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实现雄心壮志,脸书可能需要同竞争对手开展合作;负责脸书元宇宙项博斯沃思将于2022年年初出任Meta首席技术官。



| Kurt Wagner、Clara Molot 

【OR  商业新媒体】


马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方面的雄心,如今路人皆知。他曾表示,投身元宇宙将改变Facebook,且其公开设定了到这个十年末吸引10亿用户进入元宇宙的目标。

几十年来,元宇宙在科幻小说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小说《雪崩》(Snow Crash)和《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的数字宇宙就是元宇宙,书中角色在里面过着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生活。电动游戏《罗布乐思》(Roblox)和《堡垒之夜》(Fortnite)也与Facebook有着类似的理念。他们的想法是,智能手机在创造沉浸式计算体验方面已经走到了极限,而人们渴望走得更远,例如,选择参与三维数字互动,而不是满足于视频聊天。

“你可以把元宇宙想像成一个具体化的网络。”扎克伯格2020年夏天在接受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采访时说,“在这里,你不仅仅是浏览内容,而是身在其中。”

具体负责元宇宙项目的是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他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我们想让人们一窥这一愿景,以及这样的一个未来。” 39岁的博斯沃思说,在公司内部大家都叫他博兹(Boz)。

Facebook至少从2014年就开始为元宇宙打基础,当时它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制造商Oculus。博斯沃思于2017年接管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一块的工作;他被提拔为首席技术官表明,该项目在公司内部的重视程度(注:Facebook公司已更名为Meta)。

Facebook最近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欧洲招聘1万人从事元宇宙的研发工作;它还告诉投资者,由于相关投资,预计公司在2021年的营业利润将减少100亿美元,而且在获得真正的收入之前,公司计划在未来数年将持续投入巨资。

Facebook这么做既是进攻,也是防守。如果元宇宙能成为下一个在线互动方式,该公司将从参与其设计中受益。Facebook要接触到用户,就必须得通过苹果 (Apple Inc.)和字母表 (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等公司的设备和操作系统,对此它早就有所警觉。最近它与苹果在广告定向问题上的争议,凸显了这个受制于人的弱点。Facebook认为,人们将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元宇宙,但他们也会越来越多地使用Facebook旗下的Oculus VR头戴式设备,这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妙举。

市场研究机构国际数据公司(IDC)负责设备和消费者研究的副总裁汤姆·梅内利(Tom Mainelli)说,Facebook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已经远超许多人的想像。他认为,元宇宙是该公司“实现未来收入来源多元化、巩固其在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地位,并有可能改写公司未来叙事”计划的关键。


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Facebook可能需要与持怀疑态度的公众和它试图绕过的竞争对手合作——只有在苹果和谷歌用户也能玩的情况下,元宇宙的想法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博斯沃思表示,元宇宙就难成气候。

该公司坚信,它能以一种让其他公司参与进来的方式来构建元宇宙。博斯沃思在Facebook的工作时间超过了15年,几乎在所有核心产品的创建过程中都发挥过作用。他帮助创建了News Feed(这是人们参与该社交网络的主要方式,也是Facebook的核心盈利工具)、Facebook Groups、Messenger和公司的广告团队。在过去的四年中,他一直在负责Facebook虚拟现实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这个部门的研究项目与公司的未来息息相关,它正在打造虚拟现实头显、家用扬声器和增强现实太阳镜。扎克伯格视他为密友,两家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当博斯沃思的家还在修建的时候,他从扎克伯格手里租了一套房子,两人做起了邻居。

博斯沃思的知名度超出Facebook的大多数高管,他们在公众场合往往保持着低调。而博斯沃思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都是重度用户,他还有一个播客(这毫不奇怪)。

博斯沃思自视为一个反叛者,他在Facebook的内部论坛分享了一些引发争议的帖子。在2016年撰写的一篇帖子中(2018年发表于BuzzFeed),他表示,Facebook平台的负面影响,比如,让人们遭受欺凌或助长恐怖活动,只是实现该公司连接世界使命的代价。他写道:“一个不堪的事实是,我们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以至于任何能让我们更频繁地联系更多人的东西都是事实上的好东西。”

博斯沃思说,当时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一点,只是希望借此引发讨论。他说,同事和公众的反应让他为自己感到尴尬,他已从中吸取了教训。“这对我来说是超级痛苦的,”他说。

博斯沃思的言论在当时造成的破坏尤其严重,因为它强化了人们的这样一种看法,即Facebook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当它寻求在打造元宇宙的努力中建立对自己的信任时,这种声誉可能会成为障碍。风险基金和创业加速器XRC Labs的创始人帕诺·安托斯(Pano Anthos)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完全改变网络行为的现有规范。15年前,他曾试图建立一个元宇宙。“那时为时过早。”他说,而Facebook“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尝试让人们的行为适应它”。

Facebook化解外界对其意图产生担忧的策略是,在元宇宙真正存在之前就讨论这些问题,这似乎是导致其社交网络产品出现诸多问题的“先发展,后解决”心态的大逆转。批评人士认为,该公司的元宇宙讨论主要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它其他产品存在令人不安的问题的关注。

博斯沃思则表示,Facebook已经了解了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并认为它必须有信心,这次它能做得更好。“我们考虑的产品从未存在过。”他说,“我们必须对它们的未来做出决定。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定程度的信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只有苹果、谷歌和脸书抱团 元宇宙才有机会成气候

发布日期:2021-11-15 07:50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脸书可能需要同竞争对手开展合作;负责脸书元宇宙项博斯沃思将于2022年年初出任Meta首席技术官。



| Kurt Wagner、Clara Molot 

【OR  商业新媒体】


马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方面的雄心,如今路人皆知。他曾表示,投身元宇宙将改变Facebook,且其公开设定了到这个十年末吸引10亿用户进入元宇宙的目标。

几十年来,元宇宙在科幻小说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小说《雪崩》(Snow Crash)和《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的数字宇宙就是元宇宙,书中角色在里面过着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生活。电动游戏《罗布乐思》(Roblox)和《堡垒之夜》(Fortnite)也与Facebook有着类似的理念。他们的想法是,智能手机在创造沉浸式计算体验方面已经走到了极限,而人们渴望走得更远,例如,选择参与三维数字互动,而不是满足于视频聊天。

“你可以把元宇宙想像成一个具体化的网络。”扎克伯格2020年夏天在接受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采访时说,“在这里,你不仅仅是浏览内容,而是身在其中。”

具体负责元宇宙项目的是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他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我们想让人们一窥这一愿景,以及这样的一个未来。” 39岁的博斯沃思说,在公司内部大家都叫他博兹(Boz)。

Facebook至少从2014年就开始为元宇宙打基础,当时它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制造商Oculus。博斯沃思于2017年接管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一块的工作;他被提拔为首席技术官表明,该项目在公司内部的重视程度(注:Facebook公司已更名为Meta)。

Facebook最近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欧洲招聘1万人从事元宇宙的研发工作;它还告诉投资者,由于相关投资,预计公司在2021年的营业利润将减少100亿美元,而且在获得真正的收入之前,公司计划在未来数年将持续投入巨资。

Facebook这么做既是进攻,也是防守。如果元宇宙能成为下一个在线互动方式,该公司将从参与其设计中受益。Facebook要接触到用户,就必须得通过苹果 (Apple Inc.)和字母表 (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等公司的设备和操作系统,对此它早就有所警觉。最近它与苹果在广告定向问题上的争议,凸显了这个受制于人的弱点。Facebook认为,人们将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元宇宙,但他们也会越来越多地使用Facebook旗下的Oculus VR头戴式设备,这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妙举。

市场研究机构国际数据公司(IDC)负责设备和消费者研究的副总裁汤姆·梅内利(Tom Mainelli)说,Facebook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已经远超许多人的想像。他认为,元宇宙是该公司“实现未来收入来源多元化、巩固其在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地位,并有可能改写公司未来叙事”计划的关键。


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Facebook可能需要与持怀疑态度的公众和它试图绕过的竞争对手合作——只有在苹果和谷歌用户也能玩的情况下,元宇宙的想法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博斯沃思表示,元宇宙就难成气候。

该公司坚信,它能以一种让其他公司参与进来的方式来构建元宇宙。博斯沃思在Facebook的工作时间超过了15年,几乎在所有核心产品的创建过程中都发挥过作用。他帮助创建了News Feed(这是人们参与该社交网络的主要方式,也是Facebook的核心盈利工具)、Facebook Groups、Messenger和公司的广告团队。在过去的四年中,他一直在负责Facebook虚拟现实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这个部门的研究项目与公司的未来息息相关,它正在打造虚拟现实头显、家用扬声器和增强现实太阳镜。扎克伯格视他为密友,两家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当博斯沃思的家还在修建的时候,他从扎克伯格手里租了一套房子,两人做起了邻居。

博斯沃思的知名度超出Facebook的大多数高管,他们在公众场合往往保持着低调。而博斯沃思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都是重度用户,他还有一个播客(这毫不奇怪)。

博斯沃思自视为一个反叛者,他在Facebook的内部论坛分享了一些引发争议的帖子。在2016年撰写的一篇帖子中(2018年发表于BuzzFeed),他表示,Facebook平台的负面影响,比如,让人们遭受欺凌或助长恐怖活动,只是实现该公司连接世界使命的代价。他写道:“一个不堪的事实是,我们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以至于任何能让我们更频繁地联系更多人的东西都是事实上的好东西。”

博斯沃思说,当时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一点,只是希望借此引发讨论。他说,同事和公众的反应让他为自己感到尴尬,他已从中吸取了教训。“这对我来说是超级痛苦的,”他说。

博斯沃思的言论在当时造成的破坏尤其严重,因为它强化了人们的这样一种看法,即Facebook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当它寻求在打造元宇宙的努力中建立对自己的信任时,这种声誉可能会成为障碍。风险基金和创业加速器XRC Labs的创始人帕诺·安托斯(Pano Anthos)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完全改变网络行为的现有规范。15年前,他曾试图建立一个元宇宙。“那时为时过早。”他说,而Facebook“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尝试让人们的行为适应它”。

Facebook化解外界对其意图产生担忧的策略是,在元宇宙真正存在之前就讨论这些问题,这似乎是导致其社交网络产品出现诸多问题的“先发展,后解决”心态的大逆转。批评人士认为,该公司的元宇宙讨论主要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它其他产品存在令人不安的问题的关注。

博斯沃思则表示,Facebook已经了解了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并认为它必须有信心,这次它能做得更好。“我们考虑的产品从未存在过。”他说,“我们必须对它们的未来做出决定。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定程度的信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脸书可能需要同竞争对手开展合作;负责脸书元宇宙项博斯沃思将于2022年年初出任Meta首席技术官。



| Kurt Wagner、Clara Molot 

【OR  商业新媒体】


马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方面的雄心,如今路人皆知。他曾表示,投身元宇宙将改变Facebook,且其公开设定了到这个十年末吸引10亿用户进入元宇宙的目标。

几十年来,元宇宙在科幻小说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小说《雪崩》(Snow Crash)和《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的数字宇宙就是元宇宙,书中角色在里面过着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生活。电动游戏《罗布乐思》(Roblox)和《堡垒之夜》(Fortnite)也与Facebook有着类似的理念。他们的想法是,智能手机在创造沉浸式计算体验方面已经走到了极限,而人们渴望走得更远,例如,选择参与三维数字互动,而不是满足于视频聊天。

“你可以把元宇宙想像成一个具体化的网络。”扎克伯格2020年夏天在接受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采访时说,“在这里,你不仅仅是浏览内容,而是身在其中。”

具体负责元宇宙项目的是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他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我们想让人们一窥这一愿景,以及这样的一个未来。” 39岁的博斯沃思说,在公司内部大家都叫他博兹(Boz)。

Facebook至少从2014年就开始为元宇宙打基础,当时它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制造商Oculus。博斯沃思于2017年接管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一块的工作;他被提拔为首席技术官表明,该项目在公司内部的重视程度(注:Facebook公司已更名为Meta)。

Facebook最近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欧洲招聘1万人从事元宇宙的研发工作;它还告诉投资者,由于相关投资,预计公司在2021年的营业利润将减少100亿美元,而且在获得真正的收入之前,公司计划在未来数年将持续投入巨资。

Facebook这么做既是进攻,也是防守。如果元宇宙能成为下一个在线互动方式,该公司将从参与其设计中受益。Facebook要接触到用户,就必须得通过苹果 (Apple Inc.)和字母表 (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等公司的设备和操作系统,对此它早就有所警觉。最近它与苹果在广告定向问题上的争议,凸显了这个受制于人的弱点。Facebook认为,人们将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元宇宙,但他们也会越来越多地使用Facebook旗下的Oculus VR头戴式设备,这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妙举。

市场研究机构国际数据公司(IDC)负责设备和消费者研究的副总裁汤姆·梅内利(Tom Mainelli)说,Facebook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已经远超许多人的想像。他认为,元宇宙是该公司“实现未来收入来源多元化、巩固其在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地位,并有可能改写公司未来叙事”计划的关键。


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Facebook可能需要与持怀疑态度的公众和它试图绕过的竞争对手合作——只有在苹果和谷歌用户也能玩的情况下,元宇宙的想法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博斯沃思表示,元宇宙就难成气候。

该公司坚信,它能以一种让其他公司参与进来的方式来构建元宇宙。博斯沃思在Facebook的工作时间超过了15年,几乎在所有核心产品的创建过程中都发挥过作用。他帮助创建了News Feed(这是人们参与该社交网络的主要方式,也是Facebook的核心盈利工具)、Facebook Groups、Messenger和公司的广告团队。在过去的四年中,他一直在负责Facebook虚拟现实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这个部门的研究项目与公司的未来息息相关,它正在打造虚拟现实头显、家用扬声器和增强现实太阳镜。扎克伯格视他为密友,两家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当博斯沃思的家还在修建的时候,他从扎克伯格手里租了一套房子,两人做起了邻居。

博斯沃思的知名度超出Facebook的大多数高管,他们在公众场合往往保持着低调。而博斯沃思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都是重度用户,他还有一个播客(这毫不奇怪)。

博斯沃思自视为一个反叛者,他在Facebook的内部论坛分享了一些引发争议的帖子。在2016年撰写的一篇帖子中(2018年发表于BuzzFeed),他表示,Facebook平台的负面影响,比如,让人们遭受欺凌或助长恐怖活动,只是实现该公司连接世界使命的代价。他写道:“一个不堪的事实是,我们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以至于任何能让我们更频繁地联系更多人的东西都是事实上的好东西。”

博斯沃思说,当时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一点,只是希望借此引发讨论。他说,同事和公众的反应让他为自己感到尴尬,他已从中吸取了教训。“这对我来说是超级痛苦的,”他说。

博斯沃思的言论在当时造成的破坏尤其严重,因为它强化了人们的这样一种看法,即Facebook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当它寻求在打造元宇宙的努力中建立对自己的信任时,这种声誉可能会成为障碍。风险基金和创业加速器XRC Labs的创始人帕诺·安托斯(Pano Anthos)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完全改变网络行为的现有规范。15年前,他曾试图建立一个元宇宙。“那时为时过早。”他说,而Facebook“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尝试让人们的行为适应它”。

Facebook化解外界对其意图产生担忧的策略是,在元宇宙真正存在之前就讨论这些问题,这似乎是导致其社交网络产品出现诸多问题的“先发展,后解决”心态的大逆转。批评人士认为,该公司的元宇宙讨论主要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它其他产品存在令人不安的问题的关注。

博斯沃思则表示,Facebook已经了解了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并认为它必须有信心,这次它能做得更好。“我们考虑的产品从未存在过。”他说,“我们必须对它们的未来做出决定。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定程度的信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只有苹果、谷歌和脸书抱团 元宇宙才有机会成气候

发布日期:2021-11-15 07:50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脸书可能需要同竞争对手开展合作;负责脸书元宇宙项博斯沃思将于2022年年初出任Meta首席技术官。



| Kurt Wagner、Clara Molot 

【OR  商业新媒体】


马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方面的雄心,如今路人皆知。他曾表示,投身元宇宙将改变Facebook,且其公开设定了到这个十年末吸引10亿用户进入元宇宙的目标。

几十年来,元宇宙在科幻小说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小说《雪崩》(Snow Crash)和《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的数字宇宙就是元宇宙,书中角色在里面过着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生活。电动游戏《罗布乐思》(Roblox)和《堡垒之夜》(Fortnite)也与Facebook有着类似的理念。他们的想法是,智能手机在创造沉浸式计算体验方面已经走到了极限,而人们渴望走得更远,例如,选择参与三维数字互动,而不是满足于视频聊天。

“你可以把元宇宙想像成一个具体化的网络。”扎克伯格2020年夏天在接受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采访时说,“在这里,你不仅仅是浏览内容,而是身在其中。”

具体负责元宇宙项目的是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他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我们想让人们一窥这一愿景,以及这样的一个未来。” 39岁的博斯沃思说,在公司内部大家都叫他博兹(Boz)。

Facebook至少从2014年就开始为元宇宙打基础,当时它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制造商Oculus。博斯沃思于2017年接管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一块的工作;他被提拔为首席技术官表明,该项目在公司内部的重视程度(注:Facebook公司已更名为Meta)。

Facebook最近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欧洲招聘1万人从事元宇宙的研发工作;它还告诉投资者,由于相关投资,预计公司在2021年的营业利润将减少100亿美元,而且在获得真正的收入之前,公司计划在未来数年将持续投入巨资。

Facebook这么做既是进攻,也是防守。如果元宇宙能成为下一个在线互动方式,该公司将从参与其设计中受益。Facebook要接触到用户,就必须得通过苹果 (Apple Inc.)和字母表 (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等公司的设备和操作系统,对此它早就有所警觉。最近它与苹果在广告定向问题上的争议,凸显了这个受制于人的弱点。Facebook认为,人们将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元宇宙,但他们也会越来越多地使用Facebook旗下的Oculus VR头戴式设备,这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妙举。

市场研究机构国际数据公司(IDC)负责设备和消费者研究的副总裁汤姆·梅内利(Tom Mainelli)说,Facebook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已经远超许多人的想像。他认为,元宇宙是该公司“实现未来收入来源多元化、巩固其在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地位,并有可能改写公司未来叙事”计划的关键。


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是扎克伯格的长期高管和密友,将于2022年年初接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一职

为了实现雄心壮志,Facebook可能需要与持怀疑态度的公众和它试图绕过的竞争对手合作——只有在苹果和谷歌用户也能玩的情况下,元宇宙的想法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博斯沃思表示,元宇宙就难成气候。

该公司坚信,它能以一种让其他公司参与进来的方式来构建元宇宙。博斯沃思在Facebook的工作时间超过了15年,几乎在所有核心产品的创建过程中都发挥过作用。他帮助创建了News Feed(这是人们参与该社交网络的主要方式,也是Facebook的核心盈利工具)、Facebook Groups、Messenger和公司的广告团队。在过去的四年中,他一直在负责Facebook虚拟现实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这个部门的研究项目与公司的未来息息相关,它正在打造虚拟现实头显、家用扬声器和增强现实太阳镜。扎克伯格视他为密友,两家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当博斯沃思的家还在修建的时候,他从扎克伯格手里租了一套房子,两人做起了邻居。

博斯沃思的知名度超出Facebook的大多数高管,他们在公众场合往往保持着低调。而博斯沃思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都是重度用户,他还有一个播客(这毫不奇怪)。

博斯沃思自视为一个反叛者,他在Facebook的内部论坛分享了一些引发争议的帖子。在2016年撰写的一篇帖子中(2018年发表于BuzzFeed),他表示,Facebook平台的负面影响,比如,让人们遭受欺凌或助长恐怖活动,只是实现该公司连接世界使命的代价。他写道:“一个不堪的事实是,我们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以至于任何能让我们更频繁地联系更多人的东西都是事实上的好东西。”

博斯沃思说,当时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一点,只是希望借此引发讨论。他说,同事和公众的反应让他为自己感到尴尬,他已从中吸取了教训。“这对我来说是超级痛苦的,”他说。

博斯沃思的言论在当时造成的破坏尤其严重,因为它强化了人们的这样一种看法,即Facebook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当它寻求在打造元宇宙的努力中建立对自己的信任时,这种声誉可能会成为障碍。风险基金和创业加速器XRC Labs的创始人帕诺·安托斯(Pano Anthos)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完全改变网络行为的现有规范。15年前,他曾试图建立一个元宇宙。“那时为时过早。”他说,而Facebook“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尝试让人们的行为适应它”。

Facebook化解外界对其意图产生担忧的策略是,在元宇宙真正存在之前就讨论这些问题,这似乎是导致其社交网络产品出现诸多问题的“先发展,后解决”心态的大逆转。批评人士认为,该公司的元宇宙讨论主要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它其他产品存在令人不安的问题的关注。

博斯沃思则表示,Facebook已经了解了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并认为它必须有信心,这次它能做得更好。“我们考虑的产品从未存在过。”他说,“我们必须对它们的未来做出决定。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定程度的信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