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危险游戏。



盒饭财经

【OR  商业新媒体】

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就在雷军带着小米要进入李书福的主战场,李书福架着大炮,直接冲向了雷军的腹地。

这是一场造车与造手机的双向奔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把筷子伸到对方碗里,需要的是资金和人才。

9月28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布进军手机领域。据了解,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而在今年3月,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加入造车大军,首期投资高达100亿人民币,预计未来10年将累计投资100亿美元,且由雷军本人亲自担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总裁。

投资方面,小米投资100亿造车,吉利投资100亿造手机;小米为了造车,高薪“挖”了300人的团队,吉利也早早在业内寻找相关人才。

雷军和李书福的人才战争,早就打开了,但这是第一次把战斗摆在桌面上。

01 吉利和小米的第一场战争

9月7日,原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在微信发了一个朋友圈,称近期加入了小米旗下的顺为资本,专注智能汽车技术生态领域。这无异于给汽车圈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而在3个月前,市场就有传闻称,胡峥楠将入职小米汽车,雷军给其开出了股权加薪资10亿元的待遇,为此他还亲自下场辟谣。至于为什么加入顺为资本,而非小米汽车,外界猜测多半是为了规避竞业协议,“曲线救国”。

据悉,顺为资本与小米之间有许多战略投资协同,且围绕汽车产业链进行了大量布局,其投资的激光雷达公司北醒光子、汽配供应商开思、汽车电控公司奥易克斯、导航系统凯立德、智能车载新案科技、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Momenta等,都为小米进入汽车行业埋下伏笔。

胡峥楠本人,曾是“吉利造车的关键先生”之一。

据盒饭财经了解,胡峥楠曾与王珣联合创办汽车设计公司上海龙创,而他本人担任设计总监,曾参与设计帝豪EC7、博瑞、长安CS55、哈佛H6、长安悦翔等众多车型。2012年6月前后,胡峥楠加入吉利汽车,之后担任吉利博越车型开发的总工程师。

吉利在2014年提出“精品车”战略转型,胡峥楠是该战略在产品开发层面的主要负责人,此后在2016年至2017年前后,接替冯擎峰担任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

而他本人更稀缺的经验在于,在吉利期间,胡峥楠曾先后参与研发BMA架构、SEA架构等,使得吉利汽车的研发体系逐渐成熟。胡峥楠本人也成为自主品牌车企中极少数参与具有自主知识产品的车辆平台架构的领导人。

在造车这件事上,人比钱还难找。而类似胡峥楠这类的技术大牛,只是小米抢人的冰山一角。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位天际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员工称,他做了一段时间咨询内推,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一个是目前内推最多的5家公司按热度排序分别是小米、理想、集度、蔚来和上汽智己;而被推人员最多的5家公司分别是上汽乘用车、泛亚、吉利、观致和北汽新能源;学历分布范围大到从中专至清华、北大。

吉利排在被推最多公司的第三。

9月24日,在消息官宣前,有媒体就对此进行了报道。据财经网报道,李书福造手机的项目进展十分迅速,已经开始在业内寻觅人才,公司将在湖北武汉、上海等多地,乃至海外设置办公地点。

据《机锋网》报道称,根据此前消息来看,这次吉利手机的定位将会是高端旗舰手机,项目总投资约为100亿人民币。

挖人、组建团队,成为小米宣布造车后最频繁的动作之一。

事实上,回顾雷军的创业历史,不难发现,找人找钱找方向可能是雷军最擅长的事。创业初期,雷军80%的时间都花在找人上。

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腾、摩托罗拉向征,高通王翔以及联发科朱尚祖等,都被雷军纳入麾下。

“不少创业者跟我请教(招人)的时候,我会问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时间,你不要跟我谈三顾茅庐,你能不能三十顾茅庐,只要诚意到了,这个事情一定搞得定。”

而如今雷军将挖人的手,伸向了造车这个领域,现在轮到李书福出招了。

02 即将燃起的抢人大战

在挖人这件事上,李书福不比雷军弱。

2017年7月,李书福亲自上阵挖人,传遍了整个汽车圈。挖的是当时的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执行副总经理李春荣。

据当时腾讯汽车报道: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称,今年6月东风进行内部人事调整,将李春荣从东风乘用车板块调往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之后,吉利便向李春荣本人抛出了橄榄枝。

作为东风内部资历颇深的营销老兵,李春荣拥有丰富的合资与自主品牌工作经验,同时在渠道拓展和产品规划方面也屡有建树,而这或许也正是吉利所看中的。

2017年9月,一汽集团人事大改革期间,吉利迅速北上连夜“挖人”。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一汽技术中心摘牌,技术人员签字排队离职,就在此时,北汽、吉利、奇瑞等在距离一汽技术中心300米外的酒店搭棚,开设了招聘会。

抢人,特别是技术型人才,必须稳准狠。

以汽车领域为例。

汽车之家的《新能源汽车消费洞察蓝皮书》显示,2024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迎来自然需求的爆发,销售增长率将超过30%,2028年销量将达到1104万辆。

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使得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根据猎聘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新能源汽车领域2021上半年新发职位比2020年同期上升94.54%,比2019年同期上升 60.12%。其企业平均招聘年薪也从2020年的17.47万元上升到2021上半年的18.96万元。



而在这场竞争中,各大企业都将竞争的核心瞄准了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新型技术。今年以来,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岗位需求量前十中,感知算法、AI、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占据一半席位。

僧多粥少的局面,容不得企业半点犹豫。

但这方面的技术人才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报告》指出,智能网联从业人员数量供给严重不足。预计到2025年,该领域的人才净缺口为3.7万,是当前智能网联汽车研发人员存量的将近70%。

小米在这方面非常直接——拿钱砸。

据盒饭财经了解,自6月以来,小米官网密集发布了上百条与汽车相关岗位的招聘信息,从整车职位、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等多达50多个岗位,月薪基本超过2万元,其中一些诸如自动驾驶岗位的薪资甚至高达6万,14薪。这意味着,该岗位的税前年收入最高可达84万元。有猎头表示,小米给出的薪资比市场高出20%-30%。

“拿到了小米汽车上海的offer,小米期权,分5年归属,而且行权要满足三个里程碑。这个正常么?”一名昵称为“卡普中将”的员工在某社交平台上,请教“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的组员,小米汽车的offer要不要接,和蔚来、小鹏相比,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

小米汽车成立至今,该社交平台上“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里已有超过322条讨论的帖子,其中不乏蔚来、吉利、上汽、一汽、通用、北汽、天际等车企的员工和前员工,他们的讨论内容大多围绕内推、简历投递、面试进度,以及薪资待遇等热点话题。

BOSS直聘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新造车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

他们都希望通过高薪吸引优秀人才,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达百万以上。

以某第三方招聘网站上的信息为例,自动驾驶前端负责人这一职位,蔚来给出了“月薪95K以上,16薪”,即年薪超过150万元的丰厚报酬。

此外,雷军公布小米汽车已搭建起一支300人的团队。据了解,该团队一部分来自内部转岗,另一部分来自对外招聘。内部转岗人员要求原工作主要为偏技术和研发方向,而外部招聘人员,同样也以技术岗为主。

而目前,从资料来看,吉利的班子里,还缺手机制造,尤其是高端手机制造的人才。

企查查资料显示,星纪时代2021年9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沈子瑜。从股东及出资情况来看,李书福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55%,认缴出资额4400万元,沈子瑜持股比例30%,认缴出资额2400万元,王勇持股4.1584%是该公司的董事。

但人才并非能够短时间内招揽和培养出来。

如理想汽车,其成立6年以来,直到今年5月初,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才在300人左右。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在5月向媒体透露,该团队在年底还要扩大到600人。

小鹏汽车成立5年后,陆续从三星、高通、微软等公司挖人,才使其自动驾驶团队人数达到300余人。

显然,雷军与李书福最后一战,还很缺人、缺时间。

据财联社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进入手机领域的李书福,将于1-2年内推出首款手机产品,且不排除就手机业务与富士康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直接找富士康代工,那么对吉利来说,火速找到大量合适的优秀人才,是第一要务。

03 李书福造手机、雷军造车,意在物联

对于吉利这类极度成熟的企业来说,尤其是相对慎重谨慎的制造业,每一步都没有额外随意的安排,比如吉利这次为了造手机而组建的班子中,就透露着它的目标。

据智东西报道:星纪时代的法定代表人是沈子瑜,沈子瑜此前曾于国内汽车车机头部玩家博泰担任高管,加入吉利后受到重用,目前担任亿咖通科技CEO,2018年,由吉利战略投资的亿咖通科技与Arm中国共同出资成立了专注于车用芯片的芯擎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董事王勇为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物联网技术服务;人工智能行业应用系统集成服务等。

从某招聘平台上的介绍来看,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做AIOT的企业,在芯片设计方面与阿里的平头哥、国家智能传感器创新中心有合作。

要做高端手机,班子成员中,没有直接操刀手机制造的人,基本是芯片和物联网出身。

对吉利来说,高端手机或能成为车联网的一个终端入口。

再来看小米汽车成立当日,官方发出了一张小米汽车公司成立的合影。画面上,包括雷军在内,共有17人的团队。


17 人中,前排主要为小米集团高管,从左至右,他们分别是小米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林世伟;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张峰;小米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组织部部长刘德;小米合伙人、总裁王翔;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天星数科董事长洪锋;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原小米高级副总裁祁燕;小米副总裁何勇,这两位主要是小米政府关系方面的负责人,他们或许影响着小米造车落户的地区。

后排则是小米造车团队,他们由当前的部分业务骨干与小米手机早期的工程师组成。

他们分别是小米早期员工樊家麟,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雷军业务助理陈晋鸿,在小米造车筹备期调研汽车行业情况;小米技术委员会主席叶航军,负责小米自动驾驶团队;小米汽车部成员李肖爽、于锴,小米早期员工,曾任小米副参谋长,目前负责造车方面座舱筹备工作;李田原,原宝马集团资深设计师;小米早期员工刘安昱、秦智帆。

这17 人中,仅后排右数第三位的李田原有汽车产业背景,他此前供职于宝马,参与了宝马 ix 的内外饰设计。也有消息称,原福特汽车(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已提出辞职,下一站或是小米汽车,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从这17人中可以发现,除了樊家麟,曾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基本集中在小米初始员工和造车上。

“手机+AIoT”的战略,3年前小米就想好了。

2019年年初,雷军在年会上宣布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将在未来5年内,持续在AIoT领域投入累计超过100亿元。

2019年3月7日,小米宣布成立AIoT战略委员会。据介绍,AIoT战略委员会隶属于集团技术委员会,负责促进AIoT相关业务和技术部门的协同。AIoT战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组织建设和人才储备。

车,成为小米AIoT中的一个重要终端。

而在物联网或车联网必争的半导体芯片方面,小米选择了投资。

9月22日,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公司黑芝麻智能宣布完成数亿美元的战略轮及C轮两轮融资,两轮投后估值近20亿美元,两轮分别由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但具体金额未透露。

据企查查数据,该基金2021年以来已投资芯片产业链公司15家。不完全统计,小米在芯片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不少于40家,车载芯片、芯片设计、自动驾驶芯片、半导体设备等环节都有涉及,不亚于华为的哈勃科技。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雷军与李书福必有一战

发布日期:2021-09-29 15:09
|这是一场危险游戏。



盒饭财经

【OR  商业新媒体】

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就在雷军带着小米要进入李书福的主战场,李书福架着大炮,直接冲向了雷军的腹地。

这是一场造车与造手机的双向奔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把筷子伸到对方碗里,需要的是资金和人才。

9月28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布进军手机领域。据了解,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而在今年3月,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加入造车大军,首期投资高达100亿人民币,预计未来10年将累计投资100亿美元,且由雷军本人亲自担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总裁。

投资方面,小米投资100亿造车,吉利投资100亿造手机;小米为了造车,高薪“挖”了300人的团队,吉利也早早在业内寻找相关人才。

雷军和李书福的人才战争,早就打开了,但这是第一次把战斗摆在桌面上。

01 吉利和小米的第一场战争

9月7日,原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在微信发了一个朋友圈,称近期加入了小米旗下的顺为资本,专注智能汽车技术生态领域。这无异于给汽车圈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而在3个月前,市场就有传闻称,胡峥楠将入职小米汽车,雷军给其开出了股权加薪资10亿元的待遇,为此他还亲自下场辟谣。至于为什么加入顺为资本,而非小米汽车,外界猜测多半是为了规避竞业协议,“曲线救国”。

据悉,顺为资本与小米之间有许多战略投资协同,且围绕汽车产业链进行了大量布局,其投资的激光雷达公司北醒光子、汽配供应商开思、汽车电控公司奥易克斯、导航系统凯立德、智能车载新案科技、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Momenta等,都为小米进入汽车行业埋下伏笔。

胡峥楠本人,曾是“吉利造车的关键先生”之一。

据盒饭财经了解,胡峥楠曾与王珣联合创办汽车设计公司上海龙创,而他本人担任设计总监,曾参与设计帝豪EC7、博瑞、长安CS55、哈佛H6、长安悦翔等众多车型。2012年6月前后,胡峥楠加入吉利汽车,之后担任吉利博越车型开发的总工程师。

吉利在2014年提出“精品车”战略转型,胡峥楠是该战略在产品开发层面的主要负责人,此后在2016年至2017年前后,接替冯擎峰担任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

而他本人更稀缺的经验在于,在吉利期间,胡峥楠曾先后参与研发BMA架构、SEA架构等,使得吉利汽车的研发体系逐渐成熟。胡峥楠本人也成为自主品牌车企中极少数参与具有自主知识产品的车辆平台架构的领导人。

在造车这件事上,人比钱还难找。而类似胡峥楠这类的技术大牛,只是小米抢人的冰山一角。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位天际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员工称,他做了一段时间咨询内推,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一个是目前内推最多的5家公司按热度排序分别是小米、理想、集度、蔚来和上汽智己;而被推人员最多的5家公司分别是上汽乘用车、泛亚、吉利、观致和北汽新能源;学历分布范围大到从中专至清华、北大。

吉利排在被推最多公司的第三。

9月24日,在消息官宣前,有媒体就对此进行了报道。据财经网报道,李书福造手机的项目进展十分迅速,已经开始在业内寻觅人才,公司将在湖北武汉、上海等多地,乃至海外设置办公地点。

据《机锋网》报道称,根据此前消息来看,这次吉利手机的定位将会是高端旗舰手机,项目总投资约为100亿人民币。

挖人、组建团队,成为小米宣布造车后最频繁的动作之一。

事实上,回顾雷军的创业历史,不难发现,找人找钱找方向可能是雷军最擅长的事。创业初期,雷军80%的时间都花在找人上。

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腾、摩托罗拉向征,高通王翔以及联发科朱尚祖等,都被雷军纳入麾下。

“不少创业者跟我请教(招人)的时候,我会问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时间,你不要跟我谈三顾茅庐,你能不能三十顾茅庐,只要诚意到了,这个事情一定搞得定。”

而如今雷军将挖人的手,伸向了造车这个领域,现在轮到李书福出招了。

02 即将燃起的抢人大战

在挖人这件事上,李书福不比雷军弱。

2017年7月,李书福亲自上阵挖人,传遍了整个汽车圈。挖的是当时的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执行副总经理李春荣。

据当时腾讯汽车报道: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称,今年6月东风进行内部人事调整,将李春荣从东风乘用车板块调往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之后,吉利便向李春荣本人抛出了橄榄枝。

作为东风内部资历颇深的营销老兵,李春荣拥有丰富的合资与自主品牌工作经验,同时在渠道拓展和产品规划方面也屡有建树,而这或许也正是吉利所看中的。

2017年9月,一汽集团人事大改革期间,吉利迅速北上连夜“挖人”。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一汽技术中心摘牌,技术人员签字排队离职,就在此时,北汽、吉利、奇瑞等在距离一汽技术中心300米外的酒店搭棚,开设了招聘会。

抢人,特别是技术型人才,必须稳准狠。

以汽车领域为例。

汽车之家的《新能源汽车消费洞察蓝皮书》显示,2024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迎来自然需求的爆发,销售增长率将超过30%,2028年销量将达到1104万辆。

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使得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根据猎聘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新能源汽车领域2021上半年新发职位比2020年同期上升94.54%,比2019年同期上升 60.12%。其企业平均招聘年薪也从2020年的17.47万元上升到2021上半年的18.96万元。



而在这场竞争中,各大企业都将竞争的核心瞄准了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新型技术。今年以来,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岗位需求量前十中,感知算法、AI、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占据一半席位。

僧多粥少的局面,容不得企业半点犹豫。

但这方面的技术人才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报告》指出,智能网联从业人员数量供给严重不足。预计到2025年,该领域的人才净缺口为3.7万,是当前智能网联汽车研发人员存量的将近70%。

小米在这方面非常直接——拿钱砸。

据盒饭财经了解,自6月以来,小米官网密集发布了上百条与汽车相关岗位的招聘信息,从整车职位、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等多达50多个岗位,月薪基本超过2万元,其中一些诸如自动驾驶岗位的薪资甚至高达6万,14薪。这意味着,该岗位的税前年收入最高可达84万元。有猎头表示,小米给出的薪资比市场高出20%-30%。

“拿到了小米汽车上海的offer,小米期权,分5年归属,而且行权要满足三个里程碑。这个正常么?”一名昵称为“卡普中将”的员工在某社交平台上,请教“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的组员,小米汽车的offer要不要接,和蔚来、小鹏相比,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

小米汽车成立至今,该社交平台上“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里已有超过322条讨论的帖子,其中不乏蔚来、吉利、上汽、一汽、通用、北汽、天际等车企的员工和前员工,他们的讨论内容大多围绕内推、简历投递、面试进度,以及薪资待遇等热点话题。

BOSS直聘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新造车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

他们都希望通过高薪吸引优秀人才,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达百万以上。

以某第三方招聘网站上的信息为例,自动驾驶前端负责人这一职位,蔚来给出了“月薪95K以上,16薪”,即年薪超过150万元的丰厚报酬。

此外,雷军公布小米汽车已搭建起一支300人的团队。据了解,该团队一部分来自内部转岗,另一部分来自对外招聘。内部转岗人员要求原工作主要为偏技术和研发方向,而外部招聘人员,同样也以技术岗为主。

而目前,从资料来看,吉利的班子里,还缺手机制造,尤其是高端手机制造的人才。

企查查资料显示,星纪时代2021年9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沈子瑜。从股东及出资情况来看,李书福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55%,认缴出资额4400万元,沈子瑜持股比例30%,认缴出资额2400万元,王勇持股4.1584%是该公司的董事。

但人才并非能够短时间内招揽和培养出来。

如理想汽车,其成立6年以来,直到今年5月初,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才在300人左右。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在5月向媒体透露,该团队在年底还要扩大到600人。

小鹏汽车成立5年后,陆续从三星、高通、微软等公司挖人,才使其自动驾驶团队人数达到300余人。

显然,雷军与李书福最后一战,还很缺人、缺时间。

据财联社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进入手机领域的李书福,将于1-2年内推出首款手机产品,且不排除就手机业务与富士康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直接找富士康代工,那么对吉利来说,火速找到大量合适的优秀人才,是第一要务。

03 李书福造手机、雷军造车,意在物联

对于吉利这类极度成熟的企业来说,尤其是相对慎重谨慎的制造业,每一步都没有额外随意的安排,比如吉利这次为了造手机而组建的班子中,就透露着它的目标。

据智东西报道:星纪时代的法定代表人是沈子瑜,沈子瑜此前曾于国内汽车车机头部玩家博泰担任高管,加入吉利后受到重用,目前担任亿咖通科技CEO,2018年,由吉利战略投资的亿咖通科技与Arm中国共同出资成立了专注于车用芯片的芯擎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董事王勇为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物联网技术服务;人工智能行业应用系统集成服务等。

从某招聘平台上的介绍来看,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做AIOT的企业,在芯片设计方面与阿里的平头哥、国家智能传感器创新中心有合作。

要做高端手机,班子成员中,没有直接操刀手机制造的人,基本是芯片和物联网出身。

对吉利来说,高端手机或能成为车联网的一个终端入口。

再来看小米汽车成立当日,官方发出了一张小米汽车公司成立的合影。画面上,包括雷军在内,共有17人的团队。


17 人中,前排主要为小米集团高管,从左至右,他们分别是小米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林世伟;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张峰;小米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组织部部长刘德;小米合伙人、总裁王翔;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天星数科董事长洪锋;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原小米高级副总裁祁燕;小米副总裁何勇,这两位主要是小米政府关系方面的负责人,他们或许影响着小米造车落户的地区。

后排则是小米造车团队,他们由当前的部分业务骨干与小米手机早期的工程师组成。

他们分别是小米早期员工樊家麟,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雷军业务助理陈晋鸿,在小米造车筹备期调研汽车行业情况;小米技术委员会主席叶航军,负责小米自动驾驶团队;小米汽车部成员李肖爽、于锴,小米早期员工,曾任小米副参谋长,目前负责造车方面座舱筹备工作;李田原,原宝马集团资深设计师;小米早期员工刘安昱、秦智帆。

这17 人中,仅后排右数第三位的李田原有汽车产业背景,他此前供职于宝马,参与了宝马 ix 的内外饰设计。也有消息称,原福特汽车(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已提出辞职,下一站或是小米汽车,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从这17人中可以发现,除了樊家麟,曾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基本集中在小米初始员工和造车上。

“手机+AIoT”的战略,3年前小米就想好了。

2019年年初,雷军在年会上宣布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将在未来5年内,持续在AIoT领域投入累计超过100亿元。

2019年3月7日,小米宣布成立AIoT战略委员会。据介绍,AIoT战略委员会隶属于集团技术委员会,负责促进AIoT相关业务和技术部门的协同。AIoT战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组织建设和人才储备。

车,成为小米AIoT中的一个重要终端。

而在物联网或车联网必争的半导体芯片方面,小米选择了投资。

9月22日,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公司黑芝麻智能宣布完成数亿美元的战略轮及C轮两轮融资,两轮投后估值近20亿美元,两轮分别由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但具体金额未透露。

据企查查数据,该基金2021年以来已投资芯片产业链公司15家。不完全统计,小米在芯片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不少于40家,车载芯片、芯片设计、自动驾驶芯片、半导体设备等环节都有涉及,不亚于华为的哈勃科技。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这是一场危险游戏。



盒饭财经

【OR  商业新媒体】

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就在雷军带着小米要进入李书福的主战场,李书福架着大炮,直接冲向了雷军的腹地。

这是一场造车与造手机的双向奔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把筷子伸到对方碗里,需要的是资金和人才。

9月28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布进军手机领域。据了解,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而在今年3月,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加入造车大军,首期投资高达100亿人民币,预计未来10年将累计投资100亿美元,且由雷军本人亲自担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总裁。

投资方面,小米投资100亿造车,吉利投资100亿造手机;小米为了造车,高薪“挖”了300人的团队,吉利也早早在业内寻找相关人才。

雷军和李书福的人才战争,早就打开了,但这是第一次把战斗摆在桌面上。

01 吉利和小米的第一场战争

9月7日,原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在微信发了一个朋友圈,称近期加入了小米旗下的顺为资本,专注智能汽车技术生态领域。这无异于给汽车圈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而在3个月前,市场就有传闻称,胡峥楠将入职小米汽车,雷军给其开出了股权加薪资10亿元的待遇,为此他还亲自下场辟谣。至于为什么加入顺为资本,而非小米汽车,外界猜测多半是为了规避竞业协议,“曲线救国”。

据悉,顺为资本与小米之间有许多战略投资协同,且围绕汽车产业链进行了大量布局,其投资的激光雷达公司北醒光子、汽配供应商开思、汽车电控公司奥易克斯、导航系统凯立德、智能车载新案科技、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Momenta等,都为小米进入汽车行业埋下伏笔。

胡峥楠本人,曾是“吉利造车的关键先生”之一。

据盒饭财经了解,胡峥楠曾与王珣联合创办汽车设计公司上海龙创,而他本人担任设计总监,曾参与设计帝豪EC7、博瑞、长安CS55、哈佛H6、长安悦翔等众多车型。2012年6月前后,胡峥楠加入吉利汽车,之后担任吉利博越车型开发的总工程师。

吉利在2014年提出“精品车”战略转型,胡峥楠是该战略在产品开发层面的主要负责人,此后在2016年至2017年前后,接替冯擎峰担任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

而他本人更稀缺的经验在于,在吉利期间,胡峥楠曾先后参与研发BMA架构、SEA架构等,使得吉利汽车的研发体系逐渐成熟。胡峥楠本人也成为自主品牌车企中极少数参与具有自主知识产品的车辆平台架构的领导人。

在造车这件事上,人比钱还难找。而类似胡峥楠这类的技术大牛,只是小米抢人的冰山一角。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位天际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员工称,他做了一段时间咨询内推,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一个是目前内推最多的5家公司按热度排序分别是小米、理想、集度、蔚来和上汽智己;而被推人员最多的5家公司分别是上汽乘用车、泛亚、吉利、观致和北汽新能源;学历分布范围大到从中专至清华、北大。

吉利排在被推最多公司的第三。

9月24日,在消息官宣前,有媒体就对此进行了报道。据财经网报道,李书福造手机的项目进展十分迅速,已经开始在业内寻觅人才,公司将在湖北武汉、上海等多地,乃至海外设置办公地点。

据《机锋网》报道称,根据此前消息来看,这次吉利手机的定位将会是高端旗舰手机,项目总投资约为100亿人民币。

挖人、组建团队,成为小米宣布造车后最频繁的动作之一。

事实上,回顾雷军的创业历史,不难发现,找人找钱找方向可能是雷军最擅长的事。创业初期,雷军80%的时间都花在找人上。

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腾、摩托罗拉向征,高通王翔以及联发科朱尚祖等,都被雷军纳入麾下。

“不少创业者跟我请教(招人)的时候,我会问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时间,你不要跟我谈三顾茅庐,你能不能三十顾茅庐,只要诚意到了,这个事情一定搞得定。”

而如今雷军将挖人的手,伸向了造车这个领域,现在轮到李书福出招了。

02 即将燃起的抢人大战

在挖人这件事上,李书福不比雷军弱。

2017年7月,李书福亲自上阵挖人,传遍了整个汽车圈。挖的是当时的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执行副总经理李春荣。

据当时腾讯汽车报道: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称,今年6月东风进行内部人事调整,将李春荣从东风乘用车板块调往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之后,吉利便向李春荣本人抛出了橄榄枝。

作为东风内部资历颇深的营销老兵,李春荣拥有丰富的合资与自主品牌工作经验,同时在渠道拓展和产品规划方面也屡有建树,而这或许也正是吉利所看中的。

2017年9月,一汽集团人事大改革期间,吉利迅速北上连夜“挖人”。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一汽技术中心摘牌,技术人员签字排队离职,就在此时,北汽、吉利、奇瑞等在距离一汽技术中心300米外的酒店搭棚,开设了招聘会。

抢人,特别是技术型人才,必须稳准狠。

以汽车领域为例。

汽车之家的《新能源汽车消费洞察蓝皮书》显示,2024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迎来自然需求的爆发,销售增长率将超过30%,2028年销量将达到1104万辆。

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使得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根据猎聘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新能源汽车领域2021上半年新发职位比2020年同期上升94.54%,比2019年同期上升 60.12%。其企业平均招聘年薪也从2020年的17.47万元上升到2021上半年的18.96万元。



而在这场竞争中,各大企业都将竞争的核心瞄准了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新型技术。今年以来,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岗位需求量前十中,感知算法、AI、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占据一半席位。

僧多粥少的局面,容不得企业半点犹豫。

但这方面的技术人才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报告》指出,智能网联从业人员数量供给严重不足。预计到2025年,该领域的人才净缺口为3.7万,是当前智能网联汽车研发人员存量的将近70%。

小米在这方面非常直接——拿钱砸。

据盒饭财经了解,自6月以来,小米官网密集发布了上百条与汽车相关岗位的招聘信息,从整车职位、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等多达50多个岗位,月薪基本超过2万元,其中一些诸如自动驾驶岗位的薪资甚至高达6万,14薪。这意味着,该岗位的税前年收入最高可达84万元。有猎头表示,小米给出的薪资比市场高出20%-30%。

“拿到了小米汽车上海的offer,小米期权,分5年归属,而且行权要满足三个里程碑。这个正常么?”一名昵称为“卡普中将”的员工在某社交平台上,请教“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的组员,小米汽车的offer要不要接,和蔚来、小鹏相比,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

小米汽车成立至今,该社交平台上“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里已有超过322条讨论的帖子,其中不乏蔚来、吉利、上汽、一汽、通用、北汽、天际等车企的员工和前员工,他们的讨论内容大多围绕内推、简历投递、面试进度,以及薪资待遇等热点话题。

BOSS直聘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新造车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

他们都希望通过高薪吸引优秀人才,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达百万以上。

以某第三方招聘网站上的信息为例,自动驾驶前端负责人这一职位,蔚来给出了“月薪95K以上,16薪”,即年薪超过150万元的丰厚报酬。

此外,雷军公布小米汽车已搭建起一支300人的团队。据了解,该团队一部分来自内部转岗,另一部分来自对外招聘。内部转岗人员要求原工作主要为偏技术和研发方向,而外部招聘人员,同样也以技术岗为主。

而目前,从资料来看,吉利的班子里,还缺手机制造,尤其是高端手机制造的人才。

企查查资料显示,星纪时代2021年9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沈子瑜。从股东及出资情况来看,李书福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55%,认缴出资额4400万元,沈子瑜持股比例30%,认缴出资额2400万元,王勇持股4.1584%是该公司的董事。

但人才并非能够短时间内招揽和培养出来。

如理想汽车,其成立6年以来,直到今年5月初,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才在300人左右。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在5月向媒体透露,该团队在年底还要扩大到600人。

小鹏汽车成立5年后,陆续从三星、高通、微软等公司挖人,才使其自动驾驶团队人数达到300余人。

显然,雷军与李书福最后一战,还很缺人、缺时间。

据财联社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进入手机领域的李书福,将于1-2年内推出首款手机产品,且不排除就手机业务与富士康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直接找富士康代工,那么对吉利来说,火速找到大量合适的优秀人才,是第一要务。

03 李书福造手机、雷军造车,意在物联

对于吉利这类极度成熟的企业来说,尤其是相对慎重谨慎的制造业,每一步都没有额外随意的安排,比如吉利这次为了造手机而组建的班子中,就透露着它的目标。

据智东西报道:星纪时代的法定代表人是沈子瑜,沈子瑜此前曾于国内汽车车机头部玩家博泰担任高管,加入吉利后受到重用,目前担任亿咖通科技CEO,2018年,由吉利战略投资的亿咖通科技与Arm中国共同出资成立了专注于车用芯片的芯擎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董事王勇为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物联网技术服务;人工智能行业应用系统集成服务等。

从某招聘平台上的介绍来看,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做AIOT的企业,在芯片设计方面与阿里的平头哥、国家智能传感器创新中心有合作。

要做高端手机,班子成员中,没有直接操刀手机制造的人,基本是芯片和物联网出身。

对吉利来说,高端手机或能成为车联网的一个终端入口。

再来看小米汽车成立当日,官方发出了一张小米汽车公司成立的合影。画面上,包括雷军在内,共有17人的团队。


17 人中,前排主要为小米集团高管,从左至右,他们分别是小米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林世伟;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张峰;小米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组织部部长刘德;小米合伙人、总裁王翔;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天星数科董事长洪锋;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原小米高级副总裁祁燕;小米副总裁何勇,这两位主要是小米政府关系方面的负责人,他们或许影响着小米造车落户的地区。

后排则是小米造车团队,他们由当前的部分业务骨干与小米手机早期的工程师组成。

他们分别是小米早期员工樊家麟,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雷军业务助理陈晋鸿,在小米造车筹备期调研汽车行业情况;小米技术委员会主席叶航军,负责小米自动驾驶团队;小米汽车部成员李肖爽、于锴,小米早期员工,曾任小米副参谋长,目前负责造车方面座舱筹备工作;李田原,原宝马集团资深设计师;小米早期员工刘安昱、秦智帆。

这17 人中,仅后排右数第三位的李田原有汽车产业背景,他此前供职于宝马,参与了宝马 ix 的内外饰设计。也有消息称,原福特汽车(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已提出辞职,下一站或是小米汽车,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从这17人中可以发现,除了樊家麟,曾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基本集中在小米初始员工和造车上。

“手机+AIoT”的战略,3年前小米就想好了。

2019年年初,雷军在年会上宣布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将在未来5年内,持续在AIoT领域投入累计超过100亿元。

2019年3月7日,小米宣布成立AIoT战略委员会。据介绍,AIoT战略委员会隶属于集团技术委员会,负责促进AIoT相关业务和技术部门的协同。AIoT战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组织建设和人才储备。

车,成为小米AIoT中的一个重要终端。

而在物联网或车联网必争的半导体芯片方面,小米选择了投资。

9月22日,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公司黑芝麻智能宣布完成数亿美元的战略轮及C轮两轮融资,两轮投后估值近20亿美元,两轮分别由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但具体金额未透露。

据企查查数据,该基金2021年以来已投资芯片产业链公司15家。不完全统计,小米在芯片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不少于40家,车载芯片、芯片设计、自动驾驶芯片、半导体设备等环节都有涉及,不亚于华为的哈勃科技。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雷军与李书福必有一战

发布日期:2021-09-29 15:09
|这是一场危险游戏。



盒饭财经

【OR  商业新媒体】

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就在雷军带着小米要进入李书福的主战场,李书福架着大炮,直接冲向了雷军的腹地。

这是一场造车与造手机的双向奔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把筷子伸到对方碗里,需要的是资金和人才。

9月28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布进军手机领域。据了解,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而在今年3月,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加入造车大军,首期投资高达100亿人民币,预计未来10年将累计投资100亿美元,且由雷军本人亲自担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总裁。

投资方面,小米投资100亿造车,吉利投资100亿造手机;小米为了造车,高薪“挖”了300人的团队,吉利也早早在业内寻找相关人才。

雷军和李书福的人才战争,早就打开了,但这是第一次把战斗摆在桌面上。

01 吉利和小米的第一场战争

9月7日,原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在微信发了一个朋友圈,称近期加入了小米旗下的顺为资本,专注智能汽车技术生态领域。这无异于给汽车圈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而在3个月前,市场就有传闻称,胡峥楠将入职小米汽车,雷军给其开出了股权加薪资10亿元的待遇,为此他还亲自下场辟谣。至于为什么加入顺为资本,而非小米汽车,外界猜测多半是为了规避竞业协议,“曲线救国”。

据悉,顺为资本与小米之间有许多战略投资协同,且围绕汽车产业链进行了大量布局,其投资的激光雷达公司北醒光子、汽配供应商开思、汽车电控公司奥易克斯、导航系统凯立德、智能车载新案科技、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Momenta等,都为小米进入汽车行业埋下伏笔。

胡峥楠本人,曾是“吉利造车的关键先生”之一。

据盒饭财经了解,胡峥楠曾与王珣联合创办汽车设计公司上海龙创,而他本人担任设计总监,曾参与设计帝豪EC7、博瑞、长安CS55、哈佛H6、长安悦翔等众多车型。2012年6月前后,胡峥楠加入吉利汽车,之后担任吉利博越车型开发的总工程师。

吉利在2014年提出“精品车”战略转型,胡峥楠是该战略在产品开发层面的主要负责人,此后在2016年至2017年前后,接替冯擎峰担任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

而他本人更稀缺的经验在于,在吉利期间,胡峥楠曾先后参与研发BMA架构、SEA架构等,使得吉利汽车的研发体系逐渐成熟。胡峥楠本人也成为自主品牌车企中极少数参与具有自主知识产品的车辆平台架构的领导人。

在造车这件事上,人比钱还难找。而类似胡峥楠这类的技术大牛,只是小米抢人的冰山一角。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位天际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员工称,他做了一段时间咨询内推,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一个是目前内推最多的5家公司按热度排序分别是小米、理想、集度、蔚来和上汽智己;而被推人员最多的5家公司分别是上汽乘用车、泛亚、吉利、观致和北汽新能源;学历分布范围大到从中专至清华、北大。

吉利排在被推最多公司的第三。

9月24日,在消息官宣前,有媒体就对此进行了报道。据财经网报道,李书福造手机的项目进展十分迅速,已经开始在业内寻觅人才,公司将在湖北武汉、上海等多地,乃至海外设置办公地点。

据《机锋网》报道称,根据此前消息来看,这次吉利手机的定位将会是高端旗舰手机,项目总投资约为100亿人民币。

挖人、组建团队,成为小米宣布造车后最频繁的动作之一。

事实上,回顾雷军的创业历史,不难发现,找人找钱找方向可能是雷军最擅长的事。创业初期,雷军80%的时间都花在找人上。

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腾、摩托罗拉向征,高通王翔以及联发科朱尚祖等,都被雷军纳入麾下。

“不少创业者跟我请教(招人)的时候,我会问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时间,你不要跟我谈三顾茅庐,你能不能三十顾茅庐,只要诚意到了,这个事情一定搞得定。”

而如今雷军将挖人的手,伸向了造车这个领域,现在轮到李书福出招了。

02 即将燃起的抢人大战

在挖人这件事上,李书福不比雷军弱。

2017年7月,李书福亲自上阵挖人,传遍了整个汽车圈。挖的是当时的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执行副总经理李春荣。

据当时腾讯汽车报道: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称,今年6月东风进行内部人事调整,将李春荣从东风乘用车板块调往东风本田发动机工厂之后,吉利便向李春荣本人抛出了橄榄枝。

作为东风内部资历颇深的营销老兵,李春荣拥有丰富的合资与自主品牌工作经验,同时在渠道拓展和产品规划方面也屡有建树,而这或许也正是吉利所看中的。

2017年9月,一汽集团人事大改革期间,吉利迅速北上连夜“挖人”。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一汽技术中心摘牌,技术人员签字排队离职,就在此时,北汽、吉利、奇瑞等在距离一汽技术中心300米外的酒店搭棚,开设了招聘会。

抢人,特别是技术型人才,必须稳准狠。

以汽车领域为例。

汽车之家的《新能源汽车消费洞察蓝皮书》显示,2024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迎来自然需求的爆发,销售增长率将超过30%,2028年销量将达到1104万辆。

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使得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根据猎聘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新能源汽车领域2021上半年新发职位比2020年同期上升94.54%,比2019年同期上升 60.12%。其企业平均招聘年薪也从2020年的17.47万元上升到2021上半年的18.96万元。



而在这场竞争中,各大企业都将竞争的核心瞄准了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新型技术。今年以来,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岗位需求量前十中,感知算法、AI、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占据一半席位。

僧多粥少的局面,容不得企业半点犹豫。

但这方面的技术人才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报告》指出,智能网联从业人员数量供给严重不足。预计到2025年,该领域的人才净缺口为3.7万,是当前智能网联汽车研发人员存量的将近70%。

小米在这方面非常直接——拿钱砸。

据盒饭财经了解,自6月以来,小米官网密集发布了上百条与汽车相关岗位的招聘信息,从整车职位、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等多达50多个岗位,月薪基本超过2万元,其中一些诸如自动驾驶岗位的薪资甚至高达6万,14薪。这意味着,该岗位的税前年收入最高可达84万元。有猎头表示,小米给出的薪资比市场高出20%-30%。

“拿到了小米汽车上海的offer,小米期权,分5年归属,而且行权要满足三个里程碑。这个正常么?”一名昵称为“卡普中将”的员工在某社交平台上,请教“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的组员,小米汽车的offer要不要接,和蔚来、小鹏相比,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

小米汽车成立至今,该社交平台上“小米汽车求职互助小组”里已有超过322条讨论的帖子,其中不乏蔚来、吉利、上汽、一汽、通用、北汽、天际等车企的员工和前员工,他们的讨论内容大多围绕内推、简历投递、面试进度,以及薪资待遇等热点话题。

BOSS直聘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新造车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

他们都希望通过高薪吸引优秀人才,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达百万以上。

以某第三方招聘网站上的信息为例,自动驾驶前端负责人这一职位,蔚来给出了“月薪95K以上,16薪”,即年薪超过150万元的丰厚报酬。

此外,雷军公布小米汽车已搭建起一支300人的团队。据了解,该团队一部分来自内部转岗,另一部分来自对外招聘。内部转岗人员要求原工作主要为偏技术和研发方向,而外部招聘人员,同样也以技术岗为主。

而目前,从资料来看,吉利的班子里,还缺手机制造,尤其是高端手机制造的人才。

企查查资料显示,星纪时代2021年9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沈子瑜。从股东及出资情况来看,李书福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55%,认缴出资额4400万元,沈子瑜持股比例30%,认缴出资额2400万元,王勇持股4.1584%是该公司的董事。

但人才并非能够短时间内招揽和培养出来。

如理想汽车,其成立6年以来,直到今年5月初,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才在300人左右。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在5月向媒体透露,该团队在年底还要扩大到600人。

小鹏汽车成立5年后,陆续从三星、高通、微软等公司挖人,才使其自动驾驶团队人数达到300余人。

显然,雷军与李书福最后一战,还很缺人、缺时间。

据财联社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进入手机领域的李书福,将于1-2年内推出首款手机产品,且不排除就手机业务与富士康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直接找富士康代工,那么对吉利来说,火速找到大量合适的优秀人才,是第一要务。

03 李书福造手机、雷军造车,意在物联

对于吉利这类极度成熟的企业来说,尤其是相对慎重谨慎的制造业,每一步都没有额外随意的安排,比如吉利这次为了造手机而组建的班子中,就透露着它的目标。

据智东西报道:星纪时代的法定代表人是沈子瑜,沈子瑜此前曾于国内汽车车机头部玩家博泰担任高管,加入吉利后受到重用,目前担任亿咖通科技CEO,2018年,由吉利战略投资的亿咖通科技与Arm中国共同出资成立了专注于车用芯片的芯擎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董事王勇为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物联网技术服务;人工智能行业应用系统集成服务等。

从某招聘平台上的介绍来看,上海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做AIOT的企业,在芯片设计方面与阿里的平头哥、国家智能传感器创新中心有合作。

要做高端手机,班子成员中,没有直接操刀手机制造的人,基本是芯片和物联网出身。

对吉利来说,高端手机或能成为车联网的一个终端入口。

再来看小米汽车成立当日,官方发出了一张小米汽车公司成立的合影。画面上,包括雷军在内,共有17人的团队。


17 人中,前排主要为小米集团高管,从左至右,他们分别是小米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林世伟;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张峰;小米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组织部部长刘德;小米合伙人、总裁王翔;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天星数科董事长洪锋;小米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原小米高级副总裁祁燕;小米副总裁何勇,这两位主要是小米政府关系方面的负责人,他们或许影响着小米造车落户的地区。

后排则是小米造车团队,他们由当前的部分业务骨干与小米手机早期的工程师组成。

他们分别是小米早期员工樊家麟,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雷军业务助理陈晋鸿,在小米造车筹备期调研汽车行业情况;小米技术委员会主席叶航军,负责小米自动驾驶团队;小米汽车部成员李肖爽、于锴,小米早期员工,曾任小米副参谋长,目前负责造车方面座舱筹备工作;李田原,原宝马集团资深设计师;小米早期员工刘安昱、秦智帆。

这17 人中,仅后排右数第三位的李田原有汽车产业背景,他此前供职于宝马,参与了宝马 ix 的内外饰设计。也有消息称,原福特汽车(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已提出辞职,下一站或是小米汽车,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从这17人中可以发现,除了樊家麟,曾负责小米路由器等智能硬件设计和研发,基本集中在小米初始员工和造车上。

“手机+AIoT”的战略,3年前小米就想好了。

2019年年初,雷军在年会上宣布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将在未来5年内,持续在AIoT领域投入累计超过100亿元。

2019年3月7日,小米宣布成立AIoT战略委员会。据介绍,AIoT战略委员会隶属于集团技术委员会,负责促进AIoT相关业务和技术部门的协同。AIoT战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组织建设和人才储备。

车,成为小米AIoT中的一个重要终端。

而在物联网或车联网必争的半导体芯片方面,小米选择了投资。

9月22日,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公司黑芝麻智能宣布完成数亿美元的战略轮及C轮两轮融资,两轮投后估值近20亿美元,两轮分别由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但具体金额未透露。

据企查查数据,该基金2021年以来已投资芯片产业链公司15家。不完全统计,小米在芯片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不少于40家,车载芯片、芯片设计、自动驾驶芯片、半导体设备等环节都有涉及,不亚于华为的哈勃科技。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加持下的造车运动,看似才是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的方向,而手机红利期已经消退,近年来外行造机的失败率,比外行造车还要高,不知李书福的胜算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