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今年初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半导体技术展销会。在大量补贴的驱动下,中国正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

| Kate O'Keeffe|Heather Somerville|Yang Jie 

【OR  商业新媒体】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根据纽约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应记者的要求对交易数据进行的分析,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风投公司、芯片行业巨头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58项投资交易,比此前四年的数量多出一倍以上。

评估显示,大型芯片厂商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是积极的投资者之一,支持一家现在名为上海概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国公司,该公司专门生产美国公司目前领先的芯片设计工具。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自2020年初以来,硅谷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和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的总部位于中国的关联公司对中国芯片行业企业进行了不少于67笔投资。


记者发现,虽然许多交易的投资金额未经披露,但这些投资者参与的数轮融资总计为中国芯片初创企业筹资数以十亿计美元。

美中正在争夺它们认为对未来地缘政治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主导权,上述投资浪潮正在触及这场竞争的起爆点。半导体支撑着从手机、汽车、人工智能、到核武器等一切,自去年以来,全球半导体一直供不应求。

接二连三的交易震惊了华盛顿的一些官员和议员们,他们正在考虑填补监管空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正在研究美国对外投资流动的影响,这些投资可能会规避出口管制的精神,或以其他方式增强我们竞争对手的技术能力,从而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

中国政府正借助大量补贴全力推动芯片行业的自给自足,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和行业顾问表示,美企投资为这一努力增添助力。中国国务院及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专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和咨询公司Horizon Consulting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Picarsic表示:“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关乎胜败。”

总体而言,投资于中国芯片行业的美国公司表示,这些投资根本无法和它们在美国本土的投资规模相提并论。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这些投资组合旨在支持业务并带来回报。

红杉资本和红点创投表示,在中国的交易是由它们位于中国的对口机构完成,这些机构独立于硅谷办事处,并来自单独的基金。LightSpeed通过一位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经纬创投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盛顿方面一直试图阻挠中国的发展,近年来对芯片制造类软件、设备和其他技术实施了更严格出口管制,并制定新政策和计划,投入数以十亿计美元加强美国在半导体制造和设计方面的优势。

据一名相关人士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与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Bob Casey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的相关人士进行了会面。这两位议员正在提倡进行立法,审查美国在海外进行的投资,以及将供应链和科技行业关键资源外包给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的做法。

该法案旨在审查目前不在出口管制范围内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管辖范围内的海外投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跨机构小组,负责审查美国企业的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

Casey一份声明中表示:“长期以来,企业都把利润考量放在首位,而不考虑美国整体经济或我们的国家安全。”

据另一位国会相关人士称,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等企业团体正在游说反对Casey-Cornyn法案。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对外资本流动的监管,在美国250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出口管制足以保护国家安全。美国商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在转向制造更先进制程芯片,重点关注中国实力薄弱而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供应链领域,如用于设计和测试芯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

2020年8月,中国国务院推出了一套针对集成电路行业的升级激励政策,其中还重点提到了EDA软件企业,向它们提供长达数年的优惠税收减免政策。

中国分析师和科技业投资者指出,这样的政策环境相当于是中国政府给这些中国企业作出背书,因此吸引了美国的投资者。他们说,一家芯片行业的初创企业基本上都能得到政府的资助,这将提升公司的估值、加快其增长,或者至少能让公司避免倒闭。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合伙人Thilo Hanemann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存在着产业政策驱动的泡沫。他指出,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成立半导体公司22,000多家,较上年增长了200%。

荣鼎集团发现,2020年,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20项投资交易,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自2017年以来,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与14至15笔;在这些年里,美国决策者开始试图阻止中国投资美国芯片公司或购买其产品。根据荣鼎集团的数据,在2017年之前的四年里,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投五六笔此类交易,而在那段时期里,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是在中国半导体行业进行投资交易最多的美国公司之一。上述数据显示,华登国际在2017-20年期间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了25笔投资,参与了荣鼎集团所追踪交易总数的40%以上。

华登国际的高管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华登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黄庆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美中紧张关系时称,各种地缘政治国际事件的影响,实际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

荣鼎集团分析的这些数据侧重于在华进行股权投资的美国注册实体。该数据不包括国家安全官员认为相关的其他类型投资,比如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华分支机构的投资或美国有限合伙企业认购中国基金份额。

记者发现,自2020年以来,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已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至少40笔投资,其中一些投资交易计划打造的先进技术正是美国希望保持领先地位的所在。据PitchBook,这些交易包括对沐曦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MetaX Integrated Circuits (Shanghai) Co.)和摩尔线程智能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Moore Threads Intelligent Technology Beijing Co.)的投资。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专注于图形处理器,该芯片技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美国公司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在该技术上占据主导地位。

红杉资本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旗下每个资部门都有独立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做出投资决定。红杉资本各个投资部门在不同地域进行投资。

得到红杉资本中国支持的相关初创企业,亦不吝于将红杉加入其宣传口径,并提及会利用相关投资发展,帮助中国政府推进在科技方面的目标。据沐曦的微信公众号,沐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陈维良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未来该公司将继续携手各级政府、知名高校和友商,助力国家摆脱高性能芯片对外的依赖。

摩尔线程微信账号上一则寻觅求职者的帖子称,该公司2020年10月创立后的短短100天内,就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者处筹资人民币数十亿元,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来自英伟达,同时吸引了其他一些顶级美国科技公司研发和产品团队的核心力量加盟。

沐曦一位发言人要求记者从本文中删除所有关于该公司及其CEO的内容。摩尔线程未回应置评请求。

国家安全专家和对中国有研究的风险投资家表示,红杉资本和Lightspeed等公司无法把自身与其位于中国的投资部门分开来看。他们说,中国初创企业寻求这些知名机构的投资,看重的是其在美国的关系网,而且把资金投向设在中国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往往包括美国投资者。红杉资本等公司的中国基金也可以在运营经验、与美国客户的关系和其他资源方面依靠其美国旗舰公司。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院兼职教授、曾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管的马文彦(Winston Ma)表示,这些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品牌。他说,红杉资本的总部是吸引力所在,而非红杉资本中国。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投资正助力中国争夺芯片行业主导地位

发布日期:2021-11-13 09:33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今年初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半导体技术展销会。在大量补贴的驱动下,中国正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

| Kate O'Keeffe|Heather Somerville|Yang Jie 

【OR  商业新媒体】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根据纽约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应记者的要求对交易数据进行的分析,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风投公司、芯片行业巨头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58项投资交易,比此前四年的数量多出一倍以上。

评估显示,大型芯片厂商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是积极的投资者之一,支持一家现在名为上海概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国公司,该公司专门生产美国公司目前领先的芯片设计工具。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自2020年初以来,硅谷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和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的总部位于中国的关联公司对中国芯片行业企业进行了不少于67笔投资。


记者发现,虽然许多交易的投资金额未经披露,但这些投资者参与的数轮融资总计为中国芯片初创企业筹资数以十亿计美元。

美中正在争夺它们认为对未来地缘政治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主导权,上述投资浪潮正在触及这场竞争的起爆点。半导体支撑着从手机、汽车、人工智能、到核武器等一切,自去年以来,全球半导体一直供不应求。

接二连三的交易震惊了华盛顿的一些官员和议员们,他们正在考虑填补监管空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正在研究美国对外投资流动的影响,这些投资可能会规避出口管制的精神,或以其他方式增强我们竞争对手的技术能力,从而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

中国政府正借助大量补贴全力推动芯片行业的自给自足,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和行业顾问表示,美企投资为这一努力增添助力。中国国务院及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专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和咨询公司Horizon Consulting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Picarsic表示:“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关乎胜败。”

总体而言,投资于中国芯片行业的美国公司表示,这些投资根本无法和它们在美国本土的投资规模相提并论。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这些投资组合旨在支持业务并带来回报。

红杉资本和红点创投表示,在中国的交易是由它们位于中国的对口机构完成,这些机构独立于硅谷办事处,并来自单独的基金。LightSpeed通过一位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经纬创投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盛顿方面一直试图阻挠中国的发展,近年来对芯片制造类软件、设备和其他技术实施了更严格出口管制,并制定新政策和计划,投入数以十亿计美元加强美国在半导体制造和设计方面的优势。

据一名相关人士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与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Bob Casey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的相关人士进行了会面。这两位议员正在提倡进行立法,审查美国在海外进行的投资,以及将供应链和科技行业关键资源外包给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的做法。

该法案旨在审查目前不在出口管制范围内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管辖范围内的海外投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跨机构小组,负责审查美国企业的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

Casey一份声明中表示:“长期以来,企业都把利润考量放在首位,而不考虑美国整体经济或我们的国家安全。”

据另一位国会相关人士称,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等企业团体正在游说反对Casey-Cornyn法案。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对外资本流动的监管,在美国250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出口管制足以保护国家安全。美国商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在转向制造更先进制程芯片,重点关注中国实力薄弱而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供应链领域,如用于设计和测试芯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

2020年8月,中国国务院推出了一套针对集成电路行业的升级激励政策,其中还重点提到了EDA软件企业,向它们提供长达数年的优惠税收减免政策。

中国分析师和科技业投资者指出,这样的政策环境相当于是中国政府给这些中国企业作出背书,因此吸引了美国的投资者。他们说,一家芯片行业的初创企业基本上都能得到政府的资助,这将提升公司的估值、加快其增长,或者至少能让公司避免倒闭。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合伙人Thilo Hanemann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存在着产业政策驱动的泡沫。他指出,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成立半导体公司22,000多家,较上年增长了200%。

荣鼎集团发现,2020年,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20项投资交易,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自2017年以来,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与14至15笔;在这些年里,美国决策者开始试图阻止中国投资美国芯片公司或购买其产品。根据荣鼎集团的数据,在2017年之前的四年里,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投五六笔此类交易,而在那段时期里,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是在中国半导体行业进行投资交易最多的美国公司之一。上述数据显示,华登国际在2017-20年期间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了25笔投资,参与了荣鼎集团所追踪交易总数的40%以上。

华登国际的高管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华登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黄庆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美中紧张关系时称,各种地缘政治国际事件的影响,实际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

荣鼎集团分析的这些数据侧重于在华进行股权投资的美国注册实体。该数据不包括国家安全官员认为相关的其他类型投资,比如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华分支机构的投资或美国有限合伙企业认购中国基金份额。

记者发现,自2020年以来,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已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至少40笔投资,其中一些投资交易计划打造的先进技术正是美国希望保持领先地位的所在。据PitchBook,这些交易包括对沐曦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MetaX Integrated Circuits (Shanghai) Co.)和摩尔线程智能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Moore Threads Intelligent Technology Beijing Co.)的投资。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专注于图形处理器,该芯片技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美国公司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在该技术上占据主导地位。

红杉资本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旗下每个资部门都有独立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做出投资决定。红杉资本各个投资部门在不同地域进行投资。

得到红杉资本中国支持的相关初创企业,亦不吝于将红杉加入其宣传口径,并提及会利用相关投资发展,帮助中国政府推进在科技方面的目标。据沐曦的微信公众号,沐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陈维良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未来该公司将继续携手各级政府、知名高校和友商,助力国家摆脱高性能芯片对外的依赖。

摩尔线程微信账号上一则寻觅求职者的帖子称,该公司2020年10月创立后的短短100天内,就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者处筹资人民币数十亿元,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来自英伟达,同时吸引了其他一些顶级美国科技公司研发和产品团队的核心力量加盟。

沐曦一位发言人要求记者从本文中删除所有关于该公司及其CEO的内容。摩尔线程未回应置评请求。

国家安全专家和对中国有研究的风险投资家表示,红杉资本和Lightspeed等公司无法把自身与其位于中国的投资部门分开来看。他们说,中国初创企业寻求这些知名机构的投资,看重的是其在美国的关系网,而且把资金投向设在中国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往往包括美国投资者。红杉资本等公司的中国基金也可以在运营经验、与美国客户的关系和其他资源方面依靠其美国旗舰公司。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院兼职教授、曾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管的马文彦(Winston Ma)表示,这些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品牌。他说,红杉资本的总部是吸引力所在,而非红杉资本中国。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今年初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半导体技术展销会。在大量补贴的驱动下,中国正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

| Kate O'Keeffe|Heather Somerville|Yang Jie 

【OR  商业新媒体】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根据纽约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应记者的要求对交易数据进行的分析,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风投公司、芯片行业巨头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58项投资交易,比此前四年的数量多出一倍以上。

评估显示,大型芯片厂商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是积极的投资者之一,支持一家现在名为上海概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国公司,该公司专门生产美国公司目前领先的芯片设计工具。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自2020年初以来,硅谷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和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的总部位于中国的关联公司对中国芯片行业企业进行了不少于67笔投资。


记者发现,虽然许多交易的投资金额未经披露,但这些投资者参与的数轮融资总计为中国芯片初创企业筹资数以十亿计美元。

美中正在争夺它们认为对未来地缘政治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主导权,上述投资浪潮正在触及这场竞争的起爆点。半导体支撑着从手机、汽车、人工智能、到核武器等一切,自去年以来,全球半导体一直供不应求。

接二连三的交易震惊了华盛顿的一些官员和议员们,他们正在考虑填补监管空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正在研究美国对外投资流动的影响,这些投资可能会规避出口管制的精神,或以其他方式增强我们竞争对手的技术能力,从而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

中国政府正借助大量补贴全力推动芯片行业的自给自足,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和行业顾问表示,美企投资为这一努力增添助力。中国国务院及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专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和咨询公司Horizon Consulting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Picarsic表示:“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关乎胜败。”

总体而言,投资于中国芯片行业的美国公司表示,这些投资根本无法和它们在美国本土的投资规模相提并论。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这些投资组合旨在支持业务并带来回报。

红杉资本和红点创投表示,在中国的交易是由它们位于中国的对口机构完成,这些机构独立于硅谷办事处,并来自单独的基金。LightSpeed通过一位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经纬创投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盛顿方面一直试图阻挠中国的发展,近年来对芯片制造类软件、设备和其他技术实施了更严格出口管制,并制定新政策和计划,投入数以十亿计美元加强美国在半导体制造和设计方面的优势。

据一名相关人士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与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Bob Casey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的相关人士进行了会面。这两位议员正在提倡进行立法,审查美国在海外进行的投资,以及将供应链和科技行业关键资源外包给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的做法。

该法案旨在审查目前不在出口管制范围内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管辖范围内的海外投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跨机构小组,负责审查美国企业的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

Casey一份声明中表示:“长期以来,企业都把利润考量放在首位,而不考虑美国整体经济或我们的国家安全。”

据另一位国会相关人士称,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等企业团体正在游说反对Casey-Cornyn法案。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对外资本流动的监管,在美国250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出口管制足以保护国家安全。美国商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在转向制造更先进制程芯片,重点关注中国实力薄弱而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供应链领域,如用于设计和测试芯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

2020年8月,中国国务院推出了一套针对集成电路行业的升级激励政策,其中还重点提到了EDA软件企业,向它们提供长达数年的优惠税收减免政策。

中国分析师和科技业投资者指出,这样的政策环境相当于是中国政府给这些中国企业作出背书,因此吸引了美国的投资者。他们说,一家芯片行业的初创企业基本上都能得到政府的资助,这将提升公司的估值、加快其增长,或者至少能让公司避免倒闭。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合伙人Thilo Hanemann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存在着产业政策驱动的泡沫。他指出,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成立半导体公司22,000多家,较上年增长了200%。

荣鼎集团发现,2020年,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20项投资交易,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自2017年以来,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与14至15笔;在这些年里,美国决策者开始试图阻止中国投资美国芯片公司或购买其产品。根据荣鼎集团的数据,在2017年之前的四年里,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投五六笔此类交易,而在那段时期里,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是在中国半导体行业进行投资交易最多的美国公司之一。上述数据显示,华登国际在2017-20年期间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了25笔投资,参与了荣鼎集团所追踪交易总数的40%以上。

华登国际的高管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华登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黄庆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美中紧张关系时称,各种地缘政治国际事件的影响,实际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

荣鼎集团分析的这些数据侧重于在华进行股权投资的美国注册实体。该数据不包括国家安全官员认为相关的其他类型投资,比如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华分支机构的投资或美国有限合伙企业认购中国基金份额。

记者发现,自2020年以来,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已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至少40笔投资,其中一些投资交易计划打造的先进技术正是美国希望保持领先地位的所在。据PitchBook,这些交易包括对沐曦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MetaX Integrated Circuits (Shanghai) Co.)和摩尔线程智能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Moore Threads Intelligent Technology Beijing Co.)的投资。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专注于图形处理器,该芯片技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美国公司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在该技术上占据主导地位。

红杉资本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旗下每个资部门都有独立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做出投资决定。红杉资本各个投资部门在不同地域进行投资。

得到红杉资本中国支持的相关初创企业,亦不吝于将红杉加入其宣传口径,并提及会利用相关投资发展,帮助中国政府推进在科技方面的目标。据沐曦的微信公众号,沐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陈维良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未来该公司将继续携手各级政府、知名高校和友商,助力国家摆脱高性能芯片对外的依赖。

摩尔线程微信账号上一则寻觅求职者的帖子称,该公司2020年10月创立后的短短100天内,就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者处筹资人民币数十亿元,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来自英伟达,同时吸引了其他一些顶级美国科技公司研发和产品团队的核心力量加盟。

沐曦一位发言人要求记者从本文中删除所有关于该公司及其CEO的内容。摩尔线程未回应置评请求。

国家安全专家和对中国有研究的风险投资家表示,红杉资本和Lightspeed等公司无法把自身与其位于中国的投资部门分开来看。他们说,中国初创企业寻求这些知名机构的投资,看重的是其在美国的关系网,而且把资金投向设在中国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往往包括美国投资者。红杉资本等公司的中国基金也可以在运营经验、与美国客户的关系和其他资源方面依靠其美国旗舰公司。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院兼职教授、曾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管的马文彦(Winston Ma)表示,这些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品牌。他说,红杉资本的总部是吸引力所在,而非红杉资本中国。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投资正助力中国争夺芯片行业主导地位

发布日期:2021-11-13 09:33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今年初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半导体技术展销会。在大量补贴的驱动下,中国正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

| Kate O'Keeffe|Heather Somerville|Yang Jie 

【OR  商业新媒体】


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从而令华盛顿为保持美国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遭遇更复杂的局面。

根据纽约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应记者的要求对交易数据进行的分析,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风投公司、芯片行业巨头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58项投资交易,比此前四年的数量多出一倍以上。

评估显示,大型芯片厂商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是积极的投资者之一,支持一家现在名为上海概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国公司,该公司专门生产美国公司目前领先的芯片设计工具。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自2020年初以来,硅谷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和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的总部位于中国的关联公司对中国芯片行业企业进行了不少于67笔投资。


记者发现,虽然许多交易的投资金额未经披露,但这些投资者参与的数轮融资总计为中国芯片初创企业筹资数以十亿计美元。

美中正在争夺它们认为对未来地缘政治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主导权,上述投资浪潮正在触及这场竞争的起爆点。半导体支撑着从手机、汽车、人工智能、到核武器等一切,自去年以来,全球半导体一直供不应求。

接二连三的交易震惊了华盛顿的一些官员和议员们,他们正在考虑填补监管空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正在研究美国对外投资流动的影响,这些投资可能会规避出口管制的精神,或以其他方式增强我们竞争对手的技术能力,从而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

中国政府正借助大量补贴全力推动芯片行业的自给自足,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和行业顾问表示,美企投资为这一努力增添助力。中国国务院及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专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和咨询公司Horizon Consulting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Picarsic表示:“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关乎胜败。”

总体而言,投资于中国芯片行业的美国公司表示,这些投资根本无法和它们在美国本土的投资规模相提并论。英特尔公司风投部门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称,对华投资在全球投资组合中占比不到一成,这些投资组合旨在支持业务并带来回报。

红杉资本和红点创投表示,在中国的交易是由它们位于中国的对口机构完成,这些机构独立于硅谷办事处,并来自单独的基金。LightSpeed通过一位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经纬创投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盛顿方面一直试图阻挠中国的发展,近年来对芯片制造类软件、设备和其他技术实施了更严格出口管制,并制定新政策和计划,投入数以十亿计美元加强美国在半导体制造和设计方面的优势。

据一名相关人士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与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Bob Casey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的相关人士进行了会面。这两位议员正在提倡进行立法,审查美国在海外进行的投资,以及将供应链和科技行业关键资源外包给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的做法。

该法案旨在审查目前不在出口管制范围内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管辖范围内的海外投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跨机构小组,负责审查美国企业的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

Casey一份声明中表示:“长期以来,企业都把利润考量放在首位,而不考虑美国整体经济或我们的国家安全。”

据另一位国会相关人士称,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等企业团体正在游说反对Casey-Cornyn法案。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对外资本流动的监管,在美国250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出口管制足以保护国家安全。美国商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在转向制造更先进制程芯片,重点关注中国实力薄弱而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供应链领域,如用于设计和测试芯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

2020年8月,中国国务院推出了一套针对集成电路行业的升级激励政策,其中还重点提到了EDA软件企业,向它们提供长达数年的优惠税收减免政策。

中国分析师和科技业投资者指出,这样的政策环境相当于是中国政府给这些中国企业作出背书,因此吸引了美国的投资者。他们说,一家芯片行业的初创企业基本上都能得到政府的资助,这将提升公司的估值、加快其增长,或者至少能让公司避免倒闭。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合伙人Thilo Hanemann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存在着产业政策驱动的泡沫。他指出,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成立半导体公司22,000多家,较上年增长了200%。

荣鼎集团发现,2020年,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20项投资交易,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自2017年以来,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与14至15笔;在这些年里,美国决策者开始试图阻止中国投资美国芯片公司或购买其产品。根据荣鼎集团的数据,在2017年之前的四年里,美国风投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平均每年参投五六笔此类交易,而在那段时期里,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是在中国半导体行业进行投资交易最多的美国公司之一。上述数据显示,华登国际在2017-20年期间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了25笔投资,参与了荣鼎集团所追踪交易总数的40%以上。

华登国际的高管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华登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黄庆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美中紧张关系时称,各种地缘政治国际事件的影响,实际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

荣鼎集团分析的这些数据侧重于在华进行股权投资的美国注册实体。该数据不包括国家安全官员认为相关的其他类型投资,比如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华分支机构的投资或美国有限合伙企业认购中国基金份额。

记者发现,自2020年以来,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已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至少40笔投资,其中一些投资交易计划打造的先进技术正是美国希望保持领先地位的所在。据PitchBook,这些交易包括对沐曦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MetaX Integrated Circuits (Shanghai) Co.)和摩尔线程智能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Moore Threads Intelligent Technology Beijing Co.)的投资。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专注于图形处理器,该芯片技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美国公司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在该技术上占据主导地位。

红杉资本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旗下每个资部门都有独立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做出投资决定。红杉资本各个投资部门在不同地域进行投资。

得到红杉资本中国支持的相关初创企业,亦不吝于将红杉加入其宣传口径,并提及会利用相关投资发展,帮助中国政府推进在科技方面的目标。据沐曦的微信公众号,沐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陈维良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未来该公司将继续携手各级政府、知名高校和友商,助力国家摆脱高性能芯片对外的依赖。

摩尔线程微信账号上一则寻觅求职者的帖子称,该公司2020年10月创立后的短短100天内,就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者处筹资人民币数十亿元,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来自英伟达,同时吸引了其他一些顶级美国科技公司研发和产品团队的核心力量加盟。

沐曦一位发言人要求记者从本文中删除所有关于该公司及其CEO的内容。摩尔线程未回应置评请求。

国家安全专家和对中国有研究的风险投资家表示,红杉资本和Lightspeed等公司无法把自身与其位于中国的投资部门分开来看。他们说,中国初创企业寻求这些知名机构的投资,看重的是其在美国的关系网,而且把资金投向设在中国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往往包括美国投资者。红杉资本等公司的中国基金也可以在运营经验、与美国客户的关系和其他资源方面依靠其美国旗舰公司。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院兼职教授、曾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管的马文彦(Winston Ma)表示,这些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品牌。他说,红杉资本的总部是吸引力所在,而非红杉资本中国。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