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地方政府的干预措施,包括扩大对年轻购房者的补贴和禁止开发商对新房“恶意降价”,反映出当局试图在抑制失控的房价和抑制开发商债务方面找到微妙平衡——所有这一切都要以不在关键的房地产市场引发更广泛的恐慌为前提。

据统计,自8月份以来,全国十多个城市的政府官员纷纷采取了措施,以防止房价暴跌。

不过在上述举措出台的同时,中国一些最大和房价最昂贵的城市也在实施房价上限以防房价上涨过快。这种政策背离反映出中国广阔的国土上各地存在的差异,并突显出决策者面临的挑战,因为这还是购房者第一次质疑长期以来关于房价会一直上涨的观念。

长期以来,监管机构一直对失控的房价公开表示担忧。但去年,中国对开发商的债务负担实施了严格的新限制。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份时对房地产泡沫发出警告,称泡沫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周三,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70个大中城市的新房均价环比下跌,这是六年多来的第一次。

70个城市中只有27个城市的新房价格在上个月环比上涨,这是自去年2月以来的最低数字,当时全国各地的新冠疫情令楼盘销售大受打击。

如今,政府已经成功地抑制了市场上的泡沫,一些城市的工作重心迅速转移,要确保房价不会降得太厉害。

哈尔滨是中国最东北部的省会城市,靠近俄罗斯边境,当地官员本月早些时候开始为首次购房的大学毕业生提供相当于3,100至15,600美元的补贴。

哈尔滨是一个老化的工业基地,人口约1,000万人,近年来该市人口不断萎缩。有关部门也放宽了开发商的融资渠道。根据早些时候的规定,开发商必须将预售楼盘所得款项存放在监管机构;然而,随着开发商的流动性困境恶化,当地政府上周放松了相关限制。

哈尔滨西南方向约2,000英里处的省会城市昆明靠近中缅边境,人口850万,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商被警告不得大幅打折销售(即“恶意降价”),因为这样做可能会拖累整个市场,激怒现有房主,扰乱市场秩序。

一家国资背景房地产协会在8月份主办的一次会议上发出了上述警告,但对支撑房价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据周三发布的官方房价数据显示,9月份昆明新建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跌0.7%,8月份降幅为0.5%。

昆明房地产经纪人Rong Jing说,中国购房者一贯有种买涨不买跌的心理。

Rong说,疫情暴发前,他通常每带看六次房源就能达成一笔交易。他说,随着今年楼市调控收紧,他现在至少要带准买家看房15次才能完成一次销售。

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哈尔滨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也下降了0.7%。

哈尔滨一位Yang姓房地产中介估计,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新建住宅价格下降了约10%。他说,在城镇的一些地方,二手房不降价就卖不出去。

尽管地方政府采取了应对措施,但经济学家和房地产分析师怀疑,只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维持对房地产开发商债务水平的严格限制,这些措施就不会对遏制房价下跌起到很大作用。针对房企的债务限制规定已将一些公司推到了破产边缘。

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也是目前为止负债最多的开发商。中国恒大有大约800个在建项目,分布在国内200多个城市。最近几周,中国恒大未能按时偿付部分美元债,并欠下了供应商和承包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款项。中国恒大的一些开发项目已经停工。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说,中国的决策者决心不把房地产市场作为增长引擎,问题在于,中国实体经济能否承受这样做带来的痛苦。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表示,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许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大量房屋空置的情况,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2%,尤其是中小城市。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周三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对客户表示,相比之下,新加坡和德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10%,英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5%。

中国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淡化了围绕房价可能进一步下跌的担忧。

周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承认房地产市场存在问题,但称整体风险可控。同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恒大的风险是个案风险,并补充说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然而在幕后,中国政府决策者已经开始为房地产市场更广泛的问题做准备,例如要求地方政府做好接管中国恒大地方房地产项目的准备。

地方官员对销售滑坡和房价下跌的担忧也在升温,长期以来,向房地产开发商出售土地一直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

研究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根据100个城市的交易数据计算得出,在9月的前三周,按面积计算的土地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43%。

经济学家表示,由于缺乏更好的选择,并认为房产只会升值,总体而言中国家庭将近80%的财富以住房的形式持有,如果房价持续下跌,人们可能会削减其他开支。

“中国家庭最终会改变对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信念,这是不可避免的,”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Générale)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姚伟说。“中国经济能否避免所谓的硬着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观念改变的速度和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房价下跌之际,中国各地着手支撑楼市

发布日期:2021-10-21 11:48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地方政府的干预措施,包括扩大对年轻购房者的补贴和禁止开发商对新房“恶意降价”,反映出当局试图在抑制失控的房价和抑制开发商债务方面找到微妙平衡——所有这一切都要以不在关键的房地产市场引发更广泛的恐慌为前提。

据统计,自8月份以来,全国十多个城市的政府官员纷纷采取了措施,以防止房价暴跌。

不过在上述举措出台的同时,中国一些最大和房价最昂贵的城市也在实施房价上限以防房价上涨过快。这种政策背离反映出中国广阔的国土上各地存在的差异,并突显出决策者面临的挑战,因为这还是购房者第一次质疑长期以来关于房价会一直上涨的观念。

长期以来,监管机构一直对失控的房价公开表示担忧。但去年,中国对开发商的债务负担实施了严格的新限制。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份时对房地产泡沫发出警告,称泡沫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周三,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70个大中城市的新房均价环比下跌,这是六年多来的第一次。

70个城市中只有27个城市的新房价格在上个月环比上涨,这是自去年2月以来的最低数字,当时全国各地的新冠疫情令楼盘销售大受打击。

如今,政府已经成功地抑制了市场上的泡沫,一些城市的工作重心迅速转移,要确保房价不会降得太厉害。

哈尔滨是中国最东北部的省会城市,靠近俄罗斯边境,当地官员本月早些时候开始为首次购房的大学毕业生提供相当于3,100至15,600美元的补贴。

哈尔滨是一个老化的工业基地,人口约1,000万人,近年来该市人口不断萎缩。有关部门也放宽了开发商的融资渠道。根据早些时候的规定,开发商必须将预售楼盘所得款项存放在监管机构;然而,随着开发商的流动性困境恶化,当地政府上周放松了相关限制。

哈尔滨西南方向约2,000英里处的省会城市昆明靠近中缅边境,人口850万,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商被警告不得大幅打折销售(即“恶意降价”),因为这样做可能会拖累整个市场,激怒现有房主,扰乱市场秩序。

一家国资背景房地产协会在8月份主办的一次会议上发出了上述警告,但对支撑房价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据周三发布的官方房价数据显示,9月份昆明新建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跌0.7%,8月份降幅为0.5%。

昆明房地产经纪人Rong Jing说,中国购房者一贯有种买涨不买跌的心理。

Rong说,疫情暴发前,他通常每带看六次房源就能达成一笔交易。他说,随着今年楼市调控收紧,他现在至少要带准买家看房15次才能完成一次销售。

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哈尔滨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也下降了0.7%。

哈尔滨一位Yang姓房地产中介估计,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新建住宅价格下降了约10%。他说,在城镇的一些地方,二手房不降价就卖不出去。

尽管地方政府采取了应对措施,但经济学家和房地产分析师怀疑,只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维持对房地产开发商债务水平的严格限制,这些措施就不会对遏制房价下跌起到很大作用。针对房企的债务限制规定已将一些公司推到了破产边缘。

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也是目前为止负债最多的开发商。中国恒大有大约800个在建项目,分布在国内200多个城市。最近几周,中国恒大未能按时偿付部分美元债,并欠下了供应商和承包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款项。中国恒大的一些开发项目已经停工。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说,中国的决策者决心不把房地产市场作为增长引擎,问题在于,中国实体经济能否承受这样做带来的痛苦。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表示,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许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大量房屋空置的情况,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2%,尤其是中小城市。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周三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对客户表示,相比之下,新加坡和德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10%,英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5%。

中国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淡化了围绕房价可能进一步下跌的担忧。

周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承认房地产市场存在问题,但称整体风险可控。同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恒大的风险是个案风险,并补充说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然而在幕后,中国政府决策者已经开始为房地产市场更广泛的问题做准备,例如要求地方政府做好接管中国恒大地方房地产项目的准备。

地方官员对销售滑坡和房价下跌的担忧也在升温,长期以来,向房地产开发商出售土地一直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

研究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根据100个城市的交易数据计算得出,在9月的前三周,按面积计算的土地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43%。

经济学家表示,由于缺乏更好的选择,并认为房产只会升值,总体而言中国家庭将近80%的财富以住房的形式持有,如果房价持续下跌,人们可能会削减其他开支。

“中国家庭最终会改变对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信念,这是不可避免的,”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Générale)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姚伟说。“中国经济能否避免所谓的硬着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观念改变的速度和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地方政府的干预措施,包括扩大对年轻购房者的补贴和禁止开发商对新房“恶意降价”,反映出当局试图在抑制失控的房价和抑制开发商债务方面找到微妙平衡——所有这一切都要以不在关键的房地产市场引发更广泛的恐慌为前提。

据统计,自8月份以来,全国十多个城市的政府官员纷纷采取了措施,以防止房价暴跌。

不过在上述举措出台的同时,中国一些最大和房价最昂贵的城市也在实施房价上限以防房价上涨过快。这种政策背离反映出中国广阔的国土上各地存在的差异,并突显出决策者面临的挑战,因为这还是购房者第一次质疑长期以来关于房价会一直上涨的观念。

长期以来,监管机构一直对失控的房价公开表示担忧。但去年,中国对开发商的债务负担实施了严格的新限制。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份时对房地产泡沫发出警告,称泡沫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周三,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70个大中城市的新房均价环比下跌,这是六年多来的第一次。

70个城市中只有27个城市的新房价格在上个月环比上涨,这是自去年2月以来的最低数字,当时全国各地的新冠疫情令楼盘销售大受打击。

如今,政府已经成功地抑制了市场上的泡沫,一些城市的工作重心迅速转移,要确保房价不会降得太厉害。

哈尔滨是中国最东北部的省会城市,靠近俄罗斯边境,当地官员本月早些时候开始为首次购房的大学毕业生提供相当于3,100至15,600美元的补贴。

哈尔滨是一个老化的工业基地,人口约1,000万人,近年来该市人口不断萎缩。有关部门也放宽了开发商的融资渠道。根据早些时候的规定,开发商必须将预售楼盘所得款项存放在监管机构;然而,随着开发商的流动性困境恶化,当地政府上周放松了相关限制。

哈尔滨西南方向约2,000英里处的省会城市昆明靠近中缅边境,人口850万,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商被警告不得大幅打折销售(即“恶意降价”),因为这样做可能会拖累整个市场,激怒现有房主,扰乱市场秩序。

一家国资背景房地产协会在8月份主办的一次会议上发出了上述警告,但对支撑房价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据周三发布的官方房价数据显示,9月份昆明新建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跌0.7%,8月份降幅为0.5%。

昆明房地产经纪人Rong Jing说,中国购房者一贯有种买涨不买跌的心理。

Rong说,疫情暴发前,他通常每带看六次房源就能达成一笔交易。他说,随着今年楼市调控收紧,他现在至少要带准买家看房15次才能完成一次销售。

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哈尔滨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也下降了0.7%。

哈尔滨一位Yang姓房地产中介估计,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新建住宅价格下降了约10%。他说,在城镇的一些地方,二手房不降价就卖不出去。

尽管地方政府采取了应对措施,但经济学家和房地产分析师怀疑,只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维持对房地产开发商债务水平的严格限制,这些措施就不会对遏制房价下跌起到很大作用。针对房企的债务限制规定已将一些公司推到了破产边缘。

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也是目前为止负债最多的开发商。中国恒大有大约800个在建项目,分布在国内200多个城市。最近几周,中国恒大未能按时偿付部分美元债,并欠下了供应商和承包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款项。中国恒大的一些开发项目已经停工。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说,中国的决策者决心不把房地产市场作为增长引擎,问题在于,中国实体经济能否承受这样做带来的痛苦。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表示,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许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大量房屋空置的情况,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2%,尤其是中小城市。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周三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对客户表示,相比之下,新加坡和德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10%,英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5%。

中国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淡化了围绕房价可能进一步下跌的担忧。

周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承认房地产市场存在问题,但称整体风险可控。同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恒大的风险是个案风险,并补充说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然而在幕后,中国政府决策者已经开始为房地产市场更广泛的问题做准备,例如要求地方政府做好接管中国恒大地方房地产项目的准备。

地方官员对销售滑坡和房价下跌的担忧也在升温,长期以来,向房地产开发商出售土地一直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

研究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根据100个城市的交易数据计算得出,在9月的前三周,按面积计算的土地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43%。

经济学家表示,由于缺乏更好的选择,并认为房产只会升值,总体而言中国家庭将近80%的财富以住房的形式持有,如果房价持续下跌,人们可能会削减其他开支。

“中国家庭最终会改变对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信念,这是不可避免的,”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Générale)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姚伟说。“中国经济能否避免所谓的硬着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观念改变的速度和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房价下跌之际,中国各地着手支撑楼市

发布日期:2021-10-21 11:48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北京方面对房地产行业的强力打击引发楼市震荡,全国各地的官员正在采取措施稳定房价。

地方政府的干预措施,包括扩大对年轻购房者的补贴和禁止开发商对新房“恶意降价”,反映出当局试图在抑制失控的房价和抑制开发商债务方面找到微妙平衡——所有这一切都要以不在关键的房地产市场引发更广泛的恐慌为前提。

据统计,自8月份以来,全国十多个城市的政府官员纷纷采取了措施,以防止房价暴跌。

不过在上述举措出台的同时,中国一些最大和房价最昂贵的城市也在实施房价上限以防房价上涨过快。这种政策背离反映出中国广阔的国土上各地存在的差异,并突显出决策者面临的挑战,因为这还是购房者第一次质疑长期以来关于房价会一直上涨的观念。

长期以来,监管机构一直对失控的房价公开表示担忧。但去年,中国对开发商的债务负担实施了严格的新限制。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份时对房地产泡沫发出警告,称泡沫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周三,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70个大中城市的新房均价环比下跌,这是六年多来的第一次。

70个城市中只有27个城市的新房价格在上个月环比上涨,这是自去年2月以来的最低数字,当时全国各地的新冠疫情令楼盘销售大受打击。

如今,政府已经成功地抑制了市场上的泡沫,一些城市的工作重心迅速转移,要确保房价不会降得太厉害。

哈尔滨是中国最东北部的省会城市,靠近俄罗斯边境,当地官员本月早些时候开始为首次购房的大学毕业生提供相当于3,100至15,600美元的补贴。

哈尔滨是一个老化的工业基地,人口约1,000万人,近年来该市人口不断萎缩。有关部门也放宽了开发商的融资渠道。根据早些时候的规定,开发商必须将预售楼盘所得款项存放在监管机构;然而,随着开发商的流动性困境恶化,当地政府上周放松了相关限制。

哈尔滨西南方向约2,000英里处的省会城市昆明靠近中缅边境,人口850万,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商被警告不得大幅打折销售(即“恶意降价”),因为这样做可能会拖累整个市场,激怒现有房主,扰乱市场秩序。

一家国资背景房地产协会在8月份主办的一次会议上发出了上述警告,但对支撑房价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据周三发布的官方房价数据显示,9月份昆明新建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跌0.7%,8月份降幅为0.5%。

昆明房地产经纪人Rong Jing说,中国购房者一贯有种买涨不买跌的心理。

Rong说,疫情暴发前,他通常每带看六次房源就能达成一笔交易。他说,随着今年楼市调控收紧,他现在至少要带准买家看房15次才能完成一次销售。

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哈尔滨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也下降了0.7%。

哈尔滨一位Yang姓房地产中介估计,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新建住宅价格下降了约10%。他说,在城镇的一些地方,二手房不降价就卖不出去。

尽管地方政府采取了应对措施,但经济学家和房地产分析师怀疑,只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维持对房地产开发商债务水平的严格限制,这些措施就不会对遏制房价下跌起到很大作用。针对房企的债务限制规定已将一些公司推到了破产边缘。

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也是目前为止负债最多的开发商。中国恒大有大约800个在建项目,分布在国内200多个城市。最近几周,中国恒大未能按时偿付部分美元债,并欠下了供应商和承包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款项。中国恒大的一些开发项目已经停工。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说,中国的决策者决心不把房地产市场作为增长引擎,问题在于,中国实体经济能否承受这样做带来的痛苦。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表示,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许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大量房屋空置的情况,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2%,尤其是中小城市。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周三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对客户表示,相比之下,新加坡和德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10%,英国的房屋空置率不到5%。

中国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淡化了围绕房价可能进一步下跌的担忧。

周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承认房地产市场存在问题,但称整体风险可控。同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恒大的风险是个案风险,并补充说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然而在幕后,中国政府决策者已经开始为房地产市场更广泛的问题做准备,例如要求地方政府做好接管中国恒大地方房地产项目的准备。

地方官员对销售滑坡和房价下跌的担忧也在升温,长期以来,向房地产开发商出售土地一直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

研究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根据100个城市的交易数据计算得出,在9月的前三周,按面积计算的土地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43%。

经济学家表示,由于缺乏更好的选择,并认为房产只会升值,总体而言中国家庭将近80%的财富以住房的形式持有,如果房价持续下跌,人们可能会削减其他开支。

“中国家庭最终会改变对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信念,这是不可避免的,”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Générale)驻香港的经济学家姚伟说。“中国经济能否避免所谓的硬着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观念改变的速度和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