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国境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对上周五(10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的电话会谈,国际舆论可能并未给予更多关注,这个电话会谈实际上透露了世界疫情变化背景下中国的一个相关重要政策信息,即: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考虑到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和将要开始实行“与病毒共存”的政策,并开始和即将要开放边境,那么对世界经济影响日益增大的中国将要奉行什么样的相关政策,必然又将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起码将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问题。

这里的关键有两点:何为“稳妥有序”?中国目前全民血清抗体水平如何?

何为“稳妥有序”?

就中新两国领导人此次电话会晤而言,值得观察之处还是不少的。其中中新两国新闻稿都介绍、强调的内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面对疫情形势,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界人员往来。那么,何为“稳妥有序”?东盟外交人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程序上也不透明,我们也希望中国尽早开放。但笔者认为,“稳妥有序”应该被理解为:时间上不着急;空间上不是各地一哄而起,而是要有约束、有规则。

首先,在开放人员跨境人员往来的时间上,中国不会很快,肯定将比发达国家现在宣称的开放人员过境时间要慢。例如,中国肯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下个月就开放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边界。根据中国政府上月中旬宣布的疫苗数字,目前中国有超十亿人次已完成抗疫疫苗的全程接种,但在中国14亿人口中,尚有数亿人未完成全程接种,这里面还包括完全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和青少年。按照中国专家的预测,起码要到今年年底后,中国接种人数才有全民免疫的基础和可能。如此,中国宣布开放跨境人员过境,起码是明年的事了。

此外,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公民注射的是国产疫苗,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如何?尤其是考虑到国际流行的新型病毒德尔塔强大的传染性,即便中国完成了开放国境需要的注射人次,也要经过开放国境的实践来检验,这同样需要一个准备和试检验的过程。考虑到中国人口大国的现实,这个过程不可能太快。

同样出于上述原因,即便中国开放过境人员入境,也不可能一下将疫情之前开放的口岸全部开放,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例如经贸、旅游和政治因素,然后有选择性地开放。例如,北京会不会被列入直接的开放地点,笔者就不乐观。笔者判断,届时很有可能是在现有疫情期间已经开放的口岸中,增加航班和车次,因为这些中国口岸城市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同时,一旦发生事故也相对比较会处理。明年中国有冬奥会、有新一届党的代表大会等重大事务,在中国考虑问题,政治因素第一重要。

另外,此次中新两国领导人电话会谈的另一些观察点也很有意思。例如,从两国官方发布的新闻来看,看不出此次领导人电话会谈是谁主动邀约另一方的,两边官方新闻稿都是“本国领导人与对方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整个新闻稿很像是电话会谈前就事先写好的。其次是,两国官方的新闻稿强调的重点各有不同,新加坡方面强调的重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的:“愿稳妥有序恢复两国人员往来”;而中国表述的重点除了承诺“稳妥有序”地开放人员往来外,还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的两条:“新方希望同中方保持人员往来”;“新方欢迎并支持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将有利于地区繁荣发展”,但新加坡的新闻稿里则没有这两句话。

部分专家告诉:上述事实说明,中国领导人承诺的“稳妥有序恢复人员往来”这个立场,是回复新加坡领导人的问题时表述的;同时,新加坡领导人就中国开放跨国人员入境时间向中国领导人的提问,除了新加坡自身的关心外,应该也是受相关国家所托。

检测全民血清抗体水平

鉴于中国已经在国内完成了十亿以上人次疫苗的注射,而开放国境又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即:当前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构筑集体免疫屏障。

这一问题无法回避,必须加以面对。笔者曾经多次发文介绍有世卫组织背景的中国专家的工作建议:

首先,为了给中国政府决策提供正确的科学建议,确保中国民众防疫成功的成果,有必要对国内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群进行血清学抽样调查,检测血清抗体水平,以准确掌握疫苗接种后是否可以形成群体免疫。

其次,建议此项工作可以在中国每个大区中抽取一个省份,采集疫苗接种后不同年龄组人群的血清进行免疫检测,掌握疫苗接种后人群真正的免疫水平,为科学防控提供决策依据。此项工作越快越好,不能再拖。

笔者认为,上述工作必须尽早展开,并得出准确和科学的结论,届时无论是对现有疫苗进行改进、完善,还是另起炉灶,早决断都比晚决断要好,越晚则越被动,而现在这一时刻可能正在临近。

而且,不解决上述问题,不了解全民血清抗体水平的实际状况,中国就无法做出是“与病毒共存”还是清零的重大决策。

开放国门这一时刻,中国必须要面对,现在就要为此开始行动,否则中国在当前世界性抗疫行动中的有利地位就要逆转,届时将不仅是疫情问题,更是重大政治问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曹辛:疫情下,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发布日期:2021-10-19 08:16
|开放国境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对上周五(10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的电话会谈,国际舆论可能并未给予更多关注,这个电话会谈实际上透露了世界疫情变化背景下中国的一个相关重要政策信息,即: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考虑到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和将要开始实行“与病毒共存”的政策,并开始和即将要开放边境,那么对世界经济影响日益增大的中国将要奉行什么样的相关政策,必然又将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起码将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问题。

这里的关键有两点:何为“稳妥有序”?中国目前全民血清抗体水平如何?

何为“稳妥有序”?

就中新两国领导人此次电话会晤而言,值得观察之处还是不少的。其中中新两国新闻稿都介绍、强调的内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面对疫情形势,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界人员往来。那么,何为“稳妥有序”?东盟外交人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程序上也不透明,我们也希望中国尽早开放。但笔者认为,“稳妥有序”应该被理解为:时间上不着急;空间上不是各地一哄而起,而是要有约束、有规则。

首先,在开放人员跨境人员往来的时间上,中国不会很快,肯定将比发达国家现在宣称的开放人员过境时间要慢。例如,中国肯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下个月就开放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边界。根据中国政府上月中旬宣布的疫苗数字,目前中国有超十亿人次已完成抗疫疫苗的全程接种,但在中国14亿人口中,尚有数亿人未完成全程接种,这里面还包括完全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和青少年。按照中国专家的预测,起码要到今年年底后,中国接种人数才有全民免疫的基础和可能。如此,中国宣布开放跨境人员过境,起码是明年的事了。

此外,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公民注射的是国产疫苗,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如何?尤其是考虑到国际流行的新型病毒德尔塔强大的传染性,即便中国完成了开放国境需要的注射人次,也要经过开放国境的实践来检验,这同样需要一个准备和试检验的过程。考虑到中国人口大国的现实,这个过程不可能太快。

同样出于上述原因,即便中国开放过境人员入境,也不可能一下将疫情之前开放的口岸全部开放,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例如经贸、旅游和政治因素,然后有选择性地开放。例如,北京会不会被列入直接的开放地点,笔者就不乐观。笔者判断,届时很有可能是在现有疫情期间已经开放的口岸中,增加航班和车次,因为这些中国口岸城市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同时,一旦发生事故也相对比较会处理。明年中国有冬奥会、有新一届党的代表大会等重大事务,在中国考虑问题,政治因素第一重要。

另外,此次中新两国领导人电话会谈的另一些观察点也很有意思。例如,从两国官方发布的新闻来看,看不出此次领导人电话会谈是谁主动邀约另一方的,两边官方新闻稿都是“本国领导人与对方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整个新闻稿很像是电话会谈前就事先写好的。其次是,两国官方的新闻稿强调的重点各有不同,新加坡方面强调的重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的:“愿稳妥有序恢复两国人员往来”;而中国表述的重点除了承诺“稳妥有序”地开放人员往来外,还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的两条:“新方希望同中方保持人员往来”;“新方欢迎并支持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将有利于地区繁荣发展”,但新加坡的新闻稿里则没有这两句话。

部分专家告诉:上述事实说明,中国领导人承诺的“稳妥有序恢复人员往来”这个立场,是回复新加坡领导人的问题时表述的;同时,新加坡领导人就中国开放跨国人员入境时间向中国领导人的提问,除了新加坡自身的关心外,应该也是受相关国家所托。

检测全民血清抗体水平

鉴于中国已经在国内完成了十亿以上人次疫苗的注射,而开放国境又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即:当前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构筑集体免疫屏障。

这一问题无法回避,必须加以面对。笔者曾经多次发文介绍有世卫组织背景的中国专家的工作建议:

首先,为了给中国政府决策提供正确的科学建议,确保中国民众防疫成功的成果,有必要对国内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群进行血清学抽样调查,检测血清抗体水平,以准确掌握疫苗接种后是否可以形成群体免疫。

其次,建议此项工作可以在中国每个大区中抽取一个省份,采集疫苗接种后不同年龄组人群的血清进行免疫检测,掌握疫苗接种后人群真正的免疫水平,为科学防控提供决策依据。此项工作越快越好,不能再拖。

笔者认为,上述工作必须尽早展开,并得出准确和科学的结论,届时无论是对现有疫苗进行改进、完善,还是另起炉灶,早决断都比晚决断要好,越晚则越被动,而现在这一时刻可能正在临近。

而且,不解决上述问题,不了解全民血清抗体水平的实际状况,中国就无法做出是“与病毒共存”还是清零的重大决策。

开放国门这一时刻,中国必须要面对,现在就要为此开始行动,否则中国在当前世界性抗疫行动中的有利地位就要逆转,届时将不仅是疫情问题,更是重大政治问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开放国境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对上周五(10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的电话会谈,国际舆论可能并未给予更多关注,这个电话会谈实际上透露了世界疫情变化背景下中国的一个相关重要政策信息,即: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考虑到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和将要开始实行“与病毒共存”的政策,并开始和即将要开放边境,那么对世界经济影响日益增大的中国将要奉行什么样的相关政策,必然又将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起码将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问题。

这里的关键有两点:何为“稳妥有序”?中国目前全民血清抗体水平如何?

何为“稳妥有序”?

就中新两国领导人此次电话会晤而言,值得观察之处还是不少的。其中中新两国新闻稿都介绍、强调的内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面对疫情形势,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界人员往来。那么,何为“稳妥有序”?东盟外交人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程序上也不透明,我们也希望中国尽早开放。但笔者认为,“稳妥有序”应该被理解为:时间上不着急;空间上不是各地一哄而起,而是要有约束、有规则。

首先,在开放人员跨境人员往来的时间上,中国不会很快,肯定将比发达国家现在宣称的开放人员过境时间要慢。例如,中国肯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下个月就开放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边界。根据中国政府上月中旬宣布的疫苗数字,目前中国有超十亿人次已完成抗疫疫苗的全程接种,但在中国14亿人口中,尚有数亿人未完成全程接种,这里面还包括完全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和青少年。按照中国专家的预测,起码要到今年年底后,中国接种人数才有全民免疫的基础和可能。如此,中国宣布开放跨境人员过境,起码是明年的事了。

此外,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公民注射的是国产疫苗,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如何?尤其是考虑到国际流行的新型病毒德尔塔强大的传染性,即便中国完成了开放国境需要的注射人次,也要经过开放国境的实践来检验,这同样需要一个准备和试检验的过程。考虑到中国人口大国的现实,这个过程不可能太快。

同样出于上述原因,即便中国开放过境人员入境,也不可能一下将疫情之前开放的口岸全部开放,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例如经贸、旅游和政治因素,然后有选择性地开放。例如,北京会不会被列入直接的开放地点,笔者就不乐观。笔者判断,届时很有可能是在现有疫情期间已经开放的口岸中,增加航班和车次,因为这些中国口岸城市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同时,一旦发生事故也相对比较会处理。明年中国有冬奥会、有新一届党的代表大会等重大事务,在中国考虑问题,政治因素第一重要。

另外,此次中新两国领导人电话会谈的另一些观察点也很有意思。例如,从两国官方发布的新闻来看,看不出此次领导人电话会谈是谁主动邀约另一方的,两边官方新闻稿都是“本国领导人与对方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整个新闻稿很像是电话会谈前就事先写好的。其次是,两国官方的新闻稿强调的重点各有不同,新加坡方面强调的重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的:“愿稳妥有序恢复两国人员往来”;而中国表述的重点除了承诺“稳妥有序”地开放人员往来外,还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的两条:“新方希望同中方保持人员往来”;“新方欢迎并支持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将有利于地区繁荣发展”,但新加坡的新闻稿里则没有这两句话。

部分专家告诉:上述事实说明,中国领导人承诺的“稳妥有序恢复人员往来”这个立场,是回复新加坡领导人的问题时表述的;同时,新加坡领导人就中国开放跨国人员入境时间向中国领导人的提问,除了新加坡自身的关心外,应该也是受相关国家所托。

检测全民血清抗体水平

鉴于中国已经在国内完成了十亿以上人次疫苗的注射,而开放国境又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即:当前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构筑集体免疫屏障。

这一问题无法回避,必须加以面对。笔者曾经多次发文介绍有世卫组织背景的中国专家的工作建议:

首先,为了给中国政府决策提供正确的科学建议,确保中国民众防疫成功的成果,有必要对国内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群进行血清学抽样调查,检测血清抗体水平,以准确掌握疫苗接种后是否可以形成群体免疫。

其次,建议此项工作可以在中国每个大区中抽取一个省份,采集疫苗接种后不同年龄组人群的血清进行免疫检测,掌握疫苗接种后人群真正的免疫水平,为科学防控提供决策依据。此项工作越快越好,不能再拖。

笔者认为,上述工作必须尽早展开,并得出准确和科学的结论,届时无论是对现有疫苗进行改进、完善,还是另起炉灶,早决断都比晚决断要好,越晚则越被动,而现在这一时刻可能正在临近。

而且,不解决上述问题,不了解全民血清抗体水平的实际状况,中国就无法做出是“与病毒共存”还是清零的重大决策。

开放国门这一时刻,中国必须要面对,现在就要为此开始行动,否则中国在当前世界性抗疫行动中的有利地位就要逆转,届时将不仅是疫情问题,更是重大政治问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曹辛:疫情下,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发布日期:2021-10-19 08:16
|开放国境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对上周五(10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的电话会谈,国际舆论可能并未给予更多关注,这个电话会谈实际上透露了世界疫情变化背景下中国的一个相关重要政策信息,即: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人员往来。

考虑到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和将要开始实行“与病毒共存”的政策,并开始和即将要开放边境,那么对世界经济影响日益增大的中国将要奉行什么样的相关政策,必然又将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起码将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问题。

这里的关键有两点:何为“稳妥有序”?中国目前全民血清抗体水平如何?

何为“稳妥有序”?

就中新两国领导人此次电话会晤而言,值得观察之处还是不少的。其中中新两国新闻稿都介绍、强调的内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面对疫情形势,中国将“稳妥有序”恢复跨国界人员往来。那么,何为“稳妥有序”?东盟外交人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程序上也不透明,我们也希望中国尽早开放。但笔者认为,“稳妥有序”应该被理解为:时间上不着急;空间上不是各地一哄而起,而是要有约束、有规则。

首先,在开放人员跨境人员往来的时间上,中国不会很快,肯定将比发达国家现在宣称的开放人员过境时间要慢。例如,中国肯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下个月就开放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边界。根据中国政府上月中旬宣布的疫苗数字,目前中国有超十亿人次已完成抗疫疫苗的全程接种,但在中国14亿人口中,尚有数亿人未完成全程接种,这里面还包括完全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和青少年。按照中国专家的预测,起码要到今年年底后,中国接种人数才有全民免疫的基础和可能。如此,中国宣布开放跨境人员过境,起码是明年的事了。

此外,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公民注射的是国产疫苗,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如何?尤其是考虑到国际流行的新型病毒德尔塔强大的传染性,即便中国完成了开放国境需要的注射人次,也要经过开放国境的实践来检验,这同样需要一个准备和试检验的过程。考虑到中国人口大国的现实,这个过程不可能太快。

同样出于上述原因,即便中国开放过境人员入境,也不可能一下将疫情之前开放的口岸全部开放,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例如经贸、旅游和政治因素,然后有选择性地开放。例如,北京会不会被列入直接的开放地点,笔者就不乐观。笔者判断,届时很有可能是在现有疫情期间已经开放的口岸中,增加航班和车次,因为这些中国口岸城市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同时,一旦发生事故也相对比较会处理。明年中国有冬奥会、有新一届党的代表大会等重大事务,在中国考虑问题,政治因素第一重要。

另外,此次中新两国领导人电话会谈的另一些观察点也很有意思。例如,从两国官方发布的新闻来看,看不出此次领导人电话会谈是谁主动邀约另一方的,两边官方新闻稿都是“本国领导人与对方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整个新闻稿很像是电话会谈前就事先写好的。其次是,两国官方的新闻稿强调的重点各有不同,新加坡方面强调的重点是中国领导人表示的:“愿稳妥有序恢复两国人员往来”;而中国表述的重点除了承诺“稳妥有序”地开放人员往来外,还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的两条:“新方希望同中方保持人员往来”;“新方欢迎并支持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将有利于地区繁荣发展”,但新加坡的新闻稿里则没有这两句话。

部分专家告诉:上述事实说明,中国领导人承诺的“稳妥有序恢复人员往来”这个立场,是回复新加坡领导人的问题时表述的;同时,新加坡领导人就中国开放跨国人员入境时间向中国领导人的提问,除了新加坡自身的关心外,应该也是受相关国家所托。

检测全民血清抗体水平

鉴于中国已经在国内完成了十亿以上人次疫苗的注射,而开放国境又是很快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因此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经得起国门开放后国际人口自由流动的冲击,即:当前中国疫苗的疗效和安全性能否构筑集体免疫屏障。

这一问题无法回避,必须加以面对。笔者曾经多次发文介绍有世卫组织背景的中国专家的工作建议:

首先,为了给中国政府决策提供正确的科学建议,确保中国民众防疫成功的成果,有必要对国内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群进行血清学抽样调查,检测血清抗体水平,以准确掌握疫苗接种后是否可以形成群体免疫。

其次,建议此项工作可以在中国每个大区中抽取一个省份,采集疫苗接种后不同年龄组人群的血清进行免疫检测,掌握疫苗接种后人群真正的免疫水平,为科学防控提供决策依据。此项工作越快越好,不能再拖。

笔者认为,上述工作必须尽早展开,并得出准确和科学的结论,届时无论是对现有疫苗进行改进、完善,还是另起炉灶,早决断都比晚决断要好,越晚则越被动,而现在这一时刻可能正在临近。

而且,不解决上述问题,不了解全民血清抗体水平的实际状况,中国就无法做出是“与病毒共存”还是清零的重大决策。

开放国门这一时刻,中国必须要面对,现在就要为此开始行动,否则中国在当前世界性抗疫行动中的有利地位就要逆转,届时将不仅是疫情问题,更是重大政治问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