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是二战、内战、冷战的延续,也是中美关系最核心、最敏感、最脆弱的问题。近两年,美国持续大打“台湾牌”,中国屡次强硬回应,热度俨然与三、四年前的朝核问题有一拼,成为国际政治与全球媒体的焦点之一。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美国“战略模糊”起源

早在中美建交之前,基辛格这位天才的战略大师就已确定基调和种下伏笔,最大化美方利益。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随行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甩掉国务卿罗杰斯,直接与周恩来、乔冠华进行多轮艰辛的秘密谈判。美国国务院大权旁落,没有刷到存在感,当然不爽,不断对公报草案措辞提出修改。毛泽东警告,对台湾问题表述的任何修改,都可能影响公报的发表。潜台词就是台湾问题不让步,其他问题都可以继续谈。

在北京谈不拢,移地杭州继续谈。2月27日清晨,《上海公报》终于在杭州定稿,当天周恩来、尼克松从杭州飞抵上海后签署并于次日公布,其中有一句经典表述:“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认识到”(acknowledge)措辞含糊、多义,就是基辛格奇思妙想,打破僵局。

美国国务院试图用力度更弱的“注意到”(take note of,加拿大已用),中国不接受;中国希望用力度更强的“承认”(recognize),美国不接受。“acknowledge”的中文含义也有“承认”,在中美立场之间取得微妙平衡。

外交是谈判和妥协的艺术,不是泼妇骂街。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还有一句“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基辛格希望用力度更弱的“预计”(anticipate),乔冠华希望用力度更强的“会”(will),双方妥协定稿的版本是“确认”(affirm)。

尼克松访华时,主政台湾的蒋介石和其后的蒋经国都爱中国,坚持“一个中国”,确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走得更远,认为外蒙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保留1912年设立、1928年改名的“行政院蒙藏委员会”(直到2017年蔡英文任期废除)。区别在于认为“中华民国”才是正统,自己才是中央。

中国历史有成王败寇的传统。据美方解密的尼克松总统与毛泽东主席1972年会谈记录,两岸互骂对方为“匪”,成为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风趣的谈资,周恩来轻松插话补充、解释。

美国“战略模糊”的政策细化

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双方声明,美国并未承认两岸哪个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央政府,又是一个“战略模糊”。但到了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时就绕不过去了。建交公报有关键的一句“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否则别建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很多国家建交,对台湾问题的立场有严谨和标准的“三段论”表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第一、三句在上海公报体现,第二句在中美建交公报体现。10月2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罗马出席G20峰会期间,就台湾问题表态,重申了这“三段论”。

以美国的高明和精明,当然不甘心全盘接受和默认,岂会主动抛弃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岂会轻易便宜综合实力还很弱的中国?1979年4月10日,美国迅速通过、生效《台湾关系法》。

所以中美建交之后直到2020年,美国历届政府不分党派,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个中国’政策”。

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一个中国,三个短语同时联用。美国国内法的效力高于国家协议、国际条约,所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还要放在“台湾关系法”之后。

美国是“真小人”,卑鄙的可爱,立场清楚,毫不掩饰,就是要对中国长期打“台湾牌”以牵制。中国媒体引用美国对台政策和美方声明时,多次省略第一个短语,所以有些大陆民众并不知晓来龙去脉。

这个规范表述实施41年后升级,追加了一个短语。2020年7月16日,美国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密两份电报,分别为《八一七公报》对台军售内容的解释、对台湾的“六项保证”。8月31日,根据《台湾关系法》设立的半官方组织美国在台协会(AIT),公布了这两份“解密电报”。

“六项保证”内容为: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六项保证”不是新的对台政策,产生于38年前的里根政府,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据公开出版的美国在台协会时任办事处处长李洁明回忆录,1982年7月14日,他在台湾会见蒋经国时已经通报“六项保证”,“虽然写在纸上,却没有落款签名,因此是没有来源对象”。显然,效力不如中美联合公报,更不如《台湾关系法》。

自2020年开始,美国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四个短语同时联用,显然,对中国的牵制意图更公开、力度更加码了。

特朗普政府全面升温与台官方关系

美国每任新总统都会发表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上任后终于代表美国精英和两党共识,正确地锁定中国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从来无意与中国打全面战争,战略重心是欧洲尤其西欧;如今相反,美国决心与中国全面竞争对抗,战略重心是亚太尤其中国。

2018年3月16日,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升鼓励美台官方接触,很快美驻日大使就邀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来访、会谈、合影。2019年5月7日,通过《台湾保证法》,建议台湾增加军费、美国对台军售应“常态化”,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其他国际机构。加上原有的《台湾关系法》,美国与台湾直接相关的法律共三个,另有年度《国防授权法》经常塞入涉台条款,牵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

2019年5月中旬,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访美,与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会晤。5月25日,台湾外事部门称“创下台美断交后的首例”,的确是首例、正式、公开的内阁级官方交往。

至于美台军售早已是常规动作。对台湾而言,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在任时都会向美购买逾百亿美元的军火,相当于向美国交保护费。对美国而言,声称依据《台湾关系法》支持对台军售,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特朗普政府的一大变化是,卖给台湾更多进攻性武器(如主战坦克、多管火箭炮、空地导弹),远远超过防卫需求。

拜登政府没有突破“战略模糊”

拜登政府就任后,完全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台政策,依然大打“台湾牌”,反证这是美国两党的高度共识。台湾问题因此高热不退。

8月19日,拜登接受ABC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10月21日,CNN记者采访拜登时问:“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会协防台湾吗?”拜登回答:“是的,我们有这样的承诺。”两个月后,拜登第二次“承诺”协防台湾。

由于拜登一直有老年痴呆症的嫌疑,多次在公众场合“大脑短路”,或者忘记内阁部长、盟国首脑的姓名,或者忘记自己在现场干什么,或者理解不了记者的提问,或者发言完站着发呆不知道往哪走。所以有些人猜测拜登两次承诺“协防”是否失言?美国白宫、国务院发言人隔天澄清,美国对台政策没有变化。

拜登两次说“协防”的确没有失言,美国对台政策的确没有变化。严格地说,这个“协防”承诺实质是空头承诺,等于没有承诺,仍然没有突破“战略模糊”。不必大惊小怪,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派、台湾岛内的独立派是白欢喜一场,大陆的民粹是白气愤一场。

中美建交的三个条件是满足中国要求的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与美日、美韩有《共同防御条约》不同,美台已无军事同盟条约,并无法定义务出兵。如何、何时“协防”的主动权和解释权,“协防”的力度、进度等全部掌握在美国手中。例如,卖给台湾军火已是“协防”;美国军用卫星侦测到解放军在福建集结,向台湾通报也是“协防”,何时通报、通报多少、是否更新都有讲究,美国至今保持“战略模糊”。

10月26日,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在所有联合国系统及国际社会的大力和有意义的参与”,质疑航空业和公共卫生事业发达的台湾无法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和世卫大会的理由。声明结尾沿袭了特朗普政府2020年新表述,这符合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仔细深究,对美方而言,布林肯的声明与2019年《台湾保证法》立法意图和条款吻合,并不突然,并无新意。布林肯的声明未公开支持台湾以主权国家、正式会员身份加入国际组织;未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只是说“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美国一直支持台湾以非主权国家身份参加国际组织;美国一直支持本国与他国(包括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发展与台湾的官方来往。

马英九执政的八年,两岸关系和谐。所以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就是美国支持的“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蔡英文上任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实质不承认“一中”,中国不同意台湾列席世卫大会。相比马英九时期,台湾的国际空间缩小。

4月,美国国务院发布新准则鼓励美国政府与台湾接触(含官方);6月6日、7月15日、7月19日,美军机三度起降台湾,其中第一次运输3名亲台国会参议员访问3小时;10月21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沃特斯指责北京错误使用第2758号决议,阻止台湾参加联合国活动;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和台湾当局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提高台湾“有意义地参加联合国公共卫生、环境及气候变化等领域活动”的能力。拜登政府一系列密集的小动作“一箭四雕”:纵容蔡英文不承认“一中”,继续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试探中国政府的容忍底线,孤立、干扰、延迟甚至打断中国的崛起。

拜登已提名伯恩斯为驻华大使。10月20日,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提名人审核听证会上,两党多名议员要求拜登政府采取对台“战略清晰”,但伯恩斯明确反对,坚持认为“美国保持战略模糊是正确的”,也反对美国对台湾做出明确的协防承诺。

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究竟是继续“战略模糊”还是大逆转“战略清晰”,马上就有一个试金石。12月9日至10日,拜登预定在线召开民主峰会,预计不会邀请中国元首,是否邀请蔡英文?

台湾外事部门已放风力争蔡英文线上出席。果真如愿,绝对突破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视台湾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甚至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必然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美元首9月10日通话商定的今年年底视频峰会肯定无限期推迟,拜登近几个月为中美紧绷关系采取的降温外交全部“清零”,甚至大陆军机可能因此首次进入台湾本岛上空。

明年才是中期选举,选民易变,按照美国的选举规律,中期选举执政党失去国会控制权的概率明显更大。拜登现在发力过早,何况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他怎么努力也拉不过来。中间选民偏理性,无需他用这方式刺激中国,也可以拿票。所以笔者预判,拜登坚持“战略模糊”对美国、本党都是利大于弊,并无动力和迫切性近期大调整。

中国的“战略模糊”

目前台海局势的战略主动权还在美国手中。美国打“台湾牌”经验很多、牵制很多、手段很多,远比中国打“朝鲜牌”高明很多。

中国2005年3月14日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是改革开放43年以来对台政策最漂亮的一件事,为台独划出一条清晰的高压红线,也公开警醒美国什么是中国的忍耐底线。以此为界,大陆更有定力和耐力,牢牢掌握台海局势的战术主导权,集中体现了中国对台政策的“战略模糊”。

《反分裂国家法》前缀罕见地不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第二条规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第五条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基础”,都回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

《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是核心条款,也是最猛条款,实质授权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对台动武、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三种情形:

一、“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

但未规定何为“分裂事实”、“重大事变”、“完全丧失”, 更未规定“武统”的具体条件,保留了大陆的主动权和机动权。中国的立法惯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国务院相应颁布一个行政法规作为细化配套,然而至今16年未颁布《反分裂国家法实施条例》。

中国政府多次承诺,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两岸什么问题都可以谈,暗示不排斥商谈重新定义“一国两制”。这也是未来两岸和平统一协定的题中应有之义。当然,大陆不会主动、提前让步,以免失去有力的谈判筹码。

“一国”未必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既然台湾无法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无法接受“中华民国”,那么未来两岸和平谈判及所签协议,最有可能双方都妥协让步,将国号定为心理、文化更受华人广泛认同的“中国”,这是中国人和全世界的最大公约数。

“两制”未必以意识形态划分为社会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可指国家结构形式,即单一制和联邦制。大陆地区实行单一制,台湾、香港、澳门未来可施行自主权更广泛的联邦制。但是,“台独”和民进党幻想的邦联,难度极大,实质是要大陆承认“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邦联如果有,恐怕只能适用于下一世纪解决外蒙问题。

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人的集体执念,也是彻底洗刷1840年以来民族血泪史和屈辱史的标志,与谁执政没有关系。无论谁执政、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会违背14亿中国人的主流民意,允许台、港、澳、疆、藏以任何形式独立。除非中国已经四分五裂,又回到晚清时代。

美国对台政策刻意地战略模糊,中国《反分裂国家法》也是刻意地战略模糊。中美的战略模糊不至于引起误判,反而都更为谨慎,对中国武力解决或美国武力干预台湾问题相互牵制,可实现战略平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叶胜舟:台湾问题:中美依然保持“战略模糊”

发布日期:2021-11-02 12:51
|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是二战、内战、冷战的延续,也是中美关系最核心、最敏感、最脆弱的问题。近两年,美国持续大打“台湾牌”,中国屡次强硬回应,热度俨然与三、四年前的朝核问题有一拼,成为国际政治与全球媒体的焦点之一。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美国“战略模糊”起源

早在中美建交之前,基辛格这位天才的战略大师就已确定基调和种下伏笔,最大化美方利益。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随行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甩掉国务卿罗杰斯,直接与周恩来、乔冠华进行多轮艰辛的秘密谈判。美国国务院大权旁落,没有刷到存在感,当然不爽,不断对公报草案措辞提出修改。毛泽东警告,对台湾问题表述的任何修改,都可能影响公报的发表。潜台词就是台湾问题不让步,其他问题都可以继续谈。

在北京谈不拢,移地杭州继续谈。2月27日清晨,《上海公报》终于在杭州定稿,当天周恩来、尼克松从杭州飞抵上海后签署并于次日公布,其中有一句经典表述:“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认识到”(acknowledge)措辞含糊、多义,就是基辛格奇思妙想,打破僵局。

美国国务院试图用力度更弱的“注意到”(take note of,加拿大已用),中国不接受;中国希望用力度更强的“承认”(recognize),美国不接受。“acknowledge”的中文含义也有“承认”,在中美立场之间取得微妙平衡。

外交是谈判和妥协的艺术,不是泼妇骂街。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还有一句“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基辛格希望用力度更弱的“预计”(anticipate),乔冠华希望用力度更强的“会”(will),双方妥协定稿的版本是“确认”(affirm)。

尼克松访华时,主政台湾的蒋介石和其后的蒋经国都爱中国,坚持“一个中国”,确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走得更远,认为外蒙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保留1912年设立、1928年改名的“行政院蒙藏委员会”(直到2017年蔡英文任期废除)。区别在于认为“中华民国”才是正统,自己才是中央。

中国历史有成王败寇的传统。据美方解密的尼克松总统与毛泽东主席1972年会谈记录,两岸互骂对方为“匪”,成为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风趣的谈资,周恩来轻松插话补充、解释。

美国“战略模糊”的政策细化

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双方声明,美国并未承认两岸哪个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央政府,又是一个“战略模糊”。但到了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时就绕不过去了。建交公报有关键的一句“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否则别建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很多国家建交,对台湾问题的立场有严谨和标准的“三段论”表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第一、三句在上海公报体现,第二句在中美建交公报体现。10月2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罗马出席G20峰会期间,就台湾问题表态,重申了这“三段论”。

以美国的高明和精明,当然不甘心全盘接受和默认,岂会主动抛弃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岂会轻易便宜综合实力还很弱的中国?1979年4月10日,美国迅速通过、生效《台湾关系法》。

所以中美建交之后直到2020年,美国历届政府不分党派,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个中国’政策”。

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一个中国,三个短语同时联用。美国国内法的效力高于国家协议、国际条约,所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还要放在“台湾关系法”之后。

美国是“真小人”,卑鄙的可爱,立场清楚,毫不掩饰,就是要对中国长期打“台湾牌”以牵制。中国媒体引用美国对台政策和美方声明时,多次省略第一个短语,所以有些大陆民众并不知晓来龙去脉。

这个规范表述实施41年后升级,追加了一个短语。2020年7月16日,美国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密两份电报,分别为《八一七公报》对台军售内容的解释、对台湾的“六项保证”。8月31日,根据《台湾关系法》设立的半官方组织美国在台协会(AIT),公布了这两份“解密电报”。

“六项保证”内容为: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六项保证”不是新的对台政策,产生于38年前的里根政府,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据公开出版的美国在台协会时任办事处处长李洁明回忆录,1982年7月14日,他在台湾会见蒋经国时已经通报“六项保证”,“虽然写在纸上,却没有落款签名,因此是没有来源对象”。显然,效力不如中美联合公报,更不如《台湾关系法》。

自2020年开始,美国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四个短语同时联用,显然,对中国的牵制意图更公开、力度更加码了。

特朗普政府全面升温与台官方关系

美国每任新总统都会发表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上任后终于代表美国精英和两党共识,正确地锁定中国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从来无意与中国打全面战争,战略重心是欧洲尤其西欧;如今相反,美国决心与中国全面竞争对抗,战略重心是亚太尤其中国。

2018年3月16日,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升鼓励美台官方接触,很快美驻日大使就邀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来访、会谈、合影。2019年5月7日,通过《台湾保证法》,建议台湾增加军费、美国对台军售应“常态化”,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其他国际机构。加上原有的《台湾关系法》,美国与台湾直接相关的法律共三个,另有年度《国防授权法》经常塞入涉台条款,牵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

2019年5月中旬,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访美,与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会晤。5月25日,台湾外事部门称“创下台美断交后的首例”,的确是首例、正式、公开的内阁级官方交往。

至于美台军售早已是常规动作。对台湾而言,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在任时都会向美购买逾百亿美元的军火,相当于向美国交保护费。对美国而言,声称依据《台湾关系法》支持对台军售,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特朗普政府的一大变化是,卖给台湾更多进攻性武器(如主战坦克、多管火箭炮、空地导弹),远远超过防卫需求。

拜登政府没有突破“战略模糊”

拜登政府就任后,完全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台政策,依然大打“台湾牌”,反证这是美国两党的高度共识。台湾问题因此高热不退。

8月19日,拜登接受ABC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10月21日,CNN记者采访拜登时问:“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会协防台湾吗?”拜登回答:“是的,我们有这样的承诺。”两个月后,拜登第二次“承诺”协防台湾。

由于拜登一直有老年痴呆症的嫌疑,多次在公众场合“大脑短路”,或者忘记内阁部长、盟国首脑的姓名,或者忘记自己在现场干什么,或者理解不了记者的提问,或者发言完站着发呆不知道往哪走。所以有些人猜测拜登两次承诺“协防”是否失言?美国白宫、国务院发言人隔天澄清,美国对台政策没有变化。

拜登两次说“协防”的确没有失言,美国对台政策的确没有变化。严格地说,这个“协防”承诺实质是空头承诺,等于没有承诺,仍然没有突破“战略模糊”。不必大惊小怪,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派、台湾岛内的独立派是白欢喜一场,大陆的民粹是白气愤一场。

中美建交的三个条件是满足中国要求的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与美日、美韩有《共同防御条约》不同,美台已无军事同盟条约,并无法定义务出兵。如何、何时“协防”的主动权和解释权,“协防”的力度、进度等全部掌握在美国手中。例如,卖给台湾军火已是“协防”;美国军用卫星侦测到解放军在福建集结,向台湾通报也是“协防”,何时通报、通报多少、是否更新都有讲究,美国至今保持“战略模糊”。

10月26日,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在所有联合国系统及国际社会的大力和有意义的参与”,质疑航空业和公共卫生事业发达的台湾无法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和世卫大会的理由。声明结尾沿袭了特朗普政府2020年新表述,这符合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仔细深究,对美方而言,布林肯的声明与2019年《台湾保证法》立法意图和条款吻合,并不突然,并无新意。布林肯的声明未公开支持台湾以主权国家、正式会员身份加入国际组织;未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只是说“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美国一直支持台湾以非主权国家身份参加国际组织;美国一直支持本国与他国(包括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发展与台湾的官方来往。

马英九执政的八年,两岸关系和谐。所以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就是美国支持的“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蔡英文上任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实质不承认“一中”,中国不同意台湾列席世卫大会。相比马英九时期,台湾的国际空间缩小。

4月,美国国务院发布新准则鼓励美国政府与台湾接触(含官方);6月6日、7月15日、7月19日,美军机三度起降台湾,其中第一次运输3名亲台国会参议员访问3小时;10月21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沃特斯指责北京错误使用第2758号决议,阻止台湾参加联合国活动;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和台湾当局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提高台湾“有意义地参加联合国公共卫生、环境及气候变化等领域活动”的能力。拜登政府一系列密集的小动作“一箭四雕”:纵容蔡英文不承认“一中”,继续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试探中国政府的容忍底线,孤立、干扰、延迟甚至打断中国的崛起。

拜登已提名伯恩斯为驻华大使。10月20日,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提名人审核听证会上,两党多名议员要求拜登政府采取对台“战略清晰”,但伯恩斯明确反对,坚持认为“美国保持战略模糊是正确的”,也反对美国对台湾做出明确的协防承诺。

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究竟是继续“战略模糊”还是大逆转“战略清晰”,马上就有一个试金石。12月9日至10日,拜登预定在线召开民主峰会,预计不会邀请中国元首,是否邀请蔡英文?

台湾外事部门已放风力争蔡英文线上出席。果真如愿,绝对突破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视台湾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甚至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必然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美元首9月10日通话商定的今年年底视频峰会肯定无限期推迟,拜登近几个月为中美紧绷关系采取的降温外交全部“清零”,甚至大陆军机可能因此首次进入台湾本岛上空。

明年才是中期选举,选民易变,按照美国的选举规律,中期选举执政党失去国会控制权的概率明显更大。拜登现在发力过早,何况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他怎么努力也拉不过来。中间选民偏理性,无需他用这方式刺激中国,也可以拿票。所以笔者预判,拜登坚持“战略模糊”对美国、本党都是利大于弊,并无动力和迫切性近期大调整。

中国的“战略模糊”

目前台海局势的战略主动权还在美国手中。美国打“台湾牌”经验很多、牵制很多、手段很多,远比中国打“朝鲜牌”高明很多。

中国2005年3月14日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是改革开放43年以来对台政策最漂亮的一件事,为台独划出一条清晰的高压红线,也公开警醒美国什么是中国的忍耐底线。以此为界,大陆更有定力和耐力,牢牢掌握台海局势的战术主导权,集中体现了中国对台政策的“战略模糊”。

《反分裂国家法》前缀罕见地不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第二条规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第五条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基础”,都回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

《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是核心条款,也是最猛条款,实质授权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对台动武、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三种情形:

一、“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

但未规定何为“分裂事实”、“重大事变”、“完全丧失”, 更未规定“武统”的具体条件,保留了大陆的主动权和机动权。中国的立法惯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国务院相应颁布一个行政法规作为细化配套,然而至今16年未颁布《反分裂国家法实施条例》。

中国政府多次承诺,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两岸什么问题都可以谈,暗示不排斥商谈重新定义“一国两制”。这也是未来两岸和平统一协定的题中应有之义。当然,大陆不会主动、提前让步,以免失去有力的谈判筹码。

“一国”未必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既然台湾无法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无法接受“中华民国”,那么未来两岸和平谈判及所签协议,最有可能双方都妥协让步,将国号定为心理、文化更受华人广泛认同的“中国”,这是中国人和全世界的最大公约数。

“两制”未必以意识形态划分为社会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可指国家结构形式,即单一制和联邦制。大陆地区实行单一制,台湾、香港、澳门未来可施行自主权更广泛的联邦制。但是,“台独”和民进党幻想的邦联,难度极大,实质是要大陆承认“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邦联如果有,恐怕只能适用于下一世纪解决外蒙问题。

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人的集体执念,也是彻底洗刷1840年以来民族血泪史和屈辱史的标志,与谁执政没有关系。无论谁执政、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会违背14亿中国人的主流民意,允许台、港、澳、疆、藏以任何形式独立。除非中国已经四分五裂,又回到晚清时代。

美国对台政策刻意地战略模糊,中国《反分裂国家法》也是刻意地战略模糊。中美的战略模糊不至于引起误判,反而都更为谨慎,对中国武力解决或美国武力干预台湾问题相互牵制,可实现战略平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是二战、内战、冷战的延续,也是中美关系最核心、最敏感、最脆弱的问题。近两年,美国持续大打“台湾牌”,中国屡次强硬回应,热度俨然与三、四年前的朝核问题有一拼,成为国际政治与全球媒体的焦点之一。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美国“战略模糊”起源

早在中美建交之前,基辛格这位天才的战略大师就已确定基调和种下伏笔,最大化美方利益。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随行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甩掉国务卿罗杰斯,直接与周恩来、乔冠华进行多轮艰辛的秘密谈判。美国国务院大权旁落,没有刷到存在感,当然不爽,不断对公报草案措辞提出修改。毛泽东警告,对台湾问题表述的任何修改,都可能影响公报的发表。潜台词就是台湾问题不让步,其他问题都可以继续谈。

在北京谈不拢,移地杭州继续谈。2月27日清晨,《上海公报》终于在杭州定稿,当天周恩来、尼克松从杭州飞抵上海后签署并于次日公布,其中有一句经典表述:“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认识到”(acknowledge)措辞含糊、多义,就是基辛格奇思妙想,打破僵局。

美国国务院试图用力度更弱的“注意到”(take note of,加拿大已用),中国不接受;中国希望用力度更强的“承认”(recognize),美国不接受。“acknowledge”的中文含义也有“承认”,在中美立场之间取得微妙平衡。

外交是谈判和妥协的艺术,不是泼妇骂街。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还有一句“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基辛格希望用力度更弱的“预计”(anticipate),乔冠华希望用力度更强的“会”(will),双方妥协定稿的版本是“确认”(affirm)。

尼克松访华时,主政台湾的蒋介石和其后的蒋经国都爱中国,坚持“一个中国”,确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走得更远,认为外蒙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保留1912年设立、1928年改名的“行政院蒙藏委员会”(直到2017年蔡英文任期废除)。区别在于认为“中华民国”才是正统,自己才是中央。

中国历史有成王败寇的传统。据美方解密的尼克松总统与毛泽东主席1972年会谈记录,两岸互骂对方为“匪”,成为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风趣的谈资,周恩来轻松插话补充、解释。

美国“战略模糊”的政策细化

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双方声明,美国并未承认两岸哪个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央政府,又是一个“战略模糊”。但到了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时就绕不过去了。建交公报有关键的一句“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否则别建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很多国家建交,对台湾问题的立场有严谨和标准的“三段论”表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第一、三句在上海公报体现,第二句在中美建交公报体现。10月2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罗马出席G20峰会期间,就台湾问题表态,重申了这“三段论”。

以美国的高明和精明,当然不甘心全盘接受和默认,岂会主动抛弃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岂会轻易便宜综合实力还很弱的中国?1979年4月10日,美国迅速通过、生效《台湾关系法》。

所以中美建交之后直到2020年,美国历届政府不分党派,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个中国’政策”。

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一个中国,三个短语同时联用。美国国内法的效力高于国家协议、国际条约,所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还要放在“台湾关系法”之后。

美国是“真小人”,卑鄙的可爱,立场清楚,毫不掩饰,就是要对中国长期打“台湾牌”以牵制。中国媒体引用美国对台政策和美方声明时,多次省略第一个短语,所以有些大陆民众并不知晓来龙去脉。

这个规范表述实施41年后升级,追加了一个短语。2020年7月16日,美国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密两份电报,分别为《八一七公报》对台军售内容的解释、对台湾的“六项保证”。8月31日,根据《台湾关系法》设立的半官方组织美国在台协会(AIT),公布了这两份“解密电报”。

“六项保证”内容为: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六项保证”不是新的对台政策,产生于38年前的里根政府,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据公开出版的美国在台协会时任办事处处长李洁明回忆录,1982年7月14日,他在台湾会见蒋经国时已经通报“六项保证”,“虽然写在纸上,却没有落款签名,因此是没有来源对象”。显然,效力不如中美联合公报,更不如《台湾关系法》。

自2020年开始,美国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四个短语同时联用,显然,对中国的牵制意图更公开、力度更加码了。

特朗普政府全面升温与台官方关系

美国每任新总统都会发表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上任后终于代表美国精英和两党共识,正确地锁定中国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从来无意与中国打全面战争,战略重心是欧洲尤其西欧;如今相反,美国决心与中国全面竞争对抗,战略重心是亚太尤其中国。

2018年3月16日,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升鼓励美台官方接触,很快美驻日大使就邀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来访、会谈、合影。2019年5月7日,通过《台湾保证法》,建议台湾增加军费、美国对台军售应“常态化”,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其他国际机构。加上原有的《台湾关系法》,美国与台湾直接相关的法律共三个,另有年度《国防授权法》经常塞入涉台条款,牵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

2019年5月中旬,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访美,与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会晤。5月25日,台湾外事部门称“创下台美断交后的首例”,的确是首例、正式、公开的内阁级官方交往。

至于美台军售早已是常规动作。对台湾而言,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在任时都会向美购买逾百亿美元的军火,相当于向美国交保护费。对美国而言,声称依据《台湾关系法》支持对台军售,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特朗普政府的一大变化是,卖给台湾更多进攻性武器(如主战坦克、多管火箭炮、空地导弹),远远超过防卫需求。

拜登政府没有突破“战略模糊”

拜登政府就任后,完全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台政策,依然大打“台湾牌”,反证这是美国两党的高度共识。台湾问题因此高热不退。

8月19日,拜登接受ABC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10月21日,CNN记者采访拜登时问:“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会协防台湾吗?”拜登回答:“是的,我们有这样的承诺。”两个月后,拜登第二次“承诺”协防台湾。

由于拜登一直有老年痴呆症的嫌疑,多次在公众场合“大脑短路”,或者忘记内阁部长、盟国首脑的姓名,或者忘记自己在现场干什么,或者理解不了记者的提问,或者发言完站着发呆不知道往哪走。所以有些人猜测拜登两次承诺“协防”是否失言?美国白宫、国务院发言人隔天澄清,美国对台政策没有变化。

拜登两次说“协防”的确没有失言,美国对台政策的确没有变化。严格地说,这个“协防”承诺实质是空头承诺,等于没有承诺,仍然没有突破“战略模糊”。不必大惊小怪,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派、台湾岛内的独立派是白欢喜一场,大陆的民粹是白气愤一场。

中美建交的三个条件是满足中国要求的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与美日、美韩有《共同防御条约》不同,美台已无军事同盟条约,并无法定义务出兵。如何、何时“协防”的主动权和解释权,“协防”的力度、进度等全部掌握在美国手中。例如,卖给台湾军火已是“协防”;美国军用卫星侦测到解放军在福建集结,向台湾通报也是“协防”,何时通报、通报多少、是否更新都有讲究,美国至今保持“战略模糊”。

10月26日,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在所有联合国系统及国际社会的大力和有意义的参与”,质疑航空业和公共卫生事业发达的台湾无法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和世卫大会的理由。声明结尾沿袭了特朗普政府2020年新表述,这符合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仔细深究,对美方而言,布林肯的声明与2019年《台湾保证法》立法意图和条款吻合,并不突然,并无新意。布林肯的声明未公开支持台湾以主权国家、正式会员身份加入国际组织;未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只是说“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美国一直支持台湾以非主权国家身份参加国际组织;美国一直支持本国与他国(包括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发展与台湾的官方来往。

马英九执政的八年,两岸关系和谐。所以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就是美国支持的“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蔡英文上任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实质不承认“一中”,中国不同意台湾列席世卫大会。相比马英九时期,台湾的国际空间缩小。

4月,美国国务院发布新准则鼓励美国政府与台湾接触(含官方);6月6日、7月15日、7月19日,美军机三度起降台湾,其中第一次运输3名亲台国会参议员访问3小时;10月21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沃特斯指责北京错误使用第2758号决议,阻止台湾参加联合国活动;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和台湾当局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提高台湾“有意义地参加联合国公共卫生、环境及气候变化等领域活动”的能力。拜登政府一系列密集的小动作“一箭四雕”:纵容蔡英文不承认“一中”,继续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试探中国政府的容忍底线,孤立、干扰、延迟甚至打断中国的崛起。

拜登已提名伯恩斯为驻华大使。10月20日,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提名人审核听证会上,两党多名议员要求拜登政府采取对台“战略清晰”,但伯恩斯明确反对,坚持认为“美国保持战略模糊是正确的”,也反对美国对台湾做出明确的协防承诺。

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究竟是继续“战略模糊”还是大逆转“战略清晰”,马上就有一个试金石。12月9日至10日,拜登预定在线召开民主峰会,预计不会邀请中国元首,是否邀请蔡英文?

台湾外事部门已放风力争蔡英文线上出席。果真如愿,绝对突破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视台湾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甚至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必然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美元首9月10日通话商定的今年年底视频峰会肯定无限期推迟,拜登近几个月为中美紧绷关系采取的降温外交全部“清零”,甚至大陆军机可能因此首次进入台湾本岛上空。

明年才是中期选举,选民易变,按照美国的选举规律,中期选举执政党失去国会控制权的概率明显更大。拜登现在发力过早,何况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他怎么努力也拉不过来。中间选民偏理性,无需他用这方式刺激中国,也可以拿票。所以笔者预判,拜登坚持“战略模糊”对美国、本党都是利大于弊,并无动力和迫切性近期大调整。

中国的“战略模糊”

目前台海局势的战略主动权还在美国手中。美国打“台湾牌”经验很多、牵制很多、手段很多,远比中国打“朝鲜牌”高明很多。

中国2005年3月14日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是改革开放43年以来对台政策最漂亮的一件事,为台独划出一条清晰的高压红线,也公开警醒美国什么是中国的忍耐底线。以此为界,大陆更有定力和耐力,牢牢掌握台海局势的战术主导权,集中体现了中国对台政策的“战略模糊”。

《反分裂国家法》前缀罕见地不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第二条规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第五条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基础”,都回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

《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是核心条款,也是最猛条款,实质授权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对台动武、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三种情形:

一、“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

但未规定何为“分裂事实”、“重大事变”、“完全丧失”, 更未规定“武统”的具体条件,保留了大陆的主动权和机动权。中国的立法惯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国务院相应颁布一个行政法规作为细化配套,然而至今16年未颁布《反分裂国家法实施条例》。

中国政府多次承诺,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两岸什么问题都可以谈,暗示不排斥商谈重新定义“一国两制”。这也是未来两岸和平统一协定的题中应有之义。当然,大陆不会主动、提前让步,以免失去有力的谈判筹码。

“一国”未必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既然台湾无法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无法接受“中华民国”,那么未来两岸和平谈判及所签协议,最有可能双方都妥协让步,将国号定为心理、文化更受华人广泛认同的“中国”,这是中国人和全世界的最大公约数。

“两制”未必以意识形态划分为社会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可指国家结构形式,即单一制和联邦制。大陆地区实行单一制,台湾、香港、澳门未来可施行自主权更广泛的联邦制。但是,“台独”和民进党幻想的邦联,难度极大,实质是要大陆承认“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邦联如果有,恐怕只能适用于下一世纪解决外蒙问题。

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人的集体执念,也是彻底洗刷1840年以来民族血泪史和屈辱史的标志,与谁执政没有关系。无论谁执政、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会违背14亿中国人的主流民意,允许台、港、澳、疆、藏以任何形式独立。除非中国已经四分五裂,又回到晚清时代。

美国对台政策刻意地战略模糊,中国《反分裂国家法》也是刻意地战略模糊。中美的战略模糊不至于引起误判,反而都更为谨慎,对中国武力解决或美国武力干预台湾问题相互牵制,可实现战略平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叶胜舟:台湾问题:中美依然保持“战略模糊”

发布日期:2021-11-02 12:51
|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问题是二战、内战、冷战的延续,也是中美关系最核心、最敏感、最脆弱的问题。近两年,美国持续大打“台湾牌”,中国屡次强硬回应,热度俨然与三、四年前的朝核问题有一拼,成为国际政治与全球媒体的焦点之一。笔者观察,局势远未失控,中美对台政策均无实质变化,依然保持“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美国“战略模糊”起源

早在中美建交之前,基辛格这位天才的战略大师就已确定基调和种下伏笔,最大化美方利益。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随行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甩掉国务卿罗杰斯,直接与周恩来、乔冠华进行多轮艰辛的秘密谈判。美国国务院大权旁落,没有刷到存在感,当然不爽,不断对公报草案措辞提出修改。毛泽东警告,对台湾问题表述的任何修改,都可能影响公报的发表。潜台词就是台湾问题不让步,其他问题都可以继续谈。

在北京谈不拢,移地杭州继续谈。2月27日清晨,《上海公报》终于在杭州定稿,当天周恩来、尼克松从杭州飞抵上海后签署并于次日公布,其中有一句经典表述:“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认识到”(acknowledge)措辞含糊、多义,就是基辛格奇思妙想,打破僵局。

美国国务院试图用力度更弱的“注意到”(take note of,加拿大已用),中国不接受;中国希望用力度更强的“承认”(recognize),美国不接受。“acknowledge”的中文含义也有“承认”,在中美立场之间取得微妙平衡。

外交是谈判和妥协的艺术,不是泼妇骂街。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还有一句“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基辛格希望用力度更弱的“预计”(anticipate),乔冠华希望用力度更强的“会”(will),双方妥协定稿的版本是“确认”(affirm)。

尼克松访华时,主政台湾的蒋介石和其后的蒋经国都爱中国,坚持“一个中国”,确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走得更远,认为外蒙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保留1912年设立、1928年改名的“行政院蒙藏委员会”(直到2017年蔡英文任期废除)。区别在于认为“中华民国”才是正统,自己才是中央。

中国历史有成王败寇的传统。据美方解密的尼克松总统与毛泽东主席1972年会谈记录,两岸互骂对方为“匪”,成为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风趣的谈资,周恩来轻松插话补充、解释。

美国“战略模糊”的政策细化

上海公报中的美方声明、双方声明,美国并未承认两岸哪个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央政府,又是一个“战略模糊”。但到了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时就绕不过去了。建交公报有关键的一句“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否则别建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很多国家建交,对台湾问题的立场有严谨和标准的“三段论”表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第一、三句在上海公报体现,第二句在中美建交公报体现。10月2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罗马出席G20峰会期间,就台湾问题表态,重申了这“三段论”。

以美国的高明和精明,当然不甘心全盘接受和默认,岂会主动抛弃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岂会轻易便宜综合实力还很弱的中国?1979年4月10日,美国迅速通过、生效《台湾关系法》。

所以中美建交之后直到2020年,美国历届政府不分党派,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个中国’政策”。

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一个中国,三个短语同时联用。美国国内法的效力高于国家协议、国际条约,所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还要放在“台湾关系法”之后。

美国是“真小人”,卑鄙的可爱,立场清楚,毫不掩饰,就是要对中国长期打“台湾牌”以牵制。中国媒体引用美国对台政策和美方声明时,多次省略第一个短语,所以有些大陆民众并不知晓来龙去脉。

这个规范表述实施41年后升级,追加了一个短语。2020年7月16日,美国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密两份电报,分别为《八一七公报》对台军售内容的解释、对台湾的“六项保证”。8月31日,根据《台湾关系法》设立的半官方组织美国在台协会(AIT),公布了这两份“解密电报”。

“六项保证”内容为: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六项保证”不是新的对台政策,产生于38年前的里根政府,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据公开出版的美国在台协会时任办事处处长李洁明回忆录,1982年7月14日,他在台湾会见蒋经国时已经通报“六项保证”,“虽然写在纸上,却没有落款签名,因此是没有来源对象”。显然,效力不如中美联合公报,更不如《台湾关系法》。

自2020年开始,美国对台政策的完整表述是:“基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四个短语同时联用,显然,对中国的牵制意图更公开、力度更加码了。

特朗普政府全面升温与台官方关系

美国每任新总统都会发表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上任后终于代表美国精英和两党共识,正确地锁定中国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从来无意与中国打全面战争,战略重心是欧洲尤其西欧;如今相反,美国决心与中国全面竞争对抗,战略重心是亚太尤其中国。

2018年3月16日,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升鼓励美台官方接触,很快美驻日大使就邀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来访、会谈、合影。2019年5月7日,通过《台湾保证法》,建议台湾增加军费、美国对台军售应“常态化”,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其他国际机构。加上原有的《台湾关系法》,美国与台湾直接相关的法律共三个,另有年度《国防授权法》经常塞入涉台条款,牵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

2019年5月中旬,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访美,与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会晤。5月25日,台湾外事部门称“创下台美断交后的首例”,的确是首例、正式、公开的内阁级官方交往。

至于美台军售早已是常规动作。对台湾而言,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在任时都会向美购买逾百亿美元的军火,相当于向美国交保护费。对美国而言,声称依据《台湾关系法》支持对台军售,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特朗普政府的一大变化是,卖给台湾更多进攻性武器(如主战坦克、多管火箭炮、空地导弹),远远超过防卫需求。

拜登政府没有突破“战略模糊”

拜登政府就任后,完全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台政策,依然大打“台湾牌”,反证这是美国两党的高度共识。台湾问题因此高热不退。

8月19日,拜登接受ABC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10月21日,CNN记者采访拜登时问:“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会协防台湾吗?”拜登回答:“是的,我们有这样的承诺。”两个月后,拜登第二次“承诺”协防台湾。

由于拜登一直有老年痴呆症的嫌疑,多次在公众场合“大脑短路”,或者忘记内阁部长、盟国首脑的姓名,或者忘记自己在现场干什么,或者理解不了记者的提问,或者发言完站着发呆不知道往哪走。所以有些人猜测拜登两次承诺“协防”是否失言?美国白宫、国务院发言人隔天澄清,美国对台政策没有变化。

拜登两次说“协防”的确没有失言,美国对台政策的确没有变化。严格地说,这个“协防”承诺实质是空头承诺,等于没有承诺,仍然没有突破“战略模糊”。不必大惊小怪,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派、台湾岛内的独立派是白欢喜一场,大陆的民粹是白气愤一场。

中美建交的三个条件是满足中国要求的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与美日、美韩有《共同防御条约》不同,美台已无军事同盟条约,并无法定义务出兵。如何、何时“协防”的主动权和解释权,“协防”的力度、进度等全部掌握在美国手中。例如,卖给台湾军火已是“协防”;美国军用卫星侦测到解放军在福建集结,向台湾通报也是“协防”,何时通报、通报多少、是否更新都有讲究,美国至今保持“战略模糊”。

10月26日,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在所有联合国系统及国际社会的大力和有意义的参与”,质疑航空业和公共卫生事业发达的台湾无法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和世卫大会的理由。声明结尾沿袭了特朗普政府2020年新表述,这符合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仔细深究,对美方而言,布林肯的声明与2019年《台湾保证法》立法意图和条款吻合,并不突然,并无新意。布林肯的声明未公开支持台湾以主权国家、正式会员身份加入国际组织;未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只是说“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美国一直支持台湾以非主权国家身份参加国际组织;美国一直支持本国与他国(包括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发展与台湾的官方来往。

马英九执政的八年,两岸关系和谐。所以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大会,就是美国支持的“有意义的参与”联合国系统。蔡英文上任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实质不承认“一中”,中国不同意台湾列席世卫大会。相比马英九时期,台湾的国际空间缩小。

4月,美国国务院发布新准则鼓励美国政府与台湾接触(含官方);6月6日、7月15日、7月19日,美军机三度起降台湾,其中第一次运输3名亲台国会参议员访问3小时;10月21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沃特斯指责北京错误使用第2758号决议,阻止台湾参加联合国活动;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和台湾当局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提高台湾“有意义地参加联合国公共卫生、环境及气候变化等领域活动”的能力。拜登政府一系列密集的小动作“一箭四雕”:纵容蔡英文不承认“一中”,继续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试探中国政府的容忍底线,孤立、干扰、延迟甚至打断中国的崛起。

拜登已提名伯恩斯为驻华大使。10月20日,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提名人审核听证会上,两党多名议员要求拜登政府采取对台“战略清晰”,但伯恩斯明确反对,坚持认为“美国保持战略模糊是正确的”,也反对美国对台湾做出明确的协防承诺。

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究竟是继续“战略模糊”还是大逆转“战略清晰”,马上就有一个试金石。12月9日至10日,拜登预定在线召开民主峰会,预计不会邀请中国元首,是否邀请蔡英文?

台湾外事部门已放风力争蔡英文线上出席。果真如愿,绝对突破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视台湾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甚至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必然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美元首9月10日通话商定的今年年底视频峰会肯定无限期推迟,拜登近几个月为中美紧绷关系采取的降温外交全部“清零”,甚至大陆军机可能因此首次进入台湾本岛上空。

明年才是中期选举,选民易变,按照美国的选举规律,中期选举执政党失去国会控制权的概率明显更大。拜登现在发力过早,何况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他怎么努力也拉不过来。中间选民偏理性,无需他用这方式刺激中国,也可以拿票。所以笔者预判,拜登坚持“战略模糊”对美国、本党都是利大于弊,并无动力和迫切性近期大调整。

中国的“战略模糊”

目前台海局势的战略主动权还在美国手中。美国打“台湾牌”经验很多、牵制很多、手段很多,远比中国打“朝鲜牌”高明很多。

中国2005年3月14日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是改革开放43年以来对台政策最漂亮的一件事,为台独划出一条清晰的高压红线,也公开警醒美国什么是中国的忍耐底线。以此为界,大陆更有定力和耐力,牢牢掌握台海局势的战术主导权,集中体现了中国对台政策的“战略模糊”。

《反分裂国家法》前缀罕见地不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第二条规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第五条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基础”,都回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

《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是核心条款,也是最猛条款,实质授权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对台动武、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三种情形:

一、“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

但未规定何为“分裂事实”、“重大事变”、“完全丧失”, 更未规定“武统”的具体条件,保留了大陆的主动权和机动权。中国的立法惯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国务院相应颁布一个行政法规作为细化配套,然而至今16年未颁布《反分裂国家法实施条例》。

中国政府多次承诺,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两岸什么问题都可以谈,暗示不排斥商谈重新定义“一国两制”。这也是未来两岸和平统一协定的题中应有之义。当然,大陆不会主动、提前让步,以免失去有力的谈判筹码。

“一国”未必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既然台湾无法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无法接受“中华民国”,那么未来两岸和平谈判及所签协议,最有可能双方都妥协让步,将国号定为心理、文化更受华人广泛认同的“中国”,这是中国人和全世界的最大公约数。

“两制”未必以意识形态划分为社会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可指国家结构形式,即单一制和联邦制。大陆地区实行单一制,台湾、香港、澳门未来可施行自主权更广泛的联邦制。但是,“台独”和民进党幻想的邦联,难度极大,实质是要大陆承认“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邦联如果有,恐怕只能适用于下一世纪解决外蒙问题。

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人的集体执念,也是彻底洗刷1840年以来民族血泪史和屈辱史的标志,与谁执政没有关系。无论谁执政、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会违背14亿中国人的主流民意,允许台、港、澳、疆、藏以任何形式独立。除非中国已经四分五裂,又回到晚清时代。

美国对台政策刻意地战略模糊,中国《反分裂国家法》也是刻意地战略模糊。中美的战略模糊不至于引起误判,反而都更为谨慎,对中国武力解决或美国武力干预台湾问题相互牵制,可实现战略平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