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信贷交易员

约翰·齐托(JOHN ZITO),40岁 纽约

Apollo Credit高级合伙人、副首席信息官、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全球企业信贷联席负责人

资产管理规模:3300亿美元信贷

早期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我在迈阿密长大。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带来的巨大文化冲击持续了好几年。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学到了很多。从投资者可以真正思考各种不同结果的角度看,阿默斯特学院的文科教育涉及面广泛,而且也很完善。

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债券是什么,我继父说:“你或许想去华尔街试试。”我的一些朋友都去了投资银行,而我却选了另一条路。我加入了一家小型可转债套利基金。这只基金只交易可转换债券,那时候属于高收益债券。有个叫吉姆·卡斯伯格(Jim Kastberg,)的人,他创立了一只50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那时候,一个人外加一台彭博终端就可以创建一只对冲基金。在一年之内,他筹集了逾10亿美元。

这只基金成立于2002年,我实际上是第二个员工。我什么事都做,从学习整个后台流程到给交易做簿记。后来我成了该基金的交易员,因为他(卡斯伯格)经常外出融资。

我只做买方。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我学会了构建投资组合,如何与有限合伙人打交道,认识好坏投资的区别,投资失误时何时退出——所有这些重要的事情都需要你犯错,并真正学到东西。

市场

杠杆化的金融市场有点像家庭手工业。很多人到今天我都还知道他们,我们一同在市场中打拼了20年。大部分的大资金池由少数人决策。我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刚刚走出科技泡沫,你可以按照1美元面值折合50、60和70美分的价格购买债券,而且也没有央行看跌期权。周期变长了。现在没有那些周期了,利率很低。在讲求回报的环境下,收取对冲基金等管理费要困难得多。生成“阿尔法”的能力比以前难得多。

平常的一天

工作日我一般在5:30左右起床。我试着每周锻炼三到四次。(交易)都与时事相关——涉及到新想法,新行业。你在了解天气,我则在了解科技,然后是石油和天然气,银行系统——我意思是,这很有吸引力,不是吗?它具有竞争性,需要团队努力和文化背景。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热爱它。

高潮和低谷

电信公司Primus Telecom收益率10.75%的债券——这是走出科技泡沫、被认为理应会复苏的科技公司之一。我和公司管理层通了电话,他们向我保证说,他们会在105的价格对债券进行再融资。我找到投资组合经理说:“我和公司方面交流了。公司说他们将为债券再融资。”我以为就是这么简单。可是不到一年他们就申请破产了。这是我犯的第一个大错——太天真没经验,不会去质疑加入模型中的假设条件。

如果你职业生涯中没有经历过重大损失,可能是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你会被市场压服。你亏输钱的时候,就是低谷,那感觉总是比赚钱的时候差多了。这是肯定的。我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可能就是整个的赫兹( Hertz)生态系统,过去12个月里我们向其中投入了65亿美元。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构建了资本结构当中的各个不同部分,展示了整个公司。

“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颠覆性变化

我确实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易活动将更多流向电子平台。你会看到投资组合交易的大幅上升。你会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试图让信贷更像一个小工具,而对这一点,我们作为基本面投资者存有异议。人们会说,“我可以购买一个BB评级的贷款组合或者BB评级的债券组合,而且这很不错。我不需要做任何信贷方面的工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信贷周期将再次出现,我觉得部分投资组合将出现一些亏损,人们要么是过于相信评级,要么是过于相信分散化策略,才建立了这样的投资组合。然后我们将再次增加(交易)的活跃度。我加入Apollo是因为它是一家有深度,注重单个投资标的基本面的基金。我们从不为了交易而交易。

新冠危机

我们去年的债务交易额超过了1000亿美元。我们是华尔街的最大交易对手方之一,但其中大部分交易是在3月、4月和5月购买债务产生的。临近年底时,随着常态化的到来,也开始有发行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只是持有。

2月10日,我女儿降生了。于是我们有一个1个月大的孩子,然后我可能是在3月15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在办公室里接触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我们租了一处房子,我在最动荡的时候被隔离了一个星期,所以说这很有趣。

在某些低价、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我也要做承销,但公司让我们自由决定。显然,我们必须获得所有投资委员会和其他一切部门的批准,不过,他们真的非常相信信贷业务可以投出大量资金。我们开始在早7:30召开电话会议。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讨论各家公司,包括商业、私募股权、房地产到信贷的各个方面。仅在企业信贷领域,我们就做了近700项投资。这种环境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兴奋的,是吧?那时的情况并不理想,但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这是让你真正可以别具一格的环境。我们是其中一些公司的最大贷款人。

从3月14日到3月31日,我们提取了承诺交给我们管理的全部资金。这就是我们的投资者支持我们的原因。每当出现波动或新趋势时,我们都会前瞻性地预判对信贷有何影响。我觉得他们有些期待我们这么做。我们最终在4月筹集了更多资金。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不良债券之困

低价发债的市场规模已大幅下降(单位:万亿美元)

美国的不良债券市场规模

注:数据为北美、中美和南美洲公司发行的、从交易价格看通常被视为不良债券的美元计价债券未尝余额——这类债券的收益率溢价在10个百分点以上,贷款比率为面值的80%或更低。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我生日是3月21日,我认为股市在3月23日创下了低点,所以那可能是最糟糕的生日。我还记得那个周末,我打电话给我司的研究主管说:“还能有多糟呢?”我们开始买进的时间可能早了一周,你知道的,那时候我们感觉不会太好。按市价计算,我们损失惨重,但到了4月的第二周,又都涨回来了。

交易建议

在我们看来,如果不了解基本面,就不可能很好地进行证券交易。这就是我加入Apollo的原因。有一种心理学是关于了解情况,不与市场抗争——要尊重市场告诉你的东西——对头脑中的每个想法都不要深信不疑,对每个假设都要提出疑问。有时候会很累,但你必须这样。

未来前景

我们的业务范围在不断变化。如果你五年前告诉我,我们要与入亚马逊的经销商打交道并向他们提供贷款——我意思是,这个生态系统变化得太快了。

旧金山一般不考虑债务融资——他们(科技初创公司)考虑的是股权和风险投资。但现在他们已经成熟了,这种转变对我们将是巨大的机会,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从所有的加密货币、代币化和去中心化金融来看,所有相关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元。所以对于我们每天做的每件事,市场都会告诉你它会被颠覆。我认为它很快就会进入华尔街。我们要么是对抗它,要么面对它。我们要向前走。如果错了,我们会学到很多。如果对了,我们就将站在前沿。我认为我们的规模可以真正改变某些东西的运作方式,这将是我们的重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五)

发布日期:2021-10-30 09:53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信贷交易员

约翰·齐托(JOHN ZITO),40岁 纽约

Apollo Credit高级合伙人、副首席信息官、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全球企业信贷联席负责人

资产管理规模:3300亿美元信贷

早期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我在迈阿密长大。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带来的巨大文化冲击持续了好几年。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学到了很多。从投资者可以真正思考各种不同结果的角度看,阿默斯特学院的文科教育涉及面广泛,而且也很完善。

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债券是什么,我继父说:“你或许想去华尔街试试。”我的一些朋友都去了投资银行,而我却选了另一条路。我加入了一家小型可转债套利基金。这只基金只交易可转换债券,那时候属于高收益债券。有个叫吉姆·卡斯伯格(Jim Kastberg,)的人,他创立了一只50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那时候,一个人外加一台彭博终端就可以创建一只对冲基金。在一年之内,他筹集了逾10亿美元。

这只基金成立于2002年,我实际上是第二个员工。我什么事都做,从学习整个后台流程到给交易做簿记。后来我成了该基金的交易员,因为他(卡斯伯格)经常外出融资。

我只做买方。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我学会了构建投资组合,如何与有限合伙人打交道,认识好坏投资的区别,投资失误时何时退出——所有这些重要的事情都需要你犯错,并真正学到东西。

市场

杠杆化的金融市场有点像家庭手工业。很多人到今天我都还知道他们,我们一同在市场中打拼了20年。大部分的大资金池由少数人决策。我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刚刚走出科技泡沫,你可以按照1美元面值折合50、60和70美分的价格购买债券,而且也没有央行看跌期权。周期变长了。现在没有那些周期了,利率很低。在讲求回报的环境下,收取对冲基金等管理费要困难得多。生成“阿尔法”的能力比以前难得多。

平常的一天

工作日我一般在5:30左右起床。我试着每周锻炼三到四次。(交易)都与时事相关——涉及到新想法,新行业。你在了解天气,我则在了解科技,然后是石油和天然气,银行系统——我意思是,这很有吸引力,不是吗?它具有竞争性,需要团队努力和文化背景。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热爱它。

高潮和低谷

电信公司Primus Telecom收益率10.75%的债券——这是走出科技泡沫、被认为理应会复苏的科技公司之一。我和公司管理层通了电话,他们向我保证说,他们会在105的价格对债券进行再融资。我找到投资组合经理说:“我和公司方面交流了。公司说他们将为债券再融资。”我以为就是这么简单。可是不到一年他们就申请破产了。这是我犯的第一个大错——太天真没经验,不会去质疑加入模型中的假设条件。

如果你职业生涯中没有经历过重大损失,可能是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你会被市场压服。你亏输钱的时候,就是低谷,那感觉总是比赚钱的时候差多了。这是肯定的。我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可能就是整个的赫兹( Hertz)生态系统,过去12个月里我们向其中投入了65亿美元。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构建了资本结构当中的各个不同部分,展示了整个公司。

“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颠覆性变化

我确实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易活动将更多流向电子平台。你会看到投资组合交易的大幅上升。你会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试图让信贷更像一个小工具,而对这一点,我们作为基本面投资者存有异议。人们会说,“我可以购买一个BB评级的贷款组合或者BB评级的债券组合,而且这很不错。我不需要做任何信贷方面的工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信贷周期将再次出现,我觉得部分投资组合将出现一些亏损,人们要么是过于相信评级,要么是过于相信分散化策略,才建立了这样的投资组合。然后我们将再次增加(交易)的活跃度。我加入Apollo是因为它是一家有深度,注重单个投资标的基本面的基金。我们从不为了交易而交易。

新冠危机

我们去年的债务交易额超过了1000亿美元。我们是华尔街的最大交易对手方之一,但其中大部分交易是在3月、4月和5月购买债务产生的。临近年底时,随着常态化的到来,也开始有发行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只是持有。

2月10日,我女儿降生了。于是我们有一个1个月大的孩子,然后我可能是在3月15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在办公室里接触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我们租了一处房子,我在最动荡的时候被隔离了一个星期,所以说这很有趣。

在某些低价、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我也要做承销,但公司让我们自由决定。显然,我们必须获得所有投资委员会和其他一切部门的批准,不过,他们真的非常相信信贷业务可以投出大量资金。我们开始在早7:30召开电话会议。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讨论各家公司,包括商业、私募股权、房地产到信贷的各个方面。仅在企业信贷领域,我们就做了近700项投资。这种环境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兴奋的,是吧?那时的情况并不理想,但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这是让你真正可以别具一格的环境。我们是其中一些公司的最大贷款人。

从3月14日到3月31日,我们提取了承诺交给我们管理的全部资金。这就是我们的投资者支持我们的原因。每当出现波动或新趋势时,我们都会前瞻性地预判对信贷有何影响。我觉得他们有些期待我们这么做。我们最终在4月筹集了更多资金。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不良债券之困

低价发债的市场规模已大幅下降(单位:万亿美元)

美国的不良债券市场规模

注:数据为北美、中美和南美洲公司发行的、从交易价格看通常被视为不良债券的美元计价债券未尝余额——这类债券的收益率溢价在10个百分点以上,贷款比率为面值的80%或更低。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我生日是3月21日,我认为股市在3月23日创下了低点,所以那可能是最糟糕的生日。我还记得那个周末,我打电话给我司的研究主管说:“还能有多糟呢?”我们开始买进的时间可能早了一周,你知道的,那时候我们感觉不会太好。按市价计算,我们损失惨重,但到了4月的第二周,又都涨回来了。

交易建议

在我们看来,如果不了解基本面,就不可能很好地进行证券交易。这就是我加入Apollo的原因。有一种心理学是关于了解情况,不与市场抗争——要尊重市场告诉你的东西——对头脑中的每个想法都不要深信不疑,对每个假设都要提出疑问。有时候会很累,但你必须这样。

未来前景

我们的业务范围在不断变化。如果你五年前告诉我,我们要与入亚马逊的经销商打交道并向他们提供贷款——我意思是,这个生态系统变化得太快了。

旧金山一般不考虑债务融资——他们(科技初创公司)考虑的是股权和风险投资。但现在他们已经成熟了,这种转变对我们将是巨大的机会,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从所有的加密货币、代币化和去中心化金融来看,所有相关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元。所以对于我们每天做的每件事,市场都会告诉你它会被颠覆。我认为它很快就会进入华尔街。我们要么是对抗它,要么面对它。我们要向前走。如果错了,我们会学到很多。如果对了,我们就将站在前沿。我认为我们的规模可以真正改变某些东西的运作方式,这将是我们的重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信贷交易员

约翰·齐托(JOHN ZITO),40岁 纽约

Apollo Credit高级合伙人、副首席信息官、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全球企业信贷联席负责人

资产管理规模:3300亿美元信贷

早期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我在迈阿密长大。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带来的巨大文化冲击持续了好几年。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学到了很多。从投资者可以真正思考各种不同结果的角度看,阿默斯特学院的文科教育涉及面广泛,而且也很完善。

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债券是什么,我继父说:“你或许想去华尔街试试。”我的一些朋友都去了投资银行,而我却选了另一条路。我加入了一家小型可转债套利基金。这只基金只交易可转换债券,那时候属于高收益债券。有个叫吉姆·卡斯伯格(Jim Kastberg,)的人,他创立了一只50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那时候,一个人外加一台彭博终端就可以创建一只对冲基金。在一年之内,他筹集了逾10亿美元。

这只基金成立于2002年,我实际上是第二个员工。我什么事都做,从学习整个后台流程到给交易做簿记。后来我成了该基金的交易员,因为他(卡斯伯格)经常外出融资。

我只做买方。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我学会了构建投资组合,如何与有限合伙人打交道,认识好坏投资的区别,投资失误时何时退出——所有这些重要的事情都需要你犯错,并真正学到东西。

市场

杠杆化的金融市场有点像家庭手工业。很多人到今天我都还知道他们,我们一同在市场中打拼了20年。大部分的大资金池由少数人决策。我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刚刚走出科技泡沫,你可以按照1美元面值折合50、60和70美分的价格购买债券,而且也没有央行看跌期权。周期变长了。现在没有那些周期了,利率很低。在讲求回报的环境下,收取对冲基金等管理费要困难得多。生成“阿尔法”的能力比以前难得多。

平常的一天

工作日我一般在5:30左右起床。我试着每周锻炼三到四次。(交易)都与时事相关——涉及到新想法,新行业。你在了解天气,我则在了解科技,然后是石油和天然气,银行系统——我意思是,这很有吸引力,不是吗?它具有竞争性,需要团队努力和文化背景。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热爱它。

高潮和低谷

电信公司Primus Telecom收益率10.75%的债券——这是走出科技泡沫、被认为理应会复苏的科技公司之一。我和公司管理层通了电话,他们向我保证说,他们会在105的价格对债券进行再融资。我找到投资组合经理说:“我和公司方面交流了。公司说他们将为债券再融资。”我以为就是这么简单。可是不到一年他们就申请破产了。这是我犯的第一个大错——太天真没经验,不会去质疑加入模型中的假设条件。

如果你职业生涯中没有经历过重大损失,可能是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你会被市场压服。你亏输钱的时候,就是低谷,那感觉总是比赚钱的时候差多了。这是肯定的。我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可能就是整个的赫兹( Hertz)生态系统,过去12个月里我们向其中投入了65亿美元。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构建了资本结构当中的各个不同部分,展示了整个公司。

“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颠覆性变化

我确实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易活动将更多流向电子平台。你会看到投资组合交易的大幅上升。你会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试图让信贷更像一个小工具,而对这一点,我们作为基本面投资者存有异议。人们会说,“我可以购买一个BB评级的贷款组合或者BB评级的债券组合,而且这很不错。我不需要做任何信贷方面的工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信贷周期将再次出现,我觉得部分投资组合将出现一些亏损,人们要么是过于相信评级,要么是过于相信分散化策略,才建立了这样的投资组合。然后我们将再次增加(交易)的活跃度。我加入Apollo是因为它是一家有深度,注重单个投资标的基本面的基金。我们从不为了交易而交易。

新冠危机

我们去年的债务交易额超过了1000亿美元。我们是华尔街的最大交易对手方之一,但其中大部分交易是在3月、4月和5月购买债务产生的。临近年底时,随着常态化的到来,也开始有发行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只是持有。

2月10日,我女儿降生了。于是我们有一个1个月大的孩子,然后我可能是在3月15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在办公室里接触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我们租了一处房子,我在最动荡的时候被隔离了一个星期,所以说这很有趣。

在某些低价、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我也要做承销,但公司让我们自由决定。显然,我们必须获得所有投资委员会和其他一切部门的批准,不过,他们真的非常相信信贷业务可以投出大量资金。我们开始在早7:30召开电话会议。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讨论各家公司,包括商业、私募股权、房地产到信贷的各个方面。仅在企业信贷领域,我们就做了近700项投资。这种环境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兴奋的,是吧?那时的情况并不理想,但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这是让你真正可以别具一格的环境。我们是其中一些公司的最大贷款人。

从3月14日到3月31日,我们提取了承诺交给我们管理的全部资金。这就是我们的投资者支持我们的原因。每当出现波动或新趋势时,我们都会前瞻性地预判对信贷有何影响。我觉得他们有些期待我们这么做。我们最终在4月筹集了更多资金。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不良债券之困

低价发债的市场规模已大幅下降(单位:万亿美元)

美国的不良债券市场规模

注:数据为北美、中美和南美洲公司发行的、从交易价格看通常被视为不良债券的美元计价债券未尝余额——这类债券的收益率溢价在10个百分点以上,贷款比率为面值的80%或更低。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我生日是3月21日,我认为股市在3月23日创下了低点,所以那可能是最糟糕的生日。我还记得那个周末,我打电话给我司的研究主管说:“还能有多糟呢?”我们开始买进的时间可能早了一周,你知道的,那时候我们感觉不会太好。按市价计算,我们损失惨重,但到了4月的第二周,又都涨回来了。

交易建议

在我们看来,如果不了解基本面,就不可能很好地进行证券交易。这就是我加入Apollo的原因。有一种心理学是关于了解情况,不与市场抗争——要尊重市场告诉你的东西——对头脑中的每个想法都不要深信不疑,对每个假设都要提出疑问。有时候会很累,但你必须这样。

未来前景

我们的业务范围在不断变化。如果你五年前告诉我,我们要与入亚马逊的经销商打交道并向他们提供贷款——我意思是,这个生态系统变化得太快了。

旧金山一般不考虑债务融资——他们(科技初创公司)考虑的是股权和风险投资。但现在他们已经成熟了,这种转变对我们将是巨大的机会,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从所有的加密货币、代币化和去中心化金融来看,所有相关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元。所以对于我们每天做的每件事,市场都会告诉你它会被颠覆。我认为它很快就会进入华尔街。我们要么是对抗它,要么面对它。我们要向前走。如果错了,我们会学到很多。如果对了,我们就将站在前沿。我认为我们的规模可以真正改变某些东西的运作方式,这将是我们的重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五)

发布日期:2021-10-30 09:53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信贷交易员

约翰·齐托(JOHN ZITO),40岁 纽约

Apollo Credit高级合伙人、副首席信息官、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全球企业信贷联席负责人

资产管理规模:3300亿美元信贷

早期

我学的是经济专业,所以我一直对数学比较感兴趣。我在迈阿密长大。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带来的巨大文化冲击持续了好几年。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学到了很多。从投资者可以真正思考各种不同结果的角度看,阿默斯特学院的文科教育涉及面广泛,而且也很完善。

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债券是什么,我继父说:“你或许想去华尔街试试。”我的一些朋友都去了投资银行,而我却选了另一条路。我加入了一家小型可转债套利基金。这只基金只交易可转换债券,那时候属于高收益债券。有个叫吉姆·卡斯伯格(Jim Kastberg,)的人,他创立了一只50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那时候,一个人外加一台彭博终端就可以创建一只对冲基金。在一年之内,他筹集了逾10亿美元。

这只基金成立于2002年,我实际上是第二个员工。我什么事都做,从学习整个后台流程到给交易做簿记。后来我成了该基金的交易员,因为他(卡斯伯格)经常外出融资。

我只做买方。大多数交易员从卖方起步,然后转向买方。我学会了构建投资组合,如何与有限合伙人打交道,认识好坏投资的区别,投资失误时何时退出——所有这些重要的事情都需要你犯错,并真正学到东西。

市场

杠杆化的金融市场有点像家庭手工业。很多人到今天我都还知道他们,我们一同在市场中打拼了20年。大部分的大资金池由少数人决策。我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刚刚走出科技泡沫,你可以按照1美元面值折合50、60和70美分的价格购买债券,而且也没有央行看跌期权。周期变长了。现在没有那些周期了,利率很低。在讲求回报的环境下,收取对冲基金等管理费要困难得多。生成“阿尔法”的能力比以前难得多。

平常的一天

工作日我一般在5:30左右起床。我试着每周锻炼三到四次。(交易)都与时事相关——涉及到新想法,新行业。你在了解天气,我则在了解科技,然后是石油和天然气,银行系统——我意思是,这很有吸引力,不是吗?它具有竞争性,需要团队努力和文化背景。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热爱它。

高潮和低谷

电信公司Primus Telecom收益率10.75%的债券——这是走出科技泡沫、被认为理应会复苏的科技公司之一。我和公司管理层通了电话,他们向我保证说,他们会在105的价格对债券进行再融资。我找到投资组合经理说:“我和公司方面交流了。公司说他们将为债券再融资。”我以为就是这么简单。可是不到一年他们就申请破产了。这是我犯的第一个大错——太天真没经验,不会去质疑加入模型中的假设条件。

如果你职业生涯中没有经历过重大损失,可能是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你会被市场压服。你亏输钱的时候,就是低谷,那感觉总是比赚钱的时候差多了。这是肯定的。我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可能就是整个的赫兹( Hertz)生态系统,过去12个月里我们向其中投入了65亿美元。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构建了资本结构当中的各个不同部分,展示了整个公司。

“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颠覆性变化

我确实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易活动将更多流向电子平台。你会看到投资组合交易的大幅上升。你会看到某些市场参与者试图让信贷更像一个小工具,而对这一点,我们作为基本面投资者存有异议。人们会说,“我可以购买一个BB评级的贷款组合或者BB评级的债券组合,而且这很不错。我不需要做任何信贷方面的工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信贷周期将再次出现,我觉得部分投资组合将出现一些亏损,人们要么是过于相信评级,要么是过于相信分散化策略,才建立了这样的投资组合。然后我们将再次增加(交易)的活跃度。我加入Apollo是因为它是一家有深度,注重单个投资标的基本面的基金。我们从不为了交易而交易。

新冠危机

我们去年的债务交易额超过了1000亿美元。我们是华尔街的最大交易对手方之一,但其中大部分交易是在3月、4月和5月购买债务产生的。临近年底时,随着常态化的到来,也开始有发行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只是持有。

2月10日,我女儿降生了。于是我们有一个1个月大的孩子,然后我可能是在3月15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在办公室里接触过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我们租了一处房子,我在最动荡的时候被隔离了一个星期,所以说这很有趣。

在某些低价、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我也要做承销,但公司让我们自由决定。显然,我们必须获得所有投资委员会和其他一切部门的批准,不过,他们真的非常相信信贷业务可以投出大量资金。我们开始在早7:30召开电话会议。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讨论各家公司,包括商业、私募股权、房地产到信贷的各个方面。仅在企业信贷领域,我们就做了近700项投资。这种环境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兴奋的,是吧?那时的情况并不理想,但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这是让你真正可以别具一格的环境。我们是其中一些公司的最大贷款人。

从3月14日到3月31日,我们提取了承诺交给我们管理的全部资金。这就是我们的投资者支持我们的原因。每当出现波动或新趋势时,我们都会前瞻性地预判对信贷有何影响。我觉得他们有些期待我们这么做。我们最终在4月筹集了更多资金。如果你看看所有的新债发行,所有的再融资和所有的市场活动,就会发现这是个万亿美元的机会。我以为需要两年时间。感觉好像在六个月内就发生了。

不良债券之困

低价发债的市场规模已大幅下降(单位:万亿美元)

美国的不良债券市场规模

注:数据为北美、中美和南美洲公司发行的、从交易价格看通常被视为不良债券的美元计价债券未尝余额——这类债券的收益率溢价在10个百分点以上,贷款比率为面值的80%或更低。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我生日是3月21日,我认为股市在3月23日创下了低点,所以那可能是最糟糕的生日。我还记得那个周末,我打电话给我司的研究主管说:“还能有多糟呢?”我们开始买进的时间可能早了一周,你知道的,那时候我们感觉不会太好。按市价计算,我们损失惨重,但到了4月的第二周,又都涨回来了。

交易建议

在我们看来,如果不了解基本面,就不可能很好地进行证券交易。这就是我加入Apollo的原因。有一种心理学是关于了解情况,不与市场抗争——要尊重市场告诉你的东西——对头脑中的每个想法都不要深信不疑,对每个假设都要提出疑问。有时候会很累,但你必须这样。

未来前景

我们的业务范围在不断变化。如果你五年前告诉我,我们要与入亚马逊的经销商打交道并向他们提供贷款——我意思是,这个生态系统变化得太快了。

旧金山一般不考虑债务融资——他们(科技初创公司)考虑的是股权和风险投资。但现在他们已经成熟了,这种转变对我们将是巨大的机会,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从所有的加密货币、代币化和去中心化金融来看,所有相关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元。所以对于我们每天做的每件事,市场都会告诉你它会被颠覆。我认为它很快就会进入华尔街。我们要么是对抗它,要么面对它。我们要向前走。如果错了,我们会学到很多。如果对了,我们就将站在前沿。我认为我们的规模可以真正改变某些东西的运作方式,这将是我们的重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