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



Faye Flam

【OR  商业新媒体】

当围绕新冠疫苗的接种出现那么多千奇百怪的副作用报道时(也包括女性接种者出现月经不调),你就很难责怪人们为何会惧怕接种疫苗。

在今年春季疫苗接种初期,随着有关月经提前或月经量异常等月经不调的报道变得越发普遍,伊利诺伊大学的人类学家凯特·克兰茜(Kate Clancy)便开始收集相关的资料。人们可能会问(理由完全正当),为什么不以一种更加系统的方式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如果像这样意想不到的问题都可以发生,那么疫苗还会给人体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疫苗最初的临床试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获取监管当局快速审批所需的最基本信息,而后续的研究也不够系统。尽管如此,要全面掌握疫苗这些令人不安的副作用并非那么困难。我交流过的几位医生就提到过一种称作“V-Safe”的智能手机程序,接种者可以自行报告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但医生们希望还能有更大规模、更加系统的渠道,可以对疫苗接种后的各种生理变化进行实时跟踪,比如上文所提到莫名其妙的月经不调。

大量证据表明,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女性更容易出现轻微或中度的副作用,而严重的副作用也更有可能在女性身上发生。

在接种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后出现血栓的28人中,有22人是女性。而在接种其他疫苗后出现严重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的为数不多的人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在接种新冠疫苗后,女性也更容易出现长时间、严重的皮疹,这是新冠疫苗的另一种不大常见、却令人不安的副作用。

在对孕期接种疫苗的情况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女性和男性对于传染病原体和疫苗的反应往往不同,原因就在于女性的免疫系统既适应于保护胎儿免受感染,又不会对构成胎儿的外来细胞发动攻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免疫学家萨波拉·克莱恩(Sabra Klein)表示,性激素和免疫系统能够互为影响并不奇怪。她表示,她已经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提交建议,对疫苗接种后月经不调的问题进行研究。我问她是否知道有没有其他仅在女性育龄期才会出现的副作用,以及是否存在所有年龄段都会出现的副作用。她告诉我目前尚无相关的研究,但应该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接种强生公司疫苗后出现血栓的所有女性都介于18岁至48岁之间。医生也在围绕是否应建议育龄期女性改用其他获批疫苗展开讨论。但克莱恩表示,目前还没有人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

一些人曾试图淡化疫苗接种后出现的血栓问题,他们指出,服用避孕药也会引起血栓风险。但这两个风险都不该被忽视。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女性因服用避孕药物而发生血栓的危险。

眼下,了解疫苗副作用的主要公共信息渠道是一个名为“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的网站,但即便是这个网站的信息也可能存在误导。在当前美国一半人口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情况下,某些人发生严重疾病甚至死亡的情况在所难免,而死亡原因可能完全与疫苗接种无关。此外,由于人们懒得报告,该网站还会漏掉一些信息。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没有兴趣、或者干脆不知道要通报这些信息。

应该对疫苗保持信心的一个正确理由,就是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而注入到人体内的疫苗原料会很快发生降解或者被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摧毁。与病毒不同,疫苗无法自我复制,因此任何副作用都会很快消失。而错误理由就是盲目听信公共卫生官员或大型制药企业的说辞。

未能就疫苗副作用进行系统性研究的结果就是会造成疫苗怀疑论。在女性积极接种疫苗的同时,她们也会表达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对疫苗接种的犹豫不决已经在养老院引发了问题,《波士顿环球报》近期的一篇报道披露说,多家养老院的看护人员拒绝接种疫苗,另外,一些新入院的人员也无法获得疫苗。

民众之所以会感到担忧,是因为新冠疫苗刚刚问世。但刚刚问世并不意味着对它的了解不够深入。由于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正在接种疫苗,因此,我们不仅可以收集到大量与疫苗安全和副作用有关的数据,还可以获得一些人在接种疫苗后为何还被传染以及何时被传染有关的数据。

随着疫苗的版本在不断更新,这些数据将会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取这些数据可能会成为我们抗击疫情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此过程中,公众对疫苗的信任至关重要,但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赢得公众的信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苗的副作用还有其它问题值得研究

发布日期:2021-10-20 11:16
|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



Faye Flam

【OR  商业新媒体】

当围绕新冠疫苗的接种出现那么多千奇百怪的副作用报道时(也包括女性接种者出现月经不调),你就很难责怪人们为何会惧怕接种疫苗。

在今年春季疫苗接种初期,随着有关月经提前或月经量异常等月经不调的报道变得越发普遍,伊利诺伊大学的人类学家凯特·克兰茜(Kate Clancy)便开始收集相关的资料。人们可能会问(理由完全正当),为什么不以一种更加系统的方式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如果像这样意想不到的问题都可以发生,那么疫苗还会给人体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疫苗最初的临床试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获取监管当局快速审批所需的最基本信息,而后续的研究也不够系统。尽管如此,要全面掌握疫苗这些令人不安的副作用并非那么困难。我交流过的几位医生就提到过一种称作“V-Safe”的智能手机程序,接种者可以自行报告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但医生们希望还能有更大规模、更加系统的渠道,可以对疫苗接种后的各种生理变化进行实时跟踪,比如上文所提到莫名其妙的月经不调。

大量证据表明,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女性更容易出现轻微或中度的副作用,而严重的副作用也更有可能在女性身上发生。

在接种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后出现血栓的28人中,有22人是女性。而在接种其他疫苗后出现严重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的为数不多的人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在接种新冠疫苗后,女性也更容易出现长时间、严重的皮疹,这是新冠疫苗的另一种不大常见、却令人不安的副作用。

在对孕期接种疫苗的情况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女性和男性对于传染病原体和疫苗的反应往往不同,原因就在于女性的免疫系统既适应于保护胎儿免受感染,又不会对构成胎儿的外来细胞发动攻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免疫学家萨波拉·克莱恩(Sabra Klein)表示,性激素和免疫系统能够互为影响并不奇怪。她表示,她已经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提交建议,对疫苗接种后月经不调的问题进行研究。我问她是否知道有没有其他仅在女性育龄期才会出现的副作用,以及是否存在所有年龄段都会出现的副作用。她告诉我目前尚无相关的研究,但应该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接种强生公司疫苗后出现血栓的所有女性都介于18岁至48岁之间。医生也在围绕是否应建议育龄期女性改用其他获批疫苗展开讨论。但克莱恩表示,目前还没有人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

一些人曾试图淡化疫苗接种后出现的血栓问题,他们指出,服用避孕药也会引起血栓风险。但这两个风险都不该被忽视。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女性因服用避孕药物而发生血栓的危险。

眼下,了解疫苗副作用的主要公共信息渠道是一个名为“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的网站,但即便是这个网站的信息也可能存在误导。在当前美国一半人口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情况下,某些人发生严重疾病甚至死亡的情况在所难免,而死亡原因可能完全与疫苗接种无关。此外,由于人们懒得报告,该网站还会漏掉一些信息。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没有兴趣、或者干脆不知道要通报这些信息。

应该对疫苗保持信心的一个正确理由,就是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而注入到人体内的疫苗原料会很快发生降解或者被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摧毁。与病毒不同,疫苗无法自我复制,因此任何副作用都会很快消失。而错误理由就是盲目听信公共卫生官员或大型制药企业的说辞。

未能就疫苗副作用进行系统性研究的结果就是会造成疫苗怀疑论。在女性积极接种疫苗的同时,她们也会表达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对疫苗接种的犹豫不决已经在养老院引发了问题,《波士顿环球报》近期的一篇报道披露说,多家养老院的看护人员拒绝接种疫苗,另外,一些新入院的人员也无法获得疫苗。

民众之所以会感到担忧,是因为新冠疫苗刚刚问世。但刚刚问世并不意味着对它的了解不够深入。由于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正在接种疫苗,因此,我们不仅可以收集到大量与疫苗安全和副作用有关的数据,还可以获得一些人在接种疫苗后为何还被传染以及何时被传染有关的数据。

随着疫苗的版本在不断更新,这些数据将会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取这些数据可能会成为我们抗击疫情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此过程中,公众对疫苗的信任至关重要,但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赢得公众的信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



Faye Flam

【OR  商业新媒体】

当围绕新冠疫苗的接种出现那么多千奇百怪的副作用报道时(也包括女性接种者出现月经不调),你就很难责怪人们为何会惧怕接种疫苗。

在今年春季疫苗接种初期,随着有关月经提前或月经量异常等月经不调的报道变得越发普遍,伊利诺伊大学的人类学家凯特·克兰茜(Kate Clancy)便开始收集相关的资料。人们可能会问(理由完全正当),为什么不以一种更加系统的方式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如果像这样意想不到的问题都可以发生,那么疫苗还会给人体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疫苗最初的临床试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获取监管当局快速审批所需的最基本信息,而后续的研究也不够系统。尽管如此,要全面掌握疫苗这些令人不安的副作用并非那么困难。我交流过的几位医生就提到过一种称作“V-Safe”的智能手机程序,接种者可以自行报告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但医生们希望还能有更大规模、更加系统的渠道,可以对疫苗接种后的各种生理变化进行实时跟踪,比如上文所提到莫名其妙的月经不调。

大量证据表明,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女性更容易出现轻微或中度的副作用,而严重的副作用也更有可能在女性身上发生。

在接种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后出现血栓的28人中,有22人是女性。而在接种其他疫苗后出现严重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的为数不多的人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在接种新冠疫苗后,女性也更容易出现长时间、严重的皮疹,这是新冠疫苗的另一种不大常见、却令人不安的副作用。

在对孕期接种疫苗的情况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女性和男性对于传染病原体和疫苗的反应往往不同,原因就在于女性的免疫系统既适应于保护胎儿免受感染,又不会对构成胎儿的外来细胞发动攻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免疫学家萨波拉·克莱恩(Sabra Klein)表示,性激素和免疫系统能够互为影响并不奇怪。她表示,她已经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提交建议,对疫苗接种后月经不调的问题进行研究。我问她是否知道有没有其他仅在女性育龄期才会出现的副作用,以及是否存在所有年龄段都会出现的副作用。她告诉我目前尚无相关的研究,但应该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接种强生公司疫苗后出现血栓的所有女性都介于18岁至48岁之间。医生也在围绕是否应建议育龄期女性改用其他获批疫苗展开讨论。但克莱恩表示,目前还没有人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

一些人曾试图淡化疫苗接种后出现的血栓问题,他们指出,服用避孕药也会引起血栓风险。但这两个风险都不该被忽视。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女性因服用避孕药物而发生血栓的危险。

眼下,了解疫苗副作用的主要公共信息渠道是一个名为“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的网站,但即便是这个网站的信息也可能存在误导。在当前美国一半人口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情况下,某些人发生严重疾病甚至死亡的情况在所难免,而死亡原因可能完全与疫苗接种无关。此外,由于人们懒得报告,该网站还会漏掉一些信息。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没有兴趣、或者干脆不知道要通报这些信息。

应该对疫苗保持信心的一个正确理由,就是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而注入到人体内的疫苗原料会很快发生降解或者被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摧毁。与病毒不同,疫苗无法自我复制,因此任何副作用都会很快消失。而错误理由就是盲目听信公共卫生官员或大型制药企业的说辞。

未能就疫苗副作用进行系统性研究的结果就是会造成疫苗怀疑论。在女性积极接种疫苗的同时,她们也会表达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对疫苗接种的犹豫不决已经在养老院引发了问题,《波士顿环球报》近期的一篇报道披露说,多家养老院的看护人员拒绝接种疫苗,另外,一些新入院的人员也无法获得疫苗。

民众之所以会感到担忧,是因为新冠疫苗刚刚问世。但刚刚问世并不意味着对它的了解不够深入。由于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正在接种疫苗,因此,我们不仅可以收集到大量与疫苗安全和副作用有关的数据,还可以获得一些人在接种疫苗后为何还被传染以及何时被传染有关的数据。

随着疫苗的版本在不断更新,这些数据将会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取这些数据可能会成为我们抗击疫情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此过程中,公众对疫苗的信任至关重要,但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赢得公众的信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疫苗的副作用还有其它问题值得研究

发布日期:2021-10-20 11:16
|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



Faye Flam

【OR  商业新媒体】

当围绕新冠疫苗的接种出现那么多千奇百怪的副作用报道时(也包括女性接种者出现月经不调),你就很难责怪人们为何会惧怕接种疫苗。

在今年春季疫苗接种初期,随着有关月经提前或月经量异常等月经不调的报道变得越发普遍,伊利诺伊大学的人类学家凯特·克兰茜(Kate Clancy)便开始收集相关的资料。人们可能会问(理由完全正当),为什么不以一种更加系统的方式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如果像这样意想不到的问题都可以发生,那么疫苗还会给人体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疫苗最初的临床试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获取监管当局快速审批所需的最基本信息,而后续的研究也不够系统。尽管如此,要全面掌握疫苗这些令人不安的副作用并非那么困难。我交流过的几位医生就提到过一种称作“V-Safe”的智能手机程序,接种者可以自行报告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但医生们希望还能有更大规模、更加系统的渠道,可以对疫苗接种后的各种生理变化进行实时跟踪,比如上文所提到莫名其妙的月经不调。

大量证据表明,性别差异对于疫苗的应答反应有很大影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女性更容易出现轻微或中度的副作用,而严重的副作用也更有可能在女性身上发生。

在接种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后出现血栓的28人中,有22人是女性。而在接种其他疫苗后出现严重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的为数不多的人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在接种新冠疫苗后,女性也更容易出现长时间、严重的皮疹,这是新冠疫苗的另一种不大常见、却令人不安的副作用。

在对孕期接种疫苗的情况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女性和男性对于传染病原体和疫苗的反应往往不同,原因就在于女性的免疫系统既适应于保护胎儿免受感染,又不会对构成胎儿的外来细胞发动攻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免疫学家萨波拉·克莱恩(Sabra Klein)表示,性激素和免疫系统能够互为影响并不奇怪。她表示,她已经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提交建议,对疫苗接种后月经不调的问题进行研究。我问她是否知道有没有其他仅在女性育龄期才会出现的副作用,以及是否存在所有年龄段都会出现的副作用。她告诉我目前尚无相关的研究,但应该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接种强生公司疫苗后出现血栓的所有女性都介于18岁至48岁之间。医生也在围绕是否应建议育龄期女性改用其他获批疫苗展开讨论。但克莱恩表示,目前还没有人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

一些人曾试图淡化疫苗接种后出现的血栓问题,他们指出,服用避孕药也会引起血栓风险。但这两个风险都不该被忽视。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女性因服用避孕药物而发生血栓的危险。

眼下,了解疫苗副作用的主要公共信息渠道是一个名为“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的网站,但即便是这个网站的信息也可能存在误导。在当前美国一半人口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情况下,某些人发生严重疾病甚至死亡的情况在所难免,而死亡原因可能完全与疫苗接种无关。此外,由于人们懒得报告,该网站还会漏掉一些信息。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没有兴趣、或者干脆不知道要通报这些信息。

应该对疫苗保持信心的一个正确理由,就是疫苗能为我们抵御病毒传染提供坚强的保护,而注入到人体内的疫苗原料会很快发生降解或者被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摧毁。与病毒不同,疫苗无法自我复制,因此任何副作用都会很快消失。而错误理由就是盲目听信公共卫生官员或大型制药企业的说辞。

未能就疫苗副作用进行系统性研究的结果就是会造成疫苗怀疑论。在女性积极接种疫苗的同时,她们也会表达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对疫苗接种的犹豫不决已经在养老院引发了问题,《波士顿环球报》近期的一篇报道披露说,多家养老院的看护人员拒绝接种疫苗,另外,一些新入院的人员也无法获得疫苗。

民众之所以会感到担忧,是因为新冠疫苗刚刚问世。但刚刚问世并不意味着对它的了解不够深入。由于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正在接种疫苗,因此,我们不仅可以收集到大量与疫苗安全和副作用有关的数据,还可以获得一些人在接种疫苗后为何还被传染以及何时被传染有关的数据。

随着疫苗的版本在不断更新,这些数据将会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取这些数据可能会成为我们抗击疫情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此过程中,公众对疫苗的信任至关重要,但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赢得公众的信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