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增三千多,人心摇摆,但新加坡将继续开放,密接者也不再隔离。决策的基础是德尔塔的特性、数据和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徐海娜

【OR  商业新媒体】


有朋友确诊了,有朋友隔离了,楼下的幼儿园有人确诊了,孩子的学校也有人确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确诊或者变成密接者。整个社会开始有点人心惶惶。而且最近有较多未接种的年长人士因为感染新冠病逝,直接推高了新冠死亡率,使新冠发生以来的死亡总数达到了121起。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有的担忧,有的变得麻木,有的变得不耐烦,还有人变得气愤、沮丧和失望。10月9日星期六,中午12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电视讲话,安抚民心,紧接着电视台直播了联合抗疫小组的新闻发布会。认真听完这场发布会,我们才知道,在如此不明朗的前景之下,新加坡政府坚持开放的信心来自哪里。

8月底以来,由于Delta病毒的肆虐,新加坡本土病例激增,并呈现指数级倍增的势头,10月5日,本土病例单日新增3480起,首次突破3000大关。虽然卫生部早在9月初就做出了这样的预测,并指出达到峰值时,病例才会下降。但是,因为谁也无法确切知道多少才是峰值,已经有民众面对不断高涨的数字感到恐慌。而且卫生部早前推出的“居家康复计划”执行得不够顺利,民众担心居家康复会让其他家人也被感染,同时因为有部分确诊者无法及时联系到卫生部,令民众对其居家康复程序感到疑惑。确诊者、以及接到密切接触者隔离令(QO)、收到健康风险警告(HRW)和健康风险警戒者(HRA)的不同的处置程序也令人困惑。还有,使用PCR(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和ART(抗原快速测试)检测出阳性者,虽然同样是无症状感染者,却为何采用不同处置程序?人们还有很多类似的问题和疑惑,使得这段时间以来,民众情绪起伏较大,大家感觉政府在激增的病例面前准备不足,程序上较为混乱。卫生部还曾以“医护人手不足”、“打仗时没时间好好解释”等来回复疑问,也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满情绪。为了缓解医疗系统压力,放慢病毒传播速度,9月27日起,新加坡政府宣布再次收紧管理措施,12岁以下学生居家学习至10月10日;堂食和社交限制降为2人一组为限;居家办公转为默认模式。并从10月1日起公布确诊者行踪地图,供公众决定是否自行回避。可是,这一系列收紧措施又令群众对政府是否仍在走与病毒共存的开放路线感到疑惑,有人嫌紧,有人嫌松,纷争几近白热化。

李总理电视讲话澄清疑惑

10月9日中午12点,李显龙总理通过电视直播发表面向全国人民的讲话。他的讲话有几个要点,一是对过去政策的再次解释说明,他说,“清零”是我们曾经的追求,也成功过。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清零”不再现实,所以要采取“共存”策略。他也再次解释了目前的收紧措施是为了防止医疗资源被迅速挤兑。德尔塔的传播力太强,目前要踩刹车,减缓速度,才能让医护人员喘口气,也能争取时间扩充资源。其二,针对引起人们较多担心和忧虑的居家康复计划,他说:“我理解这些忧虑。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给大家提供支援。之前,我们准备不足,现在我们改进了。任何人在居家康复时如果出现严重症状,我们会送院并提供必要治疗。我们也会让大家清晰知道如何进行居家康复,流程不再复杂。” 目前,人们需要认识到,保护医护人员是我们的底线,而今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抗疫的前线。其三,他说,有了疫苗的保护,冠病已经不再可怕。我们最担心的是年长者,尤其是尚未接种的、有基础病病史的年长者。他敦促年长者尽快接种疫苗或第三针加强针。关于儿童,他这样说:“目前12岁以下儿童没有疫苗保护。虽然数据显示儿童感染极少转为重症,但父母感到焦虑,我充分理解。我们正关注美国的儿童疫苗试验。一旦试验成功,获得批准,我们会第一时间安排儿童接种,这很可能在明年年初。”

最后,他说,峰值总会来到,但我们无法断定是什么时候。从其他国家的经验判断,希望我们的峰值在一个月内出现。目前看起来前途茫茫,但我们确实是在向新常态稳健迈进,尽管从现在到新常态,可能还需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时间。但是,他始终强调,“我们必须重新与世界连接,包括重开边境。企业与投资者需要出境做生意,学生需要出境求学与实习,分居海内外的家人要团聚。”

一切基于数据的理性决策

在10月9日的电视直播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带来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在接下来更新的居家康复计划中,密接者将不用隔离,只需要在每次外出前用ART自测阴性即可出门。他说,以前对密接者的管理程序,更多地是基于过去的“清零”政策而决定的,而现在情况变化了,比起冠病本身,人们更害怕那些限制措施带来的不便。因此,防疫程序也需要更新。

这样做的理由主要是,一是德尔塔的病毒毒性强,病毒载量高,这反而增强了方便快速的ART检测的有效性,ART检测将比以前变得更加有用。所以,对于密接者,使用ART检测来快速筛检,从而代替隔离是可行的。二是,数据说明,目前密接者中被感染的数据是10%,其中8%是在隔离刚刚开始就发现的,剩下2%是隔离期內发现的。现在用检测代替隔离的办法,虽然没有“天衣无缝”的感觉,但是卫生部不想再只为检测出少量的感染者而影响大家。

王乙康宣布,将从10月11日起简化应对疫情的程序,分别对应三种主要的情况,三种程序就像是搭积木一样,可以在有需要时转换。同时,只有身体不适和出现冠病症状的病患才需要进行PCR检测,其他人则用ART检测,即可更快侦测出感染以自我隔离。之前引起人们困惑的向密切接触者发出的隔离令、健康风险警告和健康风险警戒,也将统一成一个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

在新的应对程序下,第一种情况是,有症状身体不适,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打了疫苗的,10天后结束隔离;没有打疫苗的,14天后结束隔离。第二种情况是,无症状但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72小时,72小时后ART检测阴性即可恢复自由。如期间出现不适则可立即就医。第三种情况是,确诊患者的密接者,将会收到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HRW),他们需要在第一天和第七天使用ART自检。这7天,若要出门须先进行ART自检,只要是阴性,自检的同一天就可以出门。若任何时候ART检测呈阳性,再采取情况二的程序。第七天仍是阴性的话,就不需要再继续检测了。这种做法将更加强调个人责任和自我管理。

基于德尔塔病毒的特性,传播快,毒性强,潜伏期短,早前新加坡已经将密接者隔离期从原来的14天缩短到10天,现在则进一步取消隔离,主要还是基于科学研究的数据。而且现在新加坡疫苗接种率高,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无症状和轻症,政府也已经审批通过了5种冠病治疗方案。政府决定不再为小概率的风险,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一切正像政府曾经说过的那样,杀鸡不再用牛刀。虽然没有人知道对错,但新加坡政府继续开放的信心坚定,而外部观察者多认为新加坡防疫政策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实验。

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10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长易华仁也分享了新加坡开放同德国和文莱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accinated Travel Lane,简称VTL)计划以来的有关疫情数据。这个计划从9月8日开始执行,迄今3100人免隔离入境,但其中只有2人是输入病例,说明这个计划运行良好,因此接下来,会将此计划扩大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他说,计划将扩大至更多国家和地区,例如加拿大、丹麦、法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同时,还将简化这项计划的检测程序,把对旅客的检测次数从原来的四次减至两次。但是他同时也强调,这些入境旅客,需要具备已完成疫苗接种的电子证书。据《联合早报》报道,易华仁的讲话刚结束的下午,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网站就被挤爆,一度无法登陆。虽然总理夫人何晶在社交媒体上打趣说VTL扩充到更多国家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人们不必现在就挤爆新航网站。然而,此时人们对边境重开的渴望可见一斑。

实际上新冠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政府每一次收紧措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受到冲击,员工也失去工作。新加坡的很多商场在疫情期间都经历了一次重新洗牌,甚至连一些较大的门市都关了。孩子们也无法过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居家学习不仅效率低,也给不少父母带来困扰和负担。原先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都不见了,有的学校本来每年是必修课之一的出国学习项目也停止了两年。那些有亲人在国外的家庭,必须分开更长的时间。李总理在电视讲话中也说,这种情况不仅带来心理和情感压力,也让人感到精神疲惫。因此,新加坡才更要改变战略,努力过渡到“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

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也详细解释了,防疫程序的改变也致力于解除人们的恐惧和消除混乱,从而坚定人们的信心。他说,防疫政策深深地影响着社会心理。当防疫政策过于复杂的时候,就容易导致人们出现不安和恐惧的情绪。然而事实上,新冠的整体危害又很轻微。根据目前的数据,风险最大的是80岁以上的人和60岁以上未接种的群体,因此绝大多数人无需过于恐惧。接下来人们还会有一段适应改变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人的心理防卫要调整。现在重新调整防疫程序对于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调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从各个方面来看,新加坡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强人们对于继续开放的信心。同时,新加坡也继续开展疫苗追加剂计划。王乙康说,60岁以上年长者和乐龄护理设施住户已经约有七成已接种或预约接种。10月4日起,已完成两剂冠病疫苗接种至少六个月,年龄介于50岁至59岁的人也陆续收到疫苗追加剂接种邀约短信。接下来,还将有三种人士被列入追加剂计划,包括医护与前线工作人员;制度化住宿型设施住户以及工作人员(例如疗养院);以及30岁以上人士。

随着全民接种计划的推进,新加坡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率目前已达82%,至少接种一针的达85%。联合抗疫小组宣布,从10月13日起,将按照个人疫苗接种情况区分安全管理措施。仅限完成疫苗的人,可以最多两人一组在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以及进入购物商场和观光景点。而在这之前,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只是不能在餐馆堂食,而可以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也可以自由进出商场和景点。如此看来,今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生活上更大的不便。如果说之前的限制措施,对未接种者的生活没有太大实质影响的话,现在看来已经渐渐地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

9日当晚,卫生部文告说:“过去28天,98.4%的感染者没有或只出现轻微症状,1.3%需要输氧,0.1%需要在加护病房留医,0.2%病逝。”“需要ICU的人数继续以与我们的总病例数相同的速度增加,尽管有所滞后。过去两周,我们在ICU中有51例新病例,而前两周为32例。虽然我们增加了医院容量,但床位占用率却在上升,我们的医疗人力也一直捉襟见肘。”“截至10月9日中午12时,本地有1,569名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住院。当中,有302名重症病患需要输氧,40人则在加护病房留医。”

卫生部文告也说,“我们正在坚持朝着一个具冠病韧性的国家过渡。我们将逐步重新开放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并恢复旅行,这是我们经济的命脉。但就目前而言,稳定阶段对于保护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必要的。”

占据ICU的冠病患三分之二都是未接种者。医院床位可以增加,但医护人力资源一直是一个制肘。这大概也是全民接种计划渐渐地呈现出半强制的性质的一个原因。这一新的分开管理措施,不知是否会在社会上引起新的争论。也许,人们牺牲一部分自由,也是坚持开放的代价。毕竟,对于新加坡来说,开放才能生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徐海娜:密接者也可不再隔离,新加坡的信心来自哪里?

发布日期:2021-10-11 07:10
|日增三千多,人心摇摆,但新加坡将继续开放,密接者也不再隔离。决策的基础是德尔塔的特性、数据和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徐海娜

【OR  商业新媒体】


有朋友确诊了,有朋友隔离了,楼下的幼儿园有人确诊了,孩子的学校也有人确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确诊或者变成密接者。整个社会开始有点人心惶惶。而且最近有较多未接种的年长人士因为感染新冠病逝,直接推高了新冠死亡率,使新冠发生以来的死亡总数达到了121起。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有的担忧,有的变得麻木,有的变得不耐烦,还有人变得气愤、沮丧和失望。10月9日星期六,中午12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电视讲话,安抚民心,紧接着电视台直播了联合抗疫小组的新闻发布会。认真听完这场发布会,我们才知道,在如此不明朗的前景之下,新加坡政府坚持开放的信心来自哪里。

8月底以来,由于Delta病毒的肆虐,新加坡本土病例激增,并呈现指数级倍增的势头,10月5日,本土病例单日新增3480起,首次突破3000大关。虽然卫生部早在9月初就做出了这样的预测,并指出达到峰值时,病例才会下降。但是,因为谁也无法确切知道多少才是峰值,已经有民众面对不断高涨的数字感到恐慌。而且卫生部早前推出的“居家康复计划”执行得不够顺利,民众担心居家康复会让其他家人也被感染,同时因为有部分确诊者无法及时联系到卫生部,令民众对其居家康复程序感到疑惑。确诊者、以及接到密切接触者隔离令(QO)、收到健康风险警告(HRW)和健康风险警戒者(HRA)的不同的处置程序也令人困惑。还有,使用PCR(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和ART(抗原快速测试)检测出阳性者,虽然同样是无症状感染者,却为何采用不同处置程序?人们还有很多类似的问题和疑惑,使得这段时间以来,民众情绪起伏较大,大家感觉政府在激增的病例面前准备不足,程序上较为混乱。卫生部还曾以“医护人手不足”、“打仗时没时间好好解释”等来回复疑问,也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满情绪。为了缓解医疗系统压力,放慢病毒传播速度,9月27日起,新加坡政府宣布再次收紧管理措施,12岁以下学生居家学习至10月10日;堂食和社交限制降为2人一组为限;居家办公转为默认模式。并从10月1日起公布确诊者行踪地图,供公众决定是否自行回避。可是,这一系列收紧措施又令群众对政府是否仍在走与病毒共存的开放路线感到疑惑,有人嫌紧,有人嫌松,纷争几近白热化。

李总理电视讲话澄清疑惑

10月9日中午12点,李显龙总理通过电视直播发表面向全国人民的讲话。他的讲话有几个要点,一是对过去政策的再次解释说明,他说,“清零”是我们曾经的追求,也成功过。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清零”不再现实,所以要采取“共存”策略。他也再次解释了目前的收紧措施是为了防止医疗资源被迅速挤兑。德尔塔的传播力太强,目前要踩刹车,减缓速度,才能让医护人员喘口气,也能争取时间扩充资源。其二,针对引起人们较多担心和忧虑的居家康复计划,他说:“我理解这些忧虑。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给大家提供支援。之前,我们准备不足,现在我们改进了。任何人在居家康复时如果出现严重症状,我们会送院并提供必要治疗。我们也会让大家清晰知道如何进行居家康复,流程不再复杂。” 目前,人们需要认识到,保护医护人员是我们的底线,而今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抗疫的前线。其三,他说,有了疫苗的保护,冠病已经不再可怕。我们最担心的是年长者,尤其是尚未接种的、有基础病病史的年长者。他敦促年长者尽快接种疫苗或第三针加强针。关于儿童,他这样说:“目前12岁以下儿童没有疫苗保护。虽然数据显示儿童感染极少转为重症,但父母感到焦虑,我充分理解。我们正关注美国的儿童疫苗试验。一旦试验成功,获得批准,我们会第一时间安排儿童接种,这很可能在明年年初。”

最后,他说,峰值总会来到,但我们无法断定是什么时候。从其他国家的经验判断,希望我们的峰值在一个月内出现。目前看起来前途茫茫,但我们确实是在向新常态稳健迈进,尽管从现在到新常态,可能还需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时间。但是,他始终强调,“我们必须重新与世界连接,包括重开边境。企业与投资者需要出境做生意,学生需要出境求学与实习,分居海内外的家人要团聚。”

一切基于数据的理性决策

在10月9日的电视直播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带来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在接下来更新的居家康复计划中,密接者将不用隔离,只需要在每次外出前用ART自测阴性即可出门。他说,以前对密接者的管理程序,更多地是基于过去的“清零”政策而决定的,而现在情况变化了,比起冠病本身,人们更害怕那些限制措施带来的不便。因此,防疫程序也需要更新。

这样做的理由主要是,一是德尔塔的病毒毒性强,病毒载量高,这反而增强了方便快速的ART检测的有效性,ART检测将比以前变得更加有用。所以,对于密接者,使用ART检测来快速筛检,从而代替隔离是可行的。二是,数据说明,目前密接者中被感染的数据是10%,其中8%是在隔离刚刚开始就发现的,剩下2%是隔离期內发现的。现在用检测代替隔离的办法,虽然没有“天衣无缝”的感觉,但是卫生部不想再只为检测出少量的感染者而影响大家。

王乙康宣布,将从10月11日起简化应对疫情的程序,分别对应三种主要的情况,三种程序就像是搭积木一样,可以在有需要时转换。同时,只有身体不适和出现冠病症状的病患才需要进行PCR检测,其他人则用ART检测,即可更快侦测出感染以自我隔离。之前引起人们困惑的向密切接触者发出的隔离令、健康风险警告和健康风险警戒,也将统一成一个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

在新的应对程序下,第一种情况是,有症状身体不适,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打了疫苗的,10天后结束隔离;没有打疫苗的,14天后结束隔离。第二种情况是,无症状但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72小时,72小时后ART检测阴性即可恢复自由。如期间出现不适则可立即就医。第三种情况是,确诊患者的密接者,将会收到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HRW),他们需要在第一天和第七天使用ART自检。这7天,若要出门须先进行ART自检,只要是阴性,自检的同一天就可以出门。若任何时候ART检测呈阳性,再采取情况二的程序。第七天仍是阴性的话,就不需要再继续检测了。这种做法将更加强调个人责任和自我管理。

基于德尔塔病毒的特性,传播快,毒性强,潜伏期短,早前新加坡已经将密接者隔离期从原来的14天缩短到10天,现在则进一步取消隔离,主要还是基于科学研究的数据。而且现在新加坡疫苗接种率高,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无症状和轻症,政府也已经审批通过了5种冠病治疗方案。政府决定不再为小概率的风险,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一切正像政府曾经说过的那样,杀鸡不再用牛刀。虽然没有人知道对错,但新加坡政府继续开放的信心坚定,而外部观察者多认为新加坡防疫政策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实验。

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10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长易华仁也分享了新加坡开放同德国和文莱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accinated Travel Lane,简称VTL)计划以来的有关疫情数据。这个计划从9月8日开始执行,迄今3100人免隔离入境,但其中只有2人是输入病例,说明这个计划运行良好,因此接下来,会将此计划扩大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他说,计划将扩大至更多国家和地区,例如加拿大、丹麦、法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同时,还将简化这项计划的检测程序,把对旅客的检测次数从原来的四次减至两次。但是他同时也强调,这些入境旅客,需要具备已完成疫苗接种的电子证书。据《联合早报》报道,易华仁的讲话刚结束的下午,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网站就被挤爆,一度无法登陆。虽然总理夫人何晶在社交媒体上打趣说VTL扩充到更多国家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人们不必现在就挤爆新航网站。然而,此时人们对边境重开的渴望可见一斑。

实际上新冠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政府每一次收紧措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受到冲击,员工也失去工作。新加坡的很多商场在疫情期间都经历了一次重新洗牌,甚至连一些较大的门市都关了。孩子们也无法过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居家学习不仅效率低,也给不少父母带来困扰和负担。原先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都不见了,有的学校本来每年是必修课之一的出国学习项目也停止了两年。那些有亲人在国外的家庭,必须分开更长的时间。李总理在电视讲话中也说,这种情况不仅带来心理和情感压力,也让人感到精神疲惫。因此,新加坡才更要改变战略,努力过渡到“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

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也详细解释了,防疫程序的改变也致力于解除人们的恐惧和消除混乱,从而坚定人们的信心。他说,防疫政策深深地影响着社会心理。当防疫政策过于复杂的时候,就容易导致人们出现不安和恐惧的情绪。然而事实上,新冠的整体危害又很轻微。根据目前的数据,风险最大的是80岁以上的人和60岁以上未接种的群体,因此绝大多数人无需过于恐惧。接下来人们还会有一段适应改变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人的心理防卫要调整。现在重新调整防疫程序对于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调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从各个方面来看,新加坡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强人们对于继续开放的信心。同时,新加坡也继续开展疫苗追加剂计划。王乙康说,60岁以上年长者和乐龄护理设施住户已经约有七成已接种或预约接种。10月4日起,已完成两剂冠病疫苗接种至少六个月,年龄介于50岁至59岁的人也陆续收到疫苗追加剂接种邀约短信。接下来,还将有三种人士被列入追加剂计划,包括医护与前线工作人员;制度化住宿型设施住户以及工作人员(例如疗养院);以及30岁以上人士。

随着全民接种计划的推进,新加坡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率目前已达82%,至少接种一针的达85%。联合抗疫小组宣布,从10月13日起,将按照个人疫苗接种情况区分安全管理措施。仅限完成疫苗的人,可以最多两人一组在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以及进入购物商场和观光景点。而在这之前,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只是不能在餐馆堂食,而可以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也可以自由进出商场和景点。如此看来,今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生活上更大的不便。如果说之前的限制措施,对未接种者的生活没有太大实质影响的话,现在看来已经渐渐地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

9日当晚,卫生部文告说:“过去28天,98.4%的感染者没有或只出现轻微症状,1.3%需要输氧,0.1%需要在加护病房留医,0.2%病逝。”“需要ICU的人数继续以与我们的总病例数相同的速度增加,尽管有所滞后。过去两周,我们在ICU中有51例新病例,而前两周为32例。虽然我们增加了医院容量,但床位占用率却在上升,我们的医疗人力也一直捉襟见肘。”“截至10月9日中午12时,本地有1,569名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住院。当中,有302名重症病患需要输氧,40人则在加护病房留医。”

卫生部文告也说,“我们正在坚持朝着一个具冠病韧性的国家过渡。我们将逐步重新开放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并恢复旅行,这是我们经济的命脉。但就目前而言,稳定阶段对于保护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必要的。”

占据ICU的冠病患三分之二都是未接种者。医院床位可以增加,但医护人力资源一直是一个制肘。这大概也是全民接种计划渐渐地呈现出半强制的性质的一个原因。这一新的分开管理措施,不知是否会在社会上引起新的争论。也许,人们牺牲一部分自由,也是坚持开放的代价。毕竟,对于新加坡来说,开放才能生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日增三千多,人心摇摆,但新加坡将继续开放,密接者也不再隔离。决策的基础是德尔塔的特性、数据和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徐海娜

【OR  商业新媒体】


有朋友确诊了,有朋友隔离了,楼下的幼儿园有人确诊了,孩子的学校也有人确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确诊或者变成密接者。整个社会开始有点人心惶惶。而且最近有较多未接种的年长人士因为感染新冠病逝,直接推高了新冠死亡率,使新冠发生以来的死亡总数达到了121起。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有的担忧,有的变得麻木,有的变得不耐烦,还有人变得气愤、沮丧和失望。10月9日星期六,中午12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电视讲话,安抚民心,紧接着电视台直播了联合抗疫小组的新闻发布会。认真听完这场发布会,我们才知道,在如此不明朗的前景之下,新加坡政府坚持开放的信心来自哪里。

8月底以来,由于Delta病毒的肆虐,新加坡本土病例激增,并呈现指数级倍增的势头,10月5日,本土病例单日新增3480起,首次突破3000大关。虽然卫生部早在9月初就做出了这样的预测,并指出达到峰值时,病例才会下降。但是,因为谁也无法确切知道多少才是峰值,已经有民众面对不断高涨的数字感到恐慌。而且卫生部早前推出的“居家康复计划”执行得不够顺利,民众担心居家康复会让其他家人也被感染,同时因为有部分确诊者无法及时联系到卫生部,令民众对其居家康复程序感到疑惑。确诊者、以及接到密切接触者隔离令(QO)、收到健康风险警告(HRW)和健康风险警戒者(HRA)的不同的处置程序也令人困惑。还有,使用PCR(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和ART(抗原快速测试)检测出阳性者,虽然同样是无症状感染者,却为何采用不同处置程序?人们还有很多类似的问题和疑惑,使得这段时间以来,民众情绪起伏较大,大家感觉政府在激增的病例面前准备不足,程序上较为混乱。卫生部还曾以“医护人手不足”、“打仗时没时间好好解释”等来回复疑问,也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满情绪。为了缓解医疗系统压力,放慢病毒传播速度,9月27日起,新加坡政府宣布再次收紧管理措施,12岁以下学生居家学习至10月10日;堂食和社交限制降为2人一组为限;居家办公转为默认模式。并从10月1日起公布确诊者行踪地图,供公众决定是否自行回避。可是,这一系列收紧措施又令群众对政府是否仍在走与病毒共存的开放路线感到疑惑,有人嫌紧,有人嫌松,纷争几近白热化。

李总理电视讲话澄清疑惑

10月9日中午12点,李显龙总理通过电视直播发表面向全国人民的讲话。他的讲话有几个要点,一是对过去政策的再次解释说明,他说,“清零”是我们曾经的追求,也成功过。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清零”不再现实,所以要采取“共存”策略。他也再次解释了目前的收紧措施是为了防止医疗资源被迅速挤兑。德尔塔的传播力太强,目前要踩刹车,减缓速度,才能让医护人员喘口气,也能争取时间扩充资源。其二,针对引起人们较多担心和忧虑的居家康复计划,他说:“我理解这些忧虑。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给大家提供支援。之前,我们准备不足,现在我们改进了。任何人在居家康复时如果出现严重症状,我们会送院并提供必要治疗。我们也会让大家清晰知道如何进行居家康复,流程不再复杂。” 目前,人们需要认识到,保护医护人员是我们的底线,而今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抗疫的前线。其三,他说,有了疫苗的保护,冠病已经不再可怕。我们最担心的是年长者,尤其是尚未接种的、有基础病病史的年长者。他敦促年长者尽快接种疫苗或第三针加强针。关于儿童,他这样说:“目前12岁以下儿童没有疫苗保护。虽然数据显示儿童感染极少转为重症,但父母感到焦虑,我充分理解。我们正关注美国的儿童疫苗试验。一旦试验成功,获得批准,我们会第一时间安排儿童接种,这很可能在明年年初。”

最后,他说,峰值总会来到,但我们无法断定是什么时候。从其他国家的经验判断,希望我们的峰值在一个月内出现。目前看起来前途茫茫,但我们确实是在向新常态稳健迈进,尽管从现在到新常态,可能还需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时间。但是,他始终强调,“我们必须重新与世界连接,包括重开边境。企业与投资者需要出境做生意,学生需要出境求学与实习,分居海内外的家人要团聚。”

一切基于数据的理性决策

在10月9日的电视直播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带来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在接下来更新的居家康复计划中,密接者将不用隔离,只需要在每次外出前用ART自测阴性即可出门。他说,以前对密接者的管理程序,更多地是基于过去的“清零”政策而决定的,而现在情况变化了,比起冠病本身,人们更害怕那些限制措施带来的不便。因此,防疫程序也需要更新。

这样做的理由主要是,一是德尔塔的病毒毒性强,病毒载量高,这反而增强了方便快速的ART检测的有效性,ART检测将比以前变得更加有用。所以,对于密接者,使用ART检测来快速筛检,从而代替隔离是可行的。二是,数据说明,目前密接者中被感染的数据是10%,其中8%是在隔离刚刚开始就发现的,剩下2%是隔离期內发现的。现在用检测代替隔离的办法,虽然没有“天衣无缝”的感觉,但是卫生部不想再只为检测出少量的感染者而影响大家。

王乙康宣布,将从10月11日起简化应对疫情的程序,分别对应三种主要的情况,三种程序就像是搭积木一样,可以在有需要时转换。同时,只有身体不适和出现冠病症状的病患才需要进行PCR检测,其他人则用ART检测,即可更快侦测出感染以自我隔离。之前引起人们困惑的向密切接触者发出的隔离令、健康风险警告和健康风险警戒,也将统一成一个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

在新的应对程序下,第一种情况是,有症状身体不适,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打了疫苗的,10天后结束隔离;没有打疫苗的,14天后结束隔离。第二种情况是,无症状但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72小时,72小时后ART检测阴性即可恢复自由。如期间出现不适则可立即就医。第三种情况是,确诊患者的密接者,将会收到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HRW),他们需要在第一天和第七天使用ART自检。这7天,若要出门须先进行ART自检,只要是阴性,自检的同一天就可以出门。若任何时候ART检测呈阳性,再采取情况二的程序。第七天仍是阴性的话,就不需要再继续检测了。这种做法将更加强调个人责任和自我管理。

基于德尔塔病毒的特性,传播快,毒性强,潜伏期短,早前新加坡已经将密接者隔离期从原来的14天缩短到10天,现在则进一步取消隔离,主要还是基于科学研究的数据。而且现在新加坡疫苗接种率高,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无症状和轻症,政府也已经审批通过了5种冠病治疗方案。政府决定不再为小概率的风险,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一切正像政府曾经说过的那样,杀鸡不再用牛刀。虽然没有人知道对错,但新加坡政府继续开放的信心坚定,而外部观察者多认为新加坡防疫政策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实验。

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10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长易华仁也分享了新加坡开放同德国和文莱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accinated Travel Lane,简称VTL)计划以来的有关疫情数据。这个计划从9月8日开始执行,迄今3100人免隔离入境,但其中只有2人是输入病例,说明这个计划运行良好,因此接下来,会将此计划扩大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他说,计划将扩大至更多国家和地区,例如加拿大、丹麦、法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同时,还将简化这项计划的检测程序,把对旅客的检测次数从原来的四次减至两次。但是他同时也强调,这些入境旅客,需要具备已完成疫苗接种的电子证书。据《联合早报》报道,易华仁的讲话刚结束的下午,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网站就被挤爆,一度无法登陆。虽然总理夫人何晶在社交媒体上打趣说VTL扩充到更多国家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人们不必现在就挤爆新航网站。然而,此时人们对边境重开的渴望可见一斑。

实际上新冠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政府每一次收紧措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受到冲击,员工也失去工作。新加坡的很多商场在疫情期间都经历了一次重新洗牌,甚至连一些较大的门市都关了。孩子们也无法过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居家学习不仅效率低,也给不少父母带来困扰和负担。原先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都不见了,有的学校本来每年是必修课之一的出国学习项目也停止了两年。那些有亲人在国外的家庭,必须分开更长的时间。李总理在电视讲话中也说,这种情况不仅带来心理和情感压力,也让人感到精神疲惫。因此,新加坡才更要改变战略,努力过渡到“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

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也详细解释了,防疫程序的改变也致力于解除人们的恐惧和消除混乱,从而坚定人们的信心。他说,防疫政策深深地影响着社会心理。当防疫政策过于复杂的时候,就容易导致人们出现不安和恐惧的情绪。然而事实上,新冠的整体危害又很轻微。根据目前的数据,风险最大的是80岁以上的人和60岁以上未接种的群体,因此绝大多数人无需过于恐惧。接下来人们还会有一段适应改变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人的心理防卫要调整。现在重新调整防疫程序对于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调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从各个方面来看,新加坡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强人们对于继续开放的信心。同时,新加坡也继续开展疫苗追加剂计划。王乙康说,60岁以上年长者和乐龄护理设施住户已经约有七成已接种或预约接种。10月4日起,已完成两剂冠病疫苗接种至少六个月,年龄介于50岁至59岁的人也陆续收到疫苗追加剂接种邀约短信。接下来,还将有三种人士被列入追加剂计划,包括医护与前线工作人员;制度化住宿型设施住户以及工作人员(例如疗养院);以及30岁以上人士。

随着全民接种计划的推进,新加坡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率目前已达82%,至少接种一针的达85%。联合抗疫小组宣布,从10月13日起,将按照个人疫苗接种情况区分安全管理措施。仅限完成疫苗的人,可以最多两人一组在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以及进入购物商场和观光景点。而在这之前,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只是不能在餐馆堂食,而可以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也可以自由进出商场和景点。如此看来,今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生活上更大的不便。如果说之前的限制措施,对未接种者的生活没有太大实质影响的话,现在看来已经渐渐地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

9日当晚,卫生部文告说:“过去28天,98.4%的感染者没有或只出现轻微症状,1.3%需要输氧,0.1%需要在加护病房留医,0.2%病逝。”“需要ICU的人数继续以与我们的总病例数相同的速度增加,尽管有所滞后。过去两周,我们在ICU中有51例新病例,而前两周为32例。虽然我们增加了医院容量,但床位占用率却在上升,我们的医疗人力也一直捉襟见肘。”“截至10月9日中午12时,本地有1,569名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住院。当中,有302名重症病患需要输氧,40人则在加护病房留医。”

卫生部文告也说,“我们正在坚持朝着一个具冠病韧性的国家过渡。我们将逐步重新开放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并恢复旅行,这是我们经济的命脉。但就目前而言,稳定阶段对于保护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必要的。”

占据ICU的冠病患三分之二都是未接种者。医院床位可以增加,但医护人力资源一直是一个制肘。这大概也是全民接种计划渐渐地呈现出半强制的性质的一个原因。这一新的分开管理措施,不知是否会在社会上引起新的争论。也许,人们牺牲一部分自由,也是坚持开放的代价。毕竟,对于新加坡来说,开放才能生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徐海娜:密接者也可不再隔离,新加坡的信心来自哪里?

发布日期:2021-10-11 07:10
|日增三千多,人心摇摆,但新加坡将继续开放,密接者也不再隔离。决策的基础是德尔塔的特性、数据和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徐海娜

【OR  商业新媒体】


有朋友确诊了,有朋友隔离了,楼下的幼儿园有人确诊了,孩子的学校也有人确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确诊或者变成密接者。整个社会开始有点人心惶惶。而且最近有较多未接种的年长人士因为感染新冠病逝,直接推高了新冠死亡率,使新冠发生以来的死亡总数达到了121起。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有的担忧,有的变得麻木,有的变得不耐烦,还有人变得气愤、沮丧和失望。10月9日星期六,中午12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电视讲话,安抚民心,紧接着电视台直播了联合抗疫小组的新闻发布会。认真听完这场发布会,我们才知道,在如此不明朗的前景之下,新加坡政府坚持开放的信心来自哪里。

8月底以来,由于Delta病毒的肆虐,新加坡本土病例激增,并呈现指数级倍增的势头,10月5日,本土病例单日新增3480起,首次突破3000大关。虽然卫生部早在9月初就做出了这样的预测,并指出达到峰值时,病例才会下降。但是,因为谁也无法确切知道多少才是峰值,已经有民众面对不断高涨的数字感到恐慌。而且卫生部早前推出的“居家康复计划”执行得不够顺利,民众担心居家康复会让其他家人也被感染,同时因为有部分确诊者无法及时联系到卫生部,令民众对其居家康复程序感到疑惑。确诊者、以及接到密切接触者隔离令(QO)、收到健康风险警告(HRW)和健康风险警戒者(HRA)的不同的处置程序也令人困惑。还有,使用PCR(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和ART(抗原快速测试)检测出阳性者,虽然同样是无症状感染者,却为何采用不同处置程序?人们还有很多类似的问题和疑惑,使得这段时间以来,民众情绪起伏较大,大家感觉政府在激增的病例面前准备不足,程序上较为混乱。卫生部还曾以“医护人手不足”、“打仗时没时间好好解释”等来回复疑问,也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满情绪。为了缓解医疗系统压力,放慢病毒传播速度,9月27日起,新加坡政府宣布再次收紧管理措施,12岁以下学生居家学习至10月10日;堂食和社交限制降为2人一组为限;居家办公转为默认模式。并从10月1日起公布确诊者行踪地图,供公众决定是否自行回避。可是,这一系列收紧措施又令群众对政府是否仍在走与病毒共存的开放路线感到疑惑,有人嫌紧,有人嫌松,纷争几近白热化。

李总理电视讲话澄清疑惑

10月9日中午12点,李显龙总理通过电视直播发表面向全国人民的讲话。他的讲话有几个要点,一是对过去政策的再次解释说明,他说,“清零”是我们曾经的追求,也成功过。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清零”不再现实,所以要采取“共存”策略。他也再次解释了目前的收紧措施是为了防止医疗资源被迅速挤兑。德尔塔的传播力太强,目前要踩刹车,减缓速度,才能让医护人员喘口气,也能争取时间扩充资源。其二,针对引起人们较多担心和忧虑的居家康复计划,他说:“我理解这些忧虑。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给大家提供支援。之前,我们准备不足,现在我们改进了。任何人在居家康复时如果出现严重症状,我们会送院并提供必要治疗。我们也会让大家清晰知道如何进行居家康复,流程不再复杂。” 目前,人们需要认识到,保护医护人员是我们的底线,而今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抗疫的前线。其三,他说,有了疫苗的保护,冠病已经不再可怕。我们最担心的是年长者,尤其是尚未接种的、有基础病病史的年长者。他敦促年长者尽快接种疫苗或第三针加强针。关于儿童,他这样说:“目前12岁以下儿童没有疫苗保护。虽然数据显示儿童感染极少转为重症,但父母感到焦虑,我充分理解。我们正关注美国的儿童疫苗试验。一旦试验成功,获得批准,我们会第一时间安排儿童接种,这很可能在明年年初。”

最后,他说,峰值总会来到,但我们无法断定是什么时候。从其他国家的经验判断,希望我们的峰值在一个月内出现。目前看起来前途茫茫,但我们确实是在向新常态稳健迈进,尽管从现在到新常态,可能还需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时间。但是,他始终强调,“我们必须重新与世界连接,包括重开边境。企业与投资者需要出境做生意,学生需要出境求学与实习,分居海内外的家人要团聚。”

一切基于数据的理性决策

在10月9日的电视直播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带来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在接下来更新的居家康复计划中,密接者将不用隔离,只需要在每次外出前用ART自测阴性即可出门。他说,以前对密接者的管理程序,更多地是基于过去的“清零”政策而决定的,而现在情况变化了,比起冠病本身,人们更害怕那些限制措施带来的不便。因此,防疫程序也需要更新。

这样做的理由主要是,一是德尔塔的病毒毒性强,病毒载量高,这反而增强了方便快速的ART检测的有效性,ART检测将比以前变得更加有用。所以,对于密接者,使用ART检测来快速筛检,从而代替隔离是可行的。二是,数据说明,目前密接者中被感染的数据是10%,其中8%是在隔离刚刚开始就发现的,剩下2%是隔离期內发现的。现在用检测代替隔离的办法,虽然没有“天衣无缝”的感觉,但是卫生部不想再只为检测出少量的感染者而影响大家。

王乙康宣布,将从10月11日起简化应对疫情的程序,分别对应三种主要的情况,三种程序就像是搭积木一样,可以在有需要时转换。同时,只有身体不适和出现冠病症状的病患才需要进行PCR检测,其他人则用ART检测,即可更快侦测出感染以自我隔离。之前引起人们困惑的向密切接触者发出的隔离令、健康风险警告和健康风险警戒,也将统一成一个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

在新的应对程序下,第一种情况是,有症状身体不适,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打了疫苗的,10天后结束隔离;没有打疫苗的,14天后结束隔离。第二种情况是,无症状但检测出阳性者,自我居家隔离72小时,72小时后ART检测阴性即可恢复自由。如期间出现不适则可立即就医。第三种情况是,确诊患者的密接者,将会收到为期7天的健康风险警告(HRW),他们需要在第一天和第七天使用ART自检。这7天,若要出门须先进行ART自检,只要是阴性,自检的同一天就可以出门。若任何时候ART检测呈阳性,再采取情况二的程序。第七天仍是阴性的话,就不需要再继续检测了。这种做法将更加强调个人责任和自我管理。

基于德尔塔病毒的特性,传播快,毒性强,潜伏期短,早前新加坡已经将密接者隔离期从原来的14天缩短到10天,现在则进一步取消隔离,主要还是基于科学研究的数据。而且现在新加坡疫苗接种率高,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无症状和轻症,政府也已经审批通过了5种冠病治疗方案。政府决定不再为小概率的风险,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一切正像政府曾经说过的那样,杀鸡不再用牛刀。虽然没有人知道对错,但新加坡政府继续开放的信心坚定,而外部观察者多认为新加坡防疫政策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实验。

开放才能生存的信念

10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长易华仁也分享了新加坡开放同德国和文莱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accinated Travel Lane,简称VTL)计划以来的有关疫情数据。这个计划从9月8日开始执行,迄今3100人免隔离入境,但其中只有2人是输入病例,说明这个计划运行良好,因此接下来,会将此计划扩大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他说,计划将扩大至更多国家和地区,例如加拿大、丹麦、法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同时,还将简化这项计划的检测程序,把对旅客的检测次数从原来的四次减至两次。但是他同时也强调,这些入境旅客,需要具备已完成疫苗接种的电子证书。据《联合早报》报道,易华仁的讲话刚结束的下午,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网站就被挤爆,一度无法登陆。虽然总理夫人何晶在社交媒体上打趣说VTL扩充到更多国家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人们不必现在就挤爆新航网站。然而,此时人们对边境重开的渴望可见一斑。

实际上新冠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政府每一次收紧措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受到冲击,员工也失去工作。新加坡的很多商场在疫情期间都经历了一次重新洗牌,甚至连一些较大的门市都关了。孩子们也无法过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居家学习不仅效率低,也给不少父母带来困扰和负担。原先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都不见了,有的学校本来每年是必修课之一的出国学习项目也停止了两年。那些有亲人在国外的家庭,必须分开更长的时间。李总理在电视讲话中也说,这种情况不仅带来心理和情感压力,也让人感到精神疲惫。因此,新加坡才更要改变战略,努力过渡到“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

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王乙康也详细解释了,防疫程序的改变也致力于解除人们的恐惧和消除混乱,从而坚定人们的信心。他说,防疫政策深深地影响着社会心理。当防疫政策过于复杂的时候,就容易导致人们出现不安和恐惧的情绪。然而事实上,新冠的整体危害又很轻微。根据目前的数据,风险最大的是80岁以上的人和60岁以上未接种的群体,因此绝大多数人无需过于恐惧。接下来人们还会有一段适应改变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人的心理防卫要调整。现在重新调整防疫程序对于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调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从各个方面来看,新加坡政府一直致力于加强人们对于继续开放的信心。同时,新加坡也继续开展疫苗追加剂计划。王乙康说,60岁以上年长者和乐龄护理设施住户已经约有七成已接种或预约接种。10月4日起,已完成两剂冠病疫苗接种至少六个月,年龄介于50岁至59岁的人也陆续收到疫苗追加剂接种邀约短信。接下来,还将有三种人士被列入追加剂计划,包括医护与前线工作人员;制度化住宿型设施住户以及工作人员(例如疗养院);以及30岁以上人士。

随着全民接种计划的推进,新加坡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率目前已达82%,至少接种一针的达85%。联合抗疫小组宣布,从10月13日起,将按照个人疫苗接种情况区分安全管理措施。仅限完成疫苗的人,可以最多两人一组在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以及进入购物商场和观光景点。而在这之前,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只是不能在餐馆堂食,而可以小贩中心或咖啡店堂食,也可以自由进出商场和景点。如此看来,今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生活上更大的不便。如果说之前的限制措施,对未接种者的生活没有太大实质影响的话,现在看来已经渐渐地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

9日当晚,卫生部文告说:“过去28天,98.4%的感染者没有或只出现轻微症状,1.3%需要输氧,0.1%需要在加护病房留医,0.2%病逝。”“需要ICU的人数继续以与我们的总病例数相同的速度增加,尽管有所滞后。过去两周,我们在ICU中有51例新病例,而前两周为32例。虽然我们增加了医院容量,但床位占用率却在上升,我们的医疗人力也一直捉襟见肘。”“截至10月9日中午12时,本地有1,569名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住院。当中,有302名重症病患需要输氧,40人则在加护病房留医。”

卫生部文告也说,“我们正在坚持朝着一个具冠病韧性的国家过渡。我们将逐步重新开放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并恢复旅行,这是我们经济的命脉。但就目前而言,稳定阶段对于保护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必要的。”

占据ICU的冠病患三分之二都是未接种者。医院床位可以增加,但医护人力资源一直是一个制肘。这大概也是全民接种计划渐渐地呈现出半强制的性质的一个原因。这一新的分开管理措施,不知是否会在社会上引起新的争论。也许,人们牺牲一部分自由,也是坚持开放的代价。毕竟,对于新加坡来说,开放才能生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