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

 

【OR  商业新媒体】

有一段1994年的《今日秀》(Today)视频最近流传甚广,在节目中,布赖恩特·冈贝尔(Bryant Gumbel)问其他主持人:“互联网到底是什么?” 他们支支吾吾地给出了各种不同答案,然后摄像机后面的一位技术人员进行了解释。主持人们看起来还是很困惑。

当前关于加密货币的讨论也有类似的感觉,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第一次提到“区块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加密货币已经创造出了整个产业--以及全新的支付方式--而大多数人仍然搞不清楚这些代币和宝可梦(Pokémon)的区别。它们种类繁多,包括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ereum)、狗狗币(Dogecoin)、SafeMoon、Chainlink、Solana和波卡(Polkadot),等等。

在加密货币的忠实拥趸(尤其是那些全力以赴支持他们心中唯一真正代币的极端主义者)当中,这些代币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你拥有哪一款代币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你是谁:你的人生哲学、你的朋友圈,甚至你的时尚感。每一种加密货币都代表着一种完整的文化,有着自己的模因、审美、语言、可信的声音和权力结构。购买加密货币不仅仅是一种投资;它还是一种身份声明。亚历山大·斯维茨基(Aleksandar Svetski)自称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正如他今年6月在迈阿密举行的2021年比特币大会小组讨论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你说了些什么。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看看,我就能知道你的信仰。”也许反之亦然: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神秘新资产当中的一员,就看看它的信徒是什么样子。

加密货币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时刻。今年购买代币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与此同时,这个领域正受到全球监管机构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今年6月,中国禁止了比特币挖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表示需要加强监管。几乎每周都有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因为欺诈而被搜查,或者有一名勒索软件黑客要求用比特币付款。尽管大多数加密货币的价格都在5月份创下历史高点,但自那以来,市场价值已经下跌。

在这种令人担忧的环境下,粉丝大军已经集结起来: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以太坊阵营(Etherean)、狗狗币军队(Doge Army)、还有支持Chainlink的Link陆战队(Link Marines)以及其他山寨币的支持者。从一定程度上看,他们的动机是为了谈论自己的代币,希望有越多人听说这种加密货币,就越有可能购买它--这个目标被戏称为“价格上涨”(number go up)。但是,这些粉丝部落也会帮助划定他们项目的范围、原则和优先级。

每天都有新的代币诞生,而存活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在某些情况下,赢家是那些能够提供最优技术或解决棘手问题的产品。但通常最受欢迎的代币只是因为拥有名头最响的支持者。[比如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局外人来说,代币大战听起来可能像是《万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当中人民犹太阵线(Judean People’s Front)和犹太人民阵线(People’s Front of Judea)之间的内讧。但是,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和情感上投资加密货币的人来说,不同代币之间的差异无比巨大,对数字未来的影响也大得不得了。

比特币阵营

当萨尔·斯特罗姆(Sal Strom)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她竟然产生了某种生理反应。那是在2017年,这位艺术家和一个朋友在俄勒冈州共进晚餐,据斯特罗姆回忆,那个朋友的儿子正在投资“某种网络货币之类的东西”。当时她已经很少使用现金了,这件事让她感觉进化到了下一步:“我胳膊上所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身体说,‘这是真的。’”

斯特罗姆回到家,开始在网上研究加密货币。她说,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去中心化货币概念“让我觉得很有道理”。斯特罗姆十年来一直处在负债状态,不停更换信用卡。她预计,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人接纳,它的价值会上升,有望给她带来一条出路。她把积蓄从股票转移到了比特币上。

斯特罗姆开始制作以比特币为主题的艺术品。她把世界各国的货币粘在一起,然后把比特币标识叠加在上面,创作出了一幅世界地图拼贴画。另一件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墓地和“比特币讣告”记录(这种货币被宣布死亡的次数),灵感来源于她在Twitter看到的模因。斯特罗姆称,她对待艺术和对待财务的态度一样:“当别人告诉你某件事行不通的时候,我偏偏喜欢去做。”

现年64岁的斯特罗姆和那对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比特币兄弟的原型相去甚远。但她谈论比特币的方式与众多忠实拥趸的语言和态度遥相呼应。她不仅仅是了解比特币;她还吃下了“红药丸”,“钻进了兔子洞里”,像研究犹太法典《塔木德》(Talmud)一样“研究”它。她将比特币以外的其他加密货币称为“垃圾币”,把不断积累比特币的基本单位称为“堆叠坐席”(stacking sats),或者“聪”(satoshis),以比特币的化名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命名。(1亿聪等于1个比特币。)

对大多数加密货币圈内人来说,比特币是敲门砖。它是一个简单而巧妙的想法:是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发送和接收的数字货币,无需任何中介机构(或者用比特币用语来说,无需“审查机构”),比如说银行或政府。交易在区块链上被执行和记录(抱歉,我会长话短说的),这是一个存储在世界各地计算机上的分散式分类账。作为给分类账提供安全保障的回报,“矿工们”将获得新币和交易费。拥护者将比特币宣传为一种价值存储手段(“数字黄金”)、一种交换媒介(由于波动性大,现在已经较少提及这一点了)和一种通货膨胀对冲工具。你不必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复杂性,就能明白比特币永远只有2100万个。

随着需求增加而供应保持不变,从逻辑上讲,价格将会上涨。但是,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比特币阵营称,对货币去中心化,你可以从根本上将权力从银行和国家转移出去。对有抱负的革命者来说,购买比特币就像冲进巴士底狱,甚至都不用先穿上裤子。皈依比特币的过程从使用模因和流行语的入门套件开始。我在迈阿密的大会上和一些比特币阵营人士交谈,他们承诺会“持有”手中的比特币而不会卖掉它们,还将批评之声蔑称为“FUD(英文单词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的首字母缩写)”,并在他们的Twitter头像上添加了激光眼以示忠诚。

“继续穷开心吧”--这是送给反比特币人士的格言。怀疑人士的看法往往只会增强比特币阵营的信念。斯特罗姆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反对它。”她的儿子是一名理财顾问,敦促她不要投资比特币,她的伴侣在科技行业工作,也告诉她那是一个骗局。(他更喜欢以太坊。)在读了一本名为《比特币和美国黑人》(Bitcoin & Black America)的书之后,托弗·贝茨(Topher Bates)试图说服朋友和家人投资这个领域。贝茨说:“事实是,大多数人都不想听。”约翰·莱斯特(JohnLester)穿着一件印有雷·利奥塔(Ray Liotta)激光眼头像的T恤衫出席大会,他说:“我没有为此失去朋友,但肯定有一些朋友和我疏远了。”

与此同时,比特币让他们和同道中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斯特罗姆和艺术家卡罗尔·安·丹纳(Carole Ann Danner)都在比特币大会上展示了作品,对比特币的共同热爱使她们结成密友。斯特罗姆说:“她比我还要着迷。”纽约市的保罗(Paul)和娜拉·金(Nara Kim)夫妇在2018年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谈起了比特币;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尽管这个圈子充满了意气风发的革命氛围,但在多样性方面还做得不够好,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环顾参加迈阿密比特币大会的人群,安黛尔·恩德洛武(Andile Ndlovu)说:“这里没有多少黑人女性。这一点很不好。”出生于津巴布韦的恩德洛武在洛杉矶的音乐行业工作。她把这个问题归因于黑人当中的一种普遍看法: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精英主义”的东西,或者必须很有钱才能参与其中。她说:“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进一步学习,这样我就可以让其他黑人了解其中的奥秘。”

与比特币阵营人士争论会让你头痛欲裂。你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都会遭到反击:保护网络所需的能源会破坏环境--但它会激励绿色能源的发展!它又慢又笨重--但是最新的闪电网络会让它变快!它在监管之下难以生存--但它是控制不住的!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任何经历过价格发现过程的新资产都是如此。

对许多粉丝来说,比特币可以归结为信仰:他们相信它会成功,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将相信它会成功。他们说,如果这个推理听起来很圆满,那么欢迎来到这个货币世界。现在只要说服其他人就好了。

这就到了极端主义者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尽管斯特罗姆没有大力宣传比特币,但剃着光头的澳大利亚企业家、“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斯维茨基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在迈阿密大会的小组讨论会上,他说:“我们是这个网络中的白细胞。如果中心维持不下去,我们就会成为又一个垃圾币项目。”因此,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必须大力推广这种代币并驳斥反对意见。这听起来像是在当托儿。但斯维茨基告诉我,他想让比特币保持它最初的自由理想并抵制审查。他说:“它是完美的货币,根植于数学和热力学定律。”未来,我们将记住的人类三大发明将是“火、比特币和量子遥传”。

斯维茨基说,极端主义者之间争斗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他们对待批评人士的态度。当有影响力的比特币阵营人士罗伯特·布里德洛夫(Robert Breedlove)在Twitter上发布一种名叫Bit Clout的新加密货币时,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对他发起猛攻。斯维茨基说:“刀不磨不锋利。这看起来似乎很残酷,但我们真的是在互相叫阵。”

以太坊阵营

迈克尔·巴比亚克(Michael Babyak)需要找点新的事情做。在华盛顿政界工作多年[从国会山开始,最后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营销技术总监]之后,他于2017年辞去了工作,因为他发现自己“与党内一位领导人的意见相左”--这是他的委婉说法。他进入政界是为了成为“我自己之外的更广阔天地的一部分”,但现在那个存在的压舱石已经消失了。他于2015年首次购买比特币,用于支付收看体育比赛网上直播的费用。当市场在2017年崩盘后,他决定买进更多,然后最终购买了一些以太币(这种加密货币催生了另一种名叫以太坊的区块链),看着价格不断攀升。他说:“我当时想,‘我需要开始了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所谓的比特币阵营的“末日准备者”态度令他感到意兴阑珊,于是,他开始探索以太坊论坛,在那里,他发现了“世界上最包容友好的社区。”当他提出问题时,开发人员会迅速作出回应。他了解到,以太坊采用了支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并在其之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计算机程序生态系统或“智能合约”。你可以将分类账用作各种交易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发送和接收资金,无论是房地产交易、艺术品购买还是复杂的金融工具,都能适用。以太坊区块链的专用货币以太币被用来和这些程序进行交互。以太坊阵营称,交易过程中的关键因素是“不信任”:在签订合同时,你无需花钱请审计机构来审查交易对手或者通过银行转移资金,在交易对手未能履约时,也无需花钱请律师来起诉他们,你只需信任按照设计来执行交易的代码即可。

而且这些代码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获取一个项目的代码并使用它来构建另一个代码,或者重新组合现有代码--这种被称为“可组合性”的品质为以太坊赢得了“货币乐高”的喻称。例如,几年前,加密货币交易员希望能够出售他们的代币并锁定利润,但他们不想兑现成美元,因为可能会很麻烦。因此,开发人员创建了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稳定币现在是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基石,因为它们可以让人更轻松地转移资金,并使开发人员在原有基础上创建无数新的“乐高积木”。(它们也存在争议,因为人们怀疑某些稳定币是否完全由美元支持。)巴比亚克从来没有像他的普林斯顿同学那样供职于华尔街,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对“金融范式的转变”感到很振奋。

他还看到以太坊改变了公司的运营方式。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之后,巴比亚克对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可能性感到兴奋。DAO的成员可以根据他们拥有的组织代币数量对公司决策进行投票,而不是由老板来下达命令,让员工来遵从。巴比亚克称:“这几乎像是最好的民主。”当然,一小群人可以通过买断所有代币来夺取权力,但是,他认为,至少这个过程是透明的。同样的道理,创作者和品牌可以发行“社交代币”,让粉丝在他们的作品中占有股份,从而建立社区并调整财务激励措施。

以太坊阵营群众的实用主义吸引了巴比亚克。如果说比特币阵营是加密货币世界的勇士,那么以太坊阵营就是建设者。比特币阵营强调个人自由不受金融暴政的束缚,而以太坊阵营则信奉集体行动和协作精神。巴比亚克称:“你是在把赌注押在合作上面。”

以太坊社区的整体美学与比特币的阿尔法男性能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太坊阵营喜欢独角兽和柔美的色彩,而不是激光眼和灵感来自电影《斯巴达300勇士》(300)的斯巴达风格的东西。最近由ETH Global赞助的一个在线黑客马拉松网站采用了20世纪90年代的复古外观:一种以友好的粉色和蓝色为基调的微软Windows风格界面,角落上有一个“LoFi Beats”按钮。

主办方在解释比赛规则时说:“这不是一场比赛。我们想让你们学到东西,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2019年的一则视频也许最好地体现了以太坊时尚,在视频当中,身材瘦长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捷林(Vitalik Buterin)站在循环播放的动画前费力地解释区块链,动画内容包括骑着火箭的袋鼠DJ和考拉熊,后面喷射出一串彩虹心的轨迹。以太坊阵营在社交媒体上表忠诚的方式是用符号Ξ来替换他们名字中的字母E,所以《彭博商业周刊》的英文名称就成了BloombΞrgBusinΞsswΞΞ。(Ξ还是以太币的货币符号。)另一个常见的举动是修改社交媒体账号名称,巴比亚克最近把他的Twitter账号改成了babyak.eth。

比特币的忠实拥趸对以太坊阵营的许多主张嗤之以鼻。巴比亚克称,他相信“大反转”,即以太币的总市值将来会超过比特币。斯维茨基驳斥了以太币将超过比特币成为第一大数字货币的看法:“当其他人还在玩贝壳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黄金。”斯维茨基对以太坊支持的项目不太感冒,比如不可替代代币(简称NFT),最近这些在线艺术品的价值暴涨。他说:“我们不需要另一种互相销售JPEG图片的方式。我们需要解决代币中存在的问题。”

和以太坊阵营的世界观相比,比特币极端主义者的论调听起来像是某种极简主义:一个发明搞定一切。相比之下,以太坊阵营设想的未来是持续增量变化,然后升级到永恒。这是一种兼容并蓄的技术进步愿景,甚至给比特币也留出了空间。巴比亚克称:“这两种东西可以共存。”

以太坊阵营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们对任何被称为“以太坊杀手”的区块链都感到不满,无论是Cardano(巴比亚克称它“完全是炒作”),还是Solana(“有点尴尬”),或者是币安智能链(Binance Smart Chain)(充满了“骗局和黑客”)。不管这些网络是否正在努力解决以太坊协议存在的实际问题,包括它缓慢的速度和通常过高的交易费。以太坊阵营称,未来的升级将转变采矿过程以降低能源密集度,还会做出其他调整,和从头开始创建的新代币相比,这些升级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就在巴比亚克被以太坊社区接纳的同时,他也在扩展这个社区。现在,他发现自己被视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权威,朋友和熟人都找他寻求建议。他的妻子卡梅伦·哈德斯蒂(Cameron Hardesty)是一家鲜花分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鼓励巴比亚克将自己的想法写进他打算很快出版的一份时事通讯当中。她很高兴看到他对新事物感到兴奋。她说:“他在职业生涯当中曾经迷失过方向。然后他遇到了加密货币。它给他提供了一条通往这个新身份的途径。”

哈德斯蒂还指出了加密货币圈子里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最近,Bitch Media网站的一篇文章将比特币称为“男人的占星术”。哈德斯蒂认为加密货币扮演了某种社交角色。她说:“说到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谈话中必须有一些不带感情因素的黏合剂。这个黏合剂通常是体育运动,现在对迈克尔来说,还有加密货币。”

哈德斯蒂说,巴比亚克对区块链的热爱可能令人感到紧张。在她创办公司到宝宝降生前的那段时间,整天听到有关加密货币的话题可能会有压力。她说:“我经常这么跟他说,’我们能谈点别的东西吗?’”她还想确保自己的家庭没有面临过高的财务风险。她说:“他是个如此坚定的信徒,无法想象这些资产的价值不会继续上升。”但是,巴比亚克称,他在投资加密货币方面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方式。他说,在其他代币“有点趋于YOLO的意味”之后,他现在把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都放在以太币上。(YOLO是You Only Live Once的首字母缩写,意思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赌徒和收益耕作者

对23岁的杰克·布鲁(Jack Brew)来说,YOLOing正是关键点。为了玩在线扑克,他从15岁开始购买加密货币。他把当临时保姆赚的钱攒下来,和某人约好在加州威尼斯的一家星巴克里碰面,付给他现金以换取比特币。布鲁说:“这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大学期间,他开始涉足保证金交易并成为以太币极端主义者,然后这种代币就出现了抛物线式的上涨。他说,在大一的时候,他赚了将近25万美元,后来却因为一些糟糕的空头或者押注以太币价格会下跌而输光了所有的钱。布鲁说:“这太恶心了。让我陷入了黑暗的境地。”于是他完全退出了交易,专心完成学业。

然后到了2020年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简称)之夏。他说:“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重操旧业的。”DeFi涵盖了一系列基于区块链的工具,旨在构建一个基于计算机协议而非传统公司的全新金融体系。DeFi圈内人想象着有朝一日一切东西(包括抵押贷款、股票和债券在内)都将在智能合约的基础上运行。不过,就目前而言,DeFi主要涉及到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例如Uniswap或SushiSwap)或其他去中心化应用(dapps)上面交换加密代币,这些应用可以让用户通过借贷或者为交易提供流动性来赚取更多代币。

我们的大脑可能很难理解DeFi的抽象世界,所以请想象一下更具体的东西:在一个大型的集市,顾客想要交易各种物品,从小鸡到订书机,从拖把到豆子。假设人们想用小鸡换订书机。这个集市里的个人可以通过维持小鸡和订书机的库存(也就是提供流动性)来充当造市商,并从每一笔交易中分成。这个集市本身还可以给造市商提供拖把作为奖励,以激励他在这个集市工作而不去街对面的那个集市。如果某项交易的风险特别大(某件物品的价格可能突然暴跌),造市商的分成比例可能也会特别高:不仅仅是一颗豆子,而是一千颗甚至一百万颗。


这就是DeFi,只不过交易的物品是不那么具有随机性的数字代币,其中大部分你可能从未听说过。造市商不用维持小鸡或订书机库存,而是通过向交易池提供代币来获得报酬。由于市场对这些代币的需求非常不确定,流动性提供者[在DeFi领域被称为“收益耕作者”(yield farmer)]可以迅速赚取巨额利润以弥补巨大的风险。最有利可图的机会不会持续很久,因此,他们会不停寻找下一个目标。由此产生了“degen”这个术语,也就是“堕落的赌徒”(degenerate gambler)的缩写,被DeFi社区成员自豪地采用了。

骗局比比皆是。有时候,偷盗程序被写进某种代币的代码中;还有时候,代币创造者卷款潜逃,让贷方持有毫无价值的代币--此举被称为“拉地毯”(rugpull)。精明的收益耕作者可以评估某项投资的风险,但是,即使是备受瞩目的项目也有可能崩溃,正如马克·库班(Mark Cuban)在6月份身陷著名的Titan暴跌清零事件时得到的教训。

这种天文数字般的收益前景令布鲁难以抗拒,所以他捡起了自己的犁。他发现了一个被称为Swerve的流动性池,在那里,他可以通过质押稳定币Tether获得300%的年收益率。(他错过了早期高达1000%的收益率。)为一种名叫Swampy的代币提供流动性可以带来5%的日收益率,而且Swampy本身的价格一度每天翻倍。他最大的回报来自Cake,这是一个名为Pancake 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原生代币,其价格在4月份飙升。年初开始交易的时候他只有少量资金;几个月后,他说,他的身家达到了七位数。

监控他的农场是一项全职工作。他说:“你不得不全神贯注。如果有一个新池发布或者你错过了预售,”你就可能损失惨重。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偶尔会干扰他的日常生活,比如说,当他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收到一笔小费。“我会对她说,‘宝贝,我得尽快处理一下这笔进账。’”

一天,布鲁在马里布冲浪的时候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短信,称Pancake Bunny遭遇了“拉地毯”,他在这个DeFi平台质押了Cake代币。他说:“我以为自己所有的Cake代币都打水漂了。”幸运的是,当他查看账户的时候,发现他的代币还在里面;这次“拉地毯”针对的是另一种与该平台有关的代币。

从过去的损失中吸取教训之后,布鲁锁定了他75%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让他在一年之内都动不了这些投资。他说:“有时候我可能没有自制力来作出理性的决定。”他仍然会用剩下的代币去冒险。他说:“我认为这是我知道的唯一能赚到钱的方法。”

反代币者

当我和埃米·卡斯托(Amy Castor)交谈的时候,并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她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这位直言不讳的“反代币者”因为在文章和推文中表达了对加密货币价值和区块链技术的怀疑而为自己招来了敌人。因此,她宁愿隐藏自己的行踪。她说:“你对这个行业构成的威胁越大,就会有越多人想要找你麻烦。”

卡斯托明白这一点是因为她曾在这个行业工作过。作为加密货币主题出版物的撰稿人,她经常飞到全球各地参加会议,Cardano的开发公司IOHK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之一创办的一个区块链平台,有时候这家公司会承担她的费用。她说:“我玩得很开心,四处旅行,参加派对,大量饮酒。人们会说,’你是自家人,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当卡斯托开始研究一篇令Cardano的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感到不满的文章后,她和这个大家庭的关系恶化了。她说:“当我开始进一步深挖之后,我被踢了出来。”(IOHK的发言人称,该公司“热情地致力于维护编辑完全独立原则,绝对不会因为记者过去对我们的报道而区别对待他们。”)

大约在同一时间,她开始欣赏脾气火爆的伦敦加密货币批评家戴维·杰拉德(David Gerard)的文章。杰拉德毫不掩饰他对区块链及其粉丝的厌恶之情。他说:“关于加密货币,有太多值得反对的东西,它充满了骗局,有割韭菜现象,工作量证明挖矿具有破坏性,但是我反对的理由一直是人。”杰拉德是一名系统管理员,同时还是一位音乐记者,卡斯托说,他帮助她搞懂了“比特币邪教”。她开始把自己的文章草稿发给他,寻求反馈意见,对方亦然。她说:“我开始撰写越来越多关于加密货币领域的批评文章。”

杰拉德认为,比特币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是一种“负和游戏”,旨在以牺牲后来的投资者为代价来支付早期投资者的回报--这种类似庞氏骗局的安排注定会崩溃。他说,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毫无意义,因为它速度慢、价格高而且不稳定。作为长期的IT专业人士,杰拉德对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持怀疑态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它根本不是合约,也不智能。它实际上就是区块链上的一个小型计算机程序。在实际的计算中,我们将其称为数据库触发器或者存储过程,如果可以避免,你永远不会用到它们。它只是一场工程噩梦。”区块链的“不变性”对他来说也没有吸引力:“普通人不关心交易的不可逆转性。”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关心的话,他们希望能够对收费提出异议或撤销拼写错误。但是,在交易不可变的情况下,他说,“所有手误都是不可更改的。”

加密货币有任何价值吗?是的,杰拉德说:“可以购买政府不想让你购买的东西。那是对毒品和骗子的中性说法。”

在炒作盛行的加密货币媒体圈,反代币者起到了遏制过热宣传的作用。有一个流传的笑话说,比特币阵营可以把任何消息都解释成“对比特币有利”的消息,无论是中国打击矿工,还是马斯克宣布,由于环境影响,特斯拉(Tesla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他后来重新考虑了这个决定。)卡斯托、杰拉德和一群怀疑论者强烈反对这种煽动人心的报道。卡斯托最近一直在关注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这件事,尽管萨尔瓦多右翼总统采取的这一举动会削弱该国的民主制度,比特币的Twitter账号仍在庆祝此事。她说:“你会忍不住发问,‘这是怎么发生的?谁是幕后推手?’”

卡斯托明白它的吸引力。她说:“我能理解人们为什么会爱上它。它是整个信仰体系的一部分。”但她认为,人们购买它的主要原因是“肾上腺素--赌博成瘾也能让人获得同样的刺激。”据杰拉德说,哲学上的理由是粉饰门面。他说:“只要能免费致富,你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情,信奉任何愚蠢的意识形态,装模作样,反复吟诵流行语。”

卡斯托曾经短暂持有过加密货币,但这只是让她感到焦虑。她说:“我感觉它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它很可怕,扰乱了你的思想。”对投资者来说,它可能令人陶醉,但它“也有可能摧毁他们”。她说:“它就像是《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杰拉德从未买过代币。“我不觉得我必须亲自在下水道里裸泳,才能告诉人们这么做行不通。”(需要说明的是,我在4月份决定购买一些不同种类的代币作为投资,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它们暴跌了。)

杰拉德认为,去中心化金融可能是最严重的潜在威胁。他说:“它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成果,”业余投资者可能会被专业交易员伤害。他还说:“当散户被割韭菜的时候,就激发了我的道德兴趣。如果你很有钱,那没关系。但爸爸妈妈那代人不明白这一点。”

反代币者面临一个狼来了的问题。杰拉德在十年前就预测加密货币将消亡。他说:“我对比特币的许多预测都错了。”然而,这并没有削弱他的论点:“这表明市场有多么愚蠢。”

与许多支持加密货币的人不同,反代币者并没有变富。杰拉德的评论只为他带来了微薄的收入,自己出版了几本书,包括《Attack oft he 50 Foot Blockchain》,但卡斯托有时候难以维持生计。她说:“我找到了一种非常节俭的生活方式。”我问他们是否组织过反代币大会。她说:“是的,但没人愿意提供资助。”

狗狗币士兵

小蒂姆·优斯奇(Tim Ursich Jr.)是一位正骨医生,在洛杉矶县开了一家运动诊所。有一次,他看到马斯克的一条推文,不解其意:“里面有一个单词:Doge。”优斯奇说:“我以为是拼写错误。”埃隆·马斯克总是很奇怪。他也就没有在意。

但随后,优斯奇发现到处都有人提到狗狗币。出于好奇,他找到了身边的加密货币专家--在他的诊所接受治疗的一群网球运动员。

优斯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他说,他一直在寻找能引导他能量的方法。他很快就和狗狗币社区产生了共鸣,这些人整天都在Twitter和Reddit上发布模因。他说:“他们非常有趣和松弛。他们就像是60年代的花朵宝宝,没有任何烦恼。”他喜欢狗狗币的一点是,它刚开始只是一个用来取笑比特币的笑话(它得名于一个网络模因,以一只憨傻可爱的柴犬头像作为标识),再加上他很喜欢狗,在加州长大的他“家里同时养了四条狗,都是救助回来的”。


狗狗币更像比特币而不是以太坊。它没有内在效用,除非有其他人愿意付钱购买,否则就没有价值。但是,和比特币不一样的是,狗狗币的供应量没有限制。优斯奇对加密货币的未来愿景很简单:“如果比特币是黄金,以太坊就是白银。”优斯奇说,他想象狗狗币将成为加密货币中的零用钱。(目前,狗狗币的价格大约是27美分,而比特币为45700美元,以太币为3150美元。)当一些狗狗币粉丝建议Doge这个词代表“每天只做好事”(Do only good everyday)时,优斯奇决定身体力行。看到慈善机构在疫情期间苦苦挣扎,他开始制作实体狗狗硬币(这种新奇产品每个的制造成本要好几美元),然后卖出去,并将一定比例的利润捐给动物救助机构。他还给那些在网上透露自己窘境的人们邮寄硬币。他说:“我对他们说,‘我支持你们,你们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参与互动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为你们祈祷。’”

随着这种代币的吸引力增加,它的价格也上涨了。达拉斯独行侠队和奥克兰运动家队开始接受用狗狗币购买门票。马斯克表示,他正在与狗狗币的开发者合作,“提高系统交易的效率”。优斯奇说:“它不再只是一种笑话模因币。”

狗狗币的成功催生出了竞争对手,包括SafeMoon、柴犬币(ShibaInu)和Doge Killer在内的模因币承诺带来类似的天文数字般的回报。对优斯奇来说,这些代币只是为了快速赚钱而创造出来的“刮刮乐彩票”。许多狗狗币玩家对它们展开猛烈抨击。优斯奇所在社区的愤怒反应令他感到不安。他在Twitter上主持了一个语音聊天室会议,批评了狗狗币士兵队伍中的负面情绪。他说:“不要说其他社区的坏话。我们传达的讯息是只做好事。”他的Twitter账号The Doge Coin Militia现在有超过4万名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那次慷慨激昂的演讲。

尽管狗狗币很突出,但很少有人认为它是蓝筹加密货币的重要竞争对手。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狗狗币是GameStop时代的后现代转向的一个缩影,在这个时代,资产价格可以在与潜在价值没有明显联系的情况下上涨或者下跌。运营DeFiWatch网站的顾问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ec)说:“狗狗币已经是极限,因为它只是在编故事。”DeFi Watch网站致力于提高加密货币的透明度。金融分析师德梅特里·科菲纳斯(Demetri Kofina)谴责这种现象是“金融虚无主义”,并认为它与更大的社会问题和存在错位问题有关。他在最近的一次在线演讲中说道:“这正是模拟理论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他指的是马斯克提出的另一个想法--人类可能生活在计算机生成的矩阵当中。“这让我们产生一种现实不那么重要的感觉。”

和其他模因币不同的是,狗狗币可以说具有马斯克形式的价值。Slow Ventures的投资者兼合伙人萨姆·莱斯(Sam Lessi)称,加密货币常常被描述为一种邪教,但狗狗币比其他代币更符合这一定义。他说:“埃隆·马斯克是当代最伟大的邪教领袖之一。”他指出,在当前的金融环境下,追随这位邪教领袖实际上可能是理性的决定。“如果你最初按照埃隆说的去做,你真的会赚到钱。”

优斯奇说,狗狗币对他有吸引力在更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这个社区,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尽管他没法去拜访住在蒙大拿州的姐姐及其家人,但他和12岁的侄女关系密切,经常探讨狗狗币模因。他说:“我不能问她关于学校或篮球的事情,但我们总是可以谈论狗狗币。”从这个意义上说,狗狗币是一种社交代币,实际上每种加密货币都是。

优斯奇现在很重视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诊所接受包括狗狗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作为诊费。他梦想有朝一日为树懒建立一个动物保护区。他说:“我说不出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树懒很着迷。”撰文/Christopher Beam■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加密货币 战地指南

发布日期:2021-10-08 18:42
|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

 

【OR  商业新媒体】

有一段1994年的《今日秀》(Today)视频最近流传甚广,在节目中,布赖恩特·冈贝尔(Bryant Gumbel)问其他主持人:“互联网到底是什么?” 他们支支吾吾地给出了各种不同答案,然后摄像机后面的一位技术人员进行了解释。主持人们看起来还是很困惑。

当前关于加密货币的讨论也有类似的感觉,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第一次提到“区块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加密货币已经创造出了整个产业--以及全新的支付方式--而大多数人仍然搞不清楚这些代币和宝可梦(Pokémon)的区别。它们种类繁多,包括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ereum)、狗狗币(Dogecoin)、SafeMoon、Chainlink、Solana和波卡(Polkadot),等等。

在加密货币的忠实拥趸(尤其是那些全力以赴支持他们心中唯一真正代币的极端主义者)当中,这些代币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你拥有哪一款代币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你是谁:你的人生哲学、你的朋友圈,甚至你的时尚感。每一种加密货币都代表着一种完整的文化,有着自己的模因、审美、语言、可信的声音和权力结构。购买加密货币不仅仅是一种投资;它还是一种身份声明。亚历山大·斯维茨基(Aleksandar Svetski)自称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正如他今年6月在迈阿密举行的2021年比特币大会小组讨论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你说了些什么。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看看,我就能知道你的信仰。”也许反之亦然: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神秘新资产当中的一员,就看看它的信徒是什么样子。

加密货币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时刻。今年购买代币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与此同时,这个领域正受到全球监管机构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今年6月,中国禁止了比特币挖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表示需要加强监管。几乎每周都有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因为欺诈而被搜查,或者有一名勒索软件黑客要求用比特币付款。尽管大多数加密货币的价格都在5月份创下历史高点,但自那以来,市场价值已经下跌。

在这种令人担忧的环境下,粉丝大军已经集结起来: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以太坊阵营(Etherean)、狗狗币军队(Doge Army)、还有支持Chainlink的Link陆战队(Link Marines)以及其他山寨币的支持者。从一定程度上看,他们的动机是为了谈论自己的代币,希望有越多人听说这种加密货币,就越有可能购买它--这个目标被戏称为“价格上涨”(number go up)。但是,这些粉丝部落也会帮助划定他们项目的范围、原则和优先级。

每天都有新的代币诞生,而存活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在某些情况下,赢家是那些能够提供最优技术或解决棘手问题的产品。但通常最受欢迎的代币只是因为拥有名头最响的支持者。[比如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局外人来说,代币大战听起来可能像是《万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当中人民犹太阵线(Judean People’s Front)和犹太人民阵线(People’s Front of Judea)之间的内讧。但是,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和情感上投资加密货币的人来说,不同代币之间的差异无比巨大,对数字未来的影响也大得不得了。

比特币阵营

当萨尔·斯特罗姆(Sal Strom)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她竟然产生了某种生理反应。那是在2017年,这位艺术家和一个朋友在俄勒冈州共进晚餐,据斯特罗姆回忆,那个朋友的儿子正在投资“某种网络货币之类的东西”。当时她已经很少使用现金了,这件事让她感觉进化到了下一步:“我胳膊上所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身体说,‘这是真的。’”

斯特罗姆回到家,开始在网上研究加密货币。她说,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去中心化货币概念“让我觉得很有道理”。斯特罗姆十年来一直处在负债状态,不停更换信用卡。她预计,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人接纳,它的价值会上升,有望给她带来一条出路。她把积蓄从股票转移到了比特币上。

斯特罗姆开始制作以比特币为主题的艺术品。她把世界各国的货币粘在一起,然后把比特币标识叠加在上面,创作出了一幅世界地图拼贴画。另一件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墓地和“比特币讣告”记录(这种货币被宣布死亡的次数),灵感来源于她在Twitter看到的模因。斯特罗姆称,她对待艺术和对待财务的态度一样:“当别人告诉你某件事行不通的时候,我偏偏喜欢去做。”

现年64岁的斯特罗姆和那对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比特币兄弟的原型相去甚远。但她谈论比特币的方式与众多忠实拥趸的语言和态度遥相呼应。她不仅仅是了解比特币;她还吃下了“红药丸”,“钻进了兔子洞里”,像研究犹太法典《塔木德》(Talmud)一样“研究”它。她将比特币以外的其他加密货币称为“垃圾币”,把不断积累比特币的基本单位称为“堆叠坐席”(stacking sats),或者“聪”(satoshis),以比特币的化名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命名。(1亿聪等于1个比特币。)

对大多数加密货币圈内人来说,比特币是敲门砖。它是一个简单而巧妙的想法:是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发送和接收的数字货币,无需任何中介机构(或者用比特币用语来说,无需“审查机构”),比如说银行或政府。交易在区块链上被执行和记录(抱歉,我会长话短说的),这是一个存储在世界各地计算机上的分散式分类账。作为给分类账提供安全保障的回报,“矿工们”将获得新币和交易费。拥护者将比特币宣传为一种价值存储手段(“数字黄金”)、一种交换媒介(由于波动性大,现在已经较少提及这一点了)和一种通货膨胀对冲工具。你不必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复杂性,就能明白比特币永远只有2100万个。

随着需求增加而供应保持不变,从逻辑上讲,价格将会上涨。但是,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比特币阵营称,对货币去中心化,你可以从根本上将权力从银行和国家转移出去。对有抱负的革命者来说,购买比特币就像冲进巴士底狱,甚至都不用先穿上裤子。皈依比特币的过程从使用模因和流行语的入门套件开始。我在迈阿密的大会上和一些比特币阵营人士交谈,他们承诺会“持有”手中的比特币而不会卖掉它们,还将批评之声蔑称为“FUD(英文单词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的首字母缩写)”,并在他们的Twitter头像上添加了激光眼以示忠诚。

“继续穷开心吧”--这是送给反比特币人士的格言。怀疑人士的看法往往只会增强比特币阵营的信念。斯特罗姆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反对它。”她的儿子是一名理财顾问,敦促她不要投资比特币,她的伴侣在科技行业工作,也告诉她那是一个骗局。(他更喜欢以太坊。)在读了一本名为《比特币和美国黑人》(Bitcoin & Black America)的书之后,托弗·贝茨(Topher Bates)试图说服朋友和家人投资这个领域。贝茨说:“事实是,大多数人都不想听。”约翰·莱斯特(JohnLester)穿着一件印有雷·利奥塔(Ray Liotta)激光眼头像的T恤衫出席大会,他说:“我没有为此失去朋友,但肯定有一些朋友和我疏远了。”

与此同时,比特币让他们和同道中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斯特罗姆和艺术家卡罗尔·安·丹纳(Carole Ann Danner)都在比特币大会上展示了作品,对比特币的共同热爱使她们结成密友。斯特罗姆说:“她比我还要着迷。”纽约市的保罗(Paul)和娜拉·金(Nara Kim)夫妇在2018年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谈起了比特币;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尽管这个圈子充满了意气风发的革命氛围,但在多样性方面还做得不够好,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环顾参加迈阿密比特币大会的人群,安黛尔·恩德洛武(Andile Ndlovu)说:“这里没有多少黑人女性。这一点很不好。”出生于津巴布韦的恩德洛武在洛杉矶的音乐行业工作。她把这个问题归因于黑人当中的一种普遍看法: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精英主义”的东西,或者必须很有钱才能参与其中。她说:“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进一步学习,这样我就可以让其他黑人了解其中的奥秘。”

与比特币阵营人士争论会让你头痛欲裂。你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都会遭到反击:保护网络所需的能源会破坏环境--但它会激励绿色能源的发展!它又慢又笨重--但是最新的闪电网络会让它变快!它在监管之下难以生存--但它是控制不住的!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任何经历过价格发现过程的新资产都是如此。

对许多粉丝来说,比特币可以归结为信仰:他们相信它会成功,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将相信它会成功。他们说,如果这个推理听起来很圆满,那么欢迎来到这个货币世界。现在只要说服其他人就好了。

这就到了极端主义者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尽管斯特罗姆没有大力宣传比特币,但剃着光头的澳大利亚企业家、“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斯维茨基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在迈阿密大会的小组讨论会上,他说:“我们是这个网络中的白细胞。如果中心维持不下去,我们就会成为又一个垃圾币项目。”因此,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必须大力推广这种代币并驳斥反对意见。这听起来像是在当托儿。但斯维茨基告诉我,他想让比特币保持它最初的自由理想并抵制审查。他说:“它是完美的货币,根植于数学和热力学定律。”未来,我们将记住的人类三大发明将是“火、比特币和量子遥传”。

斯维茨基说,极端主义者之间争斗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他们对待批评人士的态度。当有影响力的比特币阵营人士罗伯特·布里德洛夫(Robert Breedlove)在Twitter上发布一种名叫Bit Clout的新加密货币时,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对他发起猛攻。斯维茨基说:“刀不磨不锋利。这看起来似乎很残酷,但我们真的是在互相叫阵。”

以太坊阵营

迈克尔·巴比亚克(Michael Babyak)需要找点新的事情做。在华盛顿政界工作多年[从国会山开始,最后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营销技术总监]之后,他于2017年辞去了工作,因为他发现自己“与党内一位领导人的意见相左”--这是他的委婉说法。他进入政界是为了成为“我自己之外的更广阔天地的一部分”,但现在那个存在的压舱石已经消失了。他于2015年首次购买比特币,用于支付收看体育比赛网上直播的费用。当市场在2017年崩盘后,他决定买进更多,然后最终购买了一些以太币(这种加密货币催生了另一种名叫以太坊的区块链),看着价格不断攀升。他说:“我当时想,‘我需要开始了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所谓的比特币阵营的“末日准备者”态度令他感到意兴阑珊,于是,他开始探索以太坊论坛,在那里,他发现了“世界上最包容友好的社区。”当他提出问题时,开发人员会迅速作出回应。他了解到,以太坊采用了支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并在其之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计算机程序生态系统或“智能合约”。你可以将分类账用作各种交易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发送和接收资金,无论是房地产交易、艺术品购买还是复杂的金融工具,都能适用。以太坊区块链的专用货币以太币被用来和这些程序进行交互。以太坊阵营称,交易过程中的关键因素是“不信任”:在签订合同时,你无需花钱请审计机构来审查交易对手或者通过银行转移资金,在交易对手未能履约时,也无需花钱请律师来起诉他们,你只需信任按照设计来执行交易的代码即可。

而且这些代码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获取一个项目的代码并使用它来构建另一个代码,或者重新组合现有代码--这种被称为“可组合性”的品质为以太坊赢得了“货币乐高”的喻称。例如,几年前,加密货币交易员希望能够出售他们的代币并锁定利润,但他们不想兑现成美元,因为可能会很麻烦。因此,开发人员创建了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稳定币现在是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基石,因为它们可以让人更轻松地转移资金,并使开发人员在原有基础上创建无数新的“乐高积木”。(它们也存在争议,因为人们怀疑某些稳定币是否完全由美元支持。)巴比亚克从来没有像他的普林斯顿同学那样供职于华尔街,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对“金融范式的转变”感到很振奋。

他还看到以太坊改变了公司的运营方式。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之后,巴比亚克对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可能性感到兴奋。DAO的成员可以根据他们拥有的组织代币数量对公司决策进行投票,而不是由老板来下达命令,让员工来遵从。巴比亚克称:“这几乎像是最好的民主。”当然,一小群人可以通过买断所有代币来夺取权力,但是,他认为,至少这个过程是透明的。同样的道理,创作者和品牌可以发行“社交代币”,让粉丝在他们的作品中占有股份,从而建立社区并调整财务激励措施。

以太坊阵营群众的实用主义吸引了巴比亚克。如果说比特币阵营是加密货币世界的勇士,那么以太坊阵营就是建设者。比特币阵营强调个人自由不受金融暴政的束缚,而以太坊阵营则信奉集体行动和协作精神。巴比亚克称:“你是在把赌注押在合作上面。”

以太坊社区的整体美学与比特币的阿尔法男性能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太坊阵营喜欢独角兽和柔美的色彩,而不是激光眼和灵感来自电影《斯巴达300勇士》(300)的斯巴达风格的东西。最近由ETH Global赞助的一个在线黑客马拉松网站采用了20世纪90年代的复古外观:一种以友好的粉色和蓝色为基调的微软Windows风格界面,角落上有一个“LoFi Beats”按钮。

主办方在解释比赛规则时说:“这不是一场比赛。我们想让你们学到东西,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2019年的一则视频也许最好地体现了以太坊时尚,在视频当中,身材瘦长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捷林(Vitalik Buterin)站在循环播放的动画前费力地解释区块链,动画内容包括骑着火箭的袋鼠DJ和考拉熊,后面喷射出一串彩虹心的轨迹。以太坊阵营在社交媒体上表忠诚的方式是用符号Ξ来替换他们名字中的字母E,所以《彭博商业周刊》的英文名称就成了BloombΞrgBusinΞsswΞΞ。(Ξ还是以太币的货币符号。)另一个常见的举动是修改社交媒体账号名称,巴比亚克最近把他的Twitter账号改成了babyak.eth。

比特币的忠实拥趸对以太坊阵营的许多主张嗤之以鼻。巴比亚克称,他相信“大反转”,即以太币的总市值将来会超过比特币。斯维茨基驳斥了以太币将超过比特币成为第一大数字货币的看法:“当其他人还在玩贝壳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黄金。”斯维茨基对以太坊支持的项目不太感冒,比如不可替代代币(简称NFT),最近这些在线艺术品的价值暴涨。他说:“我们不需要另一种互相销售JPEG图片的方式。我们需要解决代币中存在的问题。”

和以太坊阵营的世界观相比,比特币极端主义者的论调听起来像是某种极简主义:一个发明搞定一切。相比之下,以太坊阵营设想的未来是持续增量变化,然后升级到永恒。这是一种兼容并蓄的技术进步愿景,甚至给比特币也留出了空间。巴比亚克称:“这两种东西可以共存。”

以太坊阵营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们对任何被称为“以太坊杀手”的区块链都感到不满,无论是Cardano(巴比亚克称它“完全是炒作”),还是Solana(“有点尴尬”),或者是币安智能链(Binance Smart Chain)(充满了“骗局和黑客”)。不管这些网络是否正在努力解决以太坊协议存在的实际问题,包括它缓慢的速度和通常过高的交易费。以太坊阵营称,未来的升级将转变采矿过程以降低能源密集度,还会做出其他调整,和从头开始创建的新代币相比,这些升级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就在巴比亚克被以太坊社区接纳的同时,他也在扩展这个社区。现在,他发现自己被视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权威,朋友和熟人都找他寻求建议。他的妻子卡梅伦·哈德斯蒂(Cameron Hardesty)是一家鲜花分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鼓励巴比亚克将自己的想法写进他打算很快出版的一份时事通讯当中。她很高兴看到他对新事物感到兴奋。她说:“他在职业生涯当中曾经迷失过方向。然后他遇到了加密货币。它给他提供了一条通往这个新身份的途径。”

哈德斯蒂还指出了加密货币圈子里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最近,Bitch Media网站的一篇文章将比特币称为“男人的占星术”。哈德斯蒂认为加密货币扮演了某种社交角色。她说:“说到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谈话中必须有一些不带感情因素的黏合剂。这个黏合剂通常是体育运动,现在对迈克尔来说,还有加密货币。”

哈德斯蒂说,巴比亚克对区块链的热爱可能令人感到紧张。在她创办公司到宝宝降生前的那段时间,整天听到有关加密货币的话题可能会有压力。她说:“我经常这么跟他说,’我们能谈点别的东西吗?’”她还想确保自己的家庭没有面临过高的财务风险。她说:“他是个如此坚定的信徒,无法想象这些资产的价值不会继续上升。”但是,巴比亚克称,他在投资加密货币方面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方式。他说,在其他代币“有点趋于YOLO的意味”之后,他现在把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都放在以太币上。(YOLO是You Only Live Once的首字母缩写,意思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赌徒和收益耕作者

对23岁的杰克·布鲁(Jack Brew)来说,YOLOing正是关键点。为了玩在线扑克,他从15岁开始购买加密货币。他把当临时保姆赚的钱攒下来,和某人约好在加州威尼斯的一家星巴克里碰面,付给他现金以换取比特币。布鲁说:“这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大学期间,他开始涉足保证金交易并成为以太币极端主义者,然后这种代币就出现了抛物线式的上涨。他说,在大一的时候,他赚了将近25万美元,后来却因为一些糟糕的空头或者押注以太币价格会下跌而输光了所有的钱。布鲁说:“这太恶心了。让我陷入了黑暗的境地。”于是他完全退出了交易,专心完成学业。

然后到了2020年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简称)之夏。他说:“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重操旧业的。”DeFi涵盖了一系列基于区块链的工具,旨在构建一个基于计算机协议而非传统公司的全新金融体系。DeFi圈内人想象着有朝一日一切东西(包括抵押贷款、股票和债券在内)都将在智能合约的基础上运行。不过,就目前而言,DeFi主要涉及到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例如Uniswap或SushiSwap)或其他去中心化应用(dapps)上面交换加密代币,这些应用可以让用户通过借贷或者为交易提供流动性来赚取更多代币。

我们的大脑可能很难理解DeFi的抽象世界,所以请想象一下更具体的东西:在一个大型的集市,顾客想要交易各种物品,从小鸡到订书机,从拖把到豆子。假设人们想用小鸡换订书机。这个集市里的个人可以通过维持小鸡和订书机的库存(也就是提供流动性)来充当造市商,并从每一笔交易中分成。这个集市本身还可以给造市商提供拖把作为奖励,以激励他在这个集市工作而不去街对面的那个集市。如果某项交易的风险特别大(某件物品的价格可能突然暴跌),造市商的分成比例可能也会特别高:不仅仅是一颗豆子,而是一千颗甚至一百万颗。


这就是DeFi,只不过交易的物品是不那么具有随机性的数字代币,其中大部分你可能从未听说过。造市商不用维持小鸡或订书机库存,而是通过向交易池提供代币来获得报酬。由于市场对这些代币的需求非常不确定,流动性提供者[在DeFi领域被称为“收益耕作者”(yield farmer)]可以迅速赚取巨额利润以弥补巨大的风险。最有利可图的机会不会持续很久,因此,他们会不停寻找下一个目标。由此产生了“degen”这个术语,也就是“堕落的赌徒”(degenerate gambler)的缩写,被DeFi社区成员自豪地采用了。

骗局比比皆是。有时候,偷盗程序被写进某种代币的代码中;还有时候,代币创造者卷款潜逃,让贷方持有毫无价值的代币--此举被称为“拉地毯”(rugpull)。精明的收益耕作者可以评估某项投资的风险,但是,即使是备受瞩目的项目也有可能崩溃,正如马克·库班(Mark Cuban)在6月份身陷著名的Titan暴跌清零事件时得到的教训。

这种天文数字般的收益前景令布鲁难以抗拒,所以他捡起了自己的犁。他发现了一个被称为Swerve的流动性池,在那里,他可以通过质押稳定币Tether获得300%的年收益率。(他错过了早期高达1000%的收益率。)为一种名叫Swampy的代币提供流动性可以带来5%的日收益率,而且Swampy本身的价格一度每天翻倍。他最大的回报来自Cake,这是一个名为Pancake 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原生代币,其价格在4月份飙升。年初开始交易的时候他只有少量资金;几个月后,他说,他的身家达到了七位数。

监控他的农场是一项全职工作。他说:“你不得不全神贯注。如果有一个新池发布或者你错过了预售,”你就可能损失惨重。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偶尔会干扰他的日常生活,比如说,当他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收到一笔小费。“我会对她说,‘宝贝,我得尽快处理一下这笔进账。’”

一天,布鲁在马里布冲浪的时候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短信,称Pancake Bunny遭遇了“拉地毯”,他在这个DeFi平台质押了Cake代币。他说:“我以为自己所有的Cake代币都打水漂了。”幸运的是,当他查看账户的时候,发现他的代币还在里面;这次“拉地毯”针对的是另一种与该平台有关的代币。

从过去的损失中吸取教训之后,布鲁锁定了他75%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让他在一年之内都动不了这些投资。他说:“有时候我可能没有自制力来作出理性的决定。”他仍然会用剩下的代币去冒险。他说:“我认为这是我知道的唯一能赚到钱的方法。”

反代币者

当我和埃米·卡斯托(Amy Castor)交谈的时候,并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她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这位直言不讳的“反代币者”因为在文章和推文中表达了对加密货币价值和区块链技术的怀疑而为自己招来了敌人。因此,她宁愿隐藏自己的行踪。她说:“你对这个行业构成的威胁越大,就会有越多人想要找你麻烦。”

卡斯托明白这一点是因为她曾在这个行业工作过。作为加密货币主题出版物的撰稿人,她经常飞到全球各地参加会议,Cardano的开发公司IOHK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之一创办的一个区块链平台,有时候这家公司会承担她的费用。她说:“我玩得很开心,四处旅行,参加派对,大量饮酒。人们会说,’你是自家人,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当卡斯托开始研究一篇令Cardano的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感到不满的文章后,她和这个大家庭的关系恶化了。她说:“当我开始进一步深挖之后,我被踢了出来。”(IOHK的发言人称,该公司“热情地致力于维护编辑完全独立原则,绝对不会因为记者过去对我们的报道而区别对待他们。”)

大约在同一时间,她开始欣赏脾气火爆的伦敦加密货币批评家戴维·杰拉德(David Gerard)的文章。杰拉德毫不掩饰他对区块链及其粉丝的厌恶之情。他说:“关于加密货币,有太多值得反对的东西,它充满了骗局,有割韭菜现象,工作量证明挖矿具有破坏性,但是我反对的理由一直是人。”杰拉德是一名系统管理员,同时还是一位音乐记者,卡斯托说,他帮助她搞懂了“比特币邪教”。她开始把自己的文章草稿发给他,寻求反馈意见,对方亦然。她说:“我开始撰写越来越多关于加密货币领域的批评文章。”

杰拉德认为,比特币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是一种“负和游戏”,旨在以牺牲后来的投资者为代价来支付早期投资者的回报--这种类似庞氏骗局的安排注定会崩溃。他说,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毫无意义,因为它速度慢、价格高而且不稳定。作为长期的IT专业人士,杰拉德对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持怀疑态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它根本不是合约,也不智能。它实际上就是区块链上的一个小型计算机程序。在实际的计算中,我们将其称为数据库触发器或者存储过程,如果可以避免,你永远不会用到它们。它只是一场工程噩梦。”区块链的“不变性”对他来说也没有吸引力:“普通人不关心交易的不可逆转性。”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关心的话,他们希望能够对收费提出异议或撤销拼写错误。但是,在交易不可变的情况下,他说,“所有手误都是不可更改的。”

加密货币有任何价值吗?是的,杰拉德说:“可以购买政府不想让你购买的东西。那是对毒品和骗子的中性说法。”

在炒作盛行的加密货币媒体圈,反代币者起到了遏制过热宣传的作用。有一个流传的笑话说,比特币阵营可以把任何消息都解释成“对比特币有利”的消息,无论是中国打击矿工,还是马斯克宣布,由于环境影响,特斯拉(Tesla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他后来重新考虑了这个决定。)卡斯托、杰拉德和一群怀疑论者强烈反对这种煽动人心的报道。卡斯托最近一直在关注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这件事,尽管萨尔瓦多右翼总统采取的这一举动会削弱该国的民主制度,比特币的Twitter账号仍在庆祝此事。她说:“你会忍不住发问,‘这是怎么发生的?谁是幕后推手?’”

卡斯托明白它的吸引力。她说:“我能理解人们为什么会爱上它。它是整个信仰体系的一部分。”但她认为,人们购买它的主要原因是“肾上腺素--赌博成瘾也能让人获得同样的刺激。”据杰拉德说,哲学上的理由是粉饰门面。他说:“只要能免费致富,你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情,信奉任何愚蠢的意识形态,装模作样,反复吟诵流行语。”

卡斯托曾经短暂持有过加密货币,但这只是让她感到焦虑。她说:“我感觉它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它很可怕,扰乱了你的思想。”对投资者来说,它可能令人陶醉,但它“也有可能摧毁他们”。她说:“它就像是《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杰拉德从未买过代币。“我不觉得我必须亲自在下水道里裸泳,才能告诉人们这么做行不通。”(需要说明的是,我在4月份决定购买一些不同种类的代币作为投资,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它们暴跌了。)

杰拉德认为,去中心化金融可能是最严重的潜在威胁。他说:“它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成果,”业余投资者可能会被专业交易员伤害。他还说:“当散户被割韭菜的时候,就激发了我的道德兴趣。如果你很有钱,那没关系。但爸爸妈妈那代人不明白这一点。”

反代币者面临一个狼来了的问题。杰拉德在十年前就预测加密货币将消亡。他说:“我对比特币的许多预测都错了。”然而,这并没有削弱他的论点:“这表明市场有多么愚蠢。”

与许多支持加密货币的人不同,反代币者并没有变富。杰拉德的评论只为他带来了微薄的收入,自己出版了几本书,包括《Attack oft he 50 Foot Blockchain》,但卡斯托有时候难以维持生计。她说:“我找到了一种非常节俭的生活方式。”我问他们是否组织过反代币大会。她说:“是的,但没人愿意提供资助。”

狗狗币士兵

小蒂姆·优斯奇(Tim Ursich Jr.)是一位正骨医生,在洛杉矶县开了一家运动诊所。有一次,他看到马斯克的一条推文,不解其意:“里面有一个单词:Doge。”优斯奇说:“我以为是拼写错误。”埃隆·马斯克总是很奇怪。他也就没有在意。

但随后,优斯奇发现到处都有人提到狗狗币。出于好奇,他找到了身边的加密货币专家--在他的诊所接受治疗的一群网球运动员。

优斯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他说,他一直在寻找能引导他能量的方法。他很快就和狗狗币社区产生了共鸣,这些人整天都在Twitter和Reddit上发布模因。他说:“他们非常有趣和松弛。他们就像是60年代的花朵宝宝,没有任何烦恼。”他喜欢狗狗币的一点是,它刚开始只是一个用来取笑比特币的笑话(它得名于一个网络模因,以一只憨傻可爱的柴犬头像作为标识),再加上他很喜欢狗,在加州长大的他“家里同时养了四条狗,都是救助回来的”。


狗狗币更像比特币而不是以太坊。它没有内在效用,除非有其他人愿意付钱购买,否则就没有价值。但是,和比特币不一样的是,狗狗币的供应量没有限制。优斯奇对加密货币的未来愿景很简单:“如果比特币是黄金,以太坊就是白银。”优斯奇说,他想象狗狗币将成为加密货币中的零用钱。(目前,狗狗币的价格大约是27美分,而比特币为45700美元,以太币为3150美元。)当一些狗狗币粉丝建议Doge这个词代表“每天只做好事”(Do only good everyday)时,优斯奇决定身体力行。看到慈善机构在疫情期间苦苦挣扎,他开始制作实体狗狗硬币(这种新奇产品每个的制造成本要好几美元),然后卖出去,并将一定比例的利润捐给动物救助机构。他还给那些在网上透露自己窘境的人们邮寄硬币。他说:“我对他们说,‘我支持你们,你们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参与互动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为你们祈祷。’”

随着这种代币的吸引力增加,它的价格也上涨了。达拉斯独行侠队和奥克兰运动家队开始接受用狗狗币购买门票。马斯克表示,他正在与狗狗币的开发者合作,“提高系统交易的效率”。优斯奇说:“它不再只是一种笑话模因币。”

狗狗币的成功催生出了竞争对手,包括SafeMoon、柴犬币(ShibaInu)和Doge Killer在内的模因币承诺带来类似的天文数字般的回报。对优斯奇来说,这些代币只是为了快速赚钱而创造出来的“刮刮乐彩票”。许多狗狗币玩家对它们展开猛烈抨击。优斯奇所在社区的愤怒反应令他感到不安。他在Twitter上主持了一个语音聊天室会议,批评了狗狗币士兵队伍中的负面情绪。他说:“不要说其他社区的坏话。我们传达的讯息是只做好事。”他的Twitter账号The Doge Coin Militia现在有超过4万名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那次慷慨激昂的演讲。

尽管狗狗币很突出,但很少有人认为它是蓝筹加密货币的重要竞争对手。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狗狗币是GameStop时代的后现代转向的一个缩影,在这个时代,资产价格可以在与潜在价值没有明显联系的情况下上涨或者下跌。运营DeFiWatch网站的顾问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ec)说:“狗狗币已经是极限,因为它只是在编故事。”DeFi Watch网站致力于提高加密货币的透明度。金融分析师德梅特里·科菲纳斯(Demetri Kofina)谴责这种现象是“金融虚无主义”,并认为它与更大的社会问题和存在错位问题有关。他在最近的一次在线演讲中说道:“这正是模拟理论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他指的是马斯克提出的另一个想法--人类可能生活在计算机生成的矩阵当中。“这让我们产生一种现实不那么重要的感觉。”

和其他模因币不同的是,狗狗币可以说具有马斯克形式的价值。Slow Ventures的投资者兼合伙人萨姆·莱斯(Sam Lessi)称,加密货币常常被描述为一种邪教,但狗狗币比其他代币更符合这一定义。他说:“埃隆·马斯克是当代最伟大的邪教领袖之一。”他指出,在当前的金融环境下,追随这位邪教领袖实际上可能是理性的决定。“如果你最初按照埃隆说的去做,你真的会赚到钱。”

优斯奇说,狗狗币对他有吸引力在更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这个社区,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尽管他没法去拜访住在蒙大拿州的姐姐及其家人,但他和12岁的侄女关系密切,经常探讨狗狗币模因。他说:“我不能问她关于学校或篮球的事情,但我们总是可以谈论狗狗币。”从这个意义上说,狗狗币是一种社交代币,实际上每种加密货币都是。

优斯奇现在很重视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诊所接受包括狗狗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作为诊费。他梦想有朝一日为树懒建立一个动物保护区。他说:“我说不出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树懒很着迷。”撰文/Christopher Beam■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

 

【OR  商业新媒体】

有一段1994年的《今日秀》(Today)视频最近流传甚广,在节目中,布赖恩特·冈贝尔(Bryant Gumbel)问其他主持人:“互联网到底是什么?” 他们支支吾吾地给出了各种不同答案,然后摄像机后面的一位技术人员进行了解释。主持人们看起来还是很困惑。

当前关于加密货币的讨论也有类似的感觉,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第一次提到“区块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加密货币已经创造出了整个产业--以及全新的支付方式--而大多数人仍然搞不清楚这些代币和宝可梦(Pokémon)的区别。它们种类繁多,包括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ereum)、狗狗币(Dogecoin)、SafeMoon、Chainlink、Solana和波卡(Polkadot),等等。

在加密货币的忠实拥趸(尤其是那些全力以赴支持他们心中唯一真正代币的极端主义者)当中,这些代币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你拥有哪一款代币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你是谁:你的人生哲学、你的朋友圈,甚至你的时尚感。每一种加密货币都代表着一种完整的文化,有着自己的模因、审美、语言、可信的声音和权力结构。购买加密货币不仅仅是一种投资;它还是一种身份声明。亚历山大·斯维茨基(Aleksandar Svetski)自称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正如他今年6月在迈阿密举行的2021年比特币大会小组讨论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你说了些什么。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看看,我就能知道你的信仰。”也许反之亦然: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神秘新资产当中的一员,就看看它的信徒是什么样子。

加密货币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时刻。今年购买代币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与此同时,这个领域正受到全球监管机构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今年6月,中国禁止了比特币挖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表示需要加强监管。几乎每周都有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因为欺诈而被搜查,或者有一名勒索软件黑客要求用比特币付款。尽管大多数加密货币的价格都在5月份创下历史高点,但自那以来,市场价值已经下跌。

在这种令人担忧的环境下,粉丝大军已经集结起来: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以太坊阵营(Etherean)、狗狗币军队(Doge Army)、还有支持Chainlink的Link陆战队(Link Marines)以及其他山寨币的支持者。从一定程度上看,他们的动机是为了谈论自己的代币,希望有越多人听说这种加密货币,就越有可能购买它--这个目标被戏称为“价格上涨”(number go up)。但是,这些粉丝部落也会帮助划定他们项目的范围、原则和优先级。

每天都有新的代币诞生,而存活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在某些情况下,赢家是那些能够提供最优技术或解决棘手问题的产品。但通常最受欢迎的代币只是因为拥有名头最响的支持者。[比如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局外人来说,代币大战听起来可能像是《万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当中人民犹太阵线(Judean People’s Front)和犹太人民阵线(People’s Front of Judea)之间的内讧。但是,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和情感上投资加密货币的人来说,不同代币之间的差异无比巨大,对数字未来的影响也大得不得了。

比特币阵营

当萨尔·斯特罗姆(Sal Strom)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她竟然产生了某种生理反应。那是在2017年,这位艺术家和一个朋友在俄勒冈州共进晚餐,据斯特罗姆回忆,那个朋友的儿子正在投资“某种网络货币之类的东西”。当时她已经很少使用现金了,这件事让她感觉进化到了下一步:“我胳膊上所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身体说,‘这是真的。’”

斯特罗姆回到家,开始在网上研究加密货币。她说,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去中心化货币概念“让我觉得很有道理”。斯特罗姆十年来一直处在负债状态,不停更换信用卡。她预计,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人接纳,它的价值会上升,有望给她带来一条出路。她把积蓄从股票转移到了比特币上。

斯特罗姆开始制作以比特币为主题的艺术品。她把世界各国的货币粘在一起,然后把比特币标识叠加在上面,创作出了一幅世界地图拼贴画。另一件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墓地和“比特币讣告”记录(这种货币被宣布死亡的次数),灵感来源于她在Twitter看到的模因。斯特罗姆称,她对待艺术和对待财务的态度一样:“当别人告诉你某件事行不通的时候,我偏偏喜欢去做。”

现年64岁的斯特罗姆和那对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比特币兄弟的原型相去甚远。但她谈论比特币的方式与众多忠实拥趸的语言和态度遥相呼应。她不仅仅是了解比特币;她还吃下了“红药丸”,“钻进了兔子洞里”,像研究犹太法典《塔木德》(Talmud)一样“研究”它。她将比特币以外的其他加密货币称为“垃圾币”,把不断积累比特币的基本单位称为“堆叠坐席”(stacking sats),或者“聪”(satoshis),以比特币的化名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命名。(1亿聪等于1个比特币。)

对大多数加密货币圈内人来说,比特币是敲门砖。它是一个简单而巧妙的想法:是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发送和接收的数字货币,无需任何中介机构(或者用比特币用语来说,无需“审查机构”),比如说银行或政府。交易在区块链上被执行和记录(抱歉,我会长话短说的),这是一个存储在世界各地计算机上的分散式分类账。作为给分类账提供安全保障的回报,“矿工们”将获得新币和交易费。拥护者将比特币宣传为一种价值存储手段(“数字黄金”)、一种交换媒介(由于波动性大,现在已经较少提及这一点了)和一种通货膨胀对冲工具。你不必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复杂性,就能明白比特币永远只有2100万个。

随着需求增加而供应保持不变,从逻辑上讲,价格将会上涨。但是,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比特币阵营称,对货币去中心化,你可以从根本上将权力从银行和国家转移出去。对有抱负的革命者来说,购买比特币就像冲进巴士底狱,甚至都不用先穿上裤子。皈依比特币的过程从使用模因和流行语的入门套件开始。我在迈阿密的大会上和一些比特币阵营人士交谈,他们承诺会“持有”手中的比特币而不会卖掉它们,还将批评之声蔑称为“FUD(英文单词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的首字母缩写)”,并在他们的Twitter头像上添加了激光眼以示忠诚。

“继续穷开心吧”--这是送给反比特币人士的格言。怀疑人士的看法往往只会增强比特币阵营的信念。斯特罗姆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反对它。”她的儿子是一名理财顾问,敦促她不要投资比特币,她的伴侣在科技行业工作,也告诉她那是一个骗局。(他更喜欢以太坊。)在读了一本名为《比特币和美国黑人》(Bitcoin & Black America)的书之后,托弗·贝茨(Topher Bates)试图说服朋友和家人投资这个领域。贝茨说:“事实是,大多数人都不想听。”约翰·莱斯特(JohnLester)穿着一件印有雷·利奥塔(Ray Liotta)激光眼头像的T恤衫出席大会,他说:“我没有为此失去朋友,但肯定有一些朋友和我疏远了。”

与此同时,比特币让他们和同道中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斯特罗姆和艺术家卡罗尔·安·丹纳(Carole Ann Danner)都在比特币大会上展示了作品,对比特币的共同热爱使她们结成密友。斯特罗姆说:“她比我还要着迷。”纽约市的保罗(Paul)和娜拉·金(Nara Kim)夫妇在2018年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谈起了比特币;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尽管这个圈子充满了意气风发的革命氛围,但在多样性方面还做得不够好,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环顾参加迈阿密比特币大会的人群,安黛尔·恩德洛武(Andile Ndlovu)说:“这里没有多少黑人女性。这一点很不好。”出生于津巴布韦的恩德洛武在洛杉矶的音乐行业工作。她把这个问题归因于黑人当中的一种普遍看法: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精英主义”的东西,或者必须很有钱才能参与其中。她说:“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进一步学习,这样我就可以让其他黑人了解其中的奥秘。”

与比特币阵营人士争论会让你头痛欲裂。你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都会遭到反击:保护网络所需的能源会破坏环境--但它会激励绿色能源的发展!它又慢又笨重--但是最新的闪电网络会让它变快!它在监管之下难以生存--但它是控制不住的!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任何经历过价格发现过程的新资产都是如此。

对许多粉丝来说,比特币可以归结为信仰:他们相信它会成功,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将相信它会成功。他们说,如果这个推理听起来很圆满,那么欢迎来到这个货币世界。现在只要说服其他人就好了。

这就到了极端主义者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尽管斯特罗姆没有大力宣传比特币,但剃着光头的澳大利亚企业家、“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斯维茨基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在迈阿密大会的小组讨论会上,他说:“我们是这个网络中的白细胞。如果中心维持不下去,我们就会成为又一个垃圾币项目。”因此,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必须大力推广这种代币并驳斥反对意见。这听起来像是在当托儿。但斯维茨基告诉我,他想让比特币保持它最初的自由理想并抵制审查。他说:“它是完美的货币,根植于数学和热力学定律。”未来,我们将记住的人类三大发明将是“火、比特币和量子遥传”。

斯维茨基说,极端主义者之间争斗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他们对待批评人士的态度。当有影响力的比特币阵营人士罗伯特·布里德洛夫(Robert Breedlove)在Twitter上发布一种名叫Bit Clout的新加密货币时,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对他发起猛攻。斯维茨基说:“刀不磨不锋利。这看起来似乎很残酷,但我们真的是在互相叫阵。”

以太坊阵营

迈克尔·巴比亚克(Michael Babyak)需要找点新的事情做。在华盛顿政界工作多年[从国会山开始,最后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营销技术总监]之后,他于2017年辞去了工作,因为他发现自己“与党内一位领导人的意见相左”--这是他的委婉说法。他进入政界是为了成为“我自己之外的更广阔天地的一部分”,但现在那个存在的压舱石已经消失了。他于2015年首次购买比特币,用于支付收看体育比赛网上直播的费用。当市场在2017年崩盘后,他决定买进更多,然后最终购买了一些以太币(这种加密货币催生了另一种名叫以太坊的区块链),看着价格不断攀升。他说:“我当时想,‘我需要开始了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所谓的比特币阵营的“末日准备者”态度令他感到意兴阑珊,于是,他开始探索以太坊论坛,在那里,他发现了“世界上最包容友好的社区。”当他提出问题时,开发人员会迅速作出回应。他了解到,以太坊采用了支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并在其之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计算机程序生态系统或“智能合约”。你可以将分类账用作各种交易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发送和接收资金,无论是房地产交易、艺术品购买还是复杂的金融工具,都能适用。以太坊区块链的专用货币以太币被用来和这些程序进行交互。以太坊阵营称,交易过程中的关键因素是“不信任”:在签订合同时,你无需花钱请审计机构来审查交易对手或者通过银行转移资金,在交易对手未能履约时,也无需花钱请律师来起诉他们,你只需信任按照设计来执行交易的代码即可。

而且这些代码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获取一个项目的代码并使用它来构建另一个代码,或者重新组合现有代码--这种被称为“可组合性”的品质为以太坊赢得了“货币乐高”的喻称。例如,几年前,加密货币交易员希望能够出售他们的代币并锁定利润,但他们不想兑现成美元,因为可能会很麻烦。因此,开发人员创建了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稳定币现在是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基石,因为它们可以让人更轻松地转移资金,并使开发人员在原有基础上创建无数新的“乐高积木”。(它们也存在争议,因为人们怀疑某些稳定币是否完全由美元支持。)巴比亚克从来没有像他的普林斯顿同学那样供职于华尔街,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对“金融范式的转变”感到很振奋。

他还看到以太坊改变了公司的运营方式。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之后,巴比亚克对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可能性感到兴奋。DAO的成员可以根据他们拥有的组织代币数量对公司决策进行投票,而不是由老板来下达命令,让员工来遵从。巴比亚克称:“这几乎像是最好的民主。”当然,一小群人可以通过买断所有代币来夺取权力,但是,他认为,至少这个过程是透明的。同样的道理,创作者和品牌可以发行“社交代币”,让粉丝在他们的作品中占有股份,从而建立社区并调整财务激励措施。

以太坊阵营群众的实用主义吸引了巴比亚克。如果说比特币阵营是加密货币世界的勇士,那么以太坊阵营就是建设者。比特币阵营强调个人自由不受金融暴政的束缚,而以太坊阵营则信奉集体行动和协作精神。巴比亚克称:“你是在把赌注押在合作上面。”

以太坊社区的整体美学与比特币的阿尔法男性能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太坊阵营喜欢独角兽和柔美的色彩,而不是激光眼和灵感来自电影《斯巴达300勇士》(300)的斯巴达风格的东西。最近由ETH Global赞助的一个在线黑客马拉松网站采用了20世纪90年代的复古外观:一种以友好的粉色和蓝色为基调的微软Windows风格界面,角落上有一个“LoFi Beats”按钮。

主办方在解释比赛规则时说:“这不是一场比赛。我们想让你们学到东西,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2019年的一则视频也许最好地体现了以太坊时尚,在视频当中,身材瘦长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捷林(Vitalik Buterin)站在循环播放的动画前费力地解释区块链,动画内容包括骑着火箭的袋鼠DJ和考拉熊,后面喷射出一串彩虹心的轨迹。以太坊阵营在社交媒体上表忠诚的方式是用符号Ξ来替换他们名字中的字母E,所以《彭博商业周刊》的英文名称就成了BloombΞrgBusinΞsswΞΞ。(Ξ还是以太币的货币符号。)另一个常见的举动是修改社交媒体账号名称,巴比亚克最近把他的Twitter账号改成了babyak.eth。

比特币的忠实拥趸对以太坊阵营的许多主张嗤之以鼻。巴比亚克称,他相信“大反转”,即以太币的总市值将来会超过比特币。斯维茨基驳斥了以太币将超过比特币成为第一大数字货币的看法:“当其他人还在玩贝壳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黄金。”斯维茨基对以太坊支持的项目不太感冒,比如不可替代代币(简称NFT),最近这些在线艺术品的价值暴涨。他说:“我们不需要另一种互相销售JPEG图片的方式。我们需要解决代币中存在的问题。”

和以太坊阵营的世界观相比,比特币极端主义者的论调听起来像是某种极简主义:一个发明搞定一切。相比之下,以太坊阵营设想的未来是持续增量变化,然后升级到永恒。这是一种兼容并蓄的技术进步愿景,甚至给比特币也留出了空间。巴比亚克称:“这两种东西可以共存。”

以太坊阵营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们对任何被称为“以太坊杀手”的区块链都感到不满,无论是Cardano(巴比亚克称它“完全是炒作”),还是Solana(“有点尴尬”),或者是币安智能链(Binance Smart Chain)(充满了“骗局和黑客”)。不管这些网络是否正在努力解决以太坊协议存在的实际问题,包括它缓慢的速度和通常过高的交易费。以太坊阵营称,未来的升级将转变采矿过程以降低能源密集度,还会做出其他调整,和从头开始创建的新代币相比,这些升级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就在巴比亚克被以太坊社区接纳的同时,他也在扩展这个社区。现在,他发现自己被视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权威,朋友和熟人都找他寻求建议。他的妻子卡梅伦·哈德斯蒂(Cameron Hardesty)是一家鲜花分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鼓励巴比亚克将自己的想法写进他打算很快出版的一份时事通讯当中。她很高兴看到他对新事物感到兴奋。她说:“他在职业生涯当中曾经迷失过方向。然后他遇到了加密货币。它给他提供了一条通往这个新身份的途径。”

哈德斯蒂还指出了加密货币圈子里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最近,Bitch Media网站的一篇文章将比特币称为“男人的占星术”。哈德斯蒂认为加密货币扮演了某种社交角色。她说:“说到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谈话中必须有一些不带感情因素的黏合剂。这个黏合剂通常是体育运动,现在对迈克尔来说,还有加密货币。”

哈德斯蒂说,巴比亚克对区块链的热爱可能令人感到紧张。在她创办公司到宝宝降生前的那段时间,整天听到有关加密货币的话题可能会有压力。她说:“我经常这么跟他说,’我们能谈点别的东西吗?’”她还想确保自己的家庭没有面临过高的财务风险。她说:“他是个如此坚定的信徒,无法想象这些资产的价值不会继续上升。”但是,巴比亚克称,他在投资加密货币方面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方式。他说,在其他代币“有点趋于YOLO的意味”之后,他现在把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都放在以太币上。(YOLO是You Only Live Once的首字母缩写,意思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赌徒和收益耕作者

对23岁的杰克·布鲁(Jack Brew)来说,YOLOing正是关键点。为了玩在线扑克,他从15岁开始购买加密货币。他把当临时保姆赚的钱攒下来,和某人约好在加州威尼斯的一家星巴克里碰面,付给他现金以换取比特币。布鲁说:“这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大学期间,他开始涉足保证金交易并成为以太币极端主义者,然后这种代币就出现了抛物线式的上涨。他说,在大一的时候,他赚了将近25万美元,后来却因为一些糟糕的空头或者押注以太币价格会下跌而输光了所有的钱。布鲁说:“这太恶心了。让我陷入了黑暗的境地。”于是他完全退出了交易,专心完成学业。

然后到了2020年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简称)之夏。他说:“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重操旧业的。”DeFi涵盖了一系列基于区块链的工具,旨在构建一个基于计算机协议而非传统公司的全新金融体系。DeFi圈内人想象着有朝一日一切东西(包括抵押贷款、股票和债券在内)都将在智能合约的基础上运行。不过,就目前而言,DeFi主要涉及到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例如Uniswap或SushiSwap)或其他去中心化应用(dapps)上面交换加密代币,这些应用可以让用户通过借贷或者为交易提供流动性来赚取更多代币。

我们的大脑可能很难理解DeFi的抽象世界,所以请想象一下更具体的东西:在一个大型的集市,顾客想要交易各种物品,从小鸡到订书机,从拖把到豆子。假设人们想用小鸡换订书机。这个集市里的个人可以通过维持小鸡和订书机的库存(也就是提供流动性)来充当造市商,并从每一笔交易中分成。这个集市本身还可以给造市商提供拖把作为奖励,以激励他在这个集市工作而不去街对面的那个集市。如果某项交易的风险特别大(某件物品的价格可能突然暴跌),造市商的分成比例可能也会特别高:不仅仅是一颗豆子,而是一千颗甚至一百万颗。


这就是DeFi,只不过交易的物品是不那么具有随机性的数字代币,其中大部分你可能从未听说过。造市商不用维持小鸡或订书机库存,而是通过向交易池提供代币来获得报酬。由于市场对这些代币的需求非常不确定,流动性提供者[在DeFi领域被称为“收益耕作者”(yield farmer)]可以迅速赚取巨额利润以弥补巨大的风险。最有利可图的机会不会持续很久,因此,他们会不停寻找下一个目标。由此产生了“degen”这个术语,也就是“堕落的赌徒”(degenerate gambler)的缩写,被DeFi社区成员自豪地采用了。

骗局比比皆是。有时候,偷盗程序被写进某种代币的代码中;还有时候,代币创造者卷款潜逃,让贷方持有毫无价值的代币--此举被称为“拉地毯”(rugpull)。精明的收益耕作者可以评估某项投资的风险,但是,即使是备受瞩目的项目也有可能崩溃,正如马克·库班(Mark Cuban)在6月份身陷著名的Titan暴跌清零事件时得到的教训。

这种天文数字般的收益前景令布鲁难以抗拒,所以他捡起了自己的犁。他发现了一个被称为Swerve的流动性池,在那里,他可以通过质押稳定币Tether获得300%的年收益率。(他错过了早期高达1000%的收益率。)为一种名叫Swampy的代币提供流动性可以带来5%的日收益率,而且Swampy本身的价格一度每天翻倍。他最大的回报来自Cake,这是一个名为Pancake 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原生代币,其价格在4月份飙升。年初开始交易的时候他只有少量资金;几个月后,他说,他的身家达到了七位数。

监控他的农场是一项全职工作。他说:“你不得不全神贯注。如果有一个新池发布或者你错过了预售,”你就可能损失惨重。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偶尔会干扰他的日常生活,比如说,当他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收到一笔小费。“我会对她说,‘宝贝,我得尽快处理一下这笔进账。’”

一天,布鲁在马里布冲浪的时候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短信,称Pancake Bunny遭遇了“拉地毯”,他在这个DeFi平台质押了Cake代币。他说:“我以为自己所有的Cake代币都打水漂了。”幸运的是,当他查看账户的时候,发现他的代币还在里面;这次“拉地毯”针对的是另一种与该平台有关的代币。

从过去的损失中吸取教训之后,布鲁锁定了他75%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让他在一年之内都动不了这些投资。他说:“有时候我可能没有自制力来作出理性的决定。”他仍然会用剩下的代币去冒险。他说:“我认为这是我知道的唯一能赚到钱的方法。”

反代币者

当我和埃米·卡斯托(Amy Castor)交谈的时候,并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她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这位直言不讳的“反代币者”因为在文章和推文中表达了对加密货币价值和区块链技术的怀疑而为自己招来了敌人。因此,她宁愿隐藏自己的行踪。她说:“你对这个行业构成的威胁越大,就会有越多人想要找你麻烦。”

卡斯托明白这一点是因为她曾在这个行业工作过。作为加密货币主题出版物的撰稿人,她经常飞到全球各地参加会议,Cardano的开发公司IOHK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之一创办的一个区块链平台,有时候这家公司会承担她的费用。她说:“我玩得很开心,四处旅行,参加派对,大量饮酒。人们会说,’你是自家人,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当卡斯托开始研究一篇令Cardano的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感到不满的文章后,她和这个大家庭的关系恶化了。她说:“当我开始进一步深挖之后,我被踢了出来。”(IOHK的发言人称,该公司“热情地致力于维护编辑完全独立原则,绝对不会因为记者过去对我们的报道而区别对待他们。”)

大约在同一时间,她开始欣赏脾气火爆的伦敦加密货币批评家戴维·杰拉德(David Gerard)的文章。杰拉德毫不掩饰他对区块链及其粉丝的厌恶之情。他说:“关于加密货币,有太多值得反对的东西,它充满了骗局,有割韭菜现象,工作量证明挖矿具有破坏性,但是我反对的理由一直是人。”杰拉德是一名系统管理员,同时还是一位音乐记者,卡斯托说,他帮助她搞懂了“比特币邪教”。她开始把自己的文章草稿发给他,寻求反馈意见,对方亦然。她说:“我开始撰写越来越多关于加密货币领域的批评文章。”

杰拉德认为,比特币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是一种“负和游戏”,旨在以牺牲后来的投资者为代价来支付早期投资者的回报--这种类似庞氏骗局的安排注定会崩溃。他说,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毫无意义,因为它速度慢、价格高而且不稳定。作为长期的IT专业人士,杰拉德对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持怀疑态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它根本不是合约,也不智能。它实际上就是区块链上的一个小型计算机程序。在实际的计算中,我们将其称为数据库触发器或者存储过程,如果可以避免,你永远不会用到它们。它只是一场工程噩梦。”区块链的“不变性”对他来说也没有吸引力:“普通人不关心交易的不可逆转性。”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关心的话,他们希望能够对收费提出异议或撤销拼写错误。但是,在交易不可变的情况下,他说,“所有手误都是不可更改的。”

加密货币有任何价值吗?是的,杰拉德说:“可以购买政府不想让你购买的东西。那是对毒品和骗子的中性说法。”

在炒作盛行的加密货币媒体圈,反代币者起到了遏制过热宣传的作用。有一个流传的笑话说,比特币阵营可以把任何消息都解释成“对比特币有利”的消息,无论是中国打击矿工,还是马斯克宣布,由于环境影响,特斯拉(Tesla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他后来重新考虑了这个决定。)卡斯托、杰拉德和一群怀疑论者强烈反对这种煽动人心的报道。卡斯托最近一直在关注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这件事,尽管萨尔瓦多右翼总统采取的这一举动会削弱该国的民主制度,比特币的Twitter账号仍在庆祝此事。她说:“你会忍不住发问,‘这是怎么发生的?谁是幕后推手?’”

卡斯托明白它的吸引力。她说:“我能理解人们为什么会爱上它。它是整个信仰体系的一部分。”但她认为,人们购买它的主要原因是“肾上腺素--赌博成瘾也能让人获得同样的刺激。”据杰拉德说,哲学上的理由是粉饰门面。他说:“只要能免费致富,你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情,信奉任何愚蠢的意识形态,装模作样,反复吟诵流行语。”

卡斯托曾经短暂持有过加密货币,但这只是让她感到焦虑。她说:“我感觉它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它很可怕,扰乱了你的思想。”对投资者来说,它可能令人陶醉,但它“也有可能摧毁他们”。她说:“它就像是《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杰拉德从未买过代币。“我不觉得我必须亲自在下水道里裸泳,才能告诉人们这么做行不通。”(需要说明的是,我在4月份决定购买一些不同种类的代币作为投资,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它们暴跌了。)

杰拉德认为,去中心化金融可能是最严重的潜在威胁。他说:“它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成果,”业余投资者可能会被专业交易员伤害。他还说:“当散户被割韭菜的时候,就激发了我的道德兴趣。如果你很有钱,那没关系。但爸爸妈妈那代人不明白这一点。”

反代币者面临一个狼来了的问题。杰拉德在十年前就预测加密货币将消亡。他说:“我对比特币的许多预测都错了。”然而,这并没有削弱他的论点:“这表明市场有多么愚蠢。”

与许多支持加密货币的人不同,反代币者并没有变富。杰拉德的评论只为他带来了微薄的收入,自己出版了几本书,包括《Attack oft he 50 Foot Blockchain》,但卡斯托有时候难以维持生计。她说:“我找到了一种非常节俭的生活方式。”我问他们是否组织过反代币大会。她说:“是的,但没人愿意提供资助。”

狗狗币士兵

小蒂姆·优斯奇(Tim Ursich Jr.)是一位正骨医生,在洛杉矶县开了一家运动诊所。有一次,他看到马斯克的一条推文,不解其意:“里面有一个单词:Doge。”优斯奇说:“我以为是拼写错误。”埃隆·马斯克总是很奇怪。他也就没有在意。

但随后,优斯奇发现到处都有人提到狗狗币。出于好奇,他找到了身边的加密货币专家--在他的诊所接受治疗的一群网球运动员。

优斯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他说,他一直在寻找能引导他能量的方法。他很快就和狗狗币社区产生了共鸣,这些人整天都在Twitter和Reddit上发布模因。他说:“他们非常有趣和松弛。他们就像是60年代的花朵宝宝,没有任何烦恼。”他喜欢狗狗币的一点是,它刚开始只是一个用来取笑比特币的笑话(它得名于一个网络模因,以一只憨傻可爱的柴犬头像作为标识),再加上他很喜欢狗,在加州长大的他“家里同时养了四条狗,都是救助回来的”。


狗狗币更像比特币而不是以太坊。它没有内在效用,除非有其他人愿意付钱购买,否则就没有价值。但是,和比特币不一样的是,狗狗币的供应量没有限制。优斯奇对加密货币的未来愿景很简单:“如果比特币是黄金,以太坊就是白银。”优斯奇说,他想象狗狗币将成为加密货币中的零用钱。(目前,狗狗币的价格大约是27美分,而比特币为45700美元,以太币为3150美元。)当一些狗狗币粉丝建议Doge这个词代表“每天只做好事”(Do only good everyday)时,优斯奇决定身体力行。看到慈善机构在疫情期间苦苦挣扎,他开始制作实体狗狗硬币(这种新奇产品每个的制造成本要好几美元),然后卖出去,并将一定比例的利润捐给动物救助机构。他还给那些在网上透露自己窘境的人们邮寄硬币。他说:“我对他们说,‘我支持你们,你们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参与互动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为你们祈祷。’”

随着这种代币的吸引力增加,它的价格也上涨了。达拉斯独行侠队和奥克兰运动家队开始接受用狗狗币购买门票。马斯克表示,他正在与狗狗币的开发者合作,“提高系统交易的效率”。优斯奇说:“它不再只是一种笑话模因币。”

狗狗币的成功催生出了竞争对手,包括SafeMoon、柴犬币(ShibaInu)和Doge Killer在内的模因币承诺带来类似的天文数字般的回报。对优斯奇来说,这些代币只是为了快速赚钱而创造出来的“刮刮乐彩票”。许多狗狗币玩家对它们展开猛烈抨击。优斯奇所在社区的愤怒反应令他感到不安。他在Twitter上主持了一个语音聊天室会议,批评了狗狗币士兵队伍中的负面情绪。他说:“不要说其他社区的坏话。我们传达的讯息是只做好事。”他的Twitter账号The Doge Coin Militia现在有超过4万名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那次慷慨激昂的演讲。

尽管狗狗币很突出,但很少有人认为它是蓝筹加密货币的重要竞争对手。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狗狗币是GameStop时代的后现代转向的一个缩影,在这个时代,资产价格可以在与潜在价值没有明显联系的情况下上涨或者下跌。运营DeFiWatch网站的顾问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ec)说:“狗狗币已经是极限,因为它只是在编故事。”DeFi Watch网站致力于提高加密货币的透明度。金融分析师德梅特里·科菲纳斯(Demetri Kofina)谴责这种现象是“金融虚无主义”,并认为它与更大的社会问题和存在错位问题有关。他在最近的一次在线演讲中说道:“这正是模拟理论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他指的是马斯克提出的另一个想法--人类可能生活在计算机生成的矩阵当中。“这让我们产生一种现实不那么重要的感觉。”

和其他模因币不同的是,狗狗币可以说具有马斯克形式的价值。Slow Ventures的投资者兼合伙人萨姆·莱斯(Sam Lessi)称,加密货币常常被描述为一种邪教,但狗狗币比其他代币更符合这一定义。他说:“埃隆·马斯克是当代最伟大的邪教领袖之一。”他指出,在当前的金融环境下,追随这位邪教领袖实际上可能是理性的决定。“如果你最初按照埃隆说的去做,你真的会赚到钱。”

优斯奇说,狗狗币对他有吸引力在更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这个社区,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尽管他没法去拜访住在蒙大拿州的姐姐及其家人,但他和12岁的侄女关系密切,经常探讨狗狗币模因。他说:“我不能问她关于学校或篮球的事情,但我们总是可以谈论狗狗币。”从这个意义上说,狗狗币是一种社交代币,实际上每种加密货币都是。

优斯奇现在很重视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诊所接受包括狗狗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作为诊费。他梦想有朝一日为树懒建立一个动物保护区。他说:“我说不出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树懒很着迷。”撰文/Christopher Beam■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加密货币 战地指南

发布日期:2021-10-08 18:42
|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

 

【OR  商业新媒体】

有一段1994年的《今日秀》(Today)视频最近流传甚广,在节目中,布赖恩特·冈贝尔(Bryant Gumbel)问其他主持人:“互联网到底是什么?” 他们支支吾吾地给出了各种不同答案,然后摄像机后面的一位技术人员进行了解释。主持人们看起来还是很困惑。

当前关于加密货币的讨论也有类似的感觉,每个人都跳出来启发其他人,即使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东西。第一次提到“区块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加密货币已经创造出了整个产业--以及全新的支付方式--而大多数人仍然搞不清楚这些代币和宝可梦(Pokémon)的区别。它们种类繁多,包括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ereum)、狗狗币(Dogecoin)、SafeMoon、Chainlink、Solana和波卡(Polkadot),等等。

在加密货币的忠实拥趸(尤其是那些全力以赴支持他们心中唯一真正代币的极端主义者)当中,这些代币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你拥有哪一款代币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你是谁:你的人生哲学、你的朋友圈,甚至你的时尚感。每一种加密货币都代表着一种完整的文化,有着自己的模因、审美、语言、可信的声音和权力结构。购买加密货币不仅仅是一种投资;它还是一种身份声明。亚历山大·斯维茨基(Aleksandar Svetski)自称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正如他今年6月在迈阿密举行的2021年比特币大会小组讨论会上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你说了些什么。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看看,我就能知道你的信仰。”也许反之亦然: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神秘新资产当中的一员,就看看它的信徒是什么样子。

加密货币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时刻。今年购买代币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与此同时,这个领域正受到全球监管机构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今年6月,中国禁止了比特币挖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表示需要加强监管。几乎每周都有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因为欺诈而被搜查,或者有一名勒索软件黑客要求用比特币付款。尽管大多数加密货币的价格都在5月份创下历史高点,但自那以来,市场价值已经下跌。

在这种令人担忧的环境下,粉丝大军已经集结起来: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以太坊阵营(Etherean)、狗狗币军队(Doge Army)、还有支持Chainlink的Link陆战队(Link Marines)以及其他山寨币的支持者。从一定程度上看,他们的动机是为了谈论自己的代币,希望有越多人听说这种加密货币,就越有可能购买它--这个目标被戏称为“价格上涨”(number go up)。但是,这些粉丝部落也会帮助划定他们项目的范围、原则和优先级。

每天都有新的代币诞生,而存活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在某些情况下,赢家是那些能够提供最优技术或解决棘手问题的产品。但通常最受欢迎的代币只是因为拥有名头最响的支持者。[比如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局外人来说,代币大战听起来可能像是《万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当中人民犹太阵线(Judean People’s Front)和犹太人民阵线(People’s Front of Judea)之间的内讧。但是,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和情感上投资加密货币的人来说,不同代币之间的差异无比巨大,对数字未来的影响也大得不得了。

比特币阵营

当萨尔·斯特罗姆(Sal Strom)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她竟然产生了某种生理反应。那是在2017年,这位艺术家和一个朋友在俄勒冈州共进晚餐,据斯特罗姆回忆,那个朋友的儿子正在投资“某种网络货币之类的东西”。当时她已经很少使用现金了,这件事让她感觉进化到了下一步:“我胳膊上所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身体说,‘这是真的。’”

斯特罗姆回到家,开始在网上研究加密货币。她说,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去中心化货币概念“让我觉得很有道理”。斯特罗姆十年来一直处在负债状态,不停更换信用卡。她预计,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人接纳,它的价值会上升,有望给她带来一条出路。她把积蓄从股票转移到了比特币上。

斯特罗姆开始制作以比特币为主题的艺术品。她把世界各国的货币粘在一起,然后把比特币标识叠加在上面,创作出了一幅世界地图拼贴画。另一件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墓地和“比特币讣告”记录(这种货币被宣布死亡的次数),灵感来源于她在Twitter看到的模因。斯特罗姆称,她对待艺术和对待财务的态度一样:“当别人告诉你某件事行不通的时候,我偏偏喜欢去做。”

现年64岁的斯特罗姆和那对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比特币兄弟的原型相去甚远。但她谈论比特币的方式与众多忠实拥趸的语言和态度遥相呼应。她不仅仅是了解比特币;她还吃下了“红药丸”,“钻进了兔子洞里”,像研究犹太法典《塔木德》(Talmud)一样“研究”它。她将比特币以外的其他加密货币称为“垃圾币”,把不断积累比特币的基本单位称为“堆叠坐席”(stacking sats),或者“聪”(satoshis),以比特币的化名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命名。(1亿聪等于1个比特币。)

对大多数加密货币圈内人来说,比特币是敲门砖。它是一个简单而巧妙的想法:是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发送和接收的数字货币,无需任何中介机构(或者用比特币用语来说,无需“审查机构”),比如说银行或政府。交易在区块链上被执行和记录(抱歉,我会长话短说的),这是一个存储在世界各地计算机上的分散式分类账。作为给分类账提供安全保障的回报,“矿工们”将获得新币和交易费。拥护者将比特币宣传为一种价值存储手段(“数字黄金”)、一种交换媒介(由于波动性大,现在已经较少提及这一点了)和一种通货膨胀对冲工具。你不必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复杂性,就能明白比特币永远只有2100万个。

随着需求增加而供应保持不变,从逻辑上讲,价格将会上涨。但是,比特币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的浪漫主义特质:比特币阵营称,对货币去中心化,你可以从根本上将权力从银行和国家转移出去。对有抱负的革命者来说,购买比特币就像冲进巴士底狱,甚至都不用先穿上裤子。皈依比特币的过程从使用模因和流行语的入门套件开始。我在迈阿密的大会上和一些比特币阵营人士交谈,他们承诺会“持有”手中的比特币而不会卖掉它们,还将批评之声蔑称为“FUD(英文单词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的首字母缩写)”,并在他们的Twitter头像上添加了激光眼以示忠诚。

“继续穷开心吧”--这是送给反比特币人士的格言。怀疑人士的看法往往只会增强比特币阵营的信念。斯特罗姆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反对它。”她的儿子是一名理财顾问,敦促她不要投资比特币,她的伴侣在科技行业工作,也告诉她那是一个骗局。(他更喜欢以太坊。)在读了一本名为《比特币和美国黑人》(Bitcoin & Black America)的书之后,托弗·贝茨(Topher Bates)试图说服朋友和家人投资这个领域。贝茨说:“事实是,大多数人都不想听。”约翰·莱斯特(JohnLester)穿着一件印有雷·利奥塔(Ray Liotta)激光眼头像的T恤衫出席大会,他说:“我没有为此失去朋友,但肯定有一些朋友和我疏远了。”

与此同时,比特币让他们和同道中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斯特罗姆和艺术家卡罗尔·安·丹纳(Carole Ann Danner)都在比特币大会上展示了作品,对比特币的共同热爱使她们结成密友。斯特罗姆说:“她比我还要着迷。”纽约市的保罗(Paul)和娜拉·金(Nara Kim)夫妇在2018年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谈起了比特币;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尽管这个圈子充满了意气风发的革命氛围,但在多样性方面还做得不够好,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环顾参加迈阿密比特币大会的人群,安黛尔·恩德洛武(Andile Ndlovu)说:“这里没有多少黑人女性。这一点很不好。”出生于津巴布韦的恩德洛武在洛杉矶的音乐行业工作。她把这个问题归因于黑人当中的一种普遍看法: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精英主义”的东西,或者必须很有钱才能参与其中。她说:“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进一步学习,这样我就可以让其他黑人了解其中的奥秘。”

与比特币阵营人士争论会让你头痛欲裂。你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都会遭到反击:保护网络所需的能源会破坏环境--但它会激励绿色能源的发展!它又慢又笨重--但是最新的闪电网络会让它变快!它在监管之下难以生存--但它是控制不住的!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任何经历过价格发现过程的新资产都是如此。

对许多粉丝来说,比特币可以归结为信仰:他们相信它会成功,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将相信它会成功。他们说,如果这个推理听起来很圆满,那么欢迎来到这个货币世界。现在只要说服其他人就好了。

这就到了极端主义者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尽管斯特罗姆没有大力宣传比特币,但剃着光头的澳大利亚企业家、“比特币至上主义者”斯维茨基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在迈阿密大会的小组讨论会上,他说:“我们是这个网络中的白细胞。如果中心维持不下去,我们就会成为又一个垃圾币项目。”因此,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必须大力推广这种代币并驳斥反对意见。这听起来像是在当托儿。但斯维茨基告诉我,他想让比特币保持它最初的自由理想并抵制审查。他说:“它是完美的货币,根植于数学和热力学定律。”未来,我们将记住的人类三大发明将是“火、比特币和量子遥传”。

斯维茨基说,极端主义者之间争斗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他们对待批评人士的态度。当有影响力的比特币阵营人士罗伯特·布里德洛夫(Robert Breedlove)在Twitter上发布一种名叫Bit Clout的新加密货币时,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对他发起猛攻。斯维茨基说:“刀不磨不锋利。这看起来似乎很残酷,但我们真的是在互相叫阵。”

以太坊阵营

迈克尔·巴比亚克(Michael Babyak)需要找点新的事情做。在华盛顿政界工作多年[从国会山开始,最后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营销技术总监]之后,他于2017年辞去了工作,因为他发现自己“与党内一位领导人的意见相左”--这是他的委婉说法。他进入政界是为了成为“我自己之外的更广阔天地的一部分”,但现在那个存在的压舱石已经消失了。他于2015年首次购买比特币,用于支付收看体育比赛网上直播的费用。当市场在2017年崩盘后,他决定买进更多,然后最终购买了一些以太币(这种加密货币催生了另一种名叫以太坊的区块链),看着价格不断攀升。他说:“我当时想,‘我需要开始了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所谓的比特币阵营的“末日准备者”态度令他感到意兴阑珊,于是,他开始探索以太坊论坛,在那里,他发现了“世界上最包容友好的社区。”当他提出问题时,开发人员会迅速作出回应。他了解到,以太坊采用了支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并在其之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计算机程序生态系统或“智能合约”。你可以将分类账用作各种交易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发送和接收资金,无论是房地产交易、艺术品购买还是复杂的金融工具,都能适用。以太坊区块链的专用货币以太币被用来和这些程序进行交互。以太坊阵营称,交易过程中的关键因素是“不信任”:在签订合同时,你无需花钱请审计机构来审查交易对手或者通过银行转移资金,在交易对手未能履约时,也无需花钱请律师来起诉他们,你只需信任按照设计来执行交易的代码即可。

而且这些代码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获取一个项目的代码并使用它来构建另一个代码,或者重新组合现有代码--这种被称为“可组合性”的品质为以太坊赢得了“货币乐高”的喻称。例如,几年前,加密货币交易员希望能够出售他们的代币并锁定利润,但他们不想兑现成美元,因为可能会很麻烦。因此,开发人员创建了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稳定币现在是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基石,因为它们可以让人更轻松地转移资金,并使开发人员在原有基础上创建无数新的“乐高积木”。(它们也存在争议,因为人们怀疑某些稳定币是否完全由美元支持。)巴比亚克从来没有像他的普林斯顿同学那样供职于华尔街,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对“金融范式的转变”感到很振奋。

他还看到以太坊改变了公司的运营方式。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之后,巴比亚克对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可能性感到兴奋。DAO的成员可以根据他们拥有的组织代币数量对公司决策进行投票,而不是由老板来下达命令,让员工来遵从。巴比亚克称:“这几乎像是最好的民主。”当然,一小群人可以通过买断所有代币来夺取权力,但是,他认为,至少这个过程是透明的。同样的道理,创作者和品牌可以发行“社交代币”,让粉丝在他们的作品中占有股份,从而建立社区并调整财务激励措施。

以太坊阵营群众的实用主义吸引了巴比亚克。如果说比特币阵营是加密货币世界的勇士,那么以太坊阵营就是建设者。比特币阵营强调个人自由不受金融暴政的束缚,而以太坊阵营则信奉集体行动和协作精神。巴比亚克称:“你是在把赌注押在合作上面。”

以太坊社区的整体美学与比特币的阿尔法男性能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太坊阵营喜欢独角兽和柔美的色彩,而不是激光眼和灵感来自电影《斯巴达300勇士》(300)的斯巴达风格的东西。最近由ETH Global赞助的一个在线黑客马拉松网站采用了20世纪90年代的复古外观:一种以友好的粉色和蓝色为基调的微软Windows风格界面,角落上有一个“LoFi Beats”按钮。

主办方在解释比赛规则时说:“这不是一场比赛。我们想让你们学到东西,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2019年的一则视频也许最好地体现了以太坊时尚,在视频当中,身材瘦长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捷林(Vitalik Buterin)站在循环播放的动画前费力地解释区块链,动画内容包括骑着火箭的袋鼠DJ和考拉熊,后面喷射出一串彩虹心的轨迹。以太坊阵营在社交媒体上表忠诚的方式是用符号Ξ来替换他们名字中的字母E,所以《彭博商业周刊》的英文名称就成了BloombΞrgBusinΞsswΞΞ。(Ξ还是以太币的货币符号。)另一个常见的举动是修改社交媒体账号名称,巴比亚克最近把他的Twitter账号改成了babyak.eth。

比特币的忠实拥趸对以太坊阵营的许多主张嗤之以鼻。巴比亚克称,他相信“大反转”,即以太币的总市值将来会超过比特币。斯维茨基驳斥了以太币将超过比特币成为第一大数字货币的看法:“当其他人还在玩贝壳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黄金。”斯维茨基对以太坊支持的项目不太感冒,比如不可替代代币(简称NFT),最近这些在线艺术品的价值暴涨。他说:“我们不需要另一种互相销售JPEG图片的方式。我们需要解决代币中存在的问题。”

和以太坊阵营的世界观相比,比特币极端主义者的论调听起来像是某种极简主义:一个发明搞定一切。相比之下,以太坊阵营设想的未来是持续增量变化,然后升级到永恒。这是一种兼容并蓄的技术进步愿景,甚至给比特币也留出了空间。巴比亚克称:“这两种东西可以共存。”

以太坊阵营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们对任何被称为“以太坊杀手”的区块链都感到不满,无论是Cardano(巴比亚克称它“完全是炒作”),还是Solana(“有点尴尬”),或者是币安智能链(Binance Smart Chain)(充满了“骗局和黑客”)。不管这些网络是否正在努力解决以太坊协议存在的实际问题,包括它缓慢的速度和通常过高的交易费。以太坊阵营称,未来的升级将转变采矿过程以降低能源密集度,还会做出其他调整,和从头开始创建的新代币相比,这些升级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就在巴比亚克被以太坊社区接纳的同时,他也在扩展这个社区。现在,他发现自己被视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权威,朋友和熟人都找他寻求建议。他的妻子卡梅伦·哈德斯蒂(Cameron Hardesty)是一家鲜花分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鼓励巴比亚克将自己的想法写进他打算很快出版的一份时事通讯当中。她很高兴看到他对新事物感到兴奋。她说:“他在职业生涯当中曾经迷失过方向。然后他遇到了加密货币。它给他提供了一条通往这个新身份的途径。”

哈德斯蒂还指出了加密货币圈子里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最近,Bitch Media网站的一篇文章将比特币称为“男人的占星术”。哈德斯蒂认为加密货币扮演了某种社交角色。她说:“说到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谈话中必须有一些不带感情因素的黏合剂。这个黏合剂通常是体育运动,现在对迈克尔来说,还有加密货币。”

哈德斯蒂说,巴比亚克对区块链的热爱可能令人感到紧张。在她创办公司到宝宝降生前的那段时间,整天听到有关加密货币的话题可能会有压力。她说:“我经常这么跟他说,’我们能谈点别的东西吗?’”她还想确保自己的家庭没有面临过高的财务风险。她说:“他是个如此坚定的信徒,无法想象这些资产的价值不会继续上升。”但是,巴比亚克称,他在投资加密货币方面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方式。他说,在其他代币“有点趋于YOLO的意味”之后,他现在把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都放在以太币上。(YOLO是You Only Live Once的首字母缩写,意思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赌徒和收益耕作者

对23岁的杰克·布鲁(Jack Brew)来说,YOLOing正是关键点。为了玩在线扑克,他从15岁开始购买加密货币。他把当临时保姆赚的钱攒下来,和某人约好在加州威尼斯的一家星巴克里碰面,付给他现金以换取比特币。布鲁说:“这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大学期间,他开始涉足保证金交易并成为以太币极端主义者,然后这种代币就出现了抛物线式的上涨。他说,在大一的时候,他赚了将近25万美元,后来却因为一些糟糕的空头或者押注以太币价格会下跌而输光了所有的钱。布鲁说:“这太恶心了。让我陷入了黑暗的境地。”于是他完全退出了交易,专心完成学业。

然后到了2020年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简称)之夏。他说:“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重操旧业的。”DeFi涵盖了一系列基于区块链的工具,旨在构建一个基于计算机协议而非传统公司的全新金融体系。DeFi圈内人想象着有朝一日一切东西(包括抵押贷款、股票和债券在内)都将在智能合约的基础上运行。不过,就目前而言,DeFi主要涉及到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例如Uniswap或SushiSwap)或其他去中心化应用(dapps)上面交换加密代币,这些应用可以让用户通过借贷或者为交易提供流动性来赚取更多代币。

我们的大脑可能很难理解DeFi的抽象世界,所以请想象一下更具体的东西:在一个大型的集市,顾客想要交易各种物品,从小鸡到订书机,从拖把到豆子。假设人们想用小鸡换订书机。这个集市里的个人可以通过维持小鸡和订书机的库存(也就是提供流动性)来充当造市商,并从每一笔交易中分成。这个集市本身还可以给造市商提供拖把作为奖励,以激励他在这个集市工作而不去街对面的那个集市。如果某项交易的风险特别大(某件物品的价格可能突然暴跌),造市商的分成比例可能也会特别高:不仅仅是一颗豆子,而是一千颗甚至一百万颗。


这就是DeFi,只不过交易的物品是不那么具有随机性的数字代币,其中大部分你可能从未听说过。造市商不用维持小鸡或订书机库存,而是通过向交易池提供代币来获得报酬。由于市场对这些代币的需求非常不确定,流动性提供者[在DeFi领域被称为“收益耕作者”(yield farmer)]可以迅速赚取巨额利润以弥补巨大的风险。最有利可图的机会不会持续很久,因此,他们会不停寻找下一个目标。由此产生了“degen”这个术语,也就是“堕落的赌徒”(degenerate gambler)的缩写,被DeFi社区成员自豪地采用了。

骗局比比皆是。有时候,偷盗程序被写进某种代币的代码中;还有时候,代币创造者卷款潜逃,让贷方持有毫无价值的代币--此举被称为“拉地毯”(rugpull)。精明的收益耕作者可以评估某项投资的风险,但是,即使是备受瞩目的项目也有可能崩溃,正如马克·库班(Mark Cuban)在6月份身陷著名的Titan暴跌清零事件时得到的教训。

这种天文数字般的收益前景令布鲁难以抗拒,所以他捡起了自己的犁。他发现了一个被称为Swerve的流动性池,在那里,他可以通过质押稳定币Tether获得300%的年收益率。(他错过了早期高达1000%的收益率。)为一种名叫Swampy的代币提供流动性可以带来5%的日收益率,而且Swampy本身的价格一度每天翻倍。他最大的回报来自Cake,这是一个名为Pancake 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原生代币,其价格在4月份飙升。年初开始交易的时候他只有少量资金;几个月后,他说,他的身家达到了七位数。

监控他的农场是一项全职工作。他说:“你不得不全神贯注。如果有一个新池发布或者你错过了预售,”你就可能损失惨重。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偶尔会干扰他的日常生活,比如说,当他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收到一笔小费。“我会对她说,‘宝贝,我得尽快处理一下这笔进账。’”

一天,布鲁在马里布冲浪的时候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短信,称Pancake Bunny遭遇了“拉地毯”,他在这个DeFi平台质押了Cake代币。他说:“我以为自己所有的Cake代币都打水漂了。”幸运的是,当他查看账户的时候,发现他的代币还在里面;这次“拉地毯”针对的是另一种与该平台有关的代币。

从过去的损失中吸取教训之后,布鲁锁定了他75%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让他在一年之内都动不了这些投资。他说:“有时候我可能没有自制力来作出理性的决定。”他仍然会用剩下的代币去冒险。他说:“我认为这是我知道的唯一能赚到钱的方法。”

反代币者

当我和埃米·卡斯托(Amy Castor)交谈的时候,并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她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这位直言不讳的“反代币者”因为在文章和推文中表达了对加密货币价值和区块链技术的怀疑而为自己招来了敌人。因此,她宁愿隐藏自己的行踪。她说:“你对这个行业构成的威胁越大,就会有越多人想要找你麻烦。”

卡斯托明白这一点是因为她曾在这个行业工作过。作为加密货币主题出版物的撰稿人,她经常飞到全球各地参加会议,Cardano的开发公司IOHK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之一创办的一个区块链平台,有时候这家公司会承担她的费用。她说:“我玩得很开心,四处旅行,参加派对,大量饮酒。人们会说,’你是自家人,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当卡斯托开始研究一篇令Cardano的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感到不满的文章后,她和这个大家庭的关系恶化了。她说:“当我开始进一步深挖之后,我被踢了出来。”(IOHK的发言人称,该公司“热情地致力于维护编辑完全独立原则,绝对不会因为记者过去对我们的报道而区别对待他们。”)

大约在同一时间,她开始欣赏脾气火爆的伦敦加密货币批评家戴维·杰拉德(David Gerard)的文章。杰拉德毫不掩饰他对区块链及其粉丝的厌恶之情。他说:“关于加密货币,有太多值得反对的东西,它充满了骗局,有割韭菜现象,工作量证明挖矿具有破坏性,但是我反对的理由一直是人。”杰拉德是一名系统管理员,同时还是一位音乐记者,卡斯托说,他帮助她搞懂了“比特币邪教”。她开始把自己的文章草稿发给他,寻求反馈意见,对方亦然。她说:“我开始撰写越来越多关于加密货币领域的批评文章。”

杰拉德认为,比特币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是一种“负和游戏”,旨在以牺牲后来的投资者为代价来支付早期投资者的回报--这种类似庞氏骗局的安排注定会崩溃。他说,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毫无意义,因为它速度慢、价格高而且不稳定。作为长期的IT专业人士,杰拉德对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持怀疑态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它根本不是合约,也不智能。它实际上就是区块链上的一个小型计算机程序。在实际的计算中,我们将其称为数据库触发器或者存储过程,如果可以避免,你永远不会用到它们。它只是一场工程噩梦。”区块链的“不变性”对他来说也没有吸引力:“普通人不关心交易的不可逆转性。”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关心的话,他们希望能够对收费提出异议或撤销拼写错误。但是,在交易不可变的情况下,他说,“所有手误都是不可更改的。”

加密货币有任何价值吗?是的,杰拉德说:“可以购买政府不想让你购买的东西。那是对毒品和骗子的中性说法。”

在炒作盛行的加密货币媒体圈,反代币者起到了遏制过热宣传的作用。有一个流传的笑话说,比特币阵营可以把任何消息都解释成“对比特币有利”的消息,无论是中国打击矿工,还是马斯克宣布,由于环境影响,特斯拉(Tesla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他后来重新考虑了这个决定。)卡斯托、杰拉德和一群怀疑论者强烈反对这种煽动人心的报道。卡斯托最近一直在关注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这件事,尽管萨尔瓦多右翼总统采取的这一举动会削弱该国的民主制度,比特币的Twitter账号仍在庆祝此事。她说:“你会忍不住发问,‘这是怎么发生的?谁是幕后推手?’”

卡斯托明白它的吸引力。她说:“我能理解人们为什么会爱上它。它是整个信仰体系的一部分。”但她认为,人们购买它的主要原因是“肾上腺素--赌博成瘾也能让人获得同样的刺激。”据杰拉德说,哲学上的理由是粉饰门面。他说:“只要能免费致富,你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情,信奉任何愚蠢的意识形态,装模作样,反复吟诵流行语。”

卡斯托曾经短暂持有过加密货币,但这只是让她感到焦虑。她说:“我感觉它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它很可怕,扰乱了你的思想。”对投资者来说,它可能令人陶醉,但它“也有可能摧毁他们”。她说:“它就像是《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杰拉德从未买过代币。“我不觉得我必须亲自在下水道里裸泳,才能告诉人们这么做行不通。”(需要说明的是,我在4月份决定购买一些不同种类的代币作为投资,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它们暴跌了。)

杰拉德认为,去中心化金融可能是最严重的潜在威胁。他说:“它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成果,”业余投资者可能会被专业交易员伤害。他还说:“当散户被割韭菜的时候,就激发了我的道德兴趣。如果你很有钱,那没关系。但爸爸妈妈那代人不明白这一点。”

反代币者面临一个狼来了的问题。杰拉德在十年前就预测加密货币将消亡。他说:“我对比特币的许多预测都错了。”然而,这并没有削弱他的论点:“这表明市场有多么愚蠢。”

与许多支持加密货币的人不同,反代币者并没有变富。杰拉德的评论只为他带来了微薄的收入,自己出版了几本书,包括《Attack oft he 50 Foot Blockchain》,但卡斯托有时候难以维持生计。她说:“我找到了一种非常节俭的生活方式。”我问他们是否组织过反代币大会。她说:“是的,但没人愿意提供资助。”

狗狗币士兵

小蒂姆·优斯奇(Tim Ursich Jr.)是一位正骨医生,在洛杉矶县开了一家运动诊所。有一次,他看到马斯克的一条推文,不解其意:“里面有一个单词:Doge。”优斯奇说:“我以为是拼写错误。”埃隆·马斯克总是很奇怪。他也就没有在意。

但随后,优斯奇发现到处都有人提到狗狗币。出于好奇,他找到了身边的加密货币专家--在他的诊所接受治疗的一群网球运动员。

优斯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他说,他一直在寻找能引导他能量的方法。他很快就和狗狗币社区产生了共鸣,这些人整天都在Twitter和Reddit上发布模因。他说:“他们非常有趣和松弛。他们就像是60年代的花朵宝宝,没有任何烦恼。”他喜欢狗狗币的一点是,它刚开始只是一个用来取笑比特币的笑话(它得名于一个网络模因,以一只憨傻可爱的柴犬头像作为标识),再加上他很喜欢狗,在加州长大的他“家里同时养了四条狗,都是救助回来的”。


狗狗币更像比特币而不是以太坊。它没有内在效用,除非有其他人愿意付钱购买,否则就没有价值。但是,和比特币不一样的是,狗狗币的供应量没有限制。优斯奇对加密货币的未来愿景很简单:“如果比特币是黄金,以太坊就是白银。”优斯奇说,他想象狗狗币将成为加密货币中的零用钱。(目前,狗狗币的价格大约是27美分,而比特币为45700美元,以太币为3150美元。)当一些狗狗币粉丝建议Doge这个词代表“每天只做好事”(Do only good everyday)时,优斯奇决定身体力行。看到慈善机构在疫情期间苦苦挣扎,他开始制作实体狗狗硬币(这种新奇产品每个的制造成本要好几美元),然后卖出去,并将一定比例的利润捐给动物救助机构。他还给那些在网上透露自己窘境的人们邮寄硬币。他说:“我对他们说,‘我支持你们,你们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参与互动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为你们祈祷。’”

随着这种代币的吸引力增加,它的价格也上涨了。达拉斯独行侠队和奥克兰运动家队开始接受用狗狗币购买门票。马斯克表示,他正在与狗狗币的开发者合作,“提高系统交易的效率”。优斯奇说:“它不再只是一种笑话模因币。”

狗狗币的成功催生出了竞争对手,包括SafeMoon、柴犬币(ShibaInu)和Doge Killer在内的模因币承诺带来类似的天文数字般的回报。对优斯奇来说,这些代币只是为了快速赚钱而创造出来的“刮刮乐彩票”。许多狗狗币玩家对它们展开猛烈抨击。优斯奇所在社区的愤怒反应令他感到不安。他在Twitter上主持了一个语音聊天室会议,批评了狗狗币士兵队伍中的负面情绪。他说:“不要说其他社区的坏话。我们传达的讯息是只做好事。”他的Twitter账号The Doge Coin Militia现在有超过4万名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那次慷慨激昂的演讲。

尽管狗狗币很突出,但很少有人认为它是蓝筹加密货币的重要竞争对手。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狗狗币是GameStop时代的后现代转向的一个缩影,在这个时代,资产价格可以在与潜在价值没有明显联系的情况下上涨或者下跌。运营DeFiWatch网站的顾问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ec)说:“狗狗币已经是极限,因为它只是在编故事。”DeFi Watch网站致力于提高加密货币的透明度。金融分析师德梅特里·科菲纳斯(Demetri Kofina)谴责这种现象是“金融虚无主义”,并认为它与更大的社会问题和存在错位问题有关。他在最近的一次在线演讲中说道:“这正是模拟理论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他指的是马斯克提出的另一个想法--人类可能生活在计算机生成的矩阵当中。“这让我们产生一种现实不那么重要的感觉。”

和其他模因币不同的是,狗狗币可以说具有马斯克形式的价值。Slow Ventures的投资者兼合伙人萨姆·莱斯(Sam Lessi)称,加密货币常常被描述为一种邪教,但狗狗币比其他代币更符合这一定义。他说:“埃隆·马斯克是当代最伟大的邪教领袖之一。”他指出,在当前的金融环境下,追随这位邪教领袖实际上可能是理性的决定。“如果你最初按照埃隆说的去做,你真的会赚到钱。”

优斯奇说,狗狗币对他有吸引力在更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这个社区,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尽管他没法去拜访住在蒙大拿州的姐姐及其家人,但他和12岁的侄女关系密切,经常探讨狗狗币模因。他说:“我不能问她关于学校或篮球的事情,但我们总是可以谈论狗狗币。”从这个意义上说,狗狗币是一种社交代币,实际上每种加密货币都是。

优斯奇现在很重视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诊所接受包括狗狗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作为诊费。他梦想有朝一日为树懒建立一个动物保护区。他说:“我说不出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树懒很着迷。”撰文/Christopher Beam■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