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美国人工智能行业的主导者还是那几个科技中心;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Richard Florida

【OR  商业新媒体】

人工智能(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这项技术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网络搜索时给出的建议,到特斯拉(Tesla)等汽车的辅助驾驶功能,影响范围无所不包。未来,AI可能会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诊断,并为全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技术动力。就这一点而言,AI是一个真正的划时代进步,被专家视为一种“通用技术”,其意义不亚于车轮、蒸汽机、电力和现代工厂系统。

此类技术是驱动全新产业并重建现有行业的根本力量,同时也支撑了整个新经济体系的崛起。预计AI技术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到2030年将为全球增加15.7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如此看来,难怪美国政府会在涉及创新、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保的关键技术名单中,将AI排在首要位置。

但AI可能会巩固或放大原有的地域不均衡模式,也就是之前的高科技行业主要集中在美国领先科技中心和超级明星城市的状况。这是布鲁金斯都市政策项目(Brookings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小组一项新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该研究从都市层面对AI活动的地域分布进行了深入分析。马克⋅穆罗(Mark Muro)和刘思凡(音)进行的这项研究从两个关键维度阐释了AI技术的影响:其一是高校科研,包括学术出版物、专利、联邦拨款以及合同;其二是商业化因素,诸如岗位招聘和劳动者技能。

概括起来,这项研究认为,美国只有10%的大都会地区(共计36个)拥有规模可观的AI产业。报告提供的下面这张地图将AI城市和都市区划分为五大类。

地图1:美国都市区的AI就业集中度
五类都市集群的AI技术岗位招聘数量所占比重
AI岗位密集度:1、旧金山湾区;2、早期培育区;3、联邦科研及外包中心;4、潜在培育中心;5、其他

超级明星中的超级明星:由旧金山和圣何塞都市区构成的旧金山湾区自成一类,无疑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唯一的领跑者。由于坐拥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顶尖学术研究中心、为数众多的初创企业以及Alphabet Inc.、Salesforce.com Inc.和Facebook Inc.等在人工智能研究和技术上投入重金的大公司,湾区的AI相关活动约占全美的四分之一。

早期培育区:其次是13个覆盖重要AI集群的都市区,该研究将这些区域称为早期培育区。加上旧金山湾区,这14个都市区的AI资产和产能占全美的三分之二。上述13个都市区包括Acela列车东海岸沿线地区的主要城市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还有加州的几个城市,包括洛杉矶、圣迭戈、圣巴巴拉和圣克鲁斯;再加上西雅图、奥斯汀、罗利和博尔德等历史悠久的科技中心。唯一出人意料之处是列入了两个较小的科技社区,一个是附近有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Laboratory)的新墨西哥州圣菲,另一个是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因为当地有开展人工智能研究的内布拉斯加大学。

科研中心:这项研究列出了另外21个具有强大研究能力但商业化程度有限的都市区。其中包括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匹兹堡大学所在地)以及一些较小的大学城,如安阿伯、麦迪逊以及毗邻罗利且是“三角研究园”一部分的达勒姆-教堂山。

潜在AI中心:第四类包括87个所谓“潜在培育中心”的都市区,当地的AI相关活动水平较温和。总体而言,这些都市区产生了约占全美四分之一的AI专利和公司,并拥有约占全美三分之一的AI岗位和技术人员。但按人均计算,这些都市区的AI产能还不到13个早期培育区的一半。第四类地区包括亚特兰大、休斯敦和纳什维尔等快速发展的“阳光地带”城市,芝加哥和底特律等拥有大型产业集群的“霜冻地带”都市区,像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所在地斯泰特科利奇这样的大学城,以及犹他州普罗沃等小型科技中心。

不均衡的发展轨迹

随着疫情促使企业转向远程办公,加之科技公司更多以云计算而不是实体场所为基础,美国许多地区都寄希望于有更多机会吸引AI等新兴行业的公司和人才落户。越来越多的州和城市正在制定针对AI的战略和方案。

穆罗提供的数据表明一个潜在的积极迹象:2020年,一些都市区的AI相关岗位招聘大幅增加,而旧金山湾区则略有下降。要知道,AI技术、就业岗位或初创公司的地域变化很可能几年内都不会体现在数据中。

但到目前为止,AI的发展遵循了已为大家熟悉的尖峰模式,在半导体、软件、生物技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云计算等技术产业,我们都目睹过这种模式,即新技术和新产业都围绕少数占主导地位的技术中心发展起来。

这项研究发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美国绝大部分都市区(总计260个)几乎不具备显著的AI产能。事实上,匹兹堡的经历足以说明创建新科技中心的难度。当地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一直是美国三大AI研究中心之一,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笔者曾在那里任教近20年)并列。但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仍将匹兹堡归为AI领域创业或商业化程度有限的科研中心。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

AI不同于以往的高科技领域,因为其发展足迹不仅出现在美国,而且遍布全球。这个行业正在伦敦、柏林、特拉维夫、上海、北京、班加罗尔、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一系列全球科技中心发展壮大。事实上,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以多伦多的矢量研究所(Vector Institute,一个由大学和全球公司组成的联盟)为例,探讨各地区可以为构建自己的AI集群和生态系统采取哪些行动。我和伊恩⋅海瑟薇(Ian Hathaway)的研究发现,随着美国在全球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中的份额从上世纪90年代的逾90%或95%下降到如今的不到一半,这些乃至其他全球科技中心也在崛起。如果疫情时代的旅行和入境限制继续下去,再加上世界许多城市已在本土和全球人才眼中更具吸引力的事实,全球科技中心的这股崛起势头未来只会有增无减。

除这些地域上的挑战外,AI预计还将对就业产生巨大影响,可能淘汰大量低技能岗位,不仅涉及制造业以及运输、物流和零售等服务行业,而且可能波及医学、法律和工程等专业知识工作领域。考虑到这种对就业和现有行业的威胁,该研究报告很有远见地鼓励所有地区仔细评估AI给本地经济和劳动力带来的威胁和机会。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拜登政府提起并正在接受国会审议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The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旨在向AI等关键技术领域投资2500亿美元,并促进全美发展新的“区域科技中心”。

如果任其自由发展,AI只是一项最新技术,只会强化和加剧经济和地域上“赢者通吃”的特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AI行业正在伦敦、柏林、上海等大都市发展壮大

发布日期:2021-11-03 08:46
|迄今为止,美国人工智能行业的主导者还是那几个科技中心;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Richard Florida

【OR  商业新媒体】

人工智能(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这项技术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网络搜索时给出的建议,到特斯拉(Tesla)等汽车的辅助驾驶功能,影响范围无所不包。未来,AI可能会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诊断,并为全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技术动力。就这一点而言,AI是一个真正的划时代进步,被专家视为一种“通用技术”,其意义不亚于车轮、蒸汽机、电力和现代工厂系统。

此类技术是驱动全新产业并重建现有行业的根本力量,同时也支撑了整个新经济体系的崛起。预计AI技术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到2030年将为全球增加15.7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如此看来,难怪美国政府会在涉及创新、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保的关键技术名单中,将AI排在首要位置。

但AI可能会巩固或放大原有的地域不均衡模式,也就是之前的高科技行业主要集中在美国领先科技中心和超级明星城市的状况。这是布鲁金斯都市政策项目(Brookings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小组一项新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该研究从都市层面对AI活动的地域分布进行了深入分析。马克⋅穆罗(Mark Muro)和刘思凡(音)进行的这项研究从两个关键维度阐释了AI技术的影响:其一是高校科研,包括学术出版物、专利、联邦拨款以及合同;其二是商业化因素,诸如岗位招聘和劳动者技能。

概括起来,这项研究认为,美国只有10%的大都会地区(共计36个)拥有规模可观的AI产业。报告提供的下面这张地图将AI城市和都市区划分为五大类。

地图1:美国都市区的AI就业集中度
五类都市集群的AI技术岗位招聘数量所占比重
AI岗位密集度:1、旧金山湾区;2、早期培育区;3、联邦科研及外包中心;4、潜在培育中心;5、其他

超级明星中的超级明星:由旧金山和圣何塞都市区构成的旧金山湾区自成一类,无疑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唯一的领跑者。由于坐拥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顶尖学术研究中心、为数众多的初创企业以及Alphabet Inc.、Salesforce.com Inc.和Facebook Inc.等在人工智能研究和技术上投入重金的大公司,湾区的AI相关活动约占全美的四分之一。

早期培育区:其次是13个覆盖重要AI集群的都市区,该研究将这些区域称为早期培育区。加上旧金山湾区,这14个都市区的AI资产和产能占全美的三分之二。上述13个都市区包括Acela列车东海岸沿线地区的主要城市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还有加州的几个城市,包括洛杉矶、圣迭戈、圣巴巴拉和圣克鲁斯;再加上西雅图、奥斯汀、罗利和博尔德等历史悠久的科技中心。唯一出人意料之处是列入了两个较小的科技社区,一个是附近有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Laboratory)的新墨西哥州圣菲,另一个是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因为当地有开展人工智能研究的内布拉斯加大学。

科研中心:这项研究列出了另外21个具有强大研究能力但商业化程度有限的都市区。其中包括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匹兹堡大学所在地)以及一些较小的大学城,如安阿伯、麦迪逊以及毗邻罗利且是“三角研究园”一部分的达勒姆-教堂山。

潜在AI中心:第四类包括87个所谓“潜在培育中心”的都市区,当地的AI相关活动水平较温和。总体而言,这些都市区产生了约占全美四分之一的AI专利和公司,并拥有约占全美三分之一的AI岗位和技术人员。但按人均计算,这些都市区的AI产能还不到13个早期培育区的一半。第四类地区包括亚特兰大、休斯敦和纳什维尔等快速发展的“阳光地带”城市,芝加哥和底特律等拥有大型产业集群的“霜冻地带”都市区,像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所在地斯泰特科利奇这样的大学城,以及犹他州普罗沃等小型科技中心。

不均衡的发展轨迹

随着疫情促使企业转向远程办公,加之科技公司更多以云计算而不是实体场所为基础,美国许多地区都寄希望于有更多机会吸引AI等新兴行业的公司和人才落户。越来越多的州和城市正在制定针对AI的战略和方案。

穆罗提供的数据表明一个潜在的积极迹象:2020年,一些都市区的AI相关岗位招聘大幅增加,而旧金山湾区则略有下降。要知道,AI技术、就业岗位或初创公司的地域变化很可能几年内都不会体现在数据中。

但到目前为止,AI的发展遵循了已为大家熟悉的尖峰模式,在半导体、软件、生物技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云计算等技术产业,我们都目睹过这种模式,即新技术和新产业都围绕少数占主导地位的技术中心发展起来。

这项研究发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美国绝大部分都市区(总计260个)几乎不具备显著的AI产能。事实上,匹兹堡的经历足以说明创建新科技中心的难度。当地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一直是美国三大AI研究中心之一,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笔者曾在那里任教近20年)并列。但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仍将匹兹堡归为AI领域创业或商业化程度有限的科研中心。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

AI不同于以往的高科技领域,因为其发展足迹不仅出现在美国,而且遍布全球。这个行业正在伦敦、柏林、特拉维夫、上海、北京、班加罗尔、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一系列全球科技中心发展壮大。事实上,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以多伦多的矢量研究所(Vector Institute,一个由大学和全球公司组成的联盟)为例,探讨各地区可以为构建自己的AI集群和生态系统采取哪些行动。我和伊恩⋅海瑟薇(Ian Hathaway)的研究发现,随着美国在全球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中的份额从上世纪90年代的逾90%或95%下降到如今的不到一半,这些乃至其他全球科技中心也在崛起。如果疫情时代的旅行和入境限制继续下去,再加上世界许多城市已在本土和全球人才眼中更具吸引力的事实,全球科技中心的这股崛起势头未来只会有增无减。

除这些地域上的挑战外,AI预计还将对就业产生巨大影响,可能淘汰大量低技能岗位,不仅涉及制造业以及运输、物流和零售等服务行业,而且可能波及医学、法律和工程等专业知识工作领域。考虑到这种对就业和现有行业的威胁,该研究报告很有远见地鼓励所有地区仔细评估AI给本地经济和劳动力带来的威胁和机会。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拜登政府提起并正在接受国会审议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The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旨在向AI等关键技术领域投资2500亿美元,并促进全美发展新的“区域科技中心”。

如果任其自由发展,AI只是一项最新技术,只会强化和加剧经济和地域上“赢者通吃”的特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迄今为止,美国人工智能行业的主导者还是那几个科技中心;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Richard Florida

【OR  商业新媒体】

人工智能(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这项技术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网络搜索时给出的建议,到特斯拉(Tesla)等汽车的辅助驾驶功能,影响范围无所不包。未来,AI可能会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诊断,并为全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技术动力。就这一点而言,AI是一个真正的划时代进步,被专家视为一种“通用技术”,其意义不亚于车轮、蒸汽机、电力和现代工厂系统。

此类技术是驱动全新产业并重建现有行业的根本力量,同时也支撑了整个新经济体系的崛起。预计AI技术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到2030年将为全球增加15.7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如此看来,难怪美国政府会在涉及创新、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保的关键技术名单中,将AI排在首要位置。

但AI可能会巩固或放大原有的地域不均衡模式,也就是之前的高科技行业主要集中在美国领先科技中心和超级明星城市的状况。这是布鲁金斯都市政策项目(Brookings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小组一项新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该研究从都市层面对AI活动的地域分布进行了深入分析。马克⋅穆罗(Mark Muro)和刘思凡(音)进行的这项研究从两个关键维度阐释了AI技术的影响:其一是高校科研,包括学术出版物、专利、联邦拨款以及合同;其二是商业化因素,诸如岗位招聘和劳动者技能。

概括起来,这项研究认为,美国只有10%的大都会地区(共计36个)拥有规模可观的AI产业。报告提供的下面这张地图将AI城市和都市区划分为五大类。

地图1:美国都市区的AI就业集中度
五类都市集群的AI技术岗位招聘数量所占比重
AI岗位密集度:1、旧金山湾区;2、早期培育区;3、联邦科研及外包中心;4、潜在培育中心;5、其他

超级明星中的超级明星:由旧金山和圣何塞都市区构成的旧金山湾区自成一类,无疑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唯一的领跑者。由于坐拥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顶尖学术研究中心、为数众多的初创企业以及Alphabet Inc.、Salesforce.com Inc.和Facebook Inc.等在人工智能研究和技术上投入重金的大公司,湾区的AI相关活动约占全美的四分之一。

早期培育区:其次是13个覆盖重要AI集群的都市区,该研究将这些区域称为早期培育区。加上旧金山湾区,这14个都市区的AI资产和产能占全美的三分之二。上述13个都市区包括Acela列车东海岸沿线地区的主要城市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还有加州的几个城市,包括洛杉矶、圣迭戈、圣巴巴拉和圣克鲁斯;再加上西雅图、奥斯汀、罗利和博尔德等历史悠久的科技中心。唯一出人意料之处是列入了两个较小的科技社区,一个是附近有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Laboratory)的新墨西哥州圣菲,另一个是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因为当地有开展人工智能研究的内布拉斯加大学。

科研中心:这项研究列出了另外21个具有强大研究能力但商业化程度有限的都市区。其中包括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匹兹堡大学所在地)以及一些较小的大学城,如安阿伯、麦迪逊以及毗邻罗利且是“三角研究园”一部分的达勒姆-教堂山。

潜在AI中心:第四类包括87个所谓“潜在培育中心”的都市区,当地的AI相关活动水平较温和。总体而言,这些都市区产生了约占全美四分之一的AI专利和公司,并拥有约占全美三分之一的AI岗位和技术人员。但按人均计算,这些都市区的AI产能还不到13个早期培育区的一半。第四类地区包括亚特兰大、休斯敦和纳什维尔等快速发展的“阳光地带”城市,芝加哥和底特律等拥有大型产业集群的“霜冻地带”都市区,像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所在地斯泰特科利奇这样的大学城,以及犹他州普罗沃等小型科技中心。

不均衡的发展轨迹

随着疫情促使企业转向远程办公,加之科技公司更多以云计算而不是实体场所为基础,美国许多地区都寄希望于有更多机会吸引AI等新兴行业的公司和人才落户。越来越多的州和城市正在制定针对AI的战略和方案。

穆罗提供的数据表明一个潜在的积极迹象:2020年,一些都市区的AI相关岗位招聘大幅增加,而旧金山湾区则略有下降。要知道,AI技术、就业岗位或初创公司的地域变化很可能几年内都不会体现在数据中。

但到目前为止,AI的发展遵循了已为大家熟悉的尖峰模式,在半导体、软件、生物技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云计算等技术产业,我们都目睹过这种模式,即新技术和新产业都围绕少数占主导地位的技术中心发展起来。

这项研究发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美国绝大部分都市区(总计260个)几乎不具备显著的AI产能。事实上,匹兹堡的经历足以说明创建新科技中心的难度。当地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一直是美国三大AI研究中心之一,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笔者曾在那里任教近20年)并列。但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仍将匹兹堡归为AI领域创业或商业化程度有限的科研中心。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

AI不同于以往的高科技领域,因为其发展足迹不仅出现在美国,而且遍布全球。这个行业正在伦敦、柏林、特拉维夫、上海、北京、班加罗尔、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一系列全球科技中心发展壮大。事实上,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以多伦多的矢量研究所(Vector Institute,一个由大学和全球公司组成的联盟)为例,探讨各地区可以为构建自己的AI集群和生态系统采取哪些行动。我和伊恩⋅海瑟薇(Ian Hathaway)的研究发现,随着美国在全球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中的份额从上世纪90年代的逾90%或95%下降到如今的不到一半,这些乃至其他全球科技中心也在崛起。如果疫情时代的旅行和入境限制继续下去,再加上世界许多城市已在本土和全球人才眼中更具吸引力的事实,全球科技中心的这股崛起势头未来只会有增无减。

除这些地域上的挑战外,AI预计还将对就业产生巨大影响,可能淘汰大量低技能岗位,不仅涉及制造业以及运输、物流和零售等服务行业,而且可能波及医学、法律和工程等专业知识工作领域。考虑到这种对就业和现有行业的威胁,该研究报告很有远见地鼓励所有地区仔细评估AI给本地经济和劳动力带来的威胁和机会。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拜登政府提起并正在接受国会审议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The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旨在向AI等关键技术领域投资2500亿美元,并促进全美发展新的“区域科技中心”。

如果任其自由发展,AI只是一项最新技术,只会强化和加剧经济和地域上“赢者通吃”的特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AI行业正在伦敦、柏林、上海等大都市发展壮大

发布日期:2021-11-03 08:46
|迄今为止,美国人工智能行业的主导者还是那几个科技中心;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Richard Florida

【OR  商业新媒体】

人工智能(AI)有望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可能也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这项技术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网络搜索时给出的建议,到特斯拉(Tesla)等汽车的辅助驾驶功能,影响范围无所不包。未来,AI可能会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诊断,并为全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技术动力。就这一点而言,AI是一个真正的划时代进步,被专家视为一种“通用技术”,其意义不亚于车轮、蒸汽机、电力和现代工厂系统。

此类技术是驱动全新产业并重建现有行业的根本力量,同时也支撑了整个新经济体系的崛起。预计AI技术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到2030年将为全球增加15.7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如此看来,难怪美国政府会在涉及创新、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保的关键技术名单中,将AI排在首要位置。

但AI可能会巩固或放大原有的地域不均衡模式,也就是之前的高科技行业主要集中在美国领先科技中心和超级明星城市的状况。这是布鲁金斯都市政策项目(Brookings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小组一项新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该研究从都市层面对AI活动的地域分布进行了深入分析。马克⋅穆罗(Mark Muro)和刘思凡(音)进行的这项研究从两个关键维度阐释了AI技术的影响:其一是高校科研,包括学术出版物、专利、联邦拨款以及合同;其二是商业化因素,诸如岗位招聘和劳动者技能。

概括起来,这项研究认为,美国只有10%的大都会地区(共计36个)拥有规模可观的AI产业。报告提供的下面这张地图将AI城市和都市区划分为五大类。

地图1:美国都市区的AI就业集中度
五类都市集群的AI技术岗位招聘数量所占比重
AI岗位密集度:1、旧金山湾区;2、早期培育区;3、联邦科研及外包中心;4、潜在培育中心;5、其他

超级明星中的超级明星:由旧金山和圣何塞都市区构成的旧金山湾区自成一类,无疑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唯一的领跑者。由于坐拥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顶尖学术研究中心、为数众多的初创企业以及Alphabet Inc.、Salesforce.com Inc.和Facebook Inc.等在人工智能研究和技术上投入重金的大公司,湾区的AI相关活动约占全美的四分之一。

早期培育区:其次是13个覆盖重要AI集群的都市区,该研究将这些区域称为早期培育区。加上旧金山湾区,这14个都市区的AI资产和产能占全美的三分之二。上述13个都市区包括Acela列车东海岸沿线地区的主要城市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还有加州的几个城市,包括洛杉矶、圣迭戈、圣巴巴拉和圣克鲁斯;再加上西雅图、奥斯汀、罗利和博尔德等历史悠久的科技中心。唯一出人意料之处是列入了两个较小的科技社区,一个是附近有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Laboratory)的新墨西哥州圣菲,另一个是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因为当地有开展人工智能研究的内布拉斯加大学。

科研中心:这项研究列出了另外21个具有强大研究能力但商业化程度有限的都市区。其中包括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匹兹堡大学所在地)以及一些较小的大学城,如安阿伯、麦迪逊以及毗邻罗利且是“三角研究园”一部分的达勒姆-教堂山。

潜在AI中心:第四类包括87个所谓“潜在培育中心”的都市区,当地的AI相关活动水平较温和。总体而言,这些都市区产生了约占全美四分之一的AI专利和公司,并拥有约占全美三分之一的AI岗位和技术人员。但按人均计算,这些都市区的AI产能还不到13个早期培育区的一半。第四类地区包括亚特兰大、休斯敦和纳什维尔等快速发展的“阳光地带”城市,芝加哥和底特律等拥有大型产业集群的“霜冻地带”都市区,像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所在地斯泰特科利奇这样的大学城,以及犹他州普罗沃等小型科技中心。

不均衡的发展轨迹

随着疫情促使企业转向远程办公,加之科技公司更多以云计算而不是实体场所为基础,美国许多地区都寄希望于有更多机会吸引AI等新兴行业的公司和人才落户。越来越多的州和城市正在制定针对AI的战略和方案。

穆罗提供的数据表明一个潜在的积极迹象:2020年,一些都市区的AI相关岗位招聘大幅增加,而旧金山湾区则略有下降。要知道,AI技术、就业岗位或初创公司的地域变化很可能几年内都不会体现在数据中。

但到目前为止,AI的发展遵循了已为大家熟悉的尖峰模式,在半导体、软件、生物技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云计算等技术产业,我们都目睹过这种模式,即新技术和新产业都围绕少数占主导地位的技术中心发展起来。

这项研究发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美国绝大部分都市区(总计260个)几乎不具备显著的AI产能。事实上,匹兹堡的经历足以说明创建新科技中心的难度。当地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一直是美国三大AI研究中心之一,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笔者曾在那里任教近20年)并列。但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仍将匹兹堡归为AI领域创业或商业化程度有限的科研中心。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

AI不同于以往的高科技领域,因为其发展足迹不仅出现在美国,而且遍布全球。这个行业正在伦敦、柏林、特拉维夫、上海、北京、班加罗尔、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一系列全球科技中心发展壮大。事实上,布鲁金斯这项研究以多伦多的矢量研究所(Vector Institute,一个由大学和全球公司组成的联盟)为例,探讨各地区可以为构建自己的AI集群和生态系统采取哪些行动。我和伊恩⋅海瑟薇(Ian Hathaway)的研究发现,随着美国在全球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中的份额从上世纪90年代的逾90%或95%下降到如今的不到一半,这些乃至其他全球科技中心也在崛起。如果疫情时代的旅行和入境限制继续下去,再加上世界许多城市已在本土和全球人才眼中更具吸引力的事实,全球科技中心的这股崛起势头未来只会有增无减。

除这些地域上的挑战外,AI预计还将对就业产生巨大影响,可能淘汰大量低技能岗位,不仅涉及制造业以及运输、物流和零售等服务行业,而且可能波及医学、法律和工程等专业知识工作领域。考虑到这种对就业和现有行业的威胁,该研究报告很有远见地鼓励所有地区仔细评估AI给本地经济和劳动力带来的威胁和机会。

为遏制和重塑AI在地域分布上表现出的强大趋势,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进行干预。拜登政府提起并正在接受国会审议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The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旨在向AI等关键技术领域投资2500亿美元,并促进全美发展新的“区域科技中心”。

如果任其自由发展,AI只是一项最新技术,只会强化和加剧经济和地域上“赢者通吃”的特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