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政府就国家和企业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涉及政府和企业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

| Sarah McFarlane|Matthew Dalton

【OR  商业新媒体】


国际碳市场上周六在格拉斯哥获得了一针强心剂。各国政府就国家和公司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化解了相关谈判长期停滞不前的局面。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上,关于上述碳交易协议的谈判被一项更引人注目的减排和气候变化融资协议抢去了风头。这项更广泛的协议要求190多个签约国明年重新审视一些减排计划,这些计划没有达到科学家所称的足以防止气候变化最糟糕影响的程度。不过,有关各国政府将如何贯彻执行该协议仍存在较大疑问。

碳交易协议虽然范围较窄,但为企业提供了此次会议最具体的成果之一。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认可了一套初步规则,涉及政府和公司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联合利华(Unilever PLC)的全球气候和环境总监Thomas Lingard称:“达成了一项协议,使各方都能向前迈进,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支持者表示,经过两周谈判于上周六晚间在格拉斯哥达成的上述更广泛协议表明,全球各国政府决意放弃燃烧化石燃料。科学家认为温室气体导致了地球变暖,化石燃料则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不过,该协议仍带有数十年来一直阻碍联合国气候谈判的一些薄弱环节。

该协议没有执行机制,而是依靠全球各国政府出于诚意尽可能地遵守其规则。在关键领域,该协议并不要求各国采取行动,而只是敦促或请求它们这样做,这反映了在所有政府之间达成共识所需的回旋余地。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经过了需要几乎全球所有国家政府签字的程序,却未能达成更为具体切实的承诺,许多代表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获批文本是一种妥协,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形势、矛盾和政治意愿状况。

上述更广泛的协议要求各国政府在明年年底前加强其减排目标,使其符合科学家认为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所必需的水平。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时代之前的气温高2摄氏度以下,并接近1.5摄氏度。

各国政府在峰会前未能就削减足够排放量以实现这一目标达成一致。推动明年进行评估的代表们认为,进行这一评估有助于推动一些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减排。

在各国批准该协议数小时后,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该协议的根本弱点。他说,美国不太可能在一年内加快自己的减排计划,美国已经做得够多了。他说:“协议措辞是‘必要时’,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将不是必要的。”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

这项范围较狭窄的碳交易协议的部分目标是,创建一套联合国认证的、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核算的碳排放权机制。在一套标准化的碳排放权机制下,政府将可以进入受监管的、更加非正式的碳市场,这些市场已经存在,且被企业广泛使用。一个政府若不能实现其提交给联合国的排放计划,可以在这些市场上购买碳排放权以弥补差额。

大型贸易公司Mercuria Energy Trading SA的环境产品主管Enric Arderiu Serra说:“这些规则有助于界定政府如何利用私营部门来支持他们实现气候目标的框架。”

行业组织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的总裁Dirk Forrister说,围绕碳核算的不确定性已经减缓了这些市场的扩张。他说:“随着企业利用这些交易工具,格拉斯哥协议下的市场框架可以引发新一波投资浪潮。”

这些规则是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Paris accord)中被称为第六条(Article 6)的一部分。从那时起,各国政府就一直在为此争吵不休。在过去的峰会上,由于各国围绕同一笔碳排放权可能被重复计算的问题争持不下,相关协议未能达成。另一块绊脚石是,是否允许各国使用旧的碳排放权,这些碳排放权来自一套早前建立的碳交易系统,而这套系统现已失效。

全球碳市场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项协议首先需要提名一个监督机构来监督全球碳市场。一旦选定,该机构将在明年至少召开两次会议,以制定所需技术方法、注册和监测流程。

现有的全球碳市场比较零散。这些市场包括由政府设立并监管的市场,比如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以及中国和加州的类似市场。在这些市场中,公用事业等高排放行业的碳排量受到配额限制。如果这些企业的碳排量低于配额,可将多余配额卖给其他排放量超过自身配额的企业。上述新规则可能会促成区域碳排交易计划彼此联动。

除此类受监管市场外,还有一些比较非正式的碳补偿市场,参与其中的公司自愿参加植树和恢复泥炭地等活动,或资助其他公司参加此类活动。这些项目产生的碳积分可在公司之间进行交易,以降低公司自身的净排放量,这也是监管机构、投资者和消费者日益发出的呼声。

许多公司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包括微软(Microsoft Co., MSFT)、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和雀巢公司(Nestle SA)。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此类机构记录相关项目和积分,并确认它们符合特定标准。

联合国的这项计划将提供一个框架,按照普遍接受的标准协调所有这些市场,例如,关于哪些项目有资格获得碳补偿积分,可以抵消多少碳排放。对于很多公司使用的非正式市场,批评人士抱怨称,这些市场的标准不统一。

微软注意到碳补偿的核实方式不统一,去年该公司自己制定了尽职调查程序,以确定其交易的碳补偿积分是否达到了一定标准。

微软的碳排放项目主管Elizabeth Willmott称:“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巴黎协定》第六条有可能成为碳金融、清洁能源和碳移除的重要推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联合国气候大会为跨境交易碳排放权铺平道路

发布日期:2021-11-15 11:41
|各国政府就国家和企业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涉及政府和企业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

| Sarah McFarlane|Matthew Dalton

【OR  商业新媒体】


国际碳市场上周六在格拉斯哥获得了一针强心剂。各国政府就国家和公司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化解了相关谈判长期停滞不前的局面。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上,关于上述碳交易协议的谈判被一项更引人注目的减排和气候变化融资协议抢去了风头。这项更广泛的协议要求190多个签约国明年重新审视一些减排计划,这些计划没有达到科学家所称的足以防止气候变化最糟糕影响的程度。不过,有关各国政府将如何贯彻执行该协议仍存在较大疑问。

碳交易协议虽然范围较窄,但为企业提供了此次会议最具体的成果之一。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认可了一套初步规则,涉及政府和公司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联合利华(Unilever PLC)的全球气候和环境总监Thomas Lingard称:“达成了一项协议,使各方都能向前迈进,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支持者表示,经过两周谈判于上周六晚间在格拉斯哥达成的上述更广泛协议表明,全球各国政府决意放弃燃烧化石燃料。科学家认为温室气体导致了地球变暖,化石燃料则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不过,该协议仍带有数十年来一直阻碍联合国气候谈判的一些薄弱环节。

该协议没有执行机制,而是依靠全球各国政府出于诚意尽可能地遵守其规则。在关键领域,该协议并不要求各国采取行动,而只是敦促或请求它们这样做,这反映了在所有政府之间达成共识所需的回旋余地。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经过了需要几乎全球所有国家政府签字的程序,却未能达成更为具体切实的承诺,许多代表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获批文本是一种妥协,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形势、矛盾和政治意愿状况。

上述更广泛的协议要求各国政府在明年年底前加强其减排目标,使其符合科学家认为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所必需的水平。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时代之前的气温高2摄氏度以下,并接近1.5摄氏度。

各国政府在峰会前未能就削减足够排放量以实现这一目标达成一致。推动明年进行评估的代表们认为,进行这一评估有助于推动一些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减排。

在各国批准该协议数小时后,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该协议的根本弱点。他说,美国不太可能在一年内加快自己的减排计划,美国已经做得够多了。他说:“协议措辞是‘必要时’,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将不是必要的。”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

这项范围较狭窄的碳交易协议的部分目标是,创建一套联合国认证的、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核算的碳排放权机制。在一套标准化的碳排放权机制下,政府将可以进入受监管的、更加非正式的碳市场,这些市场已经存在,且被企业广泛使用。一个政府若不能实现其提交给联合国的排放计划,可以在这些市场上购买碳排放权以弥补差额。

大型贸易公司Mercuria Energy Trading SA的环境产品主管Enric Arderiu Serra说:“这些规则有助于界定政府如何利用私营部门来支持他们实现气候目标的框架。”

行业组织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的总裁Dirk Forrister说,围绕碳核算的不确定性已经减缓了这些市场的扩张。他说:“随着企业利用这些交易工具,格拉斯哥协议下的市场框架可以引发新一波投资浪潮。”

这些规则是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Paris accord)中被称为第六条(Article 6)的一部分。从那时起,各国政府就一直在为此争吵不休。在过去的峰会上,由于各国围绕同一笔碳排放权可能被重复计算的问题争持不下,相关协议未能达成。另一块绊脚石是,是否允许各国使用旧的碳排放权,这些碳排放权来自一套早前建立的碳交易系统,而这套系统现已失效。

全球碳市场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项协议首先需要提名一个监督机构来监督全球碳市场。一旦选定,该机构将在明年至少召开两次会议,以制定所需技术方法、注册和监测流程。

现有的全球碳市场比较零散。这些市场包括由政府设立并监管的市场,比如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以及中国和加州的类似市场。在这些市场中,公用事业等高排放行业的碳排量受到配额限制。如果这些企业的碳排量低于配额,可将多余配额卖给其他排放量超过自身配额的企业。上述新规则可能会促成区域碳排交易计划彼此联动。

除此类受监管市场外,还有一些比较非正式的碳补偿市场,参与其中的公司自愿参加植树和恢复泥炭地等活动,或资助其他公司参加此类活动。这些项目产生的碳积分可在公司之间进行交易,以降低公司自身的净排放量,这也是监管机构、投资者和消费者日益发出的呼声。

许多公司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包括微软(Microsoft Co., MSFT)、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和雀巢公司(Nestle SA)。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此类机构记录相关项目和积分,并确认它们符合特定标准。

联合国的这项计划将提供一个框架,按照普遍接受的标准协调所有这些市场,例如,关于哪些项目有资格获得碳补偿积分,可以抵消多少碳排放。对于很多公司使用的非正式市场,批评人士抱怨称,这些市场的标准不统一。

微软注意到碳补偿的核实方式不统一,去年该公司自己制定了尽职调查程序,以确定其交易的碳补偿积分是否达到了一定标准。

微软的碳排放项目主管Elizabeth Willmott称:“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巴黎协定》第六条有可能成为碳金融、清洁能源和碳移除的重要推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各国政府就国家和企业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涉及政府和企业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

| Sarah McFarlane|Matthew Dalton

【OR  商业新媒体】


国际碳市场上周六在格拉斯哥获得了一针强心剂。各国政府就国家和公司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化解了相关谈判长期停滞不前的局面。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上,关于上述碳交易协议的谈判被一项更引人注目的减排和气候变化融资协议抢去了风头。这项更广泛的协议要求190多个签约国明年重新审视一些减排计划,这些计划没有达到科学家所称的足以防止气候变化最糟糕影响的程度。不过,有关各国政府将如何贯彻执行该协议仍存在较大疑问。

碳交易协议虽然范围较窄,但为企业提供了此次会议最具体的成果之一。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认可了一套初步规则,涉及政府和公司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联合利华(Unilever PLC)的全球气候和环境总监Thomas Lingard称:“达成了一项协议,使各方都能向前迈进,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支持者表示,经过两周谈判于上周六晚间在格拉斯哥达成的上述更广泛协议表明,全球各国政府决意放弃燃烧化石燃料。科学家认为温室气体导致了地球变暖,化石燃料则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不过,该协议仍带有数十年来一直阻碍联合国气候谈判的一些薄弱环节。

该协议没有执行机制,而是依靠全球各国政府出于诚意尽可能地遵守其规则。在关键领域,该协议并不要求各国采取行动,而只是敦促或请求它们这样做,这反映了在所有政府之间达成共识所需的回旋余地。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经过了需要几乎全球所有国家政府签字的程序,却未能达成更为具体切实的承诺,许多代表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获批文本是一种妥协,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形势、矛盾和政治意愿状况。

上述更广泛的协议要求各国政府在明年年底前加强其减排目标,使其符合科学家认为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所必需的水平。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时代之前的气温高2摄氏度以下,并接近1.5摄氏度。

各国政府在峰会前未能就削减足够排放量以实现这一目标达成一致。推动明年进行评估的代表们认为,进行这一评估有助于推动一些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减排。

在各国批准该协议数小时后,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该协议的根本弱点。他说,美国不太可能在一年内加快自己的减排计划,美国已经做得够多了。他说:“协议措辞是‘必要时’,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将不是必要的。”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

这项范围较狭窄的碳交易协议的部分目标是,创建一套联合国认证的、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核算的碳排放权机制。在一套标准化的碳排放权机制下,政府将可以进入受监管的、更加非正式的碳市场,这些市场已经存在,且被企业广泛使用。一个政府若不能实现其提交给联合国的排放计划,可以在这些市场上购买碳排放权以弥补差额。

大型贸易公司Mercuria Energy Trading SA的环境产品主管Enric Arderiu Serra说:“这些规则有助于界定政府如何利用私营部门来支持他们实现气候目标的框架。”

行业组织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的总裁Dirk Forrister说,围绕碳核算的不确定性已经减缓了这些市场的扩张。他说:“随着企业利用这些交易工具,格拉斯哥协议下的市场框架可以引发新一波投资浪潮。”

这些规则是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Paris accord)中被称为第六条(Article 6)的一部分。从那时起,各国政府就一直在为此争吵不休。在过去的峰会上,由于各国围绕同一笔碳排放权可能被重复计算的问题争持不下,相关协议未能达成。另一块绊脚石是,是否允许各国使用旧的碳排放权,这些碳排放权来自一套早前建立的碳交易系统,而这套系统现已失效。

全球碳市场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项协议首先需要提名一个监督机构来监督全球碳市场。一旦选定,该机构将在明年至少召开两次会议,以制定所需技术方法、注册和监测流程。

现有的全球碳市场比较零散。这些市场包括由政府设立并监管的市场,比如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以及中国和加州的类似市场。在这些市场中,公用事业等高排放行业的碳排量受到配额限制。如果这些企业的碳排量低于配额,可将多余配额卖给其他排放量超过自身配额的企业。上述新规则可能会促成区域碳排交易计划彼此联动。

除此类受监管市场外,还有一些比较非正式的碳补偿市场,参与其中的公司自愿参加植树和恢复泥炭地等活动,或资助其他公司参加此类活动。这些项目产生的碳积分可在公司之间进行交易,以降低公司自身的净排放量,这也是监管机构、投资者和消费者日益发出的呼声。

许多公司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包括微软(Microsoft Co., MSFT)、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和雀巢公司(Nestle SA)。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此类机构记录相关项目和积分,并确认它们符合特定标准。

联合国的这项计划将提供一个框架,按照普遍接受的标准协调所有这些市场,例如,关于哪些项目有资格获得碳补偿积分,可以抵消多少碳排放。对于很多公司使用的非正式市场,批评人士抱怨称,这些市场的标准不统一。

微软注意到碳补偿的核实方式不统一,去年该公司自己制定了尽职调查程序,以确定其交易的碳补偿积分是否达到了一定标准。

微软的碳排放项目主管Elizabeth Willmott称:“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巴黎协定》第六条有可能成为碳金融、清洁能源和碳移除的重要推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联合国气候大会为跨境交易碳排放权铺平道路

发布日期:2021-11-15 11:41
|各国政府就国家和企业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涉及政府和企业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

| Sarah McFarlane|Matthew Dalton

【OR  商业新媒体】


国际碳市场上周六在格拉斯哥获得了一针强心剂。各国政府就国家和公司跨境交易碳排放权的规则达成一致,化解了相关谈判长期停滞不前的局面。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上,关于上述碳交易协议的谈判被一项更引人注目的减排和气候变化融资协议抢去了风头。这项更广泛的协议要求190多个签约国明年重新审视一些减排计划,这些计划没有达到科学家所称的足以防止气候变化最糟糕影响的程度。不过,有关各国政府将如何贯彻执行该协议仍存在较大疑问。

碳交易协议虽然范围较窄,但为企业提供了此次会议最具体的成果之一。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认可了一套初步规则,涉及政府和公司如何在一个全球交易系统中建立、评估和交换碳排放权以降低自身净排放量。

联合利华(Unilever PLC)的全球气候和环境总监Thomas Lingard称:“达成了一项协议,使各方都能向前迈进,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支持者表示,经过两周谈判于上周六晚间在格拉斯哥达成的上述更广泛协议表明,全球各国政府决意放弃燃烧化石燃料。科学家认为温室气体导致了地球变暖,化石燃料则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不过,该协议仍带有数十年来一直阻碍联合国气候谈判的一些薄弱环节。

该协议没有执行机制,而是依靠全球各国政府出于诚意尽可能地遵守其规则。在关键领域,该协议并不要求各国采取行动,而只是敦促或请求它们这样做,这反映了在所有政府之间达成共识所需的回旋余地。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经过了需要几乎全球所有国家政府签字的程序,却未能达成更为具体切实的承诺,许多代表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获批文本是一种妥协,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形势、矛盾和政治意愿状况。

上述更广泛的协议要求各国政府在明年年底前加强其减排目标,使其符合科学家认为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所必需的水平。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时代之前的气温高2摄氏度以下,并接近1.5摄氏度。

各国政府在峰会前未能就削减足够排放量以实现这一目标达成一致。推动明年进行评估的代表们认为,进行这一评估有助于推动一些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减排。

在各国批准该协议数小时后,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该协议的根本弱点。他说,美国不太可能在一年内加快自己的减排计划,美国已经做得够多了。他说:“协议措辞是‘必要时’,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将不是必要的。”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

这项范围较狭窄的碳交易协议的部分目标是,创建一套联合国认证的、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核算的碳排放权机制。在一套标准化的碳排放权机制下,政府将可以进入受监管的、更加非正式的碳市场,这些市场已经存在,且被企业广泛使用。一个政府若不能实现其提交给联合国的排放计划,可以在这些市场上购买碳排放权以弥补差额。

大型贸易公司Mercuria Energy Trading SA的环境产品主管Enric Arderiu Serra说:“这些规则有助于界定政府如何利用私营部门来支持他们实现气候目标的框架。”

行业组织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的总裁Dirk Forrister说,围绕碳核算的不确定性已经减缓了这些市场的扩张。他说:“随着企业利用这些交易工具,格拉斯哥协议下的市场框架可以引发新一波投资浪潮。”

这些规则是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Paris accord)中被称为第六条(Article 6)的一部分。从那时起,各国政府就一直在为此争吵不休。在过去的峰会上,由于各国围绕同一笔碳排放权可能被重复计算的问题争持不下,相关协议未能达成。另一块绊脚石是,是否允许各国使用旧的碳排放权,这些碳排放权来自一套早前建立的碳交易系统,而这套系统现已失效。

全球碳市场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项协议首先需要提名一个监督机构来监督全球碳市场。一旦选定,该机构将在明年至少召开两次会议,以制定所需技术方法、注册和监测流程。

现有的全球碳市场比较零散。这些市场包括由政府设立并监管的市场,比如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以及中国和加州的类似市场。在这些市场中,公用事业等高排放行业的碳排量受到配额限制。如果这些企业的碳排量低于配额,可将多余配额卖给其他排放量超过自身配额的企业。上述新规则可能会促成区域碳排交易计划彼此联动。

除此类受监管市场外,还有一些比较非正式的碳补偿市场,参与其中的公司自愿参加植树和恢复泥炭地等活动,或资助其他公司参加此类活动。这些项目产生的碳积分可在公司之间进行交易,以降低公司自身的净排放量,这也是监管机构、投资者和消费者日益发出的呼声。

许多公司已经购买碳补偿积分,包括微软(Microsoft Co., MSFT)、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和雀巢公司(Nestle SA)。这些补偿积分可以由第三方机构认证,此类机构记录相关项目和积分,并确认它们符合特定标准。

联合国的这项计划将提供一个框架,按照普遍接受的标准协调所有这些市场,例如,关于哪些项目有资格获得碳补偿积分,可以抵消多少碳排放。对于很多公司使用的非正式市场,批评人士抱怨称,这些市场的标准不统一。

微软注意到碳补偿的核实方式不统一,去年该公司自己制定了尽职调查程序,以确定其交易的碳补偿积分是否达到了一定标准。

微软的碳排放项目主管Elizabeth Willmott称:“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巴黎协定》第六条有可能成为碳金融、清洁能源和碳移除的重要推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