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口强劲和内需疲软与美国商品稀缺和通货膨胀并存的局面,使人们重新关注这两个经济体的相互依赖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商品需求旺盛和通胀加剧的问题。中国则正在应对电荒、消费疲软和房地产业直线下滑的局面。

虽然这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不利环境,但有一个重大潜在利好:至少在目前看来,拜登(Joe Biden)和习近平政府不可能忽视中美两个经济体对彼此的依赖程度。至少在一小段时间内,这或许有助于遏制紧张关系升级的恶性循环,在过去三年里,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全球投资环境恶化,并引发了对爆发更严重冲突的担忧。

最近几周中美关系出现明显的解冻迹象,尽管都不是什么重大事件:被加拿大扣押的华为(Huawei)高管孟晚舟和被中国扣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几乎同时获释;拜登政府决定暂缓对中国征收新关税;以及有消息称拜登与习近平将举行线上峰会。

中美之间的根本性问题几乎都没有得到解决,其他因素当前又掺杂进来,比如即将举行的气候问题谈判。但就目前而言,中国需要外部需求,而美国需要进口商品。随着冬季到来,全球开始争夺能源供应,美国对亚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可能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过去几天公布的中国10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证实了一段时间以来的一个明显事实:即便从最乐观的角度看,除出口外,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多数主要驱动因素也处于动力不足的状态。中国10月份官方制造业PMI再次小幅回落至49.2,不考虑疫情初期的断崖式下跌,这创出201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10月份非制造业PMI也再次小幅回落;9月份非制造业PMI从今年夏季与疫情相关的短暂停摆中实现强劲回升。事实上,在10月份制造业PMI中,唯一值得注意的正面消息是出口订单指数小幅上升。这与财新(Caixin)编制的非官方指标的反弹相吻合。在财新的PMI指标中,中小企业和出口商的权重更大,因此该指数的波动性也更大。

总的来说,中国的经济前景仍然相当暗淡。研究咨询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指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中国经济环比几乎没有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受房地产和建筑活动锐减影响。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中国上一次大规模“去杠杆化”行动期间,出口也实现了强劲增长,这大幅缓解了中国经济当时的困境。

美国劳动力短缺和通货膨胀与中国消费疲软和出口强劲并存的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两国的情况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与德尔塔新冠变异株的出现有关。这一变异株具有出人意料的高传染性,导致中国工厂的许多海外竞争对手停工。

但就目前而言,两国的供应乱局和政策决定正在放大经济失衡和相互依赖的程度,而这些也是最初催生“中美国(Chimerica)”概念的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美经济各有难题,或有助双方关系解冻

发布日期:2021-11-02 14:40
|中国出口强劲和内需疲软与美国商品稀缺和通货膨胀并存的局面,使人们重新关注这两个经济体的相互依赖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商品需求旺盛和通胀加剧的问题。中国则正在应对电荒、消费疲软和房地产业直线下滑的局面。

虽然这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不利环境,但有一个重大潜在利好:至少在目前看来,拜登(Joe Biden)和习近平政府不可能忽视中美两个经济体对彼此的依赖程度。至少在一小段时间内,这或许有助于遏制紧张关系升级的恶性循环,在过去三年里,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全球投资环境恶化,并引发了对爆发更严重冲突的担忧。

最近几周中美关系出现明显的解冻迹象,尽管都不是什么重大事件:被加拿大扣押的华为(Huawei)高管孟晚舟和被中国扣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几乎同时获释;拜登政府决定暂缓对中国征收新关税;以及有消息称拜登与习近平将举行线上峰会。

中美之间的根本性问题几乎都没有得到解决,其他因素当前又掺杂进来,比如即将举行的气候问题谈判。但就目前而言,中国需要外部需求,而美国需要进口商品。随着冬季到来,全球开始争夺能源供应,美国对亚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可能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过去几天公布的中国10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证实了一段时间以来的一个明显事实:即便从最乐观的角度看,除出口外,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多数主要驱动因素也处于动力不足的状态。中国10月份官方制造业PMI再次小幅回落至49.2,不考虑疫情初期的断崖式下跌,这创出201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10月份非制造业PMI也再次小幅回落;9月份非制造业PMI从今年夏季与疫情相关的短暂停摆中实现强劲回升。事实上,在10月份制造业PMI中,唯一值得注意的正面消息是出口订单指数小幅上升。这与财新(Caixin)编制的非官方指标的反弹相吻合。在财新的PMI指标中,中小企业和出口商的权重更大,因此该指数的波动性也更大。

总的来说,中国的经济前景仍然相当暗淡。研究咨询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指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中国经济环比几乎没有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受房地产和建筑活动锐减影响。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中国上一次大规模“去杠杆化”行动期间,出口也实现了强劲增长,这大幅缓解了中国经济当时的困境。

美国劳动力短缺和通货膨胀与中国消费疲软和出口强劲并存的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两国的情况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与德尔塔新冠变异株的出现有关。这一变异株具有出人意料的高传染性,导致中国工厂的许多海外竞争对手停工。

但就目前而言,两国的供应乱局和政策决定正在放大经济失衡和相互依赖的程度,而这些也是最初催生“中美国(Chimerica)”概念的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出口强劲和内需疲软与美国商品稀缺和通货膨胀并存的局面,使人们重新关注这两个经济体的相互依赖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商品需求旺盛和通胀加剧的问题。中国则正在应对电荒、消费疲软和房地产业直线下滑的局面。

虽然这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不利环境,但有一个重大潜在利好:至少在目前看来,拜登(Joe Biden)和习近平政府不可能忽视中美两个经济体对彼此的依赖程度。至少在一小段时间内,这或许有助于遏制紧张关系升级的恶性循环,在过去三年里,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全球投资环境恶化,并引发了对爆发更严重冲突的担忧。

最近几周中美关系出现明显的解冻迹象,尽管都不是什么重大事件:被加拿大扣押的华为(Huawei)高管孟晚舟和被中国扣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几乎同时获释;拜登政府决定暂缓对中国征收新关税;以及有消息称拜登与习近平将举行线上峰会。

中美之间的根本性问题几乎都没有得到解决,其他因素当前又掺杂进来,比如即将举行的气候问题谈判。但就目前而言,中国需要外部需求,而美国需要进口商品。随着冬季到来,全球开始争夺能源供应,美国对亚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可能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过去几天公布的中国10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证实了一段时间以来的一个明显事实:即便从最乐观的角度看,除出口外,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多数主要驱动因素也处于动力不足的状态。中国10月份官方制造业PMI再次小幅回落至49.2,不考虑疫情初期的断崖式下跌,这创出201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10月份非制造业PMI也再次小幅回落;9月份非制造业PMI从今年夏季与疫情相关的短暂停摆中实现强劲回升。事实上,在10月份制造业PMI中,唯一值得注意的正面消息是出口订单指数小幅上升。这与财新(Caixin)编制的非官方指标的反弹相吻合。在财新的PMI指标中,中小企业和出口商的权重更大,因此该指数的波动性也更大。

总的来说,中国的经济前景仍然相当暗淡。研究咨询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指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中国经济环比几乎没有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受房地产和建筑活动锐减影响。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中国上一次大规模“去杠杆化”行动期间,出口也实现了强劲增长,这大幅缓解了中国经济当时的困境。

美国劳动力短缺和通货膨胀与中国消费疲软和出口强劲并存的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两国的情况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与德尔塔新冠变异株的出现有关。这一变异株具有出人意料的高传染性,导致中国工厂的许多海外竞争对手停工。

但就目前而言,两国的供应乱局和政策决定正在放大经济失衡和相互依赖的程度,而这些也是最初催生“中美国(Chimerica)”概念的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经济各有难题,或有助双方关系解冻

发布日期:2021-11-02 14:40
|中国出口强劲和内需疲软与美国商品稀缺和通货膨胀并存的局面,使人们重新关注这两个经济体的相互依赖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商品需求旺盛和通胀加剧的问题。中国则正在应对电荒、消费疲软和房地产业直线下滑的局面。

虽然这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不利环境,但有一个重大潜在利好:至少在目前看来,拜登(Joe Biden)和习近平政府不可能忽视中美两个经济体对彼此的依赖程度。至少在一小段时间内,这或许有助于遏制紧张关系升级的恶性循环,在过去三年里,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全球投资环境恶化,并引发了对爆发更严重冲突的担忧。

最近几周中美关系出现明显的解冻迹象,尽管都不是什么重大事件:被加拿大扣押的华为(Huawei)高管孟晚舟和被中国扣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几乎同时获释;拜登政府决定暂缓对中国征收新关税;以及有消息称拜登与习近平将举行线上峰会。

中美之间的根本性问题几乎都没有得到解决,其他因素当前又掺杂进来,比如即将举行的气候问题谈判。但就目前而言,中国需要外部需求,而美国需要进口商品。随着冬季到来,全球开始争夺能源供应,美国对亚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可能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过去几天公布的中国10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证实了一段时间以来的一个明显事实:即便从最乐观的角度看,除出口外,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多数主要驱动因素也处于动力不足的状态。中国10月份官方制造业PMI再次小幅回落至49.2,不考虑疫情初期的断崖式下跌,这创出201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10月份非制造业PMI也再次小幅回落;9月份非制造业PMI从今年夏季与疫情相关的短暂停摆中实现强劲回升。事实上,在10月份制造业PMI中,唯一值得注意的正面消息是出口订单指数小幅上升。这与财新(Caixin)编制的非官方指标的反弹相吻合。在财新的PMI指标中,中小企业和出口商的权重更大,因此该指数的波动性也更大。

总的来说,中国的经济前景仍然相当暗淡。研究咨询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指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中国经济环比几乎没有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受房地产和建筑活动锐减影响。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中国上一次大规模“去杠杆化”行动期间,出口也实现了强劲增长,这大幅缓解了中国经济当时的困境。

美国劳动力短缺和通货膨胀与中国消费疲软和出口强劲并存的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两国的情况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与德尔塔新冠变异株的出现有关。这一变异株具有出人意料的高传染性,导致中国工厂的许多海外竞争对手停工。

但就目前而言,两国的供应乱局和政策决定正在放大经济失衡和相互依赖的程度,而这些也是最初催生“中美国(Chimerica)”概念的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