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王莹

【OR  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经济复苏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但不得不承认,随着全球为数不少国家对“数字税”的起征、欧盟等《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颁布,关于数字经济的比拼和博弈也在不断加大和复杂化。在因疫情引发的“认知鸿沟”有驱深可能的大背景下,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从现有文献参考,“数字经济”的提出,最早起源于“数字经济之父”Don Tapscott所著《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前景与风险》(The digital Economy: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书。随着数字技术的演进,其定义被不断拓展和清晰化。本文讨论的数字经济主要是广义上所指“由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数字技术赋能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包括电子业务、电子商务、工业4.0等都属其范畴。

以数字技术、数据、平台三大维度来考量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占据GDP的比重已在全球范围内处于引领水平。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占GDP比重为43.7%。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二逼近5.4万亿美元,仅落后于美国,从增速看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长9.6%,已高居全球第一。

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数字经济在GDP有所下滑的趋势下成为复苏信心的新支点,深刻影响着经济活动的效率。仅以“平台”经济中的代表行业“电商”为例, 在“后疫情时代”,新零售通过网络智能系统,打造线上购物平台,将消费习惯引导至线上转化,实现销量增长,让数字经济成为抗“疫”进程以及公众生活的重要支撑力量。

在全球电商整体迎来普遍增长的2020年,中国公司的表现尤为抢眼。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简称“联合国贸发会”)的最新报告,给出了全球B2C电商公司2020年成交额(GMV)排名。其中,前13家电商公司有4家来自中国:阿里巴巴位居第一、京东位居第三、拼多多位居第四、美团位居第七。阿里巴巴2020年GMV达到11145亿美元,是第二名亚马逊5750亿美元的两倍之多。

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中国数字经济平台维度上出现的新业态呈现出迅猛发展的势态。据企业财报披露的信息,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电商交易商品总额)超过人民币4000亿元;快手平台2020年GMV为381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539.597%;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5000亿,其中有1000多亿是抖音小店的GMV,另外3000多亿元的交易是从直播间和短视频跳转到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完成的交易。据悉,快手将2021年电商的GMV目标定在7500至8000亿元,约为去年的两倍;抖音将2021年GMV目标定为10000亿,其中自有电商约占40%。中国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预计总规模接近2万亿元(19950亿元);国盛证券还预计,2025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可达6万亿元。

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数字化市场之一,在数字化领域也指定了清晰的战略和策略,以撬动经济整体重回活力。今年上半年,中国面对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和国内疫情、汛情等多重冲击,国民经济仍延续了稳定恢复态势。中国国家统计局于8月16日发布的《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报告》显示,1至7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达71108亿元,突破7万亿元大关,同比去年增长21.9%。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跑马圈地时代”之后,近年来备受消费者趋之若鹜的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也已在向“深度掘金时代”过渡。据艾瑞咨询《202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88亿,较2020年3月增长1.23亿,占网民整体的39.2%;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较2019年增长360.8%;直播电商行业主播的从业人数也在不断增长。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行业迅速从单纯的流量红利挖掘过渡到对整个生态的红利挖掘。

用户端直观的低搜索成本深刻改变了中国产业链的交易信息匹配方式,也大大提高了交易的效率,重塑了各大产业从生产、营销、运输、售后环节的节奏与作业方式。仍以直播电商企业为例,目前,一些中国的头部直播玩家,通过技术演进带来的精细化运营与供应链渗透实现新的增量,已经能渗透产业带上下游供应链,并提供人才孵化、选品品控、智慧仓储、售后服务等一体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络外部性等特征使技术公司更有动力选择“垄断”而非多元竞争,全世界一些国家也开始对“技术冲击”予以前所未有的重视,陆续出台配套的产业政策。例如,法美间的数字税。

中国政府也对这一领域报以审慎监管的姿态。仅以直播电商领域,就在近期相继出台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等相关的监管和政策,规范直播电商运行流程,引导直播电商健康、有序发展。

我们认为,在审慎治理不断加大规则制定和投入之时,正是对数字经济的市场力量提出新模式合作和新技术规则之时。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作为欧方数字化进程中绕不开的合作伙伴,我们期待中欧数字经济领域能继续保持理解、互信原则下的对话,合作。只有在这种原则下,中欧数字经济才可能继续产生更多合作的可能。一方面,欧洲可以学习中国在直播电商的经验,或者直接和中国直播电商行业头部企业合作,为传统企业做数字化改造升级;另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参考欧盟在数字经济框架与市场监管方面的丰富经验,进一步完善中国电商行业规范。当然,在技术、贸易、人才培育等多个领域,中欧在数字经济方面还将有更多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经济学家卡洛塔•佩雷斯(Carlota Perez)曾指出,科技革命的影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汽车、蒸汽机等创新在出现半个世纪后仍推动着各经济体的变迁。如今,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比拼才刚刚开启,数字技术上的不断突破,将不断超越人类的想象力,将中欧经济的合作和竞争引入一个全新的空间,大到国与国的经济实力排名,小到细分行业的商业领袖地位,都将被重新洗牌。这或许对固有经济格局中的领导者是一种挑战,但对于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赶超新机遇。

(作者系中欧数字协会副主席(中国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王莹:后疫情时代中欧数字经济在竞合状态中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1-09-29 08:46
|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王莹

【OR  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经济复苏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但不得不承认,随着全球为数不少国家对“数字税”的起征、欧盟等《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颁布,关于数字经济的比拼和博弈也在不断加大和复杂化。在因疫情引发的“认知鸿沟”有驱深可能的大背景下,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从现有文献参考,“数字经济”的提出,最早起源于“数字经济之父”Don Tapscott所著《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前景与风险》(The digital Economy: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书。随着数字技术的演进,其定义被不断拓展和清晰化。本文讨论的数字经济主要是广义上所指“由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数字技术赋能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包括电子业务、电子商务、工业4.0等都属其范畴。

以数字技术、数据、平台三大维度来考量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占据GDP的比重已在全球范围内处于引领水平。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占GDP比重为43.7%。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二逼近5.4万亿美元,仅落后于美国,从增速看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长9.6%,已高居全球第一。

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数字经济在GDP有所下滑的趋势下成为复苏信心的新支点,深刻影响着经济活动的效率。仅以“平台”经济中的代表行业“电商”为例, 在“后疫情时代”,新零售通过网络智能系统,打造线上购物平台,将消费习惯引导至线上转化,实现销量增长,让数字经济成为抗“疫”进程以及公众生活的重要支撑力量。

在全球电商整体迎来普遍增长的2020年,中国公司的表现尤为抢眼。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简称“联合国贸发会”)的最新报告,给出了全球B2C电商公司2020年成交额(GMV)排名。其中,前13家电商公司有4家来自中国:阿里巴巴位居第一、京东位居第三、拼多多位居第四、美团位居第七。阿里巴巴2020年GMV达到11145亿美元,是第二名亚马逊5750亿美元的两倍之多。

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中国数字经济平台维度上出现的新业态呈现出迅猛发展的势态。据企业财报披露的信息,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电商交易商品总额)超过人民币4000亿元;快手平台2020年GMV为381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539.597%;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5000亿,其中有1000多亿是抖音小店的GMV,另外3000多亿元的交易是从直播间和短视频跳转到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完成的交易。据悉,快手将2021年电商的GMV目标定在7500至8000亿元,约为去年的两倍;抖音将2021年GMV目标定为10000亿,其中自有电商约占40%。中国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预计总规模接近2万亿元(19950亿元);国盛证券还预计,2025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可达6万亿元。

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数字化市场之一,在数字化领域也指定了清晰的战略和策略,以撬动经济整体重回活力。今年上半年,中国面对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和国内疫情、汛情等多重冲击,国民经济仍延续了稳定恢复态势。中国国家统计局于8月16日发布的《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报告》显示,1至7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达71108亿元,突破7万亿元大关,同比去年增长21.9%。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跑马圈地时代”之后,近年来备受消费者趋之若鹜的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也已在向“深度掘金时代”过渡。据艾瑞咨询《202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88亿,较2020年3月增长1.23亿,占网民整体的39.2%;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较2019年增长360.8%;直播电商行业主播的从业人数也在不断增长。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行业迅速从单纯的流量红利挖掘过渡到对整个生态的红利挖掘。

用户端直观的低搜索成本深刻改变了中国产业链的交易信息匹配方式,也大大提高了交易的效率,重塑了各大产业从生产、营销、运输、售后环节的节奏与作业方式。仍以直播电商企业为例,目前,一些中国的头部直播玩家,通过技术演进带来的精细化运营与供应链渗透实现新的增量,已经能渗透产业带上下游供应链,并提供人才孵化、选品品控、智慧仓储、售后服务等一体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络外部性等特征使技术公司更有动力选择“垄断”而非多元竞争,全世界一些国家也开始对“技术冲击”予以前所未有的重视,陆续出台配套的产业政策。例如,法美间的数字税。

中国政府也对这一领域报以审慎监管的姿态。仅以直播电商领域,就在近期相继出台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等相关的监管和政策,规范直播电商运行流程,引导直播电商健康、有序发展。

我们认为,在审慎治理不断加大规则制定和投入之时,正是对数字经济的市场力量提出新模式合作和新技术规则之时。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作为欧方数字化进程中绕不开的合作伙伴,我们期待中欧数字经济领域能继续保持理解、互信原则下的对话,合作。只有在这种原则下,中欧数字经济才可能继续产生更多合作的可能。一方面,欧洲可以学习中国在直播电商的经验,或者直接和中国直播电商行业头部企业合作,为传统企业做数字化改造升级;另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参考欧盟在数字经济框架与市场监管方面的丰富经验,进一步完善中国电商行业规范。当然,在技术、贸易、人才培育等多个领域,中欧在数字经济方面还将有更多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经济学家卡洛塔•佩雷斯(Carlota Perez)曾指出,科技革命的影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汽车、蒸汽机等创新在出现半个世纪后仍推动着各经济体的变迁。如今,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比拼才刚刚开启,数字技术上的不断突破,将不断超越人类的想象力,将中欧经济的合作和竞争引入一个全新的空间,大到国与国的经济实力排名,小到细分行业的商业领袖地位,都将被重新洗牌。这或许对固有经济格局中的领导者是一种挑战,但对于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赶超新机遇。

(作者系中欧数字协会副主席(中国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王莹

【OR  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经济复苏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但不得不承认,随着全球为数不少国家对“数字税”的起征、欧盟等《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颁布,关于数字经济的比拼和博弈也在不断加大和复杂化。在因疫情引发的“认知鸿沟”有驱深可能的大背景下,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从现有文献参考,“数字经济”的提出,最早起源于“数字经济之父”Don Tapscott所著《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前景与风险》(The digital Economy: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书。随着数字技术的演进,其定义被不断拓展和清晰化。本文讨论的数字经济主要是广义上所指“由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数字技术赋能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包括电子业务、电子商务、工业4.0等都属其范畴。

以数字技术、数据、平台三大维度来考量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占据GDP的比重已在全球范围内处于引领水平。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占GDP比重为43.7%。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二逼近5.4万亿美元,仅落后于美国,从增速看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长9.6%,已高居全球第一。

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数字经济在GDP有所下滑的趋势下成为复苏信心的新支点,深刻影响着经济活动的效率。仅以“平台”经济中的代表行业“电商”为例, 在“后疫情时代”,新零售通过网络智能系统,打造线上购物平台,将消费习惯引导至线上转化,实现销量增长,让数字经济成为抗“疫”进程以及公众生活的重要支撑力量。

在全球电商整体迎来普遍增长的2020年,中国公司的表现尤为抢眼。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简称“联合国贸发会”)的最新报告,给出了全球B2C电商公司2020年成交额(GMV)排名。其中,前13家电商公司有4家来自中国:阿里巴巴位居第一、京东位居第三、拼多多位居第四、美团位居第七。阿里巴巴2020年GMV达到11145亿美元,是第二名亚马逊5750亿美元的两倍之多。

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中国数字经济平台维度上出现的新业态呈现出迅猛发展的势态。据企业财报披露的信息,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电商交易商品总额)超过人民币4000亿元;快手平台2020年GMV为381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539.597%;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5000亿,其中有1000多亿是抖音小店的GMV,另外3000多亿元的交易是从直播间和短视频跳转到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完成的交易。据悉,快手将2021年电商的GMV目标定在7500至8000亿元,约为去年的两倍;抖音将2021年GMV目标定为10000亿,其中自有电商约占40%。中国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预计总规模接近2万亿元(19950亿元);国盛证券还预计,2025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可达6万亿元。

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数字化市场之一,在数字化领域也指定了清晰的战略和策略,以撬动经济整体重回活力。今年上半年,中国面对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和国内疫情、汛情等多重冲击,国民经济仍延续了稳定恢复态势。中国国家统计局于8月16日发布的《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报告》显示,1至7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达71108亿元,突破7万亿元大关,同比去年增长21.9%。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跑马圈地时代”之后,近年来备受消费者趋之若鹜的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也已在向“深度掘金时代”过渡。据艾瑞咨询《202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88亿,较2020年3月增长1.23亿,占网民整体的39.2%;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较2019年增长360.8%;直播电商行业主播的从业人数也在不断增长。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行业迅速从单纯的流量红利挖掘过渡到对整个生态的红利挖掘。

用户端直观的低搜索成本深刻改变了中国产业链的交易信息匹配方式,也大大提高了交易的效率,重塑了各大产业从生产、营销、运输、售后环节的节奏与作业方式。仍以直播电商企业为例,目前,一些中国的头部直播玩家,通过技术演进带来的精细化运营与供应链渗透实现新的增量,已经能渗透产业带上下游供应链,并提供人才孵化、选品品控、智慧仓储、售后服务等一体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络外部性等特征使技术公司更有动力选择“垄断”而非多元竞争,全世界一些国家也开始对“技术冲击”予以前所未有的重视,陆续出台配套的产业政策。例如,法美间的数字税。

中国政府也对这一领域报以审慎监管的姿态。仅以直播电商领域,就在近期相继出台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等相关的监管和政策,规范直播电商运行流程,引导直播电商健康、有序发展。

我们认为,在审慎治理不断加大规则制定和投入之时,正是对数字经济的市场力量提出新模式合作和新技术规则之时。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作为欧方数字化进程中绕不开的合作伙伴,我们期待中欧数字经济领域能继续保持理解、互信原则下的对话,合作。只有在这种原则下,中欧数字经济才可能继续产生更多合作的可能。一方面,欧洲可以学习中国在直播电商的经验,或者直接和中国直播电商行业头部企业合作,为传统企业做数字化改造升级;另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参考欧盟在数字经济框架与市场监管方面的丰富经验,进一步完善中国电商行业规范。当然,在技术、贸易、人才培育等多个领域,中欧在数字经济方面还将有更多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经济学家卡洛塔•佩雷斯(Carlota Perez)曾指出,科技革命的影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汽车、蒸汽机等创新在出现半个世纪后仍推动着各经济体的变迁。如今,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比拼才刚刚开启,数字技术上的不断突破,将不断超越人类的想象力,将中欧经济的合作和竞争引入一个全新的空间,大到国与国的经济实力排名,小到细分行业的商业领袖地位,都将被重新洗牌。这或许对固有经济格局中的领导者是一种挑战,但对于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赶超新机遇。

(作者系中欧数字协会副主席(中国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王莹:后疫情时代中欧数字经济在竞合状态中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1-09-29 08:46
|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王莹

【OR  商业新媒体】

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经济复苏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但不得不承认,随着全球为数不少国家对“数字税”的起征、欧盟等《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颁布,关于数字经济的比拼和博弈也在不断加大和复杂化。在因疫情引发的“认知鸿沟”有驱深可能的大背景下,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从现有文献参考,“数字经济”的提出,最早起源于“数字经济之父”Don Tapscott所著《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前景与风险》(The digital Economy: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书。随着数字技术的演进,其定义被不断拓展和清晰化。本文讨论的数字经济主要是广义上所指“由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数字技术赋能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包括电子业务、电子商务、工业4.0等都属其范畴。

以数字技术、数据、平台三大维度来考量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占据GDP的比重已在全球范围内处于引领水平。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占GDP比重为43.7%。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二逼近5.4万亿美元,仅落后于美国,从增速看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长9.6%,已高居全球第一。

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数字经济在GDP有所下滑的趋势下成为复苏信心的新支点,深刻影响着经济活动的效率。仅以“平台”经济中的代表行业“电商”为例, 在“后疫情时代”,新零售通过网络智能系统,打造线上购物平台,将消费习惯引导至线上转化,实现销量增长,让数字经济成为抗“疫”进程以及公众生活的重要支撑力量。

在全球电商整体迎来普遍增长的2020年,中国公司的表现尤为抢眼。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简称“联合国贸发会”)的最新报告,给出了全球B2C电商公司2020年成交额(GMV)排名。其中,前13家电商公司有4家来自中国:阿里巴巴位居第一、京东位居第三、拼多多位居第四、美团位居第七。阿里巴巴2020年GMV达到11145亿美元,是第二名亚马逊5750亿美元的两倍之多。

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中国数字经济平台维度上出现的新业态呈现出迅猛发展的势态。据企业财报披露的信息,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电商交易商品总额)超过人民币4000亿元;快手平台2020年GMV为381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539.597%;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5000亿,其中有1000多亿是抖音小店的GMV,另外3000多亿元的交易是从直播间和短视频跳转到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完成的交易。据悉,快手将2021年电商的GMV目标定在7500至8000亿元,约为去年的两倍;抖音将2021年GMV目标定为10000亿,其中自有电商约占40%。中国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预计总规模接近2万亿元(19950亿元);国盛证券还预计,2025年全年中国电商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可达6万亿元。

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数字化市场之一,在数字化领域也指定了清晰的战略和策略,以撬动经济整体重回活力。今年上半年,中国面对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和国内疫情、汛情等多重冲击,国民经济仍延续了稳定恢复态势。中国国家统计局于8月16日发布的《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报告》显示,1至7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达71108亿元,突破7万亿元大关,同比去年增长21.9%。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跑马圈地时代”之后,近年来备受消费者趋之若鹜的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也已在向“深度掘金时代”过渡。据艾瑞咨询《202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88亿,较2020年3月增长1.23亿,占网民整体的39.2%;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较2019年增长360.8%;直播电商行业主播的从业人数也在不断增长。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行业迅速从单纯的流量红利挖掘过渡到对整个生态的红利挖掘。

用户端直观的低搜索成本深刻改变了中国产业链的交易信息匹配方式,也大大提高了交易的效率,重塑了各大产业从生产、营销、运输、售后环节的节奏与作业方式。仍以直播电商企业为例,目前,一些中国的头部直播玩家,通过技术演进带来的精细化运营与供应链渗透实现新的增量,已经能渗透产业带上下游供应链,并提供人才孵化、选品品控、智慧仓储、售后服务等一体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络外部性等特征使技术公司更有动力选择“垄断”而非多元竞争,全世界一些国家也开始对“技术冲击”予以前所未有的重视,陆续出台配套的产业政策。例如,法美间的数字税。

中国政府也对这一领域报以审慎监管的姿态。仅以直播电商领域,就在近期相继出台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等相关的监管和政策,规范直播电商运行流程,引导直播电商健康、有序发展。

我们认为,在审慎治理不断加大规则制定和投入之时,正是对数字经济的市场力量提出新模式合作和新技术规则之时。各国如何将数字经济方面获得的发展经验与治理方针进行总结,真正坚持更广泛的多边对话,谋求全球范围内的共识显得尤为重要。

作为欧方数字化进程中绕不开的合作伙伴,我们期待中欧数字经济领域能继续保持理解、互信原则下的对话,合作。只有在这种原则下,中欧数字经济才可能继续产生更多合作的可能。一方面,欧洲可以学习中国在直播电商的经验,或者直接和中国直播电商行业头部企业合作,为传统企业做数字化改造升级;另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参考欧盟在数字经济框架与市场监管方面的丰富经验,进一步完善中国电商行业规范。当然,在技术、贸易、人才培育等多个领域,中欧在数字经济方面还将有更多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经济学家卡洛塔•佩雷斯(Carlota Perez)曾指出,科技革命的影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汽车、蒸汽机等创新在出现半个世纪后仍推动着各经济体的变迁。如今,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比拼才刚刚开启,数字技术上的不断突破,将不断超越人类的想象力,将中欧经济的合作和竞争引入一个全新的空间,大到国与国的经济实力排名,小到细分行业的商业领袖地位,都将被重新洗牌。这或许对固有经济格局中的领导者是一种挑战,但对于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赶超新机遇。

(作者系中欧数字协会副主席(中国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