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谈共进行了近四个小时。习近平称拜登为“老朋友”,呼吁双方相互尊重。美国政府则希望借此避免两国之间发生严重冲突。



| 纽时 

【OR  商业新媒体】


拜登与习近平就人权、台湾和贸易问题进行对话。

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虚拟峰会中承诺加强合作,但在三个半小时的会谈后没有取得突破。

在会谈结束后,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都强调了最重要的争议性问题:这些对彼此不满的事项凸显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之深。

白宫表示,拜登对侵犯人权和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政策”表示担忧。习近平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在“玩火”,并警告说,将世界划分为阵营或集团——这是新政府与邻国合作挑战中国战略的支柱——“结局必然是世界遭殃”。

两位领导人都表示愿意以一种避免世界两大强国之间发生冲突的方式处理分歧。仅此一点就可以为今年两国关系会发生重大摩擦的可能性降温。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常识性的‘护栏’,”拜登说,他的政府经常用这句话作为一段充满挑战的关系的目标。他补充说:“我们对世界和我们的人民都负有责任。”

尽管两位领导人今年曾两次通话,但这次会议的目的是重现此前美中峰会对相关问题更彻底的讨论

两人都由一群高级助手陪同——白宫罗斯福厅的美国官员和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房间里的中国官员。在会议开始时的简短发言中,每个人都表达了和解的信号,指出了分歧的领域,但也承诺共同努力。

在华盛顿,拜登坐在白宫罗斯福厅的两个大屏幕前表示,两人多年来“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交谈”,可以追溯到拜登担任副总统而习近平还在中国领导层崛起之时。习近平表示,他已准备好引领中美关系“积极向前发展”。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以视频的方式会晤,当然这个不如直接面对面,但也很不错,看到老朋友感到很高兴,”习近平说。

根据白宫的声明,拜登强调了保持“交流渠道畅通”的必要性,当前美中两国在台湾省的未来、南海的军事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这次会晤是在拜登的要求下安排的,反映了美国政府对避免冲突的机会可能正在减少的深切关注。拜登曾多次暗示应当有可能避免与中国发生主动的军事冲突,尽管美国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并继续在几个重大问题上与中国领导层对抗。

双方的声明暗示了对一些“战略”问题的讨论,这似乎涵盖了两国的核战略,但美国官员拒绝详细说明这些讨论。一些在峰会前引发猜测的问题没有出现,包括签证纠纷,以及邀请拜登出席明年2月开幕的北京冬奥会。

— Steven Lee Myers and David E. Sanger

 “玩火”:台湾是美中之间最热的热点问题。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敦促美国不要在台湾问题上考验中国的决心,中国声称这个民主岛屿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会议纪要,习近平对拜登说。 “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习近平使用了生动的语言来阐明北京的强硬论述,批评美国政客试图利用台湾议题对北京施加影响——他形容这种趋势是危险的。 “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在中国发布的会议纪要中,习近平这样说。

美中之间没有比台湾的命运更充满争议的问题了。

自从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1949年被打败后撤到台湾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但近几个月来,北京批评美国加强台湾民主制度和军事防御努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为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峰会定基调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说,台湾独立的前景是对“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

北京的强硬言辞常常与展示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相结合。中国用模拟两栖攻击的军事演习和穿越台湾防空识别区的空中巡逻威胁台湾。许多军事分析师(包括一些五角大楼的在内)认为,装备日益精良的中国军演可能是进攻的前奏。

拜登政府与前任特朗普政府一样,已警告中国,采取军事行动、进行军事威胁是危险做法。作为与中国重建外交关系的条件,美国在1979年不再正式承认台湾。对于中国在台湾海峡频繁军事活动的回应,美国加大了外交努力。

这些努力包括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的访问和武器销售。

中国说,这些做法激发了台湾民众正式宣布独立的情绪,北京警告,台湾宣布独立将导致战争。拜登总统上个月在一个电视直播的市政厅节目中回答问题时不准确地宣称,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尽力协防台湾,这个说法加大了中国的担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时警告,“任何对‘台独’势力的纵容和支持,都是对台海和平的破坏,最终都将自食其果。”
 
— Steven Lee Myers

中国将此次会晤视为一场无需任何妥协的胜利。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场虚拟峰会本身就证明了中国等待新一届政府上台的战略是正确的。

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动荡之后,中国领导人希望在拜登总统今年1月就职时重启与美国的关系。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中国官员似乎先是感到惊讶,而后感到愤怒。

当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在许多问题上挑战中国时,中方高级官员发出了猛烈攻击。这些挑战从台湾到新疆。今年7月,在北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演讲中,习近平警告说:“中国人民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北京没有在任何导致这些分歧的政策和行为上妥协,包括威胁性的军事巡逻和围绕台湾的演习。相反,它迫使美国做出让步。

其中包括9月获释的电信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她于2018年因美国的逮捕令在加拿大被拘禁。北京对她被拘感到愤怒,作为报复将两名加拿大人扣为人质。

中国继续就其红线问题警告美国,特别是关于台湾命运的问题,但各种公开声明的语气已大为缓和。 随着中国将于2月迎来北京冬奥会,以及11月的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也符合该国的利益。

“我认为两国都想让这段关系降温,”专注美中关系的分析师阿里·韦恩说,他供职于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他们都认识到,激烈的竞争和不受约束的敌对关系之间的界限是很脆弱的。”

— Michael D. Shear

一个问题笼罩着这场峰会:这是冷战吗?

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多重关系紧张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两国到底是正在走向冷战,还是会走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让两国关系陷入冷战行为将是个历史性错误,这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拜登总统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

习近平在周四的演讲中表示,“亚太地区不能也不应该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和割裂状态。”他在亚太经合组织的峰会上发表了预先录制的讲话,敦促亚洲各国不要“搞地缘政治小圈子”,这显然是指拜登为了对抗中国而加强民主国家联盟的努力。

拜登坚称美国不是在发起新冷战。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上周表示,“我们可以选择不这么做。”两位领导人的会晤是白宫为确保做出正确选择所进行的部分工作,以防意外和误解把两国关系推向错误的方向。

有很多理由可以认为,如今的形势与冷战时期大不相同。美中之间的经济交流与联系规模是巨大的;美苏与之相比则显得微不足道。冷战对双方都是巨大的损失;习近平和拜登都清楚、也谈论过这些风险。

其他深层次的联系——在美国和中国主导的网络上,对可以瞬间跨越太平洋的技术、信息和原始数据的相互依赖——在冷战期间也从未存在过。

“(两国)贸易关系的规模和复杂程度被低估了,”拜登的亚洲事务首席顾问库特·M·坎贝尔在7月谈到为何如今与40年前的冷战截然不同时表示。

尽管如此,拜登今年还是一再提及“专制与民主”之间的世代斗争,让人联想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意识形态交锋。习近平有时也是如此,他声称要确保中国在关键技术上不依赖西方,同时还要让西方依赖中国。

毫无疑问,两国在过去几个月的行为都让人想起冷战:中国空军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执行任务;北京扩大了太空计划,再送三名宇航员前往其空间站,加快测试旨在打击美国防御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以及为一位华为高管的获释而释放两名加拿大人和两名美国人,这似乎是一次人质交换。

与此同时,美国宣布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让澳大利亚的潜艇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没于中国沿海。中国的评论人士也没有忘记,美国上一次分享这种技术是在1958年,为了应对当时俄罗斯不断扩张的核武库,英国取得了海军的核反应堆。

— David E. Sanger

中美贸易预计将是一个核心议题

上海——在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近两年后,该协议越来越像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持久框架。

贸易以及被称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休战预计将成为拜登总统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之间的虚拟峰会的焦点。

虽然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质疑特朗普政府激进的贸易方式,但他领导的白宫仍继续试图通过关税和其他投资限制来对抗中国的工业补贴和其他贸易措施。拜登政府仍对广泛取消关税持谨慎态度。



习近平本月在上海一个进口博览会的视频讲话中暗示,他的政府愿意讨论部分补贴问题。但北京大体上仍致力于加强经济“内循环”,这项政策建立在对半导体和商用飞机等行业的补贴之上,中国在这些行业中严重依赖进口。

据报道,中国也即将允许波音737 Max重返天空,大约三年前,该型号客机曾在埃塞俄比亚和印度尼西亚发生坠毁。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去年年底批准了该型号飞机复飞,此后它在其他地方广泛执飞,没有发生事故。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上个月宣布,拜登政府将重启特朗普时代的程序,将一些特定产品排除在关税之外。豁免适用于美国公司能够证明他们确实需要、但又无法从其他地方轻易购买的产品。

根据第一阶段协议,中国被允许保留对美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但已经对大部分关税进行了豁免。

拜登的经济副手本周正在亚洲其他地方出访,加强联系以平衡这些地方与中国的关系。戴琪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正在访问该地区,会见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经济官员。

— Keith Bradsher

五十年间的领导人峰会反映了美中关系的起伏

自从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将访问中国,在美国引起震惊以来,美中领导人的会晤已成为两国关系中充满希望的里程碑。

在尼克松访华后的50年里,两国关系时而合作、时而对抗。1979年,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在华盛顿与卡特总统见了面,实现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结束了多年的敌对状态。

后来,里根总统在1984年、布什总统在1989年2月访华。

再后来,克林顿总统于1997年在白宫接待了江泽民。江泽民在邓小平逝世后成为中国领导人,官员们希望他的访美会开启一个开放的新时代。

一段时间后,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峰会或与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这背后的考量是,定期的会晤会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相连。

2006年,小布什总统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宣布启动战略经济对话机制,让双方官员为解决不断扩大的贸易争端举行定期会晤。

奥巴马总统上任后,2009年的战略经济对话变成了战略经济与安全对话,反映了围绕着中国在南海浮现出的潜在冲突。

美中峰会可能在2017年达到了顶点。那年4月,特朗普总统邀请习近平访问了马阿拉歌庄园,在“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巧克力蛋糕”端上餐桌时,特朗普告诉习近平,美国轰炸了叙利亚。

同年11月,两位领导人再次见面,这次是特朗普访问北京,他成了首位在紫禁城用餐的外国领导人。“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特朗普对习近平说,他想用奉承来说服中国领导人合作,但没成功。

— Steven Lee Myers

双方将难以就技术领域的未来达成一致。

9月,中美在技术未来问题上的长久冲突迎来罕见的一致时刻,当时美国司法部帮助促成了一项协议,让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一名高管获释。

两国将很难在这一领域达成更多共识。

拜登总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举措,来收回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措施。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利用美国的软件和设备打造出由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并开发出包括先进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系统等工具,加强国家监控。

华为本身仍然是一个矛盾点。美国当局帮助被拘禁在加拿大的中国高管孟晚舟获释。但他们仍在限制华为获得关键的美国半导体和软件,从而打击其业务。

尽管拜登政府的部分官员呼吁改善两国经济关系,但仍有许多美国议员在推动对中国科技企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拜登也利用与中国的竞争来助力其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从中国的立场看,自力更生可能比获取美国技术更为重要。北京不太可能放松对数据流动或网络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这样的立场实际上把大多数主流外国互联网企业挡在了国门之外。领英就是最新的案例之一,该公司在上个月表示将关闭在中国的运营。

两国也可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今年夏天,美国指责中国进行了一种新型网络攻击,突显出其日益成熟的精密技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坚称自己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并将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情报人员如何入侵其系统(包括华为的计算机)当做证据。

— 孟建国(Paul Mozu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聚焦中美元首视频峰会:习近平和拜登谈了些什么

发布日期:2021-11-17 21:39
|会谈共进行了近四个小时。习近平称拜登为“老朋友”,呼吁双方相互尊重。美国政府则希望借此避免两国之间发生严重冲突。



| 纽时 

【OR  商业新媒体】


拜登与习近平就人权、台湾和贸易问题进行对话。

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虚拟峰会中承诺加强合作,但在三个半小时的会谈后没有取得突破。

在会谈结束后,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都强调了最重要的争议性问题:这些对彼此不满的事项凸显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之深。

白宫表示,拜登对侵犯人权和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政策”表示担忧。习近平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在“玩火”,并警告说,将世界划分为阵营或集团——这是新政府与邻国合作挑战中国战略的支柱——“结局必然是世界遭殃”。

两位领导人都表示愿意以一种避免世界两大强国之间发生冲突的方式处理分歧。仅此一点就可以为今年两国关系会发生重大摩擦的可能性降温。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常识性的‘护栏’,”拜登说,他的政府经常用这句话作为一段充满挑战的关系的目标。他补充说:“我们对世界和我们的人民都负有责任。”

尽管两位领导人今年曾两次通话,但这次会议的目的是重现此前美中峰会对相关问题更彻底的讨论

两人都由一群高级助手陪同——白宫罗斯福厅的美国官员和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房间里的中国官员。在会议开始时的简短发言中,每个人都表达了和解的信号,指出了分歧的领域,但也承诺共同努力。

在华盛顿,拜登坐在白宫罗斯福厅的两个大屏幕前表示,两人多年来“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交谈”,可以追溯到拜登担任副总统而习近平还在中国领导层崛起之时。习近平表示,他已准备好引领中美关系“积极向前发展”。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以视频的方式会晤,当然这个不如直接面对面,但也很不错,看到老朋友感到很高兴,”习近平说。

根据白宫的声明,拜登强调了保持“交流渠道畅通”的必要性,当前美中两国在台湾省的未来、南海的军事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这次会晤是在拜登的要求下安排的,反映了美国政府对避免冲突的机会可能正在减少的深切关注。拜登曾多次暗示应当有可能避免与中国发生主动的军事冲突,尽管美国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并继续在几个重大问题上与中国领导层对抗。

双方的声明暗示了对一些“战略”问题的讨论,这似乎涵盖了两国的核战略,但美国官员拒绝详细说明这些讨论。一些在峰会前引发猜测的问题没有出现,包括签证纠纷,以及邀请拜登出席明年2月开幕的北京冬奥会。

— Steven Lee Myers and David E. Sanger

 “玩火”:台湾是美中之间最热的热点问题。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敦促美国不要在台湾问题上考验中国的决心,中国声称这个民主岛屿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会议纪要,习近平对拜登说。 “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习近平使用了生动的语言来阐明北京的强硬论述,批评美国政客试图利用台湾议题对北京施加影响——他形容这种趋势是危险的。 “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在中国发布的会议纪要中,习近平这样说。

美中之间没有比台湾的命运更充满争议的问题了。

自从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1949年被打败后撤到台湾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但近几个月来,北京批评美国加强台湾民主制度和军事防御努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为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峰会定基调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说,台湾独立的前景是对“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

北京的强硬言辞常常与展示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相结合。中国用模拟两栖攻击的军事演习和穿越台湾防空识别区的空中巡逻威胁台湾。许多军事分析师(包括一些五角大楼的在内)认为,装备日益精良的中国军演可能是进攻的前奏。

拜登政府与前任特朗普政府一样,已警告中国,采取军事行动、进行军事威胁是危险做法。作为与中国重建外交关系的条件,美国在1979年不再正式承认台湾。对于中国在台湾海峡频繁军事活动的回应,美国加大了外交努力。

这些努力包括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的访问和武器销售。

中国说,这些做法激发了台湾民众正式宣布独立的情绪,北京警告,台湾宣布独立将导致战争。拜登总统上个月在一个电视直播的市政厅节目中回答问题时不准确地宣称,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尽力协防台湾,这个说法加大了中国的担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时警告,“任何对‘台独’势力的纵容和支持,都是对台海和平的破坏,最终都将自食其果。”
 
— Steven Lee Myers

中国将此次会晤视为一场无需任何妥协的胜利。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场虚拟峰会本身就证明了中国等待新一届政府上台的战略是正确的。

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动荡之后,中国领导人希望在拜登总统今年1月就职时重启与美国的关系。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中国官员似乎先是感到惊讶,而后感到愤怒。

当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在许多问题上挑战中国时,中方高级官员发出了猛烈攻击。这些挑战从台湾到新疆。今年7月,在北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演讲中,习近平警告说:“中国人民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北京没有在任何导致这些分歧的政策和行为上妥协,包括威胁性的军事巡逻和围绕台湾的演习。相反,它迫使美国做出让步。

其中包括9月获释的电信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她于2018年因美国的逮捕令在加拿大被拘禁。北京对她被拘感到愤怒,作为报复将两名加拿大人扣为人质。

中国继续就其红线问题警告美国,特别是关于台湾命运的问题,但各种公开声明的语气已大为缓和。 随着中国将于2月迎来北京冬奥会,以及11月的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也符合该国的利益。

“我认为两国都想让这段关系降温,”专注美中关系的分析师阿里·韦恩说,他供职于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他们都认识到,激烈的竞争和不受约束的敌对关系之间的界限是很脆弱的。”

— Michael D. Shear

一个问题笼罩着这场峰会:这是冷战吗?

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多重关系紧张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两国到底是正在走向冷战,还是会走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让两国关系陷入冷战行为将是个历史性错误,这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拜登总统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

习近平在周四的演讲中表示,“亚太地区不能也不应该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和割裂状态。”他在亚太经合组织的峰会上发表了预先录制的讲话,敦促亚洲各国不要“搞地缘政治小圈子”,这显然是指拜登为了对抗中国而加强民主国家联盟的努力。

拜登坚称美国不是在发起新冷战。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上周表示,“我们可以选择不这么做。”两位领导人的会晤是白宫为确保做出正确选择所进行的部分工作,以防意外和误解把两国关系推向错误的方向。

有很多理由可以认为,如今的形势与冷战时期大不相同。美中之间的经济交流与联系规模是巨大的;美苏与之相比则显得微不足道。冷战对双方都是巨大的损失;习近平和拜登都清楚、也谈论过这些风险。

其他深层次的联系——在美国和中国主导的网络上,对可以瞬间跨越太平洋的技术、信息和原始数据的相互依赖——在冷战期间也从未存在过。

“(两国)贸易关系的规模和复杂程度被低估了,”拜登的亚洲事务首席顾问库特·M·坎贝尔在7月谈到为何如今与40年前的冷战截然不同时表示。

尽管如此,拜登今年还是一再提及“专制与民主”之间的世代斗争,让人联想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意识形态交锋。习近平有时也是如此,他声称要确保中国在关键技术上不依赖西方,同时还要让西方依赖中国。

毫无疑问,两国在过去几个月的行为都让人想起冷战:中国空军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执行任务;北京扩大了太空计划,再送三名宇航员前往其空间站,加快测试旨在打击美国防御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以及为一位华为高管的获释而释放两名加拿大人和两名美国人,这似乎是一次人质交换。

与此同时,美国宣布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让澳大利亚的潜艇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没于中国沿海。中国的评论人士也没有忘记,美国上一次分享这种技术是在1958年,为了应对当时俄罗斯不断扩张的核武库,英国取得了海军的核反应堆。

— David E. Sanger

中美贸易预计将是一个核心议题

上海——在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近两年后,该协议越来越像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持久框架。

贸易以及被称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休战预计将成为拜登总统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之间的虚拟峰会的焦点。

虽然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质疑特朗普政府激进的贸易方式,但他领导的白宫仍继续试图通过关税和其他投资限制来对抗中国的工业补贴和其他贸易措施。拜登政府仍对广泛取消关税持谨慎态度。



习近平本月在上海一个进口博览会的视频讲话中暗示,他的政府愿意讨论部分补贴问题。但北京大体上仍致力于加强经济“内循环”,这项政策建立在对半导体和商用飞机等行业的补贴之上,中国在这些行业中严重依赖进口。

据报道,中国也即将允许波音737 Max重返天空,大约三年前,该型号客机曾在埃塞俄比亚和印度尼西亚发生坠毁。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去年年底批准了该型号飞机复飞,此后它在其他地方广泛执飞,没有发生事故。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上个月宣布,拜登政府将重启特朗普时代的程序,将一些特定产品排除在关税之外。豁免适用于美国公司能够证明他们确实需要、但又无法从其他地方轻易购买的产品。

根据第一阶段协议,中国被允许保留对美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但已经对大部分关税进行了豁免。

拜登的经济副手本周正在亚洲其他地方出访,加强联系以平衡这些地方与中国的关系。戴琪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正在访问该地区,会见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经济官员。

— Keith Bradsher

五十年间的领导人峰会反映了美中关系的起伏

自从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将访问中国,在美国引起震惊以来,美中领导人的会晤已成为两国关系中充满希望的里程碑。

在尼克松访华后的50年里,两国关系时而合作、时而对抗。1979年,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在华盛顿与卡特总统见了面,实现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结束了多年的敌对状态。

后来,里根总统在1984年、布什总统在1989年2月访华。

再后来,克林顿总统于1997年在白宫接待了江泽民。江泽民在邓小平逝世后成为中国领导人,官员们希望他的访美会开启一个开放的新时代。

一段时间后,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峰会或与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这背后的考量是,定期的会晤会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相连。

2006年,小布什总统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宣布启动战略经济对话机制,让双方官员为解决不断扩大的贸易争端举行定期会晤。

奥巴马总统上任后,2009年的战略经济对话变成了战略经济与安全对话,反映了围绕着中国在南海浮现出的潜在冲突。

美中峰会可能在2017年达到了顶点。那年4月,特朗普总统邀请习近平访问了马阿拉歌庄园,在“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巧克力蛋糕”端上餐桌时,特朗普告诉习近平,美国轰炸了叙利亚。

同年11月,两位领导人再次见面,这次是特朗普访问北京,他成了首位在紫禁城用餐的外国领导人。“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特朗普对习近平说,他想用奉承来说服中国领导人合作,但没成功。

— Steven Lee Myers

双方将难以就技术领域的未来达成一致。

9月,中美在技术未来问题上的长久冲突迎来罕见的一致时刻,当时美国司法部帮助促成了一项协议,让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一名高管获释。

两国将很难在这一领域达成更多共识。

拜登总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举措,来收回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措施。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利用美国的软件和设备打造出由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并开发出包括先进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系统等工具,加强国家监控。

华为本身仍然是一个矛盾点。美国当局帮助被拘禁在加拿大的中国高管孟晚舟获释。但他们仍在限制华为获得关键的美国半导体和软件,从而打击其业务。

尽管拜登政府的部分官员呼吁改善两国经济关系,但仍有许多美国议员在推动对中国科技企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拜登也利用与中国的竞争来助力其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从中国的立场看,自力更生可能比获取美国技术更为重要。北京不太可能放松对数据流动或网络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这样的立场实际上把大多数主流外国互联网企业挡在了国门之外。领英就是最新的案例之一,该公司在上个月表示将关闭在中国的运营。

两国也可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今年夏天,美国指责中国进行了一种新型网络攻击,突显出其日益成熟的精密技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坚称自己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并将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情报人员如何入侵其系统(包括华为的计算机)当做证据。

— 孟建国(Paul Mozu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会谈共进行了近四个小时。习近平称拜登为“老朋友”,呼吁双方相互尊重。美国政府则希望借此避免两国之间发生严重冲突。



| 纽时 

【OR  商业新媒体】


拜登与习近平就人权、台湾和贸易问题进行对话。

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虚拟峰会中承诺加强合作,但在三个半小时的会谈后没有取得突破。

在会谈结束后,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都强调了最重要的争议性问题:这些对彼此不满的事项凸显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之深。

白宫表示,拜登对侵犯人权和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政策”表示担忧。习近平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在“玩火”,并警告说,将世界划分为阵营或集团——这是新政府与邻国合作挑战中国战略的支柱——“结局必然是世界遭殃”。

两位领导人都表示愿意以一种避免世界两大强国之间发生冲突的方式处理分歧。仅此一点就可以为今年两国关系会发生重大摩擦的可能性降温。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常识性的‘护栏’,”拜登说,他的政府经常用这句话作为一段充满挑战的关系的目标。他补充说:“我们对世界和我们的人民都负有责任。”

尽管两位领导人今年曾两次通话,但这次会议的目的是重现此前美中峰会对相关问题更彻底的讨论

两人都由一群高级助手陪同——白宫罗斯福厅的美国官员和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房间里的中国官员。在会议开始时的简短发言中,每个人都表达了和解的信号,指出了分歧的领域,但也承诺共同努力。

在华盛顿,拜登坐在白宫罗斯福厅的两个大屏幕前表示,两人多年来“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交谈”,可以追溯到拜登担任副总统而习近平还在中国领导层崛起之时。习近平表示,他已准备好引领中美关系“积极向前发展”。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以视频的方式会晤,当然这个不如直接面对面,但也很不错,看到老朋友感到很高兴,”习近平说。

根据白宫的声明,拜登强调了保持“交流渠道畅通”的必要性,当前美中两国在台湾省的未来、南海的军事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这次会晤是在拜登的要求下安排的,反映了美国政府对避免冲突的机会可能正在减少的深切关注。拜登曾多次暗示应当有可能避免与中国发生主动的军事冲突,尽管美国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并继续在几个重大问题上与中国领导层对抗。

双方的声明暗示了对一些“战略”问题的讨论,这似乎涵盖了两国的核战略,但美国官员拒绝详细说明这些讨论。一些在峰会前引发猜测的问题没有出现,包括签证纠纷,以及邀请拜登出席明年2月开幕的北京冬奥会。

— Steven Lee Myers and David E. Sanger

 “玩火”:台湾是美中之间最热的热点问题。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敦促美国不要在台湾问题上考验中国的决心,中国声称这个民主岛屿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会议纪要,习近平对拜登说。 “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习近平使用了生动的语言来阐明北京的强硬论述,批评美国政客试图利用台湾议题对北京施加影响——他形容这种趋势是危险的。 “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在中国发布的会议纪要中,习近平这样说。

美中之间没有比台湾的命运更充满争议的问题了。

自从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1949年被打败后撤到台湾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但近几个月来,北京批评美国加强台湾民主制度和军事防御努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为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峰会定基调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说,台湾独立的前景是对“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

北京的强硬言辞常常与展示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相结合。中国用模拟两栖攻击的军事演习和穿越台湾防空识别区的空中巡逻威胁台湾。许多军事分析师(包括一些五角大楼的在内)认为,装备日益精良的中国军演可能是进攻的前奏。

拜登政府与前任特朗普政府一样,已警告中国,采取军事行动、进行军事威胁是危险做法。作为与中国重建外交关系的条件,美国在1979年不再正式承认台湾。对于中国在台湾海峡频繁军事活动的回应,美国加大了外交努力。

这些努力包括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的访问和武器销售。

中国说,这些做法激发了台湾民众正式宣布独立的情绪,北京警告,台湾宣布独立将导致战争。拜登总统上个月在一个电视直播的市政厅节目中回答问题时不准确地宣称,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尽力协防台湾,这个说法加大了中国的担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时警告,“任何对‘台独’势力的纵容和支持,都是对台海和平的破坏,最终都将自食其果。”
 
— Steven Lee Myers

中国将此次会晤视为一场无需任何妥协的胜利。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场虚拟峰会本身就证明了中国等待新一届政府上台的战略是正确的。

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动荡之后,中国领导人希望在拜登总统今年1月就职时重启与美国的关系。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中国官员似乎先是感到惊讶,而后感到愤怒。

当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在许多问题上挑战中国时,中方高级官员发出了猛烈攻击。这些挑战从台湾到新疆。今年7月,在北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演讲中,习近平警告说:“中国人民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北京没有在任何导致这些分歧的政策和行为上妥协,包括威胁性的军事巡逻和围绕台湾的演习。相反,它迫使美国做出让步。

其中包括9月获释的电信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她于2018年因美国的逮捕令在加拿大被拘禁。北京对她被拘感到愤怒,作为报复将两名加拿大人扣为人质。

中国继续就其红线问题警告美国,特别是关于台湾命运的问题,但各种公开声明的语气已大为缓和。 随着中国将于2月迎来北京冬奥会,以及11月的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也符合该国的利益。

“我认为两国都想让这段关系降温,”专注美中关系的分析师阿里·韦恩说,他供职于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他们都认识到,激烈的竞争和不受约束的敌对关系之间的界限是很脆弱的。”

— Michael D. Shear

一个问题笼罩着这场峰会:这是冷战吗?

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多重关系紧张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两国到底是正在走向冷战,还是会走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让两国关系陷入冷战行为将是个历史性错误,这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拜登总统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

习近平在周四的演讲中表示,“亚太地区不能也不应该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和割裂状态。”他在亚太经合组织的峰会上发表了预先录制的讲话,敦促亚洲各国不要“搞地缘政治小圈子”,这显然是指拜登为了对抗中国而加强民主国家联盟的努力。

拜登坚称美国不是在发起新冷战。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上周表示,“我们可以选择不这么做。”两位领导人的会晤是白宫为确保做出正确选择所进行的部分工作,以防意外和误解把两国关系推向错误的方向。

有很多理由可以认为,如今的形势与冷战时期大不相同。美中之间的经济交流与联系规模是巨大的;美苏与之相比则显得微不足道。冷战对双方都是巨大的损失;习近平和拜登都清楚、也谈论过这些风险。

其他深层次的联系——在美国和中国主导的网络上,对可以瞬间跨越太平洋的技术、信息和原始数据的相互依赖——在冷战期间也从未存在过。

“(两国)贸易关系的规模和复杂程度被低估了,”拜登的亚洲事务首席顾问库特·M·坎贝尔在7月谈到为何如今与40年前的冷战截然不同时表示。

尽管如此,拜登今年还是一再提及“专制与民主”之间的世代斗争,让人联想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意识形态交锋。习近平有时也是如此,他声称要确保中国在关键技术上不依赖西方,同时还要让西方依赖中国。

毫无疑问,两国在过去几个月的行为都让人想起冷战:中国空军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执行任务;北京扩大了太空计划,再送三名宇航员前往其空间站,加快测试旨在打击美国防御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以及为一位华为高管的获释而释放两名加拿大人和两名美国人,这似乎是一次人质交换。

与此同时,美国宣布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让澳大利亚的潜艇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没于中国沿海。中国的评论人士也没有忘记,美国上一次分享这种技术是在1958年,为了应对当时俄罗斯不断扩张的核武库,英国取得了海军的核反应堆。

— David E. Sanger

中美贸易预计将是一个核心议题

上海——在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近两年后,该协议越来越像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持久框架。

贸易以及被称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休战预计将成为拜登总统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之间的虚拟峰会的焦点。

虽然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质疑特朗普政府激进的贸易方式,但他领导的白宫仍继续试图通过关税和其他投资限制来对抗中国的工业补贴和其他贸易措施。拜登政府仍对广泛取消关税持谨慎态度。



习近平本月在上海一个进口博览会的视频讲话中暗示,他的政府愿意讨论部分补贴问题。但北京大体上仍致力于加强经济“内循环”,这项政策建立在对半导体和商用飞机等行业的补贴之上,中国在这些行业中严重依赖进口。

据报道,中国也即将允许波音737 Max重返天空,大约三年前,该型号客机曾在埃塞俄比亚和印度尼西亚发生坠毁。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去年年底批准了该型号飞机复飞,此后它在其他地方广泛执飞,没有发生事故。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上个月宣布,拜登政府将重启特朗普时代的程序,将一些特定产品排除在关税之外。豁免适用于美国公司能够证明他们确实需要、但又无法从其他地方轻易购买的产品。

根据第一阶段协议,中国被允许保留对美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但已经对大部分关税进行了豁免。

拜登的经济副手本周正在亚洲其他地方出访,加强联系以平衡这些地方与中国的关系。戴琪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正在访问该地区,会见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经济官员。

— Keith Bradsher

五十年间的领导人峰会反映了美中关系的起伏

自从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将访问中国,在美国引起震惊以来,美中领导人的会晤已成为两国关系中充满希望的里程碑。

在尼克松访华后的50年里,两国关系时而合作、时而对抗。1979年,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在华盛顿与卡特总统见了面,实现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结束了多年的敌对状态。

后来,里根总统在1984年、布什总统在1989年2月访华。

再后来,克林顿总统于1997年在白宫接待了江泽民。江泽民在邓小平逝世后成为中国领导人,官员们希望他的访美会开启一个开放的新时代。

一段时间后,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峰会或与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这背后的考量是,定期的会晤会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相连。

2006年,小布什总统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宣布启动战略经济对话机制,让双方官员为解决不断扩大的贸易争端举行定期会晤。

奥巴马总统上任后,2009年的战略经济对话变成了战略经济与安全对话,反映了围绕着中国在南海浮现出的潜在冲突。

美中峰会可能在2017年达到了顶点。那年4月,特朗普总统邀请习近平访问了马阿拉歌庄园,在“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巧克力蛋糕”端上餐桌时,特朗普告诉习近平,美国轰炸了叙利亚。

同年11月,两位领导人再次见面,这次是特朗普访问北京,他成了首位在紫禁城用餐的外国领导人。“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特朗普对习近平说,他想用奉承来说服中国领导人合作,但没成功。

— Steven Lee Myers

双方将难以就技术领域的未来达成一致。

9月,中美在技术未来问题上的长久冲突迎来罕见的一致时刻,当时美国司法部帮助促成了一项协议,让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一名高管获释。

两国将很难在这一领域达成更多共识。

拜登总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举措,来收回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措施。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利用美国的软件和设备打造出由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并开发出包括先进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系统等工具,加强国家监控。

华为本身仍然是一个矛盾点。美国当局帮助被拘禁在加拿大的中国高管孟晚舟获释。但他们仍在限制华为获得关键的美国半导体和软件,从而打击其业务。

尽管拜登政府的部分官员呼吁改善两国经济关系,但仍有许多美国议员在推动对中国科技企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拜登也利用与中国的竞争来助力其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从中国的立场看,自力更生可能比获取美国技术更为重要。北京不太可能放松对数据流动或网络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这样的立场实际上把大多数主流外国互联网企业挡在了国门之外。领英就是最新的案例之一,该公司在上个月表示将关闭在中国的运营。

两国也可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今年夏天,美国指责中国进行了一种新型网络攻击,突显出其日益成熟的精密技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坚称自己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并将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情报人员如何入侵其系统(包括华为的计算机)当做证据。

— 孟建国(Paul Mozu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聚焦中美元首视频峰会:习近平和拜登谈了些什么

发布日期:2021-11-17 21:39
|会谈共进行了近四个小时。习近平称拜登为“老朋友”,呼吁双方相互尊重。美国政府则希望借此避免两国之间发生严重冲突。



| 纽时 

【OR  商业新媒体】


拜登与习近平就人权、台湾和贸易问题进行对话。

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虚拟峰会中承诺加强合作,但在三个半小时的会谈后没有取得突破。

在会谈结束后,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都强调了最重要的争议性问题:这些对彼此不满的事项凸显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之深。

白宫表示,拜登对侵犯人权和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政策”表示担忧。习近平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在“玩火”,并警告说,将世界划分为阵营或集团——这是新政府与邻国合作挑战中国战略的支柱——“结局必然是世界遭殃”。

两位领导人都表示愿意以一种避免世界两大强国之间发生冲突的方式处理分歧。仅此一点就可以为今年两国关系会发生重大摩擦的可能性降温。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常识性的‘护栏’,”拜登说,他的政府经常用这句话作为一段充满挑战的关系的目标。他补充说:“我们对世界和我们的人民都负有责任。”

尽管两位领导人今年曾两次通话,但这次会议的目的是重现此前美中峰会对相关问题更彻底的讨论

两人都由一群高级助手陪同——白宫罗斯福厅的美国官员和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房间里的中国官员。在会议开始时的简短发言中,每个人都表达了和解的信号,指出了分歧的领域,但也承诺共同努力。

在华盛顿,拜登坐在白宫罗斯福厅的两个大屏幕前表示,两人多年来“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交谈”,可以追溯到拜登担任副总统而习近平还在中国领导层崛起之时。习近平表示,他已准备好引领中美关系“积极向前发展”。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以视频的方式会晤,当然这个不如直接面对面,但也很不错,看到老朋友感到很高兴,”习近平说。

根据白宫的声明,拜登强调了保持“交流渠道畅通”的必要性,当前美中两国在台湾省的未来、南海的军事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这次会晤是在拜登的要求下安排的,反映了美国政府对避免冲突的机会可能正在减少的深切关注。拜登曾多次暗示应当有可能避免与中国发生主动的军事冲突,尽管美国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并继续在几个重大问题上与中国领导层对抗。

双方的声明暗示了对一些“战略”问题的讨论,这似乎涵盖了两国的核战略,但美国官员拒绝详细说明这些讨论。一些在峰会前引发猜测的问题没有出现,包括签证纠纷,以及邀请拜登出席明年2月开幕的北京冬奥会。

— Steven Lee Myers and David E. Sanger

 “玩火”:台湾是美中之间最热的热点问题。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敦促美国不要在台湾问题上考验中国的决心,中国声称这个民主岛屿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会议纪要,习近平对拜登说。 “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习近平使用了生动的语言来阐明北京的强硬论述,批评美国政客试图利用台湾议题对北京施加影响——他形容这种趋势是危险的。 “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在中国发布的会议纪要中,习近平这样说。

美中之间没有比台湾的命运更充满争议的问题了。

自从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1949年被打败后撤到台湾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但近几个月来,北京批评美国加强台湾民主制度和军事防御努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为拜登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峰会定基调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说,台湾独立的前景是对“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

北京的强硬言辞常常与展示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相结合。中国用模拟两栖攻击的军事演习和穿越台湾防空识别区的空中巡逻威胁台湾。许多军事分析师(包括一些五角大楼的在内)认为,装备日益精良的中国军演可能是进攻的前奏。

拜登政府与前任特朗普政府一样,已警告中国,采取军事行动、进行军事威胁是危险做法。作为与中国重建外交关系的条件,美国在1979年不再正式承认台湾。对于中国在台湾海峡频繁军事活动的回应,美国加大了外交努力。

这些努力包括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的访问和武器销售。

中国说,这些做法激发了台湾民众正式宣布独立的情绪,北京警告,台湾宣布独立将导致战争。拜登总统上个月在一个电视直播的市政厅节目中回答问题时不准确地宣称,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尽力协防台湾,这个说法加大了中国的担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时警告,“任何对‘台独’势力的纵容和支持,都是对台海和平的破坏,最终都将自食其果。”
 
— Steven Lee Myers

中国将此次会晤视为一场无需任何妥协的胜利。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场虚拟峰会本身就证明了中国等待新一届政府上台的战略是正确的。

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动荡之后,中国领导人希望在拜登总统今年1月就职时重启与美国的关系。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中国官员似乎先是感到惊讶,而后感到愤怒。

当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在许多问题上挑战中国时,中方高级官员发出了猛烈攻击。这些挑战从台湾到新疆。今年7月,在北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演讲中,习近平警告说:“中国人民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北京没有在任何导致这些分歧的政策和行为上妥协,包括威胁性的军事巡逻和围绕台湾的演习。相反,它迫使美国做出让步。

其中包括9月获释的电信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她于2018年因美国的逮捕令在加拿大被拘禁。北京对她被拘感到愤怒,作为报复将两名加拿大人扣为人质。

中国继续就其红线问题警告美国,特别是关于台湾命运的问题,但各种公开声明的语气已大为缓和。 随着中国将于2月迎来北京冬奥会,以及11月的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也符合该国的利益。

“我认为两国都想让这段关系降温,”专注美中关系的分析师阿里·韦恩说,他供职于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他们都认识到,激烈的竞争和不受约束的敌对关系之间的界限是很脆弱的。”

— Michael D. Shear

一个问题笼罩着这场峰会:这是冷战吗?

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多重关系紧张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两国到底是正在走向冷战,还是会走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让两国关系陷入冷战行为将是个历史性错误,这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拜登总统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

习近平在周四的演讲中表示,“亚太地区不能也不应该回到冷战时期的对立和割裂状态。”他在亚太经合组织的峰会上发表了预先录制的讲话,敦促亚洲各国不要“搞地缘政治小圈子”,这显然是指拜登为了对抗中国而加强民主国家联盟的努力。

拜登坚称美国不是在发起新冷战。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上周表示,“我们可以选择不这么做。”两位领导人的会晤是白宫为确保做出正确选择所进行的部分工作,以防意外和误解把两国关系推向错误的方向。

有很多理由可以认为,如今的形势与冷战时期大不相同。美中之间的经济交流与联系规模是巨大的;美苏与之相比则显得微不足道。冷战对双方都是巨大的损失;习近平和拜登都清楚、也谈论过这些风险。

其他深层次的联系——在美国和中国主导的网络上,对可以瞬间跨越太平洋的技术、信息和原始数据的相互依赖——在冷战期间也从未存在过。

“(两国)贸易关系的规模和复杂程度被低估了,”拜登的亚洲事务首席顾问库特·M·坎贝尔在7月谈到为何如今与40年前的冷战截然不同时表示。

尽管如此,拜登今年还是一再提及“专制与民主”之间的世代斗争,让人联想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意识形态交锋。习近平有时也是如此,他声称要确保中国在关键技术上不依赖西方,同时还要让西方依赖中国。

毫无疑问,两国在过去几个月的行为都让人想起冷战:中国空军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执行任务;北京扩大了太空计划,再送三名宇航员前往其空间站,加快测试旨在打击美国防御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以及为一位华为高管的获释而释放两名加拿大人和两名美国人,这似乎是一次人质交换。

与此同时,美国宣布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让澳大利亚的潜艇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没于中国沿海。中国的评论人士也没有忘记,美国上一次分享这种技术是在1958年,为了应对当时俄罗斯不断扩张的核武库,英国取得了海军的核反应堆。

— David E. Sanger

中美贸易预计将是一个核心议题

上海——在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近两年后,该协议越来越像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持久框架。

贸易以及被称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休战预计将成为拜登总统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之间的虚拟峰会的焦点。

虽然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质疑特朗普政府激进的贸易方式,但他领导的白宫仍继续试图通过关税和其他投资限制来对抗中国的工业补贴和其他贸易措施。拜登政府仍对广泛取消关税持谨慎态度。



习近平本月在上海一个进口博览会的视频讲话中暗示,他的政府愿意讨论部分补贴问题。但北京大体上仍致力于加强经济“内循环”,这项政策建立在对半导体和商用飞机等行业的补贴之上,中国在这些行业中严重依赖进口。

据报道,中国也即将允许波音737 Max重返天空,大约三年前,该型号客机曾在埃塞俄比亚和印度尼西亚发生坠毁。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去年年底批准了该型号飞机复飞,此后它在其他地方广泛执飞,没有发生事故。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上个月宣布,拜登政府将重启特朗普时代的程序,将一些特定产品排除在关税之外。豁免适用于美国公司能够证明他们确实需要、但又无法从其他地方轻易购买的产品。

根据第一阶段协议,中国被允许保留对美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但已经对大部分关税进行了豁免。

拜登的经济副手本周正在亚洲其他地方出访,加强联系以平衡这些地方与中国的关系。戴琪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正在访问该地区,会见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经济官员。

— Keith Bradsher

五十年间的领导人峰会反映了美中关系的起伏

自从尼克松总统1971年宣布将访问中国,在美国引起震惊以来,美中领导人的会晤已成为两国关系中充满希望的里程碑。

在尼克松访华后的50年里,两国关系时而合作、时而对抗。1979年,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在华盛顿与卡特总统见了面,实现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结束了多年的敌对状态。

后来,里根总统在1984年、布什总统在1989年2月访华。

再后来,克林顿总统于1997年在白宫接待了江泽民。江泽民在邓小平逝世后成为中国领导人,官员们希望他的访美会开启一个开放的新时代。

一段时间后,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峰会或与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这背后的考量是,定期的会晤会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相连。

2006年,小布什总统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宣布启动战略经济对话机制,让双方官员为解决不断扩大的贸易争端举行定期会晤。

奥巴马总统上任后,2009年的战略经济对话变成了战略经济与安全对话,反映了围绕着中国在南海浮现出的潜在冲突。

美中峰会可能在2017年达到了顶点。那年4月,特朗普总统邀请习近平访问了马阿拉歌庄园,在“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巧克力蛋糕”端上餐桌时,特朗普告诉习近平,美国轰炸了叙利亚。

同年11月,两位领导人再次见面,这次是特朗普访问北京,他成了首位在紫禁城用餐的外国领导人。“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特朗普对习近平说,他想用奉承来说服中国领导人合作,但没成功。

— Steven Lee Myers

双方将难以就技术领域的未来达成一致。

9月,中美在技术未来问题上的长久冲突迎来罕见的一致时刻,当时美国司法部帮助促成了一项协议,让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一名高管获释。

两国将很难在这一领域达成更多共识。

拜登总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举措,来收回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措施。美国官员担心中国会利用美国的软件和设备打造出由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并开发出包括先进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系统等工具,加强国家监控。

华为本身仍然是一个矛盾点。美国当局帮助被拘禁在加拿大的中国高管孟晚舟获释。但他们仍在限制华为获得关键的美国半导体和软件,从而打击其业务。

尽管拜登政府的部分官员呼吁改善两国经济关系,但仍有许多美国议员在推动对中国科技企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拜登也利用与中国的竞争来助力其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从中国的立场看,自力更生可能比获取美国技术更为重要。北京不太可能放松对数据流动或网络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这样的立场实际上把大多数主流外国互联网企业挡在了国门之外。领英就是最新的案例之一,该公司在上个月表示将关闭在中国的运营。

两国也可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今年夏天,美国指责中国进行了一种新型网络攻击,突显出其日益成熟的精密技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坚称自己是黑客攻击的受害者,并将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情报人员如何入侵其系统(包括华为的计算机)当做证据。

— 孟建国(Paul Mozu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