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令曾经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他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中汲取灵感。



黎蓉

【OR  商业新媒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大变革的时代。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开幕前夕,去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和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午餐的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认识他以来变化的世界和变化的他。200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认识那时似乎更内向的他。当年的艺术世界大狂欢和今年安静而本土的巴塞尔博览会形成巨大反差,恍如隔世。而在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当年就已经预感到人类即将面临的各种危机,开始质疑和思考自我及人类的未来走向。他意识到物质对他的意义并不大,毅然卖掉所有名车豪宅,把他多年积累的艺术收藏借给美术馆,唯一留下可以让他旅行世界的私人飞机,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只需要酒店一张床的亿万富翁。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让他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初心不改,但回到本我的他这一次不是从20世纪的法国存在主义者那里寻找灵感,而是从东方的孔子、老子和佛陀那里吸取精华。他拜师中国儒道佛学者,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

2010年,他加入了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 "捐赠承诺",以解决一些社会最紧迫的问题。同一年,摇摇欲坠的美国加州政府面临破产的压力。为拯救加州,尼古拉斯和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与世界各国一群有影响力的学者、商业和政治领袖在加州会聚一堂,探讨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压力。博古睿研究院,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无党派的思想和行动库由此诞生。它致力于发展如何在巨大变革中重塑政治和社会机构的基础性思想,找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机遇和变革的新动力。

2015年,博古睿研究院设立了由国际评委会颁发每年100万美元的哲学家奖,奖励在推动塑造美好世界的思想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哲学家。同一年,研究院设立“博古睿学者”项目,进一步延展了机构工作架构。该项目旨在培养和激励研究人员,创新应对影响人类深刻变化的思想和理念。

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2018年12月19日,博古睿研究院的中国中心在北京大学揭牌成立。

2011年6月在同一地点baur au lac酒店,我曾经也和尼古拉斯见面。不过那次是为《芭莎艺术》采访他已故的父亲。尼古拉斯的父亲海因茨•博古睿是西方20世纪艺术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他生前将大部分藏品捐给欧美各大顶级美术馆,包括大都会、蓬皮杜等。我问他,“你的父亲如何影响了你?他年轻时曾经是记者。你对世界的深切关怀来自他吗?”。他沉思片刻说,“我不确定,因为我从小关注世界,也许潜意识里来自他。但他的专注、激情、价值观特别是慷慨精神显然对我影响深远。”

好奇心让我问他一个简单却很能体现一个人的问题,“你每天清晨醒来最期待的是什么?”

他微垂下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水杯,认真地静默了近一分钟,似乎在挖潜和连接自己意识和潜意识最深处。而后性情温和的他用比同时更加柔和舒缓却有力的语气,溪水般清澈而流畅的语句,自然的节奏一口气回答我,“每天清晨醒来时活着的意识。它带着生命创造的可能性、美和神奇。生命是一个美丽的旅程。我们带着宇宙意识降落人间,然后与之分离,开始作为人的生命旅程,如同被扔进水里试图学习游泳......在水里挣扎的过程我们会失去与自己本我的连接。而后我们需要找到回去的路,与之重新连接......”

他的这段话引起我很深的共鸣。我打断他说,这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曾经写的一段话,"你生具本我。你不得不为他人改变。现在找回自己,重新成为你自己。"

和父亲一样,尼古拉斯喜欢写作。他告诉我,“写作是一个过滤器、容器,表达你的经验和世界。是一种将你内心世界转化为与自己和世界分享的方式。”

他有一个不时更新的个人网站,发表他关于人生、艺术、科学、文化和世界的思想片段。

自幼热爱哲学的他青年时选择去从商,我问他这段商场的经历如何塑造了他。“也许我在商届呆得时间太久,但是这段在现实世界的经历对我今天研究院的工作很有帮助,特别是因为我当年的工作让我在世界各地不停旅行,学习了世界不同文化。”从他的语调里我强烈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更早离开华尔街。于是我提醒他,他十多年前四十出头就卖掉他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我问,“是什么让你当年决定卖掉你曾经拥有的所有物质,成为无家可归的亿万富翁?”

他显然早已把物质的问题想得极其通透,无需思考,顷刻之间快节奏地回答,"物质上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幻觉,因为它只是一个相当狭窄的衡量标准。物质上的成功可以是令人兴奋的,但同时你也可能成为它的奴隶。你会被你的财产所占有,而不是你是它们的主人。很多人因此失去自由和创造力,误以为拥有物质是拥有力量。真正的力量来自你的大脑和心灵。”

我知道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小说《悉达多》(Siddhartha)对他的影响深远。以释迦牟尼佛为原型的悉达多是一个富有的印度婆罗门。他抛弃了特权和舒适的生活,寻求智慧和精神的富足。

我问及这本书对他的具体影响。他非常兴奋地分享他的心得,“这本书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阅读方式。根据你的人生阶段每次读都可以是不同的故事。我刚刚重读了第四遍。这次有三个体会。第一:生命是一个由不同章节组成的旅程。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处理世界和自己的方式。你可以改变,在一生中可以有多次不同生命,这是生命的精彩之处。第二:相信你自己的生命旅程,自己去发现和醒悟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一种体验。你自己的亲身体验和学习是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最后:关系。你和他人的人际关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也许真正衡量你是谁的标准是你与他人的关系。”

我想起他曾经在有人问他想留下怎样的传奇的时候回答,“我不考虑传奇的问题。我会想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你给你所认识的人留下怎样的记忆。我确实认为这与你显然想成为一个积极的贡献有关。你希望你的家人和朋友能深情地记住你。在这个意义上,最重要的传奇在你所触动的人。就生命本身而言,我们所拥有的美是,我们有选择,我们有潜力去做事情,从事超越自我的事情。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参与。我强烈地感觉到,在我所热衷的思想领域,如果我能够促成一些新的想法和变化,我应该去做。如果我们推进对世界有帮助的思想,我会非常高兴。”

这也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的一段日志,“生活难道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不是很自私?或者我们应该积极参与社会?如果是的话,不是为了作秀,而是有真意义。在与他人的关系互动中成为自己以及和他人的一体。把自己给予世界。这样的生命经历和体验才是具有深刻持久价值的。”

正是以上的内心反思驱使他去连接外部世界,寻找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贡献方式。离开华尔街之后,在思考如何为世界积极贡献的问题上,他显然经过了一个深刻思考和探索的过程。我告诉他我理解并赞同他最终选择的立足点:一切来源于思想。思想改变世界。为了建立平等、美好而和谐的社会和世界,我们需要投资思想,只有这样才可以从根上解决问题。他接着我的话语说,“是的,博古睿研究院给予世界的不仅是金钱,还有能量、专注、心灵、思想、勇气、远见和实际运作的能力。它们比金钱更重要。希望它们的结合能使博古睿研究所成功。”

接下来他具体阐释他投资思想的立足点,“如果我们从全人类的角度对未来进行投资,那么未来将无限光明。一切都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任何系统或有机体都是如此。你必须首先理解整体。现实是,随着人类的进步,世界或天下的概念一直在随着我们与世界的互动而发展。这是为什么我对思想、哲学如何影响经济、技术和治理如此感兴趣的原因。技术、经济和治理是工具,它们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的目标是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好,这涉及到改变。生活是存在和变化的结合。。我们需要关于整体的智慧。”

我打断他,“正是这个整体智慧让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工作方式贯穿在博古睿研究院的工作和项目中?”研究院一直通过搭建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边界的对话平台,增进人类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度理解,促进学术与思想创新,助力全球各机构、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应对影响人类的深刻变化,开发和促进21世纪最大挑战问题的长期答案,主要包括人类变革、全球治理、地球生态和经济体系等问题。

他点头赞同我。

为了推动中西方文化的沟通理解和融合,他身体力行,率先做出积极行动。2012 年,通过发起区域与全球倡议,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共同出版了《智慧治理:21世纪东西方之间的中庸之道》(Intelligent Govern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 A Middle Way Between West and East),中译本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这本书的中心论点是,民粹主义和短期思维阻碍了西方民主国家的进步,许多东方专制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从加强其具有西方政府典型的民众合法性的任人唯贤的制度中受益。该书最初以英文出版,后来被翻译成中文、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金融时报》将其评为“2012 年最佳书籍”之一。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西方商界、政界、学术界强烈呼吁西方世界学习中国的文化、历史和现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他接下来具体阐释,“博古睿研究院相信跨学科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帮助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或经济学家独自处理各自领域的工作,而是相反。我们帮助经济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技术专家和政策制定者一起工作。通过融合所有这些不同的学科,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不同的视角,希望因此能催生更健康的东西。通过跨文化的方式,通过融合东方和西方的思维,它将比单纯的东方或西方思维更有成效、更健康。”

“研究院跨文化和跨政治的工作有挑战和冲突吗?”我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是独立的非盈利组织。我们不是意识形态。我们不是自大地推动某个观点。事实上,我们采取谦逊的态度。建议也许这些观点可能是值得测试的。我们尊重当地的文化和机构。我们告诉对方我们尊重他们做事的方式,但也许我们的想法能够帮助他们改进。”

“那么研究院如何执行和检验你们投资推动的思想呢?”我问他。

“暴露想法、发展想法就是检验的开始。如果你看一下历史,伟大的思想家的思想从想法到现实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知道,在想法的发展和其实施的测试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延迟。另一方面,在研究院里,我们也能够设置测试。我们正在测试一些想法,如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新方式,高科技下的人类变革。我们没有答案,但我们提出重要的问题。”

“研究院工作10年以来给现实世界带来了哪些积极的影响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知道研究院伊始成立了21世纪理事会、欧洲未来理事会和加州长效思考委员会,提出和实施有效治理的新理念。通过这些项目,研究所与德国和法国劳工部长密切合作,为欧洲制定了一项青年就业计划;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多次与各国政界、行业代表成功访华,促进东西方开展交流对话,加深相互理解与信任;并通过了加州SB 1253选票倡议透明法案,加强了该州倡议过程的完整性。

但他在答复时并没有去陈述这些积极影响的事实,而是淡然一笔带过,更多地表达他的失望,“在现实中,我们的想法有很多积极的结果。但事实是,经过研究院过去十年的努力工作,当下世界的现状却是和我们作对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和推进不同文化之间的共存,现实却是相反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提醒技术是非常强大的,需要哲学智慧指引技术。现实是技术变得更加强大,而围绕和指导技术的智慧和哲学却越来越少。在治理方面,我们倡导不要把事情政治化,给不同的机构更多的权力,更多地以为社会服务导向的方式来看待问题,而不是政治工具的方式。现实中治理方面也正在发生相反的情况。我们所倡导的一切,以及试图找到的解决方案,当下现实世界都在与之逆向而行。我们不能与世界对抗。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处理这些事情,不仅要找到处理它的方法,而且要适应它。但从长远来看,我是相当乐观的,尽管短期是悲观的。”

他非常真实坦诚的表述里不隐藏对现实的失望,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坚定而乐观的能量,以及在理想和现实中行走的从容和淡定。

我把话题转向博古睿哲学家奖。

我问他为什么设立这个奖。他回复说,“诺贝尔没有哲学奖。但如果你想一想什么对我们和世界来说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思想。它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影响我们,无论好坏。当下世界非常缺少对哲学的重视。哲学面临危机。哲学的危机也是我们世界的危机。如果我们人类不再关注生命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去哪里?我们就会迷失和困惑。这些永恒的问题我们必须思考。2500年前的伟大思想家关于这些问题的智慧在今天仍有意义。这些问题仍然是基本问题,需要我们在我们的时代回答和解决。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回答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作为个体和人类都将因此挣扎。”

“你觉得一年多的世界大瘟疫让人们更多地思考这些问题吗?”

“当然会。但是现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们在科学上非常成功,迅速发明了疫苗。经济市场功能也健康。但我们作为人类是非常失败的。国际政治上我们没有相互合作。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寻找机会,造成更多的分裂。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并不是作为健康危机来处理的,而是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我们在人的素质、智慧方面、合作方面做得很糟糕。我们作为人类物种生存竞争是一方面,合作是更重要的一方面。但我们很长期以来合作方面却很薄弱。因为我们没有合作,我们有更长更糟糕的健康危机,同时难以置信地扩大更多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我可以感觉到,尽管他试图用不带情绪的理性表达他的观察和观点,但是从他不断加速的语气里可以感受到近乎痛心的失望。

也许正因如此,博古睿今年的哲学家大奖颁给了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因为他的实践伦理为动物权利、有效利他主义和消除全球贫困提供了框架和积极影响。

如何改变世界的不平等现象一直是尼古拉斯深切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2013年,他的公司投资了东非交易所,这是一个私人资助的东非区域性农业商品交易所。该交易所旨在提高区域市场效率,确保农民,特别是小农户的收入提高。此外,他和其他两家公司合作,成立了非洲交易所控股有限公司(AFEX),以发展商品交易所网络,改变贸易动态,确保农村穷人的收入提高。

2019年,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出版了共同撰写的《重塑民主》一书。在全球化和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治理,提出三个新的想法:没有民粹主义的参与,普遍基本资本和积极的民族主义。

书中提出解决不平等的最好方法是 "预先分配公平",而不是通过向财富征税而后重新再分配来消除不平等。具体的方式是通过普遍基本资本和主权财富基金。“与其在等公司成功后用税收来分享财富,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让每个人都成为成功的利益相关者?具体操作方式可以是:当一个企业家开始一个新的公司,他只拥有70%或80%的股份,其他的20-30%贡献给一个属于社会的主权基金会,为所有公民共同拥有。新加坡已经有相似的主权基金会。这个概念可以在中国很好地发挥作用。区块链技术让操作可行而透明。中国是最容易实现这一方案的地方。这其实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想法,但它并没有破坏经济的活力。”

我们的话题转向全球治理的重要性。“我们当下的健康危机、地球生态问题、大数据和技术影响问题都迫切需要全球合作治理。否则我们将处在一个风险太大的世界。在某些方面,它已经在影响我们这个物种的存在。”

他认为中国在全球治理的功能上至关重要。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博古睿中国中心应运而生。中国中心于2018年12月成立,聚焦从中国视角、东方智慧观照人类变革和全球治理。中国中心是一个东西方研究和对话的中心,致力于对影响人类的变革进行跨文化和跨学科的研究。研究人员和访问学者的研究主题集中在前沿技术和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微生物组和基因编辑,以及涉及全球治理和全球化的问题。

尼古拉斯去过中国无数次。我请他作为个人分享一下对中国的印象。

他深情地说,“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着迷,尤其在2009年我开始与中国学者和哲学家相处后。它是如此深厚宏大的文化。我努力在总体上了解东方哲学,而中国和中国古代哲学是很多东方思想的起源地。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88年。我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不仅重要而且非常有活力。我着迷于了解中国的思维。我一直觉得,从知识的角度来看,与中国有一个联系和接触点是令人着迷的。几千年来,中国总是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有自己的文化。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所发生的变化和进步是非同寻常的,是完全独特的。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将是独一无二的,较过去10-15年会更少西方化。"

我问及他对中西方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不同的看法,因为他在西方媒体时常呼吁西方社会借鉴东方集体主义的意义。

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在西方哲学影响下西方推崇个人主义。而中国非常重视社区和整体。在西方,我们会为少数人牺牲大多数人。在中国,少数服从多数。这两种思维方式几乎是相反的。这很难有真正的理解。但是我们需要理解。它应该是对两者的尊重。它们本身都是有效的,因为它们有自己的历史根源、文化、哲学的有效性,即使它们可能相互矛盾。这就像世界的量子观。与其说只有一种方法,一种真理,不如说你可以同时拥有多种真理。西方人很难同意这样的观点。对东方人来说,也许要容易一些。”

他希望博古睿中国中心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为西方和中国之间架起桥梁,“我们来中国是为了更多了解中国,学习中国的思维,它的变化和发展,从真正尊重中国的角度看中国。这是为什么在中国中心,我们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大部分是中国本土的实践者的原因。因为我们认为西方需要向中国学习。”

2020年中国中心主任宋冰编辑出版的《智能与智慧:人工智能遇见中国哲学家》一书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自2017年年底以来,宋冰在北京大学组织了一系列哲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对谈和工作坊,她在此基础上,编撰了本书。赵汀阳、张祥龙、何怀宏、贝淡宁、李晨阳等哲学家及科学家从各自的学科背景出发,回应了上述问题。

就这本书我和他展开非常深入的探讨,其中谈到中国和西方对人工智能的态度的差异。他说,“在西方,人工智能被视为自己独立的东西,可以取代人类,创造新的物种,将超越人类,因此有恐惧。我从中国学者那里了解到,因为中国佛道的生命观和世界观而不是以人为中心的,所以对人工智能没有恐惧。”我好奇地问道他对人工智能的观点。

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意识的一种形式。它不是由我们创造的。一切都是由宇宙创造的。也许我们正在启用它。但它在我们之前已经存在。我们只是促成者。人工智能只是我们的一个延伸。如果我们是健康的,那么人工智能就会是健康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还有精神和灵魂的健康。反之亦然。人工智能的灵魂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因此,培养我们自己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当今世界技术使我们能够作为人类改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哲学性的问题--我们想成为谁?我们希望我们人类在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对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乐观的。”

无论我们想成为谁,怎样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我问他是否可以就此给中国读者他的建议?

他沉思很久后回答,“以一种有意识的方式积极参与生活。对内部灵性和外部世界都感兴趣。带着灵性自醒的意识积极参与世界。只专注于内心灵性意识,不带着它积极参与外部世界是局限的。只在外部世界行动而没有灵性意识指导同样是局限的。二者结合是最有意义的。”

花了几个星期将博古睿研究院网站和尼古拉斯个人网站透彻研究过的我清晰地悟到,他的回答正是如此:记录他内心世界的个人网站和他积极参与世界的研究院网站组成他的人生。它们之间相互塑造,自由流动,和谐融为一体。

他的回答同时让我明白他整体智慧的来源。多年以来在科学和灵性关系之间探索的我一直相信灵性意识的觉醒是通向整体智慧的途径,正如著名量子物理学大卫•博姆的科学结论,

“在内心深处,人类的意识是一体的。这是一个确定性;如果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那是因为我们对它视而不见。”

"Deep down the consciousness of mankind is one. This is a certainty; and if we don't see this, it's because we are blinding ourselves to it."

——David Bohm

午餐结束后,我们告别前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牛皮本子。他邀请我在本子上用中文赠与他五岁的儿女Olympia和Alexander几句有关智慧的话。他会在儿女25岁时,将这个充满他从朋友那里收集的智慧语录作为礼物送给他们。我想了片刻,用中英文写下,“亲爱的Olympia和Alexander,愿你们与爱、美、真理和智慧一体同行。”

我离开尼古拉斯之前问他,“有了孩子之后如何改变了你?”他说那是一个需要很多时间的大话题。我想起他最热爱的书《悉达多》的结尾。当悉达多经历了整个生命的循环,自己成为父亲,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时,他更加懂得了父亲以及父爱的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黎蓉:专访尼古拉斯•博古睿:思想改变世界

发布日期:2021-10-14 11:10
|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令曾经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他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中汲取灵感。



黎蓉

【OR  商业新媒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大变革的时代。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开幕前夕,去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和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午餐的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认识他以来变化的世界和变化的他。200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认识那时似乎更内向的他。当年的艺术世界大狂欢和今年安静而本土的巴塞尔博览会形成巨大反差,恍如隔世。而在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当年就已经预感到人类即将面临的各种危机,开始质疑和思考自我及人类的未来走向。他意识到物质对他的意义并不大,毅然卖掉所有名车豪宅,把他多年积累的艺术收藏借给美术馆,唯一留下可以让他旅行世界的私人飞机,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只需要酒店一张床的亿万富翁。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让他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初心不改,但回到本我的他这一次不是从20世纪的法国存在主义者那里寻找灵感,而是从东方的孔子、老子和佛陀那里吸取精华。他拜师中国儒道佛学者,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

2010年,他加入了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 "捐赠承诺",以解决一些社会最紧迫的问题。同一年,摇摇欲坠的美国加州政府面临破产的压力。为拯救加州,尼古拉斯和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与世界各国一群有影响力的学者、商业和政治领袖在加州会聚一堂,探讨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压力。博古睿研究院,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无党派的思想和行动库由此诞生。它致力于发展如何在巨大变革中重塑政治和社会机构的基础性思想,找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机遇和变革的新动力。

2015年,博古睿研究院设立了由国际评委会颁发每年100万美元的哲学家奖,奖励在推动塑造美好世界的思想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哲学家。同一年,研究院设立“博古睿学者”项目,进一步延展了机构工作架构。该项目旨在培养和激励研究人员,创新应对影响人类深刻变化的思想和理念。

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2018年12月19日,博古睿研究院的中国中心在北京大学揭牌成立。

2011年6月在同一地点baur au lac酒店,我曾经也和尼古拉斯见面。不过那次是为《芭莎艺术》采访他已故的父亲。尼古拉斯的父亲海因茨•博古睿是西方20世纪艺术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他生前将大部分藏品捐给欧美各大顶级美术馆,包括大都会、蓬皮杜等。我问他,“你的父亲如何影响了你?他年轻时曾经是记者。你对世界的深切关怀来自他吗?”。他沉思片刻说,“我不确定,因为我从小关注世界,也许潜意识里来自他。但他的专注、激情、价值观特别是慷慨精神显然对我影响深远。”

好奇心让我问他一个简单却很能体现一个人的问题,“你每天清晨醒来最期待的是什么?”

他微垂下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水杯,认真地静默了近一分钟,似乎在挖潜和连接自己意识和潜意识最深处。而后性情温和的他用比同时更加柔和舒缓却有力的语气,溪水般清澈而流畅的语句,自然的节奏一口气回答我,“每天清晨醒来时活着的意识。它带着生命创造的可能性、美和神奇。生命是一个美丽的旅程。我们带着宇宙意识降落人间,然后与之分离,开始作为人的生命旅程,如同被扔进水里试图学习游泳......在水里挣扎的过程我们会失去与自己本我的连接。而后我们需要找到回去的路,与之重新连接......”

他的这段话引起我很深的共鸣。我打断他说,这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曾经写的一段话,"你生具本我。你不得不为他人改变。现在找回自己,重新成为你自己。"

和父亲一样,尼古拉斯喜欢写作。他告诉我,“写作是一个过滤器、容器,表达你的经验和世界。是一种将你内心世界转化为与自己和世界分享的方式。”

他有一个不时更新的个人网站,发表他关于人生、艺术、科学、文化和世界的思想片段。

自幼热爱哲学的他青年时选择去从商,我问他这段商场的经历如何塑造了他。“也许我在商届呆得时间太久,但是这段在现实世界的经历对我今天研究院的工作很有帮助,特别是因为我当年的工作让我在世界各地不停旅行,学习了世界不同文化。”从他的语调里我强烈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更早离开华尔街。于是我提醒他,他十多年前四十出头就卖掉他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我问,“是什么让你当年决定卖掉你曾经拥有的所有物质,成为无家可归的亿万富翁?”

他显然早已把物质的问题想得极其通透,无需思考,顷刻之间快节奏地回答,"物质上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幻觉,因为它只是一个相当狭窄的衡量标准。物质上的成功可以是令人兴奋的,但同时你也可能成为它的奴隶。你会被你的财产所占有,而不是你是它们的主人。很多人因此失去自由和创造力,误以为拥有物质是拥有力量。真正的力量来自你的大脑和心灵。”

我知道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小说《悉达多》(Siddhartha)对他的影响深远。以释迦牟尼佛为原型的悉达多是一个富有的印度婆罗门。他抛弃了特权和舒适的生活,寻求智慧和精神的富足。

我问及这本书对他的具体影响。他非常兴奋地分享他的心得,“这本书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阅读方式。根据你的人生阶段每次读都可以是不同的故事。我刚刚重读了第四遍。这次有三个体会。第一:生命是一个由不同章节组成的旅程。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处理世界和自己的方式。你可以改变,在一生中可以有多次不同生命,这是生命的精彩之处。第二:相信你自己的生命旅程,自己去发现和醒悟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一种体验。你自己的亲身体验和学习是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最后:关系。你和他人的人际关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也许真正衡量你是谁的标准是你与他人的关系。”

我想起他曾经在有人问他想留下怎样的传奇的时候回答,“我不考虑传奇的问题。我会想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你给你所认识的人留下怎样的记忆。我确实认为这与你显然想成为一个积极的贡献有关。你希望你的家人和朋友能深情地记住你。在这个意义上,最重要的传奇在你所触动的人。就生命本身而言,我们所拥有的美是,我们有选择,我们有潜力去做事情,从事超越自我的事情。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参与。我强烈地感觉到,在我所热衷的思想领域,如果我能够促成一些新的想法和变化,我应该去做。如果我们推进对世界有帮助的思想,我会非常高兴。”

这也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的一段日志,“生活难道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不是很自私?或者我们应该积极参与社会?如果是的话,不是为了作秀,而是有真意义。在与他人的关系互动中成为自己以及和他人的一体。把自己给予世界。这样的生命经历和体验才是具有深刻持久价值的。”

正是以上的内心反思驱使他去连接外部世界,寻找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贡献方式。离开华尔街之后,在思考如何为世界积极贡献的问题上,他显然经过了一个深刻思考和探索的过程。我告诉他我理解并赞同他最终选择的立足点:一切来源于思想。思想改变世界。为了建立平等、美好而和谐的社会和世界,我们需要投资思想,只有这样才可以从根上解决问题。他接着我的话语说,“是的,博古睿研究院给予世界的不仅是金钱,还有能量、专注、心灵、思想、勇气、远见和实际运作的能力。它们比金钱更重要。希望它们的结合能使博古睿研究所成功。”

接下来他具体阐释他投资思想的立足点,“如果我们从全人类的角度对未来进行投资,那么未来将无限光明。一切都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任何系统或有机体都是如此。你必须首先理解整体。现实是,随着人类的进步,世界或天下的概念一直在随着我们与世界的互动而发展。这是为什么我对思想、哲学如何影响经济、技术和治理如此感兴趣的原因。技术、经济和治理是工具,它们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的目标是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好,这涉及到改变。生活是存在和变化的结合。。我们需要关于整体的智慧。”

我打断他,“正是这个整体智慧让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工作方式贯穿在博古睿研究院的工作和项目中?”研究院一直通过搭建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边界的对话平台,增进人类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度理解,促进学术与思想创新,助力全球各机构、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应对影响人类的深刻变化,开发和促进21世纪最大挑战问题的长期答案,主要包括人类变革、全球治理、地球生态和经济体系等问题。

他点头赞同我。

为了推动中西方文化的沟通理解和融合,他身体力行,率先做出积极行动。2012 年,通过发起区域与全球倡议,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共同出版了《智慧治理:21世纪东西方之间的中庸之道》(Intelligent Govern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 A Middle Way Between West and East),中译本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这本书的中心论点是,民粹主义和短期思维阻碍了西方民主国家的进步,许多东方专制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从加强其具有西方政府典型的民众合法性的任人唯贤的制度中受益。该书最初以英文出版,后来被翻译成中文、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金融时报》将其评为“2012 年最佳书籍”之一。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西方商界、政界、学术界强烈呼吁西方世界学习中国的文化、历史和现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他接下来具体阐释,“博古睿研究院相信跨学科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帮助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或经济学家独自处理各自领域的工作,而是相反。我们帮助经济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技术专家和政策制定者一起工作。通过融合所有这些不同的学科,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不同的视角,希望因此能催生更健康的东西。通过跨文化的方式,通过融合东方和西方的思维,它将比单纯的东方或西方思维更有成效、更健康。”

“研究院跨文化和跨政治的工作有挑战和冲突吗?”我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是独立的非盈利组织。我们不是意识形态。我们不是自大地推动某个观点。事实上,我们采取谦逊的态度。建议也许这些观点可能是值得测试的。我们尊重当地的文化和机构。我们告诉对方我们尊重他们做事的方式,但也许我们的想法能够帮助他们改进。”

“那么研究院如何执行和检验你们投资推动的思想呢?”我问他。

“暴露想法、发展想法就是检验的开始。如果你看一下历史,伟大的思想家的思想从想法到现实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知道,在想法的发展和其实施的测试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延迟。另一方面,在研究院里,我们也能够设置测试。我们正在测试一些想法,如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新方式,高科技下的人类变革。我们没有答案,但我们提出重要的问题。”

“研究院工作10年以来给现实世界带来了哪些积极的影响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知道研究院伊始成立了21世纪理事会、欧洲未来理事会和加州长效思考委员会,提出和实施有效治理的新理念。通过这些项目,研究所与德国和法国劳工部长密切合作,为欧洲制定了一项青年就业计划;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多次与各国政界、行业代表成功访华,促进东西方开展交流对话,加深相互理解与信任;并通过了加州SB 1253选票倡议透明法案,加强了该州倡议过程的完整性。

但他在答复时并没有去陈述这些积极影响的事实,而是淡然一笔带过,更多地表达他的失望,“在现实中,我们的想法有很多积极的结果。但事实是,经过研究院过去十年的努力工作,当下世界的现状却是和我们作对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和推进不同文化之间的共存,现实却是相反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提醒技术是非常强大的,需要哲学智慧指引技术。现实是技术变得更加强大,而围绕和指导技术的智慧和哲学却越来越少。在治理方面,我们倡导不要把事情政治化,给不同的机构更多的权力,更多地以为社会服务导向的方式来看待问题,而不是政治工具的方式。现实中治理方面也正在发生相反的情况。我们所倡导的一切,以及试图找到的解决方案,当下现实世界都在与之逆向而行。我们不能与世界对抗。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处理这些事情,不仅要找到处理它的方法,而且要适应它。但从长远来看,我是相当乐观的,尽管短期是悲观的。”

他非常真实坦诚的表述里不隐藏对现实的失望,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坚定而乐观的能量,以及在理想和现实中行走的从容和淡定。

我把话题转向博古睿哲学家奖。

我问他为什么设立这个奖。他回复说,“诺贝尔没有哲学奖。但如果你想一想什么对我们和世界来说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思想。它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影响我们,无论好坏。当下世界非常缺少对哲学的重视。哲学面临危机。哲学的危机也是我们世界的危机。如果我们人类不再关注生命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去哪里?我们就会迷失和困惑。这些永恒的问题我们必须思考。2500年前的伟大思想家关于这些问题的智慧在今天仍有意义。这些问题仍然是基本问题,需要我们在我们的时代回答和解决。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回答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作为个体和人类都将因此挣扎。”

“你觉得一年多的世界大瘟疫让人们更多地思考这些问题吗?”

“当然会。但是现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们在科学上非常成功,迅速发明了疫苗。经济市场功能也健康。但我们作为人类是非常失败的。国际政治上我们没有相互合作。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寻找机会,造成更多的分裂。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并不是作为健康危机来处理的,而是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我们在人的素质、智慧方面、合作方面做得很糟糕。我们作为人类物种生存竞争是一方面,合作是更重要的一方面。但我们很长期以来合作方面却很薄弱。因为我们没有合作,我们有更长更糟糕的健康危机,同时难以置信地扩大更多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我可以感觉到,尽管他试图用不带情绪的理性表达他的观察和观点,但是从他不断加速的语气里可以感受到近乎痛心的失望。

也许正因如此,博古睿今年的哲学家大奖颁给了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因为他的实践伦理为动物权利、有效利他主义和消除全球贫困提供了框架和积极影响。

如何改变世界的不平等现象一直是尼古拉斯深切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2013年,他的公司投资了东非交易所,这是一个私人资助的东非区域性农业商品交易所。该交易所旨在提高区域市场效率,确保农民,特别是小农户的收入提高。此外,他和其他两家公司合作,成立了非洲交易所控股有限公司(AFEX),以发展商品交易所网络,改变贸易动态,确保农村穷人的收入提高。

2019年,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出版了共同撰写的《重塑民主》一书。在全球化和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治理,提出三个新的想法:没有民粹主义的参与,普遍基本资本和积极的民族主义。

书中提出解决不平等的最好方法是 "预先分配公平",而不是通过向财富征税而后重新再分配来消除不平等。具体的方式是通过普遍基本资本和主权财富基金。“与其在等公司成功后用税收来分享财富,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让每个人都成为成功的利益相关者?具体操作方式可以是:当一个企业家开始一个新的公司,他只拥有70%或80%的股份,其他的20-30%贡献给一个属于社会的主权基金会,为所有公民共同拥有。新加坡已经有相似的主权基金会。这个概念可以在中国很好地发挥作用。区块链技术让操作可行而透明。中国是最容易实现这一方案的地方。这其实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想法,但它并没有破坏经济的活力。”

我们的话题转向全球治理的重要性。“我们当下的健康危机、地球生态问题、大数据和技术影响问题都迫切需要全球合作治理。否则我们将处在一个风险太大的世界。在某些方面,它已经在影响我们这个物种的存在。”

他认为中国在全球治理的功能上至关重要。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博古睿中国中心应运而生。中国中心于2018年12月成立,聚焦从中国视角、东方智慧观照人类变革和全球治理。中国中心是一个东西方研究和对话的中心,致力于对影响人类的变革进行跨文化和跨学科的研究。研究人员和访问学者的研究主题集中在前沿技术和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微生物组和基因编辑,以及涉及全球治理和全球化的问题。

尼古拉斯去过中国无数次。我请他作为个人分享一下对中国的印象。

他深情地说,“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着迷,尤其在2009年我开始与中国学者和哲学家相处后。它是如此深厚宏大的文化。我努力在总体上了解东方哲学,而中国和中国古代哲学是很多东方思想的起源地。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88年。我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不仅重要而且非常有活力。我着迷于了解中国的思维。我一直觉得,从知识的角度来看,与中国有一个联系和接触点是令人着迷的。几千年来,中国总是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有自己的文化。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所发生的变化和进步是非同寻常的,是完全独特的。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将是独一无二的,较过去10-15年会更少西方化。"

我问及他对中西方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不同的看法,因为他在西方媒体时常呼吁西方社会借鉴东方集体主义的意义。

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在西方哲学影响下西方推崇个人主义。而中国非常重视社区和整体。在西方,我们会为少数人牺牲大多数人。在中国,少数服从多数。这两种思维方式几乎是相反的。这很难有真正的理解。但是我们需要理解。它应该是对两者的尊重。它们本身都是有效的,因为它们有自己的历史根源、文化、哲学的有效性,即使它们可能相互矛盾。这就像世界的量子观。与其说只有一种方法,一种真理,不如说你可以同时拥有多种真理。西方人很难同意这样的观点。对东方人来说,也许要容易一些。”

他希望博古睿中国中心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为西方和中国之间架起桥梁,“我们来中国是为了更多了解中国,学习中国的思维,它的变化和发展,从真正尊重中国的角度看中国。这是为什么在中国中心,我们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大部分是中国本土的实践者的原因。因为我们认为西方需要向中国学习。”

2020年中国中心主任宋冰编辑出版的《智能与智慧:人工智能遇见中国哲学家》一书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自2017年年底以来,宋冰在北京大学组织了一系列哲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对谈和工作坊,她在此基础上,编撰了本书。赵汀阳、张祥龙、何怀宏、贝淡宁、李晨阳等哲学家及科学家从各自的学科背景出发,回应了上述问题。

就这本书我和他展开非常深入的探讨,其中谈到中国和西方对人工智能的态度的差异。他说,“在西方,人工智能被视为自己独立的东西,可以取代人类,创造新的物种,将超越人类,因此有恐惧。我从中国学者那里了解到,因为中国佛道的生命观和世界观而不是以人为中心的,所以对人工智能没有恐惧。”我好奇地问道他对人工智能的观点。

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意识的一种形式。它不是由我们创造的。一切都是由宇宙创造的。也许我们正在启用它。但它在我们之前已经存在。我们只是促成者。人工智能只是我们的一个延伸。如果我们是健康的,那么人工智能就会是健康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还有精神和灵魂的健康。反之亦然。人工智能的灵魂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因此,培养我们自己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当今世界技术使我们能够作为人类改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哲学性的问题--我们想成为谁?我们希望我们人类在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对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乐观的。”

无论我们想成为谁,怎样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我问他是否可以就此给中国读者他的建议?

他沉思很久后回答,“以一种有意识的方式积极参与生活。对内部灵性和外部世界都感兴趣。带着灵性自醒的意识积极参与世界。只专注于内心灵性意识,不带着它积极参与外部世界是局限的。只在外部世界行动而没有灵性意识指导同样是局限的。二者结合是最有意义的。”

花了几个星期将博古睿研究院网站和尼古拉斯个人网站透彻研究过的我清晰地悟到,他的回答正是如此:记录他内心世界的个人网站和他积极参与世界的研究院网站组成他的人生。它们之间相互塑造,自由流动,和谐融为一体。

他的回答同时让我明白他整体智慧的来源。多年以来在科学和灵性关系之间探索的我一直相信灵性意识的觉醒是通向整体智慧的途径,正如著名量子物理学大卫•博姆的科学结论,

“在内心深处,人类的意识是一体的。这是一个确定性;如果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那是因为我们对它视而不见。”

"Deep down the consciousness of mankind is one. This is a certainty; and if we don't see this, it's because we are blinding ourselves to it."

——David Bohm

午餐结束后,我们告别前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牛皮本子。他邀请我在本子上用中文赠与他五岁的儿女Olympia和Alexander几句有关智慧的话。他会在儿女25岁时,将这个充满他从朋友那里收集的智慧语录作为礼物送给他们。我想了片刻,用中英文写下,“亲爱的Olympia和Alexander,愿你们与爱、美、真理和智慧一体同行。”

我离开尼古拉斯之前问他,“有了孩子之后如何改变了你?”他说那是一个需要很多时间的大话题。我想起他最热爱的书《悉达多》的结尾。当悉达多经历了整个生命的循环,自己成为父亲,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时,他更加懂得了父亲以及父爱的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令曾经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他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中汲取灵感。



黎蓉

【OR  商业新媒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大变革的时代。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开幕前夕,去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和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午餐的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认识他以来变化的世界和变化的他。200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认识那时似乎更内向的他。当年的艺术世界大狂欢和今年安静而本土的巴塞尔博览会形成巨大反差,恍如隔世。而在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当年就已经预感到人类即将面临的各种危机,开始质疑和思考自我及人类的未来走向。他意识到物质对他的意义并不大,毅然卖掉所有名车豪宅,把他多年积累的艺术收藏借给美术馆,唯一留下可以让他旅行世界的私人飞机,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只需要酒店一张床的亿万富翁。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让他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初心不改,但回到本我的他这一次不是从20世纪的法国存在主义者那里寻找灵感,而是从东方的孔子、老子和佛陀那里吸取精华。他拜师中国儒道佛学者,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

2010年,他加入了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 "捐赠承诺",以解决一些社会最紧迫的问题。同一年,摇摇欲坠的美国加州政府面临破产的压力。为拯救加州,尼古拉斯和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与世界各国一群有影响力的学者、商业和政治领袖在加州会聚一堂,探讨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压力。博古睿研究院,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无党派的思想和行动库由此诞生。它致力于发展如何在巨大变革中重塑政治和社会机构的基础性思想,找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机遇和变革的新动力。

2015年,博古睿研究院设立了由国际评委会颁发每年100万美元的哲学家奖,奖励在推动塑造美好世界的思想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哲学家。同一年,研究院设立“博古睿学者”项目,进一步延展了机构工作架构。该项目旨在培养和激励研究人员,创新应对影响人类深刻变化的思想和理念。

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2018年12月19日,博古睿研究院的中国中心在北京大学揭牌成立。

2011年6月在同一地点baur au lac酒店,我曾经也和尼古拉斯见面。不过那次是为《芭莎艺术》采访他已故的父亲。尼古拉斯的父亲海因茨•博古睿是西方20世纪艺术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他生前将大部分藏品捐给欧美各大顶级美术馆,包括大都会、蓬皮杜等。我问他,“你的父亲如何影响了你?他年轻时曾经是记者。你对世界的深切关怀来自他吗?”。他沉思片刻说,“我不确定,因为我从小关注世界,也许潜意识里来自他。但他的专注、激情、价值观特别是慷慨精神显然对我影响深远。”

好奇心让我问他一个简单却很能体现一个人的问题,“你每天清晨醒来最期待的是什么?”

他微垂下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水杯,认真地静默了近一分钟,似乎在挖潜和连接自己意识和潜意识最深处。而后性情温和的他用比同时更加柔和舒缓却有力的语气,溪水般清澈而流畅的语句,自然的节奏一口气回答我,“每天清晨醒来时活着的意识。它带着生命创造的可能性、美和神奇。生命是一个美丽的旅程。我们带着宇宙意识降落人间,然后与之分离,开始作为人的生命旅程,如同被扔进水里试图学习游泳......在水里挣扎的过程我们会失去与自己本我的连接。而后我们需要找到回去的路,与之重新连接......”

他的这段话引起我很深的共鸣。我打断他说,这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曾经写的一段话,"你生具本我。你不得不为他人改变。现在找回自己,重新成为你自己。"

和父亲一样,尼古拉斯喜欢写作。他告诉我,“写作是一个过滤器、容器,表达你的经验和世界。是一种将你内心世界转化为与自己和世界分享的方式。”

他有一个不时更新的个人网站,发表他关于人生、艺术、科学、文化和世界的思想片段。

自幼热爱哲学的他青年时选择去从商,我问他这段商场的经历如何塑造了他。“也许我在商届呆得时间太久,但是这段在现实世界的经历对我今天研究院的工作很有帮助,特别是因为我当年的工作让我在世界各地不停旅行,学习了世界不同文化。”从他的语调里我强烈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更早离开华尔街。于是我提醒他,他十多年前四十出头就卖掉他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我问,“是什么让你当年决定卖掉你曾经拥有的所有物质,成为无家可归的亿万富翁?”

他显然早已把物质的问题想得极其通透,无需思考,顷刻之间快节奏地回答,"物质上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幻觉,因为它只是一个相当狭窄的衡量标准。物质上的成功可以是令人兴奋的,但同时你也可能成为它的奴隶。你会被你的财产所占有,而不是你是它们的主人。很多人因此失去自由和创造力,误以为拥有物质是拥有力量。真正的力量来自你的大脑和心灵。”

我知道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小说《悉达多》(Siddhartha)对他的影响深远。以释迦牟尼佛为原型的悉达多是一个富有的印度婆罗门。他抛弃了特权和舒适的生活,寻求智慧和精神的富足。

我问及这本书对他的具体影响。他非常兴奋地分享他的心得,“这本书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阅读方式。根据你的人生阶段每次读都可以是不同的故事。我刚刚重读了第四遍。这次有三个体会。第一:生命是一个由不同章节组成的旅程。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处理世界和自己的方式。你可以改变,在一生中可以有多次不同生命,这是生命的精彩之处。第二:相信你自己的生命旅程,自己去发现和醒悟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一种体验。你自己的亲身体验和学习是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最后:关系。你和他人的人际关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也许真正衡量你是谁的标准是你与他人的关系。”

我想起他曾经在有人问他想留下怎样的传奇的时候回答,“我不考虑传奇的问题。我会想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你给你所认识的人留下怎样的记忆。我确实认为这与你显然想成为一个积极的贡献有关。你希望你的家人和朋友能深情地记住你。在这个意义上,最重要的传奇在你所触动的人。就生命本身而言,我们所拥有的美是,我们有选择,我们有潜力去做事情,从事超越自我的事情。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参与。我强烈地感觉到,在我所热衷的思想领域,如果我能够促成一些新的想法和变化,我应该去做。如果我们推进对世界有帮助的思想,我会非常高兴。”

这也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的一段日志,“生活难道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不是很自私?或者我们应该积极参与社会?如果是的话,不是为了作秀,而是有真意义。在与他人的关系互动中成为自己以及和他人的一体。把自己给予世界。这样的生命经历和体验才是具有深刻持久价值的。”

正是以上的内心反思驱使他去连接外部世界,寻找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贡献方式。离开华尔街之后,在思考如何为世界积极贡献的问题上,他显然经过了一个深刻思考和探索的过程。我告诉他我理解并赞同他最终选择的立足点:一切来源于思想。思想改变世界。为了建立平等、美好而和谐的社会和世界,我们需要投资思想,只有这样才可以从根上解决问题。他接着我的话语说,“是的,博古睿研究院给予世界的不仅是金钱,还有能量、专注、心灵、思想、勇气、远见和实际运作的能力。它们比金钱更重要。希望它们的结合能使博古睿研究所成功。”

接下来他具体阐释他投资思想的立足点,“如果我们从全人类的角度对未来进行投资,那么未来将无限光明。一切都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任何系统或有机体都是如此。你必须首先理解整体。现实是,随着人类的进步,世界或天下的概念一直在随着我们与世界的互动而发展。这是为什么我对思想、哲学如何影响经济、技术和治理如此感兴趣的原因。技术、经济和治理是工具,它们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的目标是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好,这涉及到改变。生活是存在和变化的结合。。我们需要关于整体的智慧。”

我打断他,“正是这个整体智慧让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工作方式贯穿在博古睿研究院的工作和项目中?”研究院一直通过搭建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边界的对话平台,增进人类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度理解,促进学术与思想创新,助力全球各机构、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应对影响人类的深刻变化,开发和促进21世纪最大挑战问题的长期答案,主要包括人类变革、全球治理、地球生态和经济体系等问题。

他点头赞同我。

为了推动中西方文化的沟通理解和融合,他身体力行,率先做出积极行动。2012 年,通过发起区域与全球倡议,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共同出版了《智慧治理:21世纪东西方之间的中庸之道》(Intelligent Govern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 A Middle Way Between West and East),中译本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这本书的中心论点是,民粹主义和短期思维阻碍了西方民主国家的进步,许多东方专制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从加强其具有西方政府典型的民众合法性的任人唯贤的制度中受益。该书最初以英文出版,后来被翻译成中文、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金融时报》将其评为“2012 年最佳书籍”之一。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西方商界、政界、学术界强烈呼吁西方世界学习中国的文化、历史和现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他接下来具体阐释,“博古睿研究院相信跨学科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帮助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或经济学家独自处理各自领域的工作,而是相反。我们帮助经济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技术专家和政策制定者一起工作。通过融合所有这些不同的学科,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不同的视角,希望因此能催生更健康的东西。通过跨文化的方式,通过融合东方和西方的思维,它将比单纯的东方或西方思维更有成效、更健康。”

“研究院跨文化和跨政治的工作有挑战和冲突吗?”我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是独立的非盈利组织。我们不是意识形态。我们不是自大地推动某个观点。事实上,我们采取谦逊的态度。建议也许这些观点可能是值得测试的。我们尊重当地的文化和机构。我们告诉对方我们尊重他们做事的方式,但也许我们的想法能够帮助他们改进。”

“那么研究院如何执行和检验你们投资推动的思想呢?”我问他。

“暴露想法、发展想法就是检验的开始。如果你看一下历史,伟大的思想家的思想从想法到现实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知道,在想法的发展和其实施的测试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延迟。另一方面,在研究院里,我们也能够设置测试。我们正在测试一些想法,如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新方式,高科技下的人类变革。我们没有答案,但我们提出重要的问题。”

“研究院工作10年以来给现实世界带来了哪些积极的影响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知道研究院伊始成立了21世纪理事会、欧洲未来理事会和加州长效思考委员会,提出和实施有效治理的新理念。通过这些项目,研究所与德国和法国劳工部长密切合作,为欧洲制定了一项青年就业计划;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多次与各国政界、行业代表成功访华,促进东西方开展交流对话,加深相互理解与信任;并通过了加州SB 1253选票倡议透明法案,加强了该州倡议过程的完整性。

但他在答复时并没有去陈述这些积极影响的事实,而是淡然一笔带过,更多地表达他的失望,“在现实中,我们的想法有很多积极的结果。但事实是,经过研究院过去十年的努力工作,当下世界的现状却是和我们作对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和推进不同文化之间的共存,现实却是相反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提醒技术是非常强大的,需要哲学智慧指引技术。现实是技术变得更加强大,而围绕和指导技术的智慧和哲学却越来越少。在治理方面,我们倡导不要把事情政治化,给不同的机构更多的权力,更多地以为社会服务导向的方式来看待问题,而不是政治工具的方式。现实中治理方面也正在发生相反的情况。我们所倡导的一切,以及试图找到的解决方案,当下现实世界都在与之逆向而行。我们不能与世界对抗。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处理这些事情,不仅要找到处理它的方法,而且要适应它。但从长远来看,我是相当乐观的,尽管短期是悲观的。”

他非常真实坦诚的表述里不隐藏对现实的失望,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坚定而乐观的能量,以及在理想和现实中行走的从容和淡定。

我把话题转向博古睿哲学家奖。

我问他为什么设立这个奖。他回复说,“诺贝尔没有哲学奖。但如果你想一想什么对我们和世界来说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思想。它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影响我们,无论好坏。当下世界非常缺少对哲学的重视。哲学面临危机。哲学的危机也是我们世界的危机。如果我们人类不再关注生命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去哪里?我们就会迷失和困惑。这些永恒的问题我们必须思考。2500年前的伟大思想家关于这些问题的智慧在今天仍有意义。这些问题仍然是基本问题,需要我们在我们的时代回答和解决。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回答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作为个体和人类都将因此挣扎。”

“你觉得一年多的世界大瘟疫让人们更多地思考这些问题吗?”

“当然会。但是现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们在科学上非常成功,迅速发明了疫苗。经济市场功能也健康。但我们作为人类是非常失败的。国际政治上我们没有相互合作。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寻找机会,造成更多的分裂。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并不是作为健康危机来处理的,而是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我们在人的素质、智慧方面、合作方面做得很糟糕。我们作为人类物种生存竞争是一方面,合作是更重要的一方面。但我们很长期以来合作方面却很薄弱。因为我们没有合作,我们有更长更糟糕的健康危机,同时难以置信地扩大更多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我可以感觉到,尽管他试图用不带情绪的理性表达他的观察和观点,但是从他不断加速的语气里可以感受到近乎痛心的失望。

也许正因如此,博古睿今年的哲学家大奖颁给了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因为他的实践伦理为动物权利、有效利他主义和消除全球贫困提供了框架和积极影响。

如何改变世界的不平等现象一直是尼古拉斯深切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2013年,他的公司投资了东非交易所,这是一个私人资助的东非区域性农业商品交易所。该交易所旨在提高区域市场效率,确保农民,特别是小农户的收入提高。此外,他和其他两家公司合作,成立了非洲交易所控股有限公司(AFEX),以发展商品交易所网络,改变贸易动态,确保农村穷人的收入提高。

2019年,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出版了共同撰写的《重塑民主》一书。在全球化和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治理,提出三个新的想法:没有民粹主义的参与,普遍基本资本和积极的民族主义。

书中提出解决不平等的最好方法是 "预先分配公平",而不是通过向财富征税而后重新再分配来消除不平等。具体的方式是通过普遍基本资本和主权财富基金。“与其在等公司成功后用税收来分享财富,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让每个人都成为成功的利益相关者?具体操作方式可以是:当一个企业家开始一个新的公司,他只拥有70%或80%的股份,其他的20-30%贡献给一个属于社会的主权基金会,为所有公民共同拥有。新加坡已经有相似的主权基金会。这个概念可以在中国很好地发挥作用。区块链技术让操作可行而透明。中国是最容易实现这一方案的地方。这其实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想法,但它并没有破坏经济的活力。”

我们的话题转向全球治理的重要性。“我们当下的健康危机、地球生态问题、大数据和技术影响问题都迫切需要全球合作治理。否则我们将处在一个风险太大的世界。在某些方面,它已经在影响我们这个物种的存在。”

他认为中国在全球治理的功能上至关重要。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博古睿中国中心应运而生。中国中心于2018年12月成立,聚焦从中国视角、东方智慧观照人类变革和全球治理。中国中心是一个东西方研究和对话的中心,致力于对影响人类的变革进行跨文化和跨学科的研究。研究人员和访问学者的研究主题集中在前沿技术和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微生物组和基因编辑,以及涉及全球治理和全球化的问题。

尼古拉斯去过中国无数次。我请他作为个人分享一下对中国的印象。

他深情地说,“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着迷,尤其在2009年我开始与中国学者和哲学家相处后。它是如此深厚宏大的文化。我努力在总体上了解东方哲学,而中国和中国古代哲学是很多东方思想的起源地。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88年。我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不仅重要而且非常有活力。我着迷于了解中国的思维。我一直觉得,从知识的角度来看,与中国有一个联系和接触点是令人着迷的。几千年来,中国总是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有自己的文化。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所发生的变化和进步是非同寻常的,是完全独特的。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将是独一无二的,较过去10-15年会更少西方化。"

我问及他对中西方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不同的看法,因为他在西方媒体时常呼吁西方社会借鉴东方集体主义的意义。

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在西方哲学影响下西方推崇个人主义。而中国非常重视社区和整体。在西方,我们会为少数人牺牲大多数人。在中国,少数服从多数。这两种思维方式几乎是相反的。这很难有真正的理解。但是我们需要理解。它应该是对两者的尊重。它们本身都是有效的,因为它们有自己的历史根源、文化、哲学的有效性,即使它们可能相互矛盾。这就像世界的量子观。与其说只有一种方法,一种真理,不如说你可以同时拥有多种真理。西方人很难同意这样的观点。对东方人来说,也许要容易一些。”

他希望博古睿中国中心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为西方和中国之间架起桥梁,“我们来中国是为了更多了解中国,学习中国的思维,它的变化和发展,从真正尊重中国的角度看中国。这是为什么在中国中心,我们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大部分是中国本土的实践者的原因。因为我们认为西方需要向中国学习。”

2020年中国中心主任宋冰编辑出版的《智能与智慧:人工智能遇见中国哲学家》一书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自2017年年底以来,宋冰在北京大学组织了一系列哲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对谈和工作坊,她在此基础上,编撰了本书。赵汀阳、张祥龙、何怀宏、贝淡宁、李晨阳等哲学家及科学家从各自的学科背景出发,回应了上述问题。

就这本书我和他展开非常深入的探讨,其中谈到中国和西方对人工智能的态度的差异。他说,“在西方,人工智能被视为自己独立的东西,可以取代人类,创造新的物种,将超越人类,因此有恐惧。我从中国学者那里了解到,因为中国佛道的生命观和世界观而不是以人为中心的,所以对人工智能没有恐惧。”我好奇地问道他对人工智能的观点。

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意识的一种形式。它不是由我们创造的。一切都是由宇宙创造的。也许我们正在启用它。但它在我们之前已经存在。我们只是促成者。人工智能只是我们的一个延伸。如果我们是健康的,那么人工智能就会是健康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还有精神和灵魂的健康。反之亦然。人工智能的灵魂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因此,培养我们自己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当今世界技术使我们能够作为人类改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哲学性的问题--我们想成为谁?我们希望我们人类在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对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乐观的。”

无论我们想成为谁,怎样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我问他是否可以就此给中国读者他的建议?

他沉思很久后回答,“以一种有意识的方式积极参与生活。对内部灵性和外部世界都感兴趣。带着灵性自醒的意识积极参与世界。只专注于内心灵性意识,不带着它积极参与外部世界是局限的。只在外部世界行动而没有灵性意识指导同样是局限的。二者结合是最有意义的。”

花了几个星期将博古睿研究院网站和尼古拉斯个人网站透彻研究过的我清晰地悟到,他的回答正是如此:记录他内心世界的个人网站和他积极参与世界的研究院网站组成他的人生。它们之间相互塑造,自由流动,和谐融为一体。

他的回答同时让我明白他整体智慧的来源。多年以来在科学和灵性关系之间探索的我一直相信灵性意识的觉醒是通向整体智慧的途径,正如著名量子物理学大卫•博姆的科学结论,

“在内心深处,人类的意识是一体的。这是一个确定性;如果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那是因为我们对它视而不见。”

"Deep down the consciousness of mankind is one. This is a certainty; and if we don't see this, it's because we are blinding ourselves to it."

——David Bohm

午餐结束后,我们告别前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牛皮本子。他邀请我在本子上用中文赠与他五岁的儿女Olympia和Alexander几句有关智慧的话。他会在儿女25岁时,将这个充满他从朋友那里收集的智慧语录作为礼物送给他们。我想了片刻,用中英文写下,“亲爱的Olympia和Alexander,愿你们与爱、美、真理和智慧一体同行。”

我离开尼古拉斯之前问他,“有了孩子之后如何改变了你?”他说那是一个需要很多时间的大话题。我想起他最热爱的书《悉达多》的结尾。当悉达多经历了整个生命的循环,自己成为父亲,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时,他更加懂得了父亲以及父爱的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黎蓉:专访尼古拉斯•博古睿:思想改变世界

发布日期:2021-10-14 11:10
|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令曾经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他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中汲取灵感。



黎蓉

【OR  商业新媒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大变革的时代。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开幕前夕,去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和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午餐的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认识他以来变化的世界和变化的他。200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认识那时似乎更内向的他。当年的艺术世界大狂欢和今年安静而本土的巴塞尔博览会形成巨大反差,恍如隔世。而在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当年就已经预感到人类即将面临的各种危机,开始质疑和思考自我及人类的未来走向。他意识到物质对他的意义并不大,毅然卖掉所有名车豪宅,把他多年积累的艺术收藏借给美术馆,唯一留下可以让他旅行世界的私人飞机,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只需要酒店一张床的亿万富翁。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让他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初心不改,但回到本我的他这一次不是从20世纪的法国存在主义者那里寻找灵感,而是从东方的孔子、老子和佛陀那里吸取精华。他拜师中国儒道佛学者,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

2010年,他加入了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 "捐赠承诺",以解决一些社会最紧迫的问题。同一年,摇摇欲坠的美国加州政府面临破产的压力。为拯救加州,尼古拉斯和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与世界各国一群有影响力的学者、商业和政治领袖在加州会聚一堂,探讨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压力。博古睿研究院,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无党派的思想和行动库由此诞生。它致力于发展如何在巨大变革中重塑政治和社会机构的基础性思想,找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机遇和变革的新动力。

2015年,博古睿研究院设立了由国际评委会颁发每年100万美元的哲学家奖,奖励在推动塑造美好世界的思想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哲学家。同一年,研究院设立“博古睿学者”项目,进一步延展了机构工作架构。该项目旨在培养和激励研究人员,创新应对影响人类深刻变化的思想和理念。

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2018年12月19日,博古睿研究院的中国中心在北京大学揭牌成立。

2011年6月在同一地点baur au lac酒店,我曾经也和尼古拉斯见面。不过那次是为《芭莎艺术》采访他已故的父亲。尼古拉斯的父亲海因茨•博古睿是西方20世纪艺术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他生前将大部分藏品捐给欧美各大顶级美术馆,包括大都会、蓬皮杜等。我问他,“你的父亲如何影响了你?他年轻时曾经是记者。你对世界的深切关怀来自他吗?”。他沉思片刻说,“我不确定,因为我从小关注世界,也许潜意识里来自他。但他的专注、激情、价值观特别是慷慨精神显然对我影响深远。”

好奇心让我问他一个简单却很能体现一个人的问题,“你每天清晨醒来最期待的是什么?”

他微垂下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水杯,认真地静默了近一分钟,似乎在挖潜和连接自己意识和潜意识最深处。而后性情温和的他用比同时更加柔和舒缓却有力的语气,溪水般清澈而流畅的语句,自然的节奏一口气回答我,“每天清晨醒来时活着的意识。它带着生命创造的可能性、美和神奇。生命是一个美丽的旅程。我们带着宇宙意识降落人间,然后与之分离,开始作为人的生命旅程,如同被扔进水里试图学习游泳......在水里挣扎的过程我们会失去与自己本我的连接。而后我们需要找到回去的路,与之重新连接......”

他的这段话引起我很深的共鸣。我打断他说,这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曾经写的一段话,"你生具本我。你不得不为他人改变。现在找回自己,重新成为你自己。"

和父亲一样,尼古拉斯喜欢写作。他告诉我,“写作是一个过滤器、容器,表达你的经验和世界。是一种将你内心世界转化为与自己和世界分享的方式。”

他有一个不时更新的个人网站,发表他关于人生、艺术、科学、文化和世界的思想片段。

自幼热爱哲学的他青年时选择去从商,我问他这段商场的经历如何塑造了他。“也许我在商届呆得时间太久,但是这段在现实世界的经历对我今天研究院的工作很有帮助,特别是因为我当年的工作让我在世界各地不停旅行,学习了世界不同文化。”从他的语调里我强烈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更早离开华尔街。于是我提醒他,他十多年前四十出头就卖掉他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我问,“是什么让你当年决定卖掉你曾经拥有的所有物质,成为无家可归的亿万富翁?”

他显然早已把物质的问题想得极其通透,无需思考,顷刻之间快节奏地回答,"物质上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幻觉,因为它只是一个相当狭窄的衡量标准。物质上的成功可以是令人兴奋的,但同时你也可能成为它的奴隶。你会被你的财产所占有,而不是你是它们的主人。很多人因此失去自由和创造力,误以为拥有物质是拥有力量。真正的力量来自你的大脑和心灵。”

我知道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小说《悉达多》(Siddhartha)对他的影响深远。以释迦牟尼佛为原型的悉达多是一个富有的印度婆罗门。他抛弃了特权和舒适的生活,寻求智慧和精神的富足。

我问及这本书对他的具体影响。他非常兴奋地分享他的心得,“这本书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阅读方式。根据你的人生阶段每次读都可以是不同的故事。我刚刚重读了第四遍。这次有三个体会。第一:生命是一个由不同章节组成的旅程。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处理世界和自己的方式。你可以改变,在一生中可以有多次不同生命,这是生命的精彩之处。第二:相信你自己的生命旅程,自己去发现和醒悟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一种体验。你自己的亲身体验和学习是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最后:关系。你和他人的人际关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也许真正衡量你是谁的标准是你与他人的关系。”

我想起他曾经在有人问他想留下怎样的传奇的时候回答,“我不考虑传奇的问题。我会想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你给你所认识的人留下怎样的记忆。我确实认为这与你显然想成为一个积极的贡献有关。你希望你的家人和朋友能深情地记住你。在这个意义上,最重要的传奇在你所触动的人。就生命本身而言,我们所拥有的美是,我们有选择,我们有潜力去做事情,从事超越自我的事情。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参与。我强烈地感觉到,在我所热衷的思想领域,如果我能够促成一些新的想法和变化,我应该去做。如果我们推进对世界有帮助的思想,我会非常高兴。”

这也让我想起他在个人网站上的一段日志,“生活难道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不是很自私?或者我们应该积极参与社会?如果是的话,不是为了作秀,而是有真意义。在与他人的关系互动中成为自己以及和他人的一体。把自己给予世界。这样的生命经历和体验才是具有深刻持久价值的。”

正是以上的内心反思驱使他去连接外部世界,寻找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贡献方式。离开华尔街之后,在思考如何为世界积极贡献的问题上,他显然经过了一个深刻思考和探索的过程。我告诉他我理解并赞同他最终选择的立足点:一切来源于思想。思想改变世界。为了建立平等、美好而和谐的社会和世界,我们需要投资思想,只有这样才可以从根上解决问题。他接着我的话语说,“是的,博古睿研究院给予世界的不仅是金钱,还有能量、专注、心灵、思想、勇气、远见和实际运作的能力。它们比金钱更重要。希望它们的结合能使博古睿研究所成功。”

接下来他具体阐释他投资思想的立足点,“如果我们从全人类的角度对未来进行投资,那么未来将无限光明。一切都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任何系统或有机体都是如此。你必须首先理解整体。现实是,随着人类的进步,世界或天下的概念一直在随着我们与世界的互动而发展。这是为什么我对思想、哲学如何影响经济、技术和治理如此感兴趣的原因。技术、经济和治理是工具,它们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的目标是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好,这涉及到改变。生活是存在和变化的结合。。我们需要关于整体的智慧。”

我打断他,“正是这个整体智慧让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工作方式贯穿在博古睿研究院的工作和项目中?”研究院一直通过搭建跨文化、跨学科和跨政治边界的对话平台,增进人类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度理解,促进学术与思想创新,助力全球各机构、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应对影响人类的深刻变化,开发和促进21世纪最大挑战问题的长期答案,主要包括人类变革、全球治理、地球生态和经济体系等问题。

他点头赞同我。

为了推动中西方文化的沟通理解和融合,他身体力行,率先做出积极行动。2012 年,通过发起区域与全球倡议,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共同出版了《智慧治理:21世纪东西方之间的中庸之道》(Intelligent Govern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 A Middle Way Between West and East),中译本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这本书的中心论点是,民粹主义和短期思维阻碍了西方民主国家的进步,许多东方专制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从加强其具有西方政府典型的民众合法性的任人唯贤的制度中受益。该书最初以英文出版,后来被翻译成中文、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金融时报》将其评为“2012 年最佳书籍”之一。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西方商界、政界、学术界强烈呼吁西方世界学习中国的文化、历史和现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他接下来具体阐释,“博古睿研究院相信跨学科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帮助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或经济学家独自处理各自领域的工作,而是相反。我们帮助经济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技术专家和政策制定者一起工作。通过融合所有这些不同的学科,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不同的视角,希望因此能催生更健康的东西。通过跨文化的方式,通过融合东方和西方的思维,它将比单纯的东方或西方思维更有成效、更健康。”

“研究院跨文化和跨政治的工作有挑战和冲突吗?”我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是独立的非盈利组织。我们不是意识形态。我们不是自大地推动某个观点。事实上,我们采取谦逊的态度。建议也许这些观点可能是值得测试的。我们尊重当地的文化和机构。我们告诉对方我们尊重他们做事的方式,但也许我们的想法能够帮助他们改进。”

“那么研究院如何执行和检验你们投资推动的思想呢?”我问他。

“暴露想法、发展想法就是检验的开始。如果你看一下历史,伟大的思想家的思想从想法到现实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知道,在想法的发展和其实施的测试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延迟。另一方面,在研究院里,我们也能够设置测试。我们正在测试一些想法,如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新方式,高科技下的人类变革。我们没有答案,但我们提出重要的问题。”

“研究院工作10年以来给现实世界带来了哪些积极的影响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知道研究院伊始成立了21世纪理事会、欧洲未来理事会和加州长效思考委员会,提出和实施有效治理的新理念。通过这些项目,研究所与德国和法国劳工部长密切合作,为欧洲制定了一项青年就业计划;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多次与各国政界、行业代表成功访华,促进东西方开展交流对话,加深相互理解与信任;并通过了加州SB 1253选票倡议透明法案,加强了该州倡议过程的完整性。

但他在答复时并没有去陈述这些积极影响的事实,而是淡然一笔带过,更多地表达他的失望,“在现实中,我们的想法有很多积极的结果。但事实是,经过研究院过去十年的努力工作,当下世界的现状却是和我们作对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和推进不同文化之间的共存,现实却是相反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提醒技术是非常强大的,需要哲学智慧指引技术。现实是技术变得更加强大,而围绕和指导技术的智慧和哲学却越来越少。在治理方面,我们倡导不要把事情政治化,给不同的机构更多的权力,更多地以为社会服务导向的方式来看待问题,而不是政治工具的方式。现实中治理方面也正在发生相反的情况。我们所倡导的一切,以及试图找到的解决方案,当下现实世界都在与之逆向而行。我们不能与世界对抗。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处理这些事情,不仅要找到处理它的方法,而且要适应它。但从长远来看,我是相当乐观的,尽管短期是悲观的。”

他非常真实坦诚的表述里不隐藏对现实的失望,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坚定而乐观的能量,以及在理想和现实中行走的从容和淡定。

我把话题转向博古睿哲学家奖。

我问他为什么设立这个奖。他回复说,“诺贝尔没有哲学奖。但如果你想一想什么对我们和世界来说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思想。它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影响我们,无论好坏。当下世界非常缺少对哲学的重视。哲学面临危机。哲学的危机也是我们世界的危机。如果我们人类不再关注生命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去哪里?我们就会迷失和困惑。这些永恒的问题我们必须思考。2500年前的伟大思想家关于这些问题的智慧在今天仍有意义。这些问题仍然是基本问题,需要我们在我们的时代回答和解决。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回答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作为个体和人类都将因此挣扎。”

“你觉得一年多的世界大瘟疫让人们更多地思考这些问题吗?”

“当然会。但是现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们在科学上非常成功,迅速发明了疫苗。经济市场功能也健康。但我们作为人类是非常失败的。国际政治上我们没有相互合作。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寻找机会,造成更多的分裂。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并不是作为健康危机来处理的,而是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我们在人的素质、智慧方面、合作方面做得很糟糕。我们作为人类物种生存竞争是一方面,合作是更重要的一方面。但我们很长期以来合作方面却很薄弱。因为我们没有合作,我们有更长更糟糕的健康危机,同时难以置信地扩大更多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我可以感觉到,尽管他试图用不带情绪的理性表达他的观察和观点,但是从他不断加速的语气里可以感受到近乎痛心的失望。

也许正因如此,博古睿今年的哲学家大奖颁给了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因为他的实践伦理为动物权利、有效利他主义和消除全球贫困提供了框架和积极影响。

如何改变世界的不平等现象一直是尼古拉斯深切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2013年,他的公司投资了东非交易所,这是一个私人资助的东非区域性农业商品交易所。该交易所旨在提高区域市场效率,确保农民,特别是小农户的收入提高。此外,他和其他两家公司合作,成立了非洲交易所控股有限公司(AFEX),以发展商品交易所网络,改变贸易动态,确保农村穷人的收入提高。

2019年,他和内森•加德尔斯出版了共同撰写的《重塑民主》一书。在全球化和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治理,提出三个新的想法:没有民粹主义的参与,普遍基本资本和积极的民族主义。

书中提出解决不平等的最好方法是 "预先分配公平",而不是通过向财富征税而后重新再分配来消除不平等。具体的方式是通过普遍基本资本和主权财富基金。“与其在等公司成功后用税收来分享财富,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让每个人都成为成功的利益相关者?具体操作方式可以是:当一个企业家开始一个新的公司,他只拥有70%或80%的股份,其他的20-30%贡献给一个属于社会的主权基金会,为所有公民共同拥有。新加坡已经有相似的主权基金会。这个概念可以在中国很好地发挥作用。区块链技术让操作可行而透明。中国是最容易实现这一方案的地方。这其实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想法,但它并没有破坏经济的活力。”

我们的话题转向全球治理的重要性。“我们当下的健康危机、地球生态问题、大数据和技术影响问题都迫切需要全球合作治理。否则我们将处在一个风险太大的世界。在某些方面,它已经在影响我们这个物种的存在。”

他认为中国在全球治理的功能上至关重要。为加深中西方的理解和信任,博古睿中国中心应运而生。中国中心于2018年12月成立,聚焦从中国视角、东方智慧观照人类变革和全球治理。中国中心是一个东西方研究和对话的中心,致力于对影响人类的变革进行跨文化和跨学科的研究。研究人员和访问学者的研究主题集中在前沿技术和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微生物组和基因编辑,以及涉及全球治理和全球化的问题。

尼古拉斯去过中国无数次。我请他作为个人分享一下对中国的印象。

他深情地说,“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着迷,尤其在2009年我开始与中国学者和哲学家相处后。它是如此深厚宏大的文化。我努力在总体上了解东方哲学,而中国和中国古代哲学是很多东方思想的起源地。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88年。我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不仅重要而且非常有活力。我着迷于了解中国的思维。我一直觉得,从知识的角度来看,与中国有一个联系和接触点是令人着迷的。几千年来,中国总是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有自己的文化。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所发生的变化和进步是非同寻常的,是完全独特的。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将是独一无二的,较过去10-15年会更少西方化。"

我问及他对中西方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不同的看法,因为他在西方媒体时常呼吁西方社会借鉴东方集体主义的意义。

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在西方哲学影响下西方推崇个人主义。而中国非常重视社区和整体。在西方,我们会为少数人牺牲大多数人。在中国,少数服从多数。这两种思维方式几乎是相反的。这很难有真正的理解。但是我们需要理解。它应该是对两者的尊重。它们本身都是有效的,因为它们有自己的历史根源、文化、哲学的有效性,即使它们可能相互矛盾。这就像世界的量子观。与其说只有一种方法,一种真理,不如说你可以同时拥有多种真理。西方人很难同意这样的观点。对东方人来说,也许要容易一些。”

他希望博古睿中国中心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为西方和中国之间架起桥梁,“我们来中国是为了更多了解中国,学习中国的思维,它的变化和发展,从真正尊重中国的角度看中国。这是为什么在中国中心,我们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大部分是中国本土的实践者的原因。因为我们认为西方需要向中国学习。”

2020年中国中心主任宋冰编辑出版的《智能与智慧:人工智能遇见中国哲学家》一书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自2017年年底以来,宋冰在北京大学组织了一系列哲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对谈和工作坊,她在此基础上,编撰了本书。赵汀阳、张祥龙、何怀宏、贝淡宁、李晨阳等哲学家及科学家从各自的学科背景出发,回应了上述问题。

就这本书我和他展开非常深入的探讨,其中谈到中国和西方对人工智能的态度的差异。他说,“在西方,人工智能被视为自己独立的东西,可以取代人类,创造新的物种,将超越人类,因此有恐惧。我从中国学者那里了解到,因为中国佛道的生命观和世界观而不是以人为中心的,所以对人工智能没有恐惧。”我好奇地问道他对人工智能的观点。

他认为,“人工智能是意识的一种形式。它不是由我们创造的。一切都是由宇宙创造的。也许我们正在启用它。但它在我们之前已经存在。我们只是促成者。人工智能只是我们的一个延伸。如果我们是健康的,那么人工智能就会是健康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还有精神和灵魂的健康。反之亦然。人工智能的灵魂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因此,培养我们自己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当今世界技术使我们能够作为人类改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哲学性的问题--我们想成为谁?我们希望我们人类在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对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乐观的。”

无论我们想成为谁,怎样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我问他是否可以就此给中国读者他的建议?

他沉思很久后回答,“以一种有意识的方式积极参与生活。对内部灵性和外部世界都感兴趣。带着灵性自醒的意识积极参与世界。只专注于内心灵性意识,不带着它积极参与外部世界是局限的。只在外部世界行动而没有灵性意识指导同样是局限的。二者结合是最有意义的。”

花了几个星期将博古睿研究院网站和尼古拉斯个人网站透彻研究过的我清晰地悟到,他的回答正是如此:记录他内心世界的个人网站和他积极参与世界的研究院网站组成他的人生。它们之间相互塑造,自由流动,和谐融为一体。

他的回答同时让我明白他整体智慧的来源。多年以来在科学和灵性关系之间探索的我一直相信灵性意识的觉醒是通向整体智慧的途径,正如著名量子物理学大卫•博姆的科学结论,

“在内心深处,人类的意识是一体的。这是一个确定性;如果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那是因为我们对它视而不见。”

"Deep down the consciousness of mankind is one. This is a certainty; and if we don't see this, it's because we are blinding ourselves to it."

——David Bohm

午餐结束后,我们告别前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牛皮本子。他邀请我在本子上用中文赠与他五岁的儿女Olympia和Alexander几句有关智慧的话。他会在儿女25岁时,将这个充满他从朋友那里收集的智慧语录作为礼物送给他们。我想了片刻,用中英文写下,“亲爱的Olympia和Alexander,愿你们与爱、美、真理和智慧一体同行。”

我离开尼古拉斯之前问他,“有了孩子之后如何改变了你?”他说那是一个需要很多时间的大话题。我想起他最热爱的书《悉达多》的结尾。当悉达多经历了整个生命的循环,自己成为父亲,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时,他更加懂得了父亲以及父爱的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