虚拟人物生成。目前国内这些平台、虚拟空间,人工智能交互以及内容生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人类的创造力以及交互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如何正确理解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对于艺术家而言,比如一个美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他面前一般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从事艺术创作

(其中蕴含他的艺术哲学和理念),这条路不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另一条是利用他的艺术技能从事有关的工作。

艺术品收藏市场和艺术品市场本身是两个市场,它们的定义不同,艺术品市场是以艺术作品的质量为主,而艺术品收藏市场很多以投资价值回报为目标,去伪存真是这个市场的重要规则。人工智能在这两个市场对规则是完全遵守的。

张克,贝克资本董事长兼CEO,UIBE阿波罗股权投资俱乐部创始理事长:

中国经济中,我们看重的三个投资方向是:一是,硬科技和高端装备(比如测控、发动机、材料等),尽管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比美国独角兽公司市值高30%,但是包括硬科技、高端装备等众多领域还是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更看重的是硬科技的科技企业;二是,新消费,我所谓的新消费是围绕健康和生命、有真正技术推动的;三是,环境,也就是中国提出的“双碳”。

泡沫的存在本身并不是坏事,因为它体现了一种需求,关键是供给端是否也依然在追逐泡沫。一般情况下,大家看到的泡沫的表现之一就是价格扶摇直上,原因是供不应求。如果通过供给,有效的改善和疏导需求,我并不担心资产泡沫长期的呈现,而且相比于中美两国,中国在体制上的优势更为明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共同启航2022:2021中国高峰论坛嘉宾观点集萃

发布日期:2021-11-18 15:13
|来自政治与经济、科技、投资、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 冯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时局与前瞻:“2022突破与重构”中国高峰论坛如期举行。其间,有12位来自政治与经济、消费、战略管理、科技、投资、财富管理、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 Frost&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元宇宙的时机基本还没到。但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掌握时机,太早太晚都没机会。比如电商,太早那批在马云之前的都死了。太早是不成熟的,元宇宙也是一样。今天的元宇宙,创业者只是找到那些已有的创业机会,然后贴个元宇宙商标,这是假的。比如说VR游戏,或者AR的to B,给企业提供远程服务或培训。但元宇宙的概念要大很多,真正基于元宇宙的实质性业务现在还没有,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它需要足够的数据量积累。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升级。那么在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网站数量很少,一共就几千个页面。雅虎是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它做分类索引。但当网站从几千个膨胀到几十万个上亿个,你发现检索不行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从互联网里提取信息的工具,所以谷歌出现了。只有到了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会有人基于数据量和相互关系去做研究,什么样的检索最有效,才会有谷歌。元宇宙时代会碰到一模一样的问题,就是当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能研究出来如何去提取、利用元宇宙里面的信息,而且元宇宙里信息是格外丰富的,那时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是今天元宇宙整个的数据量都不够,而且都没打通,就像你设想了一个未来,但只有大概的思路,很难有精确的描述,甚至也没有机会去实践,就相当于用谷歌去搜索几千个网页,那和雅虎比是没有优势的。

现在产生的所谓元宇宙数据一般指的是三维的,一般会和一定的地理、社会人口的信息相关联,但这些信息现在是散的。比如有人用Roblox去创建元宇宙的元素,有人是用Minecraft,有人用Happy Game的Unreal Engine,有人是用Unity 3D,工具都不一样。现在NVIDIA想打通,它做Omniverse是希望把平台都聚到这上面来,但是它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说服大家要标准化,所有人做的三维的东西要可共享,否则互相读不了,数据实际上是浪费掉的。虽然数据量不大,但是已经有几个系统在积累了,现在都没打通。

现在看起来很多风险都是和政策相关的。对于非政策性的风险,任何一个传统的领域,任何一个传统的人拒绝接受新科技,都是风险。虽然科技给社会带来利益,但是利益不是平均分给每个人的。主动拥抱科技,主动利用科技,会带来最大的收益。如果最后再接触,可能反倒是负面和有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能说科技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但是主动行动总是能够让它变得对你有利,就谈不上风险了,因为可以有办法规避,通过理性分析对未来形成一个相当精准的预判。

施展,外交学院教授、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数字世界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以终端设备生产商、运营商等为代表,它们构成了传统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交界。

第二个层次可以定义为一种非分布式的数字世界,由Facebook、Google、腾讯等数字巨头主导。这些巨头的用户及其内容生产都是分布式的,但整个平台的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的。

第三层次就是分布式的数字世界,也就是区块链。不仅内容生产是分布式,区块链本身的管理和运行也全都是分布式。区块链所构成的数字世界是由群体共识所主导。

“元宇宙”目前来看仅属于第二层次的数字世界,因为目前建设元宇宙的基本都是数字巨头,数字巨头主导的元宇宙意味着是分布式的生产内容,但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管理。这个层次的原宇宙并未穷尽互联网技术的可能性,要把互联网技术可能性穷尽,就意味着元宇宙最终一定要进入那个真正分布式的数字世界。

翟志勇,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元宇宙的根本问题是秩序的探索。“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想象。数字空间的每一步扩展,都会伴随价值、意义和秩序的生成,并与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彼此重塑。

在我看来,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一种想象。这个概念很好的描述了一个新的空间意向,所以我不是从一个产品、服务或者投资的角度去理解元宇宙,它是人类通过数字技术所塑造的一个新的空间。我们生活在“陆海空天”这四重空间中,而元宇宙描述了第五个空间,是人类对于第五空间的想象。

从我的角度看,是“秩序”。因为我更多把元宇宙看作对新的数字空间的想象,这就像在地理大发现时期,人类在发现新大陆时,一切问题也都是围绕“秩序”的讨论展开的。所以今天对于元宇宙的讨论,其实也是在探讨一种“新秩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今天每一位对于元宇宙的开拓者,都是一个“立法者”:如果你要想开拓一个新的空间,你要回答希望提供什么样的秩序?

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在数字世界中同样会存在。但是我想说的是,数字空间是一个新大陆,这个新大陆会建成什么样子,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大陆本身,而是取决于人们如何构建它。所以我们在创造新大陆的开始,就应该想好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在新的大陆中捍卫自己的隐私、尊严和自主性。我们应该成为更主动的秩序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秩序接受者。

吴声,场景实验室创始人、新物种实验计划发起人:

未来的消费场景会更加细分,不再表现为集中的购买决策。社会环境和个体的消费意识都和以前人们理解的 “爆买”的逻辑大相径庭。在新技术推动的消费领域里,消费者在认知上也有了更具多样性的变革,精神消费已经占据了很多有效市场。消费的总量和趋势并没有逆转,但变得更加细水长流。随着新技术带来的场景化消费日益成为主流,大量DTC品牌兴起,这并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今天用户本身的主宰地位。那些原来“养在深闺无人识”的企业服务类消费现在也越来越表现为新的个体驱动和终端使用者驱动,典型代表如Zoom、蓝湖等,这种消费场景是更加持久的增量,因为它带来了创造性的变化和提升。

青山周平B.L.U.E.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我觉得是因为现在没有特别好的空间或者模式,让人又有安全感、私密感,但又可以向外连接。很多空间,关上房门就完全封闭,这种完全封闭的模式其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一个人的家庭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空间也越来越小,如果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完全封闭起来,很多生活方面的需求是无法满足的。极端状态比如疫情的时候,所有人关在自己的空间里,那一个人住的人会变成不舒服的状态,也是不安全的状态。这跟日本老年人居住的状态是一样的,他们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觉得未来需要的状态是,既有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独处状态,但不是完全封闭的,既私密又开放。这有点像我们去公园的时候,我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发呆,或者看书,或者喝咖啡,或者看手机,其实我是一个人在做事情,但同时我会感受到公园里面其他人的存在,小孩子在那边跑,或者那边有情侣聊天,或者老年人在那边休息,我会感受到其他人同时存在。这是让我更舒服的状态。虽然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想做的事情,但跟完全封闭在家里是不太一样的。

你觉得有矛盾存在,是我们现在的社会没有好的空间可以提供两者并存的、可以随时切换状态的空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现在比较常规的模式是高层住宅里的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个模式主要面向三口或四口之家,这个人群可以相对封闭,因为是比较完整的一个人群。但一个人独居还是需要别人的存在。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有很多人关注新中式风格。但对我来说这种表面的风格不是特别重要,我们平时说北欧、日式、中式风格,更多的区别在表面材料的颜色,或者装饰细节。但我做的东西重点在看不见的地方,是一种体验,或感受,或关系。人们坐在咖啡馆里,感觉很舒服,这个舒服的感觉是看不到的,是通过设计被感受到的。

我做的很多作品,看得见的部分都相对简单。比如说上海建国西路的%Arabica,它其实没有什么设计,感觉就是空间打开,做一个玻璃而已,没有什么表面的东西,但它彻底改变了这个空间和城市的关系。人坐在咖啡馆里开放的感觉,或者看街道、行人的那种跟普通咖啡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受,人和城市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这些看不见的地方是我做设计最大的重点。盒子社区也同样,那个盒子是圆的、方的、木头的、钢的、塑料的,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它彻底改变了人生活的状态,生活空间里面产生的人和人的关系。

李笛,小冰公司首席执行官,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

2022年小冰公司会将人工智能虚拟人物生成。目前国内这些平台、虚拟空间,人工智能交互以及内容生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人类的创造力以及交互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如何正确理解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对于艺术家而言,比如一个美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他面前一般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从事艺术创作

(其中蕴含他的艺术哲学和理念),这条路不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另一条是利用他的艺术技能从事有关的工作。

艺术品收藏市场和艺术品市场本身是两个市场,它们的定义不同,艺术品市场是以艺术作品的质量为主,而艺术品收藏市场很多以投资价值回报为目标,去伪存真是这个市场的重要规则。人工智能在这两个市场对规则是完全遵守的。

张克,贝克资本董事长兼CEO,UIBE阿波罗股权投资俱乐部创始理事长:

中国经济中,我们看重的三个投资方向是:一是,硬科技和高端装备(比如测控、发动机、材料等),尽管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比美国独角兽公司市值高30%,但是包括硬科技、高端装备等众多领域还是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更看重的是硬科技的科技企业;二是,新消费,我所谓的新消费是围绕健康和生命、有真正技术推动的;三是,环境,也就是中国提出的“双碳”。

泡沫的存在本身并不是坏事,因为它体现了一种需求,关键是供给端是否也依然在追逐泡沫。一般情况下,大家看到的泡沫的表现之一就是价格扶摇直上,原因是供不应求。如果通过供给,有效的改善和疏导需求,我并不担心资产泡沫长期的呈现,而且相比于中美两国,中国在体制上的优势更为明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来自政治与经济、科技、投资、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 冯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时局与前瞻:“2022突破与重构”中国高峰论坛如期举行。其间,有12位来自政治与经济、消费、战略管理、科技、投资、财富管理、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 Frost&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元宇宙的时机基本还没到。但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掌握时机,太早太晚都没机会。比如电商,太早那批在马云之前的都死了。太早是不成熟的,元宇宙也是一样。今天的元宇宙,创业者只是找到那些已有的创业机会,然后贴个元宇宙商标,这是假的。比如说VR游戏,或者AR的to B,给企业提供远程服务或培训。但元宇宙的概念要大很多,真正基于元宇宙的实质性业务现在还没有,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它需要足够的数据量积累。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升级。那么在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网站数量很少,一共就几千个页面。雅虎是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它做分类索引。但当网站从几千个膨胀到几十万个上亿个,你发现检索不行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从互联网里提取信息的工具,所以谷歌出现了。只有到了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会有人基于数据量和相互关系去做研究,什么样的检索最有效,才会有谷歌。元宇宙时代会碰到一模一样的问题,就是当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能研究出来如何去提取、利用元宇宙里面的信息,而且元宇宙里信息是格外丰富的,那时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是今天元宇宙整个的数据量都不够,而且都没打通,就像你设想了一个未来,但只有大概的思路,很难有精确的描述,甚至也没有机会去实践,就相当于用谷歌去搜索几千个网页,那和雅虎比是没有优势的。

现在产生的所谓元宇宙数据一般指的是三维的,一般会和一定的地理、社会人口的信息相关联,但这些信息现在是散的。比如有人用Roblox去创建元宇宙的元素,有人是用Minecraft,有人用Happy Game的Unreal Engine,有人是用Unity 3D,工具都不一样。现在NVIDIA想打通,它做Omniverse是希望把平台都聚到这上面来,但是它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说服大家要标准化,所有人做的三维的东西要可共享,否则互相读不了,数据实际上是浪费掉的。虽然数据量不大,但是已经有几个系统在积累了,现在都没打通。

现在看起来很多风险都是和政策相关的。对于非政策性的风险,任何一个传统的领域,任何一个传统的人拒绝接受新科技,都是风险。虽然科技给社会带来利益,但是利益不是平均分给每个人的。主动拥抱科技,主动利用科技,会带来最大的收益。如果最后再接触,可能反倒是负面和有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能说科技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但是主动行动总是能够让它变得对你有利,就谈不上风险了,因为可以有办法规避,通过理性分析对未来形成一个相当精准的预判。

施展,外交学院教授、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数字世界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以终端设备生产商、运营商等为代表,它们构成了传统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交界。

第二个层次可以定义为一种非分布式的数字世界,由Facebook、Google、腾讯等数字巨头主导。这些巨头的用户及其内容生产都是分布式的,但整个平台的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的。

第三层次就是分布式的数字世界,也就是区块链。不仅内容生产是分布式,区块链本身的管理和运行也全都是分布式。区块链所构成的数字世界是由群体共识所主导。

“元宇宙”目前来看仅属于第二层次的数字世界,因为目前建设元宇宙的基本都是数字巨头,数字巨头主导的元宇宙意味着是分布式的生产内容,但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管理。这个层次的原宇宙并未穷尽互联网技术的可能性,要把互联网技术可能性穷尽,就意味着元宇宙最终一定要进入那个真正分布式的数字世界。

翟志勇,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元宇宙的根本问题是秩序的探索。“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想象。数字空间的每一步扩展,都会伴随价值、意义和秩序的生成,并与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彼此重塑。

在我看来,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一种想象。这个概念很好的描述了一个新的空间意向,所以我不是从一个产品、服务或者投资的角度去理解元宇宙,它是人类通过数字技术所塑造的一个新的空间。我们生活在“陆海空天”这四重空间中,而元宇宙描述了第五个空间,是人类对于第五空间的想象。

从我的角度看,是“秩序”。因为我更多把元宇宙看作对新的数字空间的想象,这就像在地理大发现时期,人类在发现新大陆时,一切问题也都是围绕“秩序”的讨论展开的。所以今天对于元宇宙的讨论,其实也是在探讨一种“新秩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今天每一位对于元宇宙的开拓者,都是一个“立法者”:如果你要想开拓一个新的空间,你要回答希望提供什么样的秩序?

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在数字世界中同样会存在。但是我想说的是,数字空间是一个新大陆,这个新大陆会建成什么样子,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大陆本身,而是取决于人们如何构建它。所以我们在创造新大陆的开始,就应该想好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在新的大陆中捍卫自己的隐私、尊严和自主性。我们应该成为更主动的秩序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秩序接受者。

吴声,场景实验室创始人、新物种实验计划发起人:

未来的消费场景会更加细分,不再表现为集中的购买决策。社会环境和个体的消费意识都和以前人们理解的 “爆买”的逻辑大相径庭。在新技术推动的消费领域里,消费者在认知上也有了更具多样性的变革,精神消费已经占据了很多有效市场。消费的总量和趋势并没有逆转,但变得更加细水长流。随着新技术带来的场景化消费日益成为主流,大量DTC品牌兴起,这并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今天用户本身的主宰地位。那些原来“养在深闺无人识”的企业服务类消费现在也越来越表现为新的个体驱动和终端使用者驱动,典型代表如Zoom、蓝湖等,这种消费场景是更加持久的增量,因为它带来了创造性的变化和提升。

青山周平B.L.U.E.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我觉得是因为现在没有特别好的空间或者模式,让人又有安全感、私密感,但又可以向外连接。很多空间,关上房门就完全封闭,这种完全封闭的模式其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一个人的家庭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空间也越来越小,如果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完全封闭起来,很多生活方面的需求是无法满足的。极端状态比如疫情的时候,所有人关在自己的空间里,那一个人住的人会变成不舒服的状态,也是不安全的状态。这跟日本老年人居住的状态是一样的,他们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觉得未来需要的状态是,既有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独处状态,但不是完全封闭的,既私密又开放。这有点像我们去公园的时候,我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发呆,或者看书,或者喝咖啡,或者看手机,其实我是一个人在做事情,但同时我会感受到公园里面其他人的存在,小孩子在那边跑,或者那边有情侣聊天,或者老年人在那边休息,我会感受到其他人同时存在。这是让我更舒服的状态。虽然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想做的事情,但跟完全封闭在家里是不太一样的。

你觉得有矛盾存在,是我们现在的社会没有好的空间可以提供两者并存的、可以随时切换状态的空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现在比较常规的模式是高层住宅里的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个模式主要面向三口或四口之家,这个人群可以相对封闭,因为是比较完整的一个人群。但一个人独居还是需要别人的存在。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有很多人关注新中式风格。但对我来说这种表面的风格不是特别重要,我们平时说北欧、日式、中式风格,更多的区别在表面材料的颜色,或者装饰细节。但我做的东西重点在看不见的地方,是一种体验,或感受,或关系。人们坐在咖啡馆里,感觉很舒服,这个舒服的感觉是看不到的,是通过设计被感受到的。

我做的很多作品,看得见的部分都相对简单。比如说上海建国西路的%Arabica,它其实没有什么设计,感觉就是空间打开,做一个玻璃而已,没有什么表面的东西,但它彻底改变了这个空间和城市的关系。人坐在咖啡馆里开放的感觉,或者看街道、行人的那种跟普通咖啡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受,人和城市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这些看不见的地方是我做设计最大的重点。盒子社区也同样,那个盒子是圆的、方的、木头的、钢的、塑料的,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它彻底改变了人生活的状态,生活空间里面产生的人和人的关系。

李笛,小冰公司首席执行官,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

2022年小冰公司会将人工智能虚拟人物生成。目前国内这些平台、虚拟空间,人工智能交互以及内容生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人类的创造力以及交互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如何正确理解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对于艺术家而言,比如一个美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他面前一般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从事艺术创作

(其中蕴含他的艺术哲学和理念),这条路不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另一条是利用他的艺术技能从事有关的工作。

艺术品收藏市场和艺术品市场本身是两个市场,它们的定义不同,艺术品市场是以艺术作品的质量为主,而艺术品收藏市场很多以投资价值回报为目标,去伪存真是这个市场的重要规则。人工智能在这两个市场对规则是完全遵守的。

张克,贝克资本董事长兼CEO,UIBE阿波罗股权投资俱乐部创始理事长:

中国经济中,我们看重的三个投资方向是:一是,硬科技和高端装备(比如测控、发动机、材料等),尽管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比美国独角兽公司市值高30%,但是包括硬科技、高端装备等众多领域还是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更看重的是硬科技的科技企业;二是,新消费,我所谓的新消费是围绕健康和生命、有真正技术推动的;三是,环境,也就是中国提出的“双碳”。

泡沫的存在本身并不是坏事,因为它体现了一种需求,关键是供给端是否也依然在追逐泡沫。一般情况下,大家看到的泡沫的表现之一就是价格扶摇直上,原因是供不应求。如果通过供给,有效的改善和疏导需求,我并不担心资产泡沫长期的呈现,而且相比于中美两国,中国在体制上的优势更为明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共同启航2022:2021中国高峰论坛嘉宾观点集萃

发布日期:2021-11-18 15:13
|来自政治与经济、科技、投资、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 冯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时局与前瞻:“2022突破与重构”中国高峰论坛如期举行。其间,有12位来自政治与经济、消费、战略管理、科技、投资、财富管理、生活方式、科学技术、环境治理等领域的专家,带着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所探寻到的新洞察、新发现,与读者们一起分享。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 Frost&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元宇宙的时机基本还没到。但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掌握时机,太早太晚都没机会。比如电商,太早那批在马云之前的都死了。太早是不成熟的,元宇宙也是一样。今天的元宇宙,创业者只是找到那些已有的创业机会,然后贴个元宇宙商标,这是假的。比如说VR游戏,或者AR的to B,给企业提供远程服务或培训。但元宇宙的概念要大很多,真正基于元宇宙的实质性业务现在还没有,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它需要足够的数据量积累。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升级。那么在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网站数量很少,一共就几千个页面。雅虎是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它做分类索引。但当网站从几千个膨胀到几十万个上亿个,你发现检索不行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从互联网里提取信息的工具,所以谷歌出现了。只有到了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会有人基于数据量和相互关系去做研究,什么样的检索最有效,才会有谷歌。元宇宙时代会碰到一模一样的问题,就是当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才能研究出来如何去提取、利用元宇宙里面的信息,而且元宇宙里信息是格外丰富的,那时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是今天元宇宙整个的数据量都不够,而且都没打通,就像你设想了一个未来,但只有大概的思路,很难有精确的描述,甚至也没有机会去实践,就相当于用谷歌去搜索几千个网页,那和雅虎比是没有优势的。

现在产生的所谓元宇宙数据一般指的是三维的,一般会和一定的地理、社会人口的信息相关联,但这些信息现在是散的。比如有人用Roblox去创建元宇宙的元素,有人是用Minecraft,有人用Happy Game的Unreal Engine,有人是用Unity 3D,工具都不一样。现在NVIDIA想打通,它做Omniverse是希望把平台都聚到这上面来,但是它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说服大家要标准化,所有人做的三维的东西要可共享,否则互相读不了,数据实际上是浪费掉的。虽然数据量不大,但是已经有几个系统在积累了,现在都没打通。

现在看起来很多风险都是和政策相关的。对于非政策性的风险,任何一个传统的领域,任何一个传统的人拒绝接受新科技,都是风险。虽然科技给社会带来利益,但是利益不是平均分给每个人的。主动拥抱科技,主动利用科技,会带来最大的收益。如果最后再接触,可能反倒是负面和有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能说科技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但是主动行动总是能够让它变得对你有利,就谈不上风险了,因为可以有办法规避,通过理性分析对未来形成一个相当精准的预判。

施展,外交学院教授、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数字世界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以终端设备生产商、运营商等为代表,它们构成了传统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交界。

第二个层次可以定义为一种非分布式的数字世界,由Facebook、Google、腾讯等数字巨头主导。这些巨头的用户及其内容生产都是分布式的,但整个平台的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的。

第三层次就是分布式的数字世界,也就是区块链。不仅内容生产是分布式,区块链本身的管理和运行也全都是分布式。区块链所构成的数字世界是由群体共识所主导。

“元宇宙”目前来看仅属于第二层次的数字世界,因为目前建设元宇宙的基本都是数字巨头,数字巨头主导的元宇宙意味着是分布式的生产内容,但管理仍然是集中式管理。这个层次的原宇宙并未穷尽互联网技术的可能性,要把互联网技术可能性穷尽,就意味着元宇宙最终一定要进入那个真正分布式的数字世界。

翟志勇,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元宇宙的根本问题是秩序的探索。“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想象。数字空间的每一步扩展,都会伴随价值、意义和秩序的生成,并与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彼此重塑。

在我看来,元宇宙是人们对于数字空间的一种想象。这个概念很好的描述了一个新的空间意向,所以我不是从一个产品、服务或者投资的角度去理解元宇宙,它是人类通过数字技术所塑造的一个新的空间。我们生活在“陆海空天”这四重空间中,而元宇宙描述了第五个空间,是人类对于第五空间的想象。

从我的角度看,是“秩序”。因为我更多把元宇宙看作对新的数字空间的想象,这就像在地理大发现时期,人类在发现新大陆时,一切问题也都是围绕“秩序”的讨论展开的。所以今天对于元宇宙的讨论,其实也是在探讨一种“新秩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今天每一位对于元宇宙的开拓者,都是一个“立法者”:如果你要想开拓一个新的空间,你要回答希望提供什么样的秩序?

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在数字世界中同样会存在。但是我想说的是,数字空间是一个新大陆,这个新大陆会建成什么样子,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大陆本身,而是取决于人们如何构建它。所以我们在创造新大陆的开始,就应该想好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在新的大陆中捍卫自己的隐私、尊严和自主性。我们应该成为更主动的秩序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秩序接受者。

吴声,场景实验室创始人、新物种实验计划发起人:

未来的消费场景会更加细分,不再表现为集中的购买决策。社会环境和个体的消费意识都和以前人们理解的 “爆买”的逻辑大相径庭。在新技术推动的消费领域里,消费者在认知上也有了更具多样性的变革,精神消费已经占据了很多有效市场。消费的总量和趋势并没有逆转,但变得更加细水长流。随着新技术带来的场景化消费日益成为主流,大量DTC品牌兴起,这并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今天用户本身的主宰地位。那些原来“养在深闺无人识”的企业服务类消费现在也越来越表现为新的个体驱动和终端使用者驱动,典型代表如Zoom、蓝湖等,这种消费场景是更加持久的增量,因为它带来了创造性的变化和提升。

青山周平B.L.U.E.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我觉得是因为现在没有特别好的空间或者模式,让人又有安全感、私密感,但又可以向外连接。很多空间,关上房门就完全封闭,这种完全封闭的模式其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一个人的家庭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空间也越来越小,如果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完全封闭起来,很多生活方面的需求是无法满足的。极端状态比如疫情的时候,所有人关在自己的空间里,那一个人住的人会变成不舒服的状态,也是不安全的状态。这跟日本老年人居住的状态是一样的,他们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觉得未来需要的状态是,既有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独处状态,但不是完全封闭的,既私密又开放。这有点像我们去公园的时候,我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发呆,或者看书,或者喝咖啡,或者看手机,其实我是一个人在做事情,但同时我会感受到公园里面其他人的存在,小孩子在那边跑,或者那边有情侣聊天,或者老年人在那边休息,我会感受到其他人同时存在。这是让我更舒服的状态。虽然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想做的事情,但跟完全封闭在家里是不太一样的。

你觉得有矛盾存在,是我们现在的社会没有好的空间可以提供两者并存的、可以随时切换状态的空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现在比较常规的模式是高层住宅里的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个模式主要面向三口或四口之家,这个人群可以相对封闭,因为是比较完整的一个人群。但一个人独居还是需要别人的存在。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有很多人关注新中式风格。但对我来说这种表面的风格不是特别重要,我们平时说北欧、日式、中式风格,更多的区别在表面材料的颜色,或者装饰细节。但我做的东西重点在看不见的地方,是一种体验,或感受,或关系。人们坐在咖啡馆里,感觉很舒服,这个舒服的感觉是看不到的,是通过设计被感受到的。

我做的很多作品,看得见的部分都相对简单。比如说上海建国西路的%Arabica,它其实没有什么设计,感觉就是空间打开,做一个玻璃而已,没有什么表面的东西,但它彻底改变了这个空间和城市的关系。人坐在咖啡馆里开放的感觉,或者看街道、行人的那种跟普通咖啡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受,人和城市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这些看不见的地方是我做设计最大的重点。盒子社区也同样,那个盒子是圆的、方的、木头的、钢的、塑料的,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它彻底改变了人生活的状态,生活空间里面产生的人和人的关系。

李笛,小冰公司首席执行官,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

2022年小冰公司会将人工智能虚拟人物生成。目前国内这些平台、虚拟空间,人工智能交互以及内容生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人类的创造力以及交互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如何正确理解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对于艺术家而言,比如一个美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他面前一般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从事艺术创作

(其中蕴含他的艺术哲学和理念),这条路不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另一条是利用他的艺术技能从事有关的工作。

艺术品收藏市场和艺术品市场本身是两个市场,它们的定义不同,艺术品市场是以艺术作品的质量为主,而艺术品收藏市场很多以投资价值回报为目标,去伪存真是这个市场的重要规则。人工智能在这两个市场对规则是完全遵守的。

张克,贝克资本董事长兼CEO,UIBE阿波罗股权投资俱乐部创始理事长:

中国经济中,我们看重的三个投资方向是:一是,硬科技和高端装备(比如测控、发动机、材料等),尽管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比美国独角兽公司市值高30%,但是包括硬科技、高端装备等众多领域还是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更看重的是硬科技的科技企业;二是,新消费,我所谓的新消费是围绕健康和生命、有真正技术推动的;三是,环境,也就是中国提出的“双碳”。

泡沫的存在本身并不是坏事,因为它体现了一种需求,关键是供给端是否也依然在追逐泡沫。一般情况下,大家看到的泡沫的表现之一就是价格扶摇直上,原因是供不应求。如果通过供给,有效的改善和疏导需求,我并不担心资产泡沫长期的呈现,而且相比于中美两国,中国在体制上的优势更为明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