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再次提议由韩、朝、美,或韩、朝、美、中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半岛战争。这是文在寅2018年以来第四次提出终战宣言。文明年5月将要卸任总统,由于韩国总统任期只能一届,显然他想在韩朝关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文在寅的五年,韩朝关系经历了低谷—高潮—再低谷的行情。执政前期,由于承续的是朴瑾惠时期的对朝敌视政策,特别是由于朝鲜进行核爆试验及开发远程核打击能力,导致美国对它的严厉制裁,甚至差点酿成美国对朝动武,文在寅也只能跟在美国后面制裁朝鲜。但随着特朗普改变对金正恩的态度,两国首脑在新加坡实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会面,一度紧绷的美朝关系有所松动,韩朝关系也有大幅改善,不仅文在寅和金正恩进行了互访,双方运动员还共同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这一年多时间可称得上韩朝关系的“小阳春”。可惜的是,在2019年特金河内会谈不欢而散后,韩朝关系也急转直下,主要是朝鲜对韩国的敌意又上升。

从这个简要回顾中,可见韩朝关系深受美韩关系的制约,后者关系解冻,韩朝关系也会转好,而只要美朝关系变坏,朝朝关系也就跟着变坏。这反映韩国的对朝政策难有独立性,从而使得平壤在和首尔打交道时,只把它作为美国的一个附庸来看待。当然,这不是说韩朝关系完全受美朝关系的摆布,但两者的确有很大的关联性。

文在寅一直试图在韩朝关系上走出一条独立之路,作为出生在朝鲜的韩国进步派总统,文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前总统卢武铉的精神遗产,想要两韩修好,实现半岛的和平和统一,所以即使在朝鲜对韩国冷淡,甚至对其本人进行攻击时,他也很少报复平壤、对朝实施极端政策,而是对北方始终抱着同情和善意。韩朝关系起起落落,朝鲜无核化没有多大进展,眼看总统任期还有几个月就结束,要想金正恩弃核是不可能了,若能在达成终战宣言上有所突破,也算是五年总统任期的一大成绩。

除在半岛的和平与统一上留下自己的遗产外,文在寅谋求达成终战宣言也是为明年执政党的总统选举考虑。文在寅执政的上半段民意支持度高,即使在疫情初期,执政党也取得了国会选举的胜利。然而,由于疫情的持续所导致的严重经济问题,特别是房价大涨,让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执政党和文在寅不满,支持度下滑,今年上半年首尔和釜山两地市长的选举都被反对党夺得,使执政党明年的选举亮起了红灯。现在预测反对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会获胜言之过早,但假如在选举前韩朝能发表终战宣言,当然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因为这可能会重新燃起韩国民众对半岛统一的很大信心。

对文在寅的这个意图,韩国反对党自然也看得清楚。韩国前检察长、总统候选人尹锡悦表示,“终战宣言一旦发布,将会使美军驻韩和美韩联合军演失去合理性,这将从根本上改变韩国的安保格局”。韩国三大报之一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直指,“在任期结束八个月前,(文在寅)提出这么一个提议,不知这是哪国的总统?”文在寅无疑也明白,此时提出终战宣言不仅会遭到国内反对党和右翼保守势力的抨击,在目前国际环境下,也不会得到美中的响应,朝鲜更不可能同意。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他个人的一个情结。

朝鲜对文的终战宣言提议,先是由外务省副相李泰圣通过朝中社表示,现在尚不是发表终战宣言的时候,因为美国对朝敌对政策依然存在,保障朝鲜半岛局势稳定与和平的最优先课题,是撤销美国的双重标准和对朝敌视政策。他还强调,在美韩同盟关系不断加强的情况下,终战宣言必将破坏地区战略均衡,将朝韩推到无限军备竞争的边缘。在李泰圣谈话后,金与正亦通过朝中社回应文在寅,这位实际负责对韩事务的金家“公主”,一方面认为文的终战宣言想法不错,从强行结束长期以来朝鲜半岛的不安定战争状态,消除彼此仇视的意义来说,终战宣言是有趣的好主意;另一方面则指若要发表终战宣言,必须保障对双方的尊重,应先从消除对彼此的偏见及敌对政策、双重标准开始做起,必须达成这个前提,韩朝才有可能面对面做出有意义的终战宣言,试着就朝鲜半岛问题进行讨论。虽然金与正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看似比李泰圣积极一点,但两人的主要诉求一样,就是美韩先要纠正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和双重标准,再来谈终战宣言问题。

自1953年中朝和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定后,半岛战争事实上结束快70年了,然而理论上和法律上双方只是休战,这场战争并未结束,终战宣言如果能够达成,半岛战争才算正式结束。韩朝关系缓和的时候,技术上的休战对双方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就会带来战争的阴影,因为如果一方对另一方发动攻击,不存在法律障碍,即不构成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因为双方本来就处于战争状态中。当然就现实而言,更可能是朝鲜对韩国的攻击而不是相反,因此,韩国比朝鲜担心半岛目前这种休战状态,这也是终战宣言往往由韩国提出的原因。

朝鲜之所以不响应韩国的终战宣言提议,除了金与正前面说的几点,也是因为它可以拿战争来威慑韩国。一旦双方正式结束半岛战争,再用它来威胁韩国,道理上就说不通,而且也违反国际法,肯定会遭到对方的回击,国际社会也会谴责朝鲜,尤其韩国还有美国这个军事强权保护。此外,平壤政权不愿和韩国发表终战宣言可能还有一个不便言说的目的,即国内统治的需要。因为若达成终战宣言,就意味战争正式结束,平壤就得放松对朝鲜的严密控制。金家的先军政治和家天下,是建立在朝鲜还处于同韩交战的借口下。半岛战争正式结束,金家的此一借口就没有了,再继续紧闭国门,死死统治民众,理论上和逻辑上都讲不通。尽管金家几十年的残酷统治让相当部分朝鲜民众已经驯化,丧失了反抗意识和反抗能力,然而终究还有很多民众不满金家统治,这从每年数量众多的脱北者可见一斑。平壤现在愈不敢打开国门向外部开放,也就愈要抓住休战的借口不放。

这已形成死循环。要提高民众生活,就需放松控制,要放松控制,就需对外开放,要对外开放,就需正式结束战争,要结束战争,就需发布终战宣言,而只有在平壤政权感到安全,不受威胁的状况下它才会这么做。但现在一方面是它对外部确实有极强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它亦担忧宣布终战,打开国门后人民要求改革会造成政权不稳,故要确保金家统治的永续稳固,就不能宣布战争正式结束,国门也就不能打开,控制也不能放松。而如果没有外来活水的冲击,朝鲜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只能靠自力更生,问题是,内部贫困外部制裁下的朝鲜哪有自力更生的资本。可以说,这都是为保金家世袭政权和依附于这个政权之上的一小撮既得利益者而导致的。

终战宣言的发布不能少了美中两国。美国是联合国军的代表,中国是参战和签订停战协议的另一方。严格来说,鉴于韩国不是停战协定的签字国,终战宣言可以没有韩国,文在寅不应该提议由三国或四国来宣布结束半岛战争,当然,韩国是战争当事国,它的领导人带头呼吁并参与宣布结束战争,只要其他三国不反对,也没问题。美中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美国又是关键。因为中国不会反对发表终战宣言。中国虽然和朝鲜有着某种特殊关系,并是朝鲜最大的外援国,但北京对平壤政权的影响能力和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配备,这和平壤政权超强的自尊心以及可以用发展同莫斯科的关系来平衡北京有关,但也可能是北京不愿过深地卷入朝鲜的内部事务,因为这意味着北京要更多地承担保护朝鲜的责任。对朝鲜无休止的支援特别是经援是中国的一个负担,北京多次告诫平壤打开国门引入外资发展经济,同时内部进行改革,如果朝鲜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资本不但在朝鲜依然会占外资的大头,确保中国的利益不受损,而且从此中国可以大幅减少对它的经援,直至最后无续中国的援助。北京最希望看到的是,让朝鲜有自己的造血机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同时不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它亦明白,目前现状不可能使平壤走改革开放道路。因此北京有动力支持文在寅的终战宣言提议,尽管它不会表态。

美国对终战宣言的态度则比较微妙。五角大楼发言人虽然表示愿意讨论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可能性,并继续寻求与朝鲜接触,以解决各种问题,但如果四国真的宣布正式结束半岛战争,美国马上面临驻韩美军的依据问题,因为朝中势必会向美国提出该问题,而且韩国也未必乐意美军驻韩。美军之所以没有在停战协定签署后撤出,理由就是韩朝战争只是休战,没有结束,韩国还面临朝鲜的威胁,一旦四国宣布战争结束,这个理由就不成立。美军当然也可以中国威胁为由继续驻韩,但韩国在终战宣言发表后未必认同这点,如果美国强行在韩驻军,无疑会引来中国的反制,这反而会造成韩国的不安全。换言之,在半岛战争正式结束后,若驻韩美军也撤出,韩国或许还会感到中国是一个威胁,尤其在当下这种状况下,但假如美军继续驻韩,中国一定会对韩国构成威胁。这种情况韩国愿不愿见到,另当别论,美国肯定不愿放弃在韩驻军监视中国,否则,它就失去了在东亚威慑中国的一个立足点,除非再出现一个特朗普式的总统成天念叨着要把驻韩美军撤回,因此,美国虽然表面上对终战宣言持一种开放态度,但实际它是没有动力这样做的。

一个终战宣言,各有各的考量。但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邓聿文:半岛终战宣言的各方盘算

发布日期:2021-10-21 07:42
|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再次提议由韩、朝、美,或韩、朝、美、中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半岛战争。这是文在寅2018年以来第四次提出终战宣言。文明年5月将要卸任总统,由于韩国总统任期只能一届,显然他想在韩朝关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文在寅的五年,韩朝关系经历了低谷—高潮—再低谷的行情。执政前期,由于承续的是朴瑾惠时期的对朝敌视政策,特别是由于朝鲜进行核爆试验及开发远程核打击能力,导致美国对它的严厉制裁,甚至差点酿成美国对朝动武,文在寅也只能跟在美国后面制裁朝鲜。但随着特朗普改变对金正恩的态度,两国首脑在新加坡实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会面,一度紧绷的美朝关系有所松动,韩朝关系也有大幅改善,不仅文在寅和金正恩进行了互访,双方运动员还共同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这一年多时间可称得上韩朝关系的“小阳春”。可惜的是,在2019年特金河内会谈不欢而散后,韩朝关系也急转直下,主要是朝鲜对韩国的敌意又上升。

从这个简要回顾中,可见韩朝关系深受美韩关系的制约,后者关系解冻,韩朝关系也会转好,而只要美朝关系变坏,朝朝关系也就跟着变坏。这反映韩国的对朝政策难有独立性,从而使得平壤在和首尔打交道时,只把它作为美国的一个附庸来看待。当然,这不是说韩朝关系完全受美朝关系的摆布,但两者的确有很大的关联性。

文在寅一直试图在韩朝关系上走出一条独立之路,作为出生在朝鲜的韩国进步派总统,文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前总统卢武铉的精神遗产,想要两韩修好,实现半岛的和平和统一,所以即使在朝鲜对韩国冷淡,甚至对其本人进行攻击时,他也很少报复平壤、对朝实施极端政策,而是对北方始终抱着同情和善意。韩朝关系起起落落,朝鲜无核化没有多大进展,眼看总统任期还有几个月就结束,要想金正恩弃核是不可能了,若能在达成终战宣言上有所突破,也算是五年总统任期的一大成绩。

除在半岛的和平与统一上留下自己的遗产外,文在寅谋求达成终战宣言也是为明年执政党的总统选举考虑。文在寅执政的上半段民意支持度高,即使在疫情初期,执政党也取得了国会选举的胜利。然而,由于疫情的持续所导致的严重经济问题,特别是房价大涨,让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执政党和文在寅不满,支持度下滑,今年上半年首尔和釜山两地市长的选举都被反对党夺得,使执政党明年的选举亮起了红灯。现在预测反对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会获胜言之过早,但假如在选举前韩朝能发表终战宣言,当然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因为这可能会重新燃起韩国民众对半岛统一的很大信心。

对文在寅的这个意图,韩国反对党自然也看得清楚。韩国前检察长、总统候选人尹锡悦表示,“终战宣言一旦发布,将会使美军驻韩和美韩联合军演失去合理性,这将从根本上改变韩国的安保格局”。韩国三大报之一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直指,“在任期结束八个月前,(文在寅)提出这么一个提议,不知这是哪国的总统?”文在寅无疑也明白,此时提出终战宣言不仅会遭到国内反对党和右翼保守势力的抨击,在目前国际环境下,也不会得到美中的响应,朝鲜更不可能同意。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他个人的一个情结。

朝鲜对文的终战宣言提议,先是由外务省副相李泰圣通过朝中社表示,现在尚不是发表终战宣言的时候,因为美国对朝敌对政策依然存在,保障朝鲜半岛局势稳定与和平的最优先课题,是撤销美国的双重标准和对朝敌视政策。他还强调,在美韩同盟关系不断加强的情况下,终战宣言必将破坏地区战略均衡,将朝韩推到无限军备竞争的边缘。在李泰圣谈话后,金与正亦通过朝中社回应文在寅,这位实际负责对韩事务的金家“公主”,一方面认为文的终战宣言想法不错,从强行结束长期以来朝鲜半岛的不安定战争状态,消除彼此仇视的意义来说,终战宣言是有趣的好主意;另一方面则指若要发表终战宣言,必须保障对双方的尊重,应先从消除对彼此的偏见及敌对政策、双重标准开始做起,必须达成这个前提,韩朝才有可能面对面做出有意义的终战宣言,试着就朝鲜半岛问题进行讨论。虽然金与正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看似比李泰圣积极一点,但两人的主要诉求一样,就是美韩先要纠正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和双重标准,再来谈终战宣言问题。

自1953年中朝和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定后,半岛战争事实上结束快70年了,然而理论上和法律上双方只是休战,这场战争并未结束,终战宣言如果能够达成,半岛战争才算正式结束。韩朝关系缓和的时候,技术上的休战对双方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就会带来战争的阴影,因为如果一方对另一方发动攻击,不存在法律障碍,即不构成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因为双方本来就处于战争状态中。当然就现实而言,更可能是朝鲜对韩国的攻击而不是相反,因此,韩国比朝鲜担心半岛目前这种休战状态,这也是终战宣言往往由韩国提出的原因。

朝鲜之所以不响应韩国的终战宣言提议,除了金与正前面说的几点,也是因为它可以拿战争来威慑韩国。一旦双方正式结束半岛战争,再用它来威胁韩国,道理上就说不通,而且也违反国际法,肯定会遭到对方的回击,国际社会也会谴责朝鲜,尤其韩国还有美国这个军事强权保护。此外,平壤政权不愿和韩国发表终战宣言可能还有一个不便言说的目的,即国内统治的需要。因为若达成终战宣言,就意味战争正式结束,平壤就得放松对朝鲜的严密控制。金家的先军政治和家天下,是建立在朝鲜还处于同韩交战的借口下。半岛战争正式结束,金家的此一借口就没有了,再继续紧闭国门,死死统治民众,理论上和逻辑上都讲不通。尽管金家几十年的残酷统治让相当部分朝鲜民众已经驯化,丧失了反抗意识和反抗能力,然而终究还有很多民众不满金家统治,这从每年数量众多的脱北者可见一斑。平壤现在愈不敢打开国门向外部开放,也就愈要抓住休战的借口不放。

这已形成死循环。要提高民众生活,就需放松控制,要放松控制,就需对外开放,要对外开放,就需正式结束战争,要结束战争,就需发布终战宣言,而只有在平壤政权感到安全,不受威胁的状况下它才会这么做。但现在一方面是它对外部确实有极强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它亦担忧宣布终战,打开国门后人民要求改革会造成政权不稳,故要确保金家统治的永续稳固,就不能宣布战争正式结束,国门也就不能打开,控制也不能放松。而如果没有外来活水的冲击,朝鲜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只能靠自力更生,问题是,内部贫困外部制裁下的朝鲜哪有自力更生的资本。可以说,这都是为保金家世袭政权和依附于这个政权之上的一小撮既得利益者而导致的。

终战宣言的发布不能少了美中两国。美国是联合国军的代表,中国是参战和签订停战协议的另一方。严格来说,鉴于韩国不是停战协定的签字国,终战宣言可以没有韩国,文在寅不应该提议由三国或四国来宣布结束半岛战争,当然,韩国是战争当事国,它的领导人带头呼吁并参与宣布结束战争,只要其他三国不反对,也没问题。美中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美国又是关键。因为中国不会反对发表终战宣言。中国虽然和朝鲜有着某种特殊关系,并是朝鲜最大的外援国,但北京对平壤政权的影响能力和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配备,这和平壤政权超强的自尊心以及可以用发展同莫斯科的关系来平衡北京有关,但也可能是北京不愿过深地卷入朝鲜的内部事务,因为这意味着北京要更多地承担保护朝鲜的责任。对朝鲜无休止的支援特别是经援是中国的一个负担,北京多次告诫平壤打开国门引入外资发展经济,同时内部进行改革,如果朝鲜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资本不但在朝鲜依然会占外资的大头,确保中国的利益不受损,而且从此中国可以大幅减少对它的经援,直至最后无续中国的援助。北京最希望看到的是,让朝鲜有自己的造血机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同时不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它亦明白,目前现状不可能使平壤走改革开放道路。因此北京有动力支持文在寅的终战宣言提议,尽管它不会表态。

美国对终战宣言的态度则比较微妙。五角大楼发言人虽然表示愿意讨论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可能性,并继续寻求与朝鲜接触,以解决各种问题,但如果四国真的宣布正式结束半岛战争,美国马上面临驻韩美军的依据问题,因为朝中势必会向美国提出该问题,而且韩国也未必乐意美军驻韩。美军之所以没有在停战协定签署后撤出,理由就是韩朝战争只是休战,没有结束,韩国还面临朝鲜的威胁,一旦四国宣布战争结束,这个理由就不成立。美军当然也可以中国威胁为由继续驻韩,但韩国在终战宣言发表后未必认同这点,如果美国强行在韩驻军,无疑会引来中国的反制,这反而会造成韩国的不安全。换言之,在半岛战争正式结束后,若驻韩美军也撤出,韩国或许还会感到中国是一个威胁,尤其在当下这种状况下,但假如美军继续驻韩,中国一定会对韩国构成威胁。这种情况韩国愿不愿见到,另当别论,美国肯定不愿放弃在韩驻军监视中国,否则,它就失去了在东亚威慑中国的一个立足点,除非再出现一个特朗普式的总统成天念叨着要把驻韩美军撤回,因此,美国虽然表面上对终战宣言持一种开放态度,但实际它是没有动力这样做的。

一个终战宣言,各有各的考量。但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再次提议由韩、朝、美,或韩、朝、美、中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半岛战争。这是文在寅2018年以来第四次提出终战宣言。文明年5月将要卸任总统,由于韩国总统任期只能一届,显然他想在韩朝关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文在寅的五年,韩朝关系经历了低谷—高潮—再低谷的行情。执政前期,由于承续的是朴瑾惠时期的对朝敌视政策,特别是由于朝鲜进行核爆试验及开发远程核打击能力,导致美国对它的严厉制裁,甚至差点酿成美国对朝动武,文在寅也只能跟在美国后面制裁朝鲜。但随着特朗普改变对金正恩的态度,两国首脑在新加坡实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会面,一度紧绷的美朝关系有所松动,韩朝关系也有大幅改善,不仅文在寅和金正恩进行了互访,双方运动员还共同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这一年多时间可称得上韩朝关系的“小阳春”。可惜的是,在2019年特金河内会谈不欢而散后,韩朝关系也急转直下,主要是朝鲜对韩国的敌意又上升。

从这个简要回顾中,可见韩朝关系深受美韩关系的制约,后者关系解冻,韩朝关系也会转好,而只要美朝关系变坏,朝朝关系也就跟着变坏。这反映韩国的对朝政策难有独立性,从而使得平壤在和首尔打交道时,只把它作为美国的一个附庸来看待。当然,这不是说韩朝关系完全受美朝关系的摆布,但两者的确有很大的关联性。

文在寅一直试图在韩朝关系上走出一条独立之路,作为出生在朝鲜的韩国进步派总统,文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前总统卢武铉的精神遗产,想要两韩修好,实现半岛的和平和统一,所以即使在朝鲜对韩国冷淡,甚至对其本人进行攻击时,他也很少报复平壤、对朝实施极端政策,而是对北方始终抱着同情和善意。韩朝关系起起落落,朝鲜无核化没有多大进展,眼看总统任期还有几个月就结束,要想金正恩弃核是不可能了,若能在达成终战宣言上有所突破,也算是五年总统任期的一大成绩。

除在半岛的和平与统一上留下自己的遗产外,文在寅谋求达成终战宣言也是为明年执政党的总统选举考虑。文在寅执政的上半段民意支持度高,即使在疫情初期,执政党也取得了国会选举的胜利。然而,由于疫情的持续所导致的严重经济问题,特别是房价大涨,让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执政党和文在寅不满,支持度下滑,今年上半年首尔和釜山两地市长的选举都被反对党夺得,使执政党明年的选举亮起了红灯。现在预测反对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会获胜言之过早,但假如在选举前韩朝能发表终战宣言,当然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因为这可能会重新燃起韩国民众对半岛统一的很大信心。

对文在寅的这个意图,韩国反对党自然也看得清楚。韩国前检察长、总统候选人尹锡悦表示,“终战宣言一旦发布,将会使美军驻韩和美韩联合军演失去合理性,这将从根本上改变韩国的安保格局”。韩国三大报之一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直指,“在任期结束八个月前,(文在寅)提出这么一个提议,不知这是哪国的总统?”文在寅无疑也明白,此时提出终战宣言不仅会遭到国内反对党和右翼保守势力的抨击,在目前国际环境下,也不会得到美中的响应,朝鲜更不可能同意。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他个人的一个情结。

朝鲜对文的终战宣言提议,先是由外务省副相李泰圣通过朝中社表示,现在尚不是发表终战宣言的时候,因为美国对朝敌对政策依然存在,保障朝鲜半岛局势稳定与和平的最优先课题,是撤销美国的双重标准和对朝敌视政策。他还强调,在美韩同盟关系不断加强的情况下,终战宣言必将破坏地区战略均衡,将朝韩推到无限军备竞争的边缘。在李泰圣谈话后,金与正亦通过朝中社回应文在寅,这位实际负责对韩事务的金家“公主”,一方面认为文的终战宣言想法不错,从强行结束长期以来朝鲜半岛的不安定战争状态,消除彼此仇视的意义来说,终战宣言是有趣的好主意;另一方面则指若要发表终战宣言,必须保障对双方的尊重,应先从消除对彼此的偏见及敌对政策、双重标准开始做起,必须达成这个前提,韩朝才有可能面对面做出有意义的终战宣言,试着就朝鲜半岛问题进行讨论。虽然金与正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看似比李泰圣积极一点,但两人的主要诉求一样,就是美韩先要纠正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和双重标准,再来谈终战宣言问题。

自1953年中朝和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定后,半岛战争事实上结束快70年了,然而理论上和法律上双方只是休战,这场战争并未结束,终战宣言如果能够达成,半岛战争才算正式结束。韩朝关系缓和的时候,技术上的休战对双方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就会带来战争的阴影,因为如果一方对另一方发动攻击,不存在法律障碍,即不构成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因为双方本来就处于战争状态中。当然就现实而言,更可能是朝鲜对韩国的攻击而不是相反,因此,韩国比朝鲜担心半岛目前这种休战状态,这也是终战宣言往往由韩国提出的原因。

朝鲜之所以不响应韩国的终战宣言提议,除了金与正前面说的几点,也是因为它可以拿战争来威慑韩国。一旦双方正式结束半岛战争,再用它来威胁韩国,道理上就说不通,而且也违反国际法,肯定会遭到对方的回击,国际社会也会谴责朝鲜,尤其韩国还有美国这个军事强权保护。此外,平壤政权不愿和韩国发表终战宣言可能还有一个不便言说的目的,即国内统治的需要。因为若达成终战宣言,就意味战争正式结束,平壤就得放松对朝鲜的严密控制。金家的先军政治和家天下,是建立在朝鲜还处于同韩交战的借口下。半岛战争正式结束,金家的此一借口就没有了,再继续紧闭国门,死死统治民众,理论上和逻辑上都讲不通。尽管金家几十年的残酷统治让相当部分朝鲜民众已经驯化,丧失了反抗意识和反抗能力,然而终究还有很多民众不满金家统治,这从每年数量众多的脱北者可见一斑。平壤现在愈不敢打开国门向外部开放,也就愈要抓住休战的借口不放。

这已形成死循环。要提高民众生活,就需放松控制,要放松控制,就需对外开放,要对外开放,就需正式结束战争,要结束战争,就需发布终战宣言,而只有在平壤政权感到安全,不受威胁的状况下它才会这么做。但现在一方面是它对外部确实有极强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它亦担忧宣布终战,打开国门后人民要求改革会造成政权不稳,故要确保金家统治的永续稳固,就不能宣布战争正式结束,国门也就不能打开,控制也不能放松。而如果没有外来活水的冲击,朝鲜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只能靠自力更生,问题是,内部贫困外部制裁下的朝鲜哪有自力更生的资本。可以说,这都是为保金家世袭政权和依附于这个政权之上的一小撮既得利益者而导致的。

终战宣言的发布不能少了美中两国。美国是联合国军的代表,中国是参战和签订停战协议的另一方。严格来说,鉴于韩国不是停战协定的签字国,终战宣言可以没有韩国,文在寅不应该提议由三国或四国来宣布结束半岛战争,当然,韩国是战争当事国,它的领导人带头呼吁并参与宣布结束战争,只要其他三国不反对,也没问题。美中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美国又是关键。因为中国不会反对发表终战宣言。中国虽然和朝鲜有着某种特殊关系,并是朝鲜最大的外援国,但北京对平壤政权的影响能力和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配备,这和平壤政权超强的自尊心以及可以用发展同莫斯科的关系来平衡北京有关,但也可能是北京不愿过深地卷入朝鲜的内部事务,因为这意味着北京要更多地承担保护朝鲜的责任。对朝鲜无休止的支援特别是经援是中国的一个负担,北京多次告诫平壤打开国门引入外资发展经济,同时内部进行改革,如果朝鲜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资本不但在朝鲜依然会占外资的大头,确保中国的利益不受损,而且从此中国可以大幅减少对它的经援,直至最后无续中国的援助。北京最希望看到的是,让朝鲜有自己的造血机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同时不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它亦明白,目前现状不可能使平壤走改革开放道路。因此北京有动力支持文在寅的终战宣言提议,尽管它不会表态。

美国对终战宣言的态度则比较微妙。五角大楼发言人虽然表示愿意讨论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可能性,并继续寻求与朝鲜接触,以解决各种问题,但如果四国真的宣布正式结束半岛战争,美国马上面临驻韩美军的依据问题,因为朝中势必会向美国提出该问题,而且韩国也未必乐意美军驻韩。美军之所以没有在停战协定签署后撤出,理由就是韩朝战争只是休战,没有结束,韩国还面临朝鲜的威胁,一旦四国宣布战争结束,这个理由就不成立。美军当然也可以中国威胁为由继续驻韩,但韩国在终战宣言发表后未必认同这点,如果美国强行在韩驻军,无疑会引来中国的反制,这反而会造成韩国的不安全。换言之,在半岛战争正式结束后,若驻韩美军也撤出,韩国或许还会感到中国是一个威胁,尤其在当下这种状况下,但假如美军继续驻韩,中国一定会对韩国构成威胁。这种情况韩国愿不愿见到,另当别论,美国肯定不愿放弃在韩驻军监视中国,否则,它就失去了在东亚威慑中国的一个立足点,除非再出现一个特朗普式的总统成天念叨着要把驻韩美军撤回,因此,美国虽然表面上对终战宣言持一种开放态度,但实际它是没有动力这样做的。

一个终战宣言,各有各的考量。但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邓聿文:半岛终战宣言的各方盘算

发布日期:2021-10-21 07:42
|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再次提议由韩、朝、美,或韩、朝、美、中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半岛战争。这是文在寅2018年以来第四次提出终战宣言。文明年5月将要卸任总统,由于韩国总统任期只能一届,显然他想在韩朝关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文在寅的五年,韩朝关系经历了低谷—高潮—再低谷的行情。执政前期,由于承续的是朴瑾惠时期的对朝敌视政策,特别是由于朝鲜进行核爆试验及开发远程核打击能力,导致美国对它的严厉制裁,甚至差点酿成美国对朝动武,文在寅也只能跟在美国后面制裁朝鲜。但随着特朗普改变对金正恩的态度,两国首脑在新加坡实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会面,一度紧绷的美朝关系有所松动,韩朝关系也有大幅改善,不仅文在寅和金正恩进行了互访,双方运动员还共同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这一年多时间可称得上韩朝关系的“小阳春”。可惜的是,在2019年特金河内会谈不欢而散后,韩朝关系也急转直下,主要是朝鲜对韩国的敌意又上升。

从这个简要回顾中,可见韩朝关系深受美韩关系的制约,后者关系解冻,韩朝关系也会转好,而只要美朝关系变坏,朝朝关系也就跟着变坏。这反映韩国的对朝政策难有独立性,从而使得平壤在和首尔打交道时,只把它作为美国的一个附庸来看待。当然,这不是说韩朝关系完全受美朝关系的摆布,但两者的确有很大的关联性。

文在寅一直试图在韩朝关系上走出一条独立之路,作为出生在朝鲜的韩国进步派总统,文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前总统卢武铉的精神遗产,想要两韩修好,实现半岛的和平和统一,所以即使在朝鲜对韩国冷淡,甚至对其本人进行攻击时,他也很少报复平壤、对朝实施极端政策,而是对北方始终抱着同情和善意。韩朝关系起起落落,朝鲜无核化没有多大进展,眼看总统任期还有几个月就结束,要想金正恩弃核是不可能了,若能在达成终战宣言上有所突破,也算是五年总统任期的一大成绩。

除在半岛的和平与统一上留下自己的遗产外,文在寅谋求达成终战宣言也是为明年执政党的总统选举考虑。文在寅执政的上半段民意支持度高,即使在疫情初期,执政党也取得了国会选举的胜利。然而,由于疫情的持续所导致的严重经济问题,特别是房价大涨,让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执政党和文在寅不满,支持度下滑,今年上半年首尔和釜山两地市长的选举都被反对党夺得,使执政党明年的选举亮起了红灯。现在预测反对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会获胜言之过早,但假如在选举前韩朝能发表终战宣言,当然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因为这可能会重新燃起韩国民众对半岛统一的很大信心。

对文在寅的这个意图,韩国反对党自然也看得清楚。韩国前检察长、总统候选人尹锡悦表示,“终战宣言一旦发布,将会使美军驻韩和美韩联合军演失去合理性,这将从根本上改变韩国的安保格局”。韩国三大报之一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直指,“在任期结束八个月前,(文在寅)提出这么一个提议,不知这是哪国的总统?”文在寅无疑也明白,此时提出终战宣言不仅会遭到国内反对党和右翼保守势力的抨击,在目前国际环境下,也不会得到美中的响应,朝鲜更不可能同意。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他个人的一个情结。

朝鲜对文的终战宣言提议,先是由外务省副相李泰圣通过朝中社表示,现在尚不是发表终战宣言的时候,因为美国对朝敌对政策依然存在,保障朝鲜半岛局势稳定与和平的最优先课题,是撤销美国的双重标准和对朝敌视政策。他还强调,在美韩同盟关系不断加强的情况下,终战宣言必将破坏地区战略均衡,将朝韩推到无限军备竞争的边缘。在李泰圣谈话后,金与正亦通过朝中社回应文在寅,这位实际负责对韩事务的金家“公主”,一方面认为文的终战宣言想法不错,从强行结束长期以来朝鲜半岛的不安定战争状态,消除彼此仇视的意义来说,终战宣言是有趣的好主意;另一方面则指若要发表终战宣言,必须保障对双方的尊重,应先从消除对彼此的偏见及敌对政策、双重标准开始做起,必须达成这个前提,韩朝才有可能面对面做出有意义的终战宣言,试着就朝鲜半岛问题进行讨论。虽然金与正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看似比李泰圣积极一点,但两人的主要诉求一样,就是美韩先要纠正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和双重标准,再来谈终战宣言问题。

自1953年中朝和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定后,半岛战争事实上结束快70年了,然而理论上和法律上双方只是休战,这场战争并未结束,终战宣言如果能够达成,半岛战争才算正式结束。韩朝关系缓和的时候,技术上的休战对双方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就会带来战争的阴影,因为如果一方对另一方发动攻击,不存在法律障碍,即不构成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因为双方本来就处于战争状态中。当然就现实而言,更可能是朝鲜对韩国的攻击而不是相反,因此,韩国比朝鲜担心半岛目前这种休战状态,这也是终战宣言往往由韩国提出的原因。

朝鲜之所以不响应韩国的终战宣言提议,除了金与正前面说的几点,也是因为它可以拿战争来威慑韩国。一旦双方正式结束半岛战争,再用它来威胁韩国,道理上就说不通,而且也违反国际法,肯定会遭到对方的回击,国际社会也会谴责朝鲜,尤其韩国还有美国这个军事强权保护。此外,平壤政权不愿和韩国发表终战宣言可能还有一个不便言说的目的,即国内统治的需要。因为若达成终战宣言,就意味战争正式结束,平壤就得放松对朝鲜的严密控制。金家的先军政治和家天下,是建立在朝鲜还处于同韩交战的借口下。半岛战争正式结束,金家的此一借口就没有了,再继续紧闭国门,死死统治民众,理论上和逻辑上都讲不通。尽管金家几十年的残酷统治让相当部分朝鲜民众已经驯化,丧失了反抗意识和反抗能力,然而终究还有很多民众不满金家统治,这从每年数量众多的脱北者可见一斑。平壤现在愈不敢打开国门向外部开放,也就愈要抓住休战的借口不放。

这已形成死循环。要提高民众生活,就需放松控制,要放松控制,就需对外开放,要对外开放,就需正式结束战争,要结束战争,就需发布终战宣言,而只有在平壤政权感到安全,不受威胁的状况下它才会这么做。但现在一方面是它对外部确实有极强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它亦担忧宣布终战,打开国门后人民要求改革会造成政权不稳,故要确保金家统治的永续稳固,就不能宣布战争正式结束,国门也就不能打开,控制也不能放松。而如果没有外来活水的冲击,朝鲜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只能靠自力更生,问题是,内部贫困外部制裁下的朝鲜哪有自力更生的资本。可以说,这都是为保金家世袭政权和依附于这个政权之上的一小撮既得利益者而导致的。

终战宣言的发布不能少了美中两国。美国是联合国军的代表,中国是参战和签订停战协议的另一方。严格来说,鉴于韩国不是停战协定的签字国,终战宣言可以没有韩国,文在寅不应该提议由三国或四国来宣布结束半岛战争,当然,韩国是战争当事国,它的领导人带头呼吁并参与宣布结束战争,只要其他三国不反对,也没问题。美中对终战宣言的态度,美国又是关键。因为中国不会反对发表终战宣言。中国虽然和朝鲜有着某种特殊关系,并是朝鲜最大的外援国,但北京对平壤政权的影响能力和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配备,这和平壤政权超强的自尊心以及可以用发展同莫斯科的关系来平衡北京有关,但也可能是北京不愿过深地卷入朝鲜的内部事务,因为这意味着北京要更多地承担保护朝鲜的责任。对朝鲜无休止的支援特别是经援是中国的一个负担,北京多次告诫平壤打开国门引入外资发展经济,同时内部进行改革,如果朝鲜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资本不但在朝鲜依然会占外资的大头,确保中国的利益不受损,而且从此中国可以大幅减少对它的经援,直至最后无续中国的援助。北京最希望看到的是,让朝鲜有自己的造血机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同时不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它亦明白,目前现状不可能使平壤走改革开放道路。因此北京有动力支持文在寅的终战宣言提议,尽管它不会表态。

美国对终战宣言的态度则比较微妙。五角大楼发言人虽然表示愿意讨论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可能性,并继续寻求与朝鲜接触,以解决各种问题,但如果四国真的宣布正式结束半岛战争,美国马上面临驻韩美军的依据问题,因为朝中势必会向美国提出该问题,而且韩国也未必乐意美军驻韩。美军之所以没有在停战协定签署后撤出,理由就是韩朝战争只是休战,没有结束,韩国还面临朝鲜的威胁,一旦四国宣布战争结束,这个理由就不成立。美军当然也可以中国威胁为由继续驻韩,但韩国在终战宣言发表后未必认同这点,如果美国强行在韩驻军,无疑会引来中国的反制,这反而会造成韩国的不安全。换言之,在半岛战争正式结束后,若驻韩美军也撤出,韩国或许还会感到中国是一个威胁,尤其在当下这种状况下,但假如美军继续驻韩,中国一定会对韩国构成威胁。这种情况韩国愿不愿见到,另当别论,美国肯定不愿放弃在韩驻军监视中国,否则,它就失去了在东亚威慑中国的一个立足点,除非再出现一个特朗普式的总统成天念叨着要把驻韩美军撤回,因此,美国虽然表面上对终战宣言持一种开放态度,但实际它是没有动力这样做的。

一个终战宣言,各有各的考量。但除非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否则在未来几年里,还看不到四国达成终战宣言的可能性。文在寅怕是要带着历史的遗憾离开青瓦台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