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以全明星阵容改编了但丁的《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其文字造诣,舞蹈该如何演绎这段史诗?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在《但丁项目》中表演。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但他们也有最佳的舞蹈吗?

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从奥地利到阿根廷,从苏州到苏黎世,全世界都在庆祝这位桂冠诗人的一生,光是英国就有数百场活动,其中以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但丁计划》(The Dante Project)最为高潮。

1302年,但丁被迫从他心爱的佛罗伦萨流亡。接下来的19年,他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直到1321年去世。期间他完成了西方文学史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神曲》。皇家芭蕾舞团邀请了艺术家迪安(Tacita Dean)、作曲家阿德斯(Thomas Ades)和编舞家麦格雷戈(Wayne McGregor)合作改编了《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他的语言文字的造诣,没有文字的芭蕾舞中如何传达这段史诗?我们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那么舞蹈呢?

"我是在2017年接到的邀请,为《但丁计划》设计舞台和服装。" 在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的采访中,迪安回忆一切是如何开始的。虽然她从未设计过舞台,但能够与作曲家阿德斯以及麦格雷戈这位不断打破界限,喜欢将科学、技术和当代艺术引入舞蹈闻名于世的编舞家合作,她决定接受这份挑战。

在准备过程,迪安没有去阅读《神曲》,而是花了好几个小时听诗人、演员、政治活动家和戏剧家希斯考特-威廉姆斯的朗诵录音。她还从波提切利、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1832 - 1883)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摄取灵感。最后她决定用最喜欢的三种创作媒介--绘画、摄影和电影--来铺成但丁的地狱、炼狱和天堂之旅。图像也从上下颠倒的地狱,转变成正反颠倒的炼狱,直到只有正面的天堂。

尽管阿德斯的音乐经常被用于芭蕾舞表演,但像迪安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专门为芭蕾舞创作。在13岁时第一次接触到《神曲》时,他被但丁描述的地狱中可怕的惩罚和天堂的高耸所诱惑。在音乐上,特别是在地狱部分,他从李斯特那里获得了灵感。19世纪的作曲家兼钢琴家李斯特是位但丁迷,同时创作了《但丁交响曲》及《但丁钢琴奏鸣曲》。阿德斯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他希望通过李斯特的框架来表达他自己的音乐语言。如同李斯特的音乐,《地狱篇》充满了浪漫派晚期令人窒息的兴奋。然而到了《炼狱篇》,阿德斯风格转变,引入了来自耶路撒冷阿德斯犹太教堂的礼仪圣歌,让合唱与管弦乐交织。《天堂篇》则是一段令人振奋的辉煌结局。"为芭蕾创作允许你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翅膀...而这一点我觉得非常自由!"

对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沃森(Edward Watson)来说,扮演但丁引发出一场深刻的情感之旅。这将是他退休前最后一次以首席身份亮相,面对一个全新的未来,犹如但丁开始流亡,开始创作《神曲》。但丁成了他舞蹈生涯中最后一个角色全属巧合,"但是一种非常快乐的巧合。”

毫无疑问,《神曲》有一个非常线性的故事情节,从但丁进入地狱开始,直到最后他被初恋情人比阿特丽斯领到上帝的殿堂--空灵岛(The Empyrean)。对编舞家麦格雷戈而言,自从他在2006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团以来,用舞蹈讲故事一向是个诱惑的挑战。对舞者来说,麦格雷戈偏抽象,甚至偶尔非正统的舞蹈语言,正是传达情感强有力的工具,但却不容易表达故事的情节。在《但丁计划》中,麦格雷戈依旧保留了独有的舞蹈语言,为但丁旅途中的遭遇勾勒出震撼的情境,即使叙事本身并不那么清晰。

毫不奇怪,在10月14日世界首演当晚,座无虚席的表演厅里,我不但遇到舞蹈评论家,还有音乐、艺术甚至文学评论家。《但丁计划》不仅结合了最激动人心的作曲家、编舞家和艺术家,皇家芭蕾舞团还使出浑身解数,推出全明星阵容,沃森扮演但丁,莎拉-兰姆 (Sarah Lamb)饰演比阿特丽斯。在舞团的19名首席舞者中,有12名参与了《但丁计划》的演出。舞者们在麦格雷戈充满挑战性的芭蕾语言下,幻化出但丁的史诗般的旅程。舞蹈中没有语言,但奇怪的是,肢体动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在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的今天,《神曲》所涉及的大问题依旧与我们息息相关。但丁在地狱从那些灵魂身上学到了人生的教训。在炼狱中,但丁沉重的厄运感转为希望。他告诉我们,错误是可以纠正的,从错误中学习,可以让我们过上更有意义的生活。在天堂里,但丁的初恋成了他的精神向导,带领他穿过各个天堂,直到超越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力量辜负了我崇高的幻想;但我的欲望和意志已经被感动,就像匀速旋转的车轮,促使太阳和其他星星转动的爱。一个可以支配太阳星球,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人可能会觉得犹如活在炼狱中,有些人甚至已经走过地狱。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期待一个充满希望、充满爱的世界,就如同《但丁计划》的最后,那闪烁着渴望愿景的天堂。

(《但丁计划》于10月14-30日在伦敦皇家歌剧院演出,将于10月29日线上直播,并通过www.roh.org.uk 进行为期30天的点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宋佩芬:用舞蹈重新诠释《神曲》

发布日期:2021-10-21 10:31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以全明星阵容改编了但丁的《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其文字造诣,舞蹈该如何演绎这段史诗?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在《但丁项目》中表演。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但他们也有最佳的舞蹈吗?

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从奥地利到阿根廷,从苏州到苏黎世,全世界都在庆祝这位桂冠诗人的一生,光是英国就有数百场活动,其中以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但丁计划》(The Dante Project)最为高潮。

1302年,但丁被迫从他心爱的佛罗伦萨流亡。接下来的19年,他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直到1321年去世。期间他完成了西方文学史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神曲》。皇家芭蕾舞团邀请了艺术家迪安(Tacita Dean)、作曲家阿德斯(Thomas Ades)和编舞家麦格雷戈(Wayne McGregor)合作改编了《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他的语言文字的造诣,没有文字的芭蕾舞中如何传达这段史诗?我们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那么舞蹈呢?

"我是在2017年接到的邀请,为《但丁计划》设计舞台和服装。" 在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的采访中,迪安回忆一切是如何开始的。虽然她从未设计过舞台,但能够与作曲家阿德斯以及麦格雷戈这位不断打破界限,喜欢将科学、技术和当代艺术引入舞蹈闻名于世的编舞家合作,她决定接受这份挑战。

在准备过程,迪安没有去阅读《神曲》,而是花了好几个小时听诗人、演员、政治活动家和戏剧家希斯考特-威廉姆斯的朗诵录音。她还从波提切利、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1832 - 1883)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摄取灵感。最后她决定用最喜欢的三种创作媒介--绘画、摄影和电影--来铺成但丁的地狱、炼狱和天堂之旅。图像也从上下颠倒的地狱,转变成正反颠倒的炼狱,直到只有正面的天堂。

尽管阿德斯的音乐经常被用于芭蕾舞表演,但像迪安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专门为芭蕾舞创作。在13岁时第一次接触到《神曲》时,他被但丁描述的地狱中可怕的惩罚和天堂的高耸所诱惑。在音乐上,特别是在地狱部分,他从李斯特那里获得了灵感。19世纪的作曲家兼钢琴家李斯特是位但丁迷,同时创作了《但丁交响曲》及《但丁钢琴奏鸣曲》。阿德斯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他希望通过李斯特的框架来表达他自己的音乐语言。如同李斯特的音乐,《地狱篇》充满了浪漫派晚期令人窒息的兴奋。然而到了《炼狱篇》,阿德斯风格转变,引入了来自耶路撒冷阿德斯犹太教堂的礼仪圣歌,让合唱与管弦乐交织。《天堂篇》则是一段令人振奋的辉煌结局。"为芭蕾创作允许你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翅膀...而这一点我觉得非常自由!"

对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沃森(Edward Watson)来说,扮演但丁引发出一场深刻的情感之旅。这将是他退休前最后一次以首席身份亮相,面对一个全新的未来,犹如但丁开始流亡,开始创作《神曲》。但丁成了他舞蹈生涯中最后一个角色全属巧合,"但是一种非常快乐的巧合。”

毫无疑问,《神曲》有一个非常线性的故事情节,从但丁进入地狱开始,直到最后他被初恋情人比阿特丽斯领到上帝的殿堂--空灵岛(The Empyrean)。对编舞家麦格雷戈而言,自从他在2006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团以来,用舞蹈讲故事一向是个诱惑的挑战。对舞者来说,麦格雷戈偏抽象,甚至偶尔非正统的舞蹈语言,正是传达情感强有力的工具,但却不容易表达故事的情节。在《但丁计划》中,麦格雷戈依旧保留了独有的舞蹈语言,为但丁旅途中的遭遇勾勒出震撼的情境,即使叙事本身并不那么清晰。

毫不奇怪,在10月14日世界首演当晚,座无虚席的表演厅里,我不但遇到舞蹈评论家,还有音乐、艺术甚至文学评论家。《但丁计划》不仅结合了最激动人心的作曲家、编舞家和艺术家,皇家芭蕾舞团还使出浑身解数,推出全明星阵容,沃森扮演但丁,莎拉-兰姆 (Sarah Lamb)饰演比阿特丽斯。在舞团的19名首席舞者中,有12名参与了《但丁计划》的演出。舞者们在麦格雷戈充满挑战性的芭蕾语言下,幻化出但丁的史诗般的旅程。舞蹈中没有语言,但奇怪的是,肢体动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在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的今天,《神曲》所涉及的大问题依旧与我们息息相关。但丁在地狱从那些灵魂身上学到了人生的教训。在炼狱中,但丁沉重的厄运感转为希望。他告诉我们,错误是可以纠正的,从错误中学习,可以让我们过上更有意义的生活。在天堂里,但丁的初恋成了他的精神向导,带领他穿过各个天堂,直到超越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力量辜负了我崇高的幻想;但我的欲望和意志已经被感动,就像匀速旋转的车轮,促使太阳和其他星星转动的爱。一个可以支配太阳星球,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人可能会觉得犹如活在炼狱中,有些人甚至已经走过地狱。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期待一个充满希望、充满爱的世界,就如同《但丁计划》的最后,那闪烁着渴望愿景的天堂。

(《但丁计划》于10月14-30日在伦敦皇家歌剧院演出,将于10月29日线上直播,并通过www.roh.org.uk 进行为期30天的点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以全明星阵容改编了但丁的《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其文字造诣,舞蹈该如何演绎这段史诗?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在《但丁项目》中表演。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但他们也有最佳的舞蹈吗?

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从奥地利到阿根廷,从苏州到苏黎世,全世界都在庆祝这位桂冠诗人的一生,光是英国就有数百场活动,其中以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但丁计划》(The Dante Project)最为高潮。

1302年,但丁被迫从他心爱的佛罗伦萨流亡。接下来的19年,他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直到1321年去世。期间他完成了西方文学史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神曲》。皇家芭蕾舞团邀请了艺术家迪安(Tacita Dean)、作曲家阿德斯(Thomas Ades)和编舞家麦格雷戈(Wayne McGregor)合作改编了《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他的语言文字的造诣,没有文字的芭蕾舞中如何传达这段史诗?我们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那么舞蹈呢?

"我是在2017年接到的邀请,为《但丁计划》设计舞台和服装。" 在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的采访中,迪安回忆一切是如何开始的。虽然她从未设计过舞台,但能够与作曲家阿德斯以及麦格雷戈这位不断打破界限,喜欢将科学、技术和当代艺术引入舞蹈闻名于世的编舞家合作,她决定接受这份挑战。

在准备过程,迪安没有去阅读《神曲》,而是花了好几个小时听诗人、演员、政治活动家和戏剧家希斯考特-威廉姆斯的朗诵录音。她还从波提切利、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1832 - 1883)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摄取灵感。最后她决定用最喜欢的三种创作媒介--绘画、摄影和电影--来铺成但丁的地狱、炼狱和天堂之旅。图像也从上下颠倒的地狱,转变成正反颠倒的炼狱,直到只有正面的天堂。

尽管阿德斯的音乐经常被用于芭蕾舞表演,但像迪安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专门为芭蕾舞创作。在13岁时第一次接触到《神曲》时,他被但丁描述的地狱中可怕的惩罚和天堂的高耸所诱惑。在音乐上,特别是在地狱部分,他从李斯特那里获得了灵感。19世纪的作曲家兼钢琴家李斯特是位但丁迷,同时创作了《但丁交响曲》及《但丁钢琴奏鸣曲》。阿德斯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他希望通过李斯特的框架来表达他自己的音乐语言。如同李斯特的音乐,《地狱篇》充满了浪漫派晚期令人窒息的兴奋。然而到了《炼狱篇》,阿德斯风格转变,引入了来自耶路撒冷阿德斯犹太教堂的礼仪圣歌,让合唱与管弦乐交织。《天堂篇》则是一段令人振奋的辉煌结局。"为芭蕾创作允许你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翅膀...而这一点我觉得非常自由!"

对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沃森(Edward Watson)来说,扮演但丁引发出一场深刻的情感之旅。这将是他退休前最后一次以首席身份亮相,面对一个全新的未来,犹如但丁开始流亡,开始创作《神曲》。但丁成了他舞蹈生涯中最后一个角色全属巧合,"但是一种非常快乐的巧合。”

毫无疑问,《神曲》有一个非常线性的故事情节,从但丁进入地狱开始,直到最后他被初恋情人比阿特丽斯领到上帝的殿堂--空灵岛(The Empyrean)。对编舞家麦格雷戈而言,自从他在2006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团以来,用舞蹈讲故事一向是个诱惑的挑战。对舞者来说,麦格雷戈偏抽象,甚至偶尔非正统的舞蹈语言,正是传达情感强有力的工具,但却不容易表达故事的情节。在《但丁计划》中,麦格雷戈依旧保留了独有的舞蹈语言,为但丁旅途中的遭遇勾勒出震撼的情境,即使叙事本身并不那么清晰。

毫不奇怪,在10月14日世界首演当晚,座无虚席的表演厅里,我不但遇到舞蹈评论家,还有音乐、艺术甚至文学评论家。《但丁计划》不仅结合了最激动人心的作曲家、编舞家和艺术家,皇家芭蕾舞团还使出浑身解数,推出全明星阵容,沃森扮演但丁,莎拉-兰姆 (Sarah Lamb)饰演比阿特丽斯。在舞团的19名首席舞者中,有12名参与了《但丁计划》的演出。舞者们在麦格雷戈充满挑战性的芭蕾语言下,幻化出但丁的史诗般的旅程。舞蹈中没有语言,但奇怪的是,肢体动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在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的今天,《神曲》所涉及的大问题依旧与我们息息相关。但丁在地狱从那些灵魂身上学到了人生的教训。在炼狱中,但丁沉重的厄运感转为希望。他告诉我们,错误是可以纠正的,从错误中学习,可以让我们过上更有意义的生活。在天堂里,但丁的初恋成了他的精神向导,带领他穿过各个天堂,直到超越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力量辜负了我崇高的幻想;但我的欲望和意志已经被感动,就像匀速旋转的车轮,促使太阳和其他星星转动的爱。一个可以支配太阳星球,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人可能会觉得犹如活在炼狱中,有些人甚至已经走过地狱。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期待一个充满希望、充满爱的世界,就如同《但丁计划》的最后,那闪烁着渴望愿景的天堂。

(《但丁计划》于10月14-30日在伦敦皇家歌剧院演出,将于10月29日线上直播,并通过www.roh.org.uk 进行为期30天的点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宋佩芬:用舞蹈重新诠释《神曲》

发布日期:2021-10-21 10:31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以全明星阵容改编了但丁的《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其文字造诣,舞蹈该如何演绎这段史诗?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在《但丁项目》中表演。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但他们也有最佳的舞蹈吗?

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从奥地利到阿根廷,从苏州到苏黎世,全世界都在庆祝这位桂冠诗人的一生,光是英国就有数百场活动,其中以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但丁计划》(The Dante Project)最为高潮。

1302年,但丁被迫从他心爱的佛罗伦萨流亡。接下来的19年,他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直到1321年去世。期间他完成了西方文学史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神曲》。皇家芭蕾舞团邀请了艺术家迪安(Tacita Dean)、作曲家阿德斯(Thomas Ades)和编舞家麦格雷戈(Wayne McGregor)合作改编了《神曲》。但丁的创作精髓在于他的语言文字的造诣,没有文字的芭蕾舞中如何传达这段史诗?我们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魔鬼总有最美的曲调”,那么舞蹈呢?

"我是在2017年接到的邀请,为《但丁计划》设计舞台和服装。" 在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的采访中,迪安回忆一切是如何开始的。虽然她从未设计过舞台,但能够与作曲家阿德斯以及麦格雷戈这位不断打破界限,喜欢将科学、技术和当代艺术引入舞蹈闻名于世的编舞家合作,她决定接受这份挑战。

在准备过程,迪安没有去阅读《神曲》,而是花了好几个小时听诗人、演员、政治活动家和戏剧家希斯考特-威廉姆斯的朗诵录音。她还从波提切利、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1832 - 1883)以及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摄取灵感。最后她决定用最喜欢的三种创作媒介--绘画、摄影和电影--来铺成但丁的地狱、炼狱和天堂之旅。图像也从上下颠倒的地狱,转变成正反颠倒的炼狱,直到只有正面的天堂。

尽管阿德斯的音乐经常被用于芭蕾舞表演,但像迪安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专门为芭蕾舞创作。在13岁时第一次接触到《神曲》时,他被但丁描述的地狱中可怕的惩罚和天堂的高耸所诱惑。在音乐上,特别是在地狱部分,他从李斯特那里获得了灵感。19世纪的作曲家兼钢琴家李斯特是位但丁迷,同时创作了《但丁交响曲》及《但丁钢琴奏鸣曲》。阿德斯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他希望通过李斯特的框架来表达他自己的音乐语言。如同李斯特的音乐,《地狱篇》充满了浪漫派晚期令人窒息的兴奋。然而到了《炼狱篇》,阿德斯风格转变,引入了来自耶路撒冷阿德斯犹太教堂的礼仪圣歌,让合唱与管弦乐交织。《天堂篇》则是一段令人振奋的辉煌结局。"为芭蕾创作允许你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翅膀...而这一点我觉得非常自由!"

对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沃森(Edward Watson)来说,扮演但丁引发出一场深刻的情感之旅。这将是他退休前最后一次以首席身份亮相,面对一个全新的未来,犹如但丁开始流亡,开始创作《神曲》。但丁成了他舞蹈生涯中最后一个角色全属巧合,"但是一种非常快乐的巧合。”

毫无疑问,《神曲》有一个非常线性的故事情节,从但丁进入地狱开始,直到最后他被初恋情人比阿特丽斯领到上帝的殿堂--空灵岛(The Empyrean)。对编舞家麦格雷戈而言,自从他在2006年加入皇家芭蕾舞团以来,用舞蹈讲故事一向是个诱惑的挑战。对舞者来说,麦格雷戈偏抽象,甚至偶尔非正统的舞蹈语言,正是传达情感强有力的工具,但却不容易表达故事的情节。在《但丁计划》中,麦格雷戈依旧保留了独有的舞蹈语言,为但丁旅途中的遭遇勾勒出震撼的情境,即使叙事本身并不那么清晰。

毫不奇怪,在10月14日世界首演当晚,座无虚席的表演厅里,我不但遇到舞蹈评论家,还有音乐、艺术甚至文学评论家。《但丁计划》不仅结合了最激动人心的作曲家、编舞家和艺术家,皇家芭蕾舞团还使出浑身解数,推出全明星阵容,沃森扮演但丁,莎拉-兰姆 (Sarah Lamb)饰演比阿特丽斯。在舞团的19名首席舞者中,有12名参与了《但丁计划》的演出。舞者们在麦格雷戈充满挑战性的芭蕾语言下,幻化出但丁的史诗般的旅程。舞蹈中没有语言,但奇怪的是,肢体动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在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的今天,《神曲》所涉及的大问题依旧与我们息息相关。但丁在地狱从那些灵魂身上学到了人生的教训。在炼狱中,但丁沉重的厄运感转为希望。他告诉我们,错误是可以纠正的,从错误中学习,可以让我们过上更有意义的生活。在天堂里,但丁的初恋成了他的精神向导,带领他穿过各个天堂,直到超越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力量辜负了我崇高的幻想;但我的欲望和意志已经被感动,就像匀速旋转的车轮,促使太阳和其他星星转动的爱。一个可以支配太阳星球,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人可能会觉得犹如活在炼狱中,有些人甚至已经走过地狱。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期待一个充满希望、充满爱的世界,就如同《但丁计划》的最后,那闪烁着渴望愿景的天堂。

(《但丁计划》于10月14-30日在伦敦皇家歌剧院演出,将于10月29日线上直播,并通过www.roh.org.uk 进行为期30天的点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