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里斯托菲勒斯(John Christofilos) 56岁
,AGF Management Ltd.首席交易官,资产管理规模:434亿加元(340亿美元)。



采访 | Divya Balji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很幸运,我父亲是60年代初移民来到加拿大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海湾街当酒保,服务对象是交易员,所以每天都和交易员说话,有机会了解交易。

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常常坐地铁到位于市中心的海湾街,坐到酒吧的最里边。我会观察来自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看他们谈论当天发生的大事和不太顺利的事。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去酒吧后,我对父亲说:“我想当交易员。”我开始看报纸,查看股票报价之类的东西,我就是这样培养了对交易的兴趣。四年后,我成为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场内的输入操作员。那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那是1984年,很久以前了。

我每天早上4:09起床。人们总是质疑09是怎么回事,但必须跟你讲,我是个非常迷信和循规蹈矩的人。9是我最喜欢的数字,因为戈尔迪⋅豪(Gordie Howe)是底特律红翼队(Detroit Red Wings)的9号。所以我必须每天早上4:09起床。我会跳上椭圆机。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隔夜市场的情况。AGF是个全球性的商店,所以我们在全球44个不同的市场进行交易。我会去看看亚洲市场,与此同时,欧洲市场也开盘了。

有时候,这一天要到次日凌晨1点才结束,因为在北美市场的整个交易日过后,我们会休息几个小时,然后亚洲市场就又开盘了。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但每周有两三次,我们会熬夜在亚洲市场做交易。

我们一天要接几百个电话。在我们的彭博终端,每天都会从世界各地交易商那里收到数千条即时消息。我每天会收到500到700封电子邮件。太多了,看不完,但我们收到了。9:30的时候我总是会说:“我们系好安全带去兜风。”因为那是市场开盘的时候,事情会开始变得有点忙乱。然后一整天,我们会与我们的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在另一边的交易商讨论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我热爱交易。如果能一天24小时都做交易,我也很愿意。也许有些日子感觉就是24小时在做交易。

场外交易市场取得突破

2021年,场外交易市场的散户交易推高了美国证交所的月度交易量
注:受监管的市场包括所有美国交易所上市交易的Tape A、Tape B和Tape C型股票

其他迷信包括我整个早上做事情都要精确到分钟。我大清早会接一批交易商的电话。他们非常守时。然后我们上午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先是和自己的投资管理团队开,然后和我们的员工开,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们一天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在清晨的时候要向每个人介绍市场的最新信息和隔夜发生的事情。

所以说,是的,我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唯一不墨守成规的部分是当9:30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近市场非常不稳定。

高潮和低谷

所以我最大的高潮不是某一笔交易,而是我们参与的一系列交易。它们被称为大宗交易,就是数量很大的交易。能注意到这一点非常好,因为你会知道是你发起、协助、执行了交易。

最大的低谷是很久以前一个特别的案例,我发出的首批指令中的一个。我把它写下来,然后跑到交易大厅喊到,“我要买5万股ABC股票。”突然间,所有的抛单都冲着我来了。我跑回到电话接线员那里,告诉他我买了5万股,他看着我说“约翰,我们是告诉你卖出5万股。”那是一个低谷。这教会了我很多,确实会犯错,在交易过程中你必须非常非常勤奋。

颠覆性变化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如果回顾过去10年或15年的交易演变,你会看到巨大的变化,包括暗池交易、算法和最小报价单位。我们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就是12.5美分——降到了不到1美分。现在的交易笔数——我们过去一天做几千笔交易——现在每秒做上万笔。

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多个市场,是吗?曾经是非常简单,单一的市场,单一的联络点。现在有了暗池、多个市场和ATS(另类交易系统)等,美国有50个,加拿大有15个——我现在说的只是北美——你必须得完全连接到这些市场并了解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颠覆性变化。然后是第二名,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降到了几美分。

然后从技术角度看,所有东西都被砍掉了。大宗交易减少了。于是算法进入了市场,它们是很棒的工具。你不必每次都使用算法。事实上,你不会希望用算法交易某些证券,包括流动性不佳的证券和低价证券,它们比较难交易,如果你用系统性的算法,很可能会导致价格变动。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

交易建议

有三四个关键要素。第一,要完全抛开情感。要持续学习——非常非常重要。保持自律,对吧?还要保持耐心,尤其是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下,交易日内会出现大幅波动,难以置信的情况。如果你能利用好市场的波动性,你就可以在投资组合中加入阿尔法(跑赢大盘)。因此,波动性越大,我们作为资产管理者就越有可能利用这一机会。

未来前景?

当成交量过大时,就有了机会。我们已经在很多这类的“模因股票”中看到了这一点。在我看来,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对我们非常有利。我非常热衷于发展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不希望这里变成精英主义的环境。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我认为还将会发生的另一件事是,多数交易员将不得不在其他资产类别上做出更大的努力。如果你是现货股票的交易者,那么你最好要了解期权市场、期货市场,还有固定收益证券市场。我认为这个行业会涌现出更多的多资产类别交易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二)

发布日期:2021-10-25 17:26
|约翰⋅克里斯托菲勒斯(John Christofilos) 56岁
,AGF Management Ltd.首席交易官,资产管理规模:434亿加元(340亿美元)。



采访 | Divya Balji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很幸运,我父亲是60年代初移民来到加拿大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海湾街当酒保,服务对象是交易员,所以每天都和交易员说话,有机会了解交易。

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常常坐地铁到位于市中心的海湾街,坐到酒吧的最里边。我会观察来自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看他们谈论当天发生的大事和不太顺利的事。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去酒吧后,我对父亲说:“我想当交易员。”我开始看报纸,查看股票报价之类的东西,我就是这样培养了对交易的兴趣。四年后,我成为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场内的输入操作员。那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那是1984年,很久以前了。

我每天早上4:09起床。人们总是质疑09是怎么回事,但必须跟你讲,我是个非常迷信和循规蹈矩的人。9是我最喜欢的数字,因为戈尔迪⋅豪(Gordie Howe)是底特律红翼队(Detroit Red Wings)的9号。所以我必须每天早上4:09起床。我会跳上椭圆机。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隔夜市场的情况。AGF是个全球性的商店,所以我们在全球44个不同的市场进行交易。我会去看看亚洲市场,与此同时,欧洲市场也开盘了。

有时候,这一天要到次日凌晨1点才结束,因为在北美市场的整个交易日过后,我们会休息几个小时,然后亚洲市场就又开盘了。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但每周有两三次,我们会熬夜在亚洲市场做交易。

我们一天要接几百个电话。在我们的彭博终端,每天都会从世界各地交易商那里收到数千条即时消息。我每天会收到500到700封电子邮件。太多了,看不完,但我们收到了。9:30的时候我总是会说:“我们系好安全带去兜风。”因为那是市场开盘的时候,事情会开始变得有点忙乱。然后一整天,我们会与我们的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在另一边的交易商讨论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我热爱交易。如果能一天24小时都做交易,我也很愿意。也许有些日子感觉就是24小时在做交易。

场外交易市场取得突破

2021年,场外交易市场的散户交易推高了美国证交所的月度交易量
注:受监管的市场包括所有美国交易所上市交易的Tape A、Tape B和Tape C型股票

其他迷信包括我整个早上做事情都要精确到分钟。我大清早会接一批交易商的电话。他们非常守时。然后我们上午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先是和自己的投资管理团队开,然后和我们的员工开,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们一天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在清晨的时候要向每个人介绍市场的最新信息和隔夜发生的事情。

所以说,是的,我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唯一不墨守成规的部分是当9:30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近市场非常不稳定。

高潮和低谷

所以我最大的高潮不是某一笔交易,而是我们参与的一系列交易。它们被称为大宗交易,就是数量很大的交易。能注意到这一点非常好,因为你会知道是你发起、协助、执行了交易。

最大的低谷是很久以前一个特别的案例,我发出的首批指令中的一个。我把它写下来,然后跑到交易大厅喊到,“我要买5万股ABC股票。”突然间,所有的抛单都冲着我来了。我跑回到电话接线员那里,告诉他我买了5万股,他看着我说“约翰,我们是告诉你卖出5万股。”那是一个低谷。这教会了我很多,确实会犯错,在交易过程中你必须非常非常勤奋。

颠覆性变化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如果回顾过去10年或15年的交易演变,你会看到巨大的变化,包括暗池交易、算法和最小报价单位。我们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就是12.5美分——降到了不到1美分。现在的交易笔数——我们过去一天做几千笔交易——现在每秒做上万笔。

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多个市场,是吗?曾经是非常简单,单一的市场,单一的联络点。现在有了暗池、多个市场和ATS(另类交易系统)等,美国有50个,加拿大有15个——我现在说的只是北美——你必须得完全连接到这些市场并了解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颠覆性变化。然后是第二名,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降到了几美分。

然后从技术角度看,所有东西都被砍掉了。大宗交易减少了。于是算法进入了市场,它们是很棒的工具。你不必每次都使用算法。事实上,你不会希望用算法交易某些证券,包括流动性不佳的证券和低价证券,它们比较难交易,如果你用系统性的算法,很可能会导致价格变动。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

交易建议

有三四个关键要素。第一,要完全抛开情感。要持续学习——非常非常重要。保持自律,对吧?还要保持耐心,尤其是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下,交易日内会出现大幅波动,难以置信的情况。如果你能利用好市场的波动性,你就可以在投资组合中加入阿尔法(跑赢大盘)。因此,波动性越大,我们作为资产管理者就越有可能利用这一机会。

未来前景?

当成交量过大时,就有了机会。我们已经在很多这类的“模因股票”中看到了这一点。在我看来,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对我们非常有利。我非常热衷于发展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不希望这里变成精英主义的环境。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我认为还将会发生的另一件事是,多数交易员将不得不在其他资产类别上做出更大的努力。如果你是现货股票的交易者,那么你最好要了解期权市场、期货市场,还有固定收益证券市场。我认为这个行业会涌现出更多的多资产类别交易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约翰⋅克里斯托菲勒斯(John Christofilos) 56岁
,AGF Management Ltd.首席交易官,资产管理规模:434亿加元(340亿美元)。



采访 | Divya Balji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很幸运,我父亲是60年代初移民来到加拿大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海湾街当酒保,服务对象是交易员,所以每天都和交易员说话,有机会了解交易。

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常常坐地铁到位于市中心的海湾街,坐到酒吧的最里边。我会观察来自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看他们谈论当天发生的大事和不太顺利的事。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去酒吧后,我对父亲说:“我想当交易员。”我开始看报纸,查看股票报价之类的东西,我就是这样培养了对交易的兴趣。四年后,我成为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场内的输入操作员。那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那是1984年,很久以前了。

我每天早上4:09起床。人们总是质疑09是怎么回事,但必须跟你讲,我是个非常迷信和循规蹈矩的人。9是我最喜欢的数字,因为戈尔迪⋅豪(Gordie Howe)是底特律红翼队(Detroit Red Wings)的9号。所以我必须每天早上4:09起床。我会跳上椭圆机。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隔夜市场的情况。AGF是个全球性的商店,所以我们在全球44个不同的市场进行交易。我会去看看亚洲市场,与此同时,欧洲市场也开盘了。

有时候,这一天要到次日凌晨1点才结束,因为在北美市场的整个交易日过后,我们会休息几个小时,然后亚洲市场就又开盘了。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但每周有两三次,我们会熬夜在亚洲市场做交易。

我们一天要接几百个电话。在我们的彭博终端,每天都会从世界各地交易商那里收到数千条即时消息。我每天会收到500到700封电子邮件。太多了,看不完,但我们收到了。9:30的时候我总是会说:“我们系好安全带去兜风。”因为那是市场开盘的时候,事情会开始变得有点忙乱。然后一整天,我们会与我们的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在另一边的交易商讨论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我热爱交易。如果能一天24小时都做交易,我也很愿意。也许有些日子感觉就是24小时在做交易。

场外交易市场取得突破

2021年,场外交易市场的散户交易推高了美国证交所的月度交易量
注:受监管的市场包括所有美国交易所上市交易的Tape A、Tape B和Tape C型股票

其他迷信包括我整个早上做事情都要精确到分钟。我大清早会接一批交易商的电话。他们非常守时。然后我们上午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先是和自己的投资管理团队开,然后和我们的员工开,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们一天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在清晨的时候要向每个人介绍市场的最新信息和隔夜发生的事情。

所以说,是的,我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唯一不墨守成规的部分是当9:30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近市场非常不稳定。

高潮和低谷

所以我最大的高潮不是某一笔交易,而是我们参与的一系列交易。它们被称为大宗交易,就是数量很大的交易。能注意到这一点非常好,因为你会知道是你发起、协助、执行了交易。

最大的低谷是很久以前一个特别的案例,我发出的首批指令中的一个。我把它写下来,然后跑到交易大厅喊到,“我要买5万股ABC股票。”突然间,所有的抛单都冲着我来了。我跑回到电话接线员那里,告诉他我买了5万股,他看着我说“约翰,我们是告诉你卖出5万股。”那是一个低谷。这教会了我很多,确实会犯错,在交易过程中你必须非常非常勤奋。

颠覆性变化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如果回顾过去10年或15年的交易演变,你会看到巨大的变化,包括暗池交易、算法和最小报价单位。我们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就是12.5美分——降到了不到1美分。现在的交易笔数——我们过去一天做几千笔交易——现在每秒做上万笔。

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多个市场,是吗?曾经是非常简单,单一的市场,单一的联络点。现在有了暗池、多个市场和ATS(另类交易系统)等,美国有50个,加拿大有15个——我现在说的只是北美——你必须得完全连接到这些市场并了解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颠覆性变化。然后是第二名,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降到了几美分。

然后从技术角度看,所有东西都被砍掉了。大宗交易减少了。于是算法进入了市场,它们是很棒的工具。你不必每次都使用算法。事实上,你不会希望用算法交易某些证券,包括流动性不佳的证券和低价证券,它们比较难交易,如果你用系统性的算法,很可能会导致价格变动。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

交易建议

有三四个关键要素。第一,要完全抛开情感。要持续学习——非常非常重要。保持自律,对吧?还要保持耐心,尤其是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下,交易日内会出现大幅波动,难以置信的情况。如果你能利用好市场的波动性,你就可以在投资组合中加入阿尔法(跑赢大盘)。因此,波动性越大,我们作为资产管理者就越有可能利用这一机会。

未来前景?

当成交量过大时,就有了机会。我们已经在很多这类的“模因股票”中看到了这一点。在我看来,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对我们非常有利。我非常热衷于发展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不希望这里变成精英主义的环境。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我认为还将会发生的另一件事是,多数交易员将不得不在其他资产类别上做出更大的努力。如果你是现货股票的交易者,那么你最好要了解期权市场、期货市场,还有固定收益证券市场。我认为这个行业会涌现出更多的多资产类别交易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市场纷扰下 交易员的生存之道(二)

发布日期:2021-10-25 17:26
|约翰⋅克里斯托菲勒斯(John Christofilos) 56岁
,AGF Management Ltd.首席交易官,资产管理规模:434亿加元(340亿美元)。



采访 | Divya Balji

【OR  商业新媒体】

早期

我很幸运,我父亲是60年代初移民来到加拿大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海湾街当酒保,服务对象是交易员,所以每天都和交易员说话,有机会了解交易。

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常常坐地铁到位于市中心的海湾街,坐到酒吧的最里边。我会观察来自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看他们谈论当天发生的大事和不太顺利的事。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去酒吧后,我对父亲说:“我想当交易员。”我开始看报纸,查看股票报价之类的东西,我就是这样培养了对交易的兴趣。四年后,我成为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场内的输入操作员。那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那是1984年,很久以前了。

我每天早上4:09起床。人们总是质疑09是怎么回事,但必须跟你讲,我是个非常迷信和循规蹈矩的人。9是我最喜欢的数字,因为戈尔迪⋅豪(Gordie Howe)是底特律红翼队(Detroit Red Wings)的9号。所以我必须每天早上4:09起床。我会跳上椭圆机。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隔夜市场的情况。AGF是个全球性的商店,所以我们在全球44个不同的市场进行交易。我会去看看亚洲市场,与此同时,欧洲市场也开盘了。

有时候,这一天要到次日凌晨1点才结束,因为在北美市场的整个交易日过后,我们会休息几个小时,然后亚洲市场就又开盘了。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但每周有两三次,我们会熬夜在亚洲市场做交易。

我们一天要接几百个电话。在我们的彭博终端,每天都会从世界各地交易商那里收到数千条即时消息。我每天会收到500到700封电子邮件。太多了,看不完,但我们收到了。9:30的时候我总是会说:“我们系好安全带去兜风。”因为那是市场开盘的时候,事情会开始变得有点忙乱。然后一整天,我们会与我们的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在另一边的交易商讨论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我热爱交易。如果能一天24小时都做交易,我也很愿意。也许有些日子感觉就是24小时在做交易。

场外交易市场取得突破

2021年,场外交易市场的散户交易推高了美国证交所的月度交易量
注:受监管的市场包括所有美国交易所上市交易的Tape A、Tape B和Tape C型股票

其他迷信包括我整个早上做事情都要精确到分钟。我大清早会接一批交易商的电话。他们非常守时。然后我们上午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先是和自己的投资管理团队开,然后和我们的员工开,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们一天要开两次电话会议,在清晨的时候要向每个人介绍市场的最新信息和隔夜发生的事情。

所以说,是的,我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唯一不墨守成规的部分是当9:30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近市场非常不稳定。

高潮和低谷

所以我最大的高潮不是某一笔交易,而是我们参与的一系列交易。它们被称为大宗交易,就是数量很大的交易。能注意到这一点非常好,因为你会知道是你发起、协助、执行了交易。

最大的低谷是很久以前一个特别的案例,我发出的首批指令中的一个。我把它写下来,然后跑到交易大厅喊到,“我要买5万股ABC股票。”突然间,所有的抛单都冲着我来了。我跑回到电话接线员那里,告诉他我买了5万股,他看着我说“约翰,我们是告诉你卖出5万股。”那是一个低谷。这教会了我很多,确实会犯错,在交易过程中你必须非常非常勤奋。

颠覆性变化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如果回顾过去10年或15年的交易演变,你会看到巨大的变化,包括暗池交易、算法和最小报价单位。我们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就是12.5美分——降到了不到1美分。现在的交易笔数——我们过去一天做几千笔交易——现在每秒做上万笔。

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多个市场,是吗?曾经是非常简单,单一的市场,单一的联络点。现在有了暗池、多个市场和ATS(另类交易系统)等,美国有50个,加拿大有15个——我现在说的只是北美——你必须得完全连接到这些市场并了解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颠覆性变化。然后是第二名,报价的最小价差从八分之一(美元)降到了几美分。

然后从技术角度看,所有东西都被砍掉了。大宗交易减少了。于是算法进入了市场,它们是很棒的工具。你不必每次都使用算法。事实上,你不会希望用算法交易某些证券,包括流动性不佳的证券和低价证券,它们比较难交易,如果你用系统性的算法,很可能会导致价格变动。

“我们从交易大厅的黑板发展到电脑,现在用上了超级计算机”

交易建议

有三四个关键要素。第一,要完全抛开情感。要持续学习——非常非常重要。保持自律,对吧?还要保持耐心,尤其是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下,交易日内会出现大幅波动,难以置信的情况。如果你能利用好市场的波动性,你就可以在投资组合中加入阿尔法(跑赢大盘)。因此,波动性越大,我们作为资产管理者就越有可能利用这一机会。

未来前景?

当成交量过大时,就有了机会。我们已经在很多这类的“模因股票”中看到了这一点。在我看来,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对我们非常有利。我非常热衷于发展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不希望这里变成精英主义的环境。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我认为还将会发生的另一件事是,多数交易员将不得不在其他资产类别上做出更大的努力。如果你是现货股票的交易者,那么你最好要了解期权市场、期货市场,还有固定收益证券市场。我认为这个行业会涌现出更多的多资产类别交易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