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声机》主编Martin Cullingford希望中国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


在现代设计建筑内留影的Martin说,这也寓意“古典乐已准备好要与时俱进”。

张璐诗

【OR  商业新媒体】

《留声机》(Gramophone)从1923年在伦敦创办至今,近一个世纪以来已坐稳西方世界古典录音风向标的地位。杂志于1977年创始了“留声机大奖”,如今也已衍生成为独立品牌,被视为今日全球古典乐界的最重要奖项之一。在任《留声机》主编10年的Martin Cullingford告知,去年获得“留声机大奖”的各款录音,迄今在英国的销售量上升幅度达到400%。

受疫情影响,今年是“留声机大奖”颁奖礼在线直播的第二年,颁奖直播场地是在英国封城期间开创了合唱团在线演出、人们买票看直播新商业模式的Voces8。在今年大奖颁布前夕,我约了Martin在伦敦见面。他说去年在格莱德伯恩庄园直播的颁奖礼,在线观众达到33万人次,今年的直播也达到了25万人次。据说明年有望恢复实地颁奖礼,但他希望能找到既能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又能挽留网络观众的方案。毕竟多方面数据显示,“在线”已是音乐产业的未来,古典音乐也不例外。

“留声机大奖”评奖前后筹备了好几个月,由50多位专业乐评人和杂志的编辑和撰稿人共同参与评选:将700张唱片全部听过后,按12个门类选出72张候选唱片。在最重头的“年度最佳录音”一项投票中,Martin多年前就对我说过是“不记名投票”。

希望有天“多元化”不再成为关注点

今年的留声机大奖颁奖礼,邀请了年轻的钢琴演奏家Isata Kanneh-Mason担当嘉宾主持,这位黑人女性的出现,令人立即想到了今日英国文化艺术界十分强调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Martin表示,确定候选获奖名单时确实会考虑,如何改变社会历史上对古典乐界的(白人精英)固有思维,打破产业壁垒,尽力让各种文化背景、种族的人都有展示机会。但到了敲定获奖名单时,一方面需要体现“多元化”,“但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录音本身的水准”,结果出来后,Martin说自己感觉本届获奖名单“确实能反映一个正在改变的社会:不同种族、黑人音乐家多了起来,作曲家领域也不再只是白人一统天下。”他提及了目前经常在主流媒体上出现的Chineke!乐团,他认为这支欧洲首个成员以黑人及少数族裔为主的管弦乐团“创作出了很有启示意义的音乐”。他还提到了像Sheku Kanneh-Mason(自BBC Young Musician大奖1978年创办以来的首位黑人得主,曾在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上演奏)这样的演奏家,有望让下一代(少数族裔)看到,“这也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世界”。

不过Martin又补充,他并不会明说这是“奖项名额必须满足多元化的目标”,因为这样做,只会对来自不同背景的音乐家造成损害,“对所有人都不公平”。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不再需要去“争取机会”,支持这些音乐家和作品。他举了英国的当代音乐创作为例:放在从前,这是清一色的男性世界,但现在满目都是女性作曲家。与种族多元化一样,Martin希望将来人们甚至不会再注意到性别是否平等的问题。

杂志进入新时期:弃用“disc”字

《留声机》目前有2万订户,其中一半订户在英国,四分之一在美国,其余订户分布世界各地。但网页浏览量则有一半来自美国,电子订户的地域也分布更广。Martin说,疫情期间,由于WH史密斯等门店关停,报摊零售的份额是没了,但杂志订阅量却在上升,电子订阅量也大幅上升。解封后英国国内的报摊零售已恢复,但国际旅行机场店的部分还较停滞。

作为主编,Martin的职责是不断观望音乐产业和关注技术的发展。相对过去主要呈现传统录音产业的发展,杂志如今对在线内容的关注占比越来越多。以往唱片公司会向杂志寄新出版的录音,供乐评人参考。如今Martin会请厂牌发一个音频链接过来,以取代实体CD。《留声机》的文章用词也与时俱进:今日中disc(碟)这个字眼已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专辑”、“录音”、“演出”:“我们去探索录音在今日的意义所在,如今我们所说的‘录音’,除了指传统录音棚里的制作,也包括了在DG舞台上、在威格莫尔音乐厅里、在柏林爱乐大厅中在线直播的演出。”

这10年来人们收听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巨变,Martin经常去思考怎样才能确保杂志在新世界中站稳脚跟。《留声机》也从最初的实体杂志发展到电子与实体杂志并行的现阶段。目前杂志有三分之一的订户是iPad用户。Martin依然希望将录音放在中心,但重心不再是以往的碟评,而是与艺术家的深度访谈:“我不希望用乐评去判定一张专辑的好坏,而希望更多去关注录音制作背后的故事。”

10年前《留声机》还开始尝试做播客,但直到几年前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新平台。《留声机》的播客目前每周更新一次,请艺术家们来做客,谈新的录音。播客目前已有50万播客下载量,每一期能辐射到2千人左右。从今年起播客也开始吸引了赞助商加入。

近百年来一向充当“买家指南”的《留声机》,到了大家先付钱购买平台服务的流媒体听音乐时代,也需要一个新的方向。Martin认为,杂志历来对录音作品的深度剖析,放在今天,对面对海量作品无从选择的乐迷,也许能成为他们精选录音的指南。“今天音乐流媒体已经是年轻一代发现音乐的主要途径,我认为只按一下按钮,就能听到还没出版的专辑,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有些平台提供的音质甚至已经超过了CD。比如我用空间音频(Spatial Audio)收听剑桥国王歌手在教堂里的录音时,音乐静止时并非只是没有声音,而是能感受到置身教堂中的环绕声效。”

从三年前开始,杂志也已与Apple Music达成媒体合作,以“留声机大奖”为基础,对方在平台上制作播放列表。今年奖项里增加的“Spatial Audio”奖,就是来自Apple Music专有的空间音频技术。

谈到录音工业,Martin 提到在疫情开始时,一些音乐厂牌选择暂停出版,一些则选择继续按计划推进。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典音乐录音,不论是CD销量还是在线平台流量,数字都呈大幅上升趋势。Martin认为这跟大家少了一个进音乐厅看现场的选择当然有关,但他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疫情使得大家有更多时间去专注于一件事,在这种时候,人们似乎对能够启发深刻思考的音乐更有需求。录音消费确实有增长,但音乐家群体却并不好过。演奏家们没有演出,也缺乏合作与彼此交流的机会。不过,过去几个月Martin在跟不少艺术家交谈时发现,不少人会利用封城期去反思人生,决定将来即使生活恢复正常了,也未必会选择回到过去的工作节奏。“不少人会去弥补平日缺乏的家庭时间,以及开练一直没时间学的新曲目,“比如我几个月前采访Angela Hewitt,她的新专辑《Love Songs》中,收录了改编自多位作曲家艺术歌曲的钢琴独奏曲。我知道有一部分录音,如果不是因为封城,甚至不会诞生。”

《留声机》曾在国内有过短暂的中文版,目前杂志与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旗下杂志有不定期合作。Martin还没到过中国,但他说每当与唱片界、流媒体平台的人士聊起中国,大家都会觉得“古典音乐在那里的发展势头依然迅猛”。Martin认为,古典音乐家和厂牌有大批乐迷去支持当然是好事,同时他也希望见到中国也能借鉴西方乐界正在做的事: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为这种音乐带入崭新的、不一样的声音,“这将会是一种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张璐诗:百年英国杂志《留声机》:当“disc”已成往事

发布日期:2021-10-29 13:32
|《留声机》主编Martin Cullingford希望中国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


在现代设计建筑内留影的Martin说,这也寓意“古典乐已准备好要与时俱进”。

张璐诗

【OR  商业新媒体】

《留声机》(Gramophone)从1923年在伦敦创办至今,近一个世纪以来已坐稳西方世界古典录音风向标的地位。杂志于1977年创始了“留声机大奖”,如今也已衍生成为独立品牌,被视为今日全球古典乐界的最重要奖项之一。在任《留声机》主编10年的Martin Cullingford告知,去年获得“留声机大奖”的各款录音,迄今在英国的销售量上升幅度达到400%。

受疫情影响,今年是“留声机大奖”颁奖礼在线直播的第二年,颁奖直播场地是在英国封城期间开创了合唱团在线演出、人们买票看直播新商业模式的Voces8。在今年大奖颁布前夕,我约了Martin在伦敦见面。他说去年在格莱德伯恩庄园直播的颁奖礼,在线观众达到33万人次,今年的直播也达到了25万人次。据说明年有望恢复实地颁奖礼,但他希望能找到既能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又能挽留网络观众的方案。毕竟多方面数据显示,“在线”已是音乐产业的未来,古典音乐也不例外。

“留声机大奖”评奖前后筹备了好几个月,由50多位专业乐评人和杂志的编辑和撰稿人共同参与评选:将700张唱片全部听过后,按12个门类选出72张候选唱片。在最重头的“年度最佳录音”一项投票中,Martin多年前就对我说过是“不记名投票”。

希望有天“多元化”不再成为关注点

今年的留声机大奖颁奖礼,邀请了年轻的钢琴演奏家Isata Kanneh-Mason担当嘉宾主持,这位黑人女性的出现,令人立即想到了今日英国文化艺术界十分强调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Martin表示,确定候选获奖名单时确实会考虑,如何改变社会历史上对古典乐界的(白人精英)固有思维,打破产业壁垒,尽力让各种文化背景、种族的人都有展示机会。但到了敲定获奖名单时,一方面需要体现“多元化”,“但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录音本身的水准”,结果出来后,Martin说自己感觉本届获奖名单“确实能反映一个正在改变的社会:不同种族、黑人音乐家多了起来,作曲家领域也不再只是白人一统天下。”他提及了目前经常在主流媒体上出现的Chineke!乐团,他认为这支欧洲首个成员以黑人及少数族裔为主的管弦乐团“创作出了很有启示意义的音乐”。他还提到了像Sheku Kanneh-Mason(自BBC Young Musician大奖1978年创办以来的首位黑人得主,曾在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上演奏)这样的演奏家,有望让下一代(少数族裔)看到,“这也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世界”。

不过Martin又补充,他并不会明说这是“奖项名额必须满足多元化的目标”,因为这样做,只会对来自不同背景的音乐家造成损害,“对所有人都不公平”。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不再需要去“争取机会”,支持这些音乐家和作品。他举了英国的当代音乐创作为例:放在从前,这是清一色的男性世界,但现在满目都是女性作曲家。与种族多元化一样,Martin希望将来人们甚至不会再注意到性别是否平等的问题。

杂志进入新时期:弃用“disc”字

《留声机》目前有2万订户,其中一半订户在英国,四分之一在美国,其余订户分布世界各地。但网页浏览量则有一半来自美国,电子订户的地域也分布更广。Martin说,疫情期间,由于WH史密斯等门店关停,报摊零售的份额是没了,但杂志订阅量却在上升,电子订阅量也大幅上升。解封后英国国内的报摊零售已恢复,但国际旅行机场店的部分还较停滞。

作为主编,Martin的职责是不断观望音乐产业和关注技术的发展。相对过去主要呈现传统录音产业的发展,杂志如今对在线内容的关注占比越来越多。以往唱片公司会向杂志寄新出版的录音,供乐评人参考。如今Martin会请厂牌发一个音频链接过来,以取代实体CD。《留声机》的文章用词也与时俱进:今日中disc(碟)这个字眼已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专辑”、“录音”、“演出”:“我们去探索录音在今日的意义所在,如今我们所说的‘录音’,除了指传统录音棚里的制作,也包括了在DG舞台上、在威格莫尔音乐厅里、在柏林爱乐大厅中在线直播的演出。”

这10年来人们收听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巨变,Martin经常去思考怎样才能确保杂志在新世界中站稳脚跟。《留声机》也从最初的实体杂志发展到电子与实体杂志并行的现阶段。目前杂志有三分之一的订户是iPad用户。Martin依然希望将录音放在中心,但重心不再是以往的碟评,而是与艺术家的深度访谈:“我不希望用乐评去判定一张专辑的好坏,而希望更多去关注录音制作背后的故事。”

10年前《留声机》还开始尝试做播客,但直到几年前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新平台。《留声机》的播客目前每周更新一次,请艺术家们来做客,谈新的录音。播客目前已有50万播客下载量,每一期能辐射到2千人左右。从今年起播客也开始吸引了赞助商加入。

近百年来一向充当“买家指南”的《留声机》,到了大家先付钱购买平台服务的流媒体听音乐时代,也需要一个新的方向。Martin认为,杂志历来对录音作品的深度剖析,放在今天,对面对海量作品无从选择的乐迷,也许能成为他们精选录音的指南。“今天音乐流媒体已经是年轻一代发现音乐的主要途径,我认为只按一下按钮,就能听到还没出版的专辑,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有些平台提供的音质甚至已经超过了CD。比如我用空间音频(Spatial Audio)收听剑桥国王歌手在教堂里的录音时,音乐静止时并非只是没有声音,而是能感受到置身教堂中的环绕声效。”

从三年前开始,杂志也已与Apple Music达成媒体合作,以“留声机大奖”为基础,对方在平台上制作播放列表。今年奖项里增加的“Spatial Audio”奖,就是来自Apple Music专有的空间音频技术。

谈到录音工业,Martin 提到在疫情开始时,一些音乐厂牌选择暂停出版,一些则选择继续按计划推进。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典音乐录音,不论是CD销量还是在线平台流量,数字都呈大幅上升趋势。Martin认为这跟大家少了一个进音乐厅看现场的选择当然有关,但他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疫情使得大家有更多时间去专注于一件事,在这种时候,人们似乎对能够启发深刻思考的音乐更有需求。录音消费确实有增长,但音乐家群体却并不好过。演奏家们没有演出,也缺乏合作与彼此交流的机会。不过,过去几个月Martin在跟不少艺术家交谈时发现,不少人会利用封城期去反思人生,决定将来即使生活恢复正常了,也未必会选择回到过去的工作节奏。“不少人会去弥补平日缺乏的家庭时间,以及开练一直没时间学的新曲目,“比如我几个月前采访Angela Hewitt,她的新专辑《Love Songs》中,收录了改编自多位作曲家艺术歌曲的钢琴独奏曲。我知道有一部分录音,如果不是因为封城,甚至不会诞生。”

《留声机》曾在国内有过短暂的中文版,目前杂志与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旗下杂志有不定期合作。Martin还没到过中国,但他说每当与唱片界、流媒体平台的人士聊起中国,大家都会觉得“古典音乐在那里的发展势头依然迅猛”。Martin认为,古典音乐家和厂牌有大批乐迷去支持当然是好事,同时他也希望见到中国也能借鉴西方乐界正在做的事: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为这种音乐带入崭新的、不一样的声音,“这将会是一种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留声机》主编Martin Cullingford希望中国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


在现代设计建筑内留影的Martin说,这也寓意“古典乐已准备好要与时俱进”。

张璐诗

【OR  商业新媒体】

《留声机》(Gramophone)从1923年在伦敦创办至今,近一个世纪以来已坐稳西方世界古典录音风向标的地位。杂志于1977年创始了“留声机大奖”,如今也已衍生成为独立品牌,被视为今日全球古典乐界的最重要奖项之一。在任《留声机》主编10年的Martin Cullingford告知,去年获得“留声机大奖”的各款录音,迄今在英国的销售量上升幅度达到400%。

受疫情影响,今年是“留声机大奖”颁奖礼在线直播的第二年,颁奖直播场地是在英国封城期间开创了合唱团在线演出、人们买票看直播新商业模式的Voces8。在今年大奖颁布前夕,我约了Martin在伦敦见面。他说去年在格莱德伯恩庄园直播的颁奖礼,在线观众达到33万人次,今年的直播也达到了25万人次。据说明年有望恢复实地颁奖礼,但他希望能找到既能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又能挽留网络观众的方案。毕竟多方面数据显示,“在线”已是音乐产业的未来,古典音乐也不例外。

“留声机大奖”评奖前后筹备了好几个月,由50多位专业乐评人和杂志的编辑和撰稿人共同参与评选:将700张唱片全部听过后,按12个门类选出72张候选唱片。在最重头的“年度最佳录音”一项投票中,Martin多年前就对我说过是“不记名投票”。

希望有天“多元化”不再成为关注点

今年的留声机大奖颁奖礼,邀请了年轻的钢琴演奏家Isata Kanneh-Mason担当嘉宾主持,这位黑人女性的出现,令人立即想到了今日英国文化艺术界十分强调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Martin表示,确定候选获奖名单时确实会考虑,如何改变社会历史上对古典乐界的(白人精英)固有思维,打破产业壁垒,尽力让各种文化背景、种族的人都有展示机会。但到了敲定获奖名单时,一方面需要体现“多元化”,“但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录音本身的水准”,结果出来后,Martin说自己感觉本届获奖名单“确实能反映一个正在改变的社会:不同种族、黑人音乐家多了起来,作曲家领域也不再只是白人一统天下。”他提及了目前经常在主流媒体上出现的Chineke!乐团,他认为这支欧洲首个成员以黑人及少数族裔为主的管弦乐团“创作出了很有启示意义的音乐”。他还提到了像Sheku Kanneh-Mason(自BBC Young Musician大奖1978年创办以来的首位黑人得主,曾在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上演奏)这样的演奏家,有望让下一代(少数族裔)看到,“这也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世界”。

不过Martin又补充,他并不会明说这是“奖项名额必须满足多元化的目标”,因为这样做,只会对来自不同背景的音乐家造成损害,“对所有人都不公平”。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不再需要去“争取机会”,支持这些音乐家和作品。他举了英国的当代音乐创作为例:放在从前,这是清一色的男性世界,但现在满目都是女性作曲家。与种族多元化一样,Martin希望将来人们甚至不会再注意到性别是否平等的问题。

杂志进入新时期:弃用“disc”字

《留声机》目前有2万订户,其中一半订户在英国,四分之一在美国,其余订户分布世界各地。但网页浏览量则有一半来自美国,电子订户的地域也分布更广。Martin说,疫情期间,由于WH史密斯等门店关停,报摊零售的份额是没了,但杂志订阅量却在上升,电子订阅量也大幅上升。解封后英国国内的报摊零售已恢复,但国际旅行机场店的部分还较停滞。

作为主编,Martin的职责是不断观望音乐产业和关注技术的发展。相对过去主要呈现传统录音产业的发展,杂志如今对在线内容的关注占比越来越多。以往唱片公司会向杂志寄新出版的录音,供乐评人参考。如今Martin会请厂牌发一个音频链接过来,以取代实体CD。《留声机》的文章用词也与时俱进:今日中disc(碟)这个字眼已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专辑”、“录音”、“演出”:“我们去探索录音在今日的意义所在,如今我们所说的‘录音’,除了指传统录音棚里的制作,也包括了在DG舞台上、在威格莫尔音乐厅里、在柏林爱乐大厅中在线直播的演出。”

这10年来人们收听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巨变,Martin经常去思考怎样才能确保杂志在新世界中站稳脚跟。《留声机》也从最初的实体杂志发展到电子与实体杂志并行的现阶段。目前杂志有三分之一的订户是iPad用户。Martin依然希望将录音放在中心,但重心不再是以往的碟评,而是与艺术家的深度访谈:“我不希望用乐评去判定一张专辑的好坏,而希望更多去关注录音制作背后的故事。”

10年前《留声机》还开始尝试做播客,但直到几年前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新平台。《留声机》的播客目前每周更新一次,请艺术家们来做客,谈新的录音。播客目前已有50万播客下载量,每一期能辐射到2千人左右。从今年起播客也开始吸引了赞助商加入。

近百年来一向充当“买家指南”的《留声机》,到了大家先付钱购买平台服务的流媒体听音乐时代,也需要一个新的方向。Martin认为,杂志历来对录音作品的深度剖析,放在今天,对面对海量作品无从选择的乐迷,也许能成为他们精选录音的指南。“今天音乐流媒体已经是年轻一代发现音乐的主要途径,我认为只按一下按钮,就能听到还没出版的专辑,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有些平台提供的音质甚至已经超过了CD。比如我用空间音频(Spatial Audio)收听剑桥国王歌手在教堂里的录音时,音乐静止时并非只是没有声音,而是能感受到置身教堂中的环绕声效。”

从三年前开始,杂志也已与Apple Music达成媒体合作,以“留声机大奖”为基础,对方在平台上制作播放列表。今年奖项里增加的“Spatial Audio”奖,就是来自Apple Music专有的空间音频技术。

谈到录音工业,Martin 提到在疫情开始时,一些音乐厂牌选择暂停出版,一些则选择继续按计划推进。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典音乐录音,不论是CD销量还是在线平台流量,数字都呈大幅上升趋势。Martin认为这跟大家少了一个进音乐厅看现场的选择当然有关,但他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疫情使得大家有更多时间去专注于一件事,在这种时候,人们似乎对能够启发深刻思考的音乐更有需求。录音消费确实有增长,但音乐家群体却并不好过。演奏家们没有演出,也缺乏合作与彼此交流的机会。不过,过去几个月Martin在跟不少艺术家交谈时发现,不少人会利用封城期去反思人生,决定将来即使生活恢复正常了,也未必会选择回到过去的工作节奏。“不少人会去弥补平日缺乏的家庭时间,以及开练一直没时间学的新曲目,“比如我几个月前采访Angela Hewitt,她的新专辑《Love Songs》中,收录了改编自多位作曲家艺术歌曲的钢琴独奏曲。我知道有一部分录音,如果不是因为封城,甚至不会诞生。”

《留声机》曾在国内有过短暂的中文版,目前杂志与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旗下杂志有不定期合作。Martin还没到过中国,但他说每当与唱片界、流媒体平台的人士聊起中国,大家都会觉得“古典音乐在那里的发展势头依然迅猛”。Martin认为,古典音乐家和厂牌有大批乐迷去支持当然是好事,同时他也希望见到中国也能借鉴西方乐界正在做的事: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为这种音乐带入崭新的、不一样的声音,“这将会是一种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张璐诗:百年英国杂志《留声机》:当“disc”已成往事

发布日期:2021-10-29 13:32
|《留声机》主编Martin Cullingford希望中国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


在现代设计建筑内留影的Martin说,这也寓意“古典乐已准备好要与时俱进”。

张璐诗

【OR  商业新媒体】

《留声机》(Gramophone)从1923年在伦敦创办至今,近一个世纪以来已坐稳西方世界古典录音风向标的地位。杂志于1977年创始了“留声机大奖”,如今也已衍生成为独立品牌,被视为今日全球古典乐界的最重要奖项之一。在任《留声机》主编10年的Martin Cullingford告知,去年获得“留声机大奖”的各款录音,迄今在英国的销售量上升幅度达到400%。

受疫情影响,今年是“留声机大奖”颁奖礼在线直播的第二年,颁奖直播场地是在英国封城期间开创了合唱团在线演出、人们买票看直播新商业模式的Voces8。在今年大奖颁布前夕,我约了Martin在伦敦见面。他说去年在格莱德伯恩庄园直播的颁奖礼,在线观众达到33万人次,今年的直播也达到了25万人次。据说明年有望恢复实地颁奖礼,但他希望能找到既能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又能挽留网络观众的方案。毕竟多方面数据显示,“在线”已是音乐产业的未来,古典音乐也不例外。

“留声机大奖”评奖前后筹备了好几个月,由50多位专业乐评人和杂志的编辑和撰稿人共同参与评选:将700张唱片全部听过后,按12个门类选出72张候选唱片。在最重头的“年度最佳录音”一项投票中,Martin多年前就对我说过是“不记名投票”。

希望有天“多元化”不再成为关注点

今年的留声机大奖颁奖礼,邀请了年轻的钢琴演奏家Isata Kanneh-Mason担当嘉宾主持,这位黑人女性的出现,令人立即想到了今日英国文化艺术界十分强调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Martin表示,确定候选获奖名单时确实会考虑,如何改变社会历史上对古典乐界的(白人精英)固有思维,打破产业壁垒,尽力让各种文化背景、种族的人都有展示机会。但到了敲定获奖名单时,一方面需要体现“多元化”,“但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录音本身的水准”,结果出来后,Martin说自己感觉本届获奖名单“确实能反映一个正在改变的社会:不同种族、黑人音乐家多了起来,作曲家领域也不再只是白人一统天下。”他提及了目前经常在主流媒体上出现的Chineke!乐团,他认为这支欧洲首个成员以黑人及少数族裔为主的管弦乐团“创作出了很有启示意义的音乐”。他还提到了像Sheku Kanneh-Mason(自BBC Young Musician大奖1978年创办以来的首位黑人得主,曾在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上演奏)这样的演奏家,有望让下一代(少数族裔)看到,“这也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世界”。

不过Martin又补充,他并不会明说这是“奖项名额必须满足多元化的目标”,因为这样做,只会对来自不同背景的音乐家造成损害,“对所有人都不公平”。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不再需要去“争取机会”,支持这些音乐家和作品。他举了英国的当代音乐创作为例:放在从前,这是清一色的男性世界,但现在满目都是女性作曲家。与种族多元化一样,Martin希望将来人们甚至不会再注意到性别是否平等的问题。

杂志进入新时期:弃用“disc”字

《留声机》目前有2万订户,其中一半订户在英国,四分之一在美国,其余订户分布世界各地。但网页浏览量则有一半来自美国,电子订户的地域也分布更广。Martin说,疫情期间,由于WH史密斯等门店关停,报摊零售的份额是没了,但杂志订阅量却在上升,电子订阅量也大幅上升。解封后英国国内的报摊零售已恢复,但国际旅行机场店的部分还较停滞。

作为主编,Martin的职责是不断观望音乐产业和关注技术的发展。相对过去主要呈现传统录音产业的发展,杂志如今对在线内容的关注占比越来越多。以往唱片公司会向杂志寄新出版的录音,供乐评人参考。如今Martin会请厂牌发一个音频链接过来,以取代实体CD。《留声机》的文章用词也与时俱进:今日中disc(碟)这个字眼已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专辑”、“录音”、“演出”:“我们去探索录音在今日的意义所在,如今我们所说的‘录音’,除了指传统录音棚里的制作,也包括了在DG舞台上、在威格莫尔音乐厅里、在柏林爱乐大厅中在线直播的演出。”

这10年来人们收听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巨变,Martin经常去思考怎样才能确保杂志在新世界中站稳脚跟。《留声机》也从最初的实体杂志发展到电子与实体杂志并行的现阶段。目前杂志有三分之一的订户是iPad用户。Martin依然希望将录音放在中心,但重心不再是以往的碟评,而是与艺术家的深度访谈:“我不希望用乐评去判定一张专辑的好坏,而希望更多去关注录音制作背后的故事。”

10年前《留声机》还开始尝试做播客,但直到几年前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新平台。《留声机》的播客目前每周更新一次,请艺术家们来做客,谈新的录音。播客目前已有50万播客下载量,每一期能辐射到2千人左右。从今年起播客也开始吸引了赞助商加入。

近百年来一向充当“买家指南”的《留声机》,到了大家先付钱购买平台服务的流媒体听音乐时代,也需要一个新的方向。Martin认为,杂志历来对录音作品的深度剖析,放在今天,对面对海量作品无从选择的乐迷,也许能成为他们精选录音的指南。“今天音乐流媒体已经是年轻一代发现音乐的主要途径,我认为只按一下按钮,就能听到还没出版的专辑,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有些平台提供的音质甚至已经超过了CD。比如我用空间音频(Spatial Audio)收听剑桥国王歌手在教堂里的录音时,音乐静止时并非只是没有声音,而是能感受到置身教堂中的环绕声效。”

从三年前开始,杂志也已与Apple Music达成媒体合作,以“留声机大奖”为基础,对方在平台上制作播放列表。今年奖项里增加的“Spatial Audio”奖,就是来自Apple Music专有的空间音频技术。

谈到录音工业,Martin 提到在疫情开始时,一些音乐厂牌选择暂停出版,一些则选择继续按计划推进。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典音乐录音,不论是CD销量还是在线平台流量,数字都呈大幅上升趋势。Martin认为这跟大家少了一个进音乐厅看现场的选择当然有关,但他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疫情使得大家有更多时间去专注于一件事,在这种时候,人们似乎对能够启发深刻思考的音乐更有需求。录音消费确实有增长,但音乐家群体却并不好过。演奏家们没有演出,也缺乏合作与彼此交流的机会。不过,过去几个月Martin在跟不少艺术家交谈时发现,不少人会利用封城期去反思人生,决定将来即使生活恢复正常了,也未必会选择回到过去的工作节奏。“不少人会去弥补平日缺乏的家庭时间,以及开练一直没时间学的新曲目,“比如我几个月前采访Angela Hewitt,她的新专辑《Love Songs》中,收录了改编自多位作曲家艺术歌曲的钢琴独奏曲。我知道有一部分录音,如果不是因为封城,甚至不会诞生。”

《留声机》曾在国内有过短暂的中文版,目前杂志与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旗下杂志有不定期合作。Martin还没到过中国,但他说每当与唱片界、流媒体平台的人士聊起中国,大家都会觉得“古典音乐在那里的发展势头依然迅猛”。Martin认为,古典音乐家和厂牌有大批乐迷去支持当然是好事,同时他也希望见到中国也能借鉴西方乐界正在做的事:在重复演绎几百年来的所谓“西方正典”曲目之外,也能尝试创新,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古典音乐,为这种音乐带入崭新的、不一样的声音,“这将会是一种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