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旨在约束算法的全面计划是由网信办在上周发起的。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上周牵头启动的这项行动,寻求在三年内建立一个全面的系统,以规范算法应用。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为制约不良商业行为并收紧网络话语管控而采取的举措之一。

监管机构要求算法应用公平公正、公开透明,并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

目前,自动化技术正重塑商业、社会互动和政治,世界各地的政府忙于制定应对此类技术的办法,而中国的前述行动让其在监管科技平台方面领先一步。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提议限制人工智能的某些用途,以减少潜在危害。在美国,议员们正审视Facebook Inc. (FB)由算法驱动的内容对用户的影响,此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该公司旗下应用Instagram对儿童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

在加强对国内科技行业的监督方面,中国加紧了对算法的管控。今年夏天发布的指导方针草案将要求算法保护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权利,并禁止使用算法来操纵用户账户、在线流量或搜索结果。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专注研究中国科技政策的助理教授Rogier Creemers说:“通常在监管方面我们认为中国并不是一个创新者,但在这一方面,他们确实是。”

根据上周发布的三年计划,中国监管机构概述了监测算法的步骤,包括注册程序和建立一个技术团队来评估算法的运行机制和风险。

这一最新行动开展之前,中国已经对科技行业全面部署监管行动,对中国一些最大的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BABA, 简称:阿里巴巴)、食品配送平台美团(Meituan, 3690.HK)和网约车公司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监管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监管机构认为对劳动者或消费者有害的商业行为。

美团和滴滴等公司因外卖骑手和司机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关注,此外,中国监管部门还呼吁提高确定骑手及司机任务和薪酬算法的透明度。中国官员今年还警告科技公司不要滥用个人数据和利用大数据杀熟。

网信办、阿里巴巴和滴滴未回复置评请求。中国目前正处于国庆节假日期间。

美团不予置评。该公司早些时候公布了对其配送算法的解释,并表示,为赋予外卖骑手更大灵活度,正在对算法进行调整。

专家表示,对中国监管部门而言,如何在不影响互联网行业增长或创新的情况下加强对算法的控制,将是一个挑战。互联网行业是中国最成功的行业之一。互联网公司依靠复杂的数学指令来实现一系列功能,包括分析社交媒体行为和确定最佳配送路线等。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上周发布的指导意见中称,算法在促进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给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社会公平公正和网民合法权益带来挑战”。

鸿鹄律师事务所(Bird & Bird)驻北京合伙人方文杰(James Gong)称,监管机构对算法进行更严格的监督可能会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产生影响。

方文杰称,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运用算法、自动决策和分析,以确保营销更精准,进而提高相关业务效率,提升利润。

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一位高级经理称,虽然要求注册算法只增加了一个步骤,但限制学习用户行为和推荐服务以及要求披露这项专有技术有可能会损害该公司业务。

字节跳动以其用户推送和内容背后强大的算法而闻名。该公司拥有热门社交应用TikTok和抖音。

这位字节跳动经理称,监管的态度是明确的,该公司需要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相应的调整。他称,由于新规定的大部分内容仍在讨论之中,目前还很难说会对业务产生什么直接影响。

字节跳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要求。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Samm Sacks表示,中国的做法可能会对一些国家有启发,这些国家既希望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同时又想牢牢掌握政治和社会话语权。不过,她表示,围绕这些新规定的细节和执行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我想他们也明白,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Sacks称。“我甚至会说,三年内实现上述目标可能都算要求高了。”

国家网信办在这份指导意见中还称,中国公司运用的算法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在中国公司推送给用户的内容里加强“正能量”传播。

中国已在对在线内容和社区实施更多管控。最近几个月,中国严格限制18岁以下用户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严禁设立明星艺人榜单,并怒批网络上的“娘炮形象”。

“这几乎是将在网络审查制度提高了一个档次。”Sacks称。“这意味着,公司有义务确保推送给网络空间的算法所驱动的任何内容都必须塑造社会主义价值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在约束算法应用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发布日期:2021-10-05 19:44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旨在约束算法的全面计划是由网信办在上周发起的。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上周牵头启动的这项行动,寻求在三年内建立一个全面的系统,以规范算法应用。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为制约不良商业行为并收紧网络话语管控而采取的举措之一。

监管机构要求算法应用公平公正、公开透明,并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

目前,自动化技术正重塑商业、社会互动和政治,世界各地的政府忙于制定应对此类技术的办法,而中国的前述行动让其在监管科技平台方面领先一步。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提议限制人工智能的某些用途,以减少潜在危害。在美国,议员们正审视Facebook Inc. (FB)由算法驱动的内容对用户的影响,此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该公司旗下应用Instagram对儿童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

在加强对国内科技行业的监督方面,中国加紧了对算法的管控。今年夏天发布的指导方针草案将要求算法保护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权利,并禁止使用算法来操纵用户账户、在线流量或搜索结果。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专注研究中国科技政策的助理教授Rogier Creemers说:“通常在监管方面我们认为中国并不是一个创新者,但在这一方面,他们确实是。”

根据上周发布的三年计划,中国监管机构概述了监测算法的步骤,包括注册程序和建立一个技术团队来评估算法的运行机制和风险。

这一最新行动开展之前,中国已经对科技行业全面部署监管行动,对中国一些最大的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BABA, 简称:阿里巴巴)、食品配送平台美团(Meituan, 3690.HK)和网约车公司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监管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监管机构认为对劳动者或消费者有害的商业行为。

美团和滴滴等公司因外卖骑手和司机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关注,此外,中国监管部门还呼吁提高确定骑手及司机任务和薪酬算法的透明度。中国官员今年还警告科技公司不要滥用个人数据和利用大数据杀熟。

网信办、阿里巴巴和滴滴未回复置评请求。中国目前正处于国庆节假日期间。

美团不予置评。该公司早些时候公布了对其配送算法的解释,并表示,为赋予外卖骑手更大灵活度,正在对算法进行调整。

专家表示,对中国监管部门而言,如何在不影响互联网行业增长或创新的情况下加强对算法的控制,将是一个挑战。互联网行业是中国最成功的行业之一。互联网公司依靠复杂的数学指令来实现一系列功能,包括分析社交媒体行为和确定最佳配送路线等。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上周发布的指导意见中称,算法在促进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给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社会公平公正和网民合法权益带来挑战”。

鸿鹄律师事务所(Bird & Bird)驻北京合伙人方文杰(James Gong)称,监管机构对算法进行更严格的监督可能会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产生影响。

方文杰称,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运用算法、自动决策和分析,以确保营销更精准,进而提高相关业务效率,提升利润。

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一位高级经理称,虽然要求注册算法只增加了一个步骤,但限制学习用户行为和推荐服务以及要求披露这项专有技术有可能会损害该公司业务。

字节跳动以其用户推送和内容背后强大的算法而闻名。该公司拥有热门社交应用TikTok和抖音。

这位字节跳动经理称,监管的态度是明确的,该公司需要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相应的调整。他称,由于新规定的大部分内容仍在讨论之中,目前还很难说会对业务产生什么直接影响。

字节跳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要求。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Samm Sacks表示,中国的做法可能会对一些国家有启发,这些国家既希望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同时又想牢牢掌握政治和社会话语权。不过,她表示,围绕这些新规定的细节和执行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我想他们也明白,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Sacks称。“我甚至会说,三年内实现上述目标可能都算要求高了。”

国家网信办在这份指导意见中还称,中国公司运用的算法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在中国公司推送给用户的内容里加强“正能量”传播。

中国已在对在线内容和社区实施更多管控。最近几个月,中国严格限制18岁以下用户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严禁设立明星艺人榜单,并怒批网络上的“娘炮形象”。

“这几乎是将在网络审查制度提高了一个档次。”Sacks称。“这意味着,公司有义务确保推送给网络空间的算法所驱动的任何内容都必须塑造社会主义价值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旨在约束算法的全面计划是由网信办在上周发起的。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上周牵头启动的这项行动,寻求在三年内建立一个全面的系统,以规范算法应用。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为制约不良商业行为并收紧网络话语管控而采取的举措之一。

监管机构要求算法应用公平公正、公开透明,并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

目前,自动化技术正重塑商业、社会互动和政治,世界各地的政府忙于制定应对此类技术的办法,而中国的前述行动让其在监管科技平台方面领先一步。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提议限制人工智能的某些用途,以减少潜在危害。在美国,议员们正审视Facebook Inc. (FB)由算法驱动的内容对用户的影响,此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该公司旗下应用Instagram对儿童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

在加强对国内科技行业的监督方面,中国加紧了对算法的管控。今年夏天发布的指导方针草案将要求算法保护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权利,并禁止使用算法来操纵用户账户、在线流量或搜索结果。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专注研究中国科技政策的助理教授Rogier Creemers说:“通常在监管方面我们认为中国并不是一个创新者,但在这一方面,他们确实是。”

根据上周发布的三年计划,中国监管机构概述了监测算法的步骤,包括注册程序和建立一个技术团队来评估算法的运行机制和风险。

这一最新行动开展之前,中国已经对科技行业全面部署监管行动,对中国一些最大的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BABA, 简称:阿里巴巴)、食品配送平台美团(Meituan, 3690.HK)和网约车公司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监管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监管机构认为对劳动者或消费者有害的商业行为。

美团和滴滴等公司因外卖骑手和司机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关注,此外,中国监管部门还呼吁提高确定骑手及司机任务和薪酬算法的透明度。中国官员今年还警告科技公司不要滥用个人数据和利用大数据杀熟。

网信办、阿里巴巴和滴滴未回复置评请求。中国目前正处于国庆节假日期间。

美团不予置评。该公司早些时候公布了对其配送算法的解释,并表示,为赋予外卖骑手更大灵活度,正在对算法进行调整。

专家表示,对中国监管部门而言,如何在不影响互联网行业增长或创新的情况下加强对算法的控制,将是一个挑战。互联网行业是中国最成功的行业之一。互联网公司依靠复杂的数学指令来实现一系列功能,包括分析社交媒体行为和确定最佳配送路线等。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上周发布的指导意见中称,算法在促进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给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社会公平公正和网民合法权益带来挑战”。

鸿鹄律师事务所(Bird & Bird)驻北京合伙人方文杰(James Gong)称,监管机构对算法进行更严格的监督可能会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产生影响。

方文杰称,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运用算法、自动决策和分析,以确保营销更精准,进而提高相关业务效率,提升利润。

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一位高级经理称,虽然要求注册算法只增加了一个步骤,但限制学习用户行为和推荐服务以及要求披露这项专有技术有可能会损害该公司业务。

字节跳动以其用户推送和内容背后强大的算法而闻名。该公司拥有热门社交应用TikTok和抖音。

这位字节跳动经理称,监管的态度是明确的,该公司需要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相应的调整。他称,由于新规定的大部分内容仍在讨论之中,目前还很难说会对业务产生什么直接影响。

字节跳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要求。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Samm Sacks表示,中国的做法可能会对一些国家有启发,这些国家既希望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同时又想牢牢掌握政治和社会话语权。不过,她表示,围绕这些新规定的细节和执行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我想他们也明白,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Sacks称。“我甚至会说,三年内实现上述目标可能都算要求高了。”

国家网信办在这份指导意见中还称,中国公司运用的算法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在中国公司推送给用户的内容里加强“正能量”传播。

中国已在对在线内容和社区实施更多管控。最近几个月,中国严格限制18岁以下用户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严禁设立明星艺人榜单,并怒批网络上的“娘炮形象”。

“这几乎是将在网络审查制度提高了一个档次。”Sacks称。“这意味着,公司有义务确保推送给网络空间的算法所驱动的任何内容都必须塑造社会主义价值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在约束算法应用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发布日期:2021-10-05 19:44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旨在约束算法的全面计划是由网信办在上周发起的。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眼下,一场以遏制互联网巨头影响力为目的运动声势越来越大,而一项新的旨在约束科技平台算法的全面计划,已将中国推到该运动的前沿。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上周牵头启动的这项行动,寻求在三年内建立一个全面的系统,以规范算法应用。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为制约不良商业行为并收紧网络话语管控而采取的举措之一。

监管机构要求算法应用公平公正、公开透明,并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

目前,自动化技术正重塑商业、社会互动和政治,世界各地的政府忙于制定应对此类技术的办法,而中国的前述行动让其在监管科技平台方面领先一步。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提议限制人工智能的某些用途,以减少潜在危害。在美国,议员们正审视Facebook Inc. (FB)由算法驱动的内容对用户的影响,此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该公司旗下应用Instagram对儿童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

在加强对国内科技行业的监督方面,中国加紧了对算法的管控。今年夏天发布的指导方针草案将要求算法保护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权利,并禁止使用算法来操纵用户账户、在线流量或搜索结果。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专注研究中国科技政策的助理教授Rogier Creemers说:“通常在监管方面我们认为中国并不是一个创新者,但在这一方面,他们确实是。”

根据上周发布的三年计划,中国监管机构概述了监测算法的步骤,包括注册程序和建立一个技术团队来评估算法的运行机制和风险。

这一最新行动开展之前,中国已经对科技行业全面部署监管行动,对中国一些最大的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BABA, 简称:阿里巴巴)、食品配送平台美团(Meituan, 3690.HK)和网约车公司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监管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监管机构认为对劳动者或消费者有害的商业行为。

美团和滴滴等公司因外卖骑手和司机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关注,此外,中国监管部门还呼吁提高确定骑手及司机任务和薪酬算法的透明度。中国官员今年还警告科技公司不要滥用个人数据和利用大数据杀熟。

网信办、阿里巴巴和滴滴未回复置评请求。中国目前正处于国庆节假日期间。

美团不予置评。该公司早些时候公布了对其配送算法的解释,并表示,为赋予外卖骑手更大灵活度,正在对算法进行调整。

专家表示,对中国监管部门而言,如何在不影响互联网行业增长或创新的情况下加强对算法的控制,将是一个挑战。互联网行业是中国最成功的行业之一。互联网公司依靠复杂的数学指令来实现一系列功能,包括分析社交媒体行为和确定最佳配送路线等。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上周发布的指导意见中称,算法在促进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给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社会公平公正和网民合法权益带来挑战”。

鸿鹄律师事务所(Bird & Bird)驻北京合伙人方文杰(James Gong)称,监管机构对算法进行更严格的监督可能会对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产生影响。

方文杰称,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运用算法、自动决策和分析,以确保营销更精准,进而提高相关业务效率,提升利润。

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一位高级经理称,虽然要求注册算法只增加了一个步骤,但限制学习用户行为和推荐服务以及要求披露这项专有技术有可能会损害该公司业务。

字节跳动以其用户推送和内容背后强大的算法而闻名。该公司拥有热门社交应用TikTok和抖音。

这位字节跳动经理称,监管的态度是明确的,该公司需要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相应的调整。他称,由于新规定的大部分内容仍在讨论之中,目前还很难说会对业务产生什么直接影响。

字节跳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要求。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Samm Sacks表示,中国的做法可能会对一些国家有启发,这些国家既希望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同时又想牢牢掌握政治和社会话语权。不过,她表示,围绕这些新规定的细节和执行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我想他们也明白,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Sacks称。“我甚至会说,三年内实现上述目标可能都算要求高了。”

国家网信办在这份指导意见中还称,中国公司运用的算法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在中国公司推送给用户的内容里加强“正能量”传播。

中国已在对在线内容和社区实施更多管控。最近几个月,中国严格限制18岁以下用户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严禁设立明星艺人榜单,并怒批网络上的“娘炮形象”。

“这几乎是将在网络审查制度提高了一个档次。”Sacks称。“这意味着,公司有义务确保推送给网络空间的算法所驱动的任何内容都必须塑造社会主义价值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