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Stella Yifan Xie|Sha Hua|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这场10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凸显出,中国政策重心的转变,包括限制碳排放的努力,可能会对因疫情而重塑的全球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这将产生连锁反应,”总部位于俄克拉何马的Simple Modern的联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ke Beckham称。“当我们开始理解这件事的影响时,我们意识到这有可能比我们在商业生涯中看到的任何事情都大。”该公司生产保温水瓶和背包等产品。

Beckham一家位于华东衢州市的主要供应商上周接到当地政府通知,每周只能运营四天,而不是通常的六天。此外,该供应商还必须遵守用电上限,此规定会使其工厂产能减少约三分之一。

Beckham预计,零售商需求保持旺盛的情况下,明年春季美国许多产品的零售价涨幅可能会高达15%。

中国电力紧缺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煤炭价格已然飙升,原因是国内煤炭供应不足,而从澳大利亚和蒙古的进口减少更是雪上加霜。此局面促使发电站减少发电量,以免因官方规定的电价上限而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中国高层正寻求强制执行能效目标,导致一些行业的能源使用在官方指导下下降。

另一方面,自中国新冠疫情引发的停摆在2020年4月结束后,用电需求已然大幅上升,当时各地工厂纷纷增产以满足西方国家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中国的电力紧缺加剧了全球能源危机,这可能会扰乱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需求激增、天气变化无常以及产量低迷推动共同了天然气价格上涨。天然气价格飙升已影响到欧洲工厂的产量和家庭的能源账单。这一形势也加剧了欧洲和美国的焦虑,这些国家担忧不断减少的供应是否能让经济挺过这个寒冬。

英国政府最近出手干预,为一家因能源成本上升而关闭的化肥厂提供补贴,以使其恢复生产。该厂占英国二氧化碳供应量的相当大份额,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二氧化碳是食品加工所必需的。法国政府上周表示,在明年春天前,将阻止居民用天然气和居民用电价格的上升。

中国的电荒也有可能推高原材料和主要部件的价格,进而可能给全球供应链带来进一步压力。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周一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全球市场将感受到从纺织品、玩具到机器零部件供应短缺的压力。”他补充说,由此产生的供应冲击将可能进一步推高全球通胀,尤其是在美国等发达市场。限电影响了中国的一些制造基地,包括那些生产半导体相关产品的基地。今年全球半导体的短缺已经打击了汽车制造商和其他行业。

Cre8tive Brand Ideas Ltd.是一家品牌包、服装、笔、计算机配件等促销商品的分销商,总部位于英格兰索利哈尔,其董事总经理Steve Cooke表示,他所依赖的供应商有80%的产品采购自中国。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运费以及供应链瓶颈已经推高了他的成本,并导致他向客户交货的时间延长。他说,随着电荒拖累生产,他预计这些压力将加剧。

他说:“我们如此依赖中国,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过去一周里,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些居民区经历了持续可达数小时的停电。就连马路上的红绿灯都灭了。制造业地区的工厂接到指令要求缩减运营时间,甚至停产一周。在南方城市广州和深圳,官员暂停了十一黄金周期间的灯光秀;今年的十一黄金周从上周五开始。据来自IHS Markit的信息,截至上周二,中国3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有22个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限电措施。

过去一周,多家银行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8.5%左右下调至8%,甚至更低,称电力短缺是增长面临的另一个威胁。

许多经济学家预测,随着中国进入2022年这个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年份,中国政府将放松货币政策以稳定经济。2022年中国将召开每五年一次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电力短缺席卷全国,中国领导层做出了回应。根据两位了解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摘要显示,负责监督国家能源政策的副总理韩正周一召集了中国最大的一些国有能源公司的领导人举行闭门会议,并要求他们千方百计增加电煤供应。与会者被要求不要带手机参加这次会议。

中国8月底开始在一些省份拉闸限电,但9月中旬以来,全国多个省份频频限电,中国东北地区的居民用电也开始被突然掐断。

纽卡斯尔动力煤价格(该煤炭品种发电的全球基准)上周打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纪录水平,达到每吨201美元,较年初上涨141%。在中国,高品位冶金煤(用于炼钢)价格较年初上涨了158%,达到创纪录的每吨615美元,几乎是2016年所创上一个高点的两倍。

习近平2020年9月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为实现这一广泛目标,全国各地已普遍开展节能降耗。此任务对中国的煤炭生产造成了影响,由于矿区事故频发,中国煤炭生产中断的频率原本就呈现上升势头。中国近六成电力依赖燃煤发电。

位于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山西的生产商首钢福山资源集团有限公司(Shougang Fushan Resources Group Ltd., 0639.HK, 简称:首钢资源)说:“煤炭行业继续受环保、安全等因素制约。”该公司称:“煤炭供应紧缺,尤其是炼焦煤供应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缓解。”

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推动下,今年早些时候煤炭需求同比增长了约20%,最近几个月增幅降到了个位数的水平。相比之下,煤炭供应保持波动,一些月份萎缩,其他月份以低个位数增长。

在一些省份,更严格的能效目标也是限电的一个原因。8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指出一些省份没有达到能效要求。9月中旬,这些省份开始在电力配给中瞄准一些高能耗行业。

因堪培拉方面呼吁开展一项独立的全球性新冠溯源调查,中国自去年年底以来非正式地禁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这加剧了中国国内的煤炭短缺问题;澳大利亚以前是中国的一大煤炭供应国。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的煤炭通常占中国煤炭消费量的10%。

此外,低于正常水平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已让一些省份的供电问题雪上加霜。位于中国西南部的水电大省云南今年一直与干旱作斗争。在中国东北地区,受天气影响,风电场的产出有那么几天非常低。

恒生银行(Hang Seng Bank)驻上海的经济学家王丹表示,电力严重短缺的另一个原因是电力定价机制僵化。以国际标准衡量,中国电价较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电力公司可提高电价的幅度设置上限。这在煤价不断大幅上涨飙升之际降低了发电厂的发电意愿。

代表发电企业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称,由于煤炭价格飙升,截至6月份,大约70%的煤电企业发生亏损。

包括上海、四川和内蒙古在内的几个地区已放宽上网电价的上限;上网电费由企业支付给发电厂。从上周五开始,中国制造业大省广东省的工业用户在用电高峰时段将需要多交最多25%的电费。

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上周三表示,将增加煤炭产量,进口更多煤炭,增加国内天然气产量,并将部分上涨的能源成本转嫁给终端用户。

据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国家发改委一名高级官员上周四主持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会议指示煤炭生产设施在10月1日至10月7日国庆假期期间继续开工。

副总理韩正已下令官员控制铝、钢铁、水泥和石化等高耗能行业过度用电。

“无论是对决策者还是企业来说,这都是一次系统性冲击,”能源咨询公司Lantau Group驻深圳的经理David Fishman称。他说,增加天然气和煤炭供应是短期解决方案,但中国政府需要长期眼光,考虑能源来源多样化的问题。

佛山欧风家具有限公司(Foshan Oufeng Furniture Co.)的经理Thomas Broertjes表示,他在中国待了15年,还是头一次看到限电措施持续这么长时间。大约两周前,当地政府每天向他发送关于工厂当天是否可以运营的讯息。

中国上一次遭受严重电力短缺是在21世纪初,当时很大程度上是由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造成的。在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电力需求出现了大幅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电力短缺的影响开始波及全球

发布日期:2021-10-04 18:08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Stella Yifan Xie|Sha Hua|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这场10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凸显出,中国政策重心的转变,包括限制碳排放的努力,可能会对因疫情而重塑的全球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这将产生连锁反应,”总部位于俄克拉何马的Simple Modern的联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ke Beckham称。“当我们开始理解这件事的影响时,我们意识到这有可能比我们在商业生涯中看到的任何事情都大。”该公司生产保温水瓶和背包等产品。

Beckham一家位于华东衢州市的主要供应商上周接到当地政府通知,每周只能运营四天,而不是通常的六天。此外,该供应商还必须遵守用电上限,此规定会使其工厂产能减少约三分之一。

Beckham预计,零售商需求保持旺盛的情况下,明年春季美国许多产品的零售价涨幅可能会高达15%。

中国电力紧缺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煤炭价格已然飙升,原因是国内煤炭供应不足,而从澳大利亚和蒙古的进口减少更是雪上加霜。此局面促使发电站减少发电量,以免因官方规定的电价上限而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中国高层正寻求强制执行能效目标,导致一些行业的能源使用在官方指导下下降。

另一方面,自中国新冠疫情引发的停摆在2020年4月结束后,用电需求已然大幅上升,当时各地工厂纷纷增产以满足西方国家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中国的电力紧缺加剧了全球能源危机,这可能会扰乱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需求激增、天气变化无常以及产量低迷推动共同了天然气价格上涨。天然气价格飙升已影响到欧洲工厂的产量和家庭的能源账单。这一形势也加剧了欧洲和美国的焦虑,这些国家担忧不断减少的供应是否能让经济挺过这个寒冬。

英国政府最近出手干预,为一家因能源成本上升而关闭的化肥厂提供补贴,以使其恢复生产。该厂占英国二氧化碳供应量的相当大份额,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二氧化碳是食品加工所必需的。法国政府上周表示,在明年春天前,将阻止居民用天然气和居民用电价格的上升。

中国的电荒也有可能推高原材料和主要部件的价格,进而可能给全球供应链带来进一步压力。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周一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全球市场将感受到从纺织品、玩具到机器零部件供应短缺的压力。”他补充说,由此产生的供应冲击将可能进一步推高全球通胀,尤其是在美国等发达市场。限电影响了中国的一些制造基地,包括那些生产半导体相关产品的基地。今年全球半导体的短缺已经打击了汽车制造商和其他行业。

Cre8tive Brand Ideas Ltd.是一家品牌包、服装、笔、计算机配件等促销商品的分销商,总部位于英格兰索利哈尔,其董事总经理Steve Cooke表示,他所依赖的供应商有80%的产品采购自中国。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运费以及供应链瓶颈已经推高了他的成本,并导致他向客户交货的时间延长。他说,随着电荒拖累生产,他预计这些压力将加剧。

他说:“我们如此依赖中国,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过去一周里,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些居民区经历了持续可达数小时的停电。就连马路上的红绿灯都灭了。制造业地区的工厂接到指令要求缩减运营时间,甚至停产一周。在南方城市广州和深圳,官员暂停了十一黄金周期间的灯光秀;今年的十一黄金周从上周五开始。据来自IHS Markit的信息,截至上周二,中国3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有22个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限电措施。

过去一周,多家银行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8.5%左右下调至8%,甚至更低,称电力短缺是增长面临的另一个威胁。

许多经济学家预测,随着中国进入2022年这个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年份,中国政府将放松货币政策以稳定经济。2022年中国将召开每五年一次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电力短缺席卷全国,中国领导层做出了回应。根据两位了解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摘要显示,负责监督国家能源政策的副总理韩正周一召集了中国最大的一些国有能源公司的领导人举行闭门会议,并要求他们千方百计增加电煤供应。与会者被要求不要带手机参加这次会议。

中国8月底开始在一些省份拉闸限电,但9月中旬以来,全国多个省份频频限电,中国东北地区的居民用电也开始被突然掐断。

纽卡斯尔动力煤价格(该煤炭品种发电的全球基准)上周打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纪录水平,达到每吨201美元,较年初上涨141%。在中国,高品位冶金煤(用于炼钢)价格较年初上涨了158%,达到创纪录的每吨615美元,几乎是2016年所创上一个高点的两倍。

习近平2020年9月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为实现这一广泛目标,全国各地已普遍开展节能降耗。此任务对中国的煤炭生产造成了影响,由于矿区事故频发,中国煤炭生产中断的频率原本就呈现上升势头。中国近六成电力依赖燃煤发电。

位于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山西的生产商首钢福山资源集团有限公司(Shougang Fushan Resources Group Ltd., 0639.HK, 简称:首钢资源)说:“煤炭行业继续受环保、安全等因素制约。”该公司称:“煤炭供应紧缺,尤其是炼焦煤供应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缓解。”

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推动下,今年早些时候煤炭需求同比增长了约20%,最近几个月增幅降到了个位数的水平。相比之下,煤炭供应保持波动,一些月份萎缩,其他月份以低个位数增长。

在一些省份,更严格的能效目标也是限电的一个原因。8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指出一些省份没有达到能效要求。9月中旬,这些省份开始在电力配给中瞄准一些高能耗行业。

因堪培拉方面呼吁开展一项独立的全球性新冠溯源调查,中国自去年年底以来非正式地禁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这加剧了中国国内的煤炭短缺问题;澳大利亚以前是中国的一大煤炭供应国。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的煤炭通常占中国煤炭消费量的10%。

此外,低于正常水平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已让一些省份的供电问题雪上加霜。位于中国西南部的水电大省云南今年一直与干旱作斗争。在中国东北地区,受天气影响,风电场的产出有那么几天非常低。

恒生银行(Hang Seng Bank)驻上海的经济学家王丹表示,电力严重短缺的另一个原因是电力定价机制僵化。以国际标准衡量,中国电价较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电力公司可提高电价的幅度设置上限。这在煤价不断大幅上涨飙升之际降低了发电厂的发电意愿。

代表发电企业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称,由于煤炭价格飙升,截至6月份,大约70%的煤电企业发生亏损。

包括上海、四川和内蒙古在内的几个地区已放宽上网电价的上限;上网电费由企业支付给发电厂。从上周五开始,中国制造业大省广东省的工业用户在用电高峰时段将需要多交最多25%的电费。

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上周三表示,将增加煤炭产量,进口更多煤炭,增加国内天然气产量,并将部分上涨的能源成本转嫁给终端用户。

据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国家发改委一名高级官员上周四主持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会议指示煤炭生产设施在10月1日至10月7日国庆假期期间继续开工。

副总理韩正已下令官员控制铝、钢铁、水泥和石化等高耗能行业过度用电。

“无论是对决策者还是企业来说,这都是一次系统性冲击,”能源咨询公司Lantau Group驻深圳的经理David Fishman称。他说,增加天然气和煤炭供应是短期解决方案,但中国政府需要长期眼光,考虑能源来源多样化的问题。

佛山欧风家具有限公司(Foshan Oufeng Furniture Co.)的经理Thomas Broertjes表示,他在中国待了15年,还是头一次看到限电措施持续这么长时间。大约两周前,当地政府每天向他发送关于工厂当天是否可以运营的讯息。

中国上一次遭受严重电力短缺是在21世纪初,当时很大程度上是由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造成的。在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电力需求出现了大幅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Stella Yifan Xie|Sha Hua|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这场10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凸显出,中国政策重心的转变,包括限制碳排放的努力,可能会对因疫情而重塑的全球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这将产生连锁反应,”总部位于俄克拉何马的Simple Modern的联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ke Beckham称。“当我们开始理解这件事的影响时,我们意识到这有可能比我们在商业生涯中看到的任何事情都大。”该公司生产保温水瓶和背包等产品。

Beckham一家位于华东衢州市的主要供应商上周接到当地政府通知,每周只能运营四天,而不是通常的六天。此外,该供应商还必须遵守用电上限,此规定会使其工厂产能减少约三分之一。

Beckham预计,零售商需求保持旺盛的情况下,明年春季美国许多产品的零售价涨幅可能会高达15%。

中国电力紧缺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煤炭价格已然飙升,原因是国内煤炭供应不足,而从澳大利亚和蒙古的进口减少更是雪上加霜。此局面促使发电站减少发电量,以免因官方规定的电价上限而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中国高层正寻求强制执行能效目标,导致一些行业的能源使用在官方指导下下降。

另一方面,自中国新冠疫情引发的停摆在2020年4月结束后,用电需求已然大幅上升,当时各地工厂纷纷增产以满足西方国家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中国的电力紧缺加剧了全球能源危机,这可能会扰乱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需求激增、天气变化无常以及产量低迷推动共同了天然气价格上涨。天然气价格飙升已影响到欧洲工厂的产量和家庭的能源账单。这一形势也加剧了欧洲和美国的焦虑,这些国家担忧不断减少的供应是否能让经济挺过这个寒冬。

英国政府最近出手干预,为一家因能源成本上升而关闭的化肥厂提供补贴,以使其恢复生产。该厂占英国二氧化碳供应量的相当大份额,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二氧化碳是食品加工所必需的。法国政府上周表示,在明年春天前,将阻止居民用天然气和居民用电价格的上升。

中国的电荒也有可能推高原材料和主要部件的价格,进而可能给全球供应链带来进一步压力。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周一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全球市场将感受到从纺织品、玩具到机器零部件供应短缺的压力。”他补充说,由此产生的供应冲击将可能进一步推高全球通胀,尤其是在美国等发达市场。限电影响了中国的一些制造基地,包括那些生产半导体相关产品的基地。今年全球半导体的短缺已经打击了汽车制造商和其他行业。

Cre8tive Brand Ideas Ltd.是一家品牌包、服装、笔、计算机配件等促销商品的分销商,总部位于英格兰索利哈尔,其董事总经理Steve Cooke表示,他所依赖的供应商有80%的产品采购自中国。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运费以及供应链瓶颈已经推高了他的成本,并导致他向客户交货的时间延长。他说,随着电荒拖累生产,他预计这些压力将加剧。

他说:“我们如此依赖中国,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过去一周里,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些居民区经历了持续可达数小时的停电。就连马路上的红绿灯都灭了。制造业地区的工厂接到指令要求缩减运营时间,甚至停产一周。在南方城市广州和深圳,官员暂停了十一黄金周期间的灯光秀;今年的十一黄金周从上周五开始。据来自IHS Markit的信息,截至上周二,中国3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有22个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限电措施。

过去一周,多家银行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8.5%左右下调至8%,甚至更低,称电力短缺是增长面临的另一个威胁。

许多经济学家预测,随着中国进入2022年这个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年份,中国政府将放松货币政策以稳定经济。2022年中国将召开每五年一次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电力短缺席卷全国,中国领导层做出了回应。根据两位了解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摘要显示,负责监督国家能源政策的副总理韩正周一召集了中国最大的一些国有能源公司的领导人举行闭门会议,并要求他们千方百计增加电煤供应。与会者被要求不要带手机参加这次会议。

中国8月底开始在一些省份拉闸限电,但9月中旬以来,全国多个省份频频限电,中国东北地区的居民用电也开始被突然掐断。

纽卡斯尔动力煤价格(该煤炭品种发电的全球基准)上周打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纪录水平,达到每吨201美元,较年初上涨141%。在中国,高品位冶金煤(用于炼钢)价格较年初上涨了158%,达到创纪录的每吨615美元,几乎是2016年所创上一个高点的两倍。

习近平2020年9月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为实现这一广泛目标,全国各地已普遍开展节能降耗。此任务对中国的煤炭生产造成了影响,由于矿区事故频发,中国煤炭生产中断的频率原本就呈现上升势头。中国近六成电力依赖燃煤发电。

位于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山西的生产商首钢福山资源集团有限公司(Shougang Fushan Resources Group Ltd., 0639.HK, 简称:首钢资源)说:“煤炭行业继续受环保、安全等因素制约。”该公司称:“煤炭供应紧缺,尤其是炼焦煤供应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缓解。”

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推动下,今年早些时候煤炭需求同比增长了约20%,最近几个月增幅降到了个位数的水平。相比之下,煤炭供应保持波动,一些月份萎缩,其他月份以低个位数增长。

在一些省份,更严格的能效目标也是限电的一个原因。8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指出一些省份没有达到能效要求。9月中旬,这些省份开始在电力配给中瞄准一些高能耗行业。

因堪培拉方面呼吁开展一项独立的全球性新冠溯源调查,中国自去年年底以来非正式地禁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这加剧了中国国内的煤炭短缺问题;澳大利亚以前是中国的一大煤炭供应国。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的煤炭通常占中国煤炭消费量的10%。

此外,低于正常水平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已让一些省份的供电问题雪上加霜。位于中国西南部的水电大省云南今年一直与干旱作斗争。在中国东北地区,受天气影响,风电场的产出有那么几天非常低。

恒生银行(Hang Seng Bank)驻上海的经济学家王丹表示,电力严重短缺的另一个原因是电力定价机制僵化。以国际标准衡量,中国电价较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电力公司可提高电价的幅度设置上限。这在煤价不断大幅上涨飙升之际降低了发电厂的发电意愿。

代表发电企业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称,由于煤炭价格飙升,截至6月份,大约70%的煤电企业发生亏损。

包括上海、四川和内蒙古在内的几个地区已放宽上网电价的上限;上网电费由企业支付给发电厂。从上周五开始,中国制造业大省广东省的工业用户在用电高峰时段将需要多交最多25%的电费。

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上周三表示,将增加煤炭产量,进口更多煤炭,增加国内天然气产量,并将部分上涨的能源成本转嫁给终端用户。

据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国家发改委一名高级官员上周四主持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会议指示煤炭生产设施在10月1日至10月7日国庆假期期间继续开工。

副总理韩正已下令官员控制铝、钢铁、水泥和石化等高耗能行业过度用电。

“无论是对决策者还是企业来说,这都是一次系统性冲击,”能源咨询公司Lantau Group驻深圳的经理David Fishman称。他说,增加天然气和煤炭供应是短期解决方案,但中国政府需要长期眼光,考虑能源来源多样化的问题。

佛山欧风家具有限公司(Foshan Oufeng Furniture Co.)的经理Thomas Broertjes表示,他在中国待了15年,还是头一次看到限电措施持续这么长时间。大约两周前,当地政府每天向他发送关于工厂当天是否可以运营的讯息。

中国上一次遭受严重电力短缺是在21世纪初,当时很大程度上是由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造成的。在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电力需求出现了大幅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电力短缺的影响开始波及全球

发布日期:2021-10-04 18:08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Stella Yifan Xie|Sha Hua|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遭遇普遍的电力短缺,经济复苏因此受到打击,并可能干扰全球供应链,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这场10多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凸显出,中国政策重心的转变,包括限制碳排放的努力,可能会对因疫情而重塑的全球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这将产生连锁反应,”总部位于俄克拉何马的Simple Modern的联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ke Beckham称。“当我们开始理解这件事的影响时,我们意识到这有可能比我们在商业生涯中看到的任何事情都大。”该公司生产保温水瓶和背包等产品。

Beckham一家位于华东衢州市的主要供应商上周接到当地政府通知,每周只能运营四天,而不是通常的六天。此外,该供应商还必须遵守用电上限,此规定会使其工厂产能减少约三分之一。

Beckham预计,零售商需求保持旺盛的情况下,明年春季美国许多产品的零售价涨幅可能会高达15%。

中国电力紧缺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煤炭价格已然飙升,原因是国内煤炭供应不足,而从澳大利亚和蒙古的进口减少更是雪上加霜。此局面促使发电站减少发电量,以免因官方规定的电价上限而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中国高层正寻求强制执行能效目标,导致一些行业的能源使用在官方指导下下降。

另一方面,自中国新冠疫情引发的停摆在2020年4月结束后,用电需求已然大幅上升,当时各地工厂纷纷增产以满足西方国家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中国的电力紧缺加剧了全球能源危机,这可能会扰乱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需求激增、天气变化无常以及产量低迷推动共同了天然气价格上涨。天然气价格飙升已影响到欧洲工厂的产量和家庭的能源账单。这一形势也加剧了欧洲和美国的焦虑,这些国家担忧不断减少的供应是否能让经济挺过这个寒冬。

英国政府最近出手干预,为一家因能源成本上升而关闭的化肥厂提供补贴,以使其恢复生产。该厂占英国二氧化碳供应量的相当大份额,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二氧化碳是食品加工所必需的。法国政府上周表示,在明年春天前,将阻止居民用天然气和居民用电价格的上升。

中国的电荒也有可能推高原材料和主要部件的价格,进而可能给全球供应链带来进一步压力。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周一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全球市场将感受到从纺织品、玩具到机器零部件供应短缺的压力。”他补充说,由此产生的供应冲击将可能进一步推高全球通胀,尤其是在美国等发达市场。限电影响了中国的一些制造基地,包括那些生产半导体相关产品的基地。今年全球半导体的短缺已经打击了汽车制造商和其他行业。

Cre8tive Brand Ideas Ltd.是一家品牌包、服装、笔、计算机配件等促销商品的分销商,总部位于英格兰索利哈尔,其董事总经理Steve Cooke表示,他所依赖的供应商有80%的产品采购自中国。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运费以及供应链瓶颈已经推高了他的成本,并导致他向客户交货的时间延长。他说,随着电荒拖累生产,他预计这些压力将加剧。

他说:“我们如此依赖中国,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过去一周里,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些居民区经历了持续可达数小时的停电。就连马路上的红绿灯都灭了。制造业地区的工厂接到指令要求缩减运营时间,甚至停产一周。在南方城市广州和深圳,官员暂停了十一黄金周期间的灯光秀;今年的十一黄金周从上周五开始。据来自IHS Markit的信息,截至上周二,中国3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有22个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限电措施。

过去一周,多家银行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8.5%左右下调至8%,甚至更低,称电力短缺是增长面临的另一个威胁。

许多经济学家预测,随着中国进入2022年这个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年份,中国政府将放松货币政策以稳定经济。2022年中国将召开每五年一次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电力短缺席卷全国,中国领导层做出了回应。根据两位了解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以及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摘要显示,负责监督国家能源政策的副总理韩正周一召集了中国最大的一些国有能源公司的领导人举行闭门会议,并要求他们千方百计增加电煤供应。与会者被要求不要带手机参加这次会议。

中国8月底开始在一些省份拉闸限电,但9月中旬以来,全国多个省份频频限电,中国东北地区的居民用电也开始被突然掐断。

纽卡斯尔动力煤价格(该煤炭品种发电的全球基准)上周打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纪录水平,达到每吨201美元,较年初上涨141%。在中国,高品位冶金煤(用于炼钢)价格较年初上涨了158%,达到创纪录的每吨615美元,几乎是2016年所创上一个高点的两倍。

习近平2020年9月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为实现这一广泛目标,全国各地已普遍开展节能降耗。此任务对中国的煤炭生产造成了影响,由于矿区事故频发,中国煤炭生产中断的频率原本就呈现上升势头。中国近六成电力依赖燃煤发电。

位于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山西的生产商首钢福山资源集团有限公司(Shougang Fushan Resources Group Ltd., 0639.HK, 简称:首钢资源)说:“煤炭行业继续受环保、安全等因素制约。”该公司称:“煤炭供应紧缺,尤其是炼焦煤供应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缓解。”

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推动下,今年早些时候煤炭需求同比增长了约20%,最近几个月增幅降到了个位数的水平。相比之下,煤炭供应保持波动,一些月份萎缩,其他月份以低个位数增长。

在一些省份,更严格的能效目标也是限电的一个原因。8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指出一些省份没有达到能效要求。9月中旬,这些省份开始在电力配给中瞄准一些高能耗行业。

因堪培拉方面呼吁开展一项独立的全球性新冠溯源调查,中国自去年年底以来非正式地禁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这加剧了中国国内的煤炭短缺问题;澳大利亚以前是中国的一大煤炭供应国。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的煤炭通常占中国煤炭消费量的10%。

此外,低于正常水平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已让一些省份的供电问题雪上加霜。位于中国西南部的水电大省云南今年一直与干旱作斗争。在中国东北地区,受天气影响,风电场的产出有那么几天非常低。

恒生银行(Hang Seng Bank)驻上海的经济学家王丹表示,电力严重短缺的另一个原因是电力定价机制僵化。以国际标准衡量,中国电价较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电力公司可提高电价的幅度设置上限。这在煤价不断大幅上涨飙升之际降低了发电厂的发电意愿。

代表发电企业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称,由于煤炭价格飙升,截至6月份,大约70%的煤电企业发生亏损。

包括上海、四川和内蒙古在内的几个地区已放宽上网电价的上限;上网电费由企业支付给发电厂。从上周五开始,中国制造业大省广东省的工业用户在用电高峰时段将需要多交最多25%的电费。

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上周三表示,将增加煤炭产量,进口更多煤炭,增加国内天然气产量,并将部分上涨的能源成本转嫁给终端用户。

据记者看到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国家发改委一名高级官员上周四主持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会议指示煤炭生产设施在10月1日至10月7日国庆假期期间继续开工。

副总理韩正已下令官员控制铝、钢铁、水泥和石化等高耗能行业过度用电。

“无论是对决策者还是企业来说,这都是一次系统性冲击,”能源咨询公司Lantau Group驻深圳的经理David Fishman称。他说,增加天然气和煤炭供应是短期解决方案,但中国政府需要长期眼光,考虑能源来源多样化的问题。

佛山欧风家具有限公司(Foshan Oufeng Furniture Co.)的经理Thomas Broertjes表示,他在中国待了15年,还是头一次看到限电措施持续这么长时间。大约两周前,当地政府每天向他发送关于工厂当天是否可以运营的讯息。

中国上一次遭受严重电力短缺是在21世纪初,当时很大程度上是由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造成的。在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电力需求出现了大幅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