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原因。



黄蓥祺

【OR  商业新媒体】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因2000年初出现的新冠大流行,中美在军事、地缘、贸易上关系持续紧张。2020 年中企在美完成投资交易总额为 72 亿美元,比2019年的63亿美元略有增长。2020年,中企投资高度集中,少数大型收购成为关键。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行业:娱乐、消费品服务、健康和生物技术。由于政治不信任带来的投资壁垒导致在半导体、航空或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接近空白。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额最大的是娱乐业(33 亿美元),比如,腾讯收购环球音乐集团 10% 的股份。消费品和服务业以 14 亿美元排名第二。该板块出现三笔交易超过1亿美元的案例,包括哈药集团收购营养品零售商 “General Nutrition Centers.”(7.7 亿美元)、“H&H.” 集团收购宠物食品供应商“Solid Gold Pets.”(1.63 亿美元)、海尔在阿拉巴马州扩建冰箱制造厂子公司 “GE Appliances.”(1.25 亿美元)。健康和生物技术领域以 6.25 亿美元排名第三。案例包括康龙化成收购 “Absorption Systems.”(1.38 亿美元)、福安制药收购“Red Realty LLC. ”、云南汉麻收购拉斯维加斯一家大麻种植商(0.73亿美元)。 2020年,中国政府并未放松对家庭和私人资本外流的严格限制。大多数流出资本是通过国有银行促进的,而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则停滞不前。

由于部分企业遇到财务危机,资产剥离成为“救命稻草”。海航将英迈国际出售给 “Platinum Equity.”(72 亿美元);万达剥离“AMC.”股权(2020年进一步减持至30%以下)。从地域角度看,与往年一样,加州(计39 亿美元投资)是中国投资者最青睐的投资目的地。该州接纳了“腾讯-UMG.”交易等大型收购以及几家中型规模绿地交易。宾夕法尼亚州(9.5 亿美元)、特拉华州(4.65 亿美元)分列二三位。马萨诸塞州(1.77 亿美元)和密苏里州(1.63 亿美元)紧跟其后。此前在2016-2017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热潮期间,投资产业链涉及了信息通讯、生物制药、航空航天、材料、房地产和酒店、交通、基础设施等。在2020年,投资者趋向于不太敏感的“非战略性”领域投资。

在拜登胜选执政的头几个月,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势头疲软。2021 年第一季度,公开报道的中国在美直接投资仅 8 亿美元。包括山东新潮能源从 “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手中收购德州油气资产(4.2 亿美元)、“Asia Green Fund Management.” 收购 “Dupont Clean Technologies Business.”(1.7亿美元)、币安以 3亿美元收购 “CoinMarketCap.”。


2021 年在跨境投资出现的另一个重要变量是中国针对特定行业的监管,如对国内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审查,这严重影响到这些公司的对美投资。然而,有几个因素表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在 2021 年将反弹。首先,美国经济预计将进入显著的增长期。IMF预计,美国经济在2021 年将增长 6.4%,拜登政府的新基础设施计划和清洁能源建设可能提供独特的投资机会。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尽管在疫情初期存在过分乐观带来的悲剧,但并不影响美国这一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此外,虽然美中竞争有望继续,但拜登政府可能会推出更多可预测的监管方法。中美政治摩擦尽管时常发生,但只有不到 20%的中国企业家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表达不满意或失望,如果美国继续提升透明、司法程序正当性、积极的投资预期性,则可能推动中企对美投资的又一波热度到来。再次,中企意识到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制裁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可能引发更多寻求规避贸易与关税壁垒的中国公司对美国本土进行绿地投资。目前,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没有取消关税的计划,而是将取而代之,以特朗普政府的“第一阶段”协议为基础,评估是否可以取消关税。这可能使得中国企业家不得不增加绿地投资的比重,而这可能带来对美投资传统的“收购为主——绿地为辅”模式的改观。

可见,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之前合约生效期到,一些投资到了必须落地的时候。二是美国依然是全球主要的投资市场,其软硬件依然对中国资本保持强吸引力。三是中国资本在美投资从“高科技导向”到“商品+服务业”的过渡需要一段演化的运动过程。此前积累的投资经验,依然是有效的,只不过在行业上中企需要新的更好的设计与运筹。

参考资料:THILO HANEMANN, DANIEL H. ROSEN, MARK WITZKE, STEVE BENNION, AND EMMA SMITH,“Two-Way Street – US-China Investment Trends – 2021 Update”,May 19, 2021,https://rhg.com/wp-content/uploads/2021/05/RHG_TWS-2021_Full-Report_Final.pdf.■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黄蓥祺:2020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评述

发布日期:2021-10-22 09:35
|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原因。



黄蓥祺

【OR  商业新媒体】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因2000年初出现的新冠大流行,中美在军事、地缘、贸易上关系持续紧张。2020 年中企在美完成投资交易总额为 72 亿美元,比2019年的63亿美元略有增长。2020年,中企投资高度集中,少数大型收购成为关键。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行业:娱乐、消费品服务、健康和生物技术。由于政治不信任带来的投资壁垒导致在半导体、航空或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接近空白。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额最大的是娱乐业(33 亿美元),比如,腾讯收购环球音乐集团 10% 的股份。消费品和服务业以 14 亿美元排名第二。该板块出现三笔交易超过1亿美元的案例,包括哈药集团收购营养品零售商 “General Nutrition Centers.”(7.7 亿美元)、“H&H.” 集团收购宠物食品供应商“Solid Gold Pets.”(1.63 亿美元)、海尔在阿拉巴马州扩建冰箱制造厂子公司 “GE Appliances.”(1.25 亿美元)。健康和生物技术领域以 6.25 亿美元排名第三。案例包括康龙化成收购 “Absorption Systems.”(1.38 亿美元)、福安制药收购“Red Realty LLC. ”、云南汉麻收购拉斯维加斯一家大麻种植商(0.73亿美元)。 2020年,中国政府并未放松对家庭和私人资本外流的严格限制。大多数流出资本是通过国有银行促进的,而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则停滞不前。

由于部分企业遇到财务危机,资产剥离成为“救命稻草”。海航将英迈国际出售给 “Platinum Equity.”(72 亿美元);万达剥离“AMC.”股权(2020年进一步减持至30%以下)。从地域角度看,与往年一样,加州(计39 亿美元投资)是中国投资者最青睐的投资目的地。该州接纳了“腾讯-UMG.”交易等大型收购以及几家中型规模绿地交易。宾夕法尼亚州(9.5 亿美元)、特拉华州(4.65 亿美元)分列二三位。马萨诸塞州(1.77 亿美元)和密苏里州(1.63 亿美元)紧跟其后。此前在2016-2017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热潮期间,投资产业链涉及了信息通讯、生物制药、航空航天、材料、房地产和酒店、交通、基础设施等。在2020年,投资者趋向于不太敏感的“非战略性”领域投资。

在拜登胜选执政的头几个月,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势头疲软。2021 年第一季度,公开报道的中国在美直接投资仅 8 亿美元。包括山东新潮能源从 “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手中收购德州油气资产(4.2 亿美元)、“Asia Green Fund Management.” 收购 “Dupont Clean Technologies Business.”(1.7亿美元)、币安以 3亿美元收购 “CoinMarketCap.”。


2021 年在跨境投资出现的另一个重要变量是中国针对特定行业的监管,如对国内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审查,这严重影响到这些公司的对美投资。然而,有几个因素表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在 2021 年将反弹。首先,美国经济预计将进入显著的增长期。IMF预计,美国经济在2021 年将增长 6.4%,拜登政府的新基础设施计划和清洁能源建设可能提供独特的投资机会。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尽管在疫情初期存在过分乐观带来的悲剧,但并不影响美国这一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此外,虽然美中竞争有望继续,但拜登政府可能会推出更多可预测的监管方法。中美政治摩擦尽管时常发生,但只有不到 20%的中国企业家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表达不满意或失望,如果美国继续提升透明、司法程序正当性、积极的投资预期性,则可能推动中企对美投资的又一波热度到来。再次,中企意识到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制裁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可能引发更多寻求规避贸易与关税壁垒的中国公司对美国本土进行绿地投资。目前,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没有取消关税的计划,而是将取而代之,以特朗普政府的“第一阶段”协议为基础,评估是否可以取消关税。这可能使得中国企业家不得不增加绿地投资的比重,而这可能带来对美投资传统的“收购为主——绿地为辅”模式的改观。

可见,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之前合约生效期到,一些投资到了必须落地的时候。二是美国依然是全球主要的投资市场,其软硬件依然对中国资本保持强吸引力。三是中国资本在美投资从“高科技导向”到“商品+服务业”的过渡需要一段演化的运动过程。此前积累的投资经验,依然是有效的,只不过在行业上中企需要新的更好的设计与运筹。

参考资料:THILO HANEMANN, DANIEL H. ROSEN, MARK WITZKE, STEVE BENNION, AND EMMA SMITH,“Two-Way Street – US-China Investment Trends – 2021 Update”,May 19, 2021,https://rhg.com/wp-content/uploads/2021/05/RHG_TWS-2021_Full-Report_Final.pdf.■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原因。



黄蓥祺

【OR  商业新媒体】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因2000年初出现的新冠大流行,中美在军事、地缘、贸易上关系持续紧张。2020 年中企在美完成投资交易总额为 72 亿美元,比2019年的63亿美元略有增长。2020年,中企投资高度集中,少数大型收购成为关键。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行业:娱乐、消费品服务、健康和生物技术。由于政治不信任带来的投资壁垒导致在半导体、航空或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接近空白。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额最大的是娱乐业(33 亿美元),比如,腾讯收购环球音乐集团 10% 的股份。消费品和服务业以 14 亿美元排名第二。该板块出现三笔交易超过1亿美元的案例,包括哈药集团收购营养品零售商 “General Nutrition Centers.”(7.7 亿美元)、“H&H.” 集团收购宠物食品供应商“Solid Gold Pets.”(1.63 亿美元)、海尔在阿拉巴马州扩建冰箱制造厂子公司 “GE Appliances.”(1.25 亿美元)。健康和生物技术领域以 6.25 亿美元排名第三。案例包括康龙化成收购 “Absorption Systems.”(1.38 亿美元)、福安制药收购“Red Realty LLC. ”、云南汉麻收购拉斯维加斯一家大麻种植商(0.73亿美元)。 2020年,中国政府并未放松对家庭和私人资本外流的严格限制。大多数流出资本是通过国有银行促进的,而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则停滞不前。

由于部分企业遇到财务危机,资产剥离成为“救命稻草”。海航将英迈国际出售给 “Platinum Equity.”(72 亿美元);万达剥离“AMC.”股权(2020年进一步减持至30%以下)。从地域角度看,与往年一样,加州(计39 亿美元投资)是中国投资者最青睐的投资目的地。该州接纳了“腾讯-UMG.”交易等大型收购以及几家中型规模绿地交易。宾夕法尼亚州(9.5 亿美元)、特拉华州(4.65 亿美元)分列二三位。马萨诸塞州(1.77 亿美元)和密苏里州(1.63 亿美元)紧跟其后。此前在2016-2017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热潮期间,投资产业链涉及了信息通讯、生物制药、航空航天、材料、房地产和酒店、交通、基础设施等。在2020年,投资者趋向于不太敏感的“非战略性”领域投资。

在拜登胜选执政的头几个月,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势头疲软。2021 年第一季度,公开报道的中国在美直接投资仅 8 亿美元。包括山东新潮能源从 “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手中收购德州油气资产(4.2 亿美元)、“Asia Green Fund Management.” 收购 “Dupont Clean Technologies Business.”(1.7亿美元)、币安以 3亿美元收购 “CoinMarketCap.”。


2021 年在跨境投资出现的另一个重要变量是中国针对特定行业的监管,如对国内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审查,这严重影响到这些公司的对美投资。然而,有几个因素表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在 2021 年将反弹。首先,美国经济预计将进入显著的增长期。IMF预计,美国经济在2021 年将增长 6.4%,拜登政府的新基础设施计划和清洁能源建设可能提供独特的投资机会。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尽管在疫情初期存在过分乐观带来的悲剧,但并不影响美国这一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此外,虽然美中竞争有望继续,但拜登政府可能会推出更多可预测的监管方法。中美政治摩擦尽管时常发生,但只有不到 20%的中国企业家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表达不满意或失望,如果美国继续提升透明、司法程序正当性、积极的投资预期性,则可能推动中企对美投资的又一波热度到来。再次,中企意识到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制裁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可能引发更多寻求规避贸易与关税壁垒的中国公司对美国本土进行绿地投资。目前,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没有取消关税的计划,而是将取而代之,以特朗普政府的“第一阶段”协议为基础,评估是否可以取消关税。这可能使得中国企业家不得不增加绿地投资的比重,而这可能带来对美投资传统的“收购为主——绿地为辅”模式的改观。

可见,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之前合约生效期到,一些投资到了必须落地的时候。二是美国依然是全球主要的投资市场,其软硬件依然对中国资本保持强吸引力。三是中国资本在美投资从“高科技导向”到“商品+服务业”的过渡需要一段演化的运动过程。此前积累的投资经验,依然是有效的,只不过在行业上中企需要新的更好的设计与运筹。

参考资料:THILO HANEMANN, DANIEL H. ROSEN, MARK WITZKE, STEVE BENNION, AND EMMA SMITH,“Two-Way Street – US-China Investment Trends – 2021 Update”,May 19, 2021,https://rhg.com/wp-content/uploads/2021/05/RHG_TWS-2021_Full-Report_Final.pdf.■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黄蓥祺:2020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评述

发布日期:2021-10-22 09:35
|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原因。



黄蓥祺

【OR  商业新媒体】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因2000年初出现的新冠大流行,中美在军事、地缘、贸易上关系持续紧张。2020 年中企在美完成投资交易总额为 72 亿美元,比2019年的63亿美元略有增长。2020年,中企投资高度集中,少数大型收购成为关键。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行业:娱乐、消费品服务、健康和生物技术。由于政治不信任带来的投资壁垒导致在半导体、航空或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接近空白。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额最大的是娱乐业(33 亿美元),比如,腾讯收购环球音乐集团 10% 的股份。消费品和服务业以 14 亿美元排名第二。该板块出现三笔交易超过1亿美元的案例,包括哈药集团收购营养品零售商 “General Nutrition Centers.”(7.7 亿美元)、“H&H.” 集团收购宠物食品供应商“Solid Gold Pets.”(1.63 亿美元)、海尔在阿拉巴马州扩建冰箱制造厂子公司 “GE Appliances.”(1.25 亿美元)。健康和生物技术领域以 6.25 亿美元排名第三。案例包括康龙化成收购 “Absorption Systems.”(1.38 亿美元)、福安制药收购“Red Realty LLC. ”、云南汉麻收购拉斯维加斯一家大麻种植商(0.73亿美元)。 2020年,中国政府并未放松对家庭和私人资本外流的严格限制。大多数流出资本是通过国有银行促进的,而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则停滞不前。

由于部分企业遇到财务危机,资产剥离成为“救命稻草”。海航将英迈国际出售给 “Platinum Equity.”(72 亿美元);万达剥离“AMC.”股权(2020年进一步减持至30%以下)。从地域角度看,与往年一样,加州(计39 亿美元投资)是中国投资者最青睐的投资目的地。该州接纳了“腾讯-UMG.”交易等大型收购以及几家中型规模绿地交易。宾夕法尼亚州(9.5 亿美元)、特拉华州(4.65 亿美元)分列二三位。马萨诸塞州(1.77 亿美元)和密苏里州(1.63 亿美元)紧跟其后。此前在2016-2017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热潮期间,投资产业链涉及了信息通讯、生物制药、航空航天、材料、房地产和酒店、交通、基础设施等。在2020年,投资者趋向于不太敏感的“非战略性”领域投资。

在拜登胜选执政的头几个月,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势头疲软。2021 年第一季度,公开报道的中国在美直接投资仅 8 亿美元。包括山东新潮能源从 “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手中收购德州油气资产(4.2 亿美元)、“Asia Green Fund Management.” 收购 “Dupont Clean Technologies Business.”(1.7亿美元)、币安以 3亿美元收购 “CoinMarketCap.”。


2021 年在跨境投资出现的另一个重要变量是中国针对特定行业的监管,如对国内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审查,这严重影响到这些公司的对美投资。然而,有几个因素表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在 2021 年将反弹。首先,美国经济预计将进入显著的增长期。IMF预计,美国经济在2021 年将增长 6.4%,拜登政府的新基础设施计划和清洁能源建设可能提供独特的投资机会。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尽管在疫情初期存在过分乐观带来的悲剧,但并不影响美国这一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此外,虽然美中竞争有望继续,但拜登政府可能会推出更多可预测的监管方法。中美政治摩擦尽管时常发生,但只有不到 20%的中国企业家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表达不满意或失望,如果美国继续提升透明、司法程序正当性、积极的投资预期性,则可能推动中企对美投资的又一波热度到来。再次,中企意识到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制裁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可能引发更多寻求规避贸易与关税壁垒的中国公司对美国本土进行绿地投资。目前,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没有取消关税的计划,而是将取而代之,以特朗普政府的“第一阶段”协议为基础,评估是否可以取消关税。这可能使得中国企业家不得不增加绿地投资的比重,而这可能带来对美投资传统的“收购为主——绿地为辅”模式的改观。

可见,即使在疫情带来投资要素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依然维持一定的流动性。这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之前合约生效期到,一些投资到了必须落地的时候。二是美国依然是全球主要的投资市场,其软硬件依然对中国资本保持强吸引力。三是中国资本在美投资从“高科技导向”到“商品+服务业”的过渡需要一段演化的运动过程。此前积累的投资经验,依然是有效的,只不过在行业上中企需要新的更好的设计与运筹。

参考资料:THILO HANEMANN, DANIEL H. ROSEN, MARK WITZKE, STEVE BENNION, AND EMMA SMITH,“Two-Way Street – US-China Investment Trends – 2021 Update”,May 19, 2021,https://rhg.com/wp-content/uploads/2021/05/RHG_TWS-2021_Full-Report_Final.pdf.■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