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两起关于中国的事件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其一是,在加拿大经历三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后,中国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被释放回到国内,与此同时,以间谍罪在中国被判刑的两名加拿大公民也在同一时间被释放回国;其二,在中国上周向CPTPP提出加入的申请后,台湾紧随其后也申请加入,中国对此声明反对,而台湾则反应强烈。

这两件事实际上预示着两条对世界很重要的信息:中美关系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正开始调整;其次,中国加入CPTPP已经因为台湾的申请加入产生了新问题,如何处理,涉及到中国自身的加入、乃至新一波国际博弈的结局和世界对中国的观感。

孟晚舟回国的重点不在她自己

此次孟晚舟在加拿大经历限制人身自由三年后回国,同时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被释放回国,结果可谓双赢;同时因为美国方面在释放孟晚舟法律程序上的处理,包括拜登本人在内,政治上也能在国内过关。这一结果实际上预示着: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已经开始出现调整。

中国与上述国家关系的这种调整,首先是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后的产物,或者与此有重要关联。这在根本上讲,主要是中美元首外交的成果。而现在的事实也是:中美外交现在主要就靠元首外交在推动,职能部门的作用实际上非常有限。与此相关的是,随着中国释放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中国与加拿大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也得以排除。用中国网民的话说:中国这位是大使同机红袍加身,加拿大被释放的那两位获总理拥抱和接见,结果皆大欢喜。

同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也能说明这种中外关系的调整,这就是中国国内就孟晚舟回国一事对舆情的管理。从孟晚舟回国包当天开始,中国国内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表现就是克制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很少批评本届美国政府,尤其是拜登本人;其次,面对此次孟晚舟回国一事里中美元首外交发挥的作用,尤其是中国领导人个人在保护本国公民人身安全上的贡献,几乎没有提及。除了孟晚舟本人在机场表达了对中国领导人的感激之情外,官方主要媒体都未提及。在中国的环境下,这应该被理解为是刻意管理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事情自然、低调地结束,尤其是,为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在国内外创造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

另一方面,调整后的中美关系甚至中国与西方关系将面临一种新现象,即: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而且情况很可能会是:头一天该合作的议题还是要合作;但第二天即会就另一议题竞争、博弈甚至斗争,甚至头一天合作第二天就斗争,反之亦然,这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笔者认为,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因为这标志着:至少中美冲突开始逐步进入可管理和可控制状态了。中国应该习惯这种新常态,并为之而感到庆幸。

这可能就是笔者多次提及的“新G2”的前兆,也就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中美关系的这种新常态,可能就是这种态势的前奏,因为能管控分歧,下一步就意味着合作与利益的划分。

台湾加入CPTPP实际不难处理

上周,在台湾紧随中国之后向CPTPP提出加入申请后,一位资深日本媒体人士告诉笔者:现在CPTPP的舞台上跳舞的是中国和台湾。日本不在了,美国本来也不在。这句话的意味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先后提出加入CPTPP后,中国明确提出反对,并表示对支持台湾加入该组织的国家要有所反应,于是中国又开始因CPTPP的话题,成为国际负面舆论的中心了。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鉴于台湾当局近年来一系列利用中美博弈加强其自身独立性的行动,以及美国拜登政府一直在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大陆博弈,这就使得中国大陆难以对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这一举动放心。其次,此事在实际操盘中,对大陆来说确实有不确定因素,例如,不能排除CPTPP在集体邀请台湾开始伙伴关系谈判时,一些该机构的成员可能会有意提议,将其视为一个“国家”,哪怕是造势性的;同时在成员国与台湾进行双边谈判过程中,也可能会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某些风险。尤其是国际媒体注意到,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它们近期经常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加强政治施压。总之在大陆看来,台湾在当前形势下提议加入CPTPP本身就是个麻烦,甚至本来就别有用心。

但另一方面,根据相关国际经济组织的操作规则,加入这些组织有两种方式:一是以主权国家名义申请加入,其次是以经济类组织或者独立关税区名义加入,台湾、香港和澳门都是以这种形式加入了WTO、亚太经合组织等机构,而且全部是中国大陆当年同意的,而目前台湾就是以“台彭金马独立关税区”的民义向CPTPP提出申请的。为此,台湾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不少国际同情,而台湾当局当然非常愿意利用这种同情。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这一伙伴关系没有问题:

“这完全取决于CPTPP秘书处的立场。这一切都取决于CPTPP如何看待台湾——将其视为经济体还是国家。我认为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没有问题,就像世贸组织那样。至少我还没有听到中国反对台湾作为经济体参与其中的正式言论。毕竟在亚太经合组织,这两个经济体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的。”

马斯洛夫在评论台湾“贸易代表”关于大陆可能对该岛制造障碍的声明时也表示,中国加入CPTPP是为了扩大合作,考虑到这一点,台湾的立场是相当薄弱和不正确的。

俄罗斯这家媒体认为,到目前为止,台北政府急于指出其申请加入可能存在的政治障碍。如果他们看到自己有“风险”,原则上可能不会提交申请,或者稍后再提交。该媒体批评台湾当局说:也许这种冲突局面是有意造成的,台湾多半想在CPTPP审议中国申请期间制造困难和障碍。

所以,在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过程中,台湾只能作为一个经济体,例如独立关税区,加入该组织,并始终作为一个经济体参与相关工作,恐怕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同时,台湾不是独立主权国家,这在已经加入该组织的11个国家中也是共识,毕竟是这些国家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建交国。如果用外交手段完全不让台湾加入,国际负面影响毋庸置疑,客观上也有助于蔡英文当局反大陆的独立倾向。尤其是,考虑到连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人士都认为台湾可以作为经济体加入CPTPP的立场,这种国际态势和舆情就更加明确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曹辛:孟晚舟回国和大陆台湾竞争加入CPTPP

发布日期:2021-09-27 13:42
|中美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两起关于中国的事件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其一是,在加拿大经历三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后,中国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被释放回到国内,与此同时,以间谍罪在中国被判刑的两名加拿大公民也在同一时间被释放回国;其二,在中国上周向CPTPP提出加入的申请后,台湾紧随其后也申请加入,中国对此声明反对,而台湾则反应强烈。

这两件事实际上预示着两条对世界很重要的信息:中美关系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正开始调整;其次,中国加入CPTPP已经因为台湾的申请加入产生了新问题,如何处理,涉及到中国自身的加入、乃至新一波国际博弈的结局和世界对中国的观感。

孟晚舟回国的重点不在她自己

此次孟晚舟在加拿大经历限制人身自由三年后回国,同时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被释放回国,结果可谓双赢;同时因为美国方面在释放孟晚舟法律程序上的处理,包括拜登本人在内,政治上也能在国内过关。这一结果实际上预示着: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已经开始出现调整。

中国与上述国家关系的这种调整,首先是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后的产物,或者与此有重要关联。这在根本上讲,主要是中美元首外交的成果。而现在的事实也是:中美外交现在主要就靠元首外交在推动,职能部门的作用实际上非常有限。与此相关的是,随着中国释放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中国与加拿大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也得以排除。用中国网民的话说:中国这位是大使同机红袍加身,加拿大被释放的那两位获总理拥抱和接见,结果皆大欢喜。

同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也能说明这种中外关系的调整,这就是中国国内就孟晚舟回国一事对舆情的管理。从孟晚舟回国包当天开始,中国国内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表现就是克制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很少批评本届美国政府,尤其是拜登本人;其次,面对此次孟晚舟回国一事里中美元首外交发挥的作用,尤其是中国领导人个人在保护本国公民人身安全上的贡献,几乎没有提及。除了孟晚舟本人在机场表达了对中国领导人的感激之情外,官方主要媒体都未提及。在中国的环境下,这应该被理解为是刻意管理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事情自然、低调地结束,尤其是,为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在国内外创造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

另一方面,调整后的中美关系甚至中国与西方关系将面临一种新现象,即: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而且情况很可能会是:头一天该合作的议题还是要合作;但第二天即会就另一议题竞争、博弈甚至斗争,甚至头一天合作第二天就斗争,反之亦然,这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笔者认为,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因为这标志着:至少中美冲突开始逐步进入可管理和可控制状态了。中国应该习惯这种新常态,并为之而感到庆幸。

这可能就是笔者多次提及的“新G2”的前兆,也就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中美关系的这种新常态,可能就是这种态势的前奏,因为能管控分歧,下一步就意味着合作与利益的划分。

台湾加入CPTPP实际不难处理

上周,在台湾紧随中国之后向CPTPP提出加入申请后,一位资深日本媒体人士告诉笔者:现在CPTPP的舞台上跳舞的是中国和台湾。日本不在了,美国本来也不在。这句话的意味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先后提出加入CPTPP后,中国明确提出反对,并表示对支持台湾加入该组织的国家要有所反应,于是中国又开始因CPTPP的话题,成为国际负面舆论的中心了。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鉴于台湾当局近年来一系列利用中美博弈加强其自身独立性的行动,以及美国拜登政府一直在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大陆博弈,这就使得中国大陆难以对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这一举动放心。其次,此事在实际操盘中,对大陆来说确实有不确定因素,例如,不能排除CPTPP在集体邀请台湾开始伙伴关系谈判时,一些该机构的成员可能会有意提议,将其视为一个“国家”,哪怕是造势性的;同时在成员国与台湾进行双边谈判过程中,也可能会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某些风险。尤其是国际媒体注意到,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它们近期经常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加强政治施压。总之在大陆看来,台湾在当前形势下提议加入CPTPP本身就是个麻烦,甚至本来就别有用心。

但另一方面,根据相关国际经济组织的操作规则,加入这些组织有两种方式:一是以主权国家名义申请加入,其次是以经济类组织或者独立关税区名义加入,台湾、香港和澳门都是以这种形式加入了WTO、亚太经合组织等机构,而且全部是中国大陆当年同意的,而目前台湾就是以“台彭金马独立关税区”的民义向CPTPP提出申请的。为此,台湾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不少国际同情,而台湾当局当然非常愿意利用这种同情。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这一伙伴关系没有问题:

“这完全取决于CPTPP秘书处的立场。这一切都取决于CPTPP如何看待台湾——将其视为经济体还是国家。我认为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没有问题,就像世贸组织那样。至少我还没有听到中国反对台湾作为经济体参与其中的正式言论。毕竟在亚太经合组织,这两个经济体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的。”

马斯洛夫在评论台湾“贸易代表”关于大陆可能对该岛制造障碍的声明时也表示,中国加入CPTPP是为了扩大合作,考虑到这一点,台湾的立场是相当薄弱和不正确的。

俄罗斯这家媒体认为,到目前为止,台北政府急于指出其申请加入可能存在的政治障碍。如果他们看到自己有“风险”,原则上可能不会提交申请,或者稍后再提交。该媒体批评台湾当局说:也许这种冲突局面是有意造成的,台湾多半想在CPTPP审议中国申请期间制造困难和障碍。

所以,在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过程中,台湾只能作为一个经济体,例如独立关税区,加入该组织,并始终作为一个经济体参与相关工作,恐怕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同时,台湾不是独立主权国家,这在已经加入该组织的11个国家中也是共识,毕竟是这些国家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建交国。如果用外交手段完全不让台湾加入,国际负面影响毋庸置疑,客观上也有助于蔡英文当局反大陆的独立倾向。尤其是,考虑到连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人士都认为台湾可以作为经济体加入CPTPP的立场,这种国际态势和舆情就更加明确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两起关于中国的事件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其一是,在加拿大经历三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后,中国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被释放回到国内,与此同时,以间谍罪在中国被判刑的两名加拿大公民也在同一时间被释放回国;其二,在中国上周向CPTPP提出加入的申请后,台湾紧随其后也申请加入,中国对此声明反对,而台湾则反应强烈。

这两件事实际上预示着两条对世界很重要的信息:中美关系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正开始调整;其次,中国加入CPTPP已经因为台湾的申请加入产生了新问题,如何处理,涉及到中国自身的加入、乃至新一波国际博弈的结局和世界对中国的观感。

孟晚舟回国的重点不在她自己

此次孟晚舟在加拿大经历限制人身自由三年后回国,同时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被释放回国,结果可谓双赢;同时因为美国方面在释放孟晚舟法律程序上的处理,包括拜登本人在内,政治上也能在国内过关。这一结果实际上预示着: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已经开始出现调整。

中国与上述国家关系的这种调整,首先是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后的产物,或者与此有重要关联。这在根本上讲,主要是中美元首外交的成果。而现在的事实也是:中美外交现在主要就靠元首外交在推动,职能部门的作用实际上非常有限。与此相关的是,随着中国释放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中国与加拿大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也得以排除。用中国网民的话说:中国这位是大使同机红袍加身,加拿大被释放的那两位获总理拥抱和接见,结果皆大欢喜。

同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也能说明这种中外关系的调整,这就是中国国内就孟晚舟回国一事对舆情的管理。从孟晚舟回国包当天开始,中国国内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表现就是克制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很少批评本届美国政府,尤其是拜登本人;其次,面对此次孟晚舟回国一事里中美元首外交发挥的作用,尤其是中国领导人个人在保护本国公民人身安全上的贡献,几乎没有提及。除了孟晚舟本人在机场表达了对中国领导人的感激之情外,官方主要媒体都未提及。在中国的环境下,这应该被理解为是刻意管理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事情自然、低调地结束,尤其是,为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在国内外创造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

另一方面,调整后的中美关系甚至中国与西方关系将面临一种新现象,即: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而且情况很可能会是:头一天该合作的议题还是要合作;但第二天即会就另一议题竞争、博弈甚至斗争,甚至头一天合作第二天就斗争,反之亦然,这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笔者认为,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因为这标志着:至少中美冲突开始逐步进入可管理和可控制状态了。中国应该习惯这种新常态,并为之而感到庆幸。

这可能就是笔者多次提及的“新G2”的前兆,也就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中美关系的这种新常态,可能就是这种态势的前奏,因为能管控分歧,下一步就意味着合作与利益的划分。

台湾加入CPTPP实际不难处理

上周,在台湾紧随中国之后向CPTPP提出加入申请后,一位资深日本媒体人士告诉笔者:现在CPTPP的舞台上跳舞的是中国和台湾。日本不在了,美国本来也不在。这句话的意味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先后提出加入CPTPP后,中国明确提出反对,并表示对支持台湾加入该组织的国家要有所反应,于是中国又开始因CPTPP的话题,成为国际负面舆论的中心了。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鉴于台湾当局近年来一系列利用中美博弈加强其自身独立性的行动,以及美国拜登政府一直在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大陆博弈,这就使得中国大陆难以对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这一举动放心。其次,此事在实际操盘中,对大陆来说确实有不确定因素,例如,不能排除CPTPP在集体邀请台湾开始伙伴关系谈判时,一些该机构的成员可能会有意提议,将其视为一个“国家”,哪怕是造势性的;同时在成员国与台湾进行双边谈判过程中,也可能会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某些风险。尤其是国际媒体注意到,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它们近期经常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加强政治施压。总之在大陆看来,台湾在当前形势下提议加入CPTPP本身就是个麻烦,甚至本来就别有用心。

但另一方面,根据相关国际经济组织的操作规则,加入这些组织有两种方式:一是以主权国家名义申请加入,其次是以经济类组织或者独立关税区名义加入,台湾、香港和澳门都是以这种形式加入了WTO、亚太经合组织等机构,而且全部是中国大陆当年同意的,而目前台湾就是以“台彭金马独立关税区”的民义向CPTPP提出申请的。为此,台湾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不少国际同情,而台湾当局当然非常愿意利用这种同情。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这一伙伴关系没有问题:

“这完全取决于CPTPP秘书处的立场。这一切都取决于CPTPP如何看待台湾——将其视为经济体还是国家。我认为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没有问题,就像世贸组织那样。至少我还没有听到中国反对台湾作为经济体参与其中的正式言论。毕竟在亚太经合组织,这两个经济体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的。”

马斯洛夫在评论台湾“贸易代表”关于大陆可能对该岛制造障碍的声明时也表示,中国加入CPTPP是为了扩大合作,考虑到这一点,台湾的立场是相当薄弱和不正确的。

俄罗斯这家媒体认为,到目前为止,台北政府急于指出其申请加入可能存在的政治障碍。如果他们看到自己有“风险”,原则上可能不会提交申请,或者稍后再提交。该媒体批评台湾当局说:也许这种冲突局面是有意造成的,台湾多半想在CPTPP审议中国申请期间制造困难和障碍。

所以,在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过程中,台湾只能作为一个经济体,例如独立关税区,加入该组织,并始终作为一个经济体参与相关工作,恐怕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同时,台湾不是独立主权国家,这在已经加入该组织的11个国家中也是共识,毕竟是这些国家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建交国。如果用外交手段完全不让台湾加入,国际负面影响毋庸置疑,客观上也有助于蔡英文当局反大陆的独立倾向。尤其是,考虑到连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人士都认为台湾可以作为经济体加入CPTPP的立场,这种国际态势和舆情就更加明确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曹辛:孟晚舟回国和大陆台湾竞争加入CPTPP

发布日期:2021-09-27 13:42
|中美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两起关于中国的事件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其一是,在加拿大经历三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后,中国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被释放回到国内,与此同时,以间谍罪在中国被判刑的两名加拿大公民也在同一时间被释放回国;其二,在中国上周向CPTPP提出加入的申请后,台湾紧随其后也申请加入,中国对此声明反对,而台湾则反应强烈。

这两件事实际上预示着两条对世界很重要的信息:中美关系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正开始调整;其次,中国加入CPTPP已经因为台湾的申请加入产生了新问题,如何处理,涉及到中国自身的加入、乃至新一波国际博弈的结局和世界对中国的观感。

孟晚舟回国的重点不在她自己

此次孟晚舟在加拿大经历限制人身自由三年后回国,同时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被释放回国,结果可谓双赢;同时因为美国方面在释放孟晚舟法律程序上的处理,包括拜登本人在内,政治上也能在国内过关。这一结果实际上预示着: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已经开始出现调整。

中国与上述国家关系的这种调整,首先是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后的产物,或者与此有重要关联。这在根本上讲,主要是中美元首外交的成果。而现在的事实也是:中美外交现在主要就靠元首外交在推动,职能部门的作用实际上非常有限。与此相关的是,随着中国释放两名被中国法院以间谍罪判刑的加拿大公民,中国与加拿大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也得以排除。用中国网民的话说:中国这位是大使同机红袍加身,加拿大被释放的那两位获总理拥抱和接见,结果皆大欢喜。

同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也能说明这种中外关系的调整,这就是中国国内就孟晚舟回国一事对舆情的管理。从孟晚舟回国包当天开始,中国国内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表现就是克制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很少批评本届美国政府,尤其是拜登本人;其次,面对此次孟晚舟回国一事里中美元首外交发挥的作用,尤其是中国领导人个人在保护本国公民人身安全上的贡献,几乎没有提及。除了孟晚舟本人在机场表达了对中国领导人的感激之情外,官方主要媒体都未提及。在中国的环境下,这应该被理解为是刻意管理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事情自然、低调地结束,尤其是,为当前中美关系的调整在国内外创造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

另一方面,调整后的中美关系甚至中国与西方关系将面临一种新现象,即:在不放弃竞争、博弈和斗争的前提下,该合作还是会合作,但该竞争、博弈乃至斗争的地方同样也一点不会少。而且情况很可能会是:头一天该合作的议题还是要合作;但第二天即会就另一议题竞争、博弈甚至斗争,甚至头一天合作第二天就斗争,反之亦然,这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笔者认为,这倒未必不是好兆头,因为这标志着:至少中美冲突开始逐步进入可管理和可控制状态了。中国应该习惯这种新常态,并为之而感到庆幸。

这可能就是笔者多次提及的“新G2”的前兆,也就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中美关系的这种新常态,可能就是这种态势的前奏,因为能管控分歧,下一步就意味着合作与利益的划分。

台湾加入CPTPP实际不难处理

上周,在台湾紧随中国之后向CPTPP提出加入申请后,一位资深日本媒体人士告诉笔者:现在CPTPP的舞台上跳舞的是中国和台湾。日本不在了,美国本来也不在。这句话的意味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先后提出加入CPTPP后,中国明确提出反对,并表示对支持台湾加入该组织的国家要有所反应,于是中国又开始因CPTPP的话题,成为国际负面舆论的中心了。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鉴于台湾当局近年来一系列利用中美博弈加强其自身独立性的行动,以及美国拜登政府一直在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大陆博弈,这就使得中国大陆难以对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这一举动放心。其次,此事在实际操盘中,对大陆来说确实有不确定因素,例如,不能排除CPTPP在集体邀请台湾开始伙伴关系谈判时,一些该机构的成员可能会有意提议,将其视为一个“国家”,哪怕是造势性的;同时在成员国与台湾进行双边谈判过程中,也可能会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某些风险。尤其是国际媒体注意到,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它们近期经常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加强政治施压。总之在大陆看来,台湾在当前形势下提议加入CPTPP本身就是个麻烦,甚至本来就别有用心。

但另一方面,根据相关国际经济组织的操作规则,加入这些组织有两种方式:一是以主权国家名义申请加入,其次是以经济类组织或者独立关税区名义加入,台湾、香港和澳门都是以这种形式加入了WTO、亚太经合组织等机构,而且全部是中国大陆当年同意的,而目前台湾就是以“台彭金马独立关税区”的民义向CPTPP提出申请的。为此,台湾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不少国际同情,而台湾当局当然非常愿意利用这种同情。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这一伙伴关系没有问题:

“这完全取决于CPTPP秘书处的立场。这一切都取决于CPTPP如何看待台湾——将其视为经济体还是国家。我认为接纳台湾作为经济体加入没有问题,就像世贸组织那样。至少我还没有听到中国反对台湾作为经济体参与其中的正式言论。毕竟在亚太经合组织,这两个经济体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的。”

马斯洛夫在评论台湾“贸易代表”关于大陆可能对该岛制造障碍的声明时也表示,中国加入CPTPP是为了扩大合作,考虑到这一点,台湾的立场是相当薄弱和不正确的。

俄罗斯这家媒体认为,到目前为止,台北政府急于指出其申请加入可能存在的政治障碍。如果他们看到自己有“风险”,原则上可能不会提交申请,或者稍后再提交。该媒体批评台湾当局说:也许这种冲突局面是有意造成的,台湾多半想在CPTPP审议中国申请期间制造困难和障碍。

所以,在台湾申请加入CPTPP过程中,台湾只能作为一个经济体,例如独立关税区,加入该组织,并始终作为一个经济体参与相关工作,恐怕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同时,台湾不是独立主权国家,这在已经加入该组织的11个国家中也是共识,毕竟是这些国家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建交国。如果用外交手段完全不让台湾加入,国际负面影响毋庸置疑,客观上也有助于蔡英文当局反大陆的独立倾向。尤其是,考虑到连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人士都认为台湾可以作为经济体加入CPTPP的立场,这种国际态势和舆情就更加明确了。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