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Milton Ezrati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经常被描绘成“反特朗普”,因为前者尽可能地扭转了特朗普的大部分做法,但这种立场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面似乎是个例外。近期,随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贸易谈判,这一事实更是变得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尽管评论家们和戴琪所在政党中的许多人都严厉批评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强硬立场,尤其是征收一系列相当高的关税,但戴琪丝毫没有表现出要软化美国政府立场或做出任何让步的倾向。当刘鹤以友好的姿态要求戴琪降低特朗普在2019年征收的关税时,后者断然拒绝了。

戴琪和美国前一任总统的立场没有太大差别,她也是围绕着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达成的两阶段协议来确立自己地位的。戴琪声称,中国没有理由要求让步,因为它在所有方面都未能遵守特朗普协议的第一阶段。她认为,中国没有充分遏制侵犯版权和专利的行为,也没有停止要求在该国做生意的美国人要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和商业秘密的做法,而这与其所承诺的相悖。最近,中国允许美国金融巨头黑石在该国设立和销售投资产品,但被视为不足以兑现中国对美国的金融开放承诺。

如果说戴琪和特朗普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前者比后者更尖锐。戴琪承诺要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发誓要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来改变她所说的中国“以国家为中心的贸易方式”。另外,戴琪还威胁要进行新的“301调查”,就像特朗普在2019年启动关税手段时那样。为了加快这一进程,戴琪提到了中国对国企的补贴行为及其一般性产业政策,这些都是特朗普协议中安排在第二阶段处理的议题。

而且与特朗普的做法不同,戴琪承诺,美国将通过与国际组织和其它国家的“盟友关系”和“协议”来加大对中国的压力。这与其说是一个实质性的差异,不如说是一个讨论点。在与中国贸易的相关议题上,美国几乎完全无视WTO的规则,而戴琪甚至没有提到七国集团或二十国集团。确实,她指出了最近美国和欧盟就波音和空客之间的竞争达成的协议,但如果美国真的想与欧洲结成统一战线应对中国,它需要取消特朗普对欧洲厂商征收的钢铁和铝关税,但这些关税现在仍然存在。目前,美国既没有与新独立的英国达成贸易协定,也没有与已经失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继承者——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进行接触。这一决定尤其值得注意,因为中国上个月申请加入该协定。

自从特朗普的政策造成惊恐以来,很多智库和大学里的人士,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分析师们都提出了可能缓解紧张局势的方案,以减少特朗普政策对世界秩序的威胁,其中就包括美国可以通过寻求国际组织的支援来减少自己对中国直接施压。其它方案则提出了降低关税的方法,以及实施比2020年1月协议中更渐进的方法。尽管这些建议很有想法,但很明显,拜登政府决定在保持与特朗普政府一样的要求和决心。无论前者多么明确地希望自己会与特朗普的态度和政策区分开来,这种区分都不会应用到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在对中贸易政策上,拜登与特朗普一脉相承

发布日期:2021-10-26 06:24
|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Milton Ezrati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经常被描绘成“反特朗普”,因为前者尽可能地扭转了特朗普的大部分做法,但这种立场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面似乎是个例外。近期,随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贸易谈判,这一事实更是变得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尽管评论家们和戴琪所在政党中的许多人都严厉批评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强硬立场,尤其是征收一系列相当高的关税,但戴琪丝毫没有表现出要软化美国政府立场或做出任何让步的倾向。当刘鹤以友好的姿态要求戴琪降低特朗普在2019年征收的关税时,后者断然拒绝了。

戴琪和美国前一任总统的立场没有太大差别,她也是围绕着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达成的两阶段协议来确立自己地位的。戴琪声称,中国没有理由要求让步,因为它在所有方面都未能遵守特朗普协议的第一阶段。她认为,中国没有充分遏制侵犯版权和专利的行为,也没有停止要求在该国做生意的美国人要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和商业秘密的做法,而这与其所承诺的相悖。最近,中国允许美国金融巨头黑石在该国设立和销售投资产品,但被视为不足以兑现中国对美国的金融开放承诺。

如果说戴琪和特朗普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前者比后者更尖锐。戴琪承诺要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发誓要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来改变她所说的中国“以国家为中心的贸易方式”。另外,戴琪还威胁要进行新的“301调查”,就像特朗普在2019年启动关税手段时那样。为了加快这一进程,戴琪提到了中国对国企的补贴行为及其一般性产业政策,这些都是特朗普协议中安排在第二阶段处理的议题。

而且与特朗普的做法不同,戴琪承诺,美国将通过与国际组织和其它国家的“盟友关系”和“协议”来加大对中国的压力。这与其说是一个实质性的差异,不如说是一个讨论点。在与中国贸易的相关议题上,美国几乎完全无视WTO的规则,而戴琪甚至没有提到七国集团或二十国集团。确实,她指出了最近美国和欧盟就波音和空客之间的竞争达成的协议,但如果美国真的想与欧洲结成统一战线应对中国,它需要取消特朗普对欧洲厂商征收的钢铁和铝关税,但这些关税现在仍然存在。目前,美国既没有与新独立的英国达成贸易协定,也没有与已经失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继承者——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进行接触。这一决定尤其值得注意,因为中国上个月申请加入该协定。

自从特朗普的政策造成惊恐以来,很多智库和大学里的人士,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分析师们都提出了可能缓解紧张局势的方案,以减少特朗普政策对世界秩序的威胁,其中就包括美国可以通过寻求国际组织的支援来减少自己对中国直接施压。其它方案则提出了降低关税的方法,以及实施比2020年1月协议中更渐进的方法。尽管这些建议很有想法,但很明显,拜登政府决定在保持与特朗普政府一样的要求和决心。无论前者多么明确地希望自己会与特朗普的态度和政策区分开来,这种区分都不会应用到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Milton Ezrati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经常被描绘成“反特朗普”,因为前者尽可能地扭转了特朗普的大部分做法,但这种立场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面似乎是个例外。近期,随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贸易谈判,这一事实更是变得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尽管评论家们和戴琪所在政党中的许多人都严厉批评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强硬立场,尤其是征收一系列相当高的关税,但戴琪丝毫没有表现出要软化美国政府立场或做出任何让步的倾向。当刘鹤以友好的姿态要求戴琪降低特朗普在2019年征收的关税时,后者断然拒绝了。

戴琪和美国前一任总统的立场没有太大差别,她也是围绕着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达成的两阶段协议来确立自己地位的。戴琪声称,中国没有理由要求让步,因为它在所有方面都未能遵守特朗普协议的第一阶段。她认为,中国没有充分遏制侵犯版权和专利的行为,也没有停止要求在该国做生意的美国人要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和商业秘密的做法,而这与其所承诺的相悖。最近,中国允许美国金融巨头黑石在该国设立和销售投资产品,但被视为不足以兑现中国对美国的金融开放承诺。

如果说戴琪和特朗普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前者比后者更尖锐。戴琪承诺要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发誓要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来改变她所说的中国“以国家为中心的贸易方式”。另外,戴琪还威胁要进行新的“301调查”,就像特朗普在2019年启动关税手段时那样。为了加快这一进程,戴琪提到了中国对国企的补贴行为及其一般性产业政策,这些都是特朗普协议中安排在第二阶段处理的议题。

而且与特朗普的做法不同,戴琪承诺,美国将通过与国际组织和其它国家的“盟友关系”和“协议”来加大对中国的压力。这与其说是一个实质性的差异,不如说是一个讨论点。在与中国贸易的相关议题上,美国几乎完全无视WTO的规则,而戴琪甚至没有提到七国集团或二十国集团。确实,她指出了最近美国和欧盟就波音和空客之间的竞争达成的协议,但如果美国真的想与欧洲结成统一战线应对中国,它需要取消特朗普对欧洲厂商征收的钢铁和铝关税,但这些关税现在仍然存在。目前,美国既没有与新独立的英国达成贸易协定,也没有与已经失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继承者——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进行接触。这一决定尤其值得注意,因为中国上个月申请加入该协定。

自从特朗普的政策造成惊恐以来,很多智库和大学里的人士,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分析师们都提出了可能缓解紧张局势的方案,以减少特朗普政策对世界秩序的威胁,其中就包括美国可以通过寻求国际组织的支援来减少自己对中国直接施压。其它方案则提出了降低关税的方法,以及实施比2020年1月协议中更渐进的方法。尽管这些建议很有想法,但很明显,拜登政府决定在保持与特朗普政府一样的要求和决心。无论前者多么明确地希望自己会与特朗普的态度和政策区分开来,这种区分都不会应用到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在对中贸易政策上,拜登与特朗普一脉相承

发布日期:2021-10-26 06:24
|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Milton Ezrati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经常被描绘成“反特朗普”,因为前者尽可能地扭转了特朗普的大部分做法,但这种立场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上面似乎是个例外。近期,随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贸易谈判,这一事实更是变得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当今政府几乎完全借鉴于特朗普。

尽管评论家们和戴琪所在政党中的许多人都严厉批评了特朗普对中国采取的强硬立场,尤其是征收一系列相当高的关税,但戴琪丝毫没有表现出要软化美国政府立场或做出任何让步的倾向。当刘鹤以友好的姿态要求戴琪降低特朗普在2019年征收的关税时,后者断然拒绝了。

戴琪和美国前一任总统的立场没有太大差别,她也是围绕着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达成的两阶段协议来确立自己地位的。戴琪声称,中国没有理由要求让步,因为它在所有方面都未能遵守特朗普协议的第一阶段。她认为,中国没有充分遏制侵犯版权和专利的行为,也没有停止要求在该国做生意的美国人要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和商业秘密的做法,而这与其所承诺的相悖。最近,中国允许美国金融巨头黑石在该国设立和销售投资产品,但被视为不足以兑现中国对美国的金融开放承诺。

如果说戴琪和特朗普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前者比后者更尖锐。戴琪承诺要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发誓要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来改变她所说的中国“以国家为中心的贸易方式”。另外,戴琪还威胁要进行新的“301调查”,就像特朗普在2019年启动关税手段时那样。为了加快这一进程,戴琪提到了中国对国企的补贴行为及其一般性产业政策,这些都是特朗普协议中安排在第二阶段处理的议题。

而且与特朗普的做法不同,戴琪承诺,美国将通过与国际组织和其它国家的“盟友关系”和“协议”来加大对中国的压力。这与其说是一个实质性的差异,不如说是一个讨论点。在与中国贸易的相关议题上,美国几乎完全无视WTO的规则,而戴琪甚至没有提到七国集团或二十国集团。确实,她指出了最近美国和欧盟就波音和空客之间的竞争达成的协议,但如果美国真的想与欧洲结成统一战线应对中国,它需要取消特朗普对欧洲厂商征收的钢铁和铝关税,但这些关税现在仍然存在。目前,美国既没有与新独立的英国达成贸易协定,也没有与已经失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继承者——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进行接触。这一决定尤其值得注意,因为中国上个月申请加入该协定。

自从特朗普的政策造成惊恐以来,很多智库和大学里的人士,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分析师们都提出了可能缓解紧张局势的方案,以减少特朗普政策对世界秩序的威胁,其中就包括美国可以通过寻求国际组织的支援来减少自己对中国直接施压。其它方案则提出了降低关税的方法,以及实施比2020年1月协议中更渐进的方法。尽管这些建议很有想法,但很明显,拜登政府决定在保持与特朗普政府一样的要求和决心。无论前者多么明确地希望自己会与特朗普的态度和政策区分开来,这种区分都不会应用到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