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通勤和日常生活半径规划在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骑乘距离之内,这样的城市生活圈真的可以实现吗?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你是如何开始你的一天的?闹钟在早晨6:30响起,赶着为家人做早餐,让孩子准备上学,开车送孩子去学校,然后去上班。路上要么堵在无尽的交通中,要么挤在塞得满满的通勤车里。当然你也知道,在几个小时后结束工作时,同样的挣扎会再次出现。

想象有一个替代方案,可以将所有的通勤缩短到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的距离。不仅仅是上下班通勤,更令人兴奋的是,所有日常需求都可以在15分钟内获得,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当我在2016年巴黎气候高峰会推出‘15分钟城市’概念时,虽然听到很多掌声,但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个乌托邦,不可能实现的计划。”操着浓重的法国口音,本届奥贝尔奖(The Obel Award)得主,科学家兼大学教授卡洛斯-莫雷诺(Carolos Moreno)在电话中告诉我。奥贝尔奖是一个新的国际建筑成就奖,由奥贝尔基金会每年颁发。基金会是由丹麦企业家奥贝尔斯(Henrik Frode Obels,1942-2014)所创。出身富裕家庭的奥贝尔斯从很年轻时就决定自己创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国外。由于一生热爱艺术、文化、设计和建筑,奥贝尔斯决定将全部财产用来建立基金会,奖励贡献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活品质的建筑规划或理论。除了10万欧元的奖金之外,得奖人或得奖机构还会获得一件艺术家Tomás Saraceno特别创作的作品。

莫雷诺解释,“15分钟城市”是个改变城市生活的新模式,减少通勤时间不但能改善生活品质,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空气污染。 “‘15分钟城市’不需要去改造现有的,而是在城市中多点开发生活所需的基础设施,像多功能的建筑,开发周边环境,加强社区联系,发展地方经济,激发就业机会,来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

自从6年前推出以来,“15分钟城市”的理念已被许多城市迅速采纳。从美洲到亚洲,从非洲到大洋洲;从墨尔本到拉各斯,从成都到巴黎,这个理论很快被转化成社区规划政策。疫情所导致的城市封锁,更加让人认清生活社区的重要。所以连巴黎市长在去年竞选连任时,也将“15分钟城市”拿来作为疫情复苏的蓝图。

“‘15分钟城市’的核心是为人类的需求来设计生活圈,将车速转换成步行或自行车的节奏。” 莫雷诺指出,一般的城市规划都是将住宅、商业、工业和娱乐等区域分开。如此的结构经常导致漫长的通勤,严重的气候污染,甚至增加焦虑情绪,有害身心的健康。“15分钟城市”就是将城市规划成不同的生活圈,每一个生活圈都有完整的结构来满足居民的住房、工作、饮食、医疗、健康、教育、文化和休闲等生活所需,“街道是为人来设计,不是为车!”为了证明他的理论,莫雷诺和我分享了在成都开发的“直径1.3公里”的生活圈结构。这个由北京万通新发展集团开发的“成都大城”从任何点到点,从住家到学校,到公园,到公司,到购物中心,到医院,都可以在步行15分钟内抵达。在一片三角形的土地上,总体规划先划出60%以上的土地作为农业和开放空间,之后将其余40%的城市化区域放在中央,以环状结构让城市区被缓冲景观包围,将山谷和水体整合进城市本身。

即使在城市区中,开发商也只使用了60%的土地作为商业、住宅、办公、轻工制造和一个医疗园区的建设,其余的25%则是基础设施、道路和步行街,另外15%用于公园和景观空间。从城市的边缘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市中心,扩散的休闲系统让步行走道贯穿绿色缓冲区,并且链接周围农田的小径。作为一个以步行为主的城市,只有一半的道路面积分配给汽车,所有的住宅单位都可以在步行两分钟内到达一个公园。

规划得这么好,是否一旦搬过去,就不需要再去其他地方做其他事情了?我忍不住询问莫雷诺,“15分钟城市”是否会导致族群隔离,甚至让弱势社区更加边缘化?“在规划‘15分钟城市’时,首先必须关注那些需要特别加强才能达成人人共享的目标。” 莫雷诺强调,“我们不是要隔离族群,不是要让他们孤立生活在15分钟的圈子里。相反,我们希望能将被迫性的通勤改变成有选择性的通勤。”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的生活正在迅速改变,特别是随着疫情发展出的远程工作结构。但是“15分钟城市”不是个仅仅为对抗疫情而设计的口号,而是对社会及环境问题的需求所提供的解决方式,而且“15分钟城市”也完全没有对城市空间设计或建筑美学提出具体指示。

“最重要的是:执行不难、不需要高科技,将人作为中心”,奥贝尔奖评审之一,DnA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徐甜甜在电话中告诉我为何“15分钟城市”能够得奖,“国内的城市设计,规划越做越大,实在应该有如此的调整。这是非常有必要,对任何地方都有帮助的社会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宋佩芬:“15分钟城市”是不是乌托邦?

发布日期:2021-10-15 09:33
|将通勤和日常生活半径规划在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骑乘距离之内,这样的城市生活圈真的可以实现吗?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你是如何开始你的一天的?闹钟在早晨6:30响起,赶着为家人做早餐,让孩子准备上学,开车送孩子去学校,然后去上班。路上要么堵在无尽的交通中,要么挤在塞得满满的通勤车里。当然你也知道,在几个小时后结束工作时,同样的挣扎会再次出现。

想象有一个替代方案,可以将所有的通勤缩短到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的距离。不仅仅是上下班通勤,更令人兴奋的是,所有日常需求都可以在15分钟内获得,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当我在2016年巴黎气候高峰会推出‘15分钟城市’概念时,虽然听到很多掌声,但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个乌托邦,不可能实现的计划。”操着浓重的法国口音,本届奥贝尔奖(The Obel Award)得主,科学家兼大学教授卡洛斯-莫雷诺(Carolos Moreno)在电话中告诉我。奥贝尔奖是一个新的国际建筑成就奖,由奥贝尔基金会每年颁发。基金会是由丹麦企业家奥贝尔斯(Henrik Frode Obels,1942-2014)所创。出身富裕家庭的奥贝尔斯从很年轻时就决定自己创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国外。由于一生热爱艺术、文化、设计和建筑,奥贝尔斯决定将全部财产用来建立基金会,奖励贡献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活品质的建筑规划或理论。除了10万欧元的奖金之外,得奖人或得奖机构还会获得一件艺术家Tomás Saraceno特别创作的作品。

莫雷诺解释,“15分钟城市”是个改变城市生活的新模式,减少通勤时间不但能改善生活品质,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空气污染。 “‘15分钟城市’不需要去改造现有的,而是在城市中多点开发生活所需的基础设施,像多功能的建筑,开发周边环境,加强社区联系,发展地方经济,激发就业机会,来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

自从6年前推出以来,“15分钟城市”的理念已被许多城市迅速采纳。从美洲到亚洲,从非洲到大洋洲;从墨尔本到拉各斯,从成都到巴黎,这个理论很快被转化成社区规划政策。疫情所导致的城市封锁,更加让人认清生活社区的重要。所以连巴黎市长在去年竞选连任时,也将“15分钟城市”拿来作为疫情复苏的蓝图。

“‘15分钟城市’的核心是为人类的需求来设计生活圈,将车速转换成步行或自行车的节奏。” 莫雷诺指出,一般的城市规划都是将住宅、商业、工业和娱乐等区域分开。如此的结构经常导致漫长的通勤,严重的气候污染,甚至增加焦虑情绪,有害身心的健康。“15分钟城市”就是将城市规划成不同的生活圈,每一个生活圈都有完整的结构来满足居民的住房、工作、饮食、医疗、健康、教育、文化和休闲等生活所需,“街道是为人来设计,不是为车!”为了证明他的理论,莫雷诺和我分享了在成都开发的“直径1.3公里”的生活圈结构。这个由北京万通新发展集团开发的“成都大城”从任何点到点,从住家到学校,到公园,到公司,到购物中心,到医院,都可以在步行15分钟内抵达。在一片三角形的土地上,总体规划先划出60%以上的土地作为农业和开放空间,之后将其余40%的城市化区域放在中央,以环状结构让城市区被缓冲景观包围,将山谷和水体整合进城市本身。

即使在城市区中,开发商也只使用了60%的土地作为商业、住宅、办公、轻工制造和一个医疗园区的建设,其余的25%则是基础设施、道路和步行街,另外15%用于公园和景观空间。从城市的边缘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市中心,扩散的休闲系统让步行走道贯穿绿色缓冲区,并且链接周围农田的小径。作为一个以步行为主的城市,只有一半的道路面积分配给汽车,所有的住宅单位都可以在步行两分钟内到达一个公园。

规划得这么好,是否一旦搬过去,就不需要再去其他地方做其他事情了?我忍不住询问莫雷诺,“15分钟城市”是否会导致族群隔离,甚至让弱势社区更加边缘化?“在规划‘15分钟城市’时,首先必须关注那些需要特别加强才能达成人人共享的目标。” 莫雷诺强调,“我们不是要隔离族群,不是要让他们孤立生活在15分钟的圈子里。相反,我们希望能将被迫性的通勤改变成有选择性的通勤。”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的生活正在迅速改变,特别是随着疫情发展出的远程工作结构。但是“15分钟城市”不是个仅仅为对抗疫情而设计的口号,而是对社会及环境问题的需求所提供的解决方式,而且“15分钟城市”也完全没有对城市空间设计或建筑美学提出具体指示。

“最重要的是:执行不难、不需要高科技,将人作为中心”,奥贝尔奖评审之一,DnA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徐甜甜在电话中告诉我为何“15分钟城市”能够得奖,“国内的城市设计,规划越做越大,实在应该有如此的调整。这是非常有必要,对任何地方都有帮助的社会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将通勤和日常生活半径规划在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骑乘距离之内,这样的城市生活圈真的可以实现吗?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你是如何开始你的一天的?闹钟在早晨6:30响起,赶着为家人做早餐,让孩子准备上学,开车送孩子去学校,然后去上班。路上要么堵在无尽的交通中,要么挤在塞得满满的通勤车里。当然你也知道,在几个小时后结束工作时,同样的挣扎会再次出现。

想象有一个替代方案,可以将所有的通勤缩短到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的距离。不仅仅是上下班通勤,更令人兴奋的是,所有日常需求都可以在15分钟内获得,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当我在2016年巴黎气候高峰会推出‘15分钟城市’概念时,虽然听到很多掌声,但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个乌托邦,不可能实现的计划。”操着浓重的法国口音,本届奥贝尔奖(The Obel Award)得主,科学家兼大学教授卡洛斯-莫雷诺(Carolos Moreno)在电话中告诉我。奥贝尔奖是一个新的国际建筑成就奖,由奥贝尔基金会每年颁发。基金会是由丹麦企业家奥贝尔斯(Henrik Frode Obels,1942-2014)所创。出身富裕家庭的奥贝尔斯从很年轻时就决定自己创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国外。由于一生热爱艺术、文化、设计和建筑,奥贝尔斯决定将全部财产用来建立基金会,奖励贡献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活品质的建筑规划或理论。除了10万欧元的奖金之外,得奖人或得奖机构还会获得一件艺术家Tomás Saraceno特别创作的作品。

莫雷诺解释,“15分钟城市”是个改变城市生活的新模式,减少通勤时间不但能改善生活品质,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空气污染。 “‘15分钟城市’不需要去改造现有的,而是在城市中多点开发生活所需的基础设施,像多功能的建筑,开发周边环境,加强社区联系,发展地方经济,激发就业机会,来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

自从6年前推出以来,“15分钟城市”的理念已被许多城市迅速采纳。从美洲到亚洲,从非洲到大洋洲;从墨尔本到拉各斯,从成都到巴黎,这个理论很快被转化成社区规划政策。疫情所导致的城市封锁,更加让人认清生活社区的重要。所以连巴黎市长在去年竞选连任时,也将“15分钟城市”拿来作为疫情复苏的蓝图。

“‘15分钟城市’的核心是为人类的需求来设计生活圈,将车速转换成步行或自行车的节奏。” 莫雷诺指出,一般的城市规划都是将住宅、商业、工业和娱乐等区域分开。如此的结构经常导致漫长的通勤,严重的气候污染,甚至增加焦虑情绪,有害身心的健康。“15分钟城市”就是将城市规划成不同的生活圈,每一个生活圈都有完整的结构来满足居民的住房、工作、饮食、医疗、健康、教育、文化和休闲等生活所需,“街道是为人来设计,不是为车!”为了证明他的理论,莫雷诺和我分享了在成都开发的“直径1.3公里”的生活圈结构。这个由北京万通新发展集团开发的“成都大城”从任何点到点,从住家到学校,到公园,到公司,到购物中心,到医院,都可以在步行15分钟内抵达。在一片三角形的土地上,总体规划先划出60%以上的土地作为农业和开放空间,之后将其余40%的城市化区域放在中央,以环状结构让城市区被缓冲景观包围,将山谷和水体整合进城市本身。

即使在城市区中,开发商也只使用了60%的土地作为商业、住宅、办公、轻工制造和一个医疗园区的建设,其余的25%则是基础设施、道路和步行街,另外15%用于公园和景观空间。从城市的边缘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市中心,扩散的休闲系统让步行走道贯穿绿色缓冲区,并且链接周围农田的小径。作为一个以步行为主的城市,只有一半的道路面积分配给汽车,所有的住宅单位都可以在步行两分钟内到达一个公园。

规划得这么好,是否一旦搬过去,就不需要再去其他地方做其他事情了?我忍不住询问莫雷诺,“15分钟城市”是否会导致族群隔离,甚至让弱势社区更加边缘化?“在规划‘15分钟城市’时,首先必须关注那些需要特别加强才能达成人人共享的目标。” 莫雷诺强调,“我们不是要隔离族群,不是要让他们孤立生活在15分钟的圈子里。相反,我们希望能将被迫性的通勤改变成有选择性的通勤。”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的生活正在迅速改变,特别是随着疫情发展出的远程工作结构。但是“15分钟城市”不是个仅仅为对抗疫情而设计的口号,而是对社会及环境问题的需求所提供的解决方式,而且“15分钟城市”也完全没有对城市空间设计或建筑美学提出具体指示。

“最重要的是:执行不难、不需要高科技,将人作为中心”,奥贝尔奖评审之一,DnA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徐甜甜在电话中告诉我为何“15分钟城市”能够得奖,“国内的城市设计,规划越做越大,实在应该有如此的调整。这是非常有必要,对任何地方都有帮助的社会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宋佩芬:“15分钟城市”是不是乌托邦?

发布日期:2021-10-15 09:33
|将通勤和日常生活半径规划在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骑乘距离之内,这样的城市生活圈真的可以实现吗?



宋佩芬

【OR  商业新媒体】

你是如何开始你的一天的?闹钟在早晨6:30响起,赶着为家人做早餐,让孩子准备上学,开车送孩子去学校,然后去上班。路上要么堵在无尽的交通中,要么挤在塞得满满的通勤车里。当然你也知道,在几个小时后结束工作时,同样的挣扎会再次出现。

想象有一个替代方案,可以将所有的通勤缩短到15分钟的步行或自行车的距离。不仅仅是上下班通勤,更令人兴奋的是,所有日常需求都可以在15分钟内获得,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当我在2016年巴黎气候高峰会推出‘15分钟城市’概念时,虽然听到很多掌声,但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个乌托邦,不可能实现的计划。”操着浓重的法国口音,本届奥贝尔奖(The Obel Award)得主,科学家兼大学教授卡洛斯-莫雷诺(Carolos Moreno)在电话中告诉我。奥贝尔奖是一个新的国际建筑成就奖,由奥贝尔基金会每年颁发。基金会是由丹麦企业家奥贝尔斯(Henrik Frode Obels,1942-2014)所创。出身富裕家庭的奥贝尔斯从很年轻时就决定自己创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国外。由于一生热爱艺术、文化、设计和建筑,奥贝尔斯决定将全部财产用来建立基金会,奖励贡献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活品质的建筑规划或理论。除了10万欧元的奖金之外,得奖人或得奖机构还会获得一件艺术家Tomás Saraceno特别创作的作品。

莫雷诺解释,“15分钟城市”是个改变城市生活的新模式,减少通勤时间不但能改善生活品质,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空气污染。 “‘15分钟城市’不需要去改造现有的,而是在城市中多点开发生活所需的基础设施,像多功能的建筑,开发周边环境,加强社区联系,发展地方经济,激发就业机会,来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

自从6年前推出以来,“15分钟城市”的理念已被许多城市迅速采纳。从美洲到亚洲,从非洲到大洋洲;从墨尔本到拉各斯,从成都到巴黎,这个理论很快被转化成社区规划政策。疫情所导致的城市封锁,更加让人认清生活社区的重要。所以连巴黎市长在去年竞选连任时,也将“15分钟城市”拿来作为疫情复苏的蓝图。

“‘15分钟城市’的核心是为人类的需求来设计生活圈,将车速转换成步行或自行车的节奏。” 莫雷诺指出,一般的城市规划都是将住宅、商业、工业和娱乐等区域分开。如此的结构经常导致漫长的通勤,严重的气候污染,甚至增加焦虑情绪,有害身心的健康。“15分钟城市”就是将城市规划成不同的生活圈,每一个生活圈都有完整的结构来满足居民的住房、工作、饮食、医疗、健康、教育、文化和休闲等生活所需,“街道是为人来设计,不是为车!”为了证明他的理论,莫雷诺和我分享了在成都开发的“直径1.3公里”的生活圈结构。这个由北京万通新发展集团开发的“成都大城”从任何点到点,从住家到学校,到公园,到公司,到购物中心,到医院,都可以在步行15分钟内抵达。在一片三角形的土地上,总体规划先划出60%以上的土地作为农业和开放空间,之后将其余40%的城市化区域放在中央,以环状结构让城市区被缓冲景观包围,将山谷和水体整合进城市本身。

即使在城市区中,开发商也只使用了60%的土地作为商业、住宅、办公、轻工制造和一个医疗园区的建设,其余的25%则是基础设施、道路和步行街,另外15%用于公园和景观空间。从城市的边缘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市中心,扩散的休闲系统让步行走道贯穿绿色缓冲区,并且链接周围农田的小径。作为一个以步行为主的城市,只有一半的道路面积分配给汽车,所有的住宅单位都可以在步行两分钟内到达一个公园。

规划得这么好,是否一旦搬过去,就不需要再去其他地方做其他事情了?我忍不住询问莫雷诺,“15分钟城市”是否会导致族群隔离,甚至让弱势社区更加边缘化?“在规划‘15分钟城市’时,首先必须关注那些需要特别加强才能达成人人共享的目标。” 莫雷诺强调,“我们不是要隔离族群,不是要让他们孤立生活在15分钟的圈子里。相反,我们希望能将被迫性的通勤改变成有选择性的通勤。”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的生活正在迅速改变,特别是随着疫情发展出的远程工作结构。但是“15分钟城市”不是个仅仅为对抗疫情而设计的口号,而是对社会及环境问题的需求所提供的解决方式,而且“15分钟城市”也完全没有对城市空间设计或建筑美学提出具体指示。

“最重要的是:执行不难、不需要高科技,将人作为中心”,奥贝尔奖评审之一,DnA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徐甜甜在电话中告诉我为何“15分钟城市”能够得奖,“国内的城市设计,规划越做越大,实在应该有如此的调整。这是非常有必要,对任何地方都有帮助的社会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