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这是因为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一直热,最近高热。拜登8月19日接受ABC采访、10月21日接受CNN采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1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回答提问,都声称“协防”、“保卫”台湾。

11月1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保供稳价文件,有一句“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按:指疫情及防控)的需要”,济南等城市人防部门依惯例抽签发放应急包,民间过度解读为台海要开战。重庆、河南郑州、江苏常州和启东、安徽蚌埠等地发生抢购,次日“囤粮囤油囤菜”上了热搜,网络还有伪造人武部征召预备役、退伍军人的谣言,以致商务部、国家粮食和物质储备局、农业农村部、《解放军报》、国家发改委等纷纷出来辟谣。很多人、很多媒体都关注和询问:台海打不打仗?

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经济人”假设,即追逐利益最大化,通常就指金钱最大化。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笔者研究金正恩和朝鲜问题时,曾扩充提出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即追逐权力最大化;还有两个推论:利益权重多元且需取舍;元首和/或其决策团队足够理性精明(即专业)。

这个“政治人”假设不仅适用于金正恩,也适用于其他国家元首、地区首脑和一切政治人物。只有权力最大化后,才有可能实现成就最大化、效用最大化。

进一步抽象与合并,无论是“经济人”假设还是“政治人”假设,无论是国家元首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人类都追逐欲望最大化。此处欲望是中性表述,是人性的常态,利益、权力、金钱、名声、情感等都是一种欲望。

互联网时代,国家元首无光环,如金正恩这样乐此不疲“神化”的极少,也只能是闭关锁国后自娱自乐。人无完人,元首们或多或少展示人性的弱点和欲望,其中有涉嫌贪腐的(如被塔利班刚推翻、具有美国国籍的阿富汗前总统加尼),也有平庸无能的。即使大部分能干,放在全球各国元首中PK,正如中国高考各省状元进清华北大后,也能很快分出三六九等。

5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封面文章,以“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形容台湾。但大量实例表明,即使碰到特朗普这样的“疯子”,碰到台湾这样极其敏感的问题,中美台三方政界、军界最高层均有强大的理性和制衡,更不会轻易给对方动武的理由,局势远不足以失控。三方都极不想打仗,嘴炮打得火热,火炮却没人愿动。台海无战事,虑者自扰之。本文“台海”指台湾海域,不止台湾海峡。

台湾两岸政策的演变

台湾五个领导人两岸政策有清晰的演变过程。

蒋经国“三不”,即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李登辉“两国”,即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参与起草。陈水扁“四不一没有”,即不宣布独立、不更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马英九“三不”,即不统、不独、不武。

蔡英文第一个任期“四不一回避”,即承诺不变、善意不变、不在压力下屈服、不走对抗老路,回避“九二共识”;第二个任期今年“双十节”提出“四个坚持”,即坚持自由民主的宪政体制,坚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坚持“主权”不容侵犯并吞,坚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这“四个坚持”在台湾历届领导的两岸政策中,明显最强硬,“台独”色彩最浓。其中第二个坚持是李登辉“两国论”升级版,强调“平等”而非“特殊”;第四个坚持实质变更了“中华民国”国号,在其后加了“台湾”两字,且在“台湾”前后未用括号。

“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政治概念,是迫于现实环境的压力,在“中华民国”和“台湾共和国”之间的折中、过渡,表达了往后者前进的倾向与趋势。既凸显“台湾”政治实体,又虚化“中华民国”;既符合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又符合蔡英文的一贯立场。2016年1月18日,她接受BBC专访时,强调“我们没有需要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称自己为中华民国台湾”。

10月14日至16日,亲绿的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针对蔡英文“四个坚持”进行民调,支持67.9%,不支持仅12.3%。其中70.6%支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80.3%支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台湾不敢不能“法理独立”

民进党开口自由、闭口民主,难道会尊重主流民意搞全民公决“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甚至“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吗?答案是否定的,相信的人就很傻很天真了。

民进党不少创党元老有理想、有信仰,施明德就是因“美丽岛事件”先被判死刑,美国向国民党当局施压后才改判无期。如今的民进党不敢玩真的,只敢玩虚的、玩选举。

百年老迈落魄的国民党日趋边缘化,在青年中失去吸引力,偏绿的民调显示,柯文哲的民众党支持率如今已略高于国民党。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例如搞全民公决独立)。非不为也,实不敢也,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来自的美国例证之一是,7月6日,美国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公开表达“不支持台独”的立场。来自中国的例证之一是,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动武有三种情形,苦于师出无名。

“激独”反而导致“急统”、“武统”,不符合台湾和民进党的利益。两岸或中美彻底摊牌,甚至发生战争,民进党长期执政就悬了,怎么追逐权力最大化?

这就能解释民进党关于两岸政策的“战略模糊”:一、没有动力放弃1991年10月13日五届全代会通过的“台独党纲”、1999年5月9日八届二次全代会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二、企图挟持1600万台湾民众(2300万的约70%)逼迫中国政府和14亿大陆民众让步;三、决不敢实行“法理台独”挑衅大陆底线,成全大陆以正当理由出兵。

公民自决是双刃剑,民意很容易失控反噬,也很容易加剧社会分裂。英国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脱欧公投都很惊险刺激。时任首相卡梅伦反对“脱欧”,如意算盘是以公投要胁欧盟让步,没想到弄假成真。2014年9月,他曾哽咽动情演讲,挽救苏格兰独立公投,上帝没有成全他第二次。

民进党将公投视为“神主牌”,鼓吹是人民意志的展现,控制立法院时,强行通过公投法案。如今完全执政,自己挖的坑首先埋自己,反而对公投缩手缩脚,真应了那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2月18日,台湾举行莱猪进口、珍爱藻礁、重启核电、公投绑大选四个公投,据目前民调大概率都会通过。民进党公开反对“公投绑大选”,更怕民意失控,万一过半数要独立,它又不敢真操作。民进党2018年已修法提高公投门槛,现在呼吁继续提高。

台湾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7月4日,台日关系协会会长、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接受陈水扁广播专访时表示,台湾要做为一个法律上独立的国家,“确实不是台湾人民可以自己决定的”,“甭说中国会打我们,据我的了解,美国根本就不赞成”。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水扁、蔡英文、其他民进党高层及其智囊都清楚,台湾能否独立的决定因素并非自身,而是中美的实力博弈。早在2005年,陈水扁执掌大权时与欧盟议员和媒体视频对话,就坦承要将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他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不能骗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2020年,邱义仁在美国乔治城大学的视频研讨会谈及台独议题时,也大泼冷水说:“台湾务实的政治人物不会这么做,除非疯了。”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爽快同意金正恩尽快见面的意愿。朝核问题、美朝关系明显缓和,特朗普认为不必有求于中国制约朝鲜,当月开打竞选时就承诺的贸易战,迅速扩散到科技战、外交战、金融战、舆论战、教育战等领域。

与新加坡等全球多数国家不选边的立场迥异,蔡英文一改温和吞吐的学者形象,转型为“辣台妹”,单方押宝美国,始终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拜登政府上任后,民进党判断美国依然与中国激烈竞争和对抗,所以依然配合炒热台海议题。10月26日,蔡英文接受CNN采访,在中美建交42年后,首次以台湾领导人身份,亲口证实有美军在台协助训练,尽管回避美军驻台人数(CNN引用美国国防部数据报道只有32人);声称如大陆武统,对美国保卫台湾“我有信心”,相信美国、日本“会以各自的方式”驰援台湾。

在这次采访中,蔡英文还强调台湾“国防”改革的重点是,“着重于机动且具致命一击的武器装备”。这让人马上联想起台湾军政高层多次威胁,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曾放风首枚目标是东方明珠电视塔)、香港。当然,台湾决不敢对大陆打“第一枪”,而且小心翼翼不给大陆好机会打“第一枪”。

蔡英文在采访中通篇不称“大陆”,都称“中国”,且与台湾并列。但民进党有勇气撤销“行政院蒙藏委员会”,却无勇气撤销陆委会,将大陆事务并入“外交部”。

蔡英文将台湾置于中美冲突第一线绝对高风险。其实,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政策,最符合台湾目前的民意和利益,经济好处照拿、政治民主照宣、两岸统一免谈、和平谈判久磨,闷声发财,屡试不爽。但国民党也未坚持,朱立伦回炉任党主席,10月30日召开全党代表大会通过新的政策纲领,删除此前的“不统、不独、不武”表述。

8月31日,台湾国防部公布《中共军力报告书》,其中分析了大陆攻台的7个可能时机,包括:台湾宣布独立、明确朝向独立、内部动荡不安、获得核子武器、两岸和平统一对话延迟、外国势力介入岛内事务、外国兵力进驻等。换而言之,台湾对大陆触发动武的条件有预判,更不会主动突破红线,让大陆师出有名。

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国务院、中央军委动武,只原则规定了三种情形。笔者数年前尝试细化为13个选项,符合其中之一即可能触发大陆主动对台动武:

1.台湾当局宣布独立;2.台湾当局更改“国号”(如“台湾共和国”)、“领土”或相应“修宪”;3.台湾组织独立“公投”或变相独立“公投”;4.台湾立法拒绝与大陆进行和平统一谈判;5.台湾不以“中华民国”国号与主权国家建交;6.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7.美军或其他外国军队进驻台澎金马;8.台湾与任何国家签订军事同盟条约;9.台湾研发或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知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10.台湾武力攻击大陆(如将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香港的威胁转为行动);11.台湾出现持续严重的暴乱或无政府状态;12.台湾以渐进台独恶意持续挑衅大陆;13.其他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界定的条件。

(注:《台海无战事》的中、美视角分析待续。作者为独立评论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叶胜舟:台海无战事:台湾不敢也不能“法理独立”

发布日期:2021-11-10 16:27
|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这是因为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一直热,最近高热。拜登8月19日接受ABC采访、10月21日接受CNN采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1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回答提问,都声称“协防”、“保卫”台湾。

11月1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保供稳价文件,有一句“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按:指疫情及防控)的需要”,济南等城市人防部门依惯例抽签发放应急包,民间过度解读为台海要开战。重庆、河南郑州、江苏常州和启东、安徽蚌埠等地发生抢购,次日“囤粮囤油囤菜”上了热搜,网络还有伪造人武部征召预备役、退伍军人的谣言,以致商务部、国家粮食和物质储备局、农业农村部、《解放军报》、国家发改委等纷纷出来辟谣。很多人、很多媒体都关注和询问:台海打不打仗?

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经济人”假设,即追逐利益最大化,通常就指金钱最大化。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笔者研究金正恩和朝鲜问题时,曾扩充提出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即追逐权力最大化;还有两个推论:利益权重多元且需取舍;元首和/或其决策团队足够理性精明(即专业)。

这个“政治人”假设不仅适用于金正恩,也适用于其他国家元首、地区首脑和一切政治人物。只有权力最大化后,才有可能实现成就最大化、效用最大化。

进一步抽象与合并,无论是“经济人”假设还是“政治人”假设,无论是国家元首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人类都追逐欲望最大化。此处欲望是中性表述,是人性的常态,利益、权力、金钱、名声、情感等都是一种欲望。

互联网时代,国家元首无光环,如金正恩这样乐此不疲“神化”的极少,也只能是闭关锁国后自娱自乐。人无完人,元首们或多或少展示人性的弱点和欲望,其中有涉嫌贪腐的(如被塔利班刚推翻、具有美国国籍的阿富汗前总统加尼),也有平庸无能的。即使大部分能干,放在全球各国元首中PK,正如中国高考各省状元进清华北大后,也能很快分出三六九等。

5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封面文章,以“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形容台湾。但大量实例表明,即使碰到特朗普这样的“疯子”,碰到台湾这样极其敏感的问题,中美台三方政界、军界最高层均有强大的理性和制衡,更不会轻易给对方动武的理由,局势远不足以失控。三方都极不想打仗,嘴炮打得火热,火炮却没人愿动。台海无战事,虑者自扰之。本文“台海”指台湾海域,不止台湾海峡。

台湾两岸政策的演变

台湾五个领导人两岸政策有清晰的演变过程。

蒋经国“三不”,即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李登辉“两国”,即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参与起草。陈水扁“四不一没有”,即不宣布独立、不更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马英九“三不”,即不统、不独、不武。

蔡英文第一个任期“四不一回避”,即承诺不变、善意不变、不在压力下屈服、不走对抗老路,回避“九二共识”;第二个任期今年“双十节”提出“四个坚持”,即坚持自由民主的宪政体制,坚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坚持“主权”不容侵犯并吞,坚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这“四个坚持”在台湾历届领导的两岸政策中,明显最强硬,“台独”色彩最浓。其中第二个坚持是李登辉“两国论”升级版,强调“平等”而非“特殊”;第四个坚持实质变更了“中华民国”国号,在其后加了“台湾”两字,且在“台湾”前后未用括号。

“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政治概念,是迫于现实环境的压力,在“中华民国”和“台湾共和国”之间的折中、过渡,表达了往后者前进的倾向与趋势。既凸显“台湾”政治实体,又虚化“中华民国”;既符合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又符合蔡英文的一贯立场。2016年1月18日,她接受BBC专访时,强调“我们没有需要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称自己为中华民国台湾”。

10月14日至16日,亲绿的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针对蔡英文“四个坚持”进行民调,支持67.9%,不支持仅12.3%。其中70.6%支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80.3%支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台湾不敢不能“法理独立”

民进党开口自由、闭口民主,难道会尊重主流民意搞全民公决“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甚至“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吗?答案是否定的,相信的人就很傻很天真了。

民进党不少创党元老有理想、有信仰,施明德就是因“美丽岛事件”先被判死刑,美国向国民党当局施压后才改判无期。如今的民进党不敢玩真的,只敢玩虚的、玩选举。

百年老迈落魄的国民党日趋边缘化,在青年中失去吸引力,偏绿的民调显示,柯文哲的民众党支持率如今已略高于国民党。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例如搞全民公决独立)。非不为也,实不敢也,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来自的美国例证之一是,7月6日,美国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公开表达“不支持台独”的立场。来自中国的例证之一是,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动武有三种情形,苦于师出无名。

“激独”反而导致“急统”、“武统”,不符合台湾和民进党的利益。两岸或中美彻底摊牌,甚至发生战争,民进党长期执政就悬了,怎么追逐权力最大化?

这就能解释民进党关于两岸政策的“战略模糊”:一、没有动力放弃1991年10月13日五届全代会通过的“台独党纲”、1999年5月9日八届二次全代会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二、企图挟持1600万台湾民众(2300万的约70%)逼迫中国政府和14亿大陆民众让步;三、决不敢实行“法理台独”挑衅大陆底线,成全大陆以正当理由出兵。

公民自决是双刃剑,民意很容易失控反噬,也很容易加剧社会分裂。英国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脱欧公投都很惊险刺激。时任首相卡梅伦反对“脱欧”,如意算盘是以公投要胁欧盟让步,没想到弄假成真。2014年9月,他曾哽咽动情演讲,挽救苏格兰独立公投,上帝没有成全他第二次。

民进党将公投视为“神主牌”,鼓吹是人民意志的展现,控制立法院时,强行通过公投法案。如今完全执政,自己挖的坑首先埋自己,反而对公投缩手缩脚,真应了那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2月18日,台湾举行莱猪进口、珍爱藻礁、重启核电、公投绑大选四个公投,据目前民调大概率都会通过。民进党公开反对“公投绑大选”,更怕民意失控,万一过半数要独立,它又不敢真操作。民进党2018年已修法提高公投门槛,现在呼吁继续提高。

台湾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7月4日,台日关系协会会长、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接受陈水扁广播专访时表示,台湾要做为一个法律上独立的国家,“确实不是台湾人民可以自己决定的”,“甭说中国会打我们,据我的了解,美国根本就不赞成”。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水扁、蔡英文、其他民进党高层及其智囊都清楚,台湾能否独立的决定因素并非自身,而是中美的实力博弈。早在2005年,陈水扁执掌大权时与欧盟议员和媒体视频对话,就坦承要将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他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不能骗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2020年,邱义仁在美国乔治城大学的视频研讨会谈及台独议题时,也大泼冷水说:“台湾务实的政治人物不会这么做,除非疯了。”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爽快同意金正恩尽快见面的意愿。朝核问题、美朝关系明显缓和,特朗普认为不必有求于中国制约朝鲜,当月开打竞选时就承诺的贸易战,迅速扩散到科技战、外交战、金融战、舆论战、教育战等领域。

与新加坡等全球多数国家不选边的立场迥异,蔡英文一改温和吞吐的学者形象,转型为“辣台妹”,单方押宝美国,始终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拜登政府上任后,民进党判断美国依然与中国激烈竞争和对抗,所以依然配合炒热台海议题。10月26日,蔡英文接受CNN采访,在中美建交42年后,首次以台湾领导人身份,亲口证实有美军在台协助训练,尽管回避美军驻台人数(CNN引用美国国防部数据报道只有32人);声称如大陆武统,对美国保卫台湾“我有信心”,相信美国、日本“会以各自的方式”驰援台湾。

在这次采访中,蔡英文还强调台湾“国防”改革的重点是,“着重于机动且具致命一击的武器装备”。这让人马上联想起台湾军政高层多次威胁,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曾放风首枚目标是东方明珠电视塔)、香港。当然,台湾决不敢对大陆打“第一枪”,而且小心翼翼不给大陆好机会打“第一枪”。

蔡英文在采访中通篇不称“大陆”,都称“中国”,且与台湾并列。但民进党有勇气撤销“行政院蒙藏委员会”,却无勇气撤销陆委会,将大陆事务并入“外交部”。

蔡英文将台湾置于中美冲突第一线绝对高风险。其实,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政策,最符合台湾目前的民意和利益,经济好处照拿、政治民主照宣、两岸统一免谈、和平谈判久磨,闷声发财,屡试不爽。但国民党也未坚持,朱立伦回炉任党主席,10月30日召开全党代表大会通过新的政策纲领,删除此前的“不统、不独、不武”表述。

8月31日,台湾国防部公布《中共军力报告书》,其中分析了大陆攻台的7个可能时机,包括:台湾宣布独立、明确朝向独立、内部动荡不安、获得核子武器、两岸和平统一对话延迟、外国势力介入岛内事务、外国兵力进驻等。换而言之,台湾对大陆触发动武的条件有预判,更不会主动突破红线,让大陆师出有名。

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国务院、中央军委动武,只原则规定了三种情形。笔者数年前尝试细化为13个选项,符合其中之一即可能触发大陆主动对台动武:

1.台湾当局宣布独立;2.台湾当局更改“国号”(如“台湾共和国”)、“领土”或相应“修宪”;3.台湾组织独立“公投”或变相独立“公投”;4.台湾立法拒绝与大陆进行和平统一谈判;5.台湾不以“中华民国”国号与主权国家建交;6.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7.美军或其他外国军队进驻台澎金马;8.台湾与任何国家签订军事同盟条约;9.台湾研发或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知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10.台湾武力攻击大陆(如将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香港的威胁转为行动);11.台湾出现持续严重的暴乱或无政府状态;12.台湾以渐进台独恶意持续挑衅大陆;13.其他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界定的条件。

(注:《台海无战事》的中、美视角分析待续。作者为独立评论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这是因为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一直热,最近高热。拜登8月19日接受ABC采访、10月21日接受CNN采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1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回答提问,都声称“协防”、“保卫”台湾。

11月1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保供稳价文件,有一句“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按:指疫情及防控)的需要”,济南等城市人防部门依惯例抽签发放应急包,民间过度解读为台海要开战。重庆、河南郑州、江苏常州和启东、安徽蚌埠等地发生抢购,次日“囤粮囤油囤菜”上了热搜,网络还有伪造人武部征召预备役、退伍军人的谣言,以致商务部、国家粮食和物质储备局、农业农村部、《解放军报》、国家发改委等纷纷出来辟谣。很多人、很多媒体都关注和询问:台海打不打仗?

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经济人”假设,即追逐利益最大化,通常就指金钱最大化。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笔者研究金正恩和朝鲜问题时,曾扩充提出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即追逐权力最大化;还有两个推论:利益权重多元且需取舍;元首和/或其决策团队足够理性精明(即专业)。

这个“政治人”假设不仅适用于金正恩,也适用于其他国家元首、地区首脑和一切政治人物。只有权力最大化后,才有可能实现成就最大化、效用最大化。

进一步抽象与合并,无论是“经济人”假设还是“政治人”假设,无论是国家元首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人类都追逐欲望最大化。此处欲望是中性表述,是人性的常态,利益、权力、金钱、名声、情感等都是一种欲望。

互联网时代,国家元首无光环,如金正恩这样乐此不疲“神化”的极少,也只能是闭关锁国后自娱自乐。人无完人,元首们或多或少展示人性的弱点和欲望,其中有涉嫌贪腐的(如被塔利班刚推翻、具有美国国籍的阿富汗前总统加尼),也有平庸无能的。即使大部分能干,放在全球各国元首中PK,正如中国高考各省状元进清华北大后,也能很快分出三六九等。

5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封面文章,以“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形容台湾。但大量实例表明,即使碰到特朗普这样的“疯子”,碰到台湾这样极其敏感的问题,中美台三方政界、军界最高层均有强大的理性和制衡,更不会轻易给对方动武的理由,局势远不足以失控。三方都极不想打仗,嘴炮打得火热,火炮却没人愿动。台海无战事,虑者自扰之。本文“台海”指台湾海域,不止台湾海峡。

台湾两岸政策的演变

台湾五个领导人两岸政策有清晰的演变过程。

蒋经国“三不”,即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李登辉“两国”,即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参与起草。陈水扁“四不一没有”,即不宣布独立、不更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马英九“三不”,即不统、不独、不武。

蔡英文第一个任期“四不一回避”,即承诺不变、善意不变、不在压力下屈服、不走对抗老路,回避“九二共识”;第二个任期今年“双十节”提出“四个坚持”,即坚持自由民主的宪政体制,坚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坚持“主权”不容侵犯并吞,坚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这“四个坚持”在台湾历届领导的两岸政策中,明显最强硬,“台独”色彩最浓。其中第二个坚持是李登辉“两国论”升级版,强调“平等”而非“特殊”;第四个坚持实质变更了“中华民国”国号,在其后加了“台湾”两字,且在“台湾”前后未用括号。

“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政治概念,是迫于现实环境的压力,在“中华民国”和“台湾共和国”之间的折中、过渡,表达了往后者前进的倾向与趋势。既凸显“台湾”政治实体,又虚化“中华民国”;既符合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又符合蔡英文的一贯立场。2016年1月18日,她接受BBC专访时,强调“我们没有需要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称自己为中华民国台湾”。

10月14日至16日,亲绿的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针对蔡英文“四个坚持”进行民调,支持67.9%,不支持仅12.3%。其中70.6%支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80.3%支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台湾不敢不能“法理独立”

民进党开口自由、闭口民主,难道会尊重主流民意搞全民公决“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甚至“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吗?答案是否定的,相信的人就很傻很天真了。

民进党不少创党元老有理想、有信仰,施明德就是因“美丽岛事件”先被判死刑,美国向国民党当局施压后才改判无期。如今的民进党不敢玩真的,只敢玩虚的、玩选举。

百年老迈落魄的国民党日趋边缘化,在青年中失去吸引力,偏绿的民调显示,柯文哲的民众党支持率如今已略高于国民党。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例如搞全民公决独立)。非不为也,实不敢也,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来自的美国例证之一是,7月6日,美国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公开表达“不支持台独”的立场。来自中国的例证之一是,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动武有三种情形,苦于师出无名。

“激独”反而导致“急统”、“武统”,不符合台湾和民进党的利益。两岸或中美彻底摊牌,甚至发生战争,民进党长期执政就悬了,怎么追逐权力最大化?

这就能解释民进党关于两岸政策的“战略模糊”:一、没有动力放弃1991年10月13日五届全代会通过的“台独党纲”、1999年5月9日八届二次全代会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二、企图挟持1600万台湾民众(2300万的约70%)逼迫中国政府和14亿大陆民众让步;三、决不敢实行“法理台独”挑衅大陆底线,成全大陆以正当理由出兵。

公民自决是双刃剑,民意很容易失控反噬,也很容易加剧社会分裂。英国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脱欧公投都很惊险刺激。时任首相卡梅伦反对“脱欧”,如意算盘是以公投要胁欧盟让步,没想到弄假成真。2014年9月,他曾哽咽动情演讲,挽救苏格兰独立公投,上帝没有成全他第二次。

民进党将公投视为“神主牌”,鼓吹是人民意志的展现,控制立法院时,强行通过公投法案。如今完全执政,自己挖的坑首先埋自己,反而对公投缩手缩脚,真应了那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2月18日,台湾举行莱猪进口、珍爱藻礁、重启核电、公投绑大选四个公投,据目前民调大概率都会通过。民进党公开反对“公投绑大选”,更怕民意失控,万一过半数要独立,它又不敢真操作。民进党2018年已修法提高公投门槛,现在呼吁继续提高。

台湾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7月4日,台日关系协会会长、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接受陈水扁广播专访时表示,台湾要做为一个法律上独立的国家,“确实不是台湾人民可以自己决定的”,“甭说中国会打我们,据我的了解,美国根本就不赞成”。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水扁、蔡英文、其他民进党高层及其智囊都清楚,台湾能否独立的决定因素并非自身,而是中美的实力博弈。早在2005年,陈水扁执掌大权时与欧盟议员和媒体视频对话,就坦承要将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他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不能骗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2020年,邱义仁在美国乔治城大学的视频研讨会谈及台独议题时,也大泼冷水说:“台湾务实的政治人物不会这么做,除非疯了。”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爽快同意金正恩尽快见面的意愿。朝核问题、美朝关系明显缓和,特朗普认为不必有求于中国制约朝鲜,当月开打竞选时就承诺的贸易战,迅速扩散到科技战、外交战、金融战、舆论战、教育战等领域。

与新加坡等全球多数国家不选边的立场迥异,蔡英文一改温和吞吐的学者形象,转型为“辣台妹”,单方押宝美国,始终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拜登政府上任后,民进党判断美国依然与中国激烈竞争和对抗,所以依然配合炒热台海议题。10月26日,蔡英文接受CNN采访,在中美建交42年后,首次以台湾领导人身份,亲口证实有美军在台协助训练,尽管回避美军驻台人数(CNN引用美国国防部数据报道只有32人);声称如大陆武统,对美国保卫台湾“我有信心”,相信美国、日本“会以各自的方式”驰援台湾。

在这次采访中,蔡英文还强调台湾“国防”改革的重点是,“着重于机动且具致命一击的武器装备”。这让人马上联想起台湾军政高层多次威胁,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曾放风首枚目标是东方明珠电视塔)、香港。当然,台湾决不敢对大陆打“第一枪”,而且小心翼翼不给大陆好机会打“第一枪”。

蔡英文在采访中通篇不称“大陆”,都称“中国”,且与台湾并列。但民进党有勇气撤销“行政院蒙藏委员会”,却无勇气撤销陆委会,将大陆事务并入“外交部”。

蔡英文将台湾置于中美冲突第一线绝对高风险。其实,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政策,最符合台湾目前的民意和利益,经济好处照拿、政治民主照宣、两岸统一免谈、和平谈判久磨,闷声发财,屡试不爽。但国民党也未坚持,朱立伦回炉任党主席,10月30日召开全党代表大会通过新的政策纲领,删除此前的“不统、不独、不武”表述。

8月31日,台湾国防部公布《中共军力报告书》,其中分析了大陆攻台的7个可能时机,包括:台湾宣布独立、明确朝向独立、内部动荡不安、获得核子武器、两岸和平统一对话延迟、外国势力介入岛内事务、外国兵力进驻等。换而言之,台湾对大陆触发动武的条件有预判,更不会主动突破红线,让大陆师出有名。

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国务院、中央军委动武,只原则规定了三种情形。笔者数年前尝试细化为13个选项,符合其中之一即可能触发大陆主动对台动武:

1.台湾当局宣布独立;2.台湾当局更改“国号”(如“台湾共和国”)、“领土”或相应“修宪”;3.台湾组织独立“公投”或变相独立“公投”;4.台湾立法拒绝与大陆进行和平统一谈判;5.台湾不以“中华民国”国号与主权国家建交;6.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7.美军或其他外国军队进驻台澎金马;8.台湾与任何国家签订军事同盟条约;9.台湾研发或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知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10.台湾武力攻击大陆(如将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香港的威胁转为行动);11.台湾出现持续严重的暴乱或无政府状态;12.台湾以渐进台独恶意持续挑衅大陆;13.其他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界定的条件。

(注:《台海无战事》的中、美视角分析待续。作者为独立评论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叶胜舟:台海无战事:台湾不敢也不能“法理独立”

发布日期:2021-11-10 16:27
|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这是因为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一直热,最近高热。拜登8月19日接受ABC采访、10月21日接受CNN采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1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回答提问,都声称“协防”、“保卫”台湾。

11月1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保供稳价文件,有一句“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按:指疫情及防控)的需要”,济南等城市人防部门依惯例抽签发放应急包,民间过度解读为台海要开战。重庆、河南郑州、江苏常州和启东、安徽蚌埠等地发生抢购,次日“囤粮囤油囤菜”上了热搜,网络还有伪造人武部征召预备役、退伍军人的谣言,以致商务部、国家粮食和物质储备局、农业农村部、《解放军报》、国家发改委等纷纷出来辟谣。很多人、很多媒体都关注和询问:台海打不打仗?

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经济人”假设,即追逐利益最大化,通常就指金钱最大化。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笔者研究金正恩和朝鲜问题时,曾扩充提出国家元首“政治人”假设,即追逐权力最大化;还有两个推论:利益权重多元且需取舍;元首和/或其决策团队足够理性精明(即专业)。

这个“政治人”假设不仅适用于金正恩,也适用于其他国家元首、地区首脑和一切政治人物。只有权力最大化后,才有可能实现成就最大化、效用最大化。

进一步抽象与合并,无论是“经济人”假设还是“政治人”假设,无论是国家元首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古今还是中外,人类都追逐欲望最大化。此处欲望是中性表述,是人性的常态,利益、权力、金钱、名声、情感等都是一种欲望。

互联网时代,国家元首无光环,如金正恩这样乐此不疲“神化”的极少,也只能是闭关锁国后自娱自乐。人无完人,元首们或多或少展示人性的弱点和欲望,其中有涉嫌贪腐的(如被塔利班刚推翻、具有美国国籍的阿富汗前总统加尼),也有平庸无能的。即使大部分能干,放在全球各国元首中PK,正如中国高考各省状元进清华北大后,也能很快分出三六九等。

5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封面文章,以“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形容台湾。但大量实例表明,即使碰到特朗普这样的“疯子”,碰到台湾这样极其敏感的问题,中美台三方政界、军界最高层均有强大的理性和制衡,更不会轻易给对方动武的理由,局势远不足以失控。三方都极不想打仗,嘴炮打得火热,火炮却没人愿动。台海无战事,虑者自扰之。本文“台海”指台湾海域,不止台湾海峡。

台湾两岸政策的演变

台湾五个领导人两岸政策有清晰的演变过程。

蒋经国“三不”,即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李登辉“两国”,即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参与起草。陈水扁“四不一没有”,即不宣布独立、不更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马英九“三不”,即不统、不独、不武。

蔡英文第一个任期“四不一回避”,即承诺不变、善意不变、不在压力下屈服、不走对抗老路,回避“九二共识”;第二个任期今年“双十节”提出“四个坚持”,即坚持自由民主的宪政体制,坚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坚持“主权”不容侵犯并吞,坚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这“四个坚持”在台湾历届领导的两岸政策中,明显最强硬,“台独”色彩最浓。其中第二个坚持是李登辉“两国论”升级版,强调“平等”而非“特殊”;第四个坚持实质变更了“中华民国”国号,在其后加了“台湾”两字,且在“台湾”前后未用括号。

“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政治概念,是迫于现实环境的压力,在“中华民国”和“台湾共和国”之间的折中、过渡,表达了往后者前进的倾向与趋势。既凸显“台湾”政治实体,又虚化“中华民国”;既符合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又符合蔡英文的一贯立场。2016年1月18日,她接受BBC专访时,强调“我们没有需要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称自己为中华民国台湾”。

10月14日至16日,亲绿的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针对蔡英文“四个坚持”进行民调,支持67.9%,不支持仅12.3%。其中70.6%支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80.3%支持“中华民国台湾的前途,必须遵循全体台湾人民的意志”。

台湾不敢不能“法理独立”

民进党开口自由、闭口民主,难道会尊重主流民意搞全民公决“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甚至“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吗?答案是否定的,相信的人就很傻很天真了。

民进党不少创党元老有理想、有信仰,施明德就是因“美丽岛事件”先被判死刑,美国向国民党当局施压后才改判无期。如今的民进党不敢玩真的,只敢玩虚的、玩选举。

百年老迈落魄的国民党日趋边缘化,在青年中失去吸引力,偏绿的民调显示,柯文哲的民众党支持率如今已略高于国民党。民进党稳定掌握主流民意,有把握长期执政,虽有“台独”之心,并无“激独”之行(例如搞全民公决独立)。非不为也,实不敢也,受制于中、美两个严厉的“紧箍咒”。

来自的美国例证之一是,7月6日,美国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公开表达“不支持台独”的立场。来自中国的例证之一是,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动武有三种情形,苦于师出无名。

“激独”反而导致“急统”、“武统”,不符合台湾和民进党的利益。两岸或中美彻底摊牌,甚至发生战争,民进党长期执政就悬了,怎么追逐权力最大化?

这就能解释民进党关于两岸政策的“战略模糊”:一、没有动力放弃1991年10月13日五届全代会通过的“台独党纲”、1999年5月9日八届二次全代会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二、企图挟持1600万台湾民众(2300万的约70%)逼迫中国政府和14亿大陆民众让步;三、决不敢实行“法理台独”挑衅大陆底线,成全大陆以正当理由出兵。

公民自决是双刃剑,民意很容易失控反噬,也很容易加剧社会分裂。英国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脱欧公投都很惊险刺激。时任首相卡梅伦反对“脱欧”,如意算盘是以公投要胁欧盟让步,没想到弄假成真。2014年9月,他曾哽咽动情演讲,挽救苏格兰独立公投,上帝没有成全他第二次。

民进党将公投视为“神主牌”,鼓吹是人民意志的展现,控制立法院时,强行通过公投法案。如今完全执政,自己挖的坑首先埋自己,反而对公投缩手缩脚,真应了那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2月18日,台湾举行莱猪进口、珍爱藻礁、重启核电、公投绑大选四个公投,据目前民调大概率都会通过。民进党公开反对“公投绑大选”,更怕民意失控,万一过半数要独立,它又不敢真操作。民进党2018年已修法提高公投门槛,现在呼吁继续提高。

台湾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7月4日,台日关系协会会长、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接受陈水扁广播专访时表示,台湾要做为一个法律上独立的国家,“确实不是台湾人民可以自己决定的”,“甭说中国会打我们,据我的了解,美国根本就不赞成”。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水扁、蔡英文、其他民进党高层及其智囊都清楚,台湾能否独立的决定因素并非自身,而是中美的实力博弈。早在2005年,陈水扁执掌大权时与欧盟议员和媒体视频对话,就坦承要将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他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不能骗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2020年,邱义仁在美国乔治城大学的视频研讨会谈及台独议题时,也大泼冷水说:“台湾务实的政治人物不会这么做,除非疯了。”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爽快同意金正恩尽快见面的意愿。朝核问题、美朝关系明显缓和,特朗普认为不必有求于中国制约朝鲜,当月开打竞选时就承诺的贸易战,迅速扩散到科技战、外交战、金融战、舆论战、教育战等领域。

与新加坡等全球多数国家不选边的立场迥异,蔡英文一改温和吞吐的学者形象,转型为“辣台妹”,单方押宝美国,始终顶在中美冲突第一线。

拜登政府上任后,民进党判断美国依然与中国激烈竞争和对抗,所以依然配合炒热台海议题。10月26日,蔡英文接受CNN采访,在中美建交42年后,首次以台湾领导人身份,亲口证实有美军在台协助训练,尽管回避美军驻台人数(CNN引用美国国防部数据报道只有32人);声称如大陆武统,对美国保卫台湾“我有信心”,相信美国、日本“会以各自的方式”驰援台湾。

在这次采访中,蔡英文还强调台湾“国防”改革的重点是,“着重于机动且具致命一击的武器装备”。这让人马上联想起台湾军政高层多次威胁,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曾放风首枚目标是东方明珠电视塔)、香港。当然,台湾决不敢对大陆打“第一枪”,而且小心翼翼不给大陆好机会打“第一枪”。

蔡英文在采访中通篇不称“大陆”,都称“中国”,且与台湾并列。但民进党有勇气撤销“行政院蒙藏委员会”,却无勇气撤销陆委会,将大陆事务并入“外交部”。

蔡英文将台湾置于中美冲突第一线绝对高风险。其实,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政策,最符合台湾目前的民意和利益,经济好处照拿、政治民主照宣、两岸统一免谈、和平谈判久磨,闷声发财,屡试不爽。但国民党也未坚持,朱立伦回炉任党主席,10月30日召开全党代表大会通过新的政策纲领,删除此前的“不统、不独、不武”表述。

8月31日,台湾国防部公布《中共军力报告书》,其中分析了大陆攻台的7个可能时机,包括:台湾宣布独立、明确朝向独立、内部动荡不安、获得核子武器、两岸和平统一对话延迟、外国势力介入岛内事务、外国兵力进驻等。换而言之,台湾对大陆触发动武的条件有预判,更不会主动突破红线,让大陆师出有名。

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国务院、中央军委动武,只原则规定了三种情形。笔者数年前尝试细化为13个选项,符合其中之一即可能触发大陆主动对台动武:

1.台湾当局宣布独立;2.台湾当局更改“国号”(如“台湾共和国”)、“领土”或相应“修宪”;3.台湾组织独立“公投”或变相独立“公投”;4.台湾立法拒绝与大陆进行和平统一谈判;5.台湾不以“中华民国”国号与主权国家建交;6.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7.美军或其他外国军队进驻台澎金马;8.台湾与任何国家签订军事同盟条约;9.台湾研发或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知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10.台湾武力攻击大陆(如将导弹攻击三峡大坝、上海、香港的威胁转为行动);11.台湾出现持续严重的暴乱或无政府状态;12.台湾以渐进台独恶意持续挑衅大陆;13.其他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界定的条件。

(注:《台海无战事》的中、美视角分析待续。作者为独立评论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