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政府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图为北京的一个恒大住宅小区。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正试图让房地产市场在受控的情况下放缓,此举是为了降低金融风险,使经济发展更加稳健。中国几十年来的楼市繁荣已经导致房价飙升,并产生过多空置房。

尽管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清除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是必要的,但他们称该行动至少会令中国一个最大的增长引擎部分熄火。中国决策者已经暗示他们意识到会付出一定的经济增长代价,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取消针对开发商和购房者的调控政策。

房地产活动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这一比例大大高于美国。多年来,房地产投机活动为地方的就业和政府收入提供了支撑。经济学家称,没有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年增长率可能在3%-5%左右,而不是已经习惯的6%以上。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经济学家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场保障居民住房行动的成功也是有代价的,可能会使中国经济5%-6%的增速难以为继。国际金融协会预测,随着中国经济日趋成熟,人均收入增加以及房地产业放缓,中国2022-2031年GDP年均增速将达到3%甚至更低水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成员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金融机构。

上述预期低于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时提出的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按照朱光耀的说法,2021-2025年期间,中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保持年均5%左右的经济增长。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在人们收入赶上更发达经济体之前陷入停滞的现象。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计算,2016年,房地产及其他相关行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为24%,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贡献率为15%。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驻香港经济学家姚伟称,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业不再是增长动力,根本没有其他部门或行业可填补这一空白。

中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需要通过拉动国内消费使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而不应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浪费性投资。

在经历了多年的房价快速攀升和债务持续增加之后,中国政府部门去年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这些措施导致了房屋销售的急剧下滑,并引发了对于住房市场可能出现严重衰退的担忧。

许多分析师都指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工具手段来控制损失。然而,即使房地产活动是有控制地放缓,也将影响到很多人。

就像陷入困境的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中国房地产领域的民营企业在全国范围内雇佣了数以十万计的员工,与此同时还带动了建筑公司和其他承包商的业务发展。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2.85亿农民工中有近20%的人是从事建筑业相关工作并以此养家糊口。

中原地产(Centaline Property Agency)是中国一家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大型房产中介公司,据知情人士称,随着房地产市场放缓,中原地产计划在上海和深圳办事处裁减约1,000名中介人员。中原地产对此不予置评。房地产公司的中介们纷纷表示,他们赚取的佣金减少,这可能会影响消费支出。

在中国监管规定下,地方政府在通过税收和借贷来增加财政收入方面选择有限。地方政府已严重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而随着房地产市场降温,预计土地出让交易将放缓。根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数据,2020年,来自土地出让交易的收入达到1.3万亿美元,占到2020年地方级财政收入的84%,这一比例高于2019年的70%和2015年的37%。

如果未来地方政府不能出让那么多土地,那么其投资基础设施和偿还自身不断增加的债务的能力就会受限。基础设施投资是中国的另一个增长引擎。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估算,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相当于中国GDP规模的52%左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获得表外贷款的一个常见渠道。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宋厚泽说:“地方政府用于偿还这些债务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土地出让交易。”

在中国西南部城市北海,2019年土地出让收入占到当地政府总收入的47%。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经理Wei Zhigang说,与新冠疫情前水平相比,北海房地产交易的月均成交额下降了一半多。他说,潜在的购房者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成交,他们都预计房价会进一步下跌。

Wei所在的公司主要是销售度假房产,他表示,公司将不再参加北海市的土地拍卖,转而将重心放在开发浙江省等较富裕地区的新项目上。Wei说,这个行业的寒冬还没有到来,必须谨慎行事。

竞拍土地的需求减弱,这也可能减少其他企业可能获得的新信贷额度。《中国的债务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Dinny McMahon说,中国银行系统中超过一半的贷款是以土地为抵押,中国的银行发放贷款时乐于接受地产作为抵押品。

McMahon说:“如果土地价格和房地产价格开始下降,中国金融系统发放贷款的能力和意愿也将萎缩。”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很明显,中国政府希望促进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但中国是否愿意在明年忍受低得多的GDP增速,这还有待观察,明年出口和消费的增长势头预计将趋于平缓。

佩蒂斯表示:“从长远来看,终结泡沫是一件好事,但在短期,这样做是非常痛苦的。”佩蒂斯说:“问题在于,中国是否将继续尝试遏制债务增长,还是会再次踩下油门以获得更高的增长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将在多年内面对房地产监管的后果

发布日期:2021-11-09 17:31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政府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图为北京的一个恒大住宅小区。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正试图让房地产市场在受控的情况下放缓,此举是为了降低金融风险,使经济发展更加稳健。中国几十年来的楼市繁荣已经导致房价飙升,并产生过多空置房。

尽管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清除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是必要的,但他们称该行动至少会令中国一个最大的增长引擎部分熄火。中国决策者已经暗示他们意识到会付出一定的经济增长代价,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取消针对开发商和购房者的调控政策。

房地产活动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这一比例大大高于美国。多年来,房地产投机活动为地方的就业和政府收入提供了支撑。经济学家称,没有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年增长率可能在3%-5%左右,而不是已经习惯的6%以上。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经济学家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场保障居民住房行动的成功也是有代价的,可能会使中国经济5%-6%的增速难以为继。国际金融协会预测,随着中国经济日趋成熟,人均收入增加以及房地产业放缓,中国2022-2031年GDP年均增速将达到3%甚至更低水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成员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金融机构。

上述预期低于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时提出的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按照朱光耀的说法,2021-2025年期间,中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保持年均5%左右的经济增长。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在人们收入赶上更发达经济体之前陷入停滞的现象。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计算,2016年,房地产及其他相关行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为24%,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贡献率为15%。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驻香港经济学家姚伟称,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业不再是增长动力,根本没有其他部门或行业可填补这一空白。

中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需要通过拉动国内消费使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而不应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浪费性投资。

在经历了多年的房价快速攀升和债务持续增加之后,中国政府部门去年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这些措施导致了房屋销售的急剧下滑,并引发了对于住房市场可能出现严重衰退的担忧。

许多分析师都指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工具手段来控制损失。然而,即使房地产活动是有控制地放缓,也将影响到很多人。

就像陷入困境的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中国房地产领域的民营企业在全国范围内雇佣了数以十万计的员工,与此同时还带动了建筑公司和其他承包商的业务发展。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2.85亿农民工中有近20%的人是从事建筑业相关工作并以此养家糊口。

中原地产(Centaline Property Agency)是中国一家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大型房产中介公司,据知情人士称,随着房地产市场放缓,中原地产计划在上海和深圳办事处裁减约1,000名中介人员。中原地产对此不予置评。房地产公司的中介们纷纷表示,他们赚取的佣金减少,这可能会影响消费支出。

在中国监管规定下,地方政府在通过税收和借贷来增加财政收入方面选择有限。地方政府已严重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而随着房地产市场降温,预计土地出让交易将放缓。根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数据,2020年,来自土地出让交易的收入达到1.3万亿美元,占到2020年地方级财政收入的84%,这一比例高于2019年的70%和2015年的37%。

如果未来地方政府不能出让那么多土地,那么其投资基础设施和偿还自身不断增加的债务的能力就会受限。基础设施投资是中国的另一个增长引擎。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估算,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相当于中国GDP规模的52%左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获得表外贷款的一个常见渠道。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宋厚泽说:“地方政府用于偿还这些债务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土地出让交易。”

在中国西南部城市北海,2019年土地出让收入占到当地政府总收入的47%。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经理Wei Zhigang说,与新冠疫情前水平相比,北海房地产交易的月均成交额下降了一半多。他说,潜在的购房者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成交,他们都预计房价会进一步下跌。

Wei所在的公司主要是销售度假房产,他表示,公司将不再参加北海市的土地拍卖,转而将重心放在开发浙江省等较富裕地区的新项目上。Wei说,这个行业的寒冬还没有到来,必须谨慎行事。

竞拍土地的需求减弱,这也可能减少其他企业可能获得的新信贷额度。《中国的债务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Dinny McMahon说,中国银行系统中超过一半的贷款是以土地为抵押,中国的银行发放贷款时乐于接受地产作为抵押品。

McMahon说:“如果土地价格和房地产价格开始下降,中国金融系统发放贷款的能力和意愿也将萎缩。”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很明显,中国政府希望促进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但中国是否愿意在明年忍受低得多的GDP增速,这还有待观察,明年出口和消费的增长势头预计将趋于平缓。

佩蒂斯表示:“从长远来看,终结泡沫是一件好事,但在短期,这样做是非常痛苦的。”佩蒂斯说:“问题在于,中国是否将继续尝试遏制债务增长,还是会再次踩下油门以获得更高的增长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政府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图为北京的一个恒大住宅小区。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正试图让房地产市场在受控的情况下放缓,此举是为了降低金融风险,使经济发展更加稳健。中国几十年来的楼市繁荣已经导致房价飙升,并产生过多空置房。

尽管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清除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是必要的,但他们称该行动至少会令中国一个最大的增长引擎部分熄火。中国决策者已经暗示他们意识到会付出一定的经济增长代价,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取消针对开发商和购房者的调控政策。

房地产活动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这一比例大大高于美国。多年来,房地产投机活动为地方的就业和政府收入提供了支撑。经济学家称,没有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年增长率可能在3%-5%左右,而不是已经习惯的6%以上。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经济学家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场保障居民住房行动的成功也是有代价的,可能会使中国经济5%-6%的增速难以为继。国际金融协会预测,随着中国经济日趋成熟,人均收入增加以及房地产业放缓,中国2022-2031年GDP年均增速将达到3%甚至更低水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成员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金融机构。

上述预期低于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时提出的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按照朱光耀的说法,2021-2025年期间,中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保持年均5%左右的经济增长。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在人们收入赶上更发达经济体之前陷入停滞的现象。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计算,2016年,房地产及其他相关行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为24%,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贡献率为15%。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驻香港经济学家姚伟称,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业不再是增长动力,根本没有其他部门或行业可填补这一空白。

中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需要通过拉动国内消费使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而不应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浪费性投资。

在经历了多年的房价快速攀升和债务持续增加之后,中国政府部门去年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这些措施导致了房屋销售的急剧下滑,并引发了对于住房市场可能出现严重衰退的担忧。

许多分析师都指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工具手段来控制损失。然而,即使房地产活动是有控制地放缓,也将影响到很多人。

就像陷入困境的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中国房地产领域的民营企业在全国范围内雇佣了数以十万计的员工,与此同时还带动了建筑公司和其他承包商的业务发展。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2.85亿农民工中有近20%的人是从事建筑业相关工作并以此养家糊口。

中原地产(Centaline Property Agency)是中国一家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大型房产中介公司,据知情人士称,随着房地产市场放缓,中原地产计划在上海和深圳办事处裁减约1,000名中介人员。中原地产对此不予置评。房地产公司的中介们纷纷表示,他们赚取的佣金减少,这可能会影响消费支出。

在中国监管规定下,地方政府在通过税收和借贷来增加财政收入方面选择有限。地方政府已严重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而随着房地产市场降温,预计土地出让交易将放缓。根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数据,2020年,来自土地出让交易的收入达到1.3万亿美元,占到2020年地方级财政收入的84%,这一比例高于2019年的70%和2015年的37%。

如果未来地方政府不能出让那么多土地,那么其投资基础设施和偿还自身不断增加的债务的能力就会受限。基础设施投资是中国的另一个增长引擎。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估算,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相当于中国GDP规模的52%左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获得表外贷款的一个常见渠道。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宋厚泽说:“地方政府用于偿还这些债务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土地出让交易。”

在中国西南部城市北海,2019年土地出让收入占到当地政府总收入的47%。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经理Wei Zhigang说,与新冠疫情前水平相比,北海房地产交易的月均成交额下降了一半多。他说,潜在的购房者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成交,他们都预计房价会进一步下跌。

Wei所在的公司主要是销售度假房产,他表示,公司将不再参加北海市的土地拍卖,转而将重心放在开发浙江省等较富裕地区的新项目上。Wei说,这个行业的寒冬还没有到来,必须谨慎行事。

竞拍土地的需求减弱,这也可能减少其他企业可能获得的新信贷额度。《中国的债务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Dinny McMahon说,中国银行系统中超过一半的贷款是以土地为抵押,中国的银行发放贷款时乐于接受地产作为抵押品。

McMahon说:“如果土地价格和房地产价格开始下降,中国金融系统发放贷款的能力和意愿也将萎缩。”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很明显,中国政府希望促进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但中国是否愿意在明年忍受低得多的GDP增速,这还有待观察,明年出口和消费的增长势头预计将趋于平缓。

佩蒂斯表示:“从长远来看,终结泡沫是一件好事,但在短期,这样做是非常痛苦的。”佩蒂斯说:“问题在于,中国是否将继续尝试遏制债务增长,还是会再次踩下油门以获得更高的增长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经济将在多年内面对房地产监管的后果

发布日期:2021-11-09 17:31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政府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图为北京的一个恒大住宅小区。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经济学家称,即使住房市场大幅回调、房价大跌这种最坏的情况得以避免,中国为根除投机炒房行为而采取的积极行动也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正试图让房地产市场在受控的情况下放缓,此举是为了降低金融风险,使经济发展更加稳健。中国几十年来的楼市繁荣已经导致房价飙升,并产生过多空置房。

尽管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清除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是必要的,但他们称该行动至少会令中国一个最大的增长引擎部分熄火。中国决策者已经暗示他们意识到会付出一定的经济增长代价,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取消针对开发商和购房者的调控政策。

房地产活动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这一比例大大高于美国。多年来,房地产投机活动为地方的就业和政府收入提供了支撑。经济学家称,没有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年增长率可能在3%-5%左右,而不是已经习惯的6%以上。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经济学家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场保障居民住房行动的成功也是有代价的,可能会使中国经济5%-6%的增速难以为继。国际金融协会预测,随着中国经济日趋成熟,人均收入增加以及房地产业放缓,中国2022-2031年GDP年均增速将达到3%甚至更低水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成员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金融机构。

上述预期低于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时提出的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按照朱光耀的说法,2021-2025年期间,中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保持年均5%左右的经济增长。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在人们收入赶上更发达经济体之前陷入停滞的现象。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计算,2016年,房地产及其他相关行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为24%,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贡献率为15%。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驻香港经济学家姚伟称,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业不再是增长动力,根本没有其他部门或行业可填补这一空白。

中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需要通过拉动国内消费使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而不应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浪费性投资。

在经历了多年的房价快速攀升和债务持续增加之后,中国政府部门去年实施了新的规定,希望减缓房地产市场的增速,并限制开发商的借贷规模,以防它们盲目扩张。这些措施导致了房屋销售的急剧下滑,并引发了对于住房市场可能出现严重衰退的担忧。

许多分析师都指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工具手段来控制损失。然而,即使房地产活动是有控制地放缓,也将影响到很多人。

就像陷入困境的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中国房地产领域的民营企业在全国范围内雇佣了数以十万计的员工,与此同时还带动了建筑公司和其他承包商的业务发展。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2.85亿农民工中有近20%的人是从事建筑业相关工作并以此养家糊口。

中原地产(Centaline Property Agency)是中国一家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大型房产中介公司,据知情人士称,随着房地产市场放缓,中原地产计划在上海和深圳办事处裁减约1,000名中介人员。中原地产对此不予置评。房地产公司的中介们纷纷表示,他们赚取的佣金减少,这可能会影响消费支出。

在中国监管规定下,地方政府在通过税收和借贷来增加财政收入方面选择有限。地方政府已严重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而随着房地产市场降温,预计土地出让交易将放缓。根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数据,2020年,来自土地出让交易的收入达到1.3万亿美元,占到2020年地方级财政收入的84%,这一比例高于2019年的70%和2015年的37%。

如果未来地方政府不能出让那么多土地,那么其投资基础设施和偿还自身不断增加的债务的能力就会受限。基础设施投资是中国的另一个增长引擎。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估算,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相当于中国GDP规模的52%左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获得表外贷款的一个常见渠道。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宋厚泽说:“地方政府用于偿还这些债务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土地出让交易。”

在中国西南部城市北海,2019年土地出让收入占到当地政府总收入的47%。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经理Wei Zhigang说,与新冠疫情前水平相比,北海房地产交易的月均成交额下降了一半多。他说,潜在的购房者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成交,他们都预计房价会进一步下跌。

Wei所在的公司主要是销售度假房产,他表示,公司将不再参加北海市的土地拍卖,转而将重心放在开发浙江省等较富裕地区的新项目上。Wei说,这个行业的寒冬还没有到来,必须谨慎行事。

竞拍土地的需求减弱,这也可能减少其他企业可能获得的新信贷额度。《中国的债务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Dinny McMahon说,中国银行系统中超过一半的贷款是以土地为抵押,中国的银行发放贷款时乐于接受地产作为抵押品。

McMahon说:“如果土地价格和房地产价格开始下降,中国金融系统发放贷款的能力和意愿也将萎缩。”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很明显,中国政府希望促进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但中国是否愿意在明年忍受低得多的GDP增速,这还有待观察,明年出口和消费的增长势头预计将趋于平缓。

佩蒂斯表示:“从长远来看,终结泡沫是一件好事,但在短期,这样做是非常痛苦的。”佩蒂斯说:“问题在于,中国是否将继续尝试遏制债务增长,还是会再次踩下油门以获得更高的增长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