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在当前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媒体突出报道了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就缓和的一面来说,最突出的标志有二:中共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瑞士举行了会晤,双方均称“会晤是建设性的”。同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视频通话,双方的通话同样是积极的,既有对中美经贸正面的立场性表态,也有具体问题的讨论和解决问题的正面态度。这两件事对一直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说,当然是福音,尤其是考虑到中美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第二位的有核国家这一现实。说“有限度缓和”是因为:尽管中美关系由紧张转向缓和是显而易见的,但中方表现出非常谨慎的姿态,例如杨洁篪对美方定义中美关系为“竞争性”的观点,就专门表达了中方的不同看法。这反映出中美双方对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实际上是抱着媒体所称的“不冷不热”的观望态度的。

但无论如何,中美关系的调整必将影响世界,上周中日关系出现的微妙调整就是其明证,这构成了上周国际舆论的另一个重要热点。

上述这一切,表现出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阶段性特点:即事情刚刚开始,双方都谨慎。

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

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态势,即中美都在谨慎行事的这一特征,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个中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疫情冲击下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变化,中国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此轮调整成功,中美关系将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只要把控得当,中美就将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

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美国是相对主要的原因,这是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的必然结果。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国内经济和商业严重受挫,被迫以印钞票的方式给民众发放生活补助,同时拜登政府又要以巨额预算大兴基础设施投资以恢复经济和就业,在经济没有正常运作、尤其是对外贸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这一切必然导致通货膨胀的来临。如此,美国就需要恢复正常贸易,向外转移通胀的后果,同时满足国内需要。而放眼世界,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还能相对正常生产和贸易的大国,恐怕只剩中国了。这是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经济背景。

就美国国内情况而言,拜登政府同样几乎没有好消息。美国共和党在预算和外交上,几乎全部和拜登政府对立;同时社会矛盾同样尖锐,社会底层的不满严重。

而且就外部对手来说,美国除了中国,还有一个俄罗斯,这个问题拜登政府一直没有解决。

因此,拜登政府不能再对中国加码施压了,因为美国实在力量有限。拜登政府需要调整中美关系,并利用这种调整改善当前美国的困局。首先是在政治上缓和两国紧张气氛,然后恢复两国正常贸易。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上周中美外交高层苏黎世会晤和戴琪与刘鹤视频通话的根本背景。同样,中国无论国内政治和经济也都有这种需求,在中国经济已经无法离开国外市场的现实下,美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仍然巨大。

但中美两国都深知当前关系的缓和只是开始,而且两国互为对手的格局没有改变;同时,中美国内都有不赞成当前调整与缓和两国双边关系的力量,因此两国都必须小心行事。当前的态势是: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同样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如此,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这是中美当前此轮双边关系调整的显著特点。但这一阶段对两国至为重要,只要能切实度过这一阶段,中美关系有望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并就此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即: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这种状况可以称之为“新G2”。在核时代,大国和核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中美两国也只能循着这条规律走下去,结果只能走“新G2”之路,这无关意识形态,而关乎生存。

中国的民众必须习惯这样一种状况的中美关系:抓大局;该合作即合作,竞争也不回避。这实际上就是拜登说过的话,中美当合作则合作,当竞争则竞争。事实证明,这实际上也适用于美国和盟国之间,如此,则事情反而会向常态和良性化发展。

中日关系可望谨慎乐观

与上周中美关系调整紧密关联的是:上周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施政演讲的对华政策也告出炉,与菅义伟相比,其对华政策的内容应该说有了不小的调整,这与岸田本人的政策有关,也同中美关系近来的调整关系密切。

就岸田本人来说,他的政策核心之一是消除日本经济不平等的中国式“共同富裕”政策,日本中部大学教授酒井吉广以及长期观察岸田的日本人士认为:日本若要推行岸田文雄的政策,就需要更多的投资和贸易。他将悄悄地向中国寻求这两样东西,即使所用言辞有时可能具有挑战性。岸田文雄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像美国总统拜登那样行事。

“他(岸田)在选举后可能会变得更加务实,因为如果日本希望重振经济,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我认为,岸田文雄会推动日本寻求与中国加强互利合作。事实上,进步政策将成为岸田文雄在担任首相期间处理经济和外交事务的标志。”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是在回归安倍的做法。

不过对未来中日关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岸田能否做到像安倍一样,让日本右派听话?这是安倍一个很重要的能力。

除岸田本人政策的上述因素外,可以肯定地讲:一段时间来拜登上周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对岸田制定和实施上述对华政策肯定是正面信息。中美关系调整的意义,在此就一目了然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曹辛: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发布日期:2021-10-11 08:13
|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在当前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媒体突出报道了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就缓和的一面来说,最突出的标志有二:中共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瑞士举行了会晤,双方均称“会晤是建设性的”。同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视频通话,双方的通话同样是积极的,既有对中美经贸正面的立场性表态,也有具体问题的讨论和解决问题的正面态度。这两件事对一直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说,当然是福音,尤其是考虑到中美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第二位的有核国家这一现实。说“有限度缓和”是因为:尽管中美关系由紧张转向缓和是显而易见的,但中方表现出非常谨慎的姿态,例如杨洁篪对美方定义中美关系为“竞争性”的观点,就专门表达了中方的不同看法。这反映出中美双方对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实际上是抱着媒体所称的“不冷不热”的观望态度的。

但无论如何,中美关系的调整必将影响世界,上周中日关系出现的微妙调整就是其明证,这构成了上周国际舆论的另一个重要热点。

上述这一切,表现出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阶段性特点:即事情刚刚开始,双方都谨慎。

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

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态势,即中美都在谨慎行事的这一特征,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个中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疫情冲击下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变化,中国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此轮调整成功,中美关系将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只要把控得当,中美就将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

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美国是相对主要的原因,这是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的必然结果。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国内经济和商业严重受挫,被迫以印钞票的方式给民众发放生活补助,同时拜登政府又要以巨额预算大兴基础设施投资以恢复经济和就业,在经济没有正常运作、尤其是对外贸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这一切必然导致通货膨胀的来临。如此,美国就需要恢复正常贸易,向外转移通胀的后果,同时满足国内需要。而放眼世界,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还能相对正常生产和贸易的大国,恐怕只剩中国了。这是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经济背景。

就美国国内情况而言,拜登政府同样几乎没有好消息。美国共和党在预算和外交上,几乎全部和拜登政府对立;同时社会矛盾同样尖锐,社会底层的不满严重。

而且就外部对手来说,美国除了中国,还有一个俄罗斯,这个问题拜登政府一直没有解决。

因此,拜登政府不能再对中国加码施压了,因为美国实在力量有限。拜登政府需要调整中美关系,并利用这种调整改善当前美国的困局。首先是在政治上缓和两国紧张气氛,然后恢复两国正常贸易。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上周中美外交高层苏黎世会晤和戴琪与刘鹤视频通话的根本背景。同样,中国无论国内政治和经济也都有这种需求,在中国经济已经无法离开国外市场的现实下,美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仍然巨大。

但中美两国都深知当前关系的缓和只是开始,而且两国互为对手的格局没有改变;同时,中美国内都有不赞成当前调整与缓和两国双边关系的力量,因此两国都必须小心行事。当前的态势是: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同样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如此,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这是中美当前此轮双边关系调整的显著特点。但这一阶段对两国至为重要,只要能切实度过这一阶段,中美关系有望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并就此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即: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这种状况可以称之为“新G2”。在核时代,大国和核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中美两国也只能循着这条规律走下去,结果只能走“新G2”之路,这无关意识形态,而关乎生存。

中国的民众必须习惯这样一种状况的中美关系:抓大局;该合作即合作,竞争也不回避。这实际上就是拜登说过的话,中美当合作则合作,当竞争则竞争。事实证明,这实际上也适用于美国和盟国之间,如此,则事情反而会向常态和良性化发展。

中日关系可望谨慎乐观

与上周中美关系调整紧密关联的是:上周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施政演讲的对华政策也告出炉,与菅义伟相比,其对华政策的内容应该说有了不小的调整,这与岸田本人的政策有关,也同中美关系近来的调整关系密切。

就岸田本人来说,他的政策核心之一是消除日本经济不平等的中国式“共同富裕”政策,日本中部大学教授酒井吉广以及长期观察岸田的日本人士认为:日本若要推行岸田文雄的政策,就需要更多的投资和贸易。他将悄悄地向中国寻求这两样东西,即使所用言辞有时可能具有挑战性。岸田文雄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像美国总统拜登那样行事。

“他(岸田)在选举后可能会变得更加务实,因为如果日本希望重振经济,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我认为,岸田文雄会推动日本寻求与中国加强互利合作。事实上,进步政策将成为岸田文雄在担任首相期间处理经济和外交事务的标志。”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是在回归安倍的做法。

不过对未来中日关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岸田能否做到像安倍一样,让日本右派听话?这是安倍一个很重要的能力。

除岸田本人政策的上述因素外,可以肯定地讲:一段时间来拜登上周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对岸田制定和实施上述对华政策肯定是正面信息。中美关系调整的意义,在此就一目了然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在当前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媒体突出报道了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就缓和的一面来说,最突出的标志有二:中共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瑞士举行了会晤,双方均称“会晤是建设性的”。同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视频通话,双方的通话同样是积极的,既有对中美经贸正面的立场性表态,也有具体问题的讨论和解决问题的正面态度。这两件事对一直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说,当然是福音,尤其是考虑到中美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第二位的有核国家这一现实。说“有限度缓和”是因为:尽管中美关系由紧张转向缓和是显而易见的,但中方表现出非常谨慎的姿态,例如杨洁篪对美方定义中美关系为“竞争性”的观点,就专门表达了中方的不同看法。这反映出中美双方对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实际上是抱着媒体所称的“不冷不热”的观望态度的。

但无论如何,中美关系的调整必将影响世界,上周中日关系出现的微妙调整就是其明证,这构成了上周国际舆论的另一个重要热点。

上述这一切,表现出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阶段性特点:即事情刚刚开始,双方都谨慎。

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

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态势,即中美都在谨慎行事的这一特征,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个中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疫情冲击下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变化,中国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此轮调整成功,中美关系将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只要把控得当,中美就将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

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美国是相对主要的原因,这是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的必然结果。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国内经济和商业严重受挫,被迫以印钞票的方式给民众发放生活补助,同时拜登政府又要以巨额预算大兴基础设施投资以恢复经济和就业,在经济没有正常运作、尤其是对外贸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这一切必然导致通货膨胀的来临。如此,美国就需要恢复正常贸易,向外转移通胀的后果,同时满足国内需要。而放眼世界,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还能相对正常生产和贸易的大国,恐怕只剩中国了。这是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经济背景。

就美国国内情况而言,拜登政府同样几乎没有好消息。美国共和党在预算和外交上,几乎全部和拜登政府对立;同时社会矛盾同样尖锐,社会底层的不满严重。

而且就外部对手来说,美国除了中国,还有一个俄罗斯,这个问题拜登政府一直没有解决。

因此,拜登政府不能再对中国加码施压了,因为美国实在力量有限。拜登政府需要调整中美关系,并利用这种调整改善当前美国的困局。首先是在政治上缓和两国紧张气氛,然后恢复两国正常贸易。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上周中美外交高层苏黎世会晤和戴琪与刘鹤视频通话的根本背景。同样,中国无论国内政治和经济也都有这种需求,在中国经济已经无法离开国外市场的现实下,美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仍然巨大。

但中美两国都深知当前关系的缓和只是开始,而且两国互为对手的格局没有改变;同时,中美国内都有不赞成当前调整与缓和两国双边关系的力量,因此两国都必须小心行事。当前的态势是: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同样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如此,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这是中美当前此轮双边关系调整的显著特点。但这一阶段对两国至为重要,只要能切实度过这一阶段,中美关系有望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并就此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即: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这种状况可以称之为“新G2”。在核时代,大国和核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中美两国也只能循着这条规律走下去,结果只能走“新G2”之路,这无关意识形态,而关乎生存。

中国的民众必须习惯这样一种状况的中美关系:抓大局;该合作即合作,竞争也不回避。这实际上就是拜登说过的话,中美当合作则合作,当竞争则竞争。事实证明,这实际上也适用于美国和盟国之间,如此,则事情反而会向常态和良性化发展。

中日关系可望谨慎乐观

与上周中美关系调整紧密关联的是:上周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施政演讲的对华政策也告出炉,与菅义伟相比,其对华政策的内容应该说有了不小的调整,这与岸田本人的政策有关,也同中美关系近来的调整关系密切。

就岸田本人来说,他的政策核心之一是消除日本经济不平等的中国式“共同富裕”政策,日本中部大学教授酒井吉广以及长期观察岸田的日本人士认为:日本若要推行岸田文雄的政策,就需要更多的投资和贸易。他将悄悄地向中国寻求这两样东西,即使所用言辞有时可能具有挑战性。岸田文雄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像美国总统拜登那样行事。

“他(岸田)在选举后可能会变得更加务实,因为如果日本希望重振经济,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我认为,岸田文雄会推动日本寻求与中国加强互利合作。事实上,进步政策将成为岸田文雄在担任首相期间处理经济和外交事务的标志。”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是在回归安倍的做法。

不过对未来中日关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岸田能否做到像安倍一样,让日本右派听话?这是安倍一个很重要的能力。

除岸田本人政策的上述因素外,可以肯定地讲:一段时间来拜登上周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对岸田制定和实施上述对华政策肯定是正面信息。中美关系调整的意义,在此就一目了然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曹辛: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发布日期:2021-10-11 08:13
|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在当前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媒体突出报道了中国外交有限度缓和的一周。

就缓和的一面来说,最突出的标志有二:中共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瑞士举行了会晤,双方均称“会晤是建设性的”。同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视频通话,双方的通话同样是积极的,既有对中美经贸正面的立场性表态,也有具体问题的讨论和解决问题的正面态度。这两件事对一直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说,当然是福音,尤其是考虑到中美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第二位的有核国家这一现实。说“有限度缓和”是因为:尽管中美关系由紧张转向缓和是显而易见的,但中方表现出非常谨慎的姿态,例如杨洁篪对美方定义中美关系为“竞争性”的观点,就专门表达了中方的不同看法。这反映出中美双方对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实际上是抱着媒体所称的“不冷不热”的观望态度的。

但无论如何,中美关系的调整必将影响世界,上周中日关系出现的微妙调整就是其明证,这构成了上周国际舆论的另一个重要热点。

上述这一切,表现出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阶段性特点:即事情刚刚开始,双方都谨慎。

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

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态势,即中美都在谨慎行事的这一特征,既是姿态,也是外交手段。个中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疫情冲击下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变化,中国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此轮调整成功,中美关系将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只要把控得当,中美就将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

此轮中美关系的调整,美国是相对主要的原因,这是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的必然结果。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国内经济和商业严重受挫,被迫以印钞票的方式给民众发放生活补助,同时拜登政府又要以巨额预算大兴基础设施投资以恢复经济和就业,在经济没有正常运作、尤其是对外贸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这一切必然导致通货膨胀的来临。如此,美国就需要恢复正常贸易,向外转移通胀的后果,同时满足国内需要。而放眼世界,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还能相对正常生产和贸易的大国,恐怕只剩中国了。这是当前中美关系调整的经济背景。

就美国国内情况而言,拜登政府同样几乎没有好消息。美国共和党在预算和外交上,几乎全部和拜登政府对立;同时社会矛盾同样尖锐,社会底层的不满严重。

而且就外部对手来说,美国除了中国,还有一个俄罗斯,这个问题拜登政府一直没有解决。

因此,拜登政府不能再对中国加码施压了,因为美国实在力量有限。拜登政府需要调整中美关系,并利用这种调整改善当前美国的困局。首先是在政治上缓和两国紧张气氛,然后恢复两国正常贸易。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上周中美外交高层苏黎世会晤和戴琪与刘鹤视频通话的根本背景。同样,中国无论国内政治和经济也都有这种需求,在中国经济已经无法离开国外市场的现实下,美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仍然巨大。

但中美两国都深知当前关系的缓和只是开始,而且两国互为对手的格局没有改变;同时,中美国内都有不赞成当前调整与缓和两国双边关系的力量,因此两国都必须小心行事。当前的态势是:中美两国都需要当前双边关系的调整,但同样都对对方心有防范。如此,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这场调整中,双方都在跳小步舞,保持距离,但方向和节奏保持一致,这是中美当前此轮双边关系调整的显著特点。但这一阶段对两国至为重要,只要能切实度过这一阶段,中美关系有望进入稳定的大国竞争阶段,并就此进入笔者一再预测的“新G2”阶段,即: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这种状况可以称之为“新G2”。在核时代,大国和核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中美两国也只能循着这条规律走下去,结果只能走“新G2”之路,这无关意识形态,而关乎生存。

中国的民众必须习惯这样一种状况的中美关系:抓大局;该合作即合作,竞争也不回避。这实际上就是拜登说过的话,中美当合作则合作,当竞争则竞争。事实证明,这实际上也适用于美国和盟国之间,如此,则事情反而会向常态和良性化发展。

中日关系可望谨慎乐观

与上周中美关系调整紧密关联的是:上周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施政演讲的对华政策也告出炉,与菅义伟相比,其对华政策的内容应该说有了不小的调整,这与岸田本人的政策有关,也同中美关系近来的调整关系密切。

就岸田本人来说,他的政策核心之一是消除日本经济不平等的中国式“共同富裕”政策,日本中部大学教授酒井吉广以及长期观察岸田的日本人士认为:日本若要推行岸田文雄的政策,就需要更多的投资和贸易。他将悄悄地向中国寻求这两样东西,即使所用言辞有时可能具有挑战性。岸田文雄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像美国总统拜登那样行事。

“他(岸田)在选举后可能会变得更加务实,因为如果日本希望重振经济,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我认为,岸田文雄会推动日本寻求与中国加强互利合作。事实上,进步政策将成为岸田文雄在担任首相期间处理经济和外交事务的标志。”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是在回归安倍的做法。

不过对未来中日关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岸田能否做到像安倍一样,让日本右派听话?这是安倍一个很重要的能力。

除岸田本人政策的上述因素外,可以肯定地讲:一段时间来拜登上周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对岸田制定和实施上述对华政策肯定是正面信息。中美关系调整的意义,在此就一目了然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