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


去年,在夜间作业的青岛港。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

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使出口成为多年来最大的增长动力,西方购物支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在上升。随着疫情接近进入第三个年头,中国领导人努力试图解决的经济失衡问题正因此恶化。

美国消费支出在疫情期间迅速回升,但中国的消费却依然乏力。中国零售销售仍未重现疫情之前那样的快速增长。该国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4.4%,增幅远低于2019年全年的8%。

这种疲软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发放刺激款项,因此消费者没有多余的现金。此外,这也反映了一种增加储蓄的长期趋势,许多中国人决定在局面存在不确定之际把钱存起来,特别是在对疫情暴发的担忧挥之不去的情况下。

然而,中国的出口却大放异彩。西方对笔记本电脑、家具和自行车等商品的需求激增。由于疫情威胁到亚洲其他制造基地的生产,包括越南和马来西亚,中国2020年在全球出口中占据的份额达到了15%的纪录水平,预计今年占比将更大。

出口激增在短期内对中国是有利的,有助于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

但越来越清楚的是,新冠疫情已经导致中国重新平衡国内经济的目标受挫,中国希望降低本国经济对出口以及基建支出和房地产的依赖程度。房地产是导致中国债务问题的原因之一。

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加深也有可能重新引发贸易紧张局势。2020年,中国对全球的贸易顺差达到了5,350亿美元的多年高点,对美国的顺差较上年扩大了7%,达到3,170亿美元。今年9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上升到420亿美元的月度纪录。

“某种程度而言,新冠疫情放大了中国经济的某些不平衡之处,”世界银行驻北京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ebastian Eckardt说。“中国不能再回到依赖出口作为主要增长引擎的老路上去。”

中国领导人对这些风险心知肚明,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将促进国内需求作为优先要务。

去年,促内需努力更是紧锣密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国内大循环”计划,将国内消费作为中国的主要增长来源之一,同时减少对外国投资和出口的依赖。不过中国消费者并未配合。

“新冠疫情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影响了他们的消费信心,”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说。

除了对暴发新疫情的担忧,许多中国消费者还担心收入增长疲弱,除工厂之外的其他领域就业前景也并不乐观。最近几个月,中国监管部门接连整顿利润丰厚的行业,包括教培公司以及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科技企业,这加剧了中国年轻人对工作机会的担忧,影响了他们的消费意愿。

对房地产行业的打压引发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房产所有者的担忧,他们担心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回调。购买房地产是中国家庭一种热门的财富保存方式。

中国的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而且瑞银(UBS)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一储蓄率已从2020年的43.2%和2019年的40.6%攀升至今年5月的45.2%。

在上海,Liu Kai今年开始更频繁地推掉晚上的饭局和酒局。他称自己的业务进展不佳,这些业务涉及向中国买家出售柬埔寨金边的公寓。自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客户无法前往金边,销售下降了90%以上。

Liu说,他的基本月薪约为4,000美元,由于底薪之外的佣金收入大减,他的储蓄计划未能很好完成。

29岁的Liu表示,如果到月底时没能存下点钱,他会觉得有点害怕。他正在考虑转行,他说,要是换工作的话,挣的钱可能变少,因为不得不从头开始打拼。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捂紧钱包,消费活动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正愈发减少。2020年居民消费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占比是38.1%,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低于2019年的39.2%。


相比之下,在美国,到2020年底时,个人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为67.4%,与2019年持平。这个比例在今年6月进一步攀升至69%。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表示,想让中国家庭增加消费支出,需要解决棘手的结构性问题,比如持续的不平等和社会安全保障广泛缺乏等,这些问题的存在导致许多家庭希望存更多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领导人正在高调宣传一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新的优先政策,以期更平均地分配社会财富。该倡议的目标包括提高人均收入,最终或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提供助力。

不过,该倡议可能包括提高税收,并将财富从更富裕家庭或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更普通的中国人,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可能引发阵痛。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除非中国家庭在国家整体增长中获得的份额增多,否则他们的消费能力将继续受限。但是,诸如改善社会保障网这样的措施意味着让家庭变得更富裕将以牺牲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因为这些项目通常是由地方政府买单。

佩蒂斯表示,从政治上讲,将财富从富人手中转移到穷人手中可能相当困难,但将地方政府的资产和收入转移到家庭手中恐怕要难上加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冠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再平衡出现倒退

发布日期:2021-10-25 18:10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


去年,在夜间作业的青岛港。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

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使出口成为多年来最大的增长动力,西方购物支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在上升。随着疫情接近进入第三个年头,中国领导人努力试图解决的经济失衡问题正因此恶化。

美国消费支出在疫情期间迅速回升,但中国的消费却依然乏力。中国零售销售仍未重现疫情之前那样的快速增长。该国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4.4%,增幅远低于2019年全年的8%。

这种疲软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发放刺激款项,因此消费者没有多余的现金。此外,这也反映了一种增加储蓄的长期趋势,许多中国人决定在局面存在不确定之际把钱存起来,特别是在对疫情暴发的担忧挥之不去的情况下。

然而,中国的出口却大放异彩。西方对笔记本电脑、家具和自行车等商品的需求激增。由于疫情威胁到亚洲其他制造基地的生产,包括越南和马来西亚,中国2020年在全球出口中占据的份额达到了15%的纪录水平,预计今年占比将更大。

出口激增在短期内对中国是有利的,有助于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

但越来越清楚的是,新冠疫情已经导致中国重新平衡国内经济的目标受挫,中国希望降低本国经济对出口以及基建支出和房地产的依赖程度。房地产是导致中国债务问题的原因之一。

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加深也有可能重新引发贸易紧张局势。2020年,中国对全球的贸易顺差达到了5,350亿美元的多年高点,对美国的顺差较上年扩大了7%,达到3,170亿美元。今年9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上升到420亿美元的月度纪录。

“某种程度而言,新冠疫情放大了中国经济的某些不平衡之处,”世界银行驻北京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ebastian Eckardt说。“中国不能再回到依赖出口作为主要增长引擎的老路上去。”

中国领导人对这些风险心知肚明,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将促进国内需求作为优先要务。

去年,促内需努力更是紧锣密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国内大循环”计划,将国内消费作为中国的主要增长来源之一,同时减少对外国投资和出口的依赖。不过中国消费者并未配合。

“新冠疫情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影响了他们的消费信心,”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说。

除了对暴发新疫情的担忧,许多中国消费者还担心收入增长疲弱,除工厂之外的其他领域就业前景也并不乐观。最近几个月,中国监管部门接连整顿利润丰厚的行业,包括教培公司以及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科技企业,这加剧了中国年轻人对工作机会的担忧,影响了他们的消费意愿。

对房地产行业的打压引发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房产所有者的担忧,他们担心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回调。购买房地产是中国家庭一种热门的财富保存方式。

中国的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而且瑞银(UBS)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一储蓄率已从2020年的43.2%和2019年的40.6%攀升至今年5月的45.2%。

在上海,Liu Kai今年开始更频繁地推掉晚上的饭局和酒局。他称自己的业务进展不佳,这些业务涉及向中国买家出售柬埔寨金边的公寓。自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客户无法前往金边,销售下降了90%以上。

Liu说,他的基本月薪约为4,000美元,由于底薪之外的佣金收入大减,他的储蓄计划未能很好完成。

29岁的Liu表示,如果到月底时没能存下点钱,他会觉得有点害怕。他正在考虑转行,他说,要是换工作的话,挣的钱可能变少,因为不得不从头开始打拼。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捂紧钱包,消费活动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正愈发减少。2020年居民消费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占比是38.1%,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低于2019年的39.2%。


相比之下,在美国,到2020年底时,个人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为67.4%,与2019年持平。这个比例在今年6月进一步攀升至69%。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表示,想让中国家庭增加消费支出,需要解决棘手的结构性问题,比如持续的不平等和社会安全保障广泛缺乏等,这些问题的存在导致许多家庭希望存更多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领导人正在高调宣传一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新的优先政策,以期更平均地分配社会财富。该倡议的目标包括提高人均收入,最终或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提供助力。

不过,该倡议可能包括提高税收,并将财富从更富裕家庭或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更普通的中国人,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可能引发阵痛。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除非中国家庭在国家整体增长中获得的份额增多,否则他们的消费能力将继续受限。但是,诸如改善社会保障网这样的措施意味着让家庭变得更富裕将以牺牲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因为这些项目通常是由地方政府买单。

佩蒂斯表示,从政治上讲,将财富从富人手中转移到穷人手中可能相当困难,但将地方政府的资产和收入转移到家庭手中恐怕要难上加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


去年,在夜间作业的青岛港。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

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使出口成为多年来最大的增长动力,西方购物支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在上升。随着疫情接近进入第三个年头,中国领导人努力试图解决的经济失衡问题正因此恶化。

美国消费支出在疫情期间迅速回升,但中国的消费却依然乏力。中国零售销售仍未重现疫情之前那样的快速增长。该国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4.4%,增幅远低于2019年全年的8%。

这种疲软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发放刺激款项,因此消费者没有多余的现金。此外,这也反映了一种增加储蓄的长期趋势,许多中国人决定在局面存在不确定之际把钱存起来,特别是在对疫情暴发的担忧挥之不去的情况下。

然而,中国的出口却大放异彩。西方对笔记本电脑、家具和自行车等商品的需求激增。由于疫情威胁到亚洲其他制造基地的生产,包括越南和马来西亚,中国2020年在全球出口中占据的份额达到了15%的纪录水平,预计今年占比将更大。

出口激增在短期内对中国是有利的,有助于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

但越来越清楚的是,新冠疫情已经导致中国重新平衡国内经济的目标受挫,中国希望降低本国经济对出口以及基建支出和房地产的依赖程度。房地产是导致中国债务问题的原因之一。

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加深也有可能重新引发贸易紧张局势。2020年,中国对全球的贸易顺差达到了5,350亿美元的多年高点,对美国的顺差较上年扩大了7%,达到3,170亿美元。今年9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上升到420亿美元的月度纪录。

“某种程度而言,新冠疫情放大了中国经济的某些不平衡之处,”世界银行驻北京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ebastian Eckardt说。“中国不能再回到依赖出口作为主要增长引擎的老路上去。”

中国领导人对这些风险心知肚明,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将促进国内需求作为优先要务。

去年,促内需努力更是紧锣密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国内大循环”计划,将国内消费作为中国的主要增长来源之一,同时减少对外国投资和出口的依赖。不过中国消费者并未配合。

“新冠疫情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影响了他们的消费信心,”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说。

除了对暴发新疫情的担忧,许多中国消费者还担心收入增长疲弱,除工厂之外的其他领域就业前景也并不乐观。最近几个月,中国监管部门接连整顿利润丰厚的行业,包括教培公司以及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科技企业,这加剧了中国年轻人对工作机会的担忧,影响了他们的消费意愿。

对房地产行业的打压引发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房产所有者的担忧,他们担心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回调。购买房地产是中国家庭一种热门的财富保存方式。

中国的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而且瑞银(UBS)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一储蓄率已从2020年的43.2%和2019年的40.6%攀升至今年5月的45.2%。

在上海,Liu Kai今年开始更频繁地推掉晚上的饭局和酒局。他称自己的业务进展不佳,这些业务涉及向中国买家出售柬埔寨金边的公寓。自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客户无法前往金边,销售下降了90%以上。

Liu说,他的基本月薪约为4,000美元,由于底薪之外的佣金收入大减,他的储蓄计划未能很好完成。

29岁的Liu表示,如果到月底时没能存下点钱,他会觉得有点害怕。他正在考虑转行,他说,要是换工作的话,挣的钱可能变少,因为不得不从头开始打拼。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捂紧钱包,消费活动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正愈发减少。2020年居民消费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占比是38.1%,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低于2019年的39.2%。


相比之下,在美国,到2020年底时,个人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为67.4%,与2019年持平。这个比例在今年6月进一步攀升至69%。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表示,想让中国家庭增加消费支出,需要解决棘手的结构性问题,比如持续的不平等和社会安全保障广泛缺乏等,这些问题的存在导致许多家庭希望存更多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领导人正在高调宣传一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新的优先政策,以期更平均地分配社会财富。该倡议的目标包括提高人均收入,最终或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提供助力。

不过,该倡议可能包括提高税收,并将财富从更富裕家庭或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更普通的中国人,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可能引发阵痛。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除非中国家庭在国家整体增长中获得的份额增多,否则他们的消费能力将继续受限。但是,诸如改善社会保障网这样的措施意味着让家庭变得更富裕将以牺牲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因为这些项目通常是由地方政府买单。

佩蒂斯表示,从政治上讲,将财富从富人手中转移到穷人手中可能相当困难,但将地方政府的资产和收入转移到家庭手中恐怕要难上加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再平衡出现倒退

发布日期:2021-10-25 18:10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


去年,在夜间作业的青岛港。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与美国之间持续数年的贸易战让中国领导人确信,中国需要加快步伐扩大国内消费市场,以减轻西方需求转变对本国经济的冲击。

然而,新冠疫情把中国引向了相反的方向,使出口成为多年来最大的增长动力,西方购物支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在上升。随着疫情接近进入第三个年头,中国领导人努力试图解决的经济失衡问题正因此恶化。

美国消费支出在疫情期间迅速回升,但中国的消费却依然乏力。中国零售销售仍未重现疫情之前那样的快速增长。该国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4.4%,增幅远低于2019年全年的8%。

这种疲软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发放刺激款项,因此消费者没有多余的现金。此外,这也反映了一种增加储蓄的长期趋势,许多中国人决定在局面存在不确定之际把钱存起来,特别是在对疫情暴发的担忧挥之不去的情况下。

然而,中国的出口却大放异彩。西方对笔记本电脑、家具和自行车等商品的需求激增。由于疫情威胁到亚洲其他制造基地的生产,包括越南和马来西亚,中国2020年在全球出口中占据的份额达到了15%的纪录水平,预计今年占比将更大。

出口激增在短期内对中国是有利的,有助于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

但越来越清楚的是,新冠疫情已经导致中国重新平衡国内经济的目标受挫,中国希望降低本国经济对出口以及基建支出和房地产的依赖程度。房地产是导致中国债务问题的原因之一。

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加深也有可能重新引发贸易紧张局势。2020年,中国对全球的贸易顺差达到了5,350亿美元的多年高点,对美国的顺差较上年扩大了7%,达到3,170亿美元。今年9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上升到420亿美元的月度纪录。

“某种程度而言,新冠疫情放大了中国经济的某些不平衡之处,”世界银行驻北京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ebastian Eckardt说。“中国不能再回到依赖出口作为主要增长引擎的老路上去。”

中国领导人对这些风险心知肚明,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将促进国内需求作为优先要务。

去年,促内需努力更是紧锣密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国内大循环”计划,将国内消费作为中国的主要增长来源之一,同时减少对外国投资和出口的依赖。不过中国消费者并未配合。

“新冠疫情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影响了他们的消费信心,”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说。

除了对暴发新疫情的担忧,许多中国消费者还担心收入增长疲弱,除工厂之外的其他领域就业前景也并不乐观。最近几个月,中国监管部门接连整顿利润丰厚的行业,包括教培公司以及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科技企业,这加剧了中国年轻人对工作机会的担忧,影响了他们的消费意愿。

对房地产行业的打压引发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房产所有者的担忧,他们担心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回调。购买房地产是中国家庭一种热门的财富保存方式。

中国的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而且瑞银(UBS)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一储蓄率已从2020年的43.2%和2019年的40.6%攀升至今年5月的45.2%。

在上海,Liu Kai今年开始更频繁地推掉晚上的饭局和酒局。他称自己的业务进展不佳,这些业务涉及向中国买家出售柬埔寨金边的公寓。自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客户无法前往金边,销售下降了90%以上。

Liu说,他的基本月薪约为4,000美元,由于底薪之外的佣金收入大减,他的储蓄计划未能很好完成。

29岁的Liu表示,如果到月底时没能存下点钱,他会觉得有点害怕。他正在考虑转行,他说,要是换工作的话,挣的钱可能变少,因为不得不从头开始打拼。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捂紧钱包,消费活动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正愈发减少。2020年居民消费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占比是38.1%,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低于2019年的39.2%。


相比之下,在美国,到2020年底时,个人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为67.4%,与2019年持平。这个比例在今年6月进一步攀升至69%。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表示,想让中国家庭增加消费支出,需要解决棘手的结构性问题,比如持续的不平等和社会安全保障广泛缺乏等,这些问题的存在导致许多家庭希望存更多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领导人正在高调宣传一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新的优先政策,以期更平均地分配社会财富。该倡议的目标包括提高人均收入,最终或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提供助力。

不过,该倡议可能包括提高税收,并将财富从更富裕家庭或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更普通的中国人,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可能引发阵痛。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除非中国家庭在国家整体增长中获得的份额增多,否则他们的消费能力将继续受限。但是,诸如改善社会保障网这样的措施意味着让家庭变得更富裕将以牺牲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因为这些项目通常是由地方政府买单。

佩蒂斯表示,从政治上讲,将财富从富人手中转移到穷人手中可能相当困难,但将地方政府的资产和收入转移到家庭手中恐怕要难上加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