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应对能源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响应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呼声,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Sha Hua|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领导层从9月下旬开始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

在高煤价的推动下,一场能源危机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工厂。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显示,中国东北地区的汽车在漆黑的道路上行驶,人们借着手机的灯光吃饭,还有一些家庭被困在突然关闭的电梯里。

围绕长期能源短缺和今年冬季能源供应不足的担忧正在加剧。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化解上述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将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应对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压力,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计划在上述峰会前发布的重要气候宣言被推迟了,原因是在中国还要努力确保有足够的煤炭供家庭冬季取暖和维持工厂运转之际,该国领导人对于向全球展示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有所顾虑。

周日中国公布了如何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部分路线图,目前距离格拉斯哥峰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据知情人士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曾向其欧洲同行表示,该路线图将于10月初公布。

中国渴望在应对气候变化的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经常在国际会议上给出气候承诺的时间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春季的一个峰会上表示,中国将在2025年后开始减少煤炭消费。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将中国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日期从“2030年左右”改为“2030年前”。 一些发达经济体一直在要求中国将这一日期进一步提前。

周日发布的这份16页文件主要重申了中国已经宣布的气候承诺。不过分析人士说,中国力争石油消费在2026年至2030年期间保持平稳,这表明中国的碳排放峰值有望接近2025年的排放水平。

这份文件还称,未来几周将披露更详细的行业计划。周二,中国国务院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目标。

中国尚未正式向联合国提交最新的减排目标,此前外界预计中国将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召开前完成这一步骤。正在组织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英国气候特使Alok Sharma表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反应将是此次峰会成功与否的关键。他说,那些仍在犹豫的国家“必须兑现承诺”。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上周表示,中国希望发挥建设性作用,并正在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的成功而努力。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

能源行业专家说,中国之所以出现这场20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主要是因为中国领导人从根本上没有应对好能源市场,他们基本忽视了危机即将到来的警示信号。

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而电价是由中央政府管控的。因此全球煤炭价格暴涨时,电力公司无法将上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能源供应紧张在9月下旬达到顶峰。9月24日,动力煤基准价格达到人民币1,079元,相当于169美元,比3月初的580元几乎上涨了一倍。

这场危机引发了政治纷争。了解最近讨论情况的人士说,多个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将电力危机部分归咎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倡导的电价控制政策。中国国务院和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未回应置评请求。

多年来,以李克强为首的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如果允许电价过快上涨,可能造成社会后果。在过去几年的年度政府报告中,李克强甚至曾要求电价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帮助控制工厂的生产成本。

据知悉讨论情况的两位人士称,在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之后,包括10月初在为期一周的中国国庆节假期期间举行的会议,习近平最终站到了提议放松价格控制的一方。发改委10月12日发布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此前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把企业生产成本、特别是重工业的生产成本维持在低位,成为政府工作的优先事项。

能源供应紧张的早期警示信号出现在夏季,当时在中国南方的云南和广东两省都出现电力短缺。能源观察人士指出,高煤价使得电力公司不愿开机发电,因为担心发电越多亏损越多。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企高管曾私下抱怨称,带有政治色彩的行动正抑制煤炭供应。

在春季的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曾要求内蒙古代表团加大对该地区煤炭行业涉腐问题的调查整治力度。据官媒报道,内蒙古过半数煤矿受到了调查影响。随着煤矿管理者努力配合调查,内蒙古煤炭产量明显放缓。内蒙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产区,仅次于山西省。

这些调查叠加对煤矿地区的广泛安全和环境检查,以及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导致煤炭价格在今年夏季飙升至三年最高水平。2019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动力煤供应国,占进口总量的5%。

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1-6月份,中国煤炭库存比去年同期减少26%。7月份,行业分析师估计,中国今年将面临约6,000万吨的煤炭短缺。

尽管中国今年截至8月的煤炭产量同比增长4.4%,至26亿吨,但同期的能源消费增长了14%,煤炭进口下降10%。

冬季即将到来,届时东北地区的气温可能降到远低于零下20华氏度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发改委10月19日表示,将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规定的所有必要手段,降低创纪录的高煤价。该法律让中国政府可以限制关键商品的利润和价格。中国政府已经下令所有煤矿开足马力,并批准新建煤矿。

气候和能源专家认为中国增加煤炭生产是一项暂时性措施,许多人仍对中国实现其气候目标的承诺抱有信心,不过他们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一些挑战。

牛津大学的能源教授Michal Meidan称:“当前的能源危机迫使中国自问:谁将为更高的电价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能源危机为中国发布气候宣言的计划带来变数

发布日期:2021-10-27 16:24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应对能源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响应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呼声,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Sha Hua|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领导层从9月下旬开始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

在高煤价的推动下,一场能源危机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工厂。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显示,中国东北地区的汽车在漆黑的道路上行驶,人们借着手机的灯光吃饭,还有一些家庭被困在突然关闭的电梯里。

围绕长期能源短缺和今年冬季能源供应不足的担忧正在加剧。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化解上述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将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应对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压力,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计划在上述峰会前发布的重要气候宣言被推迟了,原因是在中国还要努力确保有足够的煤炭供家庭冬季取暖和维持工厂运转之际,该国领导人对于向全球展示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有所顾虑。

周日中国公布了如何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部分路线图,目前距离格拉斯哥峰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据知情人士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曾向其欧洲同行表示,该路线图将于10月初公布。

中国渴望在应对气候变化的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经常在国际会议上给出气候承诺的时间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春季的一个峰会上表示,中国将在2025年后开始减少煤炭消费。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将中国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日期从“2030年左右”改为“2030年前”。 一些发达经济体一直在要求中国将这一日期进一步提前。

周日发布的这份16页文件主要重申了中国已经宣布的气候承诺。不过分析人士说,中国力争石油消费在2026年至2030年期间保持平稳,这表明中国的碳排放峰值有望接近2025年的排放水平。

这份文件还称,未来几周将披露更详细的行业计划。周二,中国国务院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目标。

中国尚未正式向联合国提交最新的减排目标,此前外界预计中国将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召开前完成这一步骤。正在组织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英国气候特使Alok Sharma表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反应将是此次峰会成功与否的关键。他说,那些仍在犹豫的国家“必须兑现承诺”。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上周表示,中国希望发挥建设性作用,并正在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的成功而努力。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

能源行业专家说,中国之所以出现这场20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主要是因为中国领导人从根本上没有应对好能源市场,他们基本忽视了危机即将到来的警示信号。

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而电价是由中央政府管控的。因此全球煤炭价格暴涨时,电力公司无法将上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能源供应紧张在9月下旬达到顶峰。9月24日,动力煤基准价格达到人民币1,079元,相当于169美元,比3月初的580元几乎上涨了一倍。

这场危机引发了政治纷争。了解最近讨论情况的人士说,多个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将电力危机部分归咎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倡导的电价控制政策。中国国务院和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未回应置评请求。

多年来,以李克强为首的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如果允许电价过快上涨,可能造成社会后果。在过去几年的年度政府报告中,李克强甚至曾要求电价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帮助控制工厂的生产成本。

据知悉讨论情况的两位人士称,在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之后,包括10月初在为期一周的中国国庆节假期期间举行的会议,习近平最终站到了提议放松价格控制的一方。发改委10月12日发布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此前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把企业生产成本、特别是重工业的生产成本维持在低位,成为政府工作的优先事项。

能源供应紧张的早期警示信号出现在夏季,当时在中国南方的云南和广东两省都出现电力短缺。能源观察人士指出,高煤价使得电力公司不愿开机发电,因为担心发电越多亏损越多。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企高管曾私下抱怨称,带有政治色彩的行动正抑制煤炭供应。

在春季的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曾要求内蒙古代表团加大对该地区煤炭行业涉腐问题的调查整治力度。据官媒报道,内蒙古过半数煤矿受到了调查影响。随着煤矿管理者努力配合调查,内蒙古煤炭产量明显放缓。内蒙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产区,仅次于山西省。

这些调查叠加对煤矿地区的广泛安全和环境检查,以及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导致煤炭价格在今年夏季飙升至三年最高水平。2019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动力煤供应国,占进口总量的5%。

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1-6月份,中国煤炭库存比去年同期减少26%。7月份,行业分析师估计,中国今年将面临约6,000万吨的煤炭短缺。

尽管中国今年截至8月的煤炭产量同比增长4.4%,至26亿吨,但同期的能源消费增长了14%,煤炭进口下降10%。

冬季即将到来,届时东北地区的气温可能降到远低于零下20华氏度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发改委10月19日表示,将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规定的所有必要手段,降低创纪录的高煤价。该法律让中国政府可以限制关键商品的利润和价格。中国政府已经下令所有煤矿开足马力,并批准新建煤矿。

气候和能源专家认为中国增加煤炭生产是一项暂时性措施,许多人仍对中国实现其气候目标的承诺抱有信心,不过他们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一些挑战。

牛津大学的能源教授Michal Meidan称:“当前的能源危机迫使中国自问:谁将为更高的电价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应对能源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响应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呼声,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Sha Hua|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领导层从9月下旬开始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

在高煤价的推动下,一场能源危机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工厂。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显示,中国东北地区的汽车在漆黑的道路上行驶,人们借着手机的灯光吃饭,还有一些家庭被困在突然关闭的电梯里。

围绕长期能源短缺和今年冬季能源供应不足的担忧正在加剧。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化解上述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将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应对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压力,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计划在上述峰会前发布的重要气候宣言被推迟了,原因是在中国还要努力确保有足够的煤炭供家庭冬季取暖和维持工厂运转之际,该国领导人对于向全球展示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有所顾虑。

周日中国公布了如何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部分路线图,目前距离格拉斯哥峰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据知情人士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曾向其欧洲同行表示,该路线图将于10月初公布。

中国渴望在应对气候变化的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经常在国际会议上给出气候承诺的时间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春季的一个峰会上表示,中国将在2025年后开始减少煤炭消费。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将中国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日期从“2030年左右”改为“2030年前”。 一些发达经济体一直在要求中国将这一日期进一步提前。

周日发布的这份16页文件主要重申了中国已经宣布的气候承诺。不过分析人士说,中国力争石油消费在2026年至2030年期间保持平稳,这表明中国的碳排放峰值有望接近2025年的排放水平。

这份文件还称,未来几周将披露更详细的行业计划。周二,中国国务院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目标。

中国尚未正式向联合国提交最新的减排目标,此前外界预计中国将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召开前完成这一步骤。正在组织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英国气候特使Alok Sharma表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反应将是此次峰会成功与否的关键。他说,那些仍在犹豫的国家“必须兑现承诺”。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上周表示,中国希望发挥建设性作用,并正在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的成功而努力。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

能源行业专家说,中国之所以出现这场20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主要是因为中国领导人从根本上没有应对好能源市场,他们基本忽视了危机即将到来的警示信号。

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而电价是由中央政府管控的。因此全球煤炭价格暴涨时,电力公司无法将上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能源供应紧张在9月下旬达到顶峰。9月24日,动力煤基准价格达到人民币1,079元,相当于169美元,比3月初的580元几乎上涨了一倍。

这场危机引发了政治纷争。了解最近讨论情况的人士说,多个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将电力危机部分归咎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倡导的电价控制政策。中国国务院和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未回应置评请求。

多年来,以李克强为首的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如果允许电价过快上涨,可能造成社会后果。在过去几年的年度政府报告中,李克强甚至曾要求电价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帮助控制工厂的生产成本。

据知悉讨论情况的两位人士称,在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之后,包括10月初在为期一周的中国国庆节假期期间举行的会议,习近平最终站到了提议放松价格控制的一方。发改委10月12日发布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此前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把企业生产成本、特别是重工业的生产成本维持在低位,成为政府工作的优先事项。

能源供应紧张的早期警示信号出现在夏季,当时在中国南方的云南和广东两省都出现电力短缺。能源观察人士指出,高煤价使得电力公司不愿开机发电,因为担心发电越多亏损越多。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企高管曾私下抱怨称,带有政治色彩的行动正抑制煤炭供应。

在春季的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曾要求内蒙古代表团加大对该地区煤炭行业涉腐问题的调查整治力度。据官媒报道,内蒙古过半数煤矿受到了调查影响。随着煤矿管理者努力配合调查,内蒙古煤炭产量明显放缓。内蒙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产区,仅次于山西省。

这些调查叠加对煤矿地区的广泛安全和环境检查,以及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导致煤炭价格在今年夏季飙升至三年最高水平。2019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动力煤供应国,占进口总量的5%。

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1-6月份,中国煤炭库存比去年同期减少26%。7月份,行业分析师估计,中国今年将面临约6,000万吨的煤炭短缺。

尽管中国今年截至8月的煤炭产量同比增长4.4%,至26亿吨,但同期的能源消费增长了14%,煤炭进口下降10%。

冬季即将到来,届时东北地区的气温可能降到远低于零下20华氏度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发改委10月19日表示,将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规定的所有必要手段,降低创纪录的高煤价。该法律让中国政府可以限制关键商品的利润和价格。中国政府已经下令所有煤矿开足马力,并批准新建煤矿。

气候和能源专家认为中国增加煤炭生产是一项暂时性措施,许多人仍对中国实现其气候目标的承诺抱有信心,不过他们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一些挑战。

牛津大学的能源教授Michal Meidan称:“当前的能源危机迫使中国自问:谁将为更高的电价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能源危机为中国发布气候宣言的计划带来变数

发布日期:2021-10-27 16:24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应对能源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响应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呼声,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Sha Hua|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领导层从9月下旬开始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

在高煤价的推动下,一场能源危机已经开始席卷中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工厂。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显示,中国东北地区的汽车在漆黑的道路上行驶,人们借着手机的灯光吃饭,还有一些家庭被困在突然关闭的电梯里。

围绕长期能源短缺和今年冬季能源供应不足的担忧正在加剧。

过去一个月,在中国领导人努力化解上述危机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将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这凸显出中国面临的挑战,那就是既要应对要求中国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国际压力,又要保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计划在上述峰会前发布的重要气候宣言被推迟了,原因是在中国还要努力确保有足够的煤炭供家庭冬季取暖和维持工厂运转之际,该国领导人对于向全球展示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有所顾虑。

周日中国公布了如何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部分路线图,目前距离格拉斯哥峰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据知情人士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曾向其欧洲同行表示,该路线图将于10月初公布。

中国渴望在应对气候变化的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经常在国际会议上给出气候承诺的时间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春季的一个峰会上表示,中国将在2025年后开始减少煤炭消费。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将中国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日期从“2030年左右”改为“2030年前”。 一些发达经济体一直在要求中国将这一日期进一步提前。

周日发布的这份16页文件主要重申了中国已经宣布的气候承诺。不过分析人士说,中国力争石油消费在2026年至2030年期间保持平稳,这表明中国的碳排放峰值有望接近2025年的排放水平。

这份文件还称,未来几周将披露更详细的行业计划。周二,中国国务院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目标。

中国尚未正式向联合国提交最新的减排目标,此前外界预计中国将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召开前完成这一步骤。正在组织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英国气候特使Alok Sharma表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反应将是此次峰会成功与否的关键。他说,那些仍在犹豫的国家“必须兑现承诺”。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上周表示,中国希望发挥建设性作用,并正在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的成功而努力。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

能源行业专家说,中国之所以出现这场20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主要是因为中国领导人从根本上没有应对好能源市场,他们基本忽视了危机即将到来的警示信号。

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而电价是由中央政府管控的。因此全球煤炭价格暴涨时,电力公司无法将上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能源供应紧张在9月下旬达到顶峰。9月24日,动力煤基准价格达到人民币1,079元,相当于169美元,比3月初的580元几乎上涨了一倍。

这场危机引发了政治纷争。了解最近讨论情况的人士说,多个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将电力危机部分归咎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倡导的电价控制政策。中国国务院和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未回应置评请求。

多年来,以李克强为首的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如果允许电价过快上涨,可能造成社会后果。在过去几年的年度政府报告中,李克强甚至曾要求电价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帮助控制工厂的生产成本。

据知悉讨论情况的两位人士称,在召开了一系列紧急会议之后,包括10月初在为期一周的中国国庆节假期期间举行的会议,习近平最终站到了提议放松价格控制的一方。发改委10月12日发布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此前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把企业生产成本、特别是重工业的生产成本维持在低位,成为政府工作的优先事项。

能源供应紧张的早期警示信号出现在夏季,当时在中国南方的云南和广东两省都出现电力短缺。能源观察人士指出,高煤价使得电力公司不愿开机发电,因为担心发电越多亏损越多。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企高管曾私下抱怨称,带有政治色彩的行动正抑制煤炭供应。

在春季的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曾要求内蒙古代表团加大对该地区煤炭行业涉腐问题的调查整治力度。据官媒报道,内蒙古过半数煤矿受到了调查影响。随着煤矿管理者努力配合调查,内蒙古煤炭产量明显放缓。内蒙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产区,仅次于山西省。

这些调查叠加对煤矿地区的广泛安全和环境检查,以及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导致煤炭价格在今年夏季飙升至三年最高水平。2019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动力煤供应国,占进口总量的5%。

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1-6月份,中国煤炭库存比去年同期减少26%。7月份,行业分析师估计,中国今年将面临约6,000万吨的煤炭短缺。

尽管中国今年截至8月的煤炭产量同比增长4.4%,至26亿吨,但同期的能源消费增长了14%,煤炭进口下降10%。

冬季即将到来,届时东北地区的气温可能降到远低于零下20华氏度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发改委10月19日表示,将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规定的所有必要手段,降低创纪录的高煤价。该法律让中国政府可以限制关键商品的利润和价格。中国政府已经下令所有煤矿开足马力,并批准新建煤矿。

气候和能源专家认为中国增加煤炭生产是一项暂时性措施,许多人仍对中国实现其气候目标的承诺抱有信心,不过他们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一些挑战。

牛津大学的能源教授Michal Meidan称:“当前的能源危机迫使中国自问:谁将为更高的电价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