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职业假笑”吗?



J. W. Traphagan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天,我读到一条新闻,有人问职场积极表现的人是否比其他人更成功,或者积极的人是否容易带来更多的成功。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假设:成功和积极必然是相关的。那么,在充斥着“虚假”的职场中,人们到底何时才会想到这些积极表现是否都是正向的?

我将“过度积极表现”定义为过度使用表情符号、感叹号和形容词(如“兴奋”)、副词(如“非常”)或商业世界的陈词滥调(如“伸出援手”),从而营造出一种不真诚的语气。它还指那些经常发表情绪化演讲和情绪化表达想法的个人,以至于与他们互动会变得疲惫不堪。

一般来说,在工作中过度积极表现会使理性的价值观和行为贬值。他们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乐观,这可能会让那些并不真正习惯以这种方式看待世界对此产生怀疑或不信任。有些人对这种过度积极的反应十分消极,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首先需要赢得彼此的熟悉和信任,而不是在刚认识时就表达一些过于积极的言语或态度。熟不熟不重要,表达方式也不重要,认可彼此的工作态度、认同双方的价值观才是最重要的。

在美国,这个问题愈演愈烈,因为美国人总是很容易将积极性与专业精神混为一谈。我对我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怀疑是专业精神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信任所处的工作环境和身边的同事,我可以在认真思考的同时公开意见分歧。过分强调积极表现会让我在听到别人真实想法的时候产生质疑,这反过来又使我不太信任他们的评论和分析。

因此,在与来自其他国家(例如日本)的同事合作时会产生跨文化问题,在这些国家中,过于积极表现并不是工作常态。过分积极,在其他人眼里看来相当奇怪。对于日本人来说,谦虚礼貌远比积极表达给人的感觉要好很多。谦逊意味着尊重他人,随着关系的发展和信任的建立而保持一定程度的礼貌,过于职业微笑和总是夹带着感叹语气的评论词不一定会让对方产生信任。

如果我们能保持一种职业礼仪,即强调对他人保持谦逊态度并作出客观慎重的反应,以及认识到我们不需要与遇到的每个人都发展成为“好闺蜜”,那么过于积极表现的一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我经常收到外部公司的电子邮件,要求我提供教育软件或纪录片等业务。他们通常以“嘿,约翰!”之类的话开头,尽管我从未见过发送者,但这些发送邮件者实际上就是“过于积极”的例子。因为它们产生的回应与发送者所希望的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这些邀约会直接变成垃圾邮件,我甚至都不看。为什么?因为发送者没有意识到朋友、同事和完全陌生的人是不同的,因此需要不同的互动方式来建立信任。

尤其是年轻的职业女性,她们在电子邮件和面对面交谈时都展现出来自己很友好热情,这基本上是另一种非攻击性的表达方式。这导致了人们过度使用感叹号和道歉语,以确保男性读者将女性电子邮件的语气解读为温和乐观的。当然,过于积极的表现不仅仅是聊天时使用太多感叹号或表情符号。过度积极往往是工作场所的人们,特别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期望的产物。在这种期望中,职业精神等同于友好,如果人们未能遵守预期的、特别是有关性别化的社会规则,就会受到职业上的影响。

过于积极会破坏一种感觉,即他人对于复杂的情况和与之互动的人表现出来的谨慎而客观的反应,它也可以被理解为不真诚。因此,过于积极可能会侵蚀同事之间的信任,或阻止与试图关注自己业务、并想与自己发展良好的工作关系。但最有害的是“过于积极”的性别本质,因为人们期望女性通过过于友好来“软化”自己的语气,这强化并再现了男性主导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存在于更广泛的工作场所和社会中。这就是为什么保持职业礼仪如此重要的原因:

过度积极表现是社会结构性别歧视的产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女性如果表现不专业,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减少表情符号、减少亲密接触以及减少好奇心将有助于创造更公平的工作环境,这种工作环境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而不是每个人都假装与所有人熟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职场中过于积极表现是好事吗?

发布日期:2021-09-30 16:36
|你还在“职业假笑”吗?



J. W. Traphagan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天,我读到一条新闻,有人问职场积极表现的人是否比其他人更成功,或者积极的人是否容易带来更多的成功。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假设:成功和积极必然是相关的。那么,在充斥着“虚假”的职场中,人们到底何时才会想到这些积极表现是否都是正向的?

我将“过度积极表现”定义为过度使用表情符号、感叹号和形容词(如“兴奋”)、副词(如“非常”)或商业世界的陈词滥调(如“伸出援手”),从而营造出一种不真诚的语气。它还指那些经常发表情绪化演讲和情绪化表达想法的个人,以至于与他们互动会变得疲惫不堪。

一般来说,在工作中过度积极表现会使理性的价值观和行为贬值。他们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乐观,这可能会让那些并不真正习惯以这种方式看待世界对此产生怀疑或不信任。有些人对这种过度积极的反应十分消极,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首先需要赢得彼此的熟悉和信任,而不是在刚认识时就表达一些过于积极的言语或态度。熟不熟不重要,表达方式也不重要,认可彼此的工作态度、认同双方的价值观才是最重要的。

在美国,这个问题愈演愈烈,因为美国人总是很容易将积极性与专业精神混为一谈。我对我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怀疑是专业精神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信任所处的工作环境和身边的同事,我可以在认真思考的同时公开意见分歧。过分强调积极表现会让我在听到别人真实想法的时候产生质疑,这反过来又使我不太信任他们的评论和分析。

因此,在与来自其他国家(例如日本)的同事合作时会产生跨文化问题,在这些国家中,过于积极表现并不是工作常态。过分积极,在其他人眼里看来相当奇怪。对于日本人来说,谦虚礼貌远比积极表达给人的感觉要好很多。谦逊意味着尊重他人,随着关系的发展和信任的建立而保持一定程度的礼貌,过于职业微笑和总是夹带着感叹语气的评论词不一定会让对方产生信任。

如果我们能保持一种职业礼仪,即强调对他人保持谦逊态度并作出客观慎重的反应,以及认识到我们不需要与遇到的每个人都发展成为“好闺蜜”,那么过于积极表现的一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我经常收到外部公司的电子邮件,要求我提供教育软件或纪录片等业务。他们通常以“嘿,约翰!”之类的话开头,尽管我从未见过发送者,但这些发送邮件者实际上就是“过于积极”的例子。因为它们产生的回应与发送者所希望的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这些邀约会直接变成垃圾邮件,我甚至都不看。为什么?因为发送者没有意识到朋友、同事和完全陌生的人是不同的,因此需要不同的互动方式来建立信任。

尤其是年轻的职业女性,她们在电子邮件和面对面交谈时都展现出来自己很友好热情,这基本上是另一种非攻击性的表达方式。这导致了人们过度使用感叹号和道歉语,以确保男性读者将女性电子邮件的语气解读为温和乐观的。当然,过于积极的表现不仅仅是聊天时使用太多感叹号或表情符号。过度积极往往是工作场所的人们,特别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期望的产物。在这种期望中,职业精神等同于友好,如果人们未能遵守预期的、特别是有关性别化的社会规则,就会受到职业上的影响。

过于积极会破坏一种感觉,即他人对于复杂的情况和与之互动的人表现出来的谨慎而客观的反应,它也可以被理解为不真诚。因此,过于积极可能会侵蚀同事之间的信任,或阻止与试图关注自己业务、并想与自己发展良好的工作关系。但最有害的是“过于积极”的性别本质,因为人们期望女性通过过于友好来“软化”自己的语气,这强化并再现了男性主导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存在于更广泛的工作场所和社会中。这就是为什么保持职业礼仪如此重要的原因:

过度积极表现是社会结构性别歧视的产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女性如果表现不专业,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减少表情符号、减少亲密接触以及减少好奇心将有助于创造更公平的工作环境,这种工作环境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而不是每个人都假装与所有人熟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你还在“职业假笑”吗?



J. W. Traphagan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天,我读到一条新闻,有人问职场积极表现的人是否比其他人更成功,或者积极的人是否容易带来更多的成功。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假设:成功和积极必然是相关的。那么,在充斥着“虚假”的职场中,人们到底何时才会想到这些积极表现是否都是正向的?

我将“过度积极表现”定义为过度使用表情符号、感叹号和形容词(如“兴奋”)、副词(如“非常”)或商业世界的陈词滥调(如“伸出援手”),从而营造出一种不真诚的语气。它还指那些经常发表情绪化演讲和情绪化表达想法的个人,以至于与他们互动会变得疲惫不堪。

一般来说,在工作中过度积极表现会使理性的价值观和行为贬值。他们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乐观,这可能会让那些并不真正习惯以这种方式看待世界对此产生怀疑或不信任。有些人对这种过度积极的反应十分消极,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首先需要赢得彼此的熟悉和信任,而不是在刚认识时就表达一些过于积极的言语或态度。熟不熟不重要,表达方式也不重要,认可彼此的工作态度、认同双方的价值观才是最重要的。

在美国,这个问题愈演愈烈,因为美国人总是很容易将积极性与专业精神混为一谈。我对我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怀疑是专业精神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信任所处的工作环境和身边的同事,我可以在认真思考的同时公开意见分歧。过分强调积极表现会让我在听到别人真实想法的时候产生质疑,这反过来又使我不太信任他们的评论和分析。

因此,在与来自其他国家(例如日本)的同事合作时会产生跨文化问题,在这些国家中,过于积极表现并不是工作常态。过分积极,在其他人眼里看来相当奇怪。对于日本人来说,谦虚礼貌远比积极表达给人的感觉要好很多。谦逊意味着尊重他人,随着关系的发展和信任的建立而保持一定程度的礼貌,过于职业微笑和总是夹带着感叹语气的评论词不一定会让对方产生信任。

如果我们能保持一种职业礼仪,即强调对他人保持谦逊态度并作出客观慎重的反应,以及认识到我们不需要与遇到的每个人都发展成为“好闺蜜”,那么过于积极表现的一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我经常收到外部公司的电子邮件,要求我提供教育软件或纪录片等业务。他们通常以“嘿,约翰!”之类的话开头,尽管我从未见过发送者,但这些发送邮件者实际上就是“过于积极”的例子。因为它们产生的回应与发送者所希望的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这些邀约会直接变成垃圾邮件,我甚至都不看。为什么?因为发送者没有意识到朋友、同事和完全陌生的人是不同的,因此需要不同的互动方式来建立信任。

尤其是年轻的职业女性,她们在电子邮件和面对面交谈时都展现出来自己很友好热情,这基本上是另一种非攻击性的表达方式。这导致了人们过度使用感叹号和道歉语,以确保男性读者将女性电子邮件的语气解读为温和乐观的。当然,过于积极的表现不仅仅是聊天时使用太多感叹号或表情符号。过度积极往往是工作场所的人们,特别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期望的产物。在这种期望中,职业精神等同于友好,如果人们未能遵守预期的、特别是有关性别化的社会规则,就会受到职业上的影响。

过于积极会破坏一种感觉,即他人对于复杂的情况和与之互动的人表现出来的谨慎而客观的反应,它也可以被理解为不真诚。因此,过于积极可能会侵蚀同事之间的信任,或阻止与试图关注自己业务、并想与自己发展良好的工作关系。但最有害的是“过于积极”的性别本质,因为人们期望女性通过过于友好来“软化”自己的语气,这强化并再现了男性主导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存在于更广泛的工作场所和社会中。这就是为什么保持职业礼仪如此重要的原因:

过度积极表现是社会结构性别歧视的产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女性如果表现不专业,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减少表情符号、减少亲密接触以及减少好奇心将有助于创造更公平的工作环境,这种工作环境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而不是每个人都假装与所有人熟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职场中过于积极表现是好事吗?

发布日期:2021-09-30 16:36
|你还在“职业假笑”吗?



J. W. Traphagan

【OR  商业新媒体】

前几天,我读到一条新闻,有人问职场积极表现的人是否比其他人更成功,或者积极的人是否容易带来更多的成功。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假设:成功和积极必然是相关的。那么,在充斥着“虚假”的职场中,人们到底何时才会想到这些积极表现是否都是正向的?

我将“过度积极表现”定义为过度使用表情符号、感叹号和形容词(如“兴奋”)、副词(如“非常”)或商业世界的陈词滥调(如“伸出援手”),从而营造出一种不真诚的语气。它还指那些经常发表情绪化演讲和情绪化表达想法的个人,以至于与他们互动会变得疲惫不堪。

一般来说,在工作中过度积极表现会使理性的价值观和行为贬值。他们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乐观,这可能会让那些并不真正习惯以这种方式看待世界对此产生怀疑或不信任。有些人对这种过度积极的反应十分消极,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首先需要赢得彼此的熟悉和信任,而不是在刚认识时就表达一些过于积极的言语或态度。熟不熟不重要,表达方式也不重要,认可彼此的工作态度、认同双方的价值观才是最重要的。

在美国,这个问题愈演愈烈,因为美国人总是很容易将积极性与专业精神混为一谈。我对我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怀疑是专业精神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信任所处的工作环境和身边的同事,我可以在认真思考的同时公开意见分歧。过分强调积极表现会让我在听到别人真实想法的时候产生质疑,这反过来又使我不太信任他们的评论和分析。

因此,在与来自其他国家(例如日本)的同事合作时会产生跨文化问题,在这些国家中,过于积极表现并不是工作常态。过分积极,在其他人眼里看来相当奇怪。对于日本人来说,谦虚礼貌远比积极表达给人的感觉要好很多。谦逊意味着尊重他人,随着关系的发展和信任的建立而保持一定程度的礼貌,过于职业微笑和总是夹带着感叹语气的评论词不一定会让对方产生信任。

如果我们能保持一种职业礼仪,即强调对他人保持谦逊态度并作出客观慎重的反应,以及认识到我们不需要与遇到的每个人都发展成为“好闺蜜”,那么过于积极表现的一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我经常收到外部公司的电子邮件,要求我提供教育软件或纪录片等业务。他们通常以“嘿,约翰!”之类的话开头,尽管我从未见过发送者,但这些发送邮件者实际上就是“过于积极”的例子。因为它们产生的回应与发送者所希望的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这些邀约会直接变成垃圾邮件,我甚至都不看。为什么?因为发送者没有意识到朋友、同事和完全陌生的人是不同的,因此需要不同的互动方式来建立信任。

尤其是年轻的职业女性,她们在电子邮件和面对面交谈时都展现出来自己很友好热情,这基本上是另一种非攻击性的表达方式。这导致了人们过度使用感叹号和道歉语,以确保男性读者将女性电子邮件的语气解读为温和乐观的。当然,过于积极的表现不仅仅是聊天时使用太多感叹号或表情符号。过度积极往往是工作场所的人们,特别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期望的产物。在这种期望中,职业精神等同于友好,如果人们未能遵守预期的、特别是有关性别化的社会规则,就会受到职业上的影响。

过于积极会破坏一种感觉,即他人对于复杂的情况和与之互动的人表现出来的谨慎而客观的反应,它也可以被理解为不真诚。因此,过于积极可能会侵蚀同事之间的信任,或阻止与试图关注自己业务、并想与自己发展良好的工作关系。但最有害的是“过于积极”的性别本质,因为人们期望女性通过过于友好来“软化”自己的语气,这强化并再现了男性主导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存在于更广泛的工作场所和社会中。这就是为什么保持职业礼仪如此重要的原因:

过度积极表现是社会结构性别歧视的产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女性如果表现不专业,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减少表情符号、减少亲密接触以及减少好奇心将有助于创造更公平的工作环境,这种工作环境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而不是每个人都假装与所有人熟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管理与职场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