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交易员,米歇尔·罗伊,51岁 中国香港,SC Lowy Financial (HK) Ltd.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资产管理规模:15亿美元。



采访|Rebecca Choong Wilkins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第一次真正交易不良资产是在1999年,当时我决定从前东家跳槽到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新加坡启动该行的亚洲不良资产交易业务。那是一个资产负债表庞大的卖方业务,由此拉开了我的交易员生涯。

市场

特别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将亚洲与欧洲或美国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亚洲市场的分散程度高得多。在机遇类型、企业类型方面,你无法将印度与中国、韩国和印尼进行比较。美国显然是一个市场。欧洲各国之间虽然存在差异,但我从我们在伦敦的业务中可以看到,德国公司、荷兰公司或意大利公司之间有更多的相似之处,而在亚洲,差异要更为显著。你可以看看日本或韩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破产制度非常成熟,可预测性相当高。你再看印尼,破产制度的预测性就低得多,你可能也无法像依赖其他市场那样依赖它们的法律体系或会计数字。不像《破产法》第7章和第11章那样有规可循,是有效可行的公式。这就是为什么在做了25年之后,我依然觉得充满乐趣。

一般来说,陷入困境的亚洲公司往往规模较小,有时往往是私人控股公司,而不是上市公司,美国一般是后者。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平常的一天

如今,我的交易日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坦率说,我不像以前做那么多交易了,令人遗憾。我的一天从早上的晨会开始。晨会对我来说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意义,每个人都要准时到。然后就开始交易,看研究报告,见客户。在亚洲,你可以吃一顿慢悠悠的午餐,甚至偶尔还能去个健身房,为伦敦开市做好准备。15年前我在纽约做过交易员。不同之处在于,纽约的交易日要短得多,紧张得多。亚洲的交易日要长得多,但白天的节奏变化较大。你从早上7点或8点开始,有时凌晨2点或3点才结束,因为你还要和美国客户交易,直到他们的交易尾盘。

我喜欢比其他人早到办公室,列出我的优先任务清单,上面都是我想完成的事情。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开始交易后,你会发现一天的事情千头万绪。所以,要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你努力列的清单上,我就是这么做的,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交易建议

在不良资产领域,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卖方交易者,你要有想赢的意愿。不管小交易还是大交易,都要想赢。作为一名交易员,整个交易大厅的活跃程度都取决于你。所以,如果每个人都昏昏欲睡,你就得想办法让自己活跃起来,充满干劲。就是要具备那些基本技能、人际交往能力、精力水平和对胜利的渴望。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虽然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你不会总是判断正确,但你需要正确地理解风险。你要是这样做,就会很舒服,因为你有了一个路线图,你会在接下来几年里遵循这个路线图。你需要通过犯错来认识到下次如何做得更好。和所有人一样,我也犯过错,我做过错误的投资。

市场风云

一开始我在亚洲进行不良资产交易时,参与者还不到五个人。几年后,大概有了10个交易员。即使到了今天,比较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仍然没有那么多。只有二三十个交易员,不会更多。

15年前,像SC Lowy这样的独立参与者是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的。再加上银行投入的资金减少,无法留住最优秀的员工,给了我们更多机会。10到15年前,中国还没有高收益债券市场。现在规模有2000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但还不成熟,因为游戏规则还不完全明确。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家中国企业陷入困境时,它的股价往往会立即暴跌80%,而不是40%。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重组结果。

高光和至暗时刻

有趣的是,很多时候可以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在我们做过的大型交易中,有一桩交易我记得是在2013年,重组大韩航运(Korea Line)。当时我们正参与购买破产债权,将其转换为股权。我们做了一种DIP(债务人占有式)融资,我的商业伙伴Soo Cheon不得不向韩国法院进行解释。这是韩国首个DIP融资。这让我们对整个航运和集装箱有了更多了解。所以我们又和另一家叫Zim Shipping的公司扯上了关系。最后我们买了有担保债权和无担保债券。作为重组的一部分,我们最终获得了相当多的股权,直到今年才退出。这是今年SC Lowy迎来创纪录一年的诸多原因之一,因为他们[Zim Shipping]利用集装箱海运费开展租赁业务,实现了从巅峰走向巅峰。那次冒险始于八年前,沾了大韩航运的光。这是我们做不良投资得到的另一个经验:耐心。

我认为我交易生涯的至暗时刻之一是在20多年前的德意志银行,我买了一些不该买的资产。我没有理由买它,我想卖掉它。我坐在交易大厅里,请求我的团队帮我摆脱困境,但实际上不该这么做的。

最大的教训是,不要轻举妄动,除非它是你的决定。是的,作为卖方交易员,你在那里交易,你在那里创造流动性,你在那里帮助客户,但你必须有指导策略。因此,(给初级交易员的)第一条建议是,不是说如果他们犯错,而是当他们犯错了,应立即与我沟通。交易员会试图隐藏他们的问题,所以你要做好迎接灾难的准备。在我们的风险管理中,首要原则就是对话,大家都坐在交易大厅里,这样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我夜不能寐的是,不同时区的交易员犯了错,却不敢叫醒我。有几次他们半夜把我叫醒,我很感激他们这样做,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寻找解决办法。

我非常不喜欢安静的交易大厅。也许我是传统派,但我相信你从现实对话中得到的信息比IB聊天要多好多。

未来前景

我认为,中国债券发行方违约的增加将迫使所有各式各样的市场参与者制定游戏规则,使其更具可预测性。

恒大问题解决起来将十分复杂,我是最先强调这个观点的人之一。从风险回报的角度来看,这个价格是不合理的。我们几个月前刚说过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意识到可能会出现亚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重组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四)

发布日期:2021-10-28 06:33
|不良资产交易员,米歇尔·罗伊,51岁 中国香港,SC Lowy Financial (HK) Ltd.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资产管理规模:15亿美元。



采访|Rebecca Choong Wilkins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第一次真正交易不良资产是在1999年,当时我决定从前东家跳槽到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新加坡启动该行的亚洲不良资产交易业务。那是一个资产负债表庞大的卖方业务,由此拉开了我的交易员生涯。

市场

特别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将亚洲与欧洲或美国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亚洲市场的分散程度高得多。在机遇类型、企业类型方面,你无法将印度与中国、韩国和印尼进行比较。美国显然是一个市场。欧洲各国之间虽然存在差异,但我从我们在伦敦的业务中可以看到,德国公司、荷兰公司或意大利公司之间有更多的相似之处,而在亚洲,差异要更为显著。你可以看看日本或韩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破产制度非常成熟,可预测性相当高。你再看印尼,破产制度的预测性就低得多,你可能也无法像依赖其他市场那样依赖它们的法律体系或会计数字。不像《破产法》第7章和第11章那样有规可循,是有效可行的公式。这就是为什么在做了25年之后,我依然觉得充满乐趣。

一般来说,陷入困境的亚洲公司往往规模较小,有时往往是私人控股公司,而不是上市公司,美国一般是后者。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平常的一天

如今,我的交易日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坦率说,我不像以前做那么多交易了,令人遗憾。我的一天从早上的晨会开始。晨会对我来说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意义,每个人都要准时到。然后就开始交易,看研究报告,见客户。在亚洲,你可以吃一顿慢悠悠的午餐,甚至偶尔还能去个健身房,为伦敦开市做好准备。15年前我在纽约做过交易员。不同之处在于,纽约的交易日要短得多,紧张得多。亚洲的交易日要长得多,但白天的节奏变化较大。你从早上7点或8点开始,有时凌晨2点或3点才结束,因为你还要和美国客户交易,直到他们的交易尾盘。

我喜欢比其他人早到办公室,列出我的优先任务清单,上面都是我想完成的事情。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开始交易后,你会发现一天的事情千头万绪。所以,要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你努力列的清单上,我就是这么做的,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交易建议

在不良资产领域,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卖方交易者,你要有想赢的意愿。不管小交易还是大交易,都要想赢。作为一名交易员,整个交易大厅的活跃程度都取决于你。所以,如果每个人都昏昏欲睡,你就得想办法让自己活跃起来,充满干劲。就是要具备那些基本技能、人际交往能力、精力水平和对胜利的渴望。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虽然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你不会总是判断正确,但你需要正确地理解风险。你要是这样做,就会很舒服,因为你有了一个路线图,你会在接下来几年里遵循这个路线图。你需要通过犯错来认识到下次如何做得更好。和所有人一样,我也犯过错,我做过错误的投资。

市场风云

一开始我在亚洲进行不良资产交易时,参与者还不到五个人。几年后,大概有了10个交易员。即使到了今天,比较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仍然没有那么多。只有二三十个交易员,不会更多。

15年前,像SC Lowy这样的独立参与者是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的。再加上银行投入的资金减少,无法留住最优秀的员工,给了我们更多机会。10到15年前,中国还没有高收益债券市场。现在规模有2000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但还不成熟,因为游戏规则还不完全明确。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家中国企业陷入困境时,它的股价往往会立即暴跌80%,而不是40%。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重组结果。

高光和至暗时刻

有趣的是,很多时候可以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在我们做过的大型交易中,有一桩交易我记得是在2013年,重组大韩航运(Korea Line)。当时我们正参与购买破产债权,将其转换为股权。我们做了一种DIP(债务人占有式)融资,我的商业伙伴Soo Cheon不得不向韩国法院进行解释。这是韩国首个DIP融资。这让我们对整个航运和集装箱有了更多了解。所以我们又和另一家叫Zim Shipping的公司扯上了关系。最后我们买了有担保债权和无担保债券。作为重组的一部分,我们最终获得了相当多的股权,直到今年才退出。这是今年SC Lowy迎来创纪录一年的诸多原因之一,因为他们[Zim Shipping]利用集装箱海运费开展租赁业务,实现了从巅峰走向巅峰。那次冒险始于八年前,沾了大韩航运的光。这是我们做不良投资得到的另一个经验:耐心。

我认为我交易生涯的至暗时刻之一是在20多年前的德意志银行,我买了一些不该买的资产。我没有理由买它,我想卖掉它。我坐在交易大厅里,请求我的团队帮我摆脱困境,但实际上不该这么做的。

最大的教训是,不要轻举妄动,除非它是你的决定。是的,作为卖方交易员,你在那里交易,你在那里创造流动性,你在那里帮助客户,但你必须有指导策略。因此,(给初级交易员的)第一条建议是,不是说如果他们犯错,而是当他们犯错了,应立即与我沟通。交易员会试图隐藏他们的问题,所以你要做好迎接灾难的准备。在我们的风险管理中,首要原则就是对话,大家都坐在交易大厅里,这样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我夜不能寐的是,不同时区的交易员犯了错,却不敢叫醒我。有几次他们半夜把我叫醒,我很感激他们这样做,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寻找解决办法。

我非常不喜欢安静的交易大厅。也许我是传统派,但我相信你从现实对话中得到的信息比IB聊天要多好多。

未来前景

我认为,中国债券发行方违约的增加将迫使所有各式各样的市场参与者制定游戏规则,使其更具可预测性。

恒大问题解决起来将十分复杂,我是最先强调这个观点的人之一。从风险回报的角度来看,这个价格是不合理的。我们几个月前刚说过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意识到可能会出现亚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重组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不良资产交易员,米歇尔·罗伊,51岁 中国香港,SC Lowy Financial (HK) Ltd.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资产管理规模:15亿美元。



采访|Rebecca Choong Wilkins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第一次真正交易不良资产是在1999年,当时我决定从前东家跳槽到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新加坡启动该行的亚洲不良资产交易业务。那是一个资产负债表庞大的卖方业务,由此拉开了我的交易员生涯。

市场

特别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将亚洲与欧洲或美国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亚洲市场的分散程度高得多。在机遇类型、企业类型方面,你无法将印度与中国、韩国和印尼进行比较。美国显然是一个市场。欧洲各国之间虽然存在差异,但我从我们在伦敦的业务中可以看到,德国公司、荷兰公司或意大利公司之间有更多的相似之处,而在亚洲,差异要更为显著。你可以看看日本或韩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破产制度非常成熟,可预测性相当高。你再看印尼,破产制度的预测性就低得多,你可能也无法像依赖其他市场那样依赖它们的法律体系或会计数字。不像《破产法》第7章和第11章那样有规可循,是有效可行的公式。这就是为什么在做了25年之后,我依然觉得充满乐趣。

一般来说,陷入困境的亚洲公司往往规模较小,有时往往是私人控股公司,而不是上市公司,美国一般是后者。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平常的一天

如今,我的交易日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坦率说,我不像以前做那么多交易了,令人遗憾。我的一天从早上的晨会开始。晨会对我来说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意义,每个人都要准时到。然后就开始交易,看研究报告,见客户。在亚洲,你可以吃一顿慢悠悠的午餐,甚至偶尔还能去个健身房,为伦敦开市做好准备。15年前我在纽约做过交易员。不同之处在于,纽约的交易日要短得多,紧张得多。亚洲的交易日要长得多,但白天的节奏变化较大。你从早上7点或8点开始,有时凌晨2点或3点才结束,因为你还要和美国客户交易,直到他们的交易尾盘。

我喜欢比其他人早到办公室,列出我的优先任务清单,上面都是我想完成的事情。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开始交易后,你会发现一天的事情千头万绪。所以,要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你努力列的清单上,我就是这么做的,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交易建议

在不良资产领域,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卖方交易者,你要有想赢的意愿。不管小交易还是大交易,都要想赢。作为一名交易员,整个交易大厅的活跃程度都取决于你。所以,如果每个人都昏昏欲睡,你就得想办法让自己活跃起来,充满干劲。就是要具备那些基本技能、人际交往能力、精力水平和对胜利的渴望。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虽然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你不会总是判断正确,但你需要正确地理解风险。你要是这样做,就会很舒服,因为你有了一个路线图,你会在接下来几年里遵循这个路线图。你需要通过犯错来认识到下次如何做得更好。和所有人一样,我也犯过错,我做过错误的投资。

市场风云

一开始我在亚洲进行不良资产交易时,参与者还不到五个人。几年后,大概有了10个交易员。即使到了今天,比较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仍然没有那么多。只有二三十个交易员,不会更多。

15年前,像SC Lowy这样的独立参与者是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的。再加上银行投入的资金减少,无法留住最优秀的员工,给了我们更多机会。10到15年前,中国还没有高收益债券市场。现在规模有2000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但还不成熟,因为游戏规则还不完全明确。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家中国企业陷入困境时,它的股价往往会立即暴跌80%,而不是40%。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重组结果。

高光和至暗时刻

有趣的是,很多时候可以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在我们做过的大型交易中,有一桩交易我记得是在2013年,重组大韩航运(Korea Line)。当时我们正参与购买破产债权,将其转换为股权。我们做了一种DIP(债务人占有式)融资,我的商业伙伴Soo Cheon不得不向韩国法院进行解释。这是韩国首个DIP融资。这让我们对整个航运和集装箱有了更多了解。所以我们又和另一家叫Zim Shipping的公司扯上了关系。最后我们买了有担保债权和无担保债券。作为重组的一部分,我们最终获得了相当多的股权,直到今年才退出。这是今年SC Lowy迎来创纪录一年的诸多原因之一,因为他们[Zim Shipping]利用集装箱海运费开展租赁业务,实现了从巅峰走向巅峰。那次冒险始于八年前,沾了大韩航运的光。这是我们做不良投资得到的另一个经验:耐心。

我认为我交易生涯的至暗时刻之一是在20多年前的德意志银行,我买了一些不该买的资产。我没有理由买它,我想卖掉它。我坐在交易大厅里,请求我的团队帮我摆脱困境,但实际上不该这么做的。

最大的教训是,不要轻举妄动,除非它是你的决定。是的,作为卖方交易员,你在那里交易,你在那里创造流动性,你在那里帮助客户,但你必须有指导策略。因此,(给初级交易员的)第一条建议是,不是说如果他们犯错,而是当他们犯错了,应立即与我沟通。交易员会试图隐藏他们的问题,所以你要做好迎接灾难的准备。在我们的风险管理中,首要原则就是对话,大家都坐在交易大厅里,这样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我夜不能寐的是,不同时区的交易员犯了错,却不敢叫醒我。有几次他们半夜把我叫醒,我很感激他们这样做,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寻找解决办法。

我非常不喜欢安静的交易大厅。也许我是传统派,但我相信你从现实对话中得到的信息比IB聊天要多好多。

未来前景

我认为,中国债券发行方违约的增加将迫使所有各式各样的市场参与者制定游戏规则,使其更具可预测性。

恒大问题解决起来将十分复杂,我是最先强调这个观点的人之一。从风险回报的角度来看,这个价格是不合理的。我们几个月前刚说过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意识到可能会出现亚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重组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四)

发布日期:2021-10-28 06:33
|不良资产交易员,米歇尔·罗伊,51岁 中国香港,SC Lowy Financial (HK) Ltd.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资产管理规模:15亿美元。



采访|Rebecca Choong Wilkins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第一次真正交易不良资产是在1999年,当时我决定从前东家跳槽到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新加坡启动该行的亚洲不良资产交易业务。那是一个资产负债表庞大的卖方业务,由此拉开了我的交易员生涯。

市场

特别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将亚洲与欧洲或美国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亚洲市场的分散程度高得多。在机遇类型、企业类型方面,你无法将印度与中国、韩国和印尼进行比较。美国显然是一个市场。欧洲各国之间虽然存在差异,但我从我们在伦敦的业务中可以看到,德国公司、荷兰公司或意大利公司之间有更多的相似之处,而在亚洲,差异要更为显著。你可以看看日本或韩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破产制度非常成熟,可预测性相当高。你再看印尼,破产制度的预测性就低得多,你可能也无法像依赖其他市场那样依赖它们的法律体系或会计数字。不像《破产法》第7章和第11章那样有规可循,是有效可行的公式。这就是为什么在做了25年之后,我依然觉得充满乐趣。

一般来说,陷入困境的亚洲公司往往规模较小,有时往往是私人控股公司,而不是上市公司,美国一般是后者。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平常的一天

如今,我的交易日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坦率说,我不像以前做那么多交易了,令人遗憾。我的一天从早上的晨会开始。晨会对我来说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意义,每个人都要准时到。然后就开始交易,看研究报告,见客户。在亚洲,你可以吃一顿慢悠悠的午餐,甚至偶尔还能去个健身房,为伦敦开市做好准备。15年前我在纽约做过交易员。不同之处在于,纽约的交易日要短得多,紧张得多。亚洲的交易日要长得多,但白天的节奏变化较大。你从早上7点或8点开始,有时凌晨2点或3点才结束,因为你还要和美国客户交易,直到他们的交易尾盘。

我喜欢比其他人早到办公室,列出我的优先任务清单,上面都是我想完成的事情。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开始交易后,你会发现一天的事情千头万绪。所以,要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你努力列的清单上,我就是这么做的,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交易建议

在不良资产领域,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卖方交易者,你要有想赢的意愿。不管小交易还是大交易,都要想赢。作为一名交易员,整个交易大厅的活跃程度都取决于你。所以,如果每个人都昏昏欲睡,你就得想办法让自己活跃起来,充满干劲。就是要具备那些基本技能、人际交往能力、精力水平和对胜利的渴望。

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不良资产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会比较少。虽然实际上涉及的风险比较多,但你了解这些风险,你会评估这些风险。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你不会总是判断正确,但你需要正确地理解风险。你要是这样做,就会很舒服,因为你有了一个路线图,你会在接下来几年里遵循这个路线图。你需要通过犯错来认识到下次如何做得更好。和所有人一样,我也犯过错,我做过错误的投资。

市场风云

一开始我在亚洲进行不良资产交易时,参与者还不到五个人。几年后,大概有了10个交易员。即使到了今天,比较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仍然没有那么多。只有二三十个交易员,不会更多。

15年前,像SC Lowy这样的独立参与者是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的。再加上银行投入的资金减少,无法留住最优秀的员工,给了我们更多机会。10到15年前,中国还没有高收益债券市场。现在规模有2000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但还不成熟,因为游戏规则还不完全明确。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家中国企业陷入困境时,它的股价往往会立即暴跌80%,而不是40%。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重组结果。

高光和至暗时刻

有趣的是,很多时候可以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在我们做过的大型交易中,有一桩交易我记得是在2013年,重组大韩航运(Korea Line)。当时我们正参与购买破产债权,将其转换为股权。我们做了一种DIP(债务人占有式)融资,我的商业伙伴Soo Cheon不得不向韩国法院进行解释。这是韩国首个DIP融资。这让我们对整个航运和集装箱有了更多了解。所以我们又和另一家叫Zim Shipping的公司扯上了关系。最后我们买了有担保债权和无担保债券。作为重组的一部分,我们最终获得了相当多的股权,直到今年才退出。这是今年SC Lowy迎来创纪录一年的诸多原因之一,因为他们[Zim Shipping]利用集装箱海运费开展租赁业务,实现了从巅峰走向巅峰。那次冒险始于八年前,沾了大韩航运的光。这是我们做不良投资得到的另一个经验:耐心。

我认为我交易生涯的至暗时刻之一是在20多年前的德意志银行,我买了一些不该买的资产。我没有理由买它,我想卖掉它。我坐在交易大厅里,请求我的团队帮我摆脱困境,但实际上不该这么做的。

最大的教训是,不要轻举妄动,除非它是你的决定。是的,作为卖方交易员,你在那里交易,你在那里创造流动性,你在那里帮助客户,但你必须有指导策略。因此,(给初级交易员的)第一条建议是,不是说如果他们犯错,而是当他们犯错了,应立即与我沟通。交易员会试图隐藏他们的问题,所以你要做好迎接灾难的准备。在我们的风险管理中,首要原则就是对话,大家都坐在交易大厅里,这样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我夜不能寐的是,不同时区的交易员犯了错,却不敢叫醒我。有几次他们半夜把我叫醒,我很感激他们这样做,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寻找解决办法。

我非常不喜欢安静的交易大厅。也许我是传统派,但我相信你从现实对话中得到的信息比IB聊天要多好多。

未来前景

我认为,中国债券发行方违约的增加将迫使所有各式各样的市场参与者制定游戏规则,使其更具可预测性。

恒大问题解决起来将十分复杂,我是最先强调这个观点的人之一。从风险回报的角度来看,这个价格是不合理的。我们几个月前刚说过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意识到可能会出现亚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重组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