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Yanhong Luo

【OR  商业新媒体】

《英雄联盟》(LOL)S11全球总决赛告一段落。11月7日凌晨,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代表中国LPL赛区出战的EDG战队以3:2的成绩战胜代表韩国LCK赛区出战的卫冕冠军DK战队。EDG成为第三支获得全球总决赛冠军的中国战队。

6日晚间至7日凌晨,S11总决赛无疑是社交网络最热门的话题,EDG夺冠引发了一场电竞“出圈式”狂欢。数据显示,EDG对阵DK期间,bilibili平台就有3.5亿人次观看比赛,腾讯视频直播累计有8600万人观众。超过20个S11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EDG夺冠flag”话题持续霸榜微博热搜第一,由央视新闻创建的“EDG夺冠”话题也在比赛结束后迅速登顶,一小时内收获近9亿阅读量。当晚,不少人的朋友圈也被“EDG捧杯”“EDG不破不立”刷屏。众多商家蹭热度,发起“EDG夺冠免单优惠”营销。

电子竞技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北美地区,却在韩国找到了最适合的土壤。1997-1999年间,亚洲被一场金融危机席卷,韩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韩国家庭不得不在金融危机中寻找更便宜且易获得的娱乐方式,当时《星际争霸》在韩国国内大热。为寻找经济发展的破局之路,减少社会对传统产业的依赖性,韩国政府开始扶持游戏、娱乐和数码行业,很快,韩国的电子竞技职业协会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出现了。

KeSpa对韩国电竞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韩国电竞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KeSpa负责电竞赛事的举办、宣传,新电竞项目的立项,电竞选手的培训、合同管理,以及资本支持、实现赛事的商业变现等,充分保障了电竞俱乐部和选手的各自利益。在上下产业链合理运作下,电竞独树一帜成为韩国的新产业。

2011年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热门电竞游戏的崛起,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阵电竞热潮。从“玩物丧志”的偏见到“为电竞正名”,将电竞赛事打造成为像NBA、欧冠等一样的超级体育赛事IP一直是许多电竞从业者的梦想。

随着腾讯和Riot对LPL进行联盟化改革,Valve对《DotA2》赛事进行全球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产业上下游被打通,中国电竞产业步入了高速上升通道,随着电竞的爆发式增长,国家对待这个新兴产业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一方面出台多项政策激励电竞产业发展,另一方面电竞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在发展中,中国电竞不仅完成了传统体育历经百年的演变,还展示出了强大的“吸金”能量和发展势头。
 
根据腾讯电竞联合企鹅智库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而电竞赛事的核心观众达到9280万人,占比全球第一。在赛事营收方面,尽管受疫情影响,2021年全球电竞赛事营收预计为10.84亿美元,中国地区凭借3.6亿美元的收入,是全球赛事收入最高的电竞市场。

回看EDG夺冠的这场“出圈式”狂欢,固然与社交媒体、长短视频平台的深度传播覆盖不无关系,同时也离不开中国电竞产业职业化、商业化进程的加速。

电竞产业是一个金字塔的模式。最上层是游戏版权方与赛事运营方,它们是电竞联赛的组织管理方,促进联赛整体有效进行,商业收益丰厚。第二层是俱乐部和直播平台,俱乐部是电竞联赛的参与主体,与联赛协调发展,培养职业选手,推动电竞产业商业升级;直播平台则是电竞赛事的传播媒介,推广传播并扩展联赛辐射及影响,任何一家游戏厂商和赛事运营都需要相应的平台将模式传播给下面的基块。最下一层是电竞观众的主场,他们是电竞赛事的终极消费者,是电竞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各类针对观众的“电竞+”模式应运而生。

这一领域的市场参与者,既有腾讯、阿里、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大厂,更有以王思聪、朱一航、何猷君等为代表的豪门二代及知名艺人周杰伦、林俊杰、萧敬腾、鹿晗等,他们不仅自己是资深电竞玩家,更为电竞产业豪掷千金,帮助上中下游注入资本和人员的新鲜血液。

以EDG俱乐部创始人、超竞集团董事长朱一航为例。在他的掌舵下,EDG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建立专门基地的电竞俱乐部。超竞集团先后设立超竞教育集团,培养管理、内容制作、赛事执行、转播等各专业电竞人才,实验性地建设“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打造多维度的“电竞+”生态产业链。2019年,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吴历华在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表示,超竞集团借鉴了传统的体育俱乐部的管理模式,同时构筑了赞助商、直播平台、内容、衍生品等盈利模式。“超竞集团的最初使命就是为超级一代提供文化、娱乐、体育类的产业链提供服务、产品、内容和平台。”


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吴历华。

作为终极消费者,电竞观众是电竞产业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艾瑞咨询发布了《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其中有一部分对目前国内电竞用户的画像分析,不难发现,目前国内的电竞用户年龄覆盖从18岁以下到40岁以上,两端年龄人群占比均超过7%,这其实意味着,如今的电竞行业并不如我们过去认识的那样,只覆盖千禧一代和Z世代。同时,这也体现了行业在各年龄段覆盖人群上明显的延展性。

这种极高的年龄人群覆盖度,实则为各类型的金主入局电竞提供了更加舒适的环境。在2021LPL春季赛中,除了传统的外设、直播类企业对LPL战队进行赞助,赞助战队的品牌也逐渐多元化。类似于奔驰、奥迪汽车企业,上好佳、美年达餐饮企业,GM、森马服饰企业等等,无不体现出电竞产业的赞助商们在逐渐朝着多元化发展。此外,LV、迪奥联手《英雄联盟》、巴宝莉与《王者荣耀》推出联名款,种种举动不难看出电竞日益成为品牌营销新战场。

但更重要的是,电竞在商业营销上的发展潜力。如今电竞用户年龄覆盖度虽然庞大,但年轻人群仍然是整个电竞行业的流量支柱。这部分人逐年增长的消费能力以及对电竞内容的粘性,其实为青睐电竞行业的赞助商们提供了更大的长期投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竞产业已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借EDG夺冠的东风将日益勃兴。但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不是谁都能成为EDG,行业内更多的是默默平凡的电竞职业选手和从业者。

据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于五个方向:赛事奖金、赛事转播权的赞助收入、线下场地收入、展会收入以及粉丝经济。其中,金额最多的是选手比赛获得的奖金,但奖金大部分归选手本人,俱乐部只能依靠其他四项收入来源经营。除了头部俱乐部,许多俱乐部面临“生存困境”。

此外,大部分的职业电竞选手,正面临低薪、欠薪、转行的困境。首先,主流游戏职业选手和冷门游戏选手的薪酬差距巨大。其次,是否参与联赛是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收入的分水岭,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最重要的一点,电竞选手的“黄金期”极为短暂,很多选手尚未成年就已进入战队,高强度训练给身体带来的损伤不可忽视,大多电竞职业选手25岁左右便会选择退役。

bilibili电竞公司总裁陈悠悠曾表示,进入电竞青训队的未成年人除了技能上的提升,也要在精神层面、人文层面认识世界、感知社会,学习文化知识,树立正确的三观。针对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去向,也值得向传统体育运动员学习经验,“可以去当教练,也可以进入高校深造,或者跨界尝试新的领域”。

目前,一些高校都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其中包括中国传媒大学等重点大学。值得注意的是,电竞相关专业并不属于计算机类,而是教育类、体育类或艺术类。电竞专业并非培养“打游戏”职业选手,更多的是培养游戏解说、电子竞技运营与管理、商务推广、运营维护、策划执行、新闻传媒、剪辑、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等产业链条上需要的专业性人才。

资本是一场快速的、流动的盛宴,电竞人才培育、行业大环境的塑造更应该是一场静心修行。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EDG夺冠背后,中国电竞生态需要“快慢兼施”

发布日期:2021-11-09 20:01
|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Yanhong Luo

【OR  商业新媒体】

《英雄联盟》(LOL)S11全球总决赛告一段落。11月7日凌晨,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代表中国LPL赛区出战的EDG战队以3:2的成绩战胜代表韩国LCK赛区出战的卫冕冠军DK战队。EDG成为第三支获得全球总决赛冠军的中国战队。

6日晚间至7日凌晨,S11总决赛无疑是社交网络最热门的话题,EDG夺冠引发了一场电竞“出圈式”狂欢。数据显示,EDG对阵DK期间,bilibili平台就有3.5亿人次观看比赛,腾讯视频直播累计有8600万人观众。超过20个S11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EDG夺冠flag”话题持续霸榜微博热搜第一,由央视新闻创建的“EDG夺冠”话题也在比赛结束后迅速登顶,一小时内收获近9亿阅读量。当晚,不少人的朋友圈也被“EDG捧杯”“EDG不破不立”刷屏。众多商家蹭热度,发起“EDG夺冠免单优惠”营销。

电子竞技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北美地区,却在韩国找到了最适合的土壤。1997-1999年间,亚洲被一场金融危机席卷,韩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韩国家庭不得不在金融危机中寻找更便宜且易获得的娱乐方式,当时《星际争霸》在韩国国内大热。为寻找经济发展的破局之路,减少社会对传统产业的依赖性,韩国政府开始扶持游戏、娱乐和数码行业,很快,韩国的电子竞技职业协会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出现了。

KeSpa对韩国电竞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韩国电竞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KeSpa负责电竞赛事的举办、宣传,新电竞项目的立项,电竞选手的培训、合同管理,以及资本支持、实现赛事的商业变现等,充分保障了电竞俱乐部和选手的各自利益。在上下产业链合理运作下,电竞独树一帜成为韩国的新产业。

2011年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热门电竞游戏的崛起,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阵电竞热潮。从“玩物丧志”的偏见到“为电竞正名”,将电竞赛事打造成为像NBA、欧冠等一样的超级体育赛事IP一直是许多电竞从业者的梦想。

随着腾讯和Riot对LPL进行联盟化改革,Valve对《DotA2》赛事进行全球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产业上下游被打通,中国电竞产业步入了高速上升通道,随着电竞的爆发式增长,国家对待这个新兴产业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一方面出台多项政策激励电竞产业发展,另一方面电竞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在发展中,中国电竞不仅完成了传统体育历经百年的演变,还展示出了强大的“吸金”能量和发展势头。
 
根据腾讯电竞联合企鹅智库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而电竞赛事的核心观众达到9280万人,占比全球第一。在赛事营收方面,尽管受疫情影响,2021年全球电竞赛事营收预计为10.84亿美元,中国地区凭借3.6亿美元的收入,是全球赛事收入最高的电竞市场。

回看EDG夺冠的这场“出圈式”狂欢,固然与社交媒体、长短视频平台的深度传播覆盖不无关系,同时也离不开中国电竞产业职业化、商业化进程的加速。

电竞产业是一个金字塔的模式。最上层是游戏版权方与赛事运营方,它们是电竞联赛的组织管理方,促进联赛整体有效进行,商业收益丰厚。第二层是俱乐部和直播平台,俱乐部是电竞联赛的参与主体,与联赛协调发展,培养职业选手,推动电竞产业商业升级;直播平台则是电竞赛事的传播媒介,推广传播并扩展联赛辐射及影响,任何一家游戏厂商和赛事运营都需要相应的平台将模式传播给下面的基块。最下一层是电竞观众的主场,他们是电竞赛事的终极消费者,是电竞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各类针对观众的“电竞+”模式应运而生。

这一领域的市场参与者,既有腾讯、阿里、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大厂,更有以王思聪、朱一航、何猷君等为代表的豪门二代及知名艺人周杰伦、林俊杰、萧敬腾、鹿晗等,他们不仅自己是资深电竞玩家,更为电竞产业豪掷千金,帮助上中下游注入资本和人员的新鲜血液。

以EDG俱乐部创始人、超竞集团董事长朱一航为例。在他的掌舵下,EDG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建立专门基地的电竞俱乐部。超竞集团先后设立超竞教育集团,培养管理、内容制作、赛事执行、转播等各专业电竞人才,实验性地建设“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打造多维度的“电竞+”生态产业链。2019年,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吴历华在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表示,超竞集团借鉴了传统的体育俱乐部的管理模式,同时构筑了赞助商、直播平台、内容、衍生品等盈利模式。“超竞集团的最初使命就是为超级一代提供文化、娱乐、体育类的产业链提供服务、产品、内容和平台。”


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吴历华。

作为终极消费者,电竞观众是电竞产业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艾瑞咨询发布了《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其中有一部分对目前国内电竞用户的画像分析,不难发现,目前国内的电竞用户年龄覆盖从18岁以下到40岁以上,两端年龄人群占比均超过7%,这其实意味着,如今的电竞行业并不如我们过去认识的那样,只覆盖千禧一代和Z世代。同时,这也体现了行业在各年龄段覆盖人群上明显的延展性。

这种极高的年龄人群覆盖度,实则为各类型的金主入局电竞提供了更加舒适的环境。在2021LPL春季赛中,除了传统的外设、直播类企业对LPL战队进行赞助,赞助战队的品牌也逐渐多元化。类似于奔驰、奥迪汽车企业,上好佳、美年达餐饮企业,GM、森马服饰企业等等,无不体现出电竞产业的赞助商们在逐渐朝着多元化发展。此外,LV、迪奥联手《英雄联盟》、巴宝莉与《王者荣耀》推出联名款,种种举动不难看出电竞日益成为品牌营销新战场。

但更重要的是,电竞在商业营销上的发展潜力。如今电竞用户年龄覆盖度虽然庞大,但年轻人群仍然是整个电竞行业的流量支柱。这部分人逐年增长的消费能力以及对电竞内容的粘性,其实为青睐电竞行业的赞助商们提供了更大的长期投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竞产业已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借EDG夺冠的东风将日益勃兴。但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不是谁都能成为EDG,行业内更多的是默默平凡的电竞职业选手和从业者。

据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于五个方向:赛事奖金、赛事转播权的赞助收入、线下场地收入、展会收入以及粉丝经济。其中,金额最多的是选手比赛获得的奖金,但奖金大部分归选手本人,俱乐部只能依靠其他四项收入来源经营。除了头部俱乐部,许多俱乐部面临“生存困境”。

此外,大部分的职业电竞选手,正面临低薪、欠薪、转行的困境。首先,主流游戏职业选手和冷门游戏选手的薪酬差距巨大。其次,是否参与联赛是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收入的分水岭,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最重要的一点,电竞选手的“黄金期”极为短暂,很多选手尚未成年就已进入战队,高强度训练给身体带来的损伤不可忽视,大多电竞职业选手25岁左右便会选择退役。

bilibili电竞公司总裁陈悠悠曾表示,进入电竞青训队的未成年人除了技能上的提升,也要在精神层面、人文层面认识世界、感知社会,学习文化知识,树立正确的三观。针对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去向,也值得向传统体育运动员学习经验,“可以去当教练,也可以进入高校深造,或者跨界尝试新的领域”。

目前,一些高校都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其中包括中国传媒大学等重点大学。值得注意的是,电竞相关专业并不属于计算机类,而是教育类、体育类或艺术类。电竞专业并非培养“打游戏”职业选手,更多的是培养游戏解说、电子竞技运营与管理、商务推广、运营维护、策划执行、新闻传媒、剪辑、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等产业链条上需要的专业性人才。

资本是一场快速的、流动的盛宴,电竞人才培育、行业大环境的塑造更应该是一场静心修行。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Yanhong Luo

【OR  商业新媒体】

《英雄联盟》(LOL)S11全球总决赛告一段落。11月7日凌晨,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代表中国LPL赛区出战的EDG战队以3:2的成绩战胜代表韩国LCK赛区出战的卫冕冠军DK战队。EDG成为第三支获得全球总决赛冠军的中国战队。

6日晚间至7日凌晨,S11总决赛无疑是社交网络最热门的话题,EDG夺冠引发了一场电竞“出圈式”狂欢。数据显示,EDG对阵DK期间,bilibili平台就有3.5亿人次观看比赛,腾讯视频直播累计有8600万人观众。超过20个S11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EDG夺冠flag”话题持续霸榜微博热搜第一,由央视新闻创建的“EDG夺冠”话题也在比赛结束后迅速登顶,一小时内收获近9亿阅读量。当晚,不少人的朋友圈也被“EDG捧杯”“EDG不破不立”刷屏。众多商家蹭热度,发起“EDG夺冠免单优惠”营销。

电子竞技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北美地区,却在韩国找到了最适合的土壤。1997-1999年间,亚洲被一场金融危机席卷,韩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韩国家庭不得不在金融危机中寻找更便宜且易获得的娱乐方式,当时《星际争霸》在韩国国内大热。为寻找经济发展的破局之路,减少社会对传统产业的依赖性,韩国政府开始扶持游戏、娱乐和数码行业,很快,韩国的电子竞技职业协会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出现了。

KeSpa对韩国电竞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韩国电竞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KeSpa负责电竞赛事的举办、宣传,新电竞项目的立项,电竞选手的培训、合同管理,以及资本支持、实现赛事的商业变现等,充分保障了电竞俱乐部和选手的各自利益。在上下产业链合理运作下,电竞独树一帜成为韩国的新产业。

2011年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热门电竞游戏的崛起,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阵电竞热潮。从“玩物丧志”的偏见到“为电竞正名”,将电竞赛事打造成为像NBA、欧冠等一样的超级体育赛事IP一直是许多电竞从业者的梦想。

随着腾讯和Riot对LPL进行联盟化改革,Valve对《DotA2》赛事进行全球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产业上下游被打通,中国电竞产业步入了高速上升通道,随着电竞的爆发式增长,国家对待这个新兴产业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一方面出台多项政策激励电竞产业发展,另一方面电竞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在发展中,中国电竞不仅完成了传统体育历经百年的演变,还展示出了强大的“吸金”能量和发展势头。
 
根据腾讯电竞联合企鹅智库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而电竞赛事的核心观众达到9280万人,占比全球第一。在赛事营收方面,尽管受疫情影响,2021年全球电竞赛事营收预计为10.84亿美元,中国地区凭借3.6亿美元的收入,是全球赛事收入最高的电竞市场。

回看EDG夺冠的这场“出圈式”狂欢,固然与社交媒体、长短视频平台的深度传播覆盖不无关系,同时也离不开中国电竞产业职业化、商业化进程的加速。

电竞产业是一个金字塔的模式。最上层是游戏版权方与赛事运营方,它们是电竞联赛的组织管理方,促进联赛整体有效进行,商业收益丰厚。第二层是俱乐部和直播平台,俱乐部是电竞联赛的参与主体,与联赛协调发展,培养职业选手,推动电竞产业商业升级;直播平台则是电竞赛事的传播媒介,推广传播并扩展联赛辐射及影响,任何一家游戏厂商和赛事运营都需要相应的平台将模式传播给下面的基块。最下一层是电竞观众的主场,他们是电竞赛事的终极消费者,是电竞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各类针对观众的“电竞+”模式应运而生。

这一领域的市场参与者,既有腾讯、阿里、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大厂,更有以王思聪、朱一航、何猷君等为代表的豪门二代及知名艺人周杰伦、林俊杰、萧敬腾、鹿晗等,他们不仅自己是资深电竞玩家,更为电竞产业豪掷千金,帮助上中下游注入资本和人员的新鲜血液。

以EDG俱乐部创始人、超竞集团董事长朱一航为例。在他的掌舵下,EDG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建立专门基地的电竞俱乐部。超竞集团先后设立超竞教育集团,培养管理、内容制作、赛事执行、转播等各专业电竞人才,实验性地建设“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打造多维度的“电竞+”生态产业链。2019年,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吴历华在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表示,超竞集团借鉴了传统的体育俱乐部的管理模式,同时构筑了赞助商、直播平台、内容、衍生品等盈利模式。“超竞集团的最初使命就是为超级一代提供文化、娱乐、体育类的产业链提供服务、产品、内容和平台。”


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吴历华。

作为终极消费者,电竞观众是电竞产业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艾瑞咨询发布了《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其中有一部分对目前国内电竞用户的画像分析,不难发现,目前国内的电竞用户年龄覆盖从18岁以下到40岁以上,两端年龄人群占比均超过7%,这其实意味着,如今的电竞行业并不如我们过去认识的那样,只覆盖千禧一代和Z世代。同时,这也体现了行业在各年龄段覆盖人群上明显的延展性。

这种极高的年龄人群覆盖度,实则为各类型的金主入局电竞提供了更加舒适的环境。在2021LPL春季赛中,除了传统的外设、直播类企业对LPL战队进行赞助,赞助战队的品牌也逐渐多元化。类似于奔驰、奥迪汽车企业,上好佳、美年达餐饮企业,GM、森马服饰企业等等,无不体现出电竞产业的赞助商们在逐渐朝着多元化发展。此外,LV、迪奥联手《英雄联盟》、巴宝莉与《王者荣耀》推出联名款,种种举动不难看出电竞日益成为品牌营销新战场。

但更重要的是,电竞在商业营销上的发展潜力。如今电竞用户年龄覆盖度虽然庞大,但年轻人群仍然是整个电竞行业的流量支柱。这部分人逐年增长的消费能力以及对电竞内容的粘性,其实为青睐电竞行业的赞助商们提供了更大的长期投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竞产业已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借EDG夺冠的东风将日益勃兴。但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不是谁都能成为EDG,行业内更多的是默默平凡的电竞职业选手和从业者。

据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于五个方向:赛事奖金、赛事转播权的赞助收入、线下场地收入、展会收入以及粉丝经济。其中,金额最多的是选手比赛获得的奖金,但奖金大部分归选手本人,俱乐部只能依靠其他四项收入来源经营。除了头部俱乐部,许多俱乐部面临“生存困境”。

此外,大部分的职业电竞选手,正面临低薪、欠薪、转行的困境。首先,主流游戏职业选手和冷门游戏选手的薪酬差距巨大。其次,是否参与联赛是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收入的分水岭,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最重要的一点,电竞选手的“黄金期”极为短暂,很多选手尚未成年就已进入战队,高强度训练给身体带来的损伤不可忽视,大多电竞职业选手25岁左右便会选择退役。

bilibili电竞公司总裁陈悠悠曾表示,进入电竞青训队的未成年人除了技能上的提升,也要在精神层面、人文层面认识世界、感知社会,学习文化知识,树立正确的三观。针对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去向,也值得向传统体育运动员学习经验,“可以去当教练,也可以进入高校深造,或者跨界尝试新的领域”。

目前,一些高校都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其中包括中国传媒大学等重点大学。值得注意的是,电竞相关专业并不属于计算机类,而是教育类、体育类或艺术类。电竞专业并非培养“打游戏”职业选手,更多的是培养游戏解说、电子竞技运营与管理、商务推广、运营维护、策划执行、新闻传媒、剪辑、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等产业链条上需要的专业性人才。

资本是一场快速的、流动的盛宴,电竞人才培育、行业大环境的塑造更应该是一场静心修行。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EDG夺冠背后,中国电竞生态需要“快慢兼施”

发布日期:2021-11-09 20:01
|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Yanhong Luo

【OR  商业新媒体】

《英雄联盟》(LOL)S11全球总决赛告一段落。11月7日凌晨,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代表中国LPL赛区出战的EDG战队以3:2的成绩战胜代表韩国LCK赛区出战的卫冕冠军DK战队。EDG成为第三支获得全球总决赛冠军的中国战队。

6日晚间至7日凌晨,S11总决赛无疑是社交网络最热门的话题,EDG夺冠引发了一场电竞“出圈式”狂欢。数据显示,EDG对阵DK期间,bilibili平台就有3.5亿人次观看比赛,腾讯视频直播累计有8600万人观众。超过20个S11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EDG夺冠flag”话题持续霸榜微博热搜第一,由央视新闻创建的“EDG夺冠”话题也在比赛结束后迅速登顶,一小时内收获近9亿阅读量。当晚,不少人的朋友圈也被“EDG捧杯”“EDG不破不立”刷屏。众多商家蹭热度,发起“EDG夺冠免单优惠”营销。

电子竞技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北美地区,却在韩国找到了最适合的土壤。1997-1999年间,亚洲被一场金融危机席卷,韩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韩国家庭不得不在金融危机中寻找更便宜且易获得的娱乐方式,当时《星际争霸》在韩国国内大热。为寻找经济发展的破局之路,减少社会对传统产业的依赖性,韩国政府开始扶持游戏、娱乐和数码行业,很快,韩国的电子竞技职业协会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出现了。

KeSpa对韩国电竞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韩国电竞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KeSpa负责电竞赛事的举办、宣传,新电竞项目的立项,电竞选手的培训、合同管理,以及资本支持、实现赛事的商业变现等,充分保障了电竞俱乐部和选手的各自利益。在上下产业链合理运作下,电竞独树一帜成为韩国的新产业。

2011年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热门电竞游戏的崛起,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阵电竞热潮。从“玩物丧志”的偏见到“为电竞正名”,将电竞赛事打造成为像NBA、欧冠等一样的超级体育赛事IP一直是许多电竞从业者的梦想。

随着腾讯和Riot对LPL进行联盟化改革,Valve对《DotA2》赛事进行全球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产业上下游被打通,中国电竞产业步入了高速上升通道,随着电竞的爆发式增长,国家对待这个新兴产业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一方面出台多项政策激励电竞产业发展,另一方面电竞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在发展中,中国电竞不仅完成了传统体育历经百年的演变,还展示出了强大的“吸金”能量和发展势头。
 
根据腾讯电竞联合企鹅智库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而电竞赛事的核心观众达到9280万人,占比全球第一。在赛事营收方面,尽管受疫情影响,2021年全球电竞赛事营收预计为10.84亿美元,中国地区凭借3.6亿美元的收入,是全球赛事收入最高的电竞市场。

回看EDG夺冠的这场“出圈式”狂欢,固然与社交媒体、长短视频平台的深度传播覆盖不无关系,同时也离不开中国电竞产业职业化、商业化进程的加速。

电竞产业是一个金字塔的模式。最上层是游戏版权方与赛事运营方,它们是电竞联赛的组织管理方,促进联赛整体有效进行,商业收益丰厚。第二层是俱乐部和直播平台,俱乐部是电竞联赛的参与主体,与联赛协调发展,培养职业选手,推动电竞产业商业升级;直播平台则是电竞赛事的传播媒介,推广传播并扩展联赛辐射及影响,任何一家游戏厂商和赛事运营都需要相应的平台将模式传播给下面的基块。最下一层是电竞观众的主场,他们是电竞赛事的终极消费者,是电竞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各类针对观众的“电竞+”模式应运而生。

这一领域的市场参与者,既有腾讯、阿里、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大厂,更有以王思聪、朱一航、何猷君等为代表的豪门二代及知名艺人周杰伦、林俊杰、萧敬腾、鹿晗等,他们不仅自己是资深电竞玩家,更为电竞产业豪掷千金,帮助上中下游注入资本和人员的新鲜血液。

以EDG俱乐部创始人、超竞集团董事长朱一航为例。在他的掌舵下,EDG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建立专门基地的电竞俱乐部。超竞集团先后设立超竞教育集团,培养管理、内容制作、赛事执行、转播等各专业电竞人才,实验性地建设“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打造多维度的“电竞+”生态产业链。2019年,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吴历华在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表示,超竞集团借鉴了传统的体育俱乐部的管理模式,同时构筑了赞助商、直播平台、内容、衍生品等盈利模式。“超竞集团的最初使命就是为超级一代提供文化、娱乐、体育类的产业链提供服务、产品、内容和平台。”


超竞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吴历华。

作为终极消费者,电竞观众是电竞产业经济社会影响力的体现。艾瑞咨询发布了《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其中有一部分对目前国内电竞用户的画像分析,不难发现,目前国内的电竞用户年龄覆盖从18岁以下到40岁以上,两端年龄人群占比均超过7%,这其实意味着,如今的电竞行业并不如我们过去认识的那样,只覆盖千禧一代和Z世代。同时,这也体现了行业在各年龄段覆盖人群上明显的延展性。

这种极高的年龄人群覆盖度,实则为各类型的金主入局电竞提供了更加舒适的环境。在2021LPL春季赛中,除了传统的外设、直播类企业对LPL战队进行赞助,赞助战队的品牌也逐渐多元化。类似于奔驰、奥迪汽车企业,上好佳、美年达餐饮企业,GM、森马服饰企业等等,无不体现出电竞产业的赞助商们在逐渐朝着多元化发展。此外,LV、迪奥联手《英雄联盟》、巴宝莉与《王者荣耀》推出联名款,种种举动不难看出电竞日益成为品牌营销新战场。

但更重要的是,电竞在商业营销上的发展潜力。如今电竞用户年龄覆盖度虽然庞大,但年轻人群仍然是整个电竞行业的流量支柱。这部分人逐年增长的消费能力以及对电竞内容的粘性,其实为青睐电竞行业的赞助商们提供了更大的长期投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竞产业已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借EDG夺冠的东风将日益勃兴。但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不是谁都能成为EDG,行业内更多的是默默平凡的电竞职业选手和从业者。

据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于五个方向:赛事奖金、赛事转播权的赞助收入、线下场地收入、展会收入以及粉丝经济。其中,金额最多的是选手比赛获得的奖金,但奖金大部分归选手本人,俱乐部只能依靠其他四项收入来源经营。除了头部俱乐部,许多俱乐部面临“生存困境”。

此外,大部分的职业电竞选手,正面临低薪、欠薪、转行的困境。首先,主流游戏职业选手和冷门游戏选手的薪酬差距巨大。其次,是否参与联赛是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收入的分水岭,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最重要的一点,电竞选手的“黄金期”极为短暂,很多选手尚未成年就已进入战队,高强度训练给身体带来的损伤不可忽视,大多电竞职业选手25岁左右便会选择退役。

bilibili电竞公司总裁陈悠悠曾表示,进入电竞青训队的未成年人除了技能上的提升,也要在精神层面、人文层面认识世界、感知社会,学习文化知识,树立正确的三观。针对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去向,也值得向传统体育运动员学习经验,“可以去当教练,也可以进入高校深造,或者跨界尝试新的领域”。

目前,一些高校都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其中包括中国传媒大学等重点大学。值得注意的是,电竞相关专业并不属于计算机类,而是教育类、体育类或艺术类。电竞专业并非培养“打游戏”职业选手,更多的是培养游戏解说、电子竞技运营与管理、商务推广、运营维护、策划执行、新闻传媒、剪辑、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等产业链条上需要的专业性人才。

资本是一场快速的、流动的盛宴,电竞人才培育、行业大环境的塑造更应该是一场静心修行。如何培养更好的电竞业生态,创造未来更多的“EDG式奇迹”,这需要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和思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