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陈峰导演的全球资产并购盛宴如今破产重组。



Shirley Zhao

【OR  商业新媒体】

不到10年前,陈峰还处在人生巅峰,以征服世界为使命,似乎势不可挡。

1993年,陈峰与合作伙伴王健(已故)参与创建了海南航空公司,也就是海航集团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前身。此后,海航集团逐渐成为争相收购欧美标志性资产的中资企业典型代表。他们掀起的这股收购浪潮象征着中国企业已登上国际舞台。这位足迹踏遍全球的商界大亨不仅是华尔街的宠儿,还与包括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内的显赫政治人物过从甚密。

然而,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随着还债期限迫近,该集团已经在匆忙变卖资产,而疫情的暴发无异于为其敲响了丧钟。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目前该集团正处于破产重组阶段。

今年68岁的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海航集团9月24日晚间称,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但公告没有披露所涉嫌的具体罪名。这一消息的传出正值中国监管层开展大规模的企业整顿。与此同时,另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恒大集团正面临财务危机,不仅波及全球市场,而且引发了外界关于政府是否会出手干预的猜测。

在中国数十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涌现出无数亿万富豪和商业帝国,陈峰和海航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在陈峰和王健的领导下,该集团利用中国2010年代的宽松信贷政策,为大量海外收购交易争取了资金。这些交易的总价值超过400亿美元,其中包括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和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的大量股份,高尔夫球场等豪华物业,遍布六大洲的地标酒店以及高648英尺(198米)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摩天大楼。

政府在意识到其中的资本外逃和杠杆风险后,开始加强对这些大买家的监管。曾经不可一世的安邦保险集团,也就是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买家,在2018年被政府接管。不久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了缓慢的清理工作,随着还债期限临近,开始剥离资产。目前,该集团仍面临来自债权人至少630亿美元的清偿要求。

在陈峰被捕前,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金融政策和精英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在接受采访时说:“陈峰采用的策略与许多在政界有人脉的商人相同,即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国有金融机构尽可能多地借钱。这些企业集团利用杠杆以超过正常水平的价格迅速收购海外资产,这种做法不可持续,并导致了灾难性的去杠杆化。”

举债是陈峰和王健施展雄心的基石。两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的目标是让海航成为《财富》500强的顶级企业之一。到2017年,信贷推动的扩张使该集团的排名上升了183位,达到第170位。但随着债务规模在接下来的一年扩大到930多亿美元,该公司的命运也在几个月间就被注定。

陈峰出生在中国的产煤大省山西,在北京长大,毕业于德国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在进入民营领域之前,他曾在中国民用航空局和空中交通管理局任职。1990年左右,在担任海南省省长航空事务助理期间,陈峰参与组建了后来成为海航集团旗舰企业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在发展初期,海航集团成功获得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投资,对于这家当时只有人民币1000万元财政扶持资金的小型地区性航空公司来说是个意外之喜。陈峰很快成为中国商界新秀中的热门人物,在媒体采访中树立了充满活力和平易近人的形象。他曾在海南航空的航班上为乘客端饮料和零食,并在镜头前摆拍。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表示,陈峰是“海航及其发展目标卓有成效的代言人和推销员”。柯比与陈峰相识多年,曾多次邀请他在自己的课堂上演讲。

海航创始人之一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

海航的目标就是突破航空业,并走出中国。这一远大抱负始于2007年,当时海航收购了比利时酒店SA Sode Hotel,这是其首批海外资产之一。更多交易紧随其后,包括对德意志银行的投资,这使海航一度成为该行的最大股东。该股权交易采用了“领口”策略,导致海航在德意志银行的大部分持股都是通过所谓看跌期权的衍生品合约方式。当时这种策略在借助杠杆的中国收购者中颇为流行。

对于不断堆积的公司债务,陈峰毫不担心。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他做了一个有名的比喻,将杠杆比作虱子。“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这家公司从2017年年中开始出现财务困难。为了还债,海航、安邦等公司开始抛售资产,解除一些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

总部位于香港的信贷研究公司Bondcritic Ltd.的执行合伙人Warut Promboon说:“海航的扩张速度超过了管理层的专业水平。”

这场动荡在2018年7月加剧,当时在法国南部度假的王健身亡,时年57岁。当地警方称,海航的这位联席董事长在博尼约拍照时,从一个15米高的地方坠落。数月后,法国《解放报》(Liberation)称,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这起事件给海航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该公司当时正面临越来越多有关其股权结构的质疑。外界眼中该公司与监管层之间的关联为一些债券投资者带来了安全感,使他们相信,如果海航陷入债务危机,政府会伸出援手。

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

这些投资者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乐观用错了地方。自从相关部门接管海航并推进重组以来,有关在原运作机制下财务管理不善的指责开始出现。

在今年2月提交的交易备案文件中,海航的三家子公司称,一些股东和关联公司挪用了至少630亿元人民币(合97亿美元)的资金,且没有披露约46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担保。9月25日,也就是陈峰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披露的第二天,中国杂志《财新》报道称,有数十宗相关交易没有完全披露给监管机构,其中一些交易与海航的海外收购有关。

《财新》称,细察海航的文件以及对多名前任和现任高管的采访发现,除了王健和几名高管外,陈峰拥有的几个由家族成员控制或投资的公司与海航有业务往来。《财新》援引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海航前高管的话说,复杂的关联方交易网意味着海航在航空材料上的支出可能比竞争对手高出50%,在飞机采购上的支出可能高出10%。

海航的代表拒绝置评。

由于陈峰和谭向东目前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海航目前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该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谭向东为美国公民。在海航位于海南、造型常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坐佛的总部大楼里,如今挤满了政府官员。9月早些时候,他们就该集团航空和机场业务的股权出售事宜进行了谈判,计划将集团重组为四个独立的业务部门。

虽然陈峰之子陈晓峰仍是海航董事会成员,但陈峰的拘捕会切断他和海航的关系。他的遭遇与安邦保险前董事长吴小晖颇为类似,后者因诈骗和职务侵占罪2018年被判有期徒刑18年。

Bondcritic的Warut说,“可能会有更多高杠杆企业遭遇海航的命运。”

他说:“在没有明确担保的情况下,不应指望政府来出手救这家公司。(海航)设定了企业重组的优先顺序,因此投资者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中国很多企业身上。”

总之,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陈峰落马 海航进入下一阶段

发布日期:2021-10-11 09:32
|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陈峰导演的全球资产并购盛宴如今破产重组。



Shirley Zhao

【OR  商业新媒体】

不到10年前,陈峰还处在人生巅峰,以征服世界为使命,似乎势不可挡。

1993年,陈峰与合作伙伴王健(已故)参与创建了海南航空公司,也就是海航集团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前身。此后,海航集团逐渐成为争相收购欧美标志性资产的中资企业典型代表。他们掀起的这股收购浪潮象征着中国企业已登上国际舞台。这位足迹踏遍全球的商界大亨不仅是华尔街的宠儿,还与包括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内的显赫政治人物过从甚密。

然而,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随着还债期限迫近,该集团已经在匆忙变卖资产,而疫情的暴发无异于为其敲响了丧钟。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目前该集团正处于破产重组阶段。

今年68岁的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海航集团9月24日晚间称,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但公告没有披露所涉嫌的具体罪名。这一消息的传出正值中国监管层开展大规模的企业整顿。与此同时,另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恒大集团正面临财务危机,不仅波及全球市场,而且引发了外界关于政府是否会出手干预的猜测。

在中国数十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涌现出无数亿万富豪和商业帝国,陈峰和海航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在陈峰和王健的领导下,该集团利用中国2010年代的宽松信贷政策,为大量海外收购交易争取了资金。这些交易的总价值超过400亿美元,其中包括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和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的大量股份,高尔夫球场等豪华物业,遍布六大洲的地标酒店以及高648英尺(198米)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摩天大楼。

政府在意识到其中的资本外逃和杠杆风险后,开始加强对这些大买家的监管。曾经不可一世的安邦保险集团,也就是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买家,在2018年被政府接管。不久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了缓慢的清理工作,随着还债期限临近,开始剥离资产。目前,该集团仍面临来自债权人至少630亿美元的清偿要求。

在陈峰被捕前,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金融政策和精英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在接受采访时说:“陈峰采用的策略与许多在政界有人脉的商人相同,即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国有金融机构尽可能多地借钱。这些企业集团利用杠杆以超过正常水平的价格迅速收购海外资产,这种做法不可持续,并导致了灾难性的去杠杆化。”

举债是陈峰和王健施展雄心的基石。两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的目标是让海航成为《财富》500强的顶级企业之一。到2017年,信贷推动的扩张使该集团的排名上升了183位,达到第170位。但随着债务规模在接下来的一年扩大到930多亿美元,该公司的命运也在几个月间就被注定。

陈峰出生在中国的产煤大省山西,在北京长大,毕业于德国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在进入民营领域之前,他曾在中国民用航空局和空中交通管理局任职。1990年左右,在担任海南省省长航空事务助理期间,陈峰参与组建了后来成为海航集团旗舰企业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在发展初期,海航集团成功获得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投资,对于这家当时只有人民币1000万元财政扶持资金的小型地区性航空公司来说是个意外之喜。陈峰很快成为中国商界新秀中的热门人物,在媒体采访中树立了充满活力和平易近人的形象。他曾在海南航空的航班上为乘客端饮料和零食,并在镜头前摆拍。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表示,陈峰是“海航及其发展目标卓有成效的代言人和推销员”。柯比与陈峰相识多年,曾多次邀请他在自己的课堂上演讲。

海航创始人之一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

海航的目标就是突破航空业,并走出中国。这一远大抱负始于2007年,当时海航收购了比利时酒店SA Sode Hotel,这是其首批海外资产之一。更多交易紧随其后,包括对德意志银行的投资,这使海航一度成为该行的最大股东。该股权交易采用了“领口”策略,导致海航在德意志银行的大部分持股都是通过所谓看跌期权的衍生品合约方式。当时这种策略在借助杠杆的中国收购者中颇为流行。

对于不断堆积的公司债务,陈峰毫不担心。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他做了一个有名的比喻,将杠杆比作虱子。“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这家公司从2017年年中开始出现财务困难。为了还债,海航、安邦等公司开始抛售资产,解除一些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

总部位于香港的信贷研究公司Bondcritic Ltd.的执行合伙人Warut Promboon说:“海航的扩张速度超过了管理层的专业水平。”

这场动荡在2018年7月加剧,当时在法国南部度假的王健身亡,时年57岁。当地警方称,海航的这位联席董事长在博尼约拍照时,从一个15米高的地方坠落。数月后,法国《解放报》(Liberation)称,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这起事件给海航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该公司当时正面临越来越多有关其股权结构的质疑。外界眼中该公司与监管层之间的关联为一些债券投资者带来了安全感,使他们相信,如果海航陷入债务危机,政府会伸出援手。

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

这些投资者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乐观用错了地方。自从相关部门接管海航并推进重组以来,有关在原运作机制下财务管理不善的指责开始出现。

在今年2月提交的交易备案文件中,海航的三家子公司称,一些股东和关联公司挪用了至少630亿元人民币(合97亿美元)的资金,且没有披露约46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担保。9月25日,也就是陈峰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披露的第二天,中国杂志《财新》报道称,有数十宗相关交易没有完全披露给监管机构,其中一些交易与海航的海外收购有关。

《财新》称,细察海航的文件以及对多名前任和现任高管的采访发现,除了王健和几名高管外,陈峰拥有的几个由家族成员控制或投资的公司与海航有业务往来。《财新》援引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海航前高管的话说,复杂的关联方交易网意味着海航在航空材料上的支出可能比竞争对手高出50%,在飞机采购上的支出可能高出10%。

海航的代表拒绝置评。

由于陈峰和谭向东目前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海航目前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该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谭向东为美国公民。在海航位于海南、造型常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坐佛的总部大楼里,如今挤满了政府官员。9月早些时候,他们就该集团航空和机场业务的股权出售事宜进行了谈判,计划将集团重组为四个独立的业务部门。

虽然陈峰之子陈晓峰仍是海航董事会成员,但陈峰的拘捕会切断他和海航的关系。他的遭遇与安邦保险前董事长吴小晖颇为类似,后者因诈骗和职务侵占罪2018年被判有期徒刑18年。

Bondcritic的Warut说,“可能会有更多高杠杆企业遭遇海航的命运。”

他说:“在没有明确担保的情况下,不应指望政府来出手救这家公司。(海航)设定了企业重组的优先顺序,因此投资者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中国很多企业身上。”

总之,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陈峰导演的全球资产并购盛宴如今破产重组。



Shirley Zhao

【OR  商业新媒体】

不到10年前,陈峰还处在人生巅峰,以征服世界为使命,似乎势不可挡。

1993年,陈峰与合作伙伴王健(已故)参与创建了海南航空公司,也就是海航集团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前身。此后,海航集团逐渐成为争相收购欧美标志性资产的中资企业典型代表。他们掀起的这股收购浪潮象征着中国企业已登上国际舞台。这位足迹踏遍全球的商界大亨不仅是华尔街的宠儿,还与包括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内的显赫政治人物过从甚密。

然而,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随着还债期限迫近,该集团已经在匆忙变卖资产,而疫情的暴发无异于为其敲响了丧钟。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目前该集团正处于破产重组阶段。

今年68岁的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海航集团9月24日晚间称,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但公告没有披露所涉嫌的具体罪名。这一消息的传出正值中国监管层开展大规模的企业整顿。与此同时,另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恒大集团正面临财务危机,不仅波及全球市场,而且引发了外界关于政府是否会出手干预的猜测。

在中国数十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涌现出无数亿万富豪和商业帝国,陈峰和海航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在陈峰和王健的领导下,该集团利用中国2010年代的宽松信贷政策,为大量海外收购交易争取了资金。这些交易的总价值超过400亿美元,其中包括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和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的大量股份,高尔夫球场等豪华物业,遍布六大洲的地标酒店以及高648英尺(198米)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摩天大楼。

政府在意识到其中的资本外逃和杠杆风险后,开始加强对这些大买家的监管。曾经不可一世的安邦保险集团,也就是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买家,在2018年被政府接管。不久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了缓慢的清理工作,随着还债期限临近,开始剥离资产。目前,该集团仍面临来自债权人至少630亿美元的清偿要求。

在陈峰被捕前,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金融政策和精英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在接受采访时说:“陈峰采用的策略与许多在政界有人脉的商人相同,即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国有金融机构尽可能多地借钱。这些企业集团利用杠杆以超过正常水平的价格迅速收购海外资产,这种做法不可持续,并导致了灾难性的去杠杆化。”

举债是陈峰和王健施展雄心的基石。两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的目标是让海航成为《财富》500强的顶级企业之一。到2017年,信贷推动的扩张使该集团的排名上升了183位,达到第170位。但随着债务规模在接下来的一年扩大到930多亿美元,该公司的命运也在几个月间就被注定。

陈峰出生在中国的产煤大省山西,在北京长大,毕业于德国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在进入民营领域之前,他曾在中国民用航空局和空中交通管理局任职。1990年左右,在担任海南省省长航空事务助理期间,陈峰参与组建了后来成为海航集团旗舰企业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在发展初期,海航集团成功获得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投资,对于这家当时只有人民币1000万元财政扶持资金的小型地区性航空公司来说是个意外之喜。陈峰很快成为中国商界新秀中的热门人物,在媒体采访中树立了充满活力和平易近人的形象。他曾在海南航空的航班上为乘客端饮料和零食,并在镜头前摆拍。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表示,陈峰是“海航及其发展目标卓有成效的代言人和推销员”。柯比与陈峰相识多年,曾多次邀请他在自己的课堂上演讲。

海航创始人之一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

海航的目标就是突破航空业,并走出中国。这一远大抱负始于2007年,当时海航收购了比利时酒店SA Sode Hotel,这是其首批海外资产之一。更多交易紧随其后,包括对德意志银行的投资,这使海航一度成为该行的最大股东。该股权交易采用了“领口”策略,导致海航在德意志银行的大部分持股都是通过所谓看跌期权的衍生品合约方式。当时这种策略在借助杠杆的中国收购者中颇为流行。

对于不断堆积的公司债务,陈峰毫不担心。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他做了一个有名的比喻,将杠杆比作虱子。“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这家公司从2017年年中开始出现财务困难。为了还债,海航、安邦等公司开始抛售资产,解除一些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

总部位于香港的信贷研究公司Bondcritic Ltd.的执行合伙人Warut Promboon说:“海航的扩张速度超过了管理层的专业水平。”

这场动荡在2018年7月加剧,当时在法国南部度假的王健身亡,时年57岁。当地警方称,海航的这位联席董事长在博尼约拍照时,从一个15米高的地方坠落。数月后,法国《解放报》(Liberation)称,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这起事件给海航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该公司当时正面临越来越多有关其股权结构的质疑。外界眼中该公司与监管层之间的关联为一些债券投资者带来了安全感,使他们相信,如果海航陷入债务危机,政府会伸出援手。

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

这些投资者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乐观用错了地方。自从相关部门接管海航并推进重组以来,有关在原运作机制下财务管理不善的指责开始出现。

在今年2月提交的交易备案文件中,海航的三家子公司称,一些股东和关联公司挪用了至少630亿元人民币(合97亿美元)的资金,且没有披露约46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担保。9月25日,也就是陈峰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披露的第二天,中国杂志《财新》报道称,有数十宗相关交易没有完全披露给监管机构,其中一些交易与海航的海外收购有关。

《财新》称,细察海航的文件以及对多名前任和现任高管的采访发现,除了王健和几名高管外,陈峰拥有的几个由家族成员控制或投资的公司与海航有业务往来。《财新》援引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海航前高管的话说,复杂的关联方交易网意味着海航在航空材料上的支出可能比竞争对手高出50%,在飞机采购上的支出可能高出10%。

海航的代表拒绝置评。

由于陈峰和谭向东目前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海航目前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该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谭向东为美国公民。在海航位于海南、造型常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坐佛的总部大楼里,如今挤满了政府官员。9月早些时候,他们就该集团航空和机场业务的股权出售事宜进行了谈判,计划将集团重组为四个独立的业务部门。

虽然陈峰之子陈晓峰仍是海航董事会成员,但陈峰的拘捕会切断他和海航的关系。他的遭遇与安邦保险前董事长吴小晖颇为类似,后者因诈骗和职务侵占罪2018年被判有期徒刑18年。

Bondcritic的Warut说,“可能会有更多高杠杆企业遭遇海航的命运。”

他说:“在没有明确担保的情况下,不应指望政府来出手救这家公司。(海航)设定了企业重组的优先顺序,因此投资者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中国很多企业身上。”

总之,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陈峰落马 海航进入下一阶段

发布日期:2021-10-11 09:32
|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陈峰导演的全球资产并购盛宴如今破产重组。



Shirley Zhao

【OR  商业新媒体】

不到10年前,陈峰还处在人生巅峰,以征服世界为使命,似乎势不可挡。

1993年,陈峰与合作伙伴王健(已故)参与创建了海南航空公司,也就是海航集团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前身。此后,海航集团逐渐成为争相收购欧美标志性资产的中资企业典型代表。他们掀起的这股收购浪潮象征着中国企业已登上国际舞台。这位足迹踏遍全球的商界大亨不仅是华尔街的宠儿,还与包括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内的显赫政治人物过从甚密。

然而,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随着还债期限迫近,该集团已经在匆忙变卖资产,而疫情的暴发无异于为其敲响了丧钟。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目前该集团正处于破产重组阶段。

今年68岁的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海航集团9月24日晚间称,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但公告没有披露所涉嫌的具体罪名。这一消息的传出正值中国监管层开展大规模的企业整顿。与此同时,另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恒大集团正面临财务危机,不仅波及全球市场,而且引发了外界关于政府是否会出手干预的猜测。

在中国数十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涌现出无数亿万富豪和商业帝国,陈峰和海航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在陈峰和王健的领导下,该集团利用中国2010年代的宽松信贷政策,为大量海外收购交易争取了资金。这些交易的总价值超过400亿美元,其中包括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和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的大量股份,高尔夫球场等豪华物业,遍布六大洲的地标酒店以及高648英尺(198米)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摩天大楼。

政府在意识到其中的资本外逃和杠杆风险后,开始加强对这些大买家的监管。曾经不可一世的安邦保险集团,也就是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买家,在2018年被政府接管。不久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了缓慢的清理工作,随着还债期限临近,开始剥离资产。目前,该集团仍面临来自债权人至少630亿美元的清偿要求。

在陈峰被捕前,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金融政策和精英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在接受采访时说:“陈峰采用的策略与许多在政界有人脉的商人相同,即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国有金融机构尽可能多地借钱。这些企业集团利用杠杆以超过正常水平的价格迅速收购海外资产,这种做法不可持续,并导致了灾难性的去杠杆化。”

举债是陈峰和王健施展雄心的基石。两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的目标是让海航成为《财富》500强的顶级企业之一。到2017年,信贷推动的扩张使该集团的排名上升了183位,达到第170位。但随着债务规模在接下来的一年扩大到930多亿美元,该公司的命运也在几个月间就被注定。

陈峰出生在中国的产煤大省山西,在北京长大,毕业于德国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在进入民营领域之前,他曾在中国民用航空局和空中交通管理局任职。1990年左右,在担任海南省省长航空事务助理期间,陈峰参与组建了后来成为海航集团旗舰企业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在发展初期,海航集团成功获得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投资,对于这家当时只有人民币1000万元财政扶持资金的小型地区性航空公司来说是个意外之喜。陈峰很快成为中国商界新秀中的热门人物,在媒体采访中树立了充满活力和平易近人的形象。他曾在海南航空的航班上为乘客端饮料和零食,并在镜头前摆拍。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表示,陈峰是“海航及其发展目标卓有成效的代言人和推销员”。柯比与陈峰相识多年,曾多次邀请他在自己的课堂上演讲。

海航创始人之一陈峰在官方介入后就已淡出公众视线,如今更是走到人生谷底

海航的目标就是突破航空业,并走出中国。这一远大抱负始于2007年,当时海航收购了比利时酒店SA Sode Hotel,这是其首批海外资产之一。更多交易紧随其后,包括对德意志银行的投资,这使海航一度成为该行的最大股东。该股权交易采用了“领口”策略,导致海航在德意志银行的大部分持股都是通过所谓看跌期权的衍生品合约方式。当时这种策略在借助杠杆的中国收购者中颇为流行。

对于不断堆积的公司债务,陈峰毫不担心。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他做了一个有名的比喻,将杠杆比作虱子。“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这家公司从2017年年中开始出现财务困难。为了还债,海航、安邦等公司开始抛售资产,解除一些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

总部位于香港的信贷研究公司Bondcritic Ltd.的执行合伙人Warut Promboon说:“海航的扩张速度超过了管理层的专业水平。”

这场动荡在2018年7月加剧,当时在法国南部度假的王健身亡,时年57岁。当地警方称,海航的这位联席董事长在博尼约拍照时,从一个15米高的地方坠落。数月后,法国《解放报》(Liberation)称,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这起事件给海航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该公司当时正面临越来越多有关其股权结构的质疑。外界眼中该公司与监管层之间的关联为一些债券投资者带来了安全感,使他们相信,如果海航陷入债务危机,政府会伸出援手。

2020年2月,海航集团事实上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航空和旅游业务因疫情导致旅行中断而陷入瘫痪

这些投资者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乐观用错了地方。自从相关部门接管海航并推进重组以来,有关在原运作机制下财务管理不善的指责开始出现。

在今年2月提交的交易备案文件中,海航的三家子公司称,一些股东和关联公司挪用了至少630亿元人民币(合97亿美元)的资金,且没有披露约46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担保。9月25日,也就是陈峰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披露的第二天,中国杂志《财新》报道称,有数十宗相关交易没有完全披露给监管机构,其中一些交易与海航的海外收购有关。

《财新》称,细察海航的文件以及对多名前任和现任高管的采访发现,除了王健和几名高管外,陈峰拥有的几个由家族成员控制或投资的公司与海航有业务往来。《财新》援引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海航前高管的话说,复杂的关联方交易网意味着海航在航空材料上的支出可能比竞争对手高出50%,在飞机采购上的支出可能高出10%。

海航的代表拒绝置评。

由于陈峰和谭向东目前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海航目前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该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谭向东为美国公民。在海航位于海南、造型常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坐佛的总部大楼里,如今挤满了政府官员。9月早些时候,他们就该集团航空和机场业务的股权出售事宜进行了谈判,计划将集团重组为四个独立的业务部门。

虽然陈峰之子陈晓峰仍是海航董事会成员,但陈峰的拘捕会切断他和海航的关系。他的遭遇与安邦保险前董事长吴小晖颇为类似,后者因诈骗和职务侵占罪2018年被判有期徒刑18年。

Bondcritic的Warut说,“可能会有更多高杠杆企业遭遇海航的命运。”

他说:“在没有明确担保的情况下,不应指望政府来出手救这家公司。(海航)设定了企业重组的优先顺序,因此投资者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中国很多企业身上。”

总之,在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债务负担压迫下,海航集团轰然倒塌。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