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不过,朱立伦是该党主席直选以来得票率最低,且首位未拿到过半票数当选的党主席。

周日(9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贺电给朱立伦,祝贺他当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周日中午立即回覆贺电,除了炮轰民进党“去中国化”之外,并提到两岸人民都是炎黄子孙,希望国共两党在“九二共识”、反“台独”基础上,“求同尊异”。

外界都在分析,即将上任的新主席朱立伦,如何带领国民党走出低迷的支持率,并在2022地方选举以及2024打赢总统选战重返执政。

美国德州山姆休士顿(Sam Houston)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接受BBC中文采访时称,国民党基本的问题是在2016年失去执政权也失去行政资源之后,有没有不只是打赢地方选举而是全台选举大选的决心。他说:“国民党需要结构性的改革,以及好好培养年轻人,投资未来,这一点挑战仍在”。

台湾东海大学副教授邱师仪则向BBC分析,朱立伦是国民党内“建制派”的主流菁英,政治性格保护自己多于有决心大破大立。

根据台湾权威民调研究机构,政大选研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民调,截至今年6月为止,政党偏好趋势上,民进党支持度从2020年6月的34%降至31.4%,国民党支持度从17%上升至18.7%。

无论如何,许多分析因此指出,国民党要重新拿下总统大位,仍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国民党的两岸路线,党内的分裂,以及缺乏年轻族群世代认同都是迫在眉睫的挑战。

两岸路线

朱立伦在胜选记者会上感谢张亚中及江启臣等,并说国民党不会畏惧任何民进党的标签,将重建两岸交流及沟通管道,在党章的规范下与对岸交流。从社会力交流开始启动,并将重新开启国民党驻美办公室。

事实上,朱立伦在此次选举及获胜时,除了反覆提到“九二共识”为国民党两岸战略主流外,他首次提到国民党将协助台湾民间力量(他称为社会力)与大陆交流为主要战略,希望一步步重新打开两岸往来。

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峻豪之前分析,朱立伦虽然特别提到以民间交流为战略,重新打开两岸交流,但在美中台三角关系紧绷下,他认为仍不容易做到。他说,北京目前与台湾的往来一切都以“政治为前提”,国民党如何绕过政治,以社会交流,再去促成政治来往,几乎不大可能。

虽然过往“九二共识”与和谐的两岸关系曾经协助国民党执政,但是,习近平上台后,美国开启美中贸易战,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同时台湾与日本及澳大利亚在新的印太(Indo-pacific)情势下选择与美国亲近,此刻国民党选择继续以“九二共识”作为其两岸论述的主轴能否奏效,是国民党重返执政面临的重要挑战。

翁履中说,“九二共识”是不是票房毒药,还需要很多讨论。他说,2018年韩国瑜的声势大涨,他打的经济牌,证明和“九二共识”相关的政策在台湾未必没有市场。因此重点是国民党怎么解释或推销“九二共识”,如何在“韩流”退去后,都没有好的包装向年轻世代推销。

北京也不会乐见台湾任何一个政党与美国关系亲近。他说:“北京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

年轻世代如何支持?

然而,根据台湾权威政治民调机构政大选研中心调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韩国瑜拿下了525万票,败于蔡英文的817万票。其中,20至29岁的支持率,国民党仅有7.1%,与民进党差距近40%,换算成票数,国民党在青年族群中输了300万票,几乎是国民党落败的票数。


长期研究台湾政党政治的翁履中观察到,国民党在2016年败选变成在野党之后,国民党没有意识到须要赶紧培养年轻干部的急迫性,造成现在的困境。“许多资深党员,都认为现在已经在野了,资源不多了,更不可能将位置让出去给年轻人......就像公司一样,如果你20年还是只能当科员,你一定会想走吧......国民党已经没有党产了,但党内还有那么多的中常委或者党干部霸住国民党党内的位置,年轻人更没有空间,这种结构性的问题,国民党应该好好思考。”

翁履中说,许多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年轻菁英,“坦白说,当年大家都是公子哥,20几岁变成总统府发言人”。但国民党在野后,并不愿意离开台北到地方去扎根,反而借着在执政时的人脉资源弃政从商,在优渥的待遇下,并没有重新投入政治协助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意愿。

面对流失年轻世代选票,许多国民党内的年轻干部告诉BBC,现任主席江启臣并没有忽略此危机,也尝试扩大吸收年轻党员入党。

根据据国民党青年部报告指出,在2019年之前,国民党40岁以下有党权(坚持交党费)的青壮年党员约有9000人。但在2020年增加到12,545人。

29岁的吴子俊是高雄市一位国民党党代表,他说,江启臣这一年多的任职,确实打开了国民党内青年参政的空间。他强调,从“韩流”在高雄市崛起,吸引许多高雄年轻打工族或青年来看,青年族群没有特别忠诚民进党或国民党,都算是中间选民,只要政策好,党派不会是问题。但他表示,问题是,“现在的年轻人许多都是被懒人包(台湾称简化议题的网路文章)等带风向,大家不太会仔细的看一些议题,国民党在网路战这一点蛮吃亏的。”

另一位国民党青年参政,1991年出生的高为人则说,国民党的青年参政空间确实变大,但是仍要面对许多党内权贵或大老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改革。

党内分裂持续?

事实上,这场国民党党内主席选举,一开始并没未引起太多关注。但越接近选举日,因为“统派学者”张亚中在选举间的言论,突然爆红,声势上涨。在“韩粉”(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支持者)及年长的国民党党员声援下张亚中的媒体现象发生,这场选举也开始成为各界焦点。

在党内选举辩论中,张亚中持续提出若当选后会努力与北京谈判,签署“两岸和平备忘录”,持续开放两岸交流。

虽然张亚中后来落败,但他的声势,代表国民党党内“急统路线”正挑战着国民党及朱立伦代表的“九二共识”路线,是否将继续排挤国民党内本土派及年轻党员?

翁履中告诉BBC,从张亚中现象看到,国民党内的主要党员认为只要“统一”喊得大声,就可以拿到选票。但他们忽略台湾多数民意还是维持现状,因此他提出质疑:“国民党到底有没有要在2024夺回执政权,为全国性的大选做准备?”

亲国民党的台湾《联合报》社论也在今日批评朱立伦在许多次国民党身陷危机,败选后党内气氛低迷时,面对党内对其“跳火圈”的要求都选择回避,许多国民党支持者都称“记忆犹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习近平贺电朱立伦当选国民党主席 未来如何重返执政的挑战何在

发布日期:2021-09-27 08:07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不过,朱立伦是该党主席直选以来得票率最低,且首位未拿到过半票数当选的党主席。

周日(9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贺电给朱立伦,祝贺他当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周日中午立即回覆贺电,除了炮轰民进党“去中国化”之外,并提到两岸人民都是炎黄子孙,希望国共两党在“九二共识”、反“台独”基础上,“求同尊异”。

外界都在分析,即将上任的新主席朱立伦,如何带领国民党走出低迷的支持率,并在2022地方选举以及2024打赢总统选战重返执政。

美国德州山姆休士顿(Sam Houston)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接受BBC中文采访时称,国民党基本的问题是在2016年失去执政权也失去行政资源之后,有没有不只是打赢地方选举而是全台选举大选的决心。他说:“国民党需要结构性的改革,以及好好培养年轻人,投资未来,这一点挑战仍在”。

台湾东海大学副教授邱师仪则向BBC分析,朱立伦是国民党内“建制派”的主流菁英,政治性格保护自己多于有决心大破大立。

根据台湾权威民调研究机构,政大选研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民调,截至今年6月为止,政党偏好趋势上,民进党支持度从2020年6月的34%降至31.4%,国民党支持度从17%上升至18.7%。

无论如何,许多分析因此指出,国民党要重新拿下总统大位,仍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国民党的两岸路线,党内的分裂,以及缺乏年轻族群世代认同都是迫在眉睫的挑战。

两岸路线

朱立伦在胜选记者会上感谢张亚中及江启臣等,并说国民党不会畏惧任何民进党的标签,将重建两岸交流及沟通管道,在党章的规范下与对岸交流。从社会力交流开始启动,并将重新开启国民党驻美办公室。

事实上,朱立伦在此次选举及获胜时,除了反覆提到“九二共识”为国民党两岸战略主流外,他首次提到国民党将协助台湾民间力量(他称为社会力)与大陆交流为主要战略,希望一步步重新打开两岸往来。

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峻豪之前分析,朱立伦虽然特别提到以民间交流为战略,重新打开两岸交流,但在美中台三角关系紧绷下,他认为仍不容易做到。他说,北京目前与台湾的往来一切都以“政治为前提”,国民党如何绕过政治,以社会交流,再去促成政治来往,几乎不大可能。

虽然过往“九二共识”与和谐的两岸关系曾经协助国民党执政,但是,习近平上台后,美国开启美中贸易战,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同时台湾与日本及澳大利亚在新的印太(Indo-pacific)情势下选择与美国亲近,此刻国民党选择继续以“九二共识”作为其两岸论述的主轴能否奏效,是国民党重返执政面临的重要挑战。

翁履中说,“九二共识”是不是票房毒药,还需要很多讨论。他说,2018年韩国瑜的声势大涨,他打的经济牌,证明和“九二共识”相关的政策在台湾未必没有市场。因此重点是国民党怎么解释或推销“九二共识”,如何在“韩流”退去后,都没有好的包装向年轻世代推销。

北京也不会乐见台湾任何一个政党与美国关系亲近。他说:“北京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

年轻世代如何支持?

然而,根据台湾权威政治民调机构政大选研中心调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韩国瑜拿下了525万票,败于蔡英文的817万票。其中,20至29岁的支持率,国民党仅有7.1%,与民进党差距近40%,换算成票数,国民党在青年族群中输了300万票,几乎是国民党落败的票数。


长期研究台湾政党政治的翁履中观察到,国民党在2016年败选变成在野党之后,国民党没有意识到须要赶紧培养年轻干部的急迫性,造成现在的困境。“许多资深党员,都认为现在已经在野了,资源不多了,更不可能将位置让出去给年轻人......就像公司一样,如果你20年还是只能当科员,你一定会想走吧......国民党已经没有党产了,但党内还有那么多的中常委或者党干部霸住国民党党内的位置,年轻人更没有空间,这种结构性的问题,国民党应该好好思考。”

翁履中说,许多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年轻菁英,“坦白说,当年大家都是公子哥,20几岁变成总统府发言人”。但国民党在野后,并不愿意离开台北到地方去扎根,反而借着在执政时的人脉资源弃政从商,在优渥的待遇下,并没有重新投入政治协助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意愿。

面对流失年轻世代选票,许多国民党内的年轻干部告诉BBC,现任主席江启臣并没有忽略此危机,也尝试扩大吸收年轻党员入党。

根据据国民党青年部报告指出,在2019年之前,国民党40岁以下有党权(坚持交党费)的青壮年党员约有9000人。但在2020年增加到12,545人。

29岁的吴子俊是高雄市一位国民党党代表,他说,江启臣这一年多的任职,确实打开了国民党内青年参政的空间。他强调,从“韩流”在高雄市崛起,吸引许多高雄年轻打工族或青年来看,青年族群没有特别忠诚民进党或国民党,都算是中间选民,只要政策好,党派不会是问题。但他表示,问题是,“现在的年轻人许多都是被懒人包(台湾称简化议题的网路文章)等带风向,大家不太会仔细的看一些议题,国民党在网路战这一点蛮吃亏的。”

另一位国民党青年参政,1991年出生的高为人则说,国民党的青年参政空间确实变大,但是仍要面对许多党内权贵或大老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改革。

党内分裂持续?

事实上,这场国民党党内主席选举,一开始并没未引起太多关注。但越接近选举日,因为“统派学者”张亚中在选举间的言论,突然爆红,声势上涨。在“韩粉”(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支持者)及年长的国民党党员声援下张亚中的媒体现象发生,这场选举也开始成为各界焦点。

在党内选举辩论中,张亚中持续提出若当选后会努力与北京谈判,签署“两岸和平备忘录”,持续开放两岸交流。

虽然张亚中后来落败,但他的声势,代表国民党党内“急统路线”正挑战着国民党及朱立伦代表的“九二共识”路线,是否将继续排挤国民党内本土派及年轻党员?

翁履中告诉BBC,从张亚中现象看到,国民党内的主要党员认为只要“统一”喊得大声,就可以拿到选票。但他们忽略台湾多数民意还是维持现状,因此他提出质疑:“国民党到底有没有要在2024夺回执政权,为全国性的大选做准备?”

亲国民党的台湾《联合报》社论也在今日批评朱立伦在许多次国民党身陷危机,败选后党内气氛低迷时,面对党内对其“跳火圈”的要求都选择回避,许多国民党支持者都称“记忆犹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不过,朱立伦是该党主席直选以来得票率最低,且首位未拿到过半票数当选的党主席。

周日(9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贺电给朱立伦,祝贺他当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周日中午立即回覆贺电,除了炮轰民进党“去中国化”之外,并提到两岸人民都是炎黄子孙,希望国共两党在“九二共识”、反“台独”基础上,“求同尊异”。

外界都在分析,即将上任的新主席朱立伦,如何带领国民党走出低迷的支持率,并在2022地方选举以及2024打赢总统选战重返执政。

美国德州山姆休士顿(Sam Houston)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接受BBC中文采访时称,国民党基本的问题是在2016年失去执政权也失去行政资源之后,有没有不只是打赢地方选举而是全台选举大选的决心。他说:“国民党需要结构性的改革,以及好好培养年轻人,投资未来,这一点挑战仍在”。

台湾东海大学副教授邱师仪则向BBC分析,朱立伦是国民党内“建制派”的主流菁英,政治性格保护自己多于有决心大破大立。

根据台湾权威民调研究机构,政大选研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民调,截至今年6月为止,政党偏好趋势上,民进党支持度从2020年6月的34%降至31.4%,国民党支持度从17%上升至18.7%。

无论如何,许多分析因此指出,国民党要重新拿下总统大位,仍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国民党的两岸路线,党内的分裂,以及缺乏年轻族群世代认同都是迫在眉睫的挑战。

两岸路线

朱立伦在胜选记者会上感谢张亚中及江启臣等,并说国民党不会畏惧任何民进党的标签,将重建两岸交流及沟通管道,在党章的规范下与对岸交流。从社会力交流开始启动,并将重新开启国民党驻美办公室。

事实上,朱立伦在此次选举及获胜时,除了反覆提到“九二共识”为国民党两岸战略主流外,他首次提到国民党将协助台湾民间力量(他称为社会力)与大陆交流为主要战略,希望一步步重新打开两岸往来。

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峻豪之前分析,朱立伦虽然特别提到以民间交流为战略,重新打开两岸交流,但在美中台三角关系紧绷下,他认为仍不容易做到。他说,北京目前与台湾的往来一切都以“政治为前提”,国民党如何绕过政治,以社会交流,再去促成政治来往,几乎不大可能。

虽然过往“九二共识”与和谐的两岸关系曾经协助国民党执政,但是,习近平上台后,美国开启美中贸易战,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同时台湾与日本及澳大利亚在新的印太(Indo-pacific)情势下选择与美国亲近,此刻国民党选择继续以“九二共识”作为其两岸论述的主轴能否奏效,是国民党重返执政面临的重要挑战。

翁履中说,“九二共识”是不是票房毒药,还需要很多讨论。他说,2018年韩国瑜的声势大涨,他打的经济牌,证明和“九二共识”相关的政策在台湾未必没有市场。因此重点是国民党怎么解释或推销“九二共识”,如何在“韩流”退去后,都没有好的包装向年轻世代推销。

北京也不会乐见台湾任何一个政党与美国关系亲近。他说:“北京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

年轻世代如何支持?

然而,根据台湾权威政治民调机构政大选研中心调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韩国瑜拿下了525万票,败于蔡英文的817万票。其中,20至29岁的支持率,国民党仅有7.1%,与民进党差距近40%,换算成票数,国民党在青年族群中输了300万票,几乎是国民党落败的票数。


长期研究台湾政党政治的翁履中观察到,国民党在2016年败选变成在野党之后,国民党没有意识到须要赶紧培养年轻干部的急迫性,造成现在的困境。“许多资深党员,都认为现在已经在野了,资源不多了,更不可能将位置让出去给年轻人......就像公司一样,如果你20年还是只能当科员,你一定会想走吧......国民党已经没有党产了,但党内还有那么多的中常委或者党干部霸住国民党党内的位置,年轻人更没有空间,这种结构性的问题,国民党应该好好思考。”

翁履中说,许多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年轻菁英,“坦白说,当年大家都是公子哥,20几岁变成总统府发言人”。但国民党在野后,并不愿意离开台北到地方去扎根,反而借着在执政时的人脉资源弃政从商,在优渥的待遇下,并没有重新投入政治协助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意愿。

面对流失年轻世代选票,许多国民党内的年轻干部告诉BBC,现任主席江启臣并没有忽略此危机,也尝试扩大吸收年轻党员入党。

根据据国民党青年部报告指出,在2019年之前,国民党40岁以下有党权(坚持交党费)的青壮年党员约有9000人。但在2020年增加到12,545人。

29岁的吴子俊是高雄市一位国民党党代表,他说,江启臣这一年多的任职,确实打开了国民党内青年参政的空间。他强调,从“韩流”在高雄市崛起,吸引许多高雄年轻打工族或青年来看,青年族群没有特别忠诚民进党或国民党,都算是中间选民,只要政策好,党派不会是问题。但他表示,问题是,“现在的年轻人许多都是被懒人包(台湾称简化议题的网路文章)等带风向,大家不太会仔细的看一些议题,国民党在网路战这一点蛮吃亏的。”

另一位国民党青年参政,1991年出生的高为人则说,国民党的青年参政空间确实变大,但是仍要面对许多党内权贵或大老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改革。

党内分裂持续?

事实上,这场国民党党内主席选举,一开始并没未引起太多关注。但越接近选举日,因为“统派学者”张亚中在选举间的言论,突然爆红,声势上涨。在“韩粉”(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支持者)及年长的国民党党员声援下张亚中的媒体现象发生,这场选举也开始成为各界焦点。

在党内选举辩论中,张亚中持续提出若当选后会努力与北京谈判,签署“两岸和平备忘录”,持续开放两岸交流。

虽然张亚中后来落败,但他的声势,代表国民党党内“急统路线”正挑战着国民党及朱立伦代表的“九二共识”路线,是否将继续排挤国民党内本土派及年轻党员?

翁履中告诉BBC,从张亚中现象看到,国民党内的主要党员认为只要“统一”喊得大声,就可以拿到选票。但他们忽略台湾多数民意还是维持现状,因此他提出质疑:“国民党到底有没有要在2024夺回执政权,为全国性的大选做准备?”

亲国民党的台湾《联合报》社论也在今日批评朱立伦在许多次国民党身陷危机,败选后党内气氛低迷时,面对党内对其“跳火圈”的要求都选择回避,许多国民党支持者都称“记忆犹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习近平贺电朱立伦当选国民党主席 未来如何重返执政的挑战何在

发布日期:2021-09-27 08:07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台湾百年政党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揭晓,朱立伦得票率45.78%确定当选党主席,击败现任主席江启臣。不过,朱立伦是该党主席直选以来得票率最低,且首位未拿到过半票数当选的党主席。

周日(9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贺电给朱立伦,祝贺他当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周日中午立即回覆贺电,除了炮轰民进党“去中国化”之外,并提到两岸人民都是炎黄子孙,希望国共两党在“九二共识”、反“台独”基础上,“求同尊异”。

外界都在分析,即将上任的新主席朱立伦,如何带领国民党走出低迷的支持率,并在2022地方选举以及2024打赢总统选战重返执政。

美国德州山姆休士顿(Sam Houston)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接受BBC中文采访时称,国民党基本的问题是在2016年失去执政权也失去行政资源之后,有没有不只是打赢地方选举而是全台选举大选的决心。他说:“国民党需要结构性的改革,以及好好培养年轻人,投资未来,这一点挑战仍在”。

台湾东海大学副教授邱师仪则向BBC分析,朱立伦是国民党内“建制派”的主流菁英,政治性格保护自己多于有决心大破大立。

根据台湾权威民调研究机构,政大选研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民调,截至今年6月为止,政党偏好趋势上,民进党支持度从2020年6月的34%降至31.4%,国民党支持度从17%上升至18.7%。

无论如何,许多分析因此指出,国民党要重新拿下总统大位,仍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国民党的两岸路线,党内的分裂,以及缺乏年轻族群世代认同都是迫在眉睫的挑战。

两岸路线

朱立伦在胜选记者会上感谢张亚中及江启臣等,并说国民党不会畏惧任何民进党的标签,将重建两岸交流及沟通管道,在党章的规范下与对岸交流。从社会力交流开始启动,并将重新开启国民党驻美办公室。

事实上,朱立伦在此次选举及获胜时,除了反覆提到“九二共识”为国民党两岸战略主流外,他首次提到国民党将协助台湾民间力量(他称为社会力)与大陆交流为主要战略,希望一步步重新打开两岸往来。

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峻豪之前分析,朱立伦虽然特别提到以民间交流为战略,重新打开两岸交流,但在美中台三角关系紧绷下,他认为仍不容易做到。他说,北京目前与台湾的往来一切都以“政治为前提”,国民党如何绕过政治,以社会交流,再去促成政治来往,几乎不大可能。

虽然过往“九二共识”与和谐的两岸关系曾经协助国民党执政,但是,习近平上台后,美国开启美中贸易战,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同时台湾与日本及澳大利亚在新的印太(Indo-pacific)情势下选择与美国亲近,此刻国民党选择继续以“九二共识”作为其两岸论述的主轴能否奏效,是国民党重返执政面临的重要挑战。

翁履中说,“九二共识”是不是票房毒药,还需要很多讨论。他说,2018年韩国瑜的声势大涨,他打的经济牌,证明和“九二共识”相关的政策在台湾未必没有市场。因此重点是国民党怎么解释或推销“九二共识”,如何在“韩流”退去后,都没有好的包装向年轻世代推销。

北京也不会乐见台湾任何一个政党与美国关系亲近。他说:“北京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

年轻世代如何支持?

然而,根据台湾权威政治民调机构政大选研中心调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韩国瑜拿下了525万票,败于蔡英文的817万票。其中,20至29岁的支持率,国民党仅有7.1%,与民进党差距近40%,换算成票数,国民党在青年族群中输了300万票,几乎是国民党落败的票数。


长期研究台湾政党政治的翁履中观察到,国民党在2016年败选变成在野党之后,国民党没有意识到须要赶紧培养年轻干部的急迫性,造成现在的困境。“许多资深党员,都认为现在已经在野了,资源不多了,更不可能将位置让出去给年轻人......就像公司一样,如果你20年还是只能当科员,你一定会想走吧......国民党已经没有党产了,但党内还有那么多的中常委或者党干部霸住国民党党内的位置,年轻人更没有空间,这种结构性的问题,国民党应该好好思考。”

翁履中说,许多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年轻菁英,“坦白说,当年大家都是公子哥,20几岁变成总统府发言人”。但国民党在野后,并不愿意离开台北到地方去扎根,反而借着在执政时的人脉资源弃政从商,在优渥的待遇下,并没有重新投入政治协助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意愿。

面对流失年轻世代选票,许多国民党内的年轻干部告诉BBC,现任主席江启臣并没有忽略此危机,也尝试扩大吸收年轻党员入党。

根据据国民党青年部报告指出,在2019年之前,国民党40岁以下有党权(坚持交党费)的青壮年党员约有9000人。但在2020年增加到12,545人。

29岁的吴子俊是高雄市一位国民党党代表,他说,江启臣这一年多的任职,确实打开了国民党内青年参政的空间。他强调,从“韩流”在高雄市崛起,吸引许多高雄年轻打工族或青年来看,青年族群没有特别忠诚民进党或国民党,都算是中间选民,只要政策好,党派不会是问题。但他表示,问题是,“现在的年轻人许多都是被懒人包(台湾称简化议题的网路文章)等带风向,大家不太会仔细的看一些议题,国民党在网路战这一点蛮吃亏的。”

另一位国民党青年参政,1991年出生的高为人则说,国民党的青年参政空间确实变大,但是仍要面对许多党内权贵或大老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改革。

党内分裂持续?

事实上,这场国民党党内主席选举,一开始并没未引起太多关注。但越接近选举日,因为“统派学者”张亚中在选举间的言论,突然爆红,声势上涨。在“韩粉”(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支持者)及年长的国民党党员声援下张亚中的媒体现象发生,这场选举也开始成为各界焦点。

在党内选举辩论中,张亚中持续提出若当选后会努力与北京谈判,签署“两岸和平备忘录”,持续开放两岸交流。

虽然张亚中后来落败,但他的声势,代表国民党党内“急统路线”正挑战着国民党及朱立伦代表的“九二共识”路线,是否将继续排挤国民党内本土派及年轻党员?

翁履中告诉BBC,从张亚中现象看到,国民党内的主要党员认为只要“统一”喊得大声,就可以拿到选票。但他们忽略台湾多数民意还是维持现状,因此他提出质疑:“国民党到底有没有要在2024夺回执政权,为全国性的大选做准备?”

亲国民党的台湾《联合报》社论也在今日批评朱立伦在许多次国民党身陷危机,败选后党内气氛低迷时,面对党内对其“跳火圈”的要求都选择回避,许多国民党支持者都称“记忆犹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