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Sha Hua|Phred Dvorak

【OR  商业新媒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为下周的格拉斯哥气候会议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日程,首次承诺通过采取重大措施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致力于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但中国表示,未来十年其碳排放量将继续上升,在2030年之前的某个时点达到峰值。

然而,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减少煤炭使用并控制排放。8月下旬,中国主管气候和能源政策的最高级别官员、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召开了一次省级领导参加的线上会议,告诫他们要“坚决遏制”煤电等高排放项目的盲目发展。

然而一个月之后,面对煤炭短缺和一些地方断电,韩正又向国有能源企业领导人表示,虽然前述限制措施依然非常重要,但现阶段的重点将是确保电力行业的煤炭供应。根据两位了解当时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的信息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韩正在这次闭门会议上表示,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增加煤炭供应。

在中国以工业为主的经济中,约56%为煤炭供能,这是中国占全球碳排放量四分之一以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对中国数据的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省级政府批准了24家国内煤电厂。中国各地计划的重点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04千兆瓦,比日本和俄罗斯目前的装机容量总和还多,这两个国家缺乏煤炭。不过这些计划的装机容量不会全部上线,而且一些老旧电厂可能关闭,从而抵消净增长。

环保人士和许多政府希望中国加快行动步伐。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的评估,要达到发达国家倡导的目标,将本世纪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从2019年的约520亿吨减少到约250亿吨。目前仅中国每年就产生约140亿吨的温室气体。如果这个数字在2030年基本保持不变,中国将占到世界理论上允许排放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 7月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这意味着如果中国不采取更多行动,世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更加努力。他指出,在这种情况下,达到碳排放目标可能将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决策者表示,计划通过在接下来的20年里每年快速减少至多10%的碳排放,在2030年之前弥补气候治理进程的放缓,这一减排速度是迄今为止发达国家中最快的。

中国的中央政府希望成为电池和太阳能等新能源技术的全球领跑者,并向其人民展示,政府正在努力解决中国更广泛的环境问题。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8月份与智库团结香港基金(Our Hong Kong Foundation)的视频会议上表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他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将能够实现现有的目标,但进一步加速就要求过高了。



根本矛盾在于,中国实在需要更多的能源来实现其经济增长的目标,并满足日益富裕的14亿人口的能源需求。

气候活动人士表示,他们相信中国政府对削减煤炭消费是认真的,但担心地方官员难以戒除对煤炭的依赖。煤炭开采支撑着中国一些最贫穷地区的经济,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官员们为减少当地煤炭使用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把问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消除了一部分净增排放量。

瑞银估计,想在实现中国2060年净零排放目标的基础上获得足够能源的话,需要在2060年前每年投资多达2万亿美元,包括把该国目前世界领先的可再生能源装配速度提高两倍以上。而且在中国拥有足够的其他替代能源以确保居民获得可靠的电力供应之前,无法轻易放弃煤炭,这种情况也加剧了中国面临的挑战。

瑞银表示,实现新的碳中和目标差不多等于要中国重建经济结构。

煤炭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最近几周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短缺已经波及中国各地,导致工厂关停并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疫情期间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推动工厂增加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和许多其他商品的生产,这些问题开始显现。

随之而来的电力需求激增恰逢国内煤炭供应短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国清理整顿煤炭行业造成的,而去年阻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政治决定也加剧了这一问题。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中国煤炭供应的5%。随着煤炭价格飙升,发电厂为了避免亏损而减少发电,电力供应因此减少。发电厂向客户收取的电价不得超过官方费率上限。

社交媒体上满是电力短缺引起的各种状况,包括突然停电使人们被困在电梯里,或者排气系统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关闭导致工人中毒。

微博(Weibo Co., WB)上的一名用户在家中空调停机后写道,害怕自己会因中暑而热死。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位母亲准备给婴儿哺乳时,被困在一部停住不动的电梯里,她在按电梯的警报按钮。政府官员开始担心冬季到来时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

据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已下令放松中国僵化的电价机制,以使燃煤电厂可以收取更多费用并恢复电力生产。分析人士说,这一举措将使化石燃料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压力,迫使它们最终加速向可再生能源转型。

中国东北沿海省份山东就存在很多这样的问题。该省拥有1亿多人口,以出产青岛啤酒而闻名。

山东是中国的煤炭消费大省,煤炭消费占到该省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二,当地的化工、金属、制造业等行业都采用燃煤供电。山东省官员预计,在未来几年,山东的用电量将以每年4.4%的速度继续增长。

2013年,当中央政府开始整治空气污染时,山东是最后一批采取行动的省份之一,这让北京非常恼火,因为当时大风把山东的工业排放吹到了北京。

中国中央环境督察组的一份报告指出,山东的减煤工作不尽人意,报告称2013年至2017年期间省内有110台违规的新建燃煤自备机组。

这类电厂占山东燃煤电厂的四分之一以上,通常由私营工业企业建造,电力供自己使用,不入省级电网。这些电厂的污染也往往比其他设施更严重。但它们很受当地官员的欢迎,因为相关企业通常会以较低的价格将剩余电力卖给附近的居民。

政府提到的这些电厂中,几乎三分之二是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Weiqiao Pioneering Group)建造的,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私营铝生产商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China Hongqiao Group Ltd., 1378.HK)的母公司。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山东今年首次承诺到2025年削减10%的煤炭消费,在评判地方官员绩效的经济指标中增加了一个气候目标。山东正在加强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提高一倍以上,最高达到90千兆瓦。

IHS Markit董事总经理Xizhou Zhou表示,这是朝着抑制煤炭迈出的重要一步。Zhou为山东能源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山东仍然需要可靠的发电源,以便在光照不强、风力不大、家家户户空调开足马力的情况下满足不时之需。电池和其他储电方式可能会有所帮助,但这项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根据总部位于北京的行业协会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2020年中国仅增加了3.3千兆瓦的储能能力,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了120千兆瓦。

山东正计划从其他省份引进更多电力,最高可达总量的20%。但山东省能源局在5月份的一份公告中警告称,依赖输入电力“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发电省份并不总能按照承诺输送电力,而且有些电力可能在输送过程中损耗。

煤电仍是最可靠的备用能源,山东省希望保持足够的备用电力,即使没有完全使用。该省是最近遭遇拉闸限电难题的省份之一。在以石油化工闻名的山东淄博,工厂最近被迫从早上7:30开始停产,一直到午夜。

有鉴于此,根据数据追踪机构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该省正在建设26个新燃煤电厂,并拟再建12个,以取代效率较低的老旧电厂,以及在中国北方广泛用于供暖的污染严重的燃煤锅炉。该计划的目的是在2025年之前保持该省现有的100千兆瓦的燃煤发电能力。

山东一直在努力甩掉一些污染最严重、耗能最高的企业,包括魏桥创业集团。

两年前,魏桥创业集团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了云南。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南方省份,有六条大河和一百多条支流,提供了丰富的廉价水力发电资源。此举被称赞为是魏桥创业集团将铝冶炼厂从污染严重的煤炭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的一种方式。

云南长期以来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近年来吸引了许多铝生产商落户,被称为“中国铝谷”。

魏桥创业集团等企业的到来增大了当地的能源需求,而今年年初的干旱削弱了云南的发电能力。因此,根据能源追踪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云南减少了输往东部广东省的电力。云南通常向外省输出一半以上的电力。

广东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企业巨头的总部所在地,也是香港以北的珠江三角洲出口制造中心,该省近五分之一的电力依赖云南,广东一直在谨慎地关注云南的工业化情况。广东也是最近面临停电问题的省份之一。

为了确保自身的能源需求得到满足,广东已将总装机容量近14千兆瓦的燃煤电厂列入其优先发展名单。根据绿色和平的统计,这个数字在中国国内位居前列。但是今年9月,在受到北京批评后,广东承诺将禁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建造新的燃煤电厂。

中国的能源规划部门希望在平衡环境目标的同时确保像广东这样的地方有足够的能源可用,他们现在指望资源丰富的北方省份山西省。山西是中国的产煤大省,也是全球最早使用煤炭的地区之一,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使用。

山西省政府一直在按照指示关闭、合并老旧低效煤矿,以及对此类煤矿进行现代化改造,自2016年以来关闭了该省约30%的煤炭产能,并重组了七家国有煤炭巨头。在此期间,当地与煤炭有关的就业人数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目前就业人数略高于100万人。

在关矿期间,山西也继续从那些仍在运营的煤矿中尽可能地开采,自2016年以来,当地煤炭产量增长了约19%。煤矿开采仍然占山西省就业人数的5.6%左右,占经济产出的17%,以及大公司纳税的三分之二左右。

地方官员没有太多动力来改变现状。知情人士称,世界银行在2019年提出了一项斥资3.5亿美元加快山西向更多元化经济转型、减少对煤炭依赖的建议,但几年来该建议被束之高阁。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研究人员Shi Xunpeng表示,煤炭创收对山西来说总是来得那么容易,而且避免更多就业机会流失对社会稳定很重要,只要他们不会因此而死,他们就不会改变。他以前曾在中国最大的国有煤炭生产企业神华集团(Shenhua Group)工作。

眼下,山西省正提议建造更多的燃煤电厂。目的是:向中国其他地区输出更多电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气候承诺遭遇现实困境,全球减排面临危机

发布日期:2021-10-28 11:41
|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Sha Hua|Phred Dvorak

【OR  商业新媒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为下周的格拉斯哥气候会议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日程,首次承诺通过采取重大措施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致力于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但中国表示,未来十年其碳排放量将继续上升,在2030年之前的某个时点达到峰值。

然而,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减少煤炭使用并控制排放。8月下旬,中国主管气候和能源政策的最高级别官员、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召开了一次省级领导参加的线上会议,告诫他们要“坚决遏制”煤电等高排放项目的盲目发展。

然而一个月之后,面对煤炭短缺和一些地方断电,韩正又向国有能源企业领导人表示,虽然前述限制措施依然非常重要,但现阶段的重点将是确保电力行业的煤炭供应。根据两位了解当时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的信息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韩正在这次闭门会议上表示,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增加煤炭供应。

在中国以工业为主的经济中,约56%为煤炭供能,这是中国占全球碳排放量四分之一以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对中国数据的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省级政府批准了24家国内煤电厂。中国各地计划的重点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04千兆瓦,比日本和俄罗斯目前的装机容量总和还多,这两个国家缺乏煤炭。不过这些计划的装机容量不会全部上线,而且一些老旧电厂可能关闭,从而抵消净增长。

环保人士和许多政府希望中国加快行动步伐。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的评估,要达到发达国家倡导的目标,将本世纪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从2019年的约520亿吨减少到约250亿吨。目前仅中国每年就产生约140亿吨的温室气体。如果这个数字在2030年基本保持不变,中国将占到世界理论上允许排放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 7月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这意味着如果中国不采取更多行动,世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更加努力。他指出,在这种情况下,达到碳排放目标可能将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决策者表示,计划通过在接下来的20年里每年快速减少至多10%的碳排放,在2030年之前弥补气候治理进程的放缓,这一减排速度是迄今为止发达国家中最快的。

中国的中央政府希望成为电池和太阳能等新能源技术的全球领跑者,并向其人民展示,政府正在努力解决中国更广泛的环境问题。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8月份与智库团结香港基金(Our Hong Kong Foundation)的视频会议上表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他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将能够实现现有的目标,但进一步加速就要求过高了。



根本矛盾在于,中国实在需要更多的能源来实现其经济增长的目标,并满足日益富裕的14亿人口的能源需求。

气候活动人士表示,他们相信中国政府对削减煤炭消费是认真的,但担心地方官员难以戒除对煤炭的依赖。煤炭开采支撑着中国一些最贫穷地区的经济,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官员们为减少当地煤炭使用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把问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消除了一部分净增排放量。

瑞银估计,想在实现中国2060年净零排放目标的基础上获得足够能源的话,需要在2060年前每年投资多达2万亿美元,包括把该国目前世界领先的可再生能源装配速度提高两倍以上。而且在中国拥有足够的其他替代能源以确保居民获得可靠的电力供应之前,无法轻易放弃煤炭,这种情况也加剧了中国面临的挑战。

瑞银表示,实现新的碳中和目标差不多等于要中国重建经济结构。

煤炭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最近几周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短缺已经波及中国各地,导致工厂关停并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疫情期间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推动工厂增加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和许多其他商品的生产,这些问题开始显现。

随之而来的电力需求激增恰逢国内煤炭供应短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国清理整顿煤炭行业造成的,而去年阻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政治决定也加剧了这一问题。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中国煤炭供应的5%。随着煤炭价格飙升,发电厂为了避免亏损而减少发电,电力供应因此减少。发电厂向客户收取的电价不得超过官方费率上限。

社交媒体上满是电力短缺引起的各种状况,包括突然停电使人们被困在电梯里,或者排气系统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关闭导致工人中毒。

微博(Weibo Co., WB)上的一名用户在家中空调停机后写道,害怕自己会因中暑而热死。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位母亲准备给婴儿哺乳时,被困在一部停住不动的电梯里,她在按电梯的警报按钮。政府官员开始担心冬季到来时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

据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已下令放松中国僵化的电价机制,以使燃煤电厂可以收取更多费用并恢复电力生产。分析人士说,这一举措将使化石燃料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压力,迫使它们最终加速向可再生能源转型。

中国东北沿海省份山东就存在很多这样的问题。该省拥有1亿多人口,以出产青岛啤酒而闻名。

山东是中国的煤炭消费大省,煤炭消费占到该省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二,当地的化工、金属、制造业等行业都采用燃煤供电。山东省官员预计,在未来几年,山东的用电量将以每年4.4%的速度继续增长。

2013年,当中央政府开始整治空气污染时,山东是最后一批采取行动的省份之一,这让北京非常恼火,因为当时大风把山东的工业排放吹到了北京。

中国中央环境督察组的一份报告指出,山东的减煤工作不尽人意,报告称2013年至2017年期间省内有110台违规的新建燃煤自备机组。

这类电厂占山东燃煤电厂的四分之一以上,通常由私营工业企业建造,电力供自己使用,不入省级电网。这些电厂的污染也往往比其他设施更严重。但它们很受当地官员的欢迎,因为相关企业通常会以较低的价格将剩余电力卖给附近的居民。

政府提到的这些电厂中,几乎三分之二是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Weiqiao Pioneering Group)建造的,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私营铝生产商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China Hongqiao Group Ltd., 1378.HK)的母公司。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山东今年首次承诺到2025年削减10%的煤炭消费,在评判地方官员绩效的经济指标中增加了一个气候目标。山东正在加强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提高一倍以上,最高达到90千兆瓦。

IHS Markit董事总经理Xizhou Zhou表示,这是朝着抑制煤炭迈出的重要一步。Zhou为山东能源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山东仍然需要可靠的发电源,以便在光照不强、风力不大、家家户户空调开足马力的情况下满足不时之需。电池和其他储电方式可能会有所帮助,但这项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根据总部位于北京的行业协会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2020年中国仅增加了3.3千兆瓦的储能能力,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了120千兆瓦。

山东正计划从其他省份引进更多电力,最高可达总量的20%。但山东省能源局在5月份的一份公告中警告称,依赖输入电力“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发电省份并不总能按照承诺输送电力,而且有些电力可能在输送过程中损耗。

煤电仍是最可靠的备用能源,山东省希望保持足够的备用电力,即使没有完全使用。该省是最近遭遇拉闸限电难题的省份之一。在以石油化工闻名的山东淄博,工厂最近被迫从早上7:30开始停产,一直到午夜。

有鉴于此,根据数据追踪机构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该省正在建设26个新燃煤电厂,并拟再建12个,以取代效率较低的老旧电厂,以及在中国北方广泛用于供暖的污染严重的燃煤锅炉。该计划的目的是在2025年之前保持该省现有的100千兆瓦的燃煤发电能力。

山东一直在努力甩掉一些污染最严重、耗能最高的企业,包括魏桥创业集团。

两年前,魏桥创业集团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了云南。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南方省份,有六条大河和一百多条支流,提供了丰富的廉价水力发电资源。此举被称赞为是魏桥创业集团将铝冶炼厂从污染严重的煤炭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的一种方式。

云南长期以来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近年来吸引了许多铝生产商落户,被称为“中国铝谷”。

魏桥创业集团等企业的到来增大了当地的能源需求,而今年年初的干旱削弱了云南的发电能力。因此,根据能源追踪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云南减少了输往东部广东省的电力。云南通常向外省输出一半以上的电力。

广东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企业巨头的总部所在地,也是香港以北的珠江三角洲出口制造中心,该省近五分之一的电力依赖云南,广东一直在谨慎地关注云南的工业化情况。广东也是最近面临停电问题的省份之一。

为了确保自身的能源需求得到满足,广东已将总装机容量近14千兆瓦的燃煤电厂列入其优先发展名单。根据绿色和平的统计,这个数字在中国国内位居前列。但是今年9月,在受到北京批评后,广东承诺将禁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建造新的燃煤电厂。

中国的能源规划部门希望在平衡环境目标的同时确保像广东这样的地方有足够的能源可用,他们现在指望资源丰富的北方省份山西省。山西是中国的产煤大省,也是全球最早使用煤炭的地区之一,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使用。

山西省政府一直在按照指示关闭、合并老旧低效煤矿,以及对此类煤矿进行现代化改造,自2016年以来关闭了该省约30%的煤炭产能,并重组了七家国有煤炭巨头。在此期间,当地与煤炭有关的就业人数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目前就业人数略高于100万人。

在关矿期间,山西也继续从那些仍在运营的煤矿中尽可能地开采,自2016年以来,当地煤炭产量增长了约19%。煤矿开采仍然占山西省就业人数的5.6%左右,占经济产出的17%,以及大公司纳税的三分之二左右。

地方官员没有太多动力来改变现状。知情人士称,世界银行在2019年提出了一项斥资3.5亿美元加快山西向更多元化经济转型、减少对煤炭依赖的建议,但几年来该建议被束之高阁。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研究人员Shi Xunpeng表示,煤炭创收对山西来说总是来得那么容易,而且避免更多就业机会流失对社会稳定很重要,只要他们不会因此而死,他们就不会改变。他以前曾在中国最大的国有煤炭生产企业神华集团(Shenhua Group)工作。

眼下,山西省正提议建造更多的燃煤电厂。目的是:向中国其他地区输出更多电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Sha Hua|Phred Dvorak

【OR  商业新媒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为下周的格拉斯哥气候会议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日程,首次承诺通过采取重大措施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致力于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但中国表示,未来十年其碳排放量将继续上升,在2030年之前的某个时点达到峰值。

然而,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减少煤炭使用并控制排放。8月下旬,中国主管气候和能源政策的最高级别官员、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召开了一次省级领导参加的线上会议,告诫他们要“坚决遏制”煤电等高排放项目的盲目发展。

然而一个月之后,面对煤炭短缺和一些地方断电,韩正又向国有能源企业领导人表示,虽然前述限制措施依然非常重要,但现阶段的重点将是确保电力行业的煤炭供应。根据两位了解当时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的信息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韩正在这次闭门会议上表示,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增加煤炭供应。

在中国以工业为主的经济中,约56%为煤炭供能,这是中国占全球碳排放量四分之一以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对中国数据的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省级政府批准了24家国内煤电厂。中国各地计划的重点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04千兆瓦,比日本和俄罗斯目前的装机容量总和还多,这两个国家缺乏煤炭。不过这些计划的装机容量不会全部上线,而且一些老旧电厂可能关闭,从而抵消净增长。

环保人士和许多政府希望中国加快行动步伐。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的评估,要达到发达国家倡导的目标,将本世纪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从2019年的约520亿吨减少到约250亿吨。目前仅中国每年就产生约140亿吨的温室气体。如果这个数字在2030年基本保持不变,中国将占到世界理论上允许排放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 7月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这意味着如果中国不采取更多行动,世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更加努力。他指出,在这种情况下,达到碳排放目标可能将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决策者表示,计划通过在接下来的20年里每年快速减少至多10%的碳排放,在2030年之前弥补气候治理进程的放缓,这一减排速度是迄今为止发达国家中最快的。

中国的中央政府希望成为电池和太阳能等新能源技术的全球领跑者,并向其人民展示,政府正在努力解决中国更广泛的环境问题。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8月份与智库团结香港基金(Our Hong Kong Foundation)的视频会议上表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他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将能够实现现有的目标,但进一步加速就要求过高了。



根本矛盾在于,中国实在需要更多的能源来实现其经济增长的目标,并满足日益富裕的14亿人口的能源需求。

气候活动人士表示,他们相信中国政府对削减煤炭消费是认真的,但担心地方官员难以戒除对煤炭的依赖。煤炭开采支撑着中国一些最贫穷地区的经济,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官员们为减少当地煤炭使用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把问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消除了一部分净增排放量。

瑞银估计,想在实现中国2060年净零排放目标的基础上获得足够能源的话,需要在2060年前每年投资多达2万亿美元,包括把该国目前世界领先的可再生能源装配速度提高两倍以上。而且在中国拥有足够的其他替代能源以确保居民获得可靠的电力供应之前,无法轻易放弃煤炭,这种情况也加剧了中国面临的挑战。

瑞银表示,实现新的碳中和目标差不多等于要中国重建经济结构。

煤炭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最近几周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短缺已经波及中国各地,导致工厂关停并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疫情期间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推动工厂增加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和许多其他商品的生产,这些问题开始显现。

随之而来的电力需求激增恰逢国内煤炭供应短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国清理整顿煤炭行业造成的,而去年阻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政治决定也加剧了这一问题。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中国煤炭供应的5%。随着煤炭价格飙升,发电厂为了避免亏损而减少发电,电力供应因此减少。发电厂向客户收取的电价不得超过官方费率上限。

社交媒体上满是电力短缺引起的各种状况,包括突然停电使人们被困在电梯里,或者排气系统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关闭导致工人中毒。

微博(Weibo Co., WB)上的一名用户在家中空调停机后写道,害怕自己会因中暑而热死。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位母亲准备给婴儿哺乳时,被困在一部停住不动的电梯里,她在按电梯的警报按钮。政府官员开始担心冬季到来时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

据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已下令放松中国僵化的电价机制,以使燃煤电厂可以收取更多费用并恢复电力生产。分析人士说,这一举措将使化石燃料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压力,迫使它们最终加速向可再生能源转型。

中国东北沿海省份山东就存在很多这样的问题。该省拥有1亿多人口,以出产青岛啤酒而闻名。

山东是中国的煤炭消费大省,煤炭消费占到该省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二,当地的化工、金属、制造业等行业都采用燃煤供电。山东省官员预计,在未来几年,山东的用电量将以每年4.4%的速度继续增长。

2013年,当中央政府开始整治空气污染时,山东是最后一批采取行动的省份之一,这让北京非常恼火,因为当时大风把山东的工业排放吹到了北京。

中国中央环境督察组的一份报告指出,山东的减煤工作不尽人意,报告称2013年至2017年期间省内有110台违规的新建燃煤自备机组。

这类电厂占山东燃煤电厂的四分之一以上,通常由私营工业企业建造,电力供自己使用,不入省级电网。这些电厂的污染也往往比其他设施更严重。但它们很受当地官员的欢迎,因为相关企业通常会以较低的价格将剩余电力卖给附近的居民。

政府提到的这些电厂中,几乎三分之二是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Weiqiao Pioneering Group)建造的,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私营铝生产商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China Hongqiao Group Ltd., 1378.HK)的母公司。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山东今年首次承诺到2025年削减10%的煤炭消费,在评判地方官员绩效的经济指标中增加了一个气候目标。山东正在加强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提高一倍以上,最高达到90千兆瓦。

IHS Markit董事总经理Xizhou Zhou表示,这是朝着抑制煤炭迈出的重要一步。Zhou为山东能源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山东仍然需要可靠的发电源,以便在光照不强、风力不大、家家户户空调开足马力的情况下满足不时之需。电池和其他储电方式可能会有所帮助,但这项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根据总部位于北京的行业协会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2020年中国仅增加了3.3千兆瓦的储能能力,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了120千兆瓦。

山东正计划从其他省份引进更多电力,最高可达总量的20%。但山东省能源局在5月份的一份公告中警告称,依赖输入电力“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发电省份并不总能按照承诺输送电力,而且有些电力可能在输送过程中损耗。

煤电仍是最可靠的备用能源,山东省希望保持足够的备用电力,即使没有完全使用。该省是最近遭遇拉闸限电难题的省份之一。在以石油化工闻名的山东淄博,工厂最近被迫从早上7:30开始停产,一直到午夜。

有鉴于此,根据数据追踪机构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该省正在建设26个新燃煤电厂,并拟再建12个,以取代效率较低的老旧电厂,以及在中国北方广泛用于供暖的污染严重的燃煤锅炉。该计划的目的是在2025年之前保持该省现有的100千兆瓦的燃煤发电能力。

山东一直在努力甩掉一些污染最严重、耗能最高的企业,包括魏桥创业集团。

两年前,魏桥创业集团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了云南。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南方省份,有六条大河和一百多条支流,提供了丰富的廉价水力发电资源。此举被称赞为是魏桥创业集团将铝冶炼厂从污染严重的煤炭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的一种方式。

云南长期以来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近年来吸引了许多铝生产商落户,被称为“中国铝谷”。

魏桥创业集团等企业的到来增大了当地的能源需求,而今年年初的干旱削弱了云南的发电能力。因此,根据能源追踪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云南减少了输往东部广东省的电力。云南通常向外省输出一半以上的电力。

广东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企业巨头的总部所在地,也是香港以北的珠江三角洲出口制造中心,该省近五分之一的电力依赖云南,广东一直在谨慎地关注云南的工业化情况。广东也是最近面临停电问题的省份之一。

为了确保自身的能源需求得到满足,广东已将总装机容量近14千兆瓦的燃煤电厂列入其优先发展名单。根据绿色和平的统计,这个数字在中国国内位居前列。但是今年9月,在受到北京批评后,广东承诺将禁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建造新的燃煤电厂。

中国的能源规划部门希望在平衡环境目标的同时确保像广东这样的地方有足够的能源可用,他们现在指望资源丰富的北方省份山西省。山西是中国的产煤大省,也是全球最早使用煤炭的地区之一,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使用。

山西省政府一直在按照指示关闭、合并老旧低效煤矿,以及对此类煤矿进行现代化改造,自2016年以来关闭了该省约30%的煤炭产能,并重组了七家国有煤炭巨头。在此期间,当地与煤炭有关的就业人数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目前就业人数略高于100万人。

在关矿期间,山西也继续从那些仍在运营的煤矿中尽可能地开采,自2016年以来,当地煤炭产量增长了约19%。煤矿开采仍然占山西省就业人数的5.6%左右,占经济产出的17%,以及大公司纳税的三分之二左右。

地方官员没有太多动力来改变现状。知情人士称,世界银行在2019年提出了一项斥资3.5亿美元加快山西向更多元化经济转型、减少对煤炭依赖的建议,但几年来该建议被束之高阁。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研究人员Shi Xunpeng表示,煤炭创收对山西来说总是来得那么容易,而且避免更多就业机会流失对社会稳定很重要,只要他们不会因此而死,他们就不会改变。他以前曾在中国最大的国有煤炭生产企业神华集团(Shenhua Group)工作。

眼下,山西省正提议建造更多的燃煤电厂。目的是:向中国其他地区输出更多电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气候承诺遭遇现实困境,全球减排面临危机

发布日期:2021-10-28 11:41
|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Sha Hua|Phred Dvorak

【OR  商业新媒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为下周的格拉斯哥气候会议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日程,首次承诺通过采取重大措施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致力于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但中国表示,未来十年其碳排放量将继续上升,在2030年之前的某个时点达到峰值。

然而,中国的气候承诺正遭遇现实困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仍在快速增长,从技术上看中国领导人可能无法加快减碳步伐,更不用说政治上的阻力。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减少煤炭使用并控制排放。8月下旬,中国主管气候和能源政策的最高级别官员、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召开了一次省级领导参加的线上会议,告诫他们要“坚决遏制”煤电等高排放项目的盲目发展。

然而一个月之后,面对煤炭短缺和一些地方断电,韩正又向国有能源企业领导人表示,虽然前述限制措施依然非常重要,但现阶段的重点将是确保电力行业的煤炭供应。根据两位了解当时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的信息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韩正在这次闭门会议上表示,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增加煤炭供应。

在中国以工业为主的经济中,约56%为煤炭供能,这是中国占全球碳排放量四分之一以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对中国数据的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省级政府批准了24家国内煤电厂。中国各地计划的重点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04千兆瓦,比日本和俄罗斯目前的装机容量总和还多,这两个国家缺乏煤炭。不过这些计划的装机容量不会全部上线,而且一些老旧电厂可能关闭,从而抵消净增长。

环保人士和许多政府希望中国加快行动步伐。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的评估,要达到发达国家倡导的目标,将本世纪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从2019年的约520亿吨减少到约250亿吨。目前仅中国每年就产生约140亿吨的温室气体。如果这个数字在2030年基本保持不变,中国将占到世界理论上允许排放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 7月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这意味着如果中国不采取更多行动,世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更加努力。他指出,在这种情况下,达到碳排放目标可能将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决策者表示,计划通过在接下来的20年里每年快速减少至多10%的碳排放,在2030年之前弥补气候治理进程的放缓,这一减排速度是迄今为止发达国家中最快的。

中国的中央政府希望成为电池和太阳能等新能源技术的全球领跑者,并向其人民展示,政府正在努力解决中国更广泛的环境问题。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8月份与智库团结香港基金(Our Hong Kong Foundation)的视频会议上表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他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将能够实现现有的目标,但进一步加速就要求过高了。



根本矛盾在于,中国实在需要更多的能源来实现其经济增长的目标,并满足日益富裕的14亿人口的能源需求。

气候活动人士表示,他们相信中国政府对削减煤炭消费是认真的,但担心地方官员难以戒除对煤炭的依赖。煤炭开采支撑着中国一些最贫穷地区的经济,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官员们为减少当地煤炭使用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把问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消除了一部分净增排放量。

瑞银估计,想在实现中国2060年净零排放目标的基础上获得足够能源的话,需要在2060年前每年投资多达2万亿美元,包括把该国目前世界领先的可再生能源装配速度提高两倍以上。而且在中国拥有足够的其他替代能源以确保居民获得可靠的电力供应之前,无法轻易放弃煤炭,这种情况也加剧了中国面临的挑战。

瑞银表示,实现新的碳中和目标差不多等于要中国重建经济结构。

煤炭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最近几周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短缺已经波及中国各地,导致工厂关停并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疫情期间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推动工厂增加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和许多其他商品的生产,这些问题开始显现。

随之而来的电力需求激增恰逢国内煤炭供应短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国清理整顿煤炭行业造成的,而去年阻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政治决定也加剧了这一问题。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中国煤炭供应的5%。随着煤炭价格飙升,发电厂为了避免亏损而减少发电,电力供应因此减少。发电厂向客户收取的电价不得超过官方费率上限。

社交媒体上满是电力短缺引起的各种状况,包括突然停电使人们被困在电梯里,或者排气系统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关闭导致工人中毒。

微博(Weibo Co., WB)上的一名用户在家中空调停机后写道,害怕自己会因中暑而热死。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位母亲准备给婴儿哺乳时,被困在一部停住不动的电梯里,她在按电梯的警报按钮。政府官员开始担心冬季到来时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

据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已下令放松中国僵化的电价机制,以使燃煤电厂可以收取更多费用并恢复电力生产。分析人士说,这一举措将使化石燃料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压力,迫使它们最终加速向可再生能源转型。

中国东北沿海省份山东就存在很多这样的问题。该省拥有1亿多人口,以出产青岛啤酒而闻名。

山东是中国的煤炭消费大省,煤炭消费占到该省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二,当地的化工、金属、制造业等行业都采用燃煤供电。山东省官员预计,在未来几年,山东的用电量将以每年4.4%的速度继续增长。

2013年,当中央政府开始整治空气污染时,山东是最后一批采取行动的省份之一,这让北京非常恼火,因为当时大风把山东的工业排放吹到了北京。

中国中央环境督察组的一份报告指出,山东的减煤工作不尽人意,报告称2013年至2017年期间省内有110台违规的新建燃煤自备机组。

这类电厂占山东燃煤电厂的四分之一以上,通常由私营工业企业建造,电力供自己使用,不入省级电网。这些电厂的污染也往往比其他设施更严重。但它们很受当地官员的欢迎,因为相关企业通常会以较低的价格将剩余电力卖给附近的居民。

政府提到的这些电厂中,几乎三分之二是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Weiqiao Pioneering Group)建造的,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私营铝生产商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China Hongqiao Group Ltd., 1378.HK)的母公司。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山东今年首次承诺到2025年削减10%的煤炭消费,在评判地方官员绩效的经济指标中增加了一个气候目标。山东正在加强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提高一倍以上,最高达到90千兆瓦。

IHS Markit董事总经理Xizhou Zhou表示,这是朝着抑制煤炭迈出的重要一步。Zhou为山东能源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山东仍然需要可靠的发电源,以便在光照不强、风力不大、家家户户空调开足马力的情况下满足不时之需。电池和其他储电方式可能会有所帮助,但这项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根据总部位于北京的行业协会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2020年中国仅增加了3.3千兆瓦的储能能力,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了120千兆瓦。

山东正计划从其他省份引进更多电力,最高可达总量的20%。但山东省能源局在5月份的一份公告中警告称,依赖输入电力“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发电省份并不总能按照承诺输送电力,而且有些电力可能在输送过程中损耗。

煤电仍是最可靠的备用能源,山东省希望保持足够的备用电力,即使没有完全使用。该省是最近遭遇拉闸限电难题的省份之一。在以石油化工闻名的山东淄博,工厂最近被迫从早上7:30开始停产,一直到午夜。

有鉴于此,根据数据追踪机构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该省正在建设26个新燃煤电厂,并拟再建12个,以取代效率较低的老旧电厂,以及在中国北方广泛用于供暖的污染严重的燃煤锅炉。该计划的目的是在2025年之前保持该省现有的100千兆瓦的燃煤发电能力。

山东一直在努力甩掉一些污染最严重、耗能最高的企业,包括魏桥创业集团。

两年前,魏桥创业集团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了云南。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南方省份,有六条大河和一百多条支流,提供了丰富的廉价水力发电资源。此举被称赞为是魏桥创业集团将铝冶炼厂从污染严重的煤炭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的一种方式。

云南长期以来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近年来吸引了许多铝生产商落户,被称为“中国铝谷”。

魏桥创业集团等企业的到来增大了当地的能源需求,而今年年初的干旱削弱了云南的发电能力。因此,根据能源追踪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云南减少了输往东部广东省的电力。云南通常向外省输出一半以上的电力。

广东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企业巨头的总部所在地,也是香港以北的珠江三角洲出口制造中心,该省近五分之一的电力依赖云南,广东一直在谨慎地关注云南的工业化情况。广东也是最近面临停电问题的省份之一。

为了确保自身的能源需求得到满足,广东已将总装机容量近14千兆瓦的燃煤电厂列入其优先发展名单。根据绿色和平的统计,这个数字在中国国内位居前列。但是今年9月,在受到北京批评后,广东承诺将禁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建造新的燃煤电厂。

中国的能源规划部门希望在平衡环境目标的同时确保像广东这样的地方有足够的能源可用,他们现在指望资源丰富的北方省份山西省。山西是中国的产煤大省,也是全球最早使用煤炭的地区之一,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使用。

山西省政府一直在按照指示关闭、合并老旧低效煤矿,以及对此类煤矿进行现代化改造,自2016年以来关闭了该省约30%的煤炭产能,并重组了七家国有煤炭巨头。在此期间,当地与煤炭有关的就业人数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目前就业人数略高于100万人。

在关矿期间,山西也继续从那些仍在运营的煤矿中尽可能地开采,自2016年以来,当地煤炭产量增长了约19%。煤矿开采仍然占山西省就业人数的5.6%左右,占经济产出的17%,以及大公司纳税的三分之二左右。

地方官员没有太多动力来改变现状。知情人士称,世界银行在2019年提出了一项斥资3.5亿美元加快山西向更多元化经济转型、减少对煤炭依赖的建议,但几年来该建议被束之高阁。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研究人员Shi Xunpeng表示,煤炭创收对山西来说总是来得那么容易,而且避免更多就业机会流失对社会稳定很重要,只要他们不会因此而死,他们就不会改变。他以前曾在中国最大的国有煤炭生产企业神华集团(Shenhua Group)工作。

眼下,山西省正提议建造更多的燃煤电厂。目的是:向中国其他地区输出更多电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