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企业判断供应链中断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

Tom Fairless|Mike Cherney|David Harrison

【OR  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目前,美国等国家的央行正在逐步退出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措施,包括极低的利率和超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在这一过程中,央行也在努力制定一条既能抑制通货膨胀又不会扼杀经济增长的政策路径。

企业高管表示,过去一年,受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推动,美国消费者需求激增,影响波及海外市场,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且愈演愈烈,并可能延续到2022年。由此引发的价格上涨以及获取原材料和劳动力的困难正在给部分企业带来压力,并困扰德国等主要经济体。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动的一场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其内容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尤其是国内房地产市场债务,整顿科技行业,并追求宏大的气候目标——这些因素可能减缓中国乃至全球增长。

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虽然保持强劲,但并不稳健,也存在失误的风险。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这是复苏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政策制定者需要搞清楚哪些影响是永久性的,哪些可能是短暂的。”


中国正在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特别是在中国的住房市场。

如果央行动作太慢,通货膨胀可能继续上升,价格上涨和薪资上升会相互作用。但如果加息太快,在高杠杆环境下,又可能扼杀经济复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三在公布了从本月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后向记者表示:“预测难度很大,决策也非易事。”

“通胀比预期要高,瓶颈问题也更顽固和普遍,”他补充说。“我们认为现在这种局面将持续到明年。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其他宏观预测机构也没有料到。”

央行的某些动作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上周四,英国央行决定不加息,引发英国债券收益率出现多年来最强震荡。同一天,捷克央行将关键利率从1.5%上调至2.75%,加息幅度远超预期。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10月份对大型企业的调查,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企业认为供应链中断最严重时期已经过去。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供应链中断问题可能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甚至更久。

美国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在规模近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推动下,美国消费者支出较新冠疫情前高出约9%,而受供应瓶颈影响,美国通胀率在9月份升至5.4%,创下13年新高。

“我们正处在艰难时期,”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库博标准(Cooper-Standard Holdings Inc., CPS)首席执行官Jeffrey Edwards上周说。“我们一直无法抵消材料、能源、运输和劳动力方面广泛存在的通胀影响。”

库博标准公布第三财季销售下降并出现亏损。Edwards表示,他们正考虑出售部分资产。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东西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比2019年几乎高出五分之一。

集装箱船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 AMKBF)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称:“春天的时候,我曾很有把握地认为情况会在秋季开始好转。但实际情况却是更糟。”“所以我不再预测了。”

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企业从夏季德尔塔疫情导致的低迷中复苏,美国10月份创造了50多万个新就业机会。美国劳工部还表示,8月和9月增加的就业岗位比之前估计的多出25万个。私营部门平均时薪上升了4.9%,大约是疫情爆发前15年平均工资同比涨幅的两倍。

野村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受到能源和材料短缺以及政府对房地产等关键行业打压的影响,中国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年率可能放缓至3%或4%。

“这次经济放缓将超过过去10年中的任何一次,时间也会更长”,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地区(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指出。

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经营一家小型摩托车零配件厂的Luo女士称,国内需求低迷和运输瓶颈导致许多订单被取消。Luo女士要求报道只写她的姓氏。

Luo女士说,她的工厂面临钢铁等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压力。上个月,Luo女士的工厂被迫有三周时间只能在晚间运营,因为全国普遍的电力紧张促使广东地方部门拉闸限电。

她说,她预计明年需求会降温,“因为整体经济正在恶化,不仅仅是制造业。”

尽管需求强劲,但位于山东省东部的红壹佰照明有限公司(Red 100 Lighting Co.)的销售经理Zhao女士表示,由于航运拥堵,加上中国部分主要港口的零星疫情,该公司目前难以向海外客户交付货物。

在东南亚,新冠疫情已经退潮,工厂重新开工,使全球供应链的部分关键节点得到恢复。但东南亚仍继续面临劳动力短缺、运费高昂和疫情的威胁。

密尔沃基医疗用品公司Diversatek Inc.负责越南业务的Jonathan Moreno说,他在越南当地的雇员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他手下的一名员工最近还是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与这名员工接触过的其他雇员也不得不被送回家隔离一周,这些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5%。


供应链的中断对德国制造业造成了影响,特别是在汽车行业。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停滞不前,供应瓶颈对德国强大的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造成压力。9月份制造业产值比疫情前低10%。

欧洲9月份新车销售同比缩减近四分之一,是1995年以来同期最低值。由于半导体芯片短缺,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旗下的捷克汽车制造商斯柯达(Skoda Auto)未来几周将减少产量,而由于缺少零部件,预计今年的汽车产量将减少约25万辆。

Heinze Gruppe GmbH是一家拥有约1,100名员工的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为保时捷、宝马和梅赛德斯供货,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oerg Tilmes说,在经历了一整年来的价格上涨、长达几个月的塑料等原材料供应延误,还有因芯片短缺而关闭部分汽车工厂后,该公司已于9月进入初步破产状态。

Tilmes说:“我从25岁起就在汽车业工作,情况从没像现在这么遭过。”

供应链问题何时解决仍很难预料,由于前景晦暗不明,企业也难做计划。

Novares首席执行官Pierre Boulet表示,客户“原本非常确信从9月开始会迎来复苏,应他们的要求,我们也储备了大量库存并备好了人手,以便在年底大干一场。但复苏却没有发生。”全球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一辆使用这家法国公司生产的塑料部件。

最近几个月,Novares的客户有150多次在提前不到48小时通知的情况下取消了订单。Boulet说:“我们的库存在持续增加。”“由于我们只购买而没有卖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现金流。”

在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拥有一家电器维修公司的Josh Glenn正面临需求旺盛而供应不足的困局。Glenn说,他手下的技术人员的预约已经排到了两周后,而疫情前的工作排期只有三到四天。但零部件短缺使他很难满足顾客的维修需求。

Glenn说:“有个人想修电冰箱,差一个零部件,结果等了两个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进入攻坚阶段

发布日期:2021-11-08 16:18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企业判断供应链中断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

Tom Fairless|Mike Cherney|David Harrison

【OR  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目前,美国等国家的央行正在逐步退出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措施,包括极低的利率和超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在这一过程中,央行也在努力制定一条既能抑制通货膨胀又不会扼杀经济增长的政策路径。

企业高管表示,过去一年,受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推动,美国消费者需求激增,影响波及海外市场,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且愈演愈烈,并可能延续到2022年。由此引发的价格上涨以及获取原材料和劳动力的困难正在给部分企业带来压力,并困扰德国等主要经济体。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动的一场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其内容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尤其是国内房地产市场债务,整顿科技行业,并追求宏大的气候目标——这些因素可能减缓中国乃至全球增长。

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虽然保持强劲,但并不稳健,也存在失误的风险。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这是复苏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政策制定者需要搞清楚哪些影响是永久性的,哪些可能是短暂的。”


中国正在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特别是在中国的住房市场。

如果央行动作太慢,通货膨胀可能继续上升,价格上涨和薪资上升会相互作用。但如果加息太快,在高杠杆环境下,又可能扼杀经济复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三在公布了从本月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后向记者表示:“预测难度很大,决策也非易事。”

“通胀比预期要高,瓶颈问题也更顽固和普遍,”他补充说。“我们认为现在这种局面将持续到明年。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其他宏观预测机构也没有料到。”

央行的某些动作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上周四,英国央行决定不加息,引发英国债券收益率出现多年来最强震荡。同一天,捷克央行将关键利率从1.5%上调至2.75%,加息幅度远超预期。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10月份对大型企业的调查,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企业认为供应链中断最严重时期已经过去。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供应链中断问题可能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甚至更久。

美国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在规模近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推动下,美国消费者支出较新冠疫情前高出约9%,而受供应瓶颈影响,美国通胀率在9月份升至5.4%,创下13年新高。

“我们正处在艰难时期,”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库博标准(Cooper-Standard Holdings Inc., CPS)首席执行官Jeffrey Edwards上周说。“我们一直无法抵消材料、能源、运输和劳动力方面广泛存在的通胀影响。”

库博标准公布第三财季销售下降并出现亏损。Edwards表示,他们正考虑出售部分资产。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东西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比2019年几乎高出五分之一。

集装箱船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 AMKBF)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称:“春天的时候,我曾很有把握地认为情况会在秋季开始好转。但实际情况却是更糟。”“所以我不再预测了。”

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企业从夏季德尔塔疫情导致的低迷中复苏,美国10月份创造了50多万个新就业机会。美国劳工部还表示,8月和9月增加的就业岗位比之前估计的多出25万个。私营部门平均时薪上升了4.9%,大约是疫情爆发前15年平均工资同比涨幅的两倍。

野村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受到能源和材料短缺以及政府对房地产等关键行业打压的影响,中国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年率可能放缓至3%或4%。

“这次经济放缓将超过过去10年中的任何一次,时间也会更长”,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地区(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指出。

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经营一家小型摩托车零配件厂的Luo女士称,国内需求低迷和运输瓶颈导致许多订单被取消。Luo女士要求报道只写她的姓氏。

Luo女士说,她的工厂面临钢铁等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压力。上个月,Luo女士的工厂被迫有三周时间只能在晚间运营,因为全国普遍的电力紧张促使广东地方部门拉闸限电。

她说,她预计明年需求会降温,“因为整体经济正在恶化,不仅仅是制造业。”

尽管需求强劲,但位于山东省东部的红壹佰照明有限公司(Red 100 Lighting Co.)的销售经理Zhao女士表示,由于航运拥堵,加上中国部分主要港口的零星疫情,该公司目前难以向海外客户交付货物。

在东南亚,新冠疫情已经退潮,工厂重新开工,使全球供应链的部分关键节点得到恢复。但东南亚仍继续面临劳动力短缺、运费高昂和疫情的威胁。

密尔沃基医疗用品公司Diversatek Inc.负责越南业务的Jonathan Moreno说,他在越南当地的雇员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他手下的一名员工最近还是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与这名员工接触过的其他雇员也不得不被送回家隔离一周,这些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5%。


供应链的中断对德国制造业造成了影响,特别是在汽车行业。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停滞不前,供应瓶颈对德国强大的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造成压力。9月份制造业产值比疫情前低10%。

欧洲9月份新车销售同比缩减近四分之一,是1995年以来同期最低值。由于半导体芯片短缺,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旗下的捷克汽车制造商斯柯达(Skoda Auto)未来几周将减少产量,而由于缺少零部件,预计今年的汽车产量将减少约25万辆。

Heinze Gruppe GmbH是一家拥有约1,100名员工的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为保时捷、宝马和梅赛德斯供货,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oerg Tilmes说,在经历了一整年来的价格上涨、长达几个月的塑料等原材料供应延误,还有因芯片短缺而关闭部分汽车工厂后,该公司已于9月进入初步破产状态。

Tilmes说:“我从25岁起就在汽车业工作,情况从没像现在这么遭过。”

供应链问题何时解决仍很难预料,由于前景晦暗不明,企业也难做计划。

Novares首席执行官Pierre Boulet表示,客户“原本非常确信从9月开始会迎来复苏,应他们的要求,我们也储备了大量库存并备好了人手,以便在年底大干一场。但复苏却没有发生。”全球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一辆使用这家法国公司生产的塑料部件。

最近几个月,Novares的客户有150多次在提前不到48小时通知的情况下取消了订单。Boulet说:“我们的库存在持续增加。”“由于我们只购买而没有卖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现金流。”

在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拥有一家电器维修公司的Josh Glenn正面临需求旺盛而供应不足的困局。Glenn说,他手下的技术人员的预约已经排到了两周后,而疫情前的工作排期只有三到四天。但零部件短缺使他很难满足顾客的维修需求。

Glenn说:“有个人想修电冰箱,差一个零部件,结果等了两个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企业判断供应链中断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

Tom Fairless|Mike Cherney|David Harrison

【OR  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目前,美国等国家的央行正在逐步退出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措施,包括极低的利率和超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在这一过程中,央行也在努力制定一条既能抑制通货膨胀又不会扼杀经济增长的政策路径。

企业高管表示,过去一年,受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推动,美国消费者需求激增,影响波及海外市场,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且愈演愈烈,并可能延续到2022年。由此引发的价格上涨以及获取原材料和劳动力的困难正在给部分企业带来压力,并困扰德国等主要经济体。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动的一场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其内容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尤其是国内房地产市场债务,整顿科技行业,并追求宏大的气候目标——这些因素可能减缓中国乃至全球增长。

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虽然保持强劲,但并不稳健,也存在失误的风险。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这是复苏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政策制定者需要搞清楚哪些影响是永久性的,哪些可能是短暂的。”


中国正在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特别是在中国的住房市场。

如果央行动作太慢,通货膨胀可能继续上升,价格上涨和薪资上升会相互作用。但如果加息太快,在高杠杆环境下,又可能扼杀经济复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三在公布了从本月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后向记者表示:“预测难度很大,决策也非易事。”

“通胀比预期要高,瓶颈问题也更顽固和普遍,”他补充说。“我们认为现在这种局面将持续到明年。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其他宏观预测机构也没有料到。”

央行的某些动作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上周四,英国央行决定不加息,引发英国债券收益率出现多年来最强震荡。同一天,捷克央行将关键利率从1.5%上调至2.75%,加息幅度远超预期。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10月份对大型企业的调查,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企业认为供应链中断最严重时期已经过去。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供应链中断问题可能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甚至更久。

美国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在规模近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推动下,美国消费者支出较新冠疫情前高出约9%,而受供应瓶颈影响,美国通胀率在9月份升至5.4%,创下13年新高。

“我们正处在艰难时期,”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库博标准(Cooper-Standard Holdings Inc., CPS)首席执行官Jeffrey Edwards上周说。“我们一直无法抵消材料、能源、运输和劳动力方面广泛存在的通胀影响。”

库博标准公布第三财季销售下降并出现亏损。Edwards表示,他们正考虑出售部分资产。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东西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比2019年几乎高出五分之一。

集装箱船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 AMKBF)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称:“春天的时候,我曾很有把握地认为情况会在秋季开始好转。但实际情况却是更糟。”“所以我不再预测了。”

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企业从夏季德尔塔疫情导致的低迷中复苏,美国10月份创造了50多万个新就业机会。美国劳工部还表示,8月和9月增加的就业岗位比之前估计的多出25万个。私营部门平均时薪上升了4.9%,大约是疫情爆发前15年平均工资同比涨幅的两倍。

野村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受到能源和材料短缺以及政府对房地产等关键行业打压的影响,中国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年率可能放缓至3%或4%。

“这次经济放缓将超过过去10年中的任何一次,时间也会更长”,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地区(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指出。

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经营一家小型摩托车零配件厂的Luo女士称,国内需求低迷和运输瓶颈导致许多订单被取消。Luo女士要求报道只写她的姓氏。

Luo女士说,她的工厂面临钢铁等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压力。上个月,Luo女士的工厂被迫有三周时间只能在晚间运营,因为全国普遍的电力紧张促使广东地方部门拉闸限电。

她说,她预计明年需求会降温,“因为整体经济正在恶化,不仅仅是制造业。”

尽管需求强劲,但位于山东省东部的红壹佰照明有限公司(Red 100 Lighting Co.)的销售经理Zhao女士表示,由于航运拥堵,加上中国部分主要港口的零星疫情,该公司目前难以向海外客户交付货物。

在东南亚,新冠疫情已经退潮,工厂重新开工,使全球供应链的部分关键节点得到恢复。但东南亚仍继续面临劳动力短缺、运费高昂和疫情的威胁。

密尔沃基医疗用品公司Diversatek Inc.负责越南业务的Jonathan Moreno说,他在越南当地的雇员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他手下的一名员工最近还是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与这名员工接触过的其他雇员也不得不被送回家隔离一周,这些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5%。


供应链的中断对德国制造业造成了影响,特别是在汽车行业。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停滞不前,供应瓶颈对德国强大的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造成压力。9月份制造业产值比疫情前低10%。

欧洲9月份新车销售同比缩减近四分之一,是1995年以来同期最低值。由于半导体芯片短缺,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旗下的捷克汽车制造商斯柯达(Skoda Auto)未来几周将减少产量,而由于缺少零部件,预计今年的汽车产量将减少约25万辆。

Heinze Gruppe GmbH是一家拥有约1,100名员工的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为保时捷、宝马和梅赛德斯供货,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oerg Tilmes说,在经历了一整年来的价格上涨、长达几个月的塑料等原材料供应延误,还有因芯片短缺而关闭部分汽车工厂后,该公司已于9月进入初步破产状态。

Tilmes说:“我从25岁起就在汽车业工作,情况从没像现在这么遭过。”

供应链问题何时解决仍很难预料,由于前景晦暗不明,企业也难做计划。

Novares首席执行官Pierre Boulet表示,客户“原本非常确信从9月开始会迎来复苏,应他们的要求,我们也储备了大量库存并备好了人手,以便在年底大干一场。但复苏却没有发生。”全球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一辆使用这家法国公司生产的塑料部件。

最近几个月,Novares的客户有150多次在提前不到48小时通知的情况下取消了订单。Boulet说:“我们的库存在持续增加。”“由于我们只购买而没有卖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现金流。”

在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拥有一家电器维修公司的Josh Glenn正面临需求旺盛而供应不足的困局。Glenn说,他手下的技术人员的预约已经排到了两周后,而疫情前的工作排期只有三到四天。但零部件短缺使他很难满足顾客的维修需求。

Glenn说:“有个人想修电冰箱,差一个零部件,结果等了两个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进入攻坚阶段

发布日期:2021-11-08 16:18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企业判断供应链中断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

Tom Fairless|Mike Cherney|David Harrison

【OR  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去年的深度衰退后开始复苏,但现在正接近一个微妙关口,如何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重启阶段过渡到更加正常化的增长阶段,对政府决策者和企业高管构成挑战。

目前,美国等国家的央行正在逐步退出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措施,包括极低的利率和超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在这一过程中,央行也在努力制定一条既能抑制通货膨胀又不会扼杀经济增长的政策路径。

企业高管表示,过去一年,受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推动,美国消费者需求激增,影响波及海外市场,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且愈演愈烈,并可能延续到2022年。由此引发的价格上涨以及获取原材料和劳动力的困难正在给部分企业带来压力,并困扰德国等主要经济体。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动的一场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其内容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尤其是国内房地产市场债务,整顿科技行业,并追求宏大的气候目标——这些因素可能减缓中国乃至全球增长。

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虽然保持强劲,但并不稳健,也存在失误的风险。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这是复苏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政策制定者需要搞清楚哪些影响是永久性的,哪些可能是短暂的。”


中国正在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包括控制家庭和企业债务,特别是在中国的住房市场。

如果央行动作太慢,通货膨胀可能继续上升,价格上涨和薪资上升会相互作用。但如果加息太快,在高杠杆环境下,又可能扼杀经济复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三在公布了从本月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后向记者表示:“预测难度很大,决策也非易事。”

“通胀比预期要高,瓶颈问题也更顽固和普遍,”他补充说。“我们认为现在这种局面将持续到明年。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其他宏观预测机构也没有料到。”

央行的某些动作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上周四,英国央行决定不加息,引发英国债券收益率出现多年来最强震荡。同一天,捷克央行将关键利率从1.5%上调至2.75%,加息幅度远超预期。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10月份对大型企业的调查,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企业认为供应链中断最严重时期已经过去。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供应链中断问题可能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甚至更久。

美国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在规模近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推动下,美国消费者支出较新冠疫情前高出约9%,而受供应瓶颈影响,美国通胀率在9月份升至5.4%,创下13年新高。

“我们正处在艰难时期,”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库博标准(Cooper-Standard Holdings Inc., CPS)首席执行官Jeffrey Edwards上周说。“我们一直无法抵消材料、能源、运输和劳动力方面广泛存在的通胀影响。”

库博标准公布第三财季销售下降并出现亏损。Edwards表示,他们正考虑出售部分资产。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东西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比2019年几乎高出五分之一。

集装箱船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eller-Maersk A/S, AMKBF)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称:“春天的时候,我曾很有把握地认为情况会在秋季开始好转。但实际情况却是更糟。”“所以我不再预测了。”

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企业从夏季德尔塔疫情导致的低迷中复苏,美国10月份创造了50多万个新就业机会。美国劳工部还表示,8月和9月增加的就业岗位比之前估计的多出25万个。私营部门平均时薪上升了4.9%,大约是疫情爆发前15年平均工资同比涨幅的两倍。

野村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受到能源和材料短缺以及政府对房地产等关键行业打压的影响,中国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年率可能放缓至3%或4%。

“这次经济放缓将超过过去10年中的任何一次,时间也会更长”,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地区(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指出。

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经营一家小型摩托车零配件厂的Luo女士称,国内需求低迷和运输瓶颈导致许多订单被取消。Luo女士要求报道只写她的姓氏。

Luo女士说,她的工厂面临钢铁等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压力。上个月,Luo女士的工厂被迫有三周时间只能在晚间运营,因为全国普遍的电力紧张促使广东地方部门拉闸限电。

她说,她预计明年需求会降温,“因为整体经济正在恶化,不仅仅是制造业。”

尽管需求强劲,但位于山东省东部的红壹佰照明有限公司(Red 100 Lighting Co.)的销售经理Zhao女士表示,由于航运拥堵,加上中国部分主要港口的零星疫情,该公司目前难以向海外客户交付货物。

在东南亚,新冠疫情已经退潮,工厂重新开工,使全球供应链的部分关键节点得到恢复。但东南亚仍继续面临劳动力短缺、运费高昂和疫情的威胁。

密尔沃基医疗用品公司Diversatek Inc.负责越南业务的Jonathan Moreno说,他在越南当地的雇员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他手下的一名员工最近还是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与这名员工接触过的其他雇员也不得不被送回家隔离一周,这些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5%。


供应链的中断对德国制造业造成了影响,特别是在汽车行业。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停滞不前,供应瓶颈对德国强大的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造成压力。9月份制造业产值比疫情前低10%。

欧洲9月份新车销售同比缩减近四分之一,是1995年以来同期最低值。由于半导体芯片短缺,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旗下的捷克汽车制造商斯柯达(Skoda Auto)未来几周将减少产量,而由于缺少零部件,预计今年的汽车产量将减少约25万辆。

Heinze Gruppe GmbH是一家拥有约1,100名员工的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为保时捷、宝马和梅赛德斯供货,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oerg Tilmes说,在经历了一整年来的价格上涨、长达几个月的塑料等原材料供应延误,还有因芯片短缺而关闭部分汽车工厂后,该公司已于9月进入初步破产状态。

Tilmes说:“我从25岁起就在汽车业工作,情况从没像现在这么遭过。”

供应链问题何时解决仍很难预料,由于前景晦暗不明,企业也难做计划。

Novares首席执行官Pierre Boulet表示,客户“原本非常确信从9月开始会迎来复苏,应他们的要求,我们也储备了大量库存并备好了人手,以便在年底大干一场。但复苏却没有发生。”全球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一辆使用这家法国公司生产的塑料部件。

最近几个月,Novares的客户有150多次在提前不到48小时通知的情况下取消了订单。Boulet说:“我们的库存在持续增加。”“由于我们只购买而没有卖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现金流。”

在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拥有一家电器维修公司的Josh Glenn正面临需求旺盛而供应不足的困局。Glenn说,他手下的技术人员的预约已经排到了两周后,而疫情前的工作排期只有三到四天。但零部件短缺使他很难满足顾客的维修需求。

Glenn说:“有个人想修电冰箱,差一个零部件,结果等了两个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