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



冯艳彬

【OR  商业新媒体】

一则拍卖消息,再次将昔日的“浙江女首富”何巧女推到聚光灯下。10月28日,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

阿里拍卖网显示,10月27日晚上10点,何巧女的房子拍卖正式开始,起拍价1358万余元。过程中有14人报名,经过78轮竞价。据拍卖公告,何巧女的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甲11号18层3单元3-2105室,是酒店式公寓,2室2厅1卫的户型,房屋建筑面积是173.25平米。

此外,何巧女丈夫名下的一套房产也被拍卖。其丈夫唐凯被拍卖的为同小区相邻公寓,建面为229.85平方米,评估总价为3238.01万元,起拍价2266.61万元。

10月28日,这两套公寓拍卖结束。拍卖公告显示,何巧女的公寓最终以1832.35万元成交,其丈夫的公寓则以2574.61万元成交。拍卖页面上的标的物介绍显示,这两处房产被拍卖涉及何巧女、唐凯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涉及执行的标的额约1.74亿元。

而在20天前,何巧女名下前述公寓同小区的4个车位也以397万元的总价被拍卖成交。今年8月,同样因中信证券申请执行,何巧女在北京昌平区的两套房产也被法院摆上拍卖架,分别以3014.87万元和2857.84万元成交。

资产频繁被拍卖,风光不再。2010年,浙江武义籍的何巧女以105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位列第81位。2017年,她的身价更是高达300亿元,成为浙江女首富。1993年,她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2009年,东方园林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次年股价就飙升至每股229元,成为A股股王。同年,何巧女也登上胡润百富榜。

2018年时,东方园林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这也被称为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至10月份,东方园林股价跌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2019年10月,何巧女已卸任东方园林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在2019年让出东方园林控制权后,何巧女目前虽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其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东方园林2021年三季报显示,何巧女作为第一大股东,持有约8.376亿股,占比31.19%,已质押8.368亿股,股权遭全部冻结;唐凯作为公司二股东持有约1.54亿股,已质押1.539亿股,股权也遭全部冻结。粗略估算,何巧女夫妇二人合计持股约9.916亿股,已质押约9.907亿股,质押率接近100%。

何巧女还被各种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显示,她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就有10起,总执行标的额达25.24亿余元。

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与何巧女房产拍卖的同一天,周晓光的房产也在浙江金华人民法院拍卖。这处房产和地下室起拍价4700万元。周晓光夫妇曾以330亿资产,位列2017胡润百富榜第65名。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祖籍浙江诸暨。她1978年开始经营小饰品,夫妇俩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到5年时间就将年流水做到超百万。1995年,夫妻俩先后投资700万元建厂,创立新光饰品集团,开创了义乌饰品生产先河,此后一度打入美国高端市场,周晓光也被称为“饰品女王”。

二十年时间,周晓光从摆摊卖饰品,发展壮大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首饰时尚品制造商,成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来,周晓光又跨界进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2018年3月,周晓光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第26名,登顶浙江女首富宝座。

令人惋惜的是,2019年11月,*ST新光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收到法院传票,公司部分房产被浙查封。破产管理人进驻公司现场,进行全面梳理核查,当时负债已经高达357亿。2020年11月16日、17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拍卖了被执行人义乌世茂名下20套房地产。

2021年8月,为了解决债务,周晓光名下的数套别墅还被浙江金华法院拍卖。阿里拍卖信息显示,8月2日起至8月5日期间,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每天都以1312万元的起拍价开拍一套别墅,合计四套,每套评估价约为1640万元。这四套豪宅均为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与其丈夫虞云新所有。这四套房总层数都是4层,南北朝向,户型为双拼别墅,建筑面积均为606平方米左右,毛坯房未装修。每一套房都带着一个17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还有未登记的三个地下车库。

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和她的丈夫虞云新,双双辞去所有职务的同时,被法院列为“老赖”,甚至被公开执行悬赏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浙江两位前女首富 麻烦事不断

发布日期:2021-11-01 05:14
|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



冯艳彬

【OR  商业新媒体】

一则拍卖消息,再次将昔日的“浙江女首富”何巧女推到聚光灯下。10月28日,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

阿里拍卖网显示,10月27日晚上10点,何巧女的房子拍卖正式开始,起拍价1358万余元。过程中有14人报名,经过78轮竞价。据拍卖公告,何巧女的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甲11号18层3单元3-2105室,是酒店式公寓,2室2厅1卫的户型,房屋建筑面积是173.25平米。

此外,何巧女丈夫名下的一套房产也被拍卖。其丈夫唐凯被拍卖的为同小区相邻公寓,建面为229.85平方米,评估总价为3238.01万元,起拍价2266.61万元。

10月28日,这两套公寓拍卖结束。拍卖公告显示,何巧女的公寓最终以1832.35万元成交,其丈夫的公寓则以2574.61万元成交。拍卖页面上的标的物介绍显示,这两处房产被拍卖涉及何巧女、唐凯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涉及执行的标的额约1.74亿元。

而在20天前,何巧女名下前述公寓同小区的4个车位也以397万元的总价被拍卖成交。今年8月,同样因中信证券申请执行,何巧女在北京昌平区的两套房产也被法院摆上拍卖架,分别以3014.87万元和2857.84万元成交。

资产频繁被拍卖,风光不再。2010年,浙江武义籍的何巧女以105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位列第81位。2017年,她的身价更是高达300亿元,成为浙江女首富。1993年,她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2009年,东方园林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次年股价就飙升至每股229元,成为A股股王。同年,何巧女也登上胡润百富榜。

2018年时,东方园林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这也被称为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至10月份,东方园林股价跌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2019年10月,何巧女已卸任东方园林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在2019年让出东方园林控制权后,何巧女目前虽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其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东方园林2021年三季报显示,何巧女作为第一大股东,持有约8.376亿股,占比31.19%,已质押8.368亿股,股权遭全部冻结;唐凯作为公司二股东持有约1.54亿股,已质押1.539亿股,股权也遭全部冻结。粗略估算,何巧女夫妇二人合计持股约9.916亿股,已质押约9.907亿股,质押率接近100%。

何巧女还被各种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显示,她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就有10起,总执行标的额达25.24亿余元。

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与何巧女房产拍卖的同一天,周晓光的房产也在浙江金华人民法院拍卖。这处房产和地下室起拍价4700万元。周晓光夫妇曾以330亿资产,位列2017胡润百富榜第65名。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祖籍浙江诸暨。她1978年开始经营小饰品,夫妇俩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到5年时间就将年流水做到超百万。1995年,夫妻俩先后投资700万元建厂,创立新光饰品集团,开创了义乌饰品生产先河,此后一度打入美国高端市场,周晓光也被称为“饰品女王”。

二十年时间,周晓光从摆摊卖饰品,发展壮大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首饰时尚品制造商,成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来,周晓光又跨界进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2018年3月,周晓光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第26名,登顶浙江女首富宝座。

令人惋惜的是,2019年11月,*ST新光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收到法院传票,公司部分房产被浙查封。破产管理人进驻公司现场,进行全面梳理核查,当时负债已经高达357亿。2020年11月16日、17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拍卖了被执行人义乌世茂名下20套房地产。

2021年8月,为了解决债务,周晓光名下的数套别墅还被浙江金华法院拍卖。阿里拍卖信息显示,8月2日起至8月5日期间,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每天都以1312万元的起拍价开拍一套别墅,合计四套,每套评估价约为1640万元。这四套豪宅均为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与其丈夫虞云新所有。这四套房总层数都是4层,南北朝向,户型为双拼别墅,建筑面积均为606平方米左右,毛坯房未装修。每一套房都带着一个17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还有未登记的三个地下车库。

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和她的丈夫虞云新,双双辞去所有职务的同时,被法院列为“老赖”,甚至被公开执行悬赏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



冯艳彬

【OR  商业新媒体】

一则拍卖消息,再次将昔日的“浙江女首富”何巧女推到聚光灯下。10月28日,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

阿里拍卖网显示,10月27日晚上10点,何巧女的房子拍卖正式开始,起拍价1358万余元。过程中有14人报名,经过78轮竞价。据拍卖公告,何巧女的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甲11号18层3单元3-2105室,是酒店式公寓,2室2厅1卫的户型,房屋建筑面积是173.25平米。

此外,何巧女丈夫名下的一套房产也被拍卖。其丈夫唐凯被拍卖的为同小区相邻公寓,建面为229.85平方米,评估总价为3238.01万元,起拍价2266.61万元。

10月28日,这两套公寓拍卖结束。拍卖公告显示,何巧女的公寓最终以1832.35万元成交,其丈夫的公寓则以2574.61万元成交。拍卖页面上的标的物介绍显示,这两处房产被拍卖涉及何巧女、唐凯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涉及执行的标的额约1.74亿元。

而在20天前,何巧女名下前述公寓同小区的4个车位也以397万元的总价被拍卖成交。今年8月,同样因中信证券申请执行,何巧女在北京昌平区的两套房产也被法院摆上拍卖架,分别以3014.87万元和2857.84万元成交。

资产频繁被拍卖,风光不再。2010年,浙江武义籍的何巧女以105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位列第81位。2017年,她的身价更是高达300亿元,成为浙江女首富。1993年,她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2009年,东方园林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次年股价就飙升至每股229元,成为A股股王。同年,何巧女也登上胡润百富榜。

2018年时,东方园林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这也被称为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至10月份,东方园林股价跌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2019年10月,何巧女已卸任东方园林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在2019年让出东方园林控制权后,何巧女目前虽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其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东方园林2021年三季报显示,何巧女作为第一大股东,持有约8.376亿股,占比31.19%,已质押8.368亿股,股权遭全部冻结;唐凯作为公司二股东持有约1.54亿股,已质押1.539亿股,股权也遭全部冻结。粗略估算,何巧女夫妇二人合计持股约9.916亿股,已质押约9.907亿股,质押率接近100%。

何巧女还被各种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显示,她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就有10起,总执行标的额达25.24亿余元。

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与何巧女房产拍卖的同一天,周晓光的房产也在浙江金华人民法院拍卖。这处房产和地下室起拍价4700万元。周晓光夫妇曾以330亿资产,位列2017胡润百富榜第65名。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祖籍浙江诸暨。她1978年开始经营小饰品,夫妇俩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到5年时间就将年流水做到超百万。1995年,夫妻俩先后投资700万元建厂,创立新光饰品集团,开创了义乌饰品生产先河,此后一度打入美国高端市场,周晓光也被称为“饰品女王”。

二十年时间,周晓光从摆摊卖饰品,发展壮大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首饰时尚品制造商,成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来,周晓光又跨界进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2018年3月,周晓光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第26名,登顶浙江女首富宝座。

令人惋惜的是,2019年11月,*ST新光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收到法院传票,公司部分房产被浙查封。破产管理人进驻公司现场,进行全面梳理核查,当时负债已经高达357亿。2020年11月16日、17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拍卖了被执行人义乌世茂名下20套房地产。

2021年8月,为了解决债务,周晓光名下的数套别墅还被浙江金华法院拍卖。阿里拍卖信息显示,8月2日起至8月5日期间,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每天都以1312万元的起拍价开拍一套别墅,合计四套,每套评估价约为1640万元。这四套豪宅均为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与其丈夫虞云新所有。这四套房总层数都是4层,南北朝向,户型为双拼别墅,建筑面积均为606平方米左右,毛坯房未装修。每一套房都带着一个17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还有未登记的三个地下车库。

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和她的丈夫虞云新,双双辞去所有职务的同时,被法院列为“老赖”,甚至被公开执行悬赏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浙江两位前女首富 麻烦事不断

发布日期:2021-11-01 05:14
|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



冯艳彬

【OR  商业新媒体】

一则拍卖消息,再次将昔日的“浙江女首富”何巧女推到聚光灯下。10月28日,何巧女在北京的一处公寓房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以1832万余元成交。

阿里拍卖网显示,10月27日晚上10点,何巧女的房子拍卖正式开始,起拍价1358万余元。过程中有14人报名,经过78轮竞价。据拍卖公告,何巧女的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甲11号18层3单元3-2105室,是酒店式公寓,2室2厅1卫的户型,房屋建筑面积是173.25平米。

此外,何巧女丈夫名下的一套房产也被拍卖。其丈夫唐凯被拍卖的为同小区相邻公寓,建面为229.85平方米,评估总价为3238.01万元,起拍价2266.61万元。

10月28日,这两套公寓拍卖结束。拍卖公告显示,何巧女的公寓最终以1832.35万元成交,其丈夫的公寓则以2574.61万元成交。拍卖页面上的标的物介绍显示,这两处房产被拍卖涉及何巧女、唐凯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民事案件执行案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涉及执行的标的额约1.74亿元。

而在20天前,何巧女名下前述公寓同小区的4个车位也以397万元的总价被拍卖成交。今年8月,同样因中信证券申请执行,何巧女在北京昌平区的两套房产也被法院摆上拍卖架,分别以3014.87万元和2857.84万元成交。

资产频繁被拍卖,风光不再。2010年,浙江武义籍的何巧女以105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位列第81位。2017年,她的身价更是高达300亿元,成为浙江女首富。1993年,她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2009年,东方园林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次年股价就飙升至每股229元,成为A股股王。同年,何巧女也登上胡润百富榜。

2018年时,东方园林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这也被称为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至10月份,东方园林股价跌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2019年10月,何巧女已卸任东方园林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在2019年让出东方园林控制权后,何巧女目前虽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其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东方园林2021年三季报显示,何巧女作为第一大股东,持有约8.376亿股,占比31.19%,已质押8.368亿股,股权遭全部冻结;唐凯作为公司二股东持有约1.54亿股,已质押1.539亿股,股权也遭全部冻结。粗略估算,何巧女夫妇二人合计持股约9.916亿股,已质押约9.907亿股,质押率接近100%。

何巧女还被各种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显示,她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就有10起,总执行标的额达25.24亿余元。

与何巧女命运相似的还有另一位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与何巧女房产拍卖的同一天,周晓光的房产也在浙江金华人民法院拍卖。这处房产和地下室起拍价4700万元。周晓光夫妇曾以330亿资产,位列2017胡润百富榜第65名。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祖籍浙江诸暨。她1978年开始经营小饰品,夫妇俩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到5年时间就将年流水做到超百万。1995年,夫妻俩先后投资700万元建厂,创立新光饰品集团,开创了义乌饰品生产先河,此后一度打入美国高端市场,周晓光也被称为“饰品女王”。

二十年时间,周晓光从摆摊卖饰品,发展壮大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首饰时尚品制造商,成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来,周晓光又跨界进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2018年3月,周晓光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第26名,登顶浙江女首富宝座。

令人惋惜的是,2019年11月,*ST新光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收到法院传票,公司部分房产被浙查封。破产管理人进驻公司现场,进行全面梳理核查,当时负债已经高达357亿。2020年11月16日、17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拍卖了被执行人义乌世茂名下20套房地产。

2021年8月,为了解决债务,周晓光名下的数套别墅还被浙江金华法院拍卖。阿里拍卖信息显示,8月2日起至8月5日期间,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每天都以1312万元的起拍价开拍一套别墅,合计四套,每套评估价约为1640万元。这四套豪宅均为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与其丈夫虞云新所有。这四套房总层数都是4层,南北朝向,户型为双拼别墅,建筑面积均为606平方米左右,毛坯房未装修。每一套房都带着一个17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还有未登记的三个地下车库。

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和她的丈夫虞云新,双双辞去所有职务的同时,被法院列为“老赖”,甚至被公开执行悬赏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