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4.9%,放缓幅度超过预期。这一令人失望的增长率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更严格规定使该行业的活动降温,普遍的电力短缺以及对新冠疫情的持续担忧拖累了消费支出。

虽然经济学家已经预测,随着去年统计基数效应的消退,增长势头将会较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放缓,但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比今年早些时候所预见的更为艰巨,这有可能在今年最后几个月拖低增长。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既有预料中的,也有意想不到的——是否会严重阻碍经济增长,以至于决策者重新考虑他们的2021年蓝图。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国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3月,中国设定了全年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在去年GDP增长2.3%之后,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目标相对保守。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利用这个额外的喘息空间来解决经济中积重难改的问题,包括控制家庭和公司债务,尤其是中国泡沫化严重的房地产市场的债务问题,以及追求远大的气候目标、更严格地监管被认为助长不平等现象的科技行业。



决策者或许没有预料到,包括新冠变异毒株疫情的暴发、全球供应链瓶颈和煤炭价格飙升在内的其他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加重经济压力。

中共领导层明年将召开一次重要会议,在这种背景下,对短期经济增长的担忧可能会再次成为焦点。经济学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政府将被迫提前或以更大力度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以确保今年下半年的放缓不会失控并持续到明年。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与今年不同,中国决策者明年将再度把重点放在稳增长上,他预测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将进一步放缓,并预计中国会将2022年官方增长目标设在5%或以上。他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放松一些政策。

目前,一些经济学家仍然相对乐观,认为由于去年比较基数较低,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约8%。不过其他经济学家已经开始下调预期。

周一,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将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4.3%,低于此前的4.5%。该行表示,如果中国央行不采取措施支持经济,上述预期可能进一步下调。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上个月将对中国经济第四季度增长率的预期从之前的4.4%下调至3%,理由是房地产市场限制举措和能源短缺带来影响。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ía-Herrero称,即使第四季度仅增长3.2%,中国经济今年全年也将增长7.8%。

她表示:“因此问题在于2022年,特别是上半年,因为届时将面临非常不利的基数效应。”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分别为18.3%和7.9%,这为明年设定了一个高标准。

经济学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日趋严重的债务危机;中国恒大是该国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最近几周,市场对危机可能蔓延到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担忧有所上升,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计算,如果将周边行业包括在内,房地产行业约占整体经济的四分之一。

周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住房销售和新房建设均大幅下降,这与众多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发布的悲观报告一致;开发商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销售数据显示,9月份的同比降幅超过20%或30%。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房地产市场低迷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严重拖累增长”。该研究机构已将对第四季度和全年的增长预期从早先的5.0%和8.4%分别下调至3.6%和8%。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部分是政府官员制定的激进能效目标的结果——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导致对工厂限电,一些企业不得不削减生产。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

官员们虽已承诺要增加煤炭供应,并允许电价上浮,但经济学家表示,电力短缺可能会持续数月并推高工业通胀。工业通胀的9月增速已创纪录。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表示,中国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面临的挑战,政府有信心实现2021年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员周一淡化了房地产持续低迷的风险,并表示,中国的电力供应偏紧是“阶段性的”。这些官员称,这两个因素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有限。

但经济学家称,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速度超出决策者预期,可能会迫使中国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并放宽对住房市场的限制(比如降低房贷利率),以减轻冲击力度。

目前还没有太多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打算改变从严监管房地产、互联网公司和民营教培服务这一长期整顿方向。官员们指责住房和教育成本飙升加重中国中产阶级负担,导致夫妇不愿多生孩子。互联网巨头已因从事垄断行为和盘剥普通员工而遭罚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推行长期改革之际,面临增长放缓

发布日期:2021-10-19 13:17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4.9%,放缓幅度超过预期。这一令人失望的增长率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更严格规定使该行业的活动降温,普遍的电力短缺以及对新冠疫情的持续担忧拖累了消费支出。

虽然经济学家已经预测,随着去年统计基数效应的消退,增长势头将会较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放缓,但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比今年早些时候所预见的更为艰巨,这有可能在今年最后几个月拖低增长。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既有预料中的,也有意想不到的——是否会严重阻碍经济增长,以至于决策者重新考虑他们的2021年蓝图。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国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3月,中国设定了全年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在去年GDP增长2.3%之后,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目标相对保守。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利用这个额外的喘息空间来解决经济中积重难改的问题,包括控制家庭和公司债务,尤其是中国泡沫化严重的房地产市场的债务问题,以及追求远大的气候目标、更严格地监管被认为助长不平等现象的科技行业。



决策者或许没有预料到,包括新冠变异毒株疫情的暴发、全球供应链瓶颈和煤炭价格飙升在内的其他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加重经济压力。

中共领导层明年将召开一次重要会议,在这种背景下,对短期经济增长的担忧可能会再次成为焦点。经济学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政府将被迫提前或以更大力度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以确保今年下半年的放缓不会失控并持续到明年。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与今年不同,中国决策者明年将再度把重点放在稳增长上,他预测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将进一步放缓,并预计中国会将2022年官方增长目标设在5%或以上。他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放松一些政策。

目前,一些经济学家仍然相对乐观,认为由于去年比较基数较低,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约8%。不过其他经济学家已经开始下调预期。

周一,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将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4.3%,低于此前的4.5%。该行表示,如果中国央行不采取措施支持经济,上述预期可能进一步下调。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上个月将对中国经济第四季度增长率的预期从之前的4.4%下调至3%,理由是房地产市场限制举措和能源短缺带来影响。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ía-Herrero称,即使第四季度仅增长3.2%,中国经济今年全年也将增长7.8%。

她表示:“因此问题在于2022年,特别是上半年,因为届时将面临非常不利的基数效应。”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分别为18.3%和7.9%,这为明年设定了一个高标准。

经济学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日趋严重的债务危机;中国恒大是该国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最近几周,市场对危机可能蔓延到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担忧有所上升,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计算,如果将周边行业包括在内,房地产行业约占整体经济的四分之一。

周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住房销售和新房建设均大幅下降,这与众多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发布的悲观报告一致;开发商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销售数据显示,9月份的同比降幅超过20%或30%。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房地产市场低迷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严重拖累增长”。该研究机构已将对第四季度和全年的增长预期从早先的5.0%和8.4%分别下调至3.6%和8%。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部分是政府官员制定的激进能效目标的结果——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导致对工厂限电,一些企业不得不削减生产。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

官员们虽已承诺要增加煤炭供应,并允许电价上浮,但经济学家表示,电力短缺可能会持续数月并推高工业通胀。工业通胀的9月增速已创纪录。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表示,中国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面临的挑战,政府有信心实现2021年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员周一淡化了房地产持续低迷的风险,并表示,中国的电力供应偏紧是“阶段性的”。这些官员称,这两个因素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有限。

但经济学家称,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速度超出决策者预期,可能会迫使中国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并放宽对住房市场的限制(比如降低房贷利率),以减轻冲击力度。

目前还没有太多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打算改变从严监管房地产、互联网公司和民营教培服务这一长期整顿方向。官员们指责住房和教育成本飙升加重中国中产阶级负担,导致夫妇不愿多生孩子。互联网巨头已因从事垄断行为和盘剥普通员工而遭罚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4.9%,放缓幅度超过预期。这一令人失望的增长率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更严格规定使该行业的活动降温,普遍的电力短缺以及对新冠疫情的持续担忧拖累了消费支出。

虽然经济学家已经预测,随着去年统计基数效应的消退,增长势头将会较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放缓,但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比今年早些时候所预见的更为艰巨,这有可能在今年最后几个月拖低增长。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既有预料中的,也有意想不到的——是否会严重阻碍经济增长,以至于决策者重新考虑他们的2021年蓝图。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国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3月,中国设定了全年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在去年GDP增长2.3%之后,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目标相对保守。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利用这个额外的喘息空间来解决经济中积重难改的问题,包括控制家庭和公司债务,尤其是中国泡沫化严重的房地产市场的债务问题,以及追求远大的气候目标、更严格地监管被认为助长不平等现象的科技行业。



决策者或许没有预料到,包括新冠变异毒株疫情的暴发、全球供应链瓶颈和煤炭价格飙升在内的其他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加重经济压力。

中共领导层明年将召开一次重要会议,在这种背景下,对短期经济增长的担忧可能会再次成为焦点。经济学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政府将被迫提前或以更大力度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以确保今年下半年的放缓不会失控并持续到明年。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与今年不同,中国决策者明年将再度把重点放在稳增长上,他预测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将进一步放缓,并预计中国会将2022年官方增长目标设在5%或以上。他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放松一些政策。

目前,一些经济学家仍然相对乐观,认为由于去年比较基数较低,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约8%。不过其他经济学家已经开始下调预期。

周一,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将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4.3%,低于此前的4.5%。该行表示,如果中国央行不采取措施支持经济,上述预期可能进一步下调。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上个月将对中国经济第四季度增长率的预期从之前的4.4%下调至3%,理由是房地产市场限制举措和能源短缺带来影响。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ía-Herrero称,即使第四季度仅增长3.2%,中国经济今年全年也将增长7.8%。

她表示:“因此问题在于2022年,特别是上半年,因为届时将面临非常不利的基数效应。”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分别为18.3%和7.9%,这为明年设定了一个高标准。

经济学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日趋严重的债务危机;中国恒大是该国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最近几周,市场对危机可能蔓延到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担忧有所上升,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计算,如果将周边行业包括在内,房地产行业约占整体经济的四分之一。

周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住房销售和新房建设均大幅下降,这与众多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发布的悲观报告一致;开发商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销售数据显示,9月份的同比降幅超过20%或30%。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房地产市场低迷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严重拖累增长”。该研究机构已将对第四季度和全年的增长预期从早先的5.0%和8.4%分别下调至3.6%和8%。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部分是政府官员制定的激进能效目标的结果——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导致对工厂限电,一些企业不得不削减生产。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

官员们虽已承诺要增加煤炭供应,并允许电价上浮,但经济学家表示,电力短缺可能会持续数月并推高工业通胀。工业通胀的9月增速已创纪录。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表示,中国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面临的挑战,政府有信心实现2021年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员周一淡化了房地产持续低迷的风险,并表示,中国的电力供应偏紧是“阶段性的”。这些官员称,这两个因素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有限。

但经济学家称,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速度超出决策者预期,可能会迫使中国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并放宽对住房市场的限制(比如降低房贷利率),以减轻冲击力度。

目前还没有太多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打算改变从严监管房地产、互联网公司和民营教培服务这一长期整顿方向。官员们指责住房和教育成本飙升加重中国中产阶级负担,导致夫妇不愿多生孩子。互联网巨头已因从事垄断行为和盘剥普通员工而遭罚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推行长期改革之际,面临增长放缓

发布日期:2021-10-19 13:17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反弹的势头消退,随着政府试图进行雄心勃勃的长期改革,该国如今面临长时间的增长放缓以及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4.9%,放缓幅度超过预期。这一令人失望的增长率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更严格规定使该行业的活动降温,普遍的电力短缺以及对新冠疫情的持续担忧拖累了消费支出。

虽然经济学家已经预测,随着去年统计基数效应的消退,增长势头将会较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放缓,但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比今年早些时候所预见的更为艰巨,这有可能在今年最后几个月拖低增长。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既有预料中的,也有意想不到的——是否会严重阻碍经济增长,以至于决策者重新考虑他们的2021年蓝图。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国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3月,中国设定了全年GDP增长6%以上的目标。在去年GDP增长2.3%之后,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目标相对保守。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利用这个额外的喘息空间来解决经济中积重难改的问题,包括控制家庭和公司债务,尤其是中国泡沫化严重的房地产市场的债务问题,以及追求远大的气候目标、更严格地监管被认为助长不平等现象的科技行业。



决策者或许没有预料到,包括新冠变异毒株疫情的暴发、全球供应链瓶颈和煤炭价格飙升在内的其他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加重经济压力。

中共领导层明年将召开一次重要会议,在这种背景下,对短期经济增长的担忧可能会再次成为焦点。经济学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政府将被迫提前或以更大力度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以确保今年下半年的放缓不会失控并持续到明年。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与今年不同,中国决策者明年将再度把重点放在稳增长上,他预测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将进一步放缓,并预计中国会将2022年官方增长目标设在5%或以上。他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放松一些政策。

目前,一些经济学家仍然相对乐观,认为由于去年比较基数较低,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约8%。不过其他经济学家已经开始下调预期。

周一,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将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4.3%,低于此前的4.5%。该行表示,如果中国央行不采取措施支持经济,上述预期可能进一步下调。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上个月将对中国经济第四季度增长率的预期从之前的4.4%下调至3%,理由是房地产市场限制举措和能源短缺带来影响。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ía-Herrero称,即使第四季度仅增长3.2%,中国经济今年全年也将增长7.8%。

她表示:“因此问题在于2022年,特别是上半年,因为届时将面临非常不利的基数效应。”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分别为18.3%和7.9%,这为明年设定了一个高标准。

经济学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日趋严重的债务危机;中国恒大是该国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最近几周,市场对危机可能蔓延到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担忧有所上升,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计算,如果将周边行业包括在内,房地产行业约占整体经济的四分之一。

周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住房销售和新房建设均大幅下降,这与众多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发布的悲观报告一致;开发商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销售数据显示,9月份的同比降幅超过20%或30%。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房地产市场低迷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严重拖累增长”。该研究机构已将对第四季度和全年的增长预期从早先的5.0%和8.4%分别下调至3.6%和8%。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部分是政府官员制定的激进能效目标的结果——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导致对工厂限电,一些企业不得不削减生产。


自9月份以来,电力短缺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

官员们虽已承诺要增加煤炭供应,并允许电价上浮,但经济学家表示,电力短缺可能会持续数月并推高工业通胀。工业通胀的9月增速已创纪录。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表示,中国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面临的挑战,政府有信心实现2021年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员周一淡化了房地产持续低迷的风险,并表示,中国的电力供应偏紧是“阶段性的”。这些官员称,这两个因素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有限。

但经济学家称,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速度超出决策者预期,可能会迫使中国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并放宽对住房市场的限制(比如降低房贷利率),以减轻冲击力度。

目前还没有太多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打算改变从严监管房地产、互联网公司和民营教培服务这一长期整顿方向。官员们指责住房和教育成本飙升加重中国中产阶级负担,导致夫妇不愿多生孩子。互联网巨头已因从事垄断行为和盘剥普通员工而遭罚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