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已成为全世界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最近该国取消了许多疫情防控举措,但仍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


近日,游客在里斯本乘坐著名的28路有轨电车。

Eric Sylvers

【OR  商业新媒体】

在痴迷于足球的葡萄牙,首都民众对足球尤为狂热,如今,里斯本的体育场再次变得座无虚席。今年早些时候,葡萄牙曾被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种折磨得遍体鳞伤,而今它成为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欧洲国家,而它的现状让人们得以一窥,一个国家在努力应对从全球或全国大流行病(pandemic)降级为地方流行病(endemic)的新冠时是什么样子。

上周三,数万名球迷尖叫着涌入里斯本光明球场(Estadio da Luz),观看当地球队本菲卡(Benfica)对阵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的比赛。比赛前,大量球迷搭乘地铁来到球场,然后在球场入口处接受安检,比赛结束后,他们又聚集在食品摊旁,试图借助三明治和啤酒来忘掉本菲卡刚刚惨败的经历。

此前为防控新冠病毒,政府一直将体育场上座率控制在三成,最近这一限制被取消。但观赛要求仍与以往不同:入场观众需要一份证明,证明他们已接种疫苗,或者患过新冠但近期康复了,或是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此外,观赛期间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根据葡萄牙政府的数据,该国50岁以上人群几乎已全部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25-49岁人群的接种率为95%,12-17岁人群为88%。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科学数字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葡萄牙的1,000万总人口中,约有89%已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这一水平接近全球疫苗接种率居前的阿联酋,相比之下,美国和英国的接种率分别仅为65%和73%。

过去一个月中,葡萄牙的日均新冠死亡病例为六例,1月份峰值期间,这一数字接近300。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葡萄牙目前的死亡率放在美国,相当于每天约有200人死于新冠。5月份和6月份时,葡萄牙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度大幅下降,每天仅有一两例,但7月份时,再度升至20例。不过自今年夏天以来,记录在案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和住院病例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葡萄牙的日均新增病例约为750人,1月份时这一数字接近1.3万。目前的住院人数约为320人,峰值期间一度接近6,700人。

葡萄牙从10月1日开始废除了大部分疫情防控举措,然而从许多方面来看,里斯本的生活依然和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相差不大。手泵式消毒液随处可见,在一些教堂,尽管保持社交距离已不再是一种强制规定,但教堂里还是拉起绳子,把座位隔开。不仅如此,参加大型活动时需要提供相应的防疫证明,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10岁以上学生在校期间,以及商店、餐厅和酒吧的工作人员也都必须佩戴口罩。

与此同时,地铁里也挤满了人。里斯本的观光出租车“嘟嘟车”(tuk-tuk)重新走上街头,载着游客穿行在老城区狭窄的街道中。从周一到周日,城市的各个角落都上演着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观光客青睐的有轨电车经过停靠站时不得不甩站通过,因为那里候车的乘客实在太多,此外,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艘新的大型游轮停靠在港口。

尽管葡萄牙的疫苗接种率令全球各国的公共卫生官员羡慕不已,但它依然选择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而随着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逐步提升,它们也在考虑何时取消余下的防控举措的问题,这种状况下,葡萄牙就成了它们的观察对象,希望能为今后的行动提供借鉴。与葡萄牙的谨慎作风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英国,它不仅疫苗接种率不及葡萄牙,而且“解禁”后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控制措施,这使得英国的感染人数大幅增加,死亡率也有所上升。

“我需要游客,否则我就没生意,但我每天都会关注感染人数,即便人数只是稍有增加,我都会感到紧张。”里斯本一家纪念品店的店主保拉·马奎斯(Paula Marques)说,“我希望这场疫情在葡萄牙已经成为过去,但老实说,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还是有点担心后面的形势。”

2020年初,葡萄牙度过了第一波新冠疫情,当时它受到的破坏还相对有限。然而去年11月,该国感染病例迅速增加,并于今年1月再度激增,一些葡萄牙人的希望由此破灭,他们曾以为这个偏居欧洲西南角的小国可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独善其身。


近日在里斯本著名的热门夜生活区索德烈码头附近,游客熙熙攘攘。

今年1月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葡萄牙平均每天约有290人死于新冠病毒。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这一死亡率若是放在美国,相当于日均死亡人数超过9,500人。即便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周当中的日均死亡人数也从未超过3,500人。

玛丽亚·莫塔(Maria Mota)是里斯本分子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执行董事,想起那段时期,她的脑海中始终有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至今都让她心神不宁。那天晚上她在实验室加班,透过窗户,她看到好多救护车停在葡萄牙最大的医院外,等着将病人送进急诊室。她数了数,一共有52辆救护车。

莫塔博士说,葡萄牙目前正处于“过渡期”,以往在全球范围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或许将被一种新的现实所代替,即它将转变为一种地方流行病。她还说,葡萄牙民众对于今年1月的痛苦回忆仍历历在目,加之天气转凉,更多活动要回到室内进行,这种情况下,疫情形势会有何变化?面对种种未解的问题,大部分人恐怕会选择谨慎行事。

“没有人会忘记今年1月发生的事,但现在,新冠变成了一种地方性流行病,因此我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处。”莫塔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接种了疫苗,可病毒仍然在传播,这说明它是不会消失的。”

还有一些国家同样已有大量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和这些国家一样,尽管葡萄牙的感染病例从未“清零”,但却并没有因此出现住院率或是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情况。

“情况正在好转,但速度很慢。”在里斯本做游客生意的“嘟嘟车”司机米格尔·坎波斯(Miguel Campos)说,“我们正在一点一点恢复。我们对此感到乐观,希望这种回归正常的趋势可以持续下去。”

另一名“嘟嘟车”司机瓦伦廷·加斯帕尔(Valentim Gaspar)说,疫情前,里斯本有800名“嘟嘟车”司机,如今工作日期间开这种车的大约只有200人,周末期间有500人。他还说,眼下司机与游客数量之间的比例发生了变化,使得干这一行当的人也有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葡萄牙之所以能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如此成绩,该国民众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其归功于恩里克·戈维亚·梅洛(Henrique Gouveia e Melo)。起初,葡萄牙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得并不顺利,直到这位曾经的潜艇指挥官接手,事情才有了变化。按照公共健康专家的说法,他不仅向外界展现出信心,还激发了民众对疫苗接种的普遍赞成。今年1月葡萄牙开始普及疫苗接种,此时恰是该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这也为那些在疫苗问题上可能一直犹豫不决的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动力。

在四处弥漫着足球狂热的欧洲大陆,葡萄牙对绿茵场的倾注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许多人看来,葡萄牙球场恢复满座率也具有更大的象征意义。西班牙的疫苗接种率在欧洲同样居于领先水平,近日该国体育场也取消了对上座率的限制,但场内仍不允许售卖食物。意大利本月将球场的上座率限制从50%放宽至75%。而德国大部分地区依然对球场上座率实施限制。

“是时候全部放开了,因为如果有人现在还没接种疫苗的话,那他们以后也不会接种。”32岁的工程师雨果·瓦莱(Hugo Vale)说,接受采访时他正在光明球场外和朋友们喝啤酒,等待本菲卡与拜仁之间的比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民接种新冠疫苗后的生活什么样?葡萄牙的现状可供参考

发布日期:2021-11-01 10:56
|葡萄牙已成为全世界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最近该国取消了许多疫情防控举措,但仍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


近日,游客在里斯本乘坐著名的28路有轨电车。

Eric Sylvers

【OR  商业新媒体】

在痴迷于足球的葡萄牙,首都民众对足球尤为狂热,如今,里斯本的体育场再次变得座无虚席。今年早些时候,葡萄牙曾被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种折磨得遍体鳞伤,而今它成为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欧洲国家,而它的现状让人们得以一窥,一个国家在努力应对从全球或全国大流行病(pandemic)降级为地方流行病(endemic)的新冠时是什么样子。

上周三,数万名球迷尖叫着涌入里斯本光明球场(Estadio da Luz),观看当地球队本菲卡(Benfica)对阵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的比赛。比赛前,大量球迷搭乘地铁来到球场,然后在球场入口处接受安检,比赛结束后,他们又聚集在食品摊旁,试图借助三明治和啤酒来忘掉本菲卡刚刚惨败的经历。

此前为防控新冠病毒,政府一直将体育场上座率控制在三成,最近这一限制被取消。但观赛要求仍与以往不同:入场观众需要一份证明,证明他们已接种疫苗,或者患过新冠但近期康复了,或是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此外,观赛期间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根据葡萄牙政府的数据,该国50岁以上人群几乎已全部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25-49岁人群的接种率为95%,12-17岁人群为88%。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科学数字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葡萄牙的1,000万总人口中,约有89%已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这一水平接近全球疫苗接种率居前的阿联酋,相比之下,美国和英国的接种率分别仅为65%和73%。

过去一个月中,葡萄牙的日均新冠死亡病例为六例,1月份峰值期间,这一数字接近300。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葡萄牙目前的死亡率放在美国,相当于每天约有200人死于新冠。5月份和6月份时,葡萄牙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度大幅下降,每天仅有一两例,但7月份时,再度升至20例。不过自今年夏天以来,记录在案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和住院病例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葡萄牙的日均新增病例约为750人,1月份时这一数字接近1.3万。目前的住院人数约为320人,峰值期间一度接近6,700人。

葡萄牙从10月1日开始废除了大部分疫情防控举措,然而从许多方面来看,里斯本的生活依然和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相差不大。手泵式消毒液随处可见,在一些教堂,尽管保持社交距离已不再是一种强制规定,但教堂里还是拉起绳子,把座位隔开。不仅如此,参加大型活动时需要提供相应的防疫证明,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10岁以上学生在校期间,以及商店、餐厅和酒吧的工作人员也都必须佩戴口罩。

与此同时,地铁里也挤满了人。里斯本的观光出租车“嘟嘟车”(tuk-tuk)重新走上街头,载着游客穿行在老城区狭窄的街道中。从周一到周日,城市的各个角落都上演着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观光客青睐的有轨电车经过停靠站时不得不甩站通过,因为那里候车的乘客实在太多,此外,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艘新的大型游轮停靠在港口。

尽管葡萄牙的疫苗接种率令全球各国的公共卫生官员羡慕不已,但它依然选择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而随着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逐步提升,它们也在考虑何时取消余下的防控举措的问题,这种状况下,葡萄牙就成了它们的观察对象,希望能为今后的行动提供借鉴。与葡萄牙的谨慎作风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英国,它不仅疫苗接种率不及葡萄牙,而且“解禁”后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控制措施,这使得英国的感染人数大幅增加,死亡率也有所上升。

“我需要游客,否则我就没生意,但我每天都会关注感染人数,即便人数只是稍有增加,我都会感到紧张。”里斯本一家纪念品店的店主保拉·马奎斯(Paula Marques)说,“我希望这场疫情在葡萄牙已经成为过去,但老实说,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还是有点担心后面的形势。”

2020年初,葡萄牙度过了第一波新冠疫情,当时它受到的破坏还相对有限。然而去年11月,该国感染病例迅速增加,并于今年1月再度激增,一些葡萄牙人的希望由此破灭,他们曾以为这个偏居欧洲西南角的小国可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独善其身。


近日在里斯本著名的热门夜生活区索德烈码头附近,游客熙熙攘攘。

今年1月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葡萄牙平均每天约有290人死于新冠病毒。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这一死亡率若是放在美国,相当于日均死亡人数超过9,500人。即便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周当中的日均死亡人数也从未超过3,500人。

玛丽亚·莫塔(Maria Mota)是里斯本分子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执行董事,想起那段时期,她的脑海中始终有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至今都让她心神不宁。那天晚上她在实验室加班,透过窗户,她看到好多救护车停在葡萄牙最大的医院外,等着将病人送进急诊室。她数了数,一共有52辆救护车。

莫塔博士说,葡萄牙目前正处于“过渡期”,以往在全球范围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或许将被一种新的现实所代替,即它将转变为一种地方流行病。她还说,葡萄牙民众对于今年1月的痛苦回忆仍历历在目,加之天气转凉,更多活动要回到室内进行,这种情况下,疫情形势会有何变化?面对种种未解的问题,大部分人恐怕会选择谨慎行事。

“没有人会忘记今年1月发生的事,但现在,新冠变成了一种地方性流行病,因此我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处。”莫塔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接种了疫苗,可病毒仍然在传播,这说明它是不会消失的。”

还有一些国家同样已有大量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和这些国家一样,尽管葡萄牙的感染病例从未“清零”,但却并没有因此出现住院率或是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情况。

“情况正在好转,但速度很慢。”在里斯本做游客生意的“嘟嘟车”司机米格尔·坎波斯(Miguel Campos)说,“我们正在一点一点恢复。我们对此感到乐观,希望这种回归正常的趋势可以持续下去。”

另一名“嘟嘟车”司机瓦伦廷·加斯帕尔(Valentim Gaspar)说,疫情前,里斯本有800名“嘟嘟车”司机,如今工作日期间开这种车的大约只有200人,周末期间有500人。他还说,眼下司机与游客数量之间的比例发生了变化,使得干这一行当的人也有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葡萄牙之所以能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如此成绩,该国民众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其归功于恩里克·戈维亚·梅洛(Henrique Gouveia e Melo)。起初,葡萄牙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得并不顺利,直到这位曾经的潜艇指挥官接手,事情才有了变化。按照公共健康专家的说法,他不仅向外界展现出信心,还激发了民众对疫苗接种的普遍赞成。今年1月葡萄牙开始普及疫苗接种,此时恰是该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这也为那些在疫苗问题上可能一直犹豫不决的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动力。

在四处弥漫着足球狂热的欧洲大陆,葡萄牙对绿茵场的倾注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许多人看来,葡萄牙球场恢复满座率也具有更大的象征意义。西班牙的疫苗接种率在欧洲同样居于领先水平,近日该国体育场也取消了对上座率的限制,但场内仍不允许售卖食物。意大利本月将球场的上座率限制从50%放宽至75%。而德国大部分地区依然对球场上座率实施限制。

“是时候全部放开了,因为如果有人现在还没接种疫苗的话,那他们以后也不会接种。”32岁的工程师雨果·瓦莱(Hugo Vale)说,接受采访时他正在光明球场外和朋友们喝啤酒,等待本菲卡与拜仁之间的比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葡萄牙已成为全世界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最近该国取消了许多疫情防控举措,但仍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


近日,游客在里斯本乘坐著名的28路有轨电车。

Eric Sylvers

【OR  商业新媒体】

在痴迷于足球的葡萄牙,首都民众对足球尤为狂热,如今,里斯本的体育场再次变得座无虚席。今年早些时候,葡萄牙曾被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种折磨得遍体鳞伤,而今它成为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欧洲国家,而它的现状让人们得以一窥,一个国家在努力应对从全球或全国大流行病(pandemic)降级为地方流行病(endemic)的新冠时是什么样子。

上周三,数万名球迷尖叫着涌入里斯本光明球场(Estadio da Luz),观看当地球队本菲卡(Benfica)对阵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的比赛。比赛前,大量球迷搭乘地铁来到球场,然后在球场入口处接受安检,比赛结束后,他们又聚集在食品摊旁,试图借助三明治和啤酒来忘掉本菲卡刚刚惨败的经历。

此前为防控新冠病毒,政府一直将体育场上座率控制在三成,最近这一限制被取消。但观赛要求仍与以往不同:入场观众需要一份证明,证明他们已接种疫苗,或者患过新冠但近期康复了,或是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此外,观赛期间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根据葡萄牙政府的数据,该国50岁以上人群几乎已全部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25-49岁人群的接种率为95%,12-17岁人群为88%。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科学数字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葡萄牙的1,000万总人口中,约有89%已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这一水平接近全球疫苗接种率居前的阿联酋,相比之下,美国和英国的接种率分别仅为65%和73%。

过去一个月中,葡萄牙的日均新冠死亡病例为六例,1月份峰值期间,这一数字接近300。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葡萄牙目前的死亡率放在美国,相当于每天约有200人死于新冠。5月份和6月份时,葡萄牙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度大幅下降,每天仅有一两例,但7月份时,再度升至20例。不过自今年夏天以来,记录在案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和住院病例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葡萄牙的日均新增病例约为750人,1月份时这一数字接近1.3万。目前的住院人数约为320人,峰值期间一度接近6,700人。

葡萄牙从10月1日开始废除了大部分疫情防控举措,然而从许多方面来看,里斯本的生活依然和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相差不大。手泵式消毒液随处可见,在一些教堂,尽管保持社交距离已不再是一种强制规定,但教堂里还是拉起绳子,把座位隔开。不仅如此,参加大型活动时需要提供相应的防疫证明,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10岁以上学生在校期间,以及商店、餐厅和酒吧的工作人员也都必须佩戴口罩。

与此同时,地铁里也挤满了人。里斯本的观光出租车“嘟嘟车”(tuk-tuk)重新走上街头,载着游客穿行在老城区狭窄的街道中。从周一到周日,城市的各个角落都上演着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观光客青睐的有轨电车经过停靠站时不得不甩站通过,因为那里候车的乘客实在太多,此外,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艘新的大型游轮停靠在港口。

尽管葡萄牙的疫苗接种率令全球各国的公共卫生官员羡慕不已,但它依然选择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而随着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逐步提升,它们也在考虑何时取消余下的防控举措的问题,这种状况下,葡萄牙就成了它们的观察对象,希望能为今后的行动提供借鉴。与葡萄牙的谨慎作风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英国,它不仅疫苗接种率不及葡萄牙,而且“解禁”后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控制措施,这使得英国的感染人数大幅增加,死亡率也有所上升。

“我需要游客,否则我就没生意,但我每天都会关注感染人数,即便人数只是稍有增加,我都会感到紧张。”里斯本一家纪念品店的店主保拉·马奎斯(Paula Marques)说,“我希望这场疫情在葡萄牙已经成为过去,但老实说,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还是有点担心后面的形势。”

2020年初,葡萄牙度过了第一波新冠疫情,当时它受到的破坏还相对有限。然而去年11月,该国感染病例迅速增加,并于今年1月再度激增,一些葡萄牙人的希望由此破灭,他们曾以为这个偏居欧洲西南角的小国可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独善其身。


近日在里斯本著名的热门夜生活区索德烈码头附近,游客熙熙攘攘。

今年1月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葡萄牙平均每天约有290人死于新冠病毒。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这一死亡率若是放在美国,相当于日均死亡人数超过9,500人。即便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周当中的日均死亡人数也从未超过3,500人。

玛丽亚·莫塔(Maria Mota)是里斯本分子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执行董事,想起那段时期,她的脑海中始终有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至今都让她心神不宁。那天晚上她在实验室加班,透过窗户,她看到好多救护车停在葡萄牙最大的医院外,等着将病人送进急诊室。她数了数,一共有52辆救护车。

莫塔博士说,葡萄牙目前正处于“过渡期”,以往在全球范围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或许将被一种新的现实所代替,即它将转变为一种地方流行病。她还说,葡萄牙民众对于今年1月的痛苦回忆仍历历在目,加之天气转凉,更多活动要回到室内进行,这种情况下,疫情形势会有何变化?面对种种未解的问题,大部分人恐怕会选择谨慎行事。

“没有人会忘记今年1月发生的事,但现在,新冠变成了一种地方性流行病,因此我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处。”莫塔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接种了疫苗,可病毒仍然在传播,这说明它是不会消失的。”

还有一些国家同样已有大量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和这些国家一样,尽管葡萄牙的感染病例从未“清零”,但却并没有因此出现住院率或是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情况。

“情况正在好转,但速度很慢。”在里斯本做游客生意的“嘟嘟车”司机米格尔·坎波斯(Miguel Campos)说,“我们正在一点一点恢复。我们对此感到乐观,希望这种回归正常的趋势可以持续下去。”

另一名“嘟嘟车”司机瓦伦廷·加斯帕尔(Valentim Gaspar)说,疫情前,里斯本有800名“嘟嘟车”司机,如今工作日期间开这种车的大约只有200人,周末期间有500人。他还说,眼下司机与游客数量之间的比例发生了变化,使得干这一行当的人也有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葡萄牙之所以能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如此成绩,该国民众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其归功于恩里克·戈维亚·梅洛(Henrique Gouveia e Melo)。起初,葡萄牙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得并不顺利,直到这位曾经的潜艇指挥官接手,事情才有了变化。按照公共健康专家的说法,他不仅向外界展现出信心,还激发了民众对疫苗接种的普遍赞成。今年1月葡萄牙开始普及疫苗接种,此时恰是该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这也为那些在疫苗问题上可能一直犹豫不决的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动力。

在四处弥漫着足球狂热的欧洲大陆,葡萄牙对绿茵场的倾注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许多人看来,葡萄牙球场恢复满座率也具有更大的象征意义。西班牙的疫苗接种率在欧洲同样居于领先水平,近日该国体育场也取消了对上座率的限制,但场内仍不允许售卖食物。意大利本月将球场的上座率限制从50%放宽至75%。而德国大部分地区依然对球场上座率实施限制。

“是时候全部放开了,因为如果有人现在还没接种疫苗的话,那他们以后也不会接种。”32岁的工程师雨果·瓦莱(Hugo Vale)说,接受采访时他正在光明球场外和朋友们喝啤酒,等待本菲卡与拜仁之间的比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全民接种新冠疫苗后的生活什么样?葡萄牙的现状可供参考

发布日期:2021-11-01 10:56
|葡萄牙已成为全世界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最近该国取消了许多疫情防控举措,但仍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


近日,游客在里斯本乘坐著名的28路有轨电车。

Eric Sylvers

【OR  商业新媒体】

在痴迷于足球的葡萄牙,首都民众对足球尤为狂热,如今,里斯本的体育场再次变得座无虚席。今年早些时候,葡萄牙曾被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种折磨得遍体鳞伤,而今它成为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欧洲国家,而它的现状让人们得以一窥,一个国家在努力应对从全球或全国大流行病(pandemic)降级为地方流行病(endemic)的新冠时是什么样子。

上周三,数万名球迷尖叫着涌入里斯本光明球场(Estadio da Luz),观看当地球队本菲卡(Benfica)对阵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的比赛。比赛前,大量球迷搭乘地铁来到球场,然后在球场入口处接受安检,比赛结束后,他们又聚集在食品摊旁,试图借助三明治和啤酒来忘掉本菲卡刚刚惨败的经历。

此前为防控新冠病毒,政府一直将体育场上座率控制在三成,最近这一限制被取消。但观赛要求仍与以往不同:入场观众需要一份证明,证明他们已接种疫苗,或者患过新冠但近期康复了,或是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此外,观赛期间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根据葡萄牙政府的数据,该国50岁以上人群几乎已全部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25-49岁人群的接种率为95%,12-17岁人群为88%。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科学数字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葡萄牙的1,000万总人口中,约有89%已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这一水平接近全球疫苗接种率居前的阿联酋,相比之下,美国和英国的接种率分别仅为65%和73%。

过去一个月中,葡萄牙的日均新冠死亡病例为六例,1月份峰值期间,这一数字接近300。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葡萄牙目前的死亡率放在美国,相当于每天约有200人死于新冠。5月份和6月份时,葡萄牙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度大幅下降,每天仅有一两例,但7月份时,再度升至20例。不过自今年夏天以来,记录在案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和住院病例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葡萄牙的日均新增病例约为750人,1月份时这一数字接近1.3万。目前的住院人数约为320人,峰值期间一度接近6,700人。

葡萄牙从10月1日开始废除了大部分疫情防控举措,然而从许多方面来看,里斯本的生活依然和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相差不大。手泵式消毒液随处可见,在一些教堂,尽管保持社交距离已不再是一种强制规定,但教堂里还是拉起绳子,把座位隔开。不仅如此,参加大型活动时需要提供相应的防疫证明,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10岁以上学生在校期间,以及商店、餐厅和酒吧的工作人员也都必须佩戴口罩。

与此同时,地铁里也挤满了人。里斯本的观光出租车“嘟嘟车”(tuk-tuk)重新走上街头,载着游客穿行在老城区狭窄的街道中。从周一到周日,城市的各个角落都上演着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观光客青睐的有轨电车经过停靠站时不得不甩站通过,因为那里候车的乘客实在太多,此外,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艘新的大型游轮停靠在港口。

尽管葡萄牙的疫苗接种率令全球各国的公共卫生官员羡慕不已,但它依然选择以一种谨慎的方式回归常态,而随着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逐步提升,它们也在考虑何时取消余下的防控举措的问题,这种状况下,葡萄牙就成了它们的观察对象,希望能为今后的行动提供借鉴。与葡萄牙的谨慎作风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英国,它不仅疫苗接种率不及葡萄牙,而且“解禁”后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控制措施,这使得英国的感染人数大幅增加,死亡率也有所上升。

“我需要游客,否则我就没生意,但我每天都会关注感染人数,即便人数只是稍有增加,我都会感到紧张。”里斯本一家纪念品店的店主保拉·马奎斯(Paula Marques)说,“我希望这场疫情在葡萄牙已经成为过去,但老实说,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还是有点担心后面的形势。”

2020年初,葡萄牙度过了第一波新冠疫情,当时它受到的破坏还相对有限。然而去年11月,该国感染病例迅速增加,并于今年1月再度激增,一些葡萄牙人的希望由此破灭,他们曾以为这个偏居欧洲西南角的小国可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独善其身。


近日在里斯本著名的热门夜生活区索德烈码头附近,游客熙熙攘攘。

今年1月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葡萄牙平均每天约有290人死于新冠病毒。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这一死亡率若是放在美国,相当于日均死亡人数超过9,500人。即便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周当中的日均死亡人数也从未超过3,500人。

玛丽亚·莫塔(Maria Mota)是里斯本分子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执行董事,想起那段时期,她的脑海中始终有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至今都让她心神不宁。那天晚上她在实验室加班,透过窗户,她看到好多救护车停在葡萄牙最大的医院外,等着将病人送进急诊室。她数了数,一共有52辆救护车。

莫塔博士说,葡萄牙目前正处于“过渡期”,以往在全球范围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或许将被一种新的现实所代替,即它将转变为一种地方流行病。她还说,葡萄牙民众对于今年1月的痛苦回忆仍历历在目,加之天气转凉,更多活动要回到室内进行,这种情况下,疫情形势会有何变化?面对种种未解的问题,大部分人恐怕会选择谨慎行事。

“没有人会忘记今年1月发生的事,但现在,新冠变成了一种地方性流行病,因此我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处。”莫塔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接种了疫苗,可病毒仍然在传播,这说明它是不会消失的。”

还有一些国家同样已有大量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和这些国家一样,尽管葡萄牙的感染病例从未“清零”,但却并没有因此出现住院率或是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情况。

“情况正在好转,但速度很慢。”在里斯本做游客生意的“嘟嘟车”司机米格尔·坎波斯(Miguel Campos)说,“我们正在一点一点恢复。我们对此感到乐观,希望这种回归正常的趋势可以持续下去。”

另一名“嘟嘟车”司机瓦伦廷·加斯帕尔(Valentim Gaspar)说,疫情前,里斯本有800名“嘟嘟车”司机,如今工作日期间开这种车的大约只有200人,周末期间有500人。他还说,眼下司机与游客数量之间的比例发生了变化,使得干这一行当的人也有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葡萄牙之所以能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如此成绩,该国民众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其归功于恩里克·戈维亚·梅洛(Henrique Gouveia e Melo)。起初,葡萄牙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得并不顺利,直到这位曾经的潜艇指挥官接手,事情才有了变化。按照公共健康专家的说法,他不仅向外界展现出信心,还激发了民众对疫苗接种的普遍赞成。今年1月葡萄牙开始普及疫苗接种,此时恰是该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这也为那些在疫苗问题上可能一直犹豫不决的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动力。

在四处弥漫着足球狂热的欧洲大陆,葡萄牙对绿茵场的倾注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许多人看来,葡萄牙球场恢复满座率也具有更大的象征意义。西班牙的疫苗接种率在欧洲同样居于领先水平,近日该国体育场也取消了对上座率的限制,但场内仍不允许售卖食物。意大利本月将球场的上座率限制从50%放宽至75%。而德国大部分地区依然对球场上座率实施限制。

“是时候全部放开了,因为如果有人现在还没接种疫苗的话,那他们以后也不会接种。”32岁的工程师雨果·瓦莱(Hugo Vale)说,接受采访时他正在光明球场外和朋友们喝啤酒,等待本菲卡与拜仁之间的比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