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所处可见、人们买得起的产品。



比尔•盖茨

【OR  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突破能源(Breakthrough Energy)创始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联合主席

在上一次重大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2015年于巴黎举行的那次)前,创新很少出现在气候议程上。今年在格拉斯哥,它将站到舞台中心。将全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发明清洁技术上,是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最伟大的成绩之一。继续保持这一轨迹或许是今年最大的机遇,因为创新是全球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从每年约510亿吨降至零的唯一途径。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现在有显著更多的资金用于基础研究和开发,有显著更多的风险资本投入难以脱碳行业中的清洁初创企业。因此,一些重要的清洁技术——如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飞机燃料、绿色钢铁和超强效电池——现在已经存在,并已准备好扩大规模。

然而,如果世界真的致力于气候创新,那么这些突破肯定只是故事的开始,而非结束。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人们想要且买得起的常见产品。这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为数百个早期气候技术的商业示范项目提供资金。

任何初创企业想要将其产品商业化都极具挑战性,但对能源公司来说尤其如此。当我创立微软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基础设施来编写代码,一旦我们写出代码,我们就可以用很少的钱以完美的保真度进行近乎无限次的复制。

气候智能型(climate-smart)技术要难驾驭得多。一旦你能在实验室里制造出绿氢,你就必须证明它能以安全可靠的方式规模化生产。这意味着建设一个庞大的实体工厂,解决工程、供应链和分销问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并稳步削减成本。这样的示范项目非常复杂,风险极高,成本极大——而且很难为它们融资。

在清洁技术方面,还有另一个难题。当所有这些复杂、高风险、高成本的工作完成后,你最终得到的产品与它想要取代的产品具有基本相同的功能——绿色钢铁的功能与现在的钢铁基本相同——但成本更高,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如此。

当然,你很难找到买家,这意味着银行会为贷款收取更多费用。资金的高成本反过来又抬高了产品的价格。由于融资如此困难,商业示范可能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如今,气候创新议程的关键是加快这一过程。

我相信我们能做到。数以百计的政府和公司已经作出了净零承诺,而且他们有大量资金进行投资。如果我们建立制度,鼓励他们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并承诺购买可持续航空燃料和绿色钢铁等产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加快创新周期。通过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示范项目、认识到这些投入是实现净零承诺的最佳途径之一、并创建一个系统来衡量这些投资的影响,我们将拥有避免气候灾难的最佳机会。

当我思考实现净零排放的时候,我会问三个问题。第一,世界能否保持对气候行动的公共支持?这取决于确保能源转型不会花费太多,以至于让人们失去耐心。第二,印度、巴西和南非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气候变化所负有的责任比富裕国家小得多,但受影响最大——能否在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继续减少贫困?这取决于降低绿色材料的价格,这样他们就不会面临在增长和宜居气候之间取舍的问题。

第三,在此期间会发生什么?今天活着的几乎每个人都将不得不适应升温的气候。升温的影响——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农田干化,吃庄稼的害虫的蔓延——将对农民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这些变化对富裕国家的农民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低收入国家的农民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因此,除了让清洁能源变得更便宜外,我们还需要加大创新力度,比如改良种子帮助最贫穷的农民种出更多粮食。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世界应该把扩大清洁技术创新规模——既是为了缓解气候的最严重冲击,也是为了适应我们已经感受到的影响——列入议程,就像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把研发这些技术列入议程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盖茨:为清洁技术提供资金是避免气候灾难的途径

发布日期:2021-11-01 16:52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所处可见、人们买得起的产品。



比尔•盖茨

【OR  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突破能源(Breakthrough Energy)创始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联合主席

在上一次重大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2015年于巴黎举行的那次)前,创新很少出现在气候议程上。今年在格拉斯哥,它将站到舞台中心。将全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发明清洁技术上,是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最伟大的成绩之一。继续保持这一轨迹或许是今年最大的机遇,因为创新是全球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从每年约510亿吨降至零的唯一途径。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现在有显著更多的资金用于基础研究和开发,有显著更多的风险资本投入难以脱碳行业中的清洁初创企业。因此,一些重要的清洁技术——如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飞机燃料、绿色钢铁和超强效电池——现在已经存在,并已准备好扩大规模。

然而,如果世界真的致力于气候创新,那么这些突破肯定只是故事的开始,而非结束。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人们想要且买得起的常见产品。这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为数百个早期气候技术的商业示范项目提供资金。

任何初创企业想要将其产品商业化都极具挑战性,但对能源公司来说尤其如此。当我创立微软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基础设施来编写代码,一旦我们写出代码,我们就可以用很少的钱以完美的保真度进行近乎无限次的复制。

气候智能型(climate-smart)技术要难驾驭得多。一旦你能在实验室里制造出绿氢,你就必须证明它能以安全可靠的方式规模化生产。这意味着建设一个庞大的实体工厂,解决工程、供应链和分销问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并稳步削减成本。这样的示范项目非常复杂,风险极高,成本极大——而且很难为它们融资。

在清洁技术方面,还有另一个难题。当所有这些复杂、高风险、高成本的工作完成后,你最终得到的产品与它想要取代的产品具有基本相同的功能——绿色钢铁的功能与现在的钢铁基本相同——但成本更高,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如此。

当然,你很难找到买家,这意味着银行会为贷款收取更多费用。资金的高成本反过来又抬高了产品的价格。由于融资如此困难,商业示范可能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如今,气候创新议程的关键是加快这一过程。

我相信我们能做到。数以百计的政府和公司已经作出了净零承诺,而且他们有大量资金进行投资。如果我们建立制度,鼓励他们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并承诺购买可持续航空燃料和绿色钢铁等产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加快创新周期。通过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示范项目、认识到这些投入是实现净零承诺的最佳途径之一、并创建一个系统来衡量这些投资的影响,我们将拥有避免气候灾难的最佳机会。

当我思考实现净零排放的时候,我会问三个问题。第一,世界能否保持对气候行动的公共支持?这取决于确保能源转型不会花费太多,以至于让人们失去耐心。第二,印度、巴西和南非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气候变化所负有的责任比富裕国家小得多,但受影响最大——能否在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继续减少贫困?这取决于降低绿色材料的价格,这样他们就不会面临在增长和宜居气候之间取舍的问题。

第三,在此期间会发生什么?今天活着的几乎每个人都将不得不适应升温的气候。升温的影响——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农田干化,吃庄稼的害虫的蔓延——将对农民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这些变化对富裕国家的农民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低收入国家的农民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因此,除了让清洁能源变得更便宜外,我们还需要加大创新力度,比如改良种子帮助最贫穷的农民种出更多粮食。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世界应该把扩大清洁技术创新规模——既是为了缓解气候的最严重冲击,也是为了适应我们已经感受到的影响——列入议程,就像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把研发这些技术列入议程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所处可见、人们买得起的产品。



比尔•盖茨

【OR  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突破能源(Breakthrough Energy)创始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联合主席

在上一次重大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2015年于巴黎举行的那次)前,创新很少出现在气候议程上。今年在格拉斯哥,它将站到舞台中心。将全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发明清洁技术上,是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最伟大的成绩之一。继续保持这一轨迹或许是今年最大的机遇,因为创新是全球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从每年约510亿吨降至零的唯一途径。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现在有显著更多的资金用于基础研究和开发,有显著更多的风险资本投入难以脱碳行业中的清洁初创企业。因此,一些重要的清洁技术——如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飞机燃料、绿色钢铁和超强效电池——现在已经存在,并已准备好扩大规模。

然而,如果世界真的致力于气候创新,那么这些突破肯定只是故事的开始,而非结束。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人们想要且买得起的常见产品。这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为数百个早期气候技术的商业示范项目提供资金。

任何初创企业想要将其产品商业化都极具挑战性,但对能源公司来说尤其如此。当我创立微软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基础设施来编写代码,一旦我们写出代码,我们就可以用很少的钱以完美的保真度进行近乎无限次的复制。

气候智能型(climate-smart)技术要难驾驭得多。一旦你能在实验室里制造出绿氢,你就必须证明它能以安全可靠的方式规模化生产。这意味着建设一个庞大的实体工厂,解决工程、供应链和分销问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并稳步削减成本。这样的示范项目非常复杂,风险极高,成本极大——而且很难为它们融资。

在清洁技术方面,还有另一个难题。当所有这些复杂、高风险、高成本的工作完成后,你最终得到的产品与它想要取代的产品具有基本相同的功能——绿色钢铁的功能与现在的钢铁基本相同——但成本更高,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如此。

当然,你很难找到买家,这意味着银行会为贷款收取更多费用。资金的高成本反过来又抬高了产品的价格。由于融资如此困难,商业示范可能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如今,气候创新议程的关键是加快这一过程。

我相信我们能做到。数以百计的政府和公司已经作出了净零承诺,而且他们有大量资金进行投资。如果我们建立制度,鼓励他们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并承诺购买可持续航空燃料和绿色钢铁等产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加快创新周期。通过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示范项目、认识到这些投入是实现净零承诺的最佳途径之一、并创建一个系统来衡量这些投资的影响,我们将拥有避免气候灾难的最佳机会。

当我思考实现净零排放的时候,我会问三个问题。第一,世界能否保持对气候行动的公共支持?这取决于确保能源转型不会花费太多,以至于让人们失去耐心。第二,印度、巴西和南非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气候变化所负有的责任比富裕国家小得多,但受影响最大——能否在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继续减少贫困?这取决于降低绿色材料的价格,这样他们就不会面临在增长和宜居气候之间取舍的问题。

第三,在此期间会发生什么?今天活着的几乎每个人都将不得不适应升温的气候。升温的影响——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农田干化,吃庄稼的害虫的蔓延——将对农民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这些变化对富裕国家的农民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低收入国家的农民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因此,除了让清洁能源变得更便宜外,我们还需要加大创新力度,比如改良种子帮助最贫穷的农民种出更多粮食。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世界应该把扩大清洁技术创新规模——既是为了缓解气候的最严重冲击,也是为了适应我们已经感受到的影响——列入议程,就像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把研发这些技术列入议程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盖茨:为清洁技术提供资金是避免气候灾难的途径

发布日期:2021-11-01 16:52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所处可见、人们买得起的产品。



比尔•盖茨

【OR  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突破能源(Breakthrough Energy)创始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联合主席

在上一次重大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2015年于巴黎举行的那次)前,创新很少出现在气候议程上。今年在格拉斯哥,它将站到舞台中心。将全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发明清洁技术上,是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最伟大的成绩之一。继续保持这一轨迹或许是今年最大的机遇,因为创新是全球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从每年约510亿吨降至零的唯一途径。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现在有显著更多的资金用于基础研究和开发,有显著更多的风险资本投入难以脱碳行业中的清洁初创企业。因此,一些重要的清洁技术——如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飞机燃料、绿色钢铁和超强效电池——现在已经存在,并已准备好扩大规模。

然而,如果世界真的致力于气候创新,那么这些突破肯定只是故事的开始,而非结束。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将在实验室中得到验证的概念,转化为人们想要且买得起的常见产品。这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为数百个早期气候技术的商业示范项目提供资金。

任何初创企业想要将其产品商业化都极具挑战性,但对能源公司来说尤其如此。当我创立微软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基础设施来编写代码,一旦我们写出代码,我们就可以用很少的钱以完美的保真度进行近乎无限次的复制。

气候智能型(climate-smart)技术要难驾驭得多。一旦你能在实验室里制造出绿氢,你就必须证明它能以安全可靠的方式规模化生产。这意味着建设一个庞大的实体工厂,解决工程、供应链和分销问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并稳步削减成本。这样的示范项目非常复杂,风险极高,成本极大——而且很难为它们融资。

在清洁技术方面,还有另一个难题。当所有这些复杂、高风险、高成本的工作完成后,你最终得到的产品与它想要取代的产品具有基本相同的功能——绿色钢铁的功能与现在的钢铁基本相同——但成本更高,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如此。

当然,你很难找到买家,这意味着银行会为贷款收取更多费用。资金的高成本反过来又抬高了产品的价格。由于融资如此困难,商业示范可能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如今,气候创新议程的关键是加快这一过程。

我相信我们能做到。数以百计的政府和公司已经作出了净零承诺,而且他们有大量资金进行投资。如果我们建立制度,鼓励他们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并承诺购买可持续航空燃料和绿色钢铁等产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加快创新周期。通过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示范项目、认识到这些投入是实现净零承诺的最佳途径之一、并创建一个系统来衡量这些投资的影响,我们将拥有避免气候灾难的最佳机会。

当我思考实现净零排放的时候,我会问三个问题。第一,世界能否保持对气候行动的公共支持?这取决于确保能源转型不会花费太多,以至于让人们失去耐心。第二,印度、巴西和南非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气候变化所负有的责任比富裕国家小得多,但受影响最大——能否在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继续减少贫困?这取决于降低绿色材料的价格,这样他们就不会面临在增长和宜居气候之间取舍的问题。

第三,在此期间会发生什么?今天活着的几乎每个人都将不得不适应升温的气候。升温的影响——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农田干化,吃庄稼的害虫的蔓延——将对农民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这些变化对富裕国家的农民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低收入国家的农民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因此,除了让清洁能源变得更便宜外,我们还需要加大创新力度,比如改良种子帮助最贫穷的农民种出更多粮食。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世界应该把扩大清洁技术创新规模——既是为了缓解气候的最严重冲击,也是为了适应我们已经感受到的影响——列入议程,就像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把研发这些技术列入议程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