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梁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本次三叶草生物三叶草生物每股发行价13.38港元,发行市值超过150亿港元。公开发售还吸引了奥博资本、高瓴、淡马锡、Rock Springs Capital等知名基石投资者。上周五,整个疫苗相关板块在下跌的情况下,三叶草正式挂牌,开盘小幅涨至13.56港元,后收于12.98港元/股。11月8日,受疫苗板块下滑影响,股价跟随下行,截至收盘,收于9.2港元/股,跌超29%。

这是三叶草生物的又一里程碑的时刻。而前不久,9月22日,三叶草生物刚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CEPI) 共同宣布, 三叶草生物联合佐剂使用的重组蛋白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在全球关键性2/3期临床试验 (“SPECTRA” )达到保护效力的主要和次要终点。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全球首个在既往被新冠病毒感染人群中,通过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显示出能够显著降低新冠肺炎风险的新冠候选疫苗。

而随着后续业化进程的全力推进,三叶草生物新冠候选疫苗 SCB-2019亦有望成为全球范围内通过COVAX机制率先实现商业化上市的首批重组蛋白新冠疫苗之一。

梁果是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公司整体运营、战略制定、商业化和融资等。他也是2021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科学和医疗健康领域的上榜者。

今年30岁的他,成为这款新冠疫苗商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最大对手是病毒 产能依旧是最大瓶颈

但商业化路注定是一场硬仗。原因之一是,在我国新冠疫苗赛道已有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附条件上市。此外,根据卫健委数据,截止11月2日,我国累计疫苗接种超过22亿剂次。就国内市场来说,一但各家产能爬坡,竞争会很及激烈。

如何突破?这大概是不少人的担忧。

对于这个疑问,梁果的观点不同——“新冠疫苗的全球供应仍面临严峻挑战,产能是最大‘瓶颈’”,梁果在回复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由于新冠疫苗的特殊性,以及在国际或国家的有关部门提倡和要求下,全球市场对新冠疫苗正形成刚性需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假设疫苗方案为两剂次并考虑全球政府的采购及储备,直至2026年全球需要的新冠疫苗量将达到约150亿剂。

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当下,海外市场是国内疫苗企业认为的关键市场。三叶草生物进入国际的模式,堪称范例。

据WHO报告,绝大多数的疫苗都分配给中高收入的国家,而低收入国家获得的疫苗总量不到全球疫苗总量的0.5%。因此在发展中国家仍存在较大的新冠疫苗供给缺口,亟需全球新冠疫苗生产企业提供更多的新冠疫苗。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CEPI 启动了多项开发防御 SARS-CoV-2 及其变异株的疫苗计划,重点关注疫苗开发速度、产能和产品可及性。 这些疫苗开发项目利用 CEPI 既有和新的合作伙伴在新冠病毒出现前开发的快速响应技术平台,促进安全有效的新冠候选疫苗的多样化组合临床开发,通过 COVAX 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这些疫苗。

CEPI 制定了35 亿美元的5年计划路线图,目标是将新冠疫苗开发时间缩短至100天,开发防御新冠和其它β冠状病毒的通用疫苗,建立用于防御已知和未知病原体的候选疫苗“库”。

三叶草生物就是CEPI的合作伙伴之一。通过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签订的预购协议,三叶草生物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机制)提供高达4.14 亿剂的新冠候选疫苗,同时也期望向通过政府采购和(或)双边协议的国家直接供应疫苗。助力践行“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中国承诺,为国争光,为全球卫生健康共同体贡献中国力量。

根据招股书,三叶草生物计划于2021年第四季度向全球各药监机构 (包括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欧洲药品管理局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提交附条件上市批准申请。 获得附条件上市批准后, 三叶草生物预计于2021年年底以前启动首批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产品上市。

90后CEO

2016年,未满25岁他的从美国回来,带领三叶草生物加速发展。“2016 年 4 月我正式作为首席战略官加入三叶草生物,当时公司已经有10年的发展历史,科学家们都专注于研究,对公司商业化考虑不多。公司若想加速推进商业化发展亟需补齐三个重要板块——推进研发进程、公司管理运营和融资。而这正是我所擅长的三个领域,因此,当时我最重要的目标必然也集中在这三个方向上,三叶草生物必须加速它的商业化道路,从一个研究实验室成长为一家全球性、整合性的生物科技公司,方能尽早推出商业化产品以满足目前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梁果这样写道。

他从推进研发进程角度重新战略布局研发管线,扩充并推进公司的疫苗及免疫肿瘤产品管线,进一步增强建设综合性生物制药企业所需的研发、生产及商业化能力。目前,三叶草生物拥有六种 Trimer-Tag™ 亚单位候选疫苗、两种Trimer-Tag™ 肿瘤候选产品及三种Fc融合蛋白候选产品,覆盖13 种适应症。

前文提及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就是利用Trimer-Tag©专利技术平台开发的。SCB-2019抗原,它是一种基于SARS-CoV-2病毒(原始毒株)S蛋白稳定的三聚体融合蛋白(S-三聚体™)。梁果作为共同发明人, 研发了SCB-2019新冠候选疫苗和B.1.351 第二代新冠候选疫苗以及第二代TNFSF配体三聚体化技术。

在他的领导下,三叶草生物从20人发展至超过600人,员工分布在全球十余个国家。

2019年完成B轮融资,一年后,2020年6月,高瓴1.72亿投资三叶草生物B-2轮融资。再到2021年2月,完成2.3亿美元C轮融资。2021年4月,冲刺港交所。三叶草生物一路飞奔。

5年来,梁果帮助公司完成约7亿美元融资;促成首笔来自政府的资金扶持,用三年时间在浙江长兴完成cGMP生物制药生产基地的建设。促成与Dynavax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达成关于疫苗佐剂的跨国合作伙伴关系。

2020年11月 ,三叶草生物成为首个从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获得高达3.28亿美元支持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2021年6月与全球疫苗联盟(GAVI) 签订目前中国公司最大一笔新冠疫苗预购协议(4.14亿剂)。

加入三叶草生物之前,梁果是美国旧金山Centerview Partners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银行家,完成了超过200亿美元投资并购交易。他拥有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生物学学士学位,毕业于Roy & Diana Vagelos生命科学与管理项目,曾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多篇合作撰写的原创研究论文。

对于三叶草生物的出海,梁果和团队信心十足。他认为,“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我们特别关注大规模分发和接种疫苗的障碍,即中、低收入国家独特的、具有挑战性的地理条件下的疫苗的分发和运输。”他说,“公平获取疫苗,通过国际组织进行分发是方式之一,这对全球抗疫十分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挂牌联交所 开启全球商业化之路 三叶草90后CEO梁果要让新冠疫苗成为公共产品

发布日期:2021-11-09 05:36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梁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本次三叶草生物三叶草生物每股发行价13.38港元,发行市值超过150亿港元。公开发售还吸引了奥博资本、高瓴、淡马锡、Rock Springs Capital等知名基石投资者。上周五,整个疫苗相关板块在下跌的情况下,三叶草正式挂牌,开盘小幅涨至13.56港元,后收于12.98港元/股。11月8日,受疫苗板块下滑影响,股价跟随下行,截至收盘,收于9.2港元/股,跌超29%。

这是三叶草生物的又一里程碑的时刻。而前不久,9月22日,三叶草生物刚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CEPI) 共同宣布, 三叶草生物联合佐剂使用的重组蛋白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在全球关键性2/3期临床试验 (“SPECTRA” )达到保护效力的主要和次要终点。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全球首个在既往被新冠病毒感染人群中,通过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显示出能够显著降低新冠肺炎风险的新冠候选疫苗。

而随着后续业化进程的全力推进,三叶草生物新冠候选疫苗 SCB-2019亦有望成为全球范围内通过COVAX机制率先实现商业化上市的首批重组蛋白新冠疫苗之一。

梁果是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公司整体运营、战略制定、商业化和融资等。他也是2021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科学和医疗健康领域的上榜者。

今年30岁的他,成为这款新冠疫苗商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最大对手是病毒 产能依旧是最大瓶颈

但商业化路注定是一场硬仗。原因之一是,在我国新冠疫苗赛道已有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附条件上市。此外,根据卫健委数据,截止11月2日,我国累计疫苗接种超过22亿剂次。就国内市场来说,一但各家产能爬坡,竞争会很及激烈。

如何突破?这大概是不少人的担忧。

对于这个疑问,梁果的观点不同——“新冠疫苗的全球供应仍面临严峻挑战,产能是最大‘瓶颈’”,梁果在回复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由于新冠疫苗的特殊性,以及在国际或国家的有关部门提倡和要求下,全球市场对新冠疫苗正形成刚性需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假设疫苗方案为两剂次并考虑全球政府的采购及储备,直至2026年全球需要的新冠疫苗量将达到约150亿剂。

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当下,海外市场是国内疫苗企业认为的关键市场。三叶草生物进入国际的模式,堪称范例。

据WHO报告,绝大多数的疫苗都分配给中高收入的国家,而低收入国家获得的疫苗总量不到全球疫苗总量的0.5%。因此在发展中国家仍存在较大的新冠疫苗供给缺口,亟需全球新冠疫苗生产企业提供更多的新冠疫苗。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CEPI 启动了多项开发防御 SARS-CoV-2 及其变异株的疫苗计划,重点关注疫苗开发速度、产能和产品可及性。 这些疫苗开发项目利用 CEPI 既有和新的合作伙伴在新冠病毒出现前开发的快速响应技术平台,促进安全有效的新冠候选疫苗的多样化组合临床开发,通过 COVAX 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这些疫苗。

CEPI 制定了35 亿美元的5年计划路线图,目标是将新冠疫苗开发时间缩短至100天,开发防御新冠和其它β冠状病毒的通用疫苗,建立用于防御已知和未知病原体的候选疫苗“库”。

三叶草生物就是CEPI的合作伙伴之一。通过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签订的预购协议,三叶草生物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机制)提供高达4.14 亿剂的新冠候选疫苗,同时也期望向通过政府采购和(或)双边协议的国家直接供应疫苗。助力践行“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中国承诺,为国争光,为全球卫生健康共同体贡献中国力量。

根据招股书,三叶草生物计划于2021年第四季度向全球各药监机构 (包括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欧洲药品管理局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提交附条件上市批准申请。 获得附条件上市批准后, 三叶草生物预计于2021年年底以前启动首批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产品上市。

90后CEO

2016年,未满25岁他的从美国回来,带领三叶草生物加速发展。“2016 年 4 月我正式作为首席战略官加入三叶草生物,当时公司已经有10年的发展历史,科学家们都专注于研究,对公司商业化考虑不多。公司若想加速推进商业化发展亟需补齐三个重要板块——推进研发进程、公司管理运营和融资。而这正是我所擅长的三个领域,因此,当时我最重要的目标必然也集中在这三个方向上,三叶草生物必须加速它的商业化道路,从一个研究实验室成长为一家全球性、整合性的生物科技公司,方能尽早推出商业化产品以满足目前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梁果这样写道。

他从推进研发进程角度重新战略布局研发管线,扩充并推进公司的疫苗及免疫肿瘤产品管线,进一步增强建设综合性生物制药企业所需的研发、生产及商业化能力。目前,三叶草生物拥有六种 Trimer-Tag™ 亚单位候选疫苗、两种Trimer-Tag™ 肿瘤候选产品及三种Fc融合蛋白候选产品,覆盖13 种适应症。

前文提及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就是利用Trimer-Tag©专利技术平台开发的。SCB-2019抗原,它是一种基于SARS-CoV-2病毒(原始毒株)S蛋白稳定的三聚体融合蛋白(S-三聚体™)。梁果作为共同发明人, 研发了SCB-2019新冠候选疫苗和B.1.351 第二代新冠候选疫苗以及第二代TNFSF配体三聚体化技术。

在他的领导下,三叶草生物从20人发展至超过600人,员工分布在全球十余个国家。

2019年完成B轮融资,一年后,2020年6月,高瓴1.72亿投资三叶草生物B-2轮融资。再到2021年2月,完成2.3亿美元C轮融资。2021年4月,冲刺港交所。三叶草生物一路飞奔。

5年来,梁果帮助公司完成约7亿美元融资;促成首笔来自政府的资金扶持,用三年时间在浙江长兴完成cGMP生物制药生产基地的建设。促成与Dynavax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达成关于疫苗佐剂的跨国合作伙伴关系。

2020年11月 ,三叶草生物成为首个从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获得高达3.28亿美元支持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2021年6月与全球疫苗联盟(GAVI) 签订目前中国公司最大一笔新冠疫苗预购协议(4.14亿剂)。

加入三叶草生物之前,梁果是美国旧金山Centerview Partners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银行家,完成了超过200亿美元投资并购交易。他拥有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生物学学士学位,毕业于Roy & Diana Vagelos生命科学与管理项目,曾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多篇合作撰写的原创研究论文。

对于三叶草生物的出海,梁果和团队信心十足。他认为,“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我们特别关注大规模分发和接种疫苗的障碍,即中、低收入国家独特的、具有挑战性的地理条件下的疫苗的分发和运输。”他说,“公平获取疫苗,通过国际组织进行分发是方式之一,这对全球抗疫十分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梁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本次三叶草生物三叶草生物每股发行价13.38港元,发行市值超过150亿港元。公开发售还吸引了奥博资本、高瓴、淡马锡、Rock Springs Capital等知名基石投资者。上周五,整个疫苗相关板块在下跌的情况下,三叶草正式挂牌,开盘小幅涨至13.56港元,后收于12.98港元/股。11月8日,受疫苗板块下滑影响,股价跟随下行,截至收盘,收于9.2港元/股,跌超29%。

这是三叶草生物的又一里程碑的时刻。而前不久,9月22日,三叶草生物刚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CEPI) 共同宣布, 三叶草生物联合佐剂使用的重组蛋白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在全球关键性2/3期临床试验 (“SPECTRA” )达到保护效力的主要和次要终点。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全球首个在既往被新冠病毒感染人群中,通过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显示出能够显著降低新冠肺炎风险的新冠候选疫苗。

而随着后续业化进程的全力推进,三叶草生物新冠候选疫苗 SCB-2019亦有望成为全球范围内通过COVAX机制率先实现商业化上市的首批重组蛋白新冠疫苗之一。

梁果是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公司整体运营、战略制定、商业化和融资等。他也是2021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科学和医疗健康领域的上榜者。

今年30岁的他,成为这款新冠疫苗商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最大对手是病毒 产能依旧是最大瓶颈

但商业化路注定是一场硬仗。原因之一是,在我国新冠疫苗赛道已有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附条件上市。此外,根据卫健委数据,截止11月2日,我国累计疫苗接种超过22亿剂次。就国内市场来说,一但各家产能爬坡,竞争会很及激烈。

如何突破?这大概是不少人的担忧。

对于这个疑问,梁果的观点不同——“新冠疫苗的全球供应仍面临严峻挑战,产能是最大‘瓶颈’”,梁果在回复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由于新冠疫苗的特殊性,以及在国际或国家的有关部门提倡和要求下,全球市场对新冠疫苗正形成刚性需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假设疫苗方案为两剂次并考虑全球政府的采购及储备,直至2026年全球需要的新冠疫苗量将达到约150亿剂。

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当下,海外市场是国内疫苗企业认为的关键市场。三叶草生物进入国际的模式,堪称范例。

据WHO报告,绝大多数的疫苗都分配给中高收入的国家,而低收入国家获得的疫苗总量不到全球疫苗总量的0.5%。因此在发展中国家仍存在较大的新冠疫苗供给缺口,亟需全球新冠疫苗生产企业提供更多的新冠疫苗。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CEPI 启动了多项开发防御 SARS-CoV-2 及其变异株的疫苗计划,重点关注疫苗开发速度、产能和产品可及性。 这些疫苗开发项目利用 CEPI 既有和新的合作伙伴在新冠病毒出现前开发的快速响应技术平台,促进安全有效的新冠候选疫苗的多样化组合临床开发,通过 COVAX 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这些疫苗。

CEPI 制定了35 亿美元的5年计划路线图,目标是将新冠疫苗开发时间缩短至100天,开发防御新冠和其它β冠状病毒的通用疫苗,建立用于防御已知和未知病原体的候选疫苗“库”。

三叶草生物就是CEPI的合作伙伴之一。通过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签订的预购协议,三叶草生物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机制)提供高达4.14 亿剂的新冠候选疫苗,同时也期望向通过政府采购和(或)双边协议的国家直接供应疫苗。助力践行“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中国承诺,为国争光,为全球卫生健康共同体贡献中国力量。

根据招股书,三叶草生物计划于2021年第四季度向全球各药监机构 (包括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欧洲药品管理局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提交附条件上市批准申请。 获得附条件上市批准后, 三叶草生物预计于2021年年底以前启动首批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产品上市。

90后CEO

2016年,未满25岁他的从美国回来,带领三叶草生物加速发展。“2016 年 4 月我正式作为首席战略官加入三叶草生物,当时公司已经有10年的发展历史,科学家们都专注于研究,对公司商业化考虑不多。公司若想加速推进商业化发展亟需补齐三个重要板块——推进研发进程、公司管理运营和融资。而这正是我所擅长的三个领域,因此,当时我最重要的目标必然也集中在这三个方向上,三叶草生物必须加速它的商业化道路,从一个研究实验室成长为一家全球性、整合性的生物科技公司,方能尽早推出商业化产品以满足目前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梁果这样写道。

他从推进研发进程角度重新战略布局研发管线,扩充并推进公司的疫苗及免疫肿瘤产品管线,进一步增强建设综合性生物制药企业所需的研发、生产及商业化能力。目前,三叶草生物拥有六种 Trimer-Tag™ 亚单位候选疫苗、两种Trimer-Tag™ 肿瘤候选产品及三种Fc融合蛋白候选产品,覆盖13 种适应症。

前文提及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就是利用Trimer-Tag©专利技术平台开发的。SCB-2019抗原,它是一种基于SARS-CoV-2病毒(原始毒株)S蛋白稳定的三聚体融合蛋白(S-三聚体™)。梁果作为共同发明人, 研发了SCB-2019新冠候选疫苗和B.1.351 第二代新冠候选疫苗以及第二代TNFSF配体三聚体化技术。

在他的领导下,三叶草生物从20人发展至超过600人,员工分布在全球十余个国家。

2019年完成B轮融资,一年后,2020年6月,高瓴1.72亿投资三叶草生物B-2轮融资。再到2021年2月,完成2.3亿美元C轮融资。2021年4月,冲刺港交所。三叶草生物一路飞奔。

5年来,梁果帮助公司完成约7亿美元融资;促成首笔来自政府的资金扶持,用三年时间在浙江长兴完成cGMP生物制药生产基地的建设。促成与Dynavax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达成关于疫苗佐剂的跨国合作伙伴关系。

2020年11月 ,三叶草生物成为首个从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获得高达3.28亿美元支持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2021年6月与全球疫苗联盟(GAVI) 签订目前中国公司最大一笔新冠疫苗预购协议(4.14亿剂)。

加入三叶草生物之前,梁果是美国旧金山Centerview Partners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银行家,完成了超过200亿美元投资并购交易。他拥有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生物学学士学位,毕业于Roy & Diana Vagelos生命科学与管理项目,曾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多篇合作撰写的原创研究论文。

对于三叶草生物的出海,梁果和团队信心十足。他认为,“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我们特别关注大规模分发和接种疫苗的障碍,即中、低收入国家独特的、具有挑战性的地理条件下的疫苗的分发和运输。”他说,“公平获取疫苗,通过国际组织进行分发是方式之一,这对全球抗疫十分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挂牌联交所 开启全球商业化之路 三叶草90后CEO梁果要让新冠疫苗成为公共产品

发布日期:2021-11-09 05:36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梁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1月5日,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草生物,02197.HK)香港交易所挂牌,资本市场又诞生一家新冠疫苗股。

本次三叶草生物三叶草生物每股发行价13.38港元,发行市值超过150亿港元。公开发售还吸引了奥博资本、高瓴、淡马锡、Rock Springs Capital等知名基石投资者。上周五,整个疫苗相关板块在下跌的情况下,三叶草正式挂牌,开盘小幅涨至13.56港元,后收于12.98港元/股。11月8日,受疫苗板块下滑影响,股价跟随下行,截至收盘,收于9.2港元/股,跌超29%。

这是三叶草生物的又一里程碑的时刻。而前不久,9月22日,三叶草生物刚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CEPI) 共同宣布, 三叶草生物联合佐剂使用的重组蛋白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在全球关键性2/3期临床试验 (“SPECTRA” )达到保护效力的主要和次要终点。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全球首个在既往被新冠病毒感染人群中,通过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显示出能够显著降低新冠肺炎风险的新冠候选疫苗。

而随着后续业化进程的全力推进,三叶草生物新冠候选疫苗 SCB-2019亦有望成为全球范围内通过COVAX机制率先实现商业化上市的首批重组蛋白新冠疫苗之一。

梁果是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公司整体运营、战略制定、商业化和融资等。他也是2021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科学和医疗健康领域的上榜者。

今年30岁的他,成为这款新冠疫苗商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最大对手是病毒 产能依旧是最大瓶颈

但商业化路注定是一场硬仗。原因之一是,在我国新冠疫苗赛道已有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附条件上市。此外,根据卫健委数据,截止11月2日,我国累计疫苗接种超过22亿剂次。就国内市场来说,一但各家产能爬坡,竞争会很及激烈。

如何突破?这大概是不少人的担忧。

对于这个疑问,梁果的观点不同——“新冠疫苗的全球供应仍面临严峻挑战,产能是最大‘瓶颈’”,梁果在回复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由于新冠疫苗的特殊性,以及在国际或国家的有关部门提倡和要求下,全球市场对新冠疫苗正形成刚性需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假设疫苗方案为两剂次并考虑全球政府的采购及储备,直至2026年全球需要的新冠疫苗量将达到约150亿剂。

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当下,海外市场是国内疫苗企业认为的关键市场。三叶草生物进入国际的模式,堪称范例。

据WHO报告,绝大多数的疫苗都分配给中高收入的国家,而低收入国家获得的疫苗总量不到全球疫苗总量的0.5%。因此在发展中国家仍存在较大的新冠疫苗供给缺口,亟需全球新冠疫苗生产企业提供更多的新冠疫苗。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CEPI 启动了多项开发防御 SARS-CoV-2 及其变异株的疫苗计划,重点关注疫苗开发速度、产能和产品可及性。 这些疫苗开发项目利用 CEPI 既有和新的合作伙伴在新冠病毒出现前开发的快速响应技术平台,促进安全有效的新冠候选疫苗的多样化组合临床开发,通过 COVAX 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这些疫苗。

CEPI 制定了35 亿美元的5年计划路线图,目标是将新冠疫苗开发时间缩短至100天,开发防御新冠和其它β冠状病毒的通用疫苗,建立用于防御已知和未知病原体的候选疫苗“库”。

三叶草生物就是CEPI的合作伙伴之一。通过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签订的预购协议,三叶草生物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机制)提供高达4.14 亿剂的新冠候选疫苗,同时也期望向通过政府采购和(或)双边协议的国家直接供应疫苗。助力践行“让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中国承诺,为国争光,为全球卫生健康共同体贡献中国力量。

根据招股书,三叶草生物计划于2021年第四季度向全球各药监机构 (包括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欧洲药品管理局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提交附条件上市批准申请。 获得附条件上市批准后, 三叶草生物预计于2021年年底以前启动首批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产品上市。

90后CEO

2016年,未满25岁他的从美国回来,带领三叶草生物加速发展。“2016 年 4 月我正式作为首席战略官加入三叶草生物,当时公司已经有10年的发展历史,科学家们都专注于研究,对公司商业化考虑不多。公司若想加速推进商业化发展亟需补齐三个重要板块——推进研发进程、公司管理运营和融资。而这正是我所擅长的三个领域,因此,当时我最重要的目标必然也集中在这三个方向上,三叶草生物必须加速它的商业化道路,从一个研究实验室成长为一家全球性、整合性的生物科技公司,方能尽早推出商业化产品以满足目前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梁果这样写道。

他从推进研发进程角度重新战略布局研发管线,扩充并推进公司的疫苗及免疫肿瘤产品管线,进一步增强建设综合性生物制药企业所需的研发、生产及商业化能力。目前,三叶草生物拥有六种 Trimer-Tag™ 亚单位候选疫苗、两种Trimer-Tag™ 肿瘤候选产品及三种Fc融合蛋白候选产品,覆盖13 种适应症。

前文提及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就是利用Trimer-Tag©专利技术平台开发的。SCB-2019抗原,它是一种基于SARS-CoV-2病毒(原始毒株)S蛋白稳定的三聚体融合蛋白(S-三聚体™)。梁果作为共同发明人, 研发了SCB-2019新冠候选疫苗和B.1.351 第二代新冠候选疫苗以及第二代TNFSF配体三聚体化技术。

在他的领导下,三叶草生物从20人发展至超过600人,员工分布在全球十余个国家。

2019年完成B轮融资,一年后,2020年6月,高瓴1.72亿投资三叶草生物B-2轮融资。再到2021年2月,完成2.3亿美元C轮融资。2021年4月,冲刺港交所。三叶草生物一路飞奔。

5年来,梁果帮助公司完成约7亿美元融资;促成首笔来自政府的资金扶持,用三年时间在浙江长兴完成cGMP生物制药生产基地的建设。促成与Dynavax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达成关于疫苗佐剂的跨国合作伙伴关系。

2020年11月 ,三叶草生物成为首个从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获得高达3.28亿美元支持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2021年6月与全球疫苗联盟(GAVI) 签订目前中国公司最大一笔新冠疫苗预购协议(4.14亿剂)。

加入三叶草生物之前,梁果是美国旧金山Centerview Partners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银行家,完成了超过200亿美元投资并购交易。他拥有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生物学学士学位,毕业于Roy & Diana Vagelos生命科学与管理项目,曾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多篇合作撰写的原创研究论文。

对于三叶草生物的出海,梁果和团队信心十足。他认为,“尽管目前有些疫苗进度很快,但把所有有潜力的新冠疫苗年产加起来,仍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目前全球所需疫苗大约是疫苗产能的3倍左右,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百亿剂的疫苗产量水平。所以说,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新冠病毒,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的主要瓶颈仍是产能。”

“我们特别关注大规模分发和接种疫苗的障碍,即中、低收入国家独特的、具有挑战性的地理条件下的疫苗的分发和运输。”他说,“公平获取疫苗,通过国际组织进行分发是方式之一,这对全球抗疫十分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