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乐观的观察家认为两国近期会局部缓和,但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被美加扣留1028天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回到了中国。北京把她的获释塑造为中国坚强有力同美作斗的结果,认为这是“中国人民的重大胜利”,孟也成为“英雄”。

对孟晚舟被美延期起诉而获释,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解读,但客观来看,相对特朗普政府以“欺诈”罪抓捕孟并要将之引渡到美受审的原初目的来看,如今孟以认可“事实陈述有误”但不认罪的方式被释放安全回到中国,确实可称得上是中方在这起刑事案件上的“胜利”。只是孟晚舟和美国检方达成的延迟起诉协议(DPA)对华为以后的诉讼是否会产生不利影响,有待法律专家对此做出严谨分析。

此起案件以如此形式解决,称得上意外,也预示着接下来美中关系似乎会有某种程度的松动。一些乐观的观察家们就认为,两国近期可能会出现一些局部缓和迹象,在某些领域重新开始试探性合作。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2018年5月,当时的特朗普政府以伊朗未遵守伊核协议为由退出该协议,恢复对伊制裁,随即在12月要加拿大拘押了在该国过境的孟晚舟,理由是华为早期的一笔同伊朗的交易违背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法。但现在人们清楚,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是以此为由打压华为及中国的科技企业,让两国科技脱钩。华为确实违反了美国的长臂管辖禁令,但逮捕孟也是华盛顿的一个政治手段,特朗普本人并不否认这点,他曾明确表示,如果孟晚舟案对美达成美中贸易协议有利,他会干预。然而华盛顿此举也引发了美中关系方面的消极后果,北京强烈抨击称,孟晚舟案是一起美国针对中国公民、旨在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的政治迫害事件。

对北京而言,尽管华盛顿随意逮捕别国企业家的“恶行”多次出现过,但发生在孟晚舟身上的“遭遇”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仅是针对华为这家中国顶尖企业的问题,而是在中美对抗的背景下,今天你可以此理由拘押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明天就可以彼理由拘押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如此没完没了,弄得中国的企业家不敢跨出国门,还怎么做生意,从而不但影响中国的经济,更置中国政府、置中国领导人于何地?因为在北京宣布中国已经强起来之时,还发生中国最具创新性的企业的高管被美拘押之事,那么所谓的强起来就是一种讽刺。

所以,孟晚舟被美加扣留就成为横亘在中美关系上的一块“绊脚石”,北京势必强烈报复,这是北京以间谍罪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原因,既是以此警告加拿大以及今后有可能配合美国做类似举动的其他国家,亦是把他们作为交易筹码。在孟晚舟获释的同时,这两名加拿大人被中国政府“取保候审”放回加国,再明显不过地显示孟的释放就是中美加三方的人质交换。西方舆论和中国的自由派据此指责北京是在上演赤裸裸的人质要挟和交易,可北京对此已不在乎,因为它认为,要说人质外交,也是美国把孟作人质绑架在先,而加拿大则是美帮凶。

当孟晚舟案变成一桩带有高度政治标识的案件后,要想使中美关系有些微好转,就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故7月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向美常务副卿舍曼提出的两份纠错清单中,“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就赫然在列。对拜登而言,他当然可以完全不理北京的这两份纠错清单,因为拜登上台以来继承的就是特朗普的抗中路线,而且在这基础上还有加码,但此案在9月底出人意料地以DPA方式解决,可见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因素让拜登要去解决这个烫手山芋。

中加同时迎回自己被拘押的公民这个事实表明,此乃中美加三方的政治较力,换言之,帮助加拿大换回被中国判刑的两名人质对拜登是个很大的道义压力。尽管这个局面是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但现在拜登当政,他有责任和义务还加拿大这个“人情”。加国的两个“间谍”在中国关押的时间越长,对加政府的压力就越大,加自己夹在美中两强间,既不能私自把孟晚舟放了,也没有有效工具迫使北京把人放了,所以只能求助华盛顿。另外,刚刚在阿富汗撤军和美澳潜舰合同这两起事件中信誉受到重创的拜登政府,亦急于挽回在盟友和世人中的影响力,无疑不想因孟晚舟案再使加拿大对美失望,可以说,来自加拿大的压力是促使拜登决定同北京做这笔人质交易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拜登同意释放孟晚舟,主因还是管控美中关系本身及其面临的国内窘境。拜登政府抗中接近8个月,虽然做了很多布局,包括强化和盟友的联系,建立多层次的联盟体系,然而,也恰恰是前述的美国在阿富汗的仓皇撤军行动导致塔利班卷土重来,让拜登的抗中效果大打折扣,再加上潜艇合同事件造成美法盟友关系出现裂痕,使得北京更有底气同华盛顿对抗。中国领导人对拜登的既竞争又合作的抗中思路显然是不买账的,要的是两国要么竞争(对抗),要么合作,两者只能选一,所以如此,是因为北京看到华盛顿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只有在和中国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得到解决。拜登前不久的联大演讲列举了美国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结束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危机,管理全球力量态势的变化,在贸易、网络和新兴技术等关键问题上塑造世界规则,以及应对今天存在的恐怖主义威胁等事项,这些都是美国优先处理的课题,特别是前两者,如果没有中国的配合,单凭美国和盟友之力是无法解决的。

除此外,降低通胀和重振经济也是拜登政府国内政策的重点。已有多个压力集团包括华尔街对拜登政府继续同中国打贸易战不满,呼吁撤销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至少把它降下来,同北京重开贸易谈判。拜登政府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明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必须赢,否则将提前跛脚,拜登更不用第二次选总统了,假如他愿意的话。而中期选举民主党要获胜,关键是拜登政府在提振经济及降低通胀方面要拿出成绩。上述这些问题的制约,要求拜登同北京合作。但北京挑明了不接受华盛顿一边打压中国,一边要求合作的做法。两份清单是北京对华盛顿开出的合作条件。拜登政府虽然不会回应北京两份清单的全部内容,然而也知道,对北京的每个要求都置之不理,两国关系就会从当下的对抗滑入军事冲突,而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密电中国军方来看,五角大楼显然不想同中国开战,或至少尚未做好同中国开战准备。拜登二次和习近平通话的缘由就在于此。

北京表面虽然反对华盛顿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做法,但其实,也非对拜登政府的所有合作要求一概拒绝,特别是在这些合作也事关中国利益的问题上,比如疫情和气候。北京只是希望两国的合作要平等。在联大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中国不再对海外煤炭投资,就间接响应了美国的气候合作要求,因此得到气候特使克里的高度评价。拜登自然接收到了习近平传递过来的这个微妙信息,也需对习近平回以某种“善意”。

北京的两份清单中,最能营造双方缓和气氛的,莫过于孟晚舟事件了。此事的政治象征意涵使该事件高度敏感,虽然这是前任政府造成的,本来和拜登没有关系,可时间拖得越久,越会成为拜登的问题。而且对加拿大也要有个交代。故可说现在问题的阶段性解决,有利北京华盛顿和渥太华三方。北京得到了面子,渥太华得到了被扣留的人质,拜登政府则甩掉了前任留下的这个包袱。

然而,这并不表明中美从此迎来阳光,低开高走,此事充其量只是说,两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最低限度的一个共识,即管控分歧,避免跌入热战。双方对抗的本质和态势没有改变。华盛顿依然在围堵和遏制北京,日前组建的美英澳三国安全同盟就是美国用冷战的方式对付中国。拜登的联大演讲尽管强调美国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而是要激烈的竞争,但拜登眼中的激烈竞争其实就是新冷战的另一说法。在美中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根本对立,双方激烈争夺地缘利益的情形下,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各自或许还会有调整,但华盛顿对北京的战略走向和大的政策框架不会发生改变,华为也会继续被美紧盯,对中国的技术打压还会继续进行。由此而言,孟晚舟的获释对中美关系转圜的实质意义非常有限。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邓聿文:孟晚舟获释不意味着美中关系转圜向好

发布日期:2021-09-29 12:52
|一些乐观的观察家认为两国近期会局部缓和,但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被美加扣留1028天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回到了中国。北京把她的获释塑造为中国坚强有力同美作斗的结果,认为这是“中国人民的重大胜利”,孟也成为“英雄”。

对孟晚舟被美延期起诉而获释,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解读,但客观来看,相对特朗普政府以“欺诈”罪抓捕孟并要将之引渡到美受审的原初目的来看,如今孟以认可“事实陈述有误”但不认罪的方式被释放安全回到中国,确实可称得上是中方在这起刑事案件上的“胜利”。只是孟晚舟和美国检方达成的延迟起诉协议(DPA)对华为以后的诉讼是否会产生不利影响,有待法律专家对此做出严谨分析。

此起案件以如此形式解决,称得上意外,也预示着接下来美中关系似乎会有某种程度的松动。一些乐观的观察家们就认为,两国近期可能会出现一些局部缓和迹象,在某些领域重新开始试探性合作。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2018年5月,当时的特朗普政府以伊朗未遵守伊核协议为由退出该协议,恢复对伊制裁,随即在12月要加拿大拘押了在该国过境的孟晚舟,理由是华为早期的一笔同伊朗的交易违背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法。但现在人们清楚,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是以此为由打压华为及中国的科技企业,让两国科技脱钩。华为确实违反了美国的长臂管辖禁令,但逮捕孟也是华盛顿的一个政治手段,特朗普本人并不否认这点,他曾明确表示,如果孟晚舟案对美达成美中贸易协议有利,他会干预。然而华盛顿此举也引发了美中关系方面的消极后果,北京强烈抨击称,孟晚舟案是一起美国针对中国公民、旨在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的政治迫害事件。

对北京而言,尽管华盛顿随意逮捕别国企业家的“恶行”多次出现过,但发生在孟晚舟身上的“遭遇”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仅是针对华为这家中国顶尖企业的问题,而是在中美对抗的背景下,今天你可以此理由拘押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明天就可以彼理由拘押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如此没完没了,弄得中国的企业家不敢跨出国门,还怎么做生意,从而不但影响中国的经济,更置中国政府、置中国领导人于何地?因为在北京宣布中国已经强起来之时,还发生中国最具创新性的企业的高管被美拘押之事,那么所谓的强起来就是一种讽刺。

所以,孟晚舟被美加扣留就成为横亘在中美关系上的一块“绊脚石”,北京势必强烈报复,这是北京以间谍罪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原因,既是以此警告加拿大以及今后有可能配合美国做类似举动的其他国家,亦是把他们作为交易筹码。在孟晚舟获释的同时,这两名加拿大人被中国政府“取保候审”放回加国,再明显不过地显示孟的释放就是中美加三方的人质交换。西方舆论和中国的自由派据此指责北京是在上演赤裸裸的人质要挟和交易,可北京对此已不在乎,因为它认为,要说人质外交,也是美国把孟作人质绑架在先,而加拿大则是美帮凶。

当孟晚舟案变成一桩带有高度政治标识的案件后,要想使中美关系有些微好转,就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故7月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向美常务副卿舍曼提出的两份纠错清单中,“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就赫然在列。对拜登而言,他当然可以完全不理北京的这两份纠错清单,因为拜登上台以来继承的就是特朗普的抗中路线,而且在这基础上还有加码,但此案在9月底出人意料地以DPA方式解决,可见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因素让拜登要去解决这个烫手山芋。

中加同时迎回自己被拘押的公民这个事实表明,此乃中美加三方的政治较力,换言之,帮助加拿大换回被中国判刑的两名人质对拜登是个很大的道义压力。尽管这个局面是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但现在拜登当政,他有责任和义务还加拿大这个“人情”。加国的两个“间谍”在中国关押的时间越长,对加政府的压力就越大,加自己夹在美中两强间,既不能私自把孟晚舟放了,也没有有效工具迫使北京把人放了,所以只能求助华盛顿。另外,刚刚在阿富汗撤军和美澳潜舰合同这两起事件中信誉受到重创的拜登政府,亦急于挽回在盟友和世人中的影响力,无疑不想因孟晚舟案再使加拿大对美失望,可以说,来自加拿大的压力是促使拜登决定同北京做这笔人质交易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拜登同意释放孟晚舟,主因还是管控美中关系本身及其面临的国内窘境。拜登政府抗中接近8个月,虽然做了很多布局,包括强化和盟友的联系,建立多层次的联盟体系,然而,也恰恰是前述的美国在阿富汗的仓皇撤军行动导致塔利班卷土重来,让拜登的抗中效果大打折扣,再加上潜艇合同事件造成美法盟友关系出现裂痕,使得北京更有底气同华盛顿对抗。中国领导人对拜登的既竞争又合作的抗中思路显然是不买账的,要的是两国要么竞争(对抗),要么合作,两者只能选一,所以如此,是因为北京看到华盛顿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只有在和中国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得到解决。拜登前不久的联大演讲列举了美国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结束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危机,管理全球力量态势的变化,在贸易、网络和新兴技术等关键问题上塑造世界规则,以及应对今天存在的恐怖主义威胁等事项,这些都是美国优先处理的课题,特别是前两者,如果没有中国的配合,单凭美国和盟友之力是无法解决的。

除此外,降低通胀和重振经济也是拜登政府国内政策的重点。已有多个压力集团包括华尔街对拜登政府继续同中国打贸易战不满,呼吁撤销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至少把它降下来,同北京重开贸易谈判。拜登政府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明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必须赢,否则将提前跛脚,拜登更不用第二次选总统了,假如他愿意的话。而中期选举民主党要获胜,关键是拜登政府在提振经济及降低通胀方面要拿出成绩。上述这些问题的制约,要求拜登同北京合作。但北京挑明了不接受华盛顿一边打压中国,一边要求合作的做法。两份清单是北京对华盛顿开出的合作条件。拜登政府虽然不会回应北京两份清单的全部内容,然而也知道,对北京的每个要求都置之不理,两国关系就会从当下的对抗滑入军事冲突,而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密电中国军方来看,五角大楼显然不想同中国开战,或至少尚未做好同中国开战准备。拜登二次和习近平通话的缘由就在于此。

北京表面虽然反对华盛顿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做法,但其实,也非对拜登政府的所有合作要求一概拒绝,特别是在这些合作也事关中国利益的问题上,比如疫情和气候。北京只是希望两国的合作要平等。在联大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中国不再对海外煤炭投资,就间接响应了美国的气候合作要求,因此得到气候特使克里的高度评价。拜登自然接收到了习近平传递过来的这个微妙信息,也需对习近平回以某种“善意”。

北京的两份清单中,最能营造双方缓和气氛的,莫过于孟晚舟事件了。此事的政治象征意涵使该事件高度敏感,虽然这是前任政府造成的,本来和拜登没有关系,可时间拖得越久,越会成为拜登的问题。而且对加拿大也要有个交代。故可说现在问题的阶段性解决,有利北京华盛顿和渥太华三方。北京得到了面子,渥太华得到了被扣留的人质,拜登政府则甩掉了前任留下的这个包袱。

然而,这并不表明中美从此迎来阳光,低开高走,此事充其量只是说,两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最低限度的一个共识,即管控分歧,避免跌入热战。双方对抗的本质和态势没有改变。华盛顿依然在围堵和遏制北京,日前组建的美英澳三国安全同盟就是美国用冷战的方式对付中国。拜登的联大演讲尽管强调美国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而是要激烈的竞争,但拜登眼中的激烈竞争其实就是新冷战的另一说法。在美中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根本对立,双方激烈争夺地缘利益的情形下,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各自或许还会有调整,但华盛顿对北京的战略走向和大的政策框架不会发生改变,华为也会继续被美紧盯,对中国的技术打压还会继续进行。由此而言,孟晚舟的获释对中美关系转圜的实质意义非常有限。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一些乐观的观察家认为两国近期会局部缓和,但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被美加扣留1028天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回到了中国。北京把她的获释塑造为中国坚强有力同美作斗的结果,认为这是“中国人民的重大胜利”,孟也成为“英雄”。

对孟晚舟被美延期起诉而获释,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解读,但客观来看,相对特朗普政府以“欺诈”罪抓捕孟并要将之引渡到美受审的原初目的来看,如今孟以认可“事实陈述有误”但不认罪的方式被释放安全回到中国,确实可称得上是中方在这起刑事案件上的“胜利”。只是孟晚舟和美国检方达成的延迟起诉协议(DPA)对华为以后的诉讼是否会产生不利影响,有待法律专家对此做出严谨分析。

此起案件以如此形式解决,称得上意外,也预示着接下来美中关系似乎会有某种程度的松动。一些乐观的观察家们就认为,两国近期可能会出现一些局部缓和迹象,在某些领域重新开始试探性合作。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2018年5月,当时的特朗普政府以伊朗未遵守伊核协议为由退出该协议,恢复对伊制裁,随即在12月要加拿大拘押了在该国过境的孟晚舟,理由是华为早期的一笔同伊朗的交易违背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法。但现在人们清楚,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是以此为由打压华为及中国的科技企业,让两国科技脱钩。华为确实违反了美国的长臂管辖禁令,但逮捕孟也是华盛顿的一个政治手段,特朗普本人并不否认这点,他曾明确表示,如果孟晚舟案对美达成美中贸易协议有利,他会干预。然而华盛顿此举也引发了美中关系方面的消极后果,北京强烈抨击称,孟晚舟案是一起美国针对中国公民、旨在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的政治迫害事件。

对北京而言,尽管华盛顿随意逮捕别国企业家的“恶行”多次出现过,但发生在孟晚舟身上的“遭遇”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仅是针对华为这家中国顶尖企业的问题,而是在中美对抗的背景下,今天你可以此理由拘押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明天就可以彼理由拘押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如此没完没了,弄得中国的企业家不敢跨出国门,还怎么做生意,从而不但影响中国的经济,更置中国政府、置中国领导人于何地?因为在北京宣布中国已经强起来之时,还发生中国最具创新性的企业的高管被美拘押之事,那么所谓的强起来就是一种讽刺。

所以,孟晚舟被美加扣留就成为横亘在中美关系上的一块“绊脚石”,北京势必强烈报复,这是北京以间谍罪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原因,既是以此警告加拿大以及今后有可能配合美国做类似举动的其他国家,亦是把他们作为交易筹码。在孟晚舟获释的同时,这两名加拿大人被中国政府“取保候审”放回加国,再明显不过地显示孟的释放就是中美加三方的人质交换。西方舆论和中国的自由派据此指责北京是在上演赤裸裸的人质要挟和交易,可北京对此已不在乎,因为它认为,要说人质外交,也是美国把孟作人质绑架在先,而加拿大则是美帮凶。

当孟晚舟案变成一桩带有高度政治标识的案件后,要想使中美关系有些微好转,就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故7月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向美常务副卿舍曼提出的两份纠错清单中,“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就赫然在列。对拜登而言,他当然可以完全不理北京的这两份纠错清单,因为拜登上台以来继承的就是特朗普的抗中路线,而且在这基础上还有加码,但此案在9月底出人意料地以DPA方式解决,可见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因素让拜登要去解决这个烫手山芋。

中加同时迎回自己被拘押的公民这个事实表明,此乃中美加三方的政治较力,换言之,帮助加拿大换回被中国判刑的两名人质对拜登是个很大的道义压力。尽管这个局面是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但现在拜登当政,他有责任和义务还加拿大这个“人情”。加国的两个“间谍”在中国关押的时间越长,对加政府的压力就越大,加自己夹在美中两强间,既不能私自把孟晚舟放了,也没有有效工具迫使北京把人放了,所以只能求助华盛顿。另外,刚刚在阿富汗撤军和美澳潜舰合同这两起事件中信誉受到重创的拜登政府,亦急于挽回在盟友和世人中的影响力,无疑不想因孟晚舟案再使加拿大对美失望,可以说,来自加拿大的压力是促使拜登决定同北京做这笔人质交易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拜登同意释放孟晚舟,主因还是管控美中关系本身及其面临的国内窘境。拜登政府抗中接近8个月,虽然做了很多布局,包括强化和盟友的联系,建立多层次的联盟体系,然而,也恰恰是前述的美国在阿富汗的仓皇撤军行动导致塔利班卷土重来,让拜登的抗中效果大打折扣,再加上潜艇合同事件造成美法盟友关系出现裂痕,使得北京更有底气同华盛顿对抗。中国领导人对拜登的既竞争又合作的抗中思路显然是不买账的,要的是两国要么竞争(对抗),要么合作,两者只能选一,所以如此,是因为北京看到华盛顿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只有在和中国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得到解决。拜登前不久的联大演讲列举了美国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结束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危机,管理全球力量态势的变化,在贸易、网络和新兴技术等关键问题上塑造世界规则,以及应对今天存在的恐怖主义威胁等事项,这些都是美国优先处理的课题,特别是前两者,如果没有中国的配合,单凭美国和盟友之力是无法解决的。

除此外,降低通胀和重振经济也是拜登政府国内政策的重点。已有多个压力集团包括华尔街对拜登政府继续同中国打贸易战不满,呼吁撤销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至少把它降下来,同北京重开贸易谈判。拜登政府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明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必须赢,否则将提前跛脚,拜登更不用第二次选总统了,假如他愿意的话。而中期选举民主党要获胜,关键是拜登政府在提振经济及降低通胀方面要拿出成绩。上述这些问题的制约,要求拜登同北京合作。但北京挑明了不接受华盛顿一边打压中国,一边要求合作的做法。两份清单是北京对华盛顿开出的合作条件。拜登政府虽然不会回应北京两份清单的全部内容,然而也知道,对北京的每个要求都置之不理,两国关系就会从当下的对抗滑入军事冲突,而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密电中国军方来看,五角大楼显然不想同中国开战,或至少尚未做好同中国开战准备。拜登二次和习近平通话的缘由就在于此。

北京表面虽然反对华盛顿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做法,但其实,也非对拜登政府的所有合作要求一概拒绝,特别是在这些合作也事关中国利益的问题上,比如疫情和气候。北京只是希望两国的合作要平等。在联大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中国不再对海外煤炭投资,就间接响应了美国的气候合作要求,因此得到气候特使克里的高度评价。拜登自然接收到了习近平传递过来的这个微妙信息,也需对习近平回以某种“善意”。

北京的两份清单中,最能营造双方缓和气氛的,莫过于孟晚舟事件了。此事的政治象征意涵使该事件高度敏感,虽然这是前任政府造成的,本来和拜登没有关系,可时间拖得越久,越会成为拜登的问题。而且对加拿大也要有个交代。故可说现在问题的阶段性解决,有利北京华盛顿和渥太华三方。北京得到了面子,渥太华得到了被扣留的人质,拜登政府则甩掉了前任留下的这个包袱。

然而,这并不表明中美从此迎来阳光,低开高走,此事充其量只是说,两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最低限度的一个共识,即管控分歧,避免跌入热战。双方对抗的本质和态势没有改变。华盛顿依然在围堵和遏制北京,日前组建的美英澳三国安全同盟就是美国用冷战的方式对付中国。拜登的联大演讲尽管强调美国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而是要激烈的竞争,但拜登眼中的激烈竞争其实就是新冷战的另一说法。在美中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根本对立,双方激烈争夺地缘利益的情形下,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各自或许还会有调整,但华盛顿对北京的战略走向和大的政策框架不会发生改变,华为也会继续被美紧盯,对中国的技术打压还会继续进行。由此而言,孟晚舟的获释对中美关系转圜的实质意义非常有限。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邓聿文:孟晚舟获释不意味着美中关系转圜向好

发布日期:2021-09-29 12:52
|一些乐观的观察家认为两国近期会局部缓和,但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被美加扣留1028天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回到了中国。北京把她的获释塑造为中国坚强有力同美作斗的结果,认为这是“中国人民的重大胜利”,孟也成为“英雄”。

对孟晚舟被美延期起诉而获释,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解读,但客观来看,相对特朗普政府以“欺诈”罪抓捕孟并要将之引渡到美受审的原初目的来看,如今孟以认可“事实陈述有误”但不认罪的方式被释放安全回到中国,确实可称得上是中方在这起刑事案件上的“胜利”。只是孟晚舟和美国检方达成的延迟起诉协议(DPA)对华为以后的诉讼是否会产生不利影响,有待法律专家对此做出严谨分析。

此起案件以如此形式解决,称得上意外,也预示着接下来美中关系似乎会有某种程度的松动。一些乐观的观察家们就认为,两国近期可能会出现一些局部缓和迹象,在某些领域重新开始试探性合作。美中关系是否真有一定程度的转圜向好空间,需要探讨拜登政府释放孟晚舟的动机的问题。

2018年5月,当时的特朗普政府以伊朗未遵守伊核协议为由退出该协议,恢复对伊制裁,随即在12月要加拿大拘押了在该国过境的孟晚舟,理由是华为早期的一笔同伊朗的交易违背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法。但现在人们清楚,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是以此为由打压华为及中国的科技企业,让两国科技脱钩。华为确实违反了美国的长臂管辖禁令,但逮捕孟也是华盛顿的一个政治手段,特朗普本人并不否认这点,他曾明确表示,如果孟晚舟案对美达成美中贸易协议有利,他会干预。然而华盛顿此举也引发了美中关系方面的消极后果,北京强烈抨击称,孟晚舟案是一起美国针对中国公民、旨在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的政治迫害事件。

对北京而言,尽管华盛顿随意逮捕别国企业家的“恶行”多次出现过,但发生在孟晚舟身上的“遭遇”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仅是针对华为这家中国顶尖企业的问题,而是在中美对抗的背景下,今天你可以此理由拘押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明天就可以彼理由拘押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高管。如此没完没了,弄得中国的企业家不敢跨出国门,还怎么做生意,从而不但影响中国的经济,更置中国政府、置中国领导人于何地?因为在北京宣布中国已经强起来之时,还发生中国最具创新性的企业的高管被美拘押之事,那么所谓的强起来就是一种讽刺。

所以,孟晚舟被美加扣留就成为横亘在中美关系上的一块“绊脚石”,北京势必强烈报复,这是北京以间谍罪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原因,既是以此警告加拿大以及今后有可能配合美国做类似举动的其他国家,亦是把他们作为交易筹码。在孟晚舟获释的同时,这两名加拿大人被中国政府“取保候审”放回加国,再明显不过地显示孟的释放就是中美加三方的人质交换。西方舆论和中国的自由派据此指责北京是在上演赤裸裸的人质要挟和交易,可北京对此已不在乎,因为它认为,要说人质外交,也是美国把孟作人质绑架在先,而加拿大则是美帮凶。

当孟晚舟案变成一桩带有高度政治标识的案件后,要想使中美关系有些微好转,就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故7月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向美常务副卿舍曼提出的两份纠错清单中,“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就赫然在列。对拜登而言,他当然可以完全不理北京的这两份纠错清单,因为拜登上台以来继承的就是特朗普的抗中路线,而且在这基础上还有加码,但此案在9月底出人意料地以DPA方式解决,可见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因素让拜登要去解决这个烫手山芋。

中加同时迎回自己被拘押的公民这个事实表明,此乃中美加三方的政治较力,换言之,帮助加拿大换回被中国判刑的两名人质对拜登是个很大的道义压力。尽管这个局面是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但现在拜登当政,他有责任和义务还加拿大这个“人情”。加国的两个“间谍”在中国关押的时间越长,对加政府的压力就越大,加自己夹在美中两强间,既不能私自把孟晚舟放了,也没有有效工具迫使北京把人放了,所以只能求助华盛顿。另外,刚刚在阿富汗撤军和美澳潜舰合同这两起事件中信誉受到重创的拜登政府,亦急于挽回在盟友和世人中的影响力,无疑不想因孟晚舟案再使加拿大对美失望,可以说,来自加拿大的压力是促使拜登决定同北京做这笔人质交易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拜登同意释放孟晚舟,主因还是管控美中关系本身及其面临的国内窘境。拜登政府抗中接近8个月,虽然做了很多布局,包括强化和盟友的联系,建立多层次的联盟体系,然而,也恰恰是前述的美国在阿富汗的仓皇撤军行动导致塔利班卷土重来,让拜登的抗中效果大打折扣,再加上潜艇合同事件造成美法盟友关系出现裂痕,使得北京更有底气同华盛顿对抗。中国领导人对拜登的既竞争又合作的抗中思路显然是不买账的,要的是两国要么竞争(对抗),要么合作,两者只能选一,所以如此,是因为北京看到华盛顿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只有在和中国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得到解决。拜登前不久的联大演讲列举了美国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结束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危机,管理全球力量态势的变化,在贸易、网络和新兴技术等关键问题上塑造世界规则,以及应对今天存在的恐怖主义威胁等事项,这些都是美国优先处理的课题,特别是前两者,如果没有中国的配合,单凭美国和盟友之力是无法解决的。

除此外,降低通胀和重振经济也是拜登政府国内政策的重点。已有多个压力集团包括华尔街对拜登政府继续同中国打贸易战不满,呼吁撤销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至少把它降下来,同北京重开贸易谈判。拜登政府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明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必须赢,否则将提前跛脚,拜登更不用第二次选总统了,假如他愿意的话。而中期选举民主党要获胜,关键是拜登政府在提振经济及降低通胀方面要拿出成绩。上述这些问题的制约,要求拜登同北京合作。但北京挑明了不接受华盛顿一边打压中国,一边要求合作的做法。两份清单是北京对华盛顿开出的合作条件。拜登政府虽然不会回应北京两份清单的全部内容,然而也知道,对北京的每个要求都置之不理,两国关系就会从当下的对抗滑入军事冲突,而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密电中国军方来看,五角大楼显然不想同中国开战,或至少尚未做好同中国开战准备。拜登二次和习近平通话的缘由就在于此。

北京表面虽然反对华盛顿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做法,但其实,也非对拜登政府的所有合作要求一概拒绝,特别是在这些合作也事关中国利益的问题上,比如疫情和气候。北京只是希望两国的合作要平等。在联大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中国不再对海外煤炭投资,就间接响应了美国的气候合作要求,因此得到气候特使克里的高度评价。拜登自然接收到了习近平传递过来的这个微妙信息,也需对习近平回以某种“善意”。

北京的两份清单中,最能营造双方缓和气氛的,莫过于孟晚舟事件了。此事的政治象征意涵使该事件高度敏感,虽然这是前任政府造成的,本来和拜登没有关系,可时间拖得越久,越会成为拜登的问题。而且对加拿大也要有个交代。故可说现在问题的阶段性解决,有利北京华盛顿和渥太华三方。北京得到了面子,渥太华得到了被扣留的人质,拜登政府则甩掉了前任留下的这个包袱。

然而,这并不表明中美从此迎来阳光,低开高走,此事充其量只是说,两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最低限度的一个共识,即管控分歧,避免跌入热战。双方对抗的本质和态势没有改变。华盛顿依然在围堵和遏制北京,日前组建的美英澳三国安全同盟就是美国用冷战的方式对付中国。拜登的联大演讲尽管强调美国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而是要激烈的竞争,但拜登眼中的激烈竞争其实就是新冷战的另一说法。在美中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根本对立,双方激烈争夺地缘利益的情形下,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各自或许还会有调整,但华盛顿对北京的战略走向和大的政策框架不会发生改变,华为也会继续被美紧盯,对中国的技术打压还会继续进行。由此而言,孟晚舟的获释对中美关系转圜的实质意义非常有限。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