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直困扰着艾伯乐的问题。


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

方绘香

【OR  商业新媒体】

就某种程度而言,艾伯乐(Albert Bourla)此刻正身处世界之巅,他的工作从未如此艰难。这位辉瑞公司(Pfizer)的首席执行官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才刚刚接手这家有着173年历史的制药巨头。而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出现时,他正着手于公司转型,处在转型初期阶段,计划将辉瑞打造成一家突破性企业(因为他对“渐进式技术”没有兴趣)。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一拍即合,决定大干一场(甚至没有签订合同),准备突破性地制成针对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而当艾伯乐想到要对付这种破坏世界的冠状病毒时,他并不唯一;或许就这一点而言,还有许多其他立于疫苗生产赛道的观望者;他并不是仅凭臆想希望突破疫苗技术,而是他信任合作的科学家。

当然,事实也证明,疫苗的效果非常好。随着辉瑞公司开发出全球对抗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艾伯乐想立刻起身为自己在吃饭时偶然产生的这个念头鼓掌叫好。他的员工也因此获得了公众的认同感激,有时甚至会有旁人在他们购物时帮他们买单。很可能几周后,辉瑞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一个获准用于5至12岁儿童的疫苗。全世界可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辉瑞公司的温暖,而这也让辉瑞迅速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这就不难解释员工参与感为何会攀升至顶。在其6万名员工中,96%的员工在公司最近的年度调查中表示,他们为在辉瑞工作感到非常自豪。

同时,公司的收入和股价也一直处于历史高位。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之前每年生产2亿支疫苗,而在2021年将生产超过30亿支疫苗,销售额预计超过300亿美元。“从各项数据来看,辉瑞公司现在正处于其整个173年创业史上的巅峰时刻。”艾伯乐在10月20日的采访中对《财富》杂志的玛丽亚·阿斯潘如是说道。一切都很好。但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艾伯乐:如何维持眼下的辉煌?

“当爬到山顶时,你不能一直待在原地。”艾伯乐告诉阿斯潘,“要么你爬到更高的山顶,要么你下山。而此刻,我脑中思考的就是这一问题。”

艾伯乐的计划是,想要爬到更高的山顶,那么首先不能认为眼下的地位理所当然。“我认为,我们每天都需要拼尽一切去赢得当前的一切。”他说。同时,他在谈话中承认,公司在新冠疫情中所取得的成就为公司创造了一种不能被白白浪费掉的宝贵资源:充满活力的企业文化。

“我们努力让整个公司日复一日地挑战,开发一些没有人认为可能成功的东西。而且经此一役,我们也向他们以及我们自己证明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艾伯乐感慨道。“这也是辉瑞公司目前拥有的最大资产。”他又补充了一句,并表明目前公司所有部门都希望能够复刻新冠疫苗项目的成功。

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在新冠疫情期间,艾伯乐还着重注意确保员工的参与感,无论他们是否参与疫苗工作,都可以参与分享这一公司成就;觉得这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公司还因此加强了内部沟通,经常分享关于新冠疫苗工作进展的最新信息。“人们真正关注我们开发疫苗所作出的努力,并且继续跟进。比如,现在他们正在开发……能够治疗新冠病毒的口服治疗药。这是让员工感到自豪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给每位员工发放工资,无论他们是否可以正常完成他们的职责。对艾伯乐和他带领的领导团队来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难,他说:“在某些时候,一个善待员工的决策会让他们愿意永远追随你。我们非常清楚,在这个篇章结束时,我们希望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积极的身影。”

这位首席执行官现在专注于推动这个积极、统一的企业进行更多改变生活的突破性药物的开发。艾伯乐把他在某些方面的工作比喻为经营“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他每年有超过10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投资于这项经营。他认为对某些项目成功的可能性以及手中可用资金进行风险管理、评估和权衡,是他工作中至关重要的部分。(他指出,对新冠疫苗的赌注是不同的,而且没有那么严格:“它不是关于公司的未来,也不是关于我的未来,而是关于世界的未来。”)辉瑞公司目前正在加倍努力地开发更多的mRNA疫苗和治疗方法,艾伯乐预计最早将在明年产出回报。鉴于这项技术也能够用于攻克肿瘤,他希望可以在三年内看到成功的mRNA癌症疫苗。

一见如故

艾伯乐认为辉瑞公司不是靠单打独斗达到现在的成就,而且通过强强联合,共同进步。比如,公司与mRNA联合研发BioNTech的合作关系(他称之为“一见如故”)。他认为这种携手合作对整个制药行业的繁荣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他看来,在当今的形势下,他的公司只有被他方视为潜在合作伙伴才是好的状态。

“技术不再像30年前那样,只在一些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的大学的实验室或大体量的制药企业里取得发展。过去推动技术的就那么几个地方;可能也就有10家机构或企业能够实现某项技术发展。而现在,我们有1万个同行。因为涌现了大量不同的初创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他特别指出:“你能够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这一庞大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中非常值得信赖的那部分。这就是我给辉瑞的定位。”

制药之外

艾伯乐明白,如今他作为辉瑞公司领路人,需要完成的工作不仅仅是生产产品和管理团队。“我们是一家企业。在如今的现代社会,企业开始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所以,我们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而且社会也会对企业有所期待。”他说。由于艾伯乐曾经公开发表过他的家族史以及他父母身为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并且感受到了这一分享所带来的积极影响,所以他又补充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掌握企业发言权,阐明我们作为大型企业所代表的价值观,并且恪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苗让药企辉瑞公司大赚,但如何持续辉煌

发布日期:2021-11-04 08:24
|这是一直困扰着艾伯乐的问题。


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

方绘香

【OR  商业新媒体】

就某种程度而言,艾伯乐(Albert Bourla)此刻正身处世界之巅,他的工作从未如此艰难。这位辉瑞公司(Pfizer)的首席执行官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才刚刚接手这家有着173年历史的制药巨头。而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出现时,他正着手于公司转型,处在转型初期阶段,计划将辉瑞打造成一家突破性企业(因为他对“渐进式技术”没有兴趣)。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一拍即合,决定大干一场(甚至没有签订合同),准备突破性地制成针对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而当艾伯乐想到要对付这种破坏世界的冠状病毒时,他并不唯一;或许就这一点而言,还有许多其他立于疫苗生产赛道的观望者;他并不是仅凭臆想希望突破疫苗技术,而是他信任合作的科学家。

当然,事实也证明,疫苗的效果非常好。随着辉瑞公司开发出全球对抗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艾伯乐想立刻起身为自己在吃饭时偶然产生的这个念头鼓掌叫好。他的员工也因此获得了公众的认同感激,有时甚至会有旁人在他们购物时帮他们买单。很可能几周后,辉瑞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一个获准用于5至12岁儿童的疫苗。全世界可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辉瑞公司的温暖,而这也让辉瑞迅速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这就不难解释员工参与感为何会攀升至顶。在其6万名员工中,96%的员工在公司最近的年度调查中表示,他们为在辉瑞工作感到非常自豪。

同时,公司的收入和股价也一直处于历史高位。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之前每年生产2亿支疫苗,而在2021年将生产超过30亿支疫苗,销售额预计超过300亿美元。“从各项数据来看,辉瑞公司现在正处于其整个173年创业史上的巅峰时刻。”艾伯乐在10月20日的采访中对《财富》杂志的玛丽亚·阿斯潘如是说道。一切都很好。但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艾伯乐:如何维持眼下的辉煌?

“当爬到山顶时,你不能一直待在原地。”艾伯乐告诉阿斯潘,“要么你爬到更高的山顶,要么你下山。而此刻,我脑中思考的就是这一问题。”

艾伯乐的计划是,想要爬到更高的山顶,那么首先不能认为眼下的地位理所当然。“我认为,我们每天都需要拼尽一切去赢得当前的一切。”他说。同时,他在谈话中承认,公司在新冠疫情中所取得的成就为公司创造了一种不能被白白浪费掉的宝贵资源:充满活力的企业文化。

“我们努力让整个公司日复一日地挑战,开发一些没有人认为可能成功的东西。而且经此一役,我们也向他们以及我们自己证明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艾伯乐感慨道。“这也是辉瑞公司目前拥有的最大资产。”他又补充了一句,并表明目前公司所有部门都希望能够复刻新冠疫苗项目的成功。

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在新冠疫情期间,艾伯乐还着重注意确保员工的参与感,无论他们是否参与疫苗工作,都可以参与分享这一公司成就;觉得这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公司还因此加强了内部沟通,经常分享关于新冠疫苗工作进展的最新信息。“人们真正关注我们开发疫苗所作出的努力,并且继续跟进。比如,现在他们正在开发……能够治疗新冠病毒的口服治疗药。这是让员工感到自豪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给每位员工发放工资,无论他们是否可以正常完成他们的职责。对艾伯乐和他带领的领导团队来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难,他说:“在某些时候,一个善待员工的决策会让他们愿意永远追随你。我们非常清楚,在这个篇章结束时,我们希望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积极的身影。”

这位首席执行官现在专注于推动这个积极、统一的企业进行更多改变生活的突破性药物的开发。艾伯乐把他在某些方面的工作比喻为经营“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他每年有超过10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投资于这项经营。他认为对某些项目成功的可能性以及手中可用资金进行风险管理、评估和权衡,是他工作中至关重要的部分。(他指出,对新冠疫苗的赌注是不同的,而且没有那么严格:“它不是关于公司的未来,也不是关于我的未来,而是关于世界的未来。”)辉瑞公司目前正在加倍努力地开发更多的mRNA疫苗和治疗方法,艾伯乐预计最早将在明年产出回报。鉴于这项技术也能够用于攻克肿瘤,他希望可以在三年内看到成功的mRNA癌症疫苗。

一见如故

艾伯乐认为辉瑞公司不是靠单打独斗达到现在的成就,而且通过强强联合,共同进步。比如,公司与mRNA联合研发BioNTech的合作关系(他称之为“一见如故”)。他认为这种携手合作对整个制药行业的繁荣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他看来,在当今的形势下,他的公司只有被他方视为潜在合作伙伴才是好的状态。

“技术不再像30年前那样,只在一些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的大学的实验室或大体量的制药企业里取得发展。过去推动技术的就那么几个地方;可能也就有10家机构或企业能够实现某项技术发展。而现在,我们有1万个同行。因为涌现了大量不同的初创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他特别指出:“你能够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这一庞大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中非常值得信赖的那部分。这就是我给辉瑞的定位。”

制药之外

艾伯乐明白,如今他作为辉瑞公司领路人,需要完成的工作不仅仅是生产产品和管理团队。“我们是一家企业。在如今的现代社会,企业开始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所以,我们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而且社会也会对企业有所期待。”他说。由于艾伯乐曾经公开发表过他的家族史以及他父母身为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并且感受到了这一分享所带来的积极影响,所以他又补充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掌握企业发言权,阐明我们作为大型企业所代表的价值观,并且恪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这是一直困扰着艾伯乐的问题。


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

方绘香

【OR  商业新媒体】

就某种程度而言,艾伯乐(Albert Bourla)此刻正身处世界之巅,他的工作从未如此艰难。这位辉瑞公司(Pfizer)的首席执行官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才刚刚接手这家有着173年历史的制药巨头。而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出现时,他正着手于公司转型,处在转型初期阶段,计划将辉瑞打造成一家突破性企业(因为他对“渐进式技术”没有兴趣)。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一拍即合,决定大干一场(甚至没有签订合同),准备突破性地制成针对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而当艾伯乐想到要对付这种破坏世界的冠状病毒时,他并不唯一;或许就这一点而言,还有许多其他立于疫苗生产赛道的观望者;他并不是仅凭臆想希望突破疫苗技术,而是他信任合作的科学家。

当然,事实也证明,疫苗的效果非常好。随着辉瑞公司开发出全球对抗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艾伯乐想立刻起身为自己在吃饭时偶然产生的这个念头鼓掌叫好。他的员工也因此获得了公众的认同感激,有时甚至会有旁人在他们购物时帮他们买单。很可能几周后,辉瑞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一个获准用于5至12岁儿童的疫苗。全世界可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辉瑞公司的温暖,而这也让辉瑞迅速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这就不难解释员工参与感为何会攀升至顶。在其6万名员工中,96%的员工在公司最近的年度调查中表示,他们为在辉瑞工作感到非常自豪。

同时,公司的收入和股价也一直处于历史高位。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之前每年生产2亿支疫苗,而在2021年将生产超过30亿支疫苗,销售额预计超过300亿美元。“从各项数据来看,辉瑞公司现在正处于其整个173年创业史上的巅峰时刻。”艾伯乐在10月20日的采访中对《财富》杂志的玛丽亚·阿斯潘如是说道。一切都很好。但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艾伯乐:如何维持眼下的辉煌?

“当爬到山顶时,你不能一直待在原地。”艾伯乐告诉阿斯潘,“要么你爬到更高的山顶,要么你下山。而此刻,我脑中思考的就是这一问题。”

艾伯乐的计划是,想要爬到更高的山顶,那么首先不能认为眼下的地位理所当然。“我认为,我们每天都需要拼尽一切去赢得当前的一切。”他说。同时,他在谈话中承认,公司在新冠疫情中所取得的成就为公司创造了一种不能被白白浪费掉的宝贵资源:充满活力的企业文化。

“我们努力让整个公司日复一日地挑战,开发一些没有人认为可能成功的东西。而且经此一役,我们也向他们以及我们自己证明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艾伯乐感慨道。“这也是辉瑞公司目前拥有的最大资产。”他又补充了一句,并表明目前公司所有部门都希望能够复刻新冠疫苗项目的成功。

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在新冠疫情期间,艾伯乐还着重注意确保员工的参与感,无论他们是否参与疫苗工作,都可以参与分享这一公司成就;觉得这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公司还因此加强了内部沟通,经常分享关于新冠疫苗工作进展的最新信息。“人们真正关注我们开发疫苗所作出的努力,并且继续跟进。比如,现在他们正在开发……能够治疗新冠病毒的口服治疗药。这是让员工感到自豪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给每位员工发放工资,无论他们是否可以正常完成他们的职责。对艾伯乐和他带领的领导团队来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难,他说:“在某些时候,一个善待员工的决策会让他们愿意永远追随你。我们非常清楚,在这个篇章结束时,我们希望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积极的身影。”

这位首席执行官现在专注于推动这个积极、统一的企业进行更多改变生活的突破性药物的开发。艾伯乐把他在某些方面的工作比喻为经营“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他每年有超过10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投资于这项经营。他认为对某些项目成功的可能性以及手中可用资金进行风险管理、评估和权衡,是他工作中至关重要的部分。(他指出,对新冠疫苗的赌注是不同的,而且没有那么严格:“它不是关于公司的未来,也不是关于我的未来,而是关于世界的未来。”)辉瑞公司目前正在加倍努力地开发更多的mRNA疫苗和治疗方法,艾伯乐预计最早将在明年产出回报。鉴于这项技术也能够用于攻克肿瘤,他希望可以在三年内看到成功的mRNA癌症疫苗。

一见如故

艾伯乐认为辉瑞公司不是靠单打独斗达到现在的成就,而且通过强强联合,共同进步。比如,公司与mRNA联合研发BioNTech的合作关系(他称之为“一见如故”)。他认为这种携手合作对整个制药行业的繁荣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他看来,在当今的形势下,他的公司只有被他方视为潜在合作伙伴才是好的状态。

“技术不再像30年前那样,只在一些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的大学的实验室或大体量的制药企业里取得发展。过去推动技术的就那么几个地方;可能也就有10家机构或企业能够实现某项技术发展。而现在,我们有1万个同行。因为涌现了大量不同的初创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他特别指出:“你能够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这一庞大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中非常值得信赖的那部分。这就是我给辉瑞的定位。”

制药之外

艾伯乐明白,如今他作为辉瑞公司领路人,需要完成的工作不仅仅是生产产品和管理团队。“我们是一家企业。在如今的现代社会,企业开始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所以,我们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而且社会也会对企业有所期待。”他说。由于艾伯乐曾经公开发表过他的家族史以及他父母身为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并且感受到了这一分享所带来的积极影响,所以他又补充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掌握企业发言权,阐明我们作为大型企业所代表的价值观,并且恪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疫苗让药企辉瑞公司大赚,但如何持续辉煌

发布日期:2021-11-04 08:24
|这是一直困扰着艾伯乐的问题。


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

方绘香

【OR  商业新媒体】

就某种程度而言,艾伯乐(Albert Bourla)此刻正身处世界之巅,他的工作从未如此艰难。这位辉瑞公司(Pfizer)的首席执行官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才刚刚接手这家有着173年历史的制药巨头。而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出现时,他正着手于公司转型,处在转型初期阶段,计划将辉瑞打造成一家突破性企业(因为他对“渐进式技术”没有兴趣)。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一拍即合,决定大干一场(甚至没有签订合同),准备突破性地制成针对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而当艾伯乐想到要对付这种破坏世界的冠状病毒时,他并不唯一;或许就这一点而言,还有许多其他立于疫苗生产赛道的观望者;他并不是仅凭臆想希望突破疫苗技术,而是他信任合作的科学家。

当然,事实也证明,疫苗的效果非常好。随着辉瑞公司开发出全球对抗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艾伯乐想立刻起身为自己在吃饭时偶然产生的这个念头鼓掌叫好。他的员工也因此获得了公众的认同感激,有时甚至会有旁人在他们购物时帮他们买单。很可能几周后,辉瑞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一个获准用于5至12岁儿童的疫苗。全世界可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辉瑞公司的温暖,而这也让辉瑞迅速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这就不难解释员工参与感为何会攀升至顶。在其6万名员工中,96%的员工在公司最近的年度调查中表示,他们为在辉瑞工作感到非常自豪。

同时,公司的收入和股价也一直处于历史高位。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之前每年生产2亿支疫苗,而在2021年将生产超过30亿支疫苗,销售额预计超过300亿美元。“从各项数据来看,辉瑞公司现在正处于其整个173年创业史上的巅峰时刻。”艾伯乐在10月20日的采访中对《财富》杂志的玛丽亚·阿斯潘如是说道。一切都很好。但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艾伯乐:如何维持眼下的辉煌?

“当爬到山顶时,你不能一直待在原地。”艾伯乐告诉阿斯潘,“要么你爬到更高的山顶,要么你下山。而此刻,我脑中思考的就是这一问题。”

艾伯乐的计划是,想要爬到更高的山顶,那么首先不能认为眼下的地位理所当然。“我认为,我们每天都需要拼尽一切去赢得当前的一切。”他说。同时,他在谈话中承认,公司在新冠疫情中所取得的成就为公司创造了一种不能被白白浪费掉的宝贵资源:充满活力的企业文化。

“我们努力让整个公司日复一日地挑战,开发一些没有人认为可能成功的东西。而且经此一役,我们也向他们以及我们自己证明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艾伯乐感慨道。“这也是辉瑞公司目前拥有的最大资产。”他又补充了一句,并表明目前公司所有部门都希望能够复刻新冠疫苗项目的成功。

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在新冠疫情期间,艾伯乐还着重注意确保员工的参与感,无论他们是否参与疫苗工作,都可以参与分享这一公司成就;觉得这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公司还因此加强了内部沟通,经常分享关于新冠疫苗工作进展的最新信息。“人们真正关注我们开发疫苗所作出的努力,并且继续跟进。比如,现在他们正在开发……能够治疗新冠病毒的口服治疗药。这是让员工感到自豪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辉瑞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给每位员工发放工资,无论他们是否可以正常完成他们的职责。对艾伯乐和他带领的领导团队来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难,他说:“在某些时候,一个善待员工的决策会让他们愿意永远追随你。我们非常清楚,在这个篇章结束时,我们希望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积极的身影。”

这位首席执行官现在专注于推动这个积极、统一的企业进行更多改变生活的突破性药物的开发。艾伯乐把他在某些方面的工作比喻为经营“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他每年有超过10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投资于这项经营。他认为对某些项目成功的可能性以及手中可用资金进行风险管理、评估和权衡,是他工作中至关重要的部分。(他指出,对新冠疫苗的赌注是不同的,而且没有那么严格:“它不是关于公司的未来,也不是关于我的未来,而是关于世界的未来。”)辉瑞公司目前正在加倍努力地开发更多的mRNA疫苗和治疗方法,艾伯乐预计最早将在明年产出回报。鉴于这项技术也能够用于攻克肿瘤,他希望可以在三年内看到成功的mRNA癌症疫苗。

一见如故

艾伯乐认为辉瑞公司不是靠单打独斗达到现在的成就,而且通过强强联合,共同进步。比如,公司与mRNA联合研发BioNTech的合作关系(他称之为“一见如故”)。他认为这种携手合作对整个制药行业的繁荣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他看来,在当今的形势下,他的公司只有被他方视为潜在合作伙伴才是好的状态。

“技术不再像30年前那样,只在一些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的大学的实验室或大体量的制药企业里取得发展。过去推动技术的就那么几个地方;可能也就有10家机构或企业能够实现某项技术发展。而现在,我们有1万个同行。因为涌现了大量不同的初创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他特别指出:“你能够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这一庞大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中非常值得信赖的那部分。这就是我给辉瑞的定位。”

制药之外

艾伯乐明白,如今他作为辉瑞公司领路人,需要完成的工作不仅仅是生产产品和管理团队。“我们是一家企业。在如今的现代社会,企业开始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所以,我们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而且社会也会对企业有所期待。”他说。由于艾伯乐曾经公开发表过他的家族史以及他父母身为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并且感受到了这一分享所带来的积极影响,所以他又补充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掌握企业发言权,阐明我们作为大型企业所代表的价值观,并且恪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