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金融等领域备受关注,产值将于2024年达近8000亿美元;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

 

【OR  商业新媒体】

忽然之间,元宇宙(Metaverse)火了。

近期来,从社交网络创始人、游戏开发商、芯片业者、金融投资家、到未来学家们,都开始积极进入这个新领域。他们各自阐述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交易等方面所具备的发展潜力。

据彭博及Newzoo、IDC、PWC、Statista和TwoCircles的数据,元宇宙产值在2024年将达7833亿美元规模。这一数据2020年为477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3.1%。而游戏厂商和社交媒体将会在这一经济中争夺领导权。


“在未来几年,我预计人们将把我们视为,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最近开始公开使用元宇宙这个术语,并积极推动Facebook和整个互联网未来的愿景。他称,Facebook的未来在于“元宇宙”。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不只是想让你登录该公司的产品,还希望你在它的数字世界中生活、工作和娱乐。

“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扎克伯格解释,可以把元宇宙想象成一个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人们在里面共度时光,一起闲逛,可以在不同的体验之间“瞬间移动”。他在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首次向分析师和投资者概述他的元宇宙版本,认为这是互联网下一篇章的必然结局。

元宇宙(Metaverse)这一未来主义概念,Meta指的是超越,Verse则是宇宙,虽然定义模糊尚待解释,但却再次来到了人们面前。

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于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书中,主人公希罗(Hiro)在洛杉矶做程序员和比萨外卖司机,生活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之间流动。而“元宇宙”被描绘成一个新的边界,由庞大的“街道”组成,大道上的建筑和标志代表着由大公司设计的各类软件,在那里,社会规范和价值体系被重新书写。

元宇宙并非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没有统一定义。它的再次出现是在今年上市的Roblox招股说明书里。这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公司提到,有些人把他们的范畴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来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随着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链接的出现,元宇宙将逐步变为现实。该公司现今的估值已飙升至454亿美元,股价最高涨幅达122%。

按照这个说法,元宇宙代表着一种各项技术加速融合的大趋势,包括电子游戏、社交网络、UGC(用户生成内容)以及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更多时候,它有点像电影《失控玩家》、《头号玩家》、《黑客帝国》那样,是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场所。


安信证券将元宇宙归纳为在虚拟环境中搭建的现实世界,人们利用数字分身(Avatar)在时间依然只能单向流动的世界中进行同步实时交互,用共通协定的“货币”购买及出售由任何人或组织机构创建的物品,它们可以是内容、体验、服务等等。

或许,也可以简单地先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进阶版的互联网世界—人们置身其中,而不是看着它。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直接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状态。”

想象一下,像《雪崩》主人公希罗(Hiro)一样,戴着护目镜,可能是Facebook旗下的Oculus公司生产的那种,控制一个Avatar(三维虚拟化身),浏览一系列虚拟商店,这些虚拟商店相当于不同平台建立的元宇宙,比如Instagram、Netflix、迪士尼以及腾讯的QQ音乐和“绿洲”。我们还可以使用Avatar参加工作会议,或者和朋友在虚拟剧场里聚在一起,观看伦敦西区的莎士比亚经典剧目《李尔王》。


而Roblox、《堡垒之夜》(Fortnite)、《我的世界》(Minecraft)和Axie Infinity这类游戏和社交媒体一样,同样具有元宇宙的形态,玩家在游戏中建立自己的世界,如果拥有一个NFT(不可替代的代币)或者只是一些加密货币,那么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元宇宙的领域。

去年4月,累积2700万人在《堡垒之夜》里见证了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名为Astronomical(天体巡演)的虚拟演唱会;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们以虚拟化身在Minecraft的方块世界里举行线上毕业典礼;ACAI在《动物森友会》里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研讨会,演讲者在游戏中展示了和真实世界里长得一模一样的PPT。



虽然,元宇宙有着庞大商机,但仍不得不解决或回答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元宇宙生态圈走向成熟还需要时间积累,包括游戏UGC门槛进一步降低,VR硬件普及率的提升,以及游戏性能持续突破和游戏内容的扩张。还有,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它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在关于元宇宙主导权争夺中,会像马修·鲍尔所预言的,众多玩家们面对的是一场1v1v1v1v1v1...(大乱斗,相当于每两人之间单挑)的大逃杀吗?

即便仍有许多挑战,技术的快速发展仍让元宇宙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据彭博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季中,Metaverse在业绩电话会议中被提及了73次,几乎是第一季度财报季(37次)的两倍。

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就不吝于表达他看好元宇宙的发展。他对外表示,他对元宇宙的兴趣已经超越加密技术。“关于人们如何花费时间,现在有了一些很前卫的想法,”他说,“你的大脑可能会变得疯狂。”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现年65岁的科恩拥有111亿美元的净资产。他被认为是美剧《亿万》主角的原型,该剧讲述了对冲基金掌门人波比·艾克斯罗德与美国联邦检察官查克·罗兹之间的猫鼠游戏。

元宇宙已现雏形,越来越多公司定义他们的元宇宙增长策略。Facebook之外,微软公司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谈到“企业元宇宙”,芯片制造商英伟达、游戏制造商Roblox和Epic Games等也构建不同版本元宇宙的计划。英伟达CEO黄仁勋称,“未来会有很多的设计者、创造者,在虚拟现实、Metaverse中设计数字事物,然后才在现实世界中去完成设计,包括汽车、包、鞋子等等产品。我相信这会是个更大的市场、更大的领域。可能Metaverse里的世界,会比我们现实世界(Universe)大上百倍。”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马特奥的公司Roblox可能是最接近元宇宙愿景的一家公司。根据该公司财报,在2021年第一季度,玩家花了近100亿小时玩Roblox,每天有超过4200万用户登录。玩家还花6.52亿美元购买了该网站的虚拟货币Robux,可以用来为他们的角色购买帽子、武器、热气球和其他游戏道具。并且,已有近700万活跃开发者为Roblox创造了超过1800万个游戏体验。过去一年,近100万名开发者赚到了Robux(该平台上可以转换成美元的虚拟货币),250名开发者赚了10万美元甚至更多。

Roblo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夫·巴苏基(Dave Baszucki)曾雄心勃勃地谈论Roblox是一个元宇宙,目标是让Roblox惠及数十亿人,而不仅仅是儿童。“就像邮件、电报、电话、文本和视频都是协作工作的工具一样,我们相信Roblox元宇宙将成为商业交流的重要工具。”他说,最终,人们可以在Roblox中购物。不久前,古驰(Gucci)在Roblox以350000 Robux(约4115美元)的价格出售一款虚拟限量的酒神包(Queen Bee Dionysus),这比实物的价格还高。

“短期内,品牌合作和音乐会等现场直播活动是它的增长动力,而虚拟教育和企业写作软件是其长期的发展机遇,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才能实现。到时,Roblox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虚拟会议和会议体验,将与Zoom、思科的Webex等在575亿美元的市场中展开竞争。”彭博行业分析说。Roblox近期收购了社交视频会议平台Bash Video。

而始于2017年的塔防类游戏《堡垒之夜》同样以一种出乎我们意料的方式起飞了。Epic在开发它时,计划并不是创造一个元宇宙,随着数百万玩家涌入游戏,该公司迅速增加了语音聊天和舞会等社交功能,玩家花钱为他们的角色穿上了超级英雄服装和香蕉服。这让这款游戏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总和超过了90亿美元。

现在的《堡垒之夜》已被视为是一种元宇宙,而不仅仅是游戏互动体验。它的里面已经出现一个完整的次级经济体,近50%的玩家在游戏的创意模式下建造自己的岛屿。该公司的说法是,有一天,玩家可以在Roblox、《堡垒之夜》和其他游戏之间建立一条隧道,将它们连接在某未来世界中。Epic Games甚至筹集了10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建立元宇宙这一目标。

拥有近30亿月活跃用户的Facebook正在开始逐步整合创建一个Metaverse平台所需要的必要元素,而VR/AR技术已成为它的另一张增长王牌。据IDC,Facebook在去年二季度全球VR头显位市场份额中占38.7%,是市场份额最大VR厂家。该公司还将20%的员工投入VR/AR相关业务。此外,Facebook还频繁地收购VR游戏工作室,并在测试一个名为Facebook Horizon的社交平台。该平台允许用户在虚拟世界里进行创作,类似于Roblox和《我的世界》。

一款名为“雷朋故事”的眼镜也成为了这家社交网站构建Metaverse战略的一部分。这款售价299美元的眼镜可以用来拍照、看视频、听音乐和接电话。虽然还没有AR,但Facebook表示最终计划嵌入这一功能。该公司的硬件部门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销售的Oculus产品中添加增强现实功能。

微软也准备在从这个新兴的8000亿美元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该公司对将游戏升级为大型社交网络虚拟世界的兴趣与日俱增,并可能成为其下一波并购浪潮的催化剂。比如,微软可能会将线上交易和UGC嵌入到《我的世界》和《光晕》(Halo)等游戏中。“由于Minecraft的月度活跃用户有1.4亿,微软未来的收购或将专注于工具和技术。”

甚至于苹果,《彭博商业周刊》报道过,这家公司再推出的重要新产品类别可能是AR眼镜,而不是汽车这个更遥远的产品。苹果计划在明年推出一款AR与VR相结合的混合现实头盔,AR眼镜则预计在2025年前后推出。

“这个元宇宙中会有很多赢家,”彭博预计,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2020年为2749亿美元),直播和社交媒体的机会则占据剩余市场。到2024年时,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7倍。

世界是虚拟的,但支持它们的金钱是非常真实的。法国巴黎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翰·伊根(JohnEgan)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虚拟经济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经济机遇之一”。“这对任何行业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他说。

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版的元宇宙似乎会开辟一条独立的道路。作为元宇宙的关键组成部分,UGC(用户生成内容)和去中心化技术扮演的角色可能会相对较小。“生机勃勃的元宇宙在中国可以带来的最大收益机会将来自虚拟直播和与游戏体验一起进行的品牌绑定。”彭博行业分析师称,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在中国,使用区块链来实现游戏内货币和道具的可移植性也是有意义的。



尽管中国版的“元宇宙”与世界其他地方不同,但中国消费者对元宇宙持有最积极的态度。Newzoo数据显示,在中国14至50岁的消费者中,78%对在游戏世界中进行社交感兴趣,高于美国(57%)、日本(47%)和英国(47%)。而这些有兴趣的受访者中,82%对元宇宙带来的潜在好处持肯定态度,而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67%和55%。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消费者对Metaverse的强烈兴趣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上述分析师说,“腾讯对Epic Games和Roblox的投资,以及网易与《我的世界》的合作,让它们有机会成为中国版元宇宙的领先者。”

这意味着腾讯、网易、字节跳动以及米哈游等公司或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电子游戏消费去年达到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6%,是电影和音乐收入总和的2倍,Newzoo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玩家的游戏消费占人均GDP的比例在几个较大的游戏市场中几乎是最高的。腾讯和网易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梦幻西游》等游戏拥有大量用户,可以通过售卖活动门票、皮肤和其他游戏道具等让用户购买。腾讯此前在《和平精英》中举办了二次元动漫IP高达(GUNDAM)的合作活动,华晨宇在该游戏中举办了演唱会。腾讯将在私链Zxinchain上发行9999枚莫高窟标志性数位化壁画NFT。网易也打算在其开发的区块链项目中发行NFT。


《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2月时透露,希望在未来10年、20年、30年后,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电影所描绘的虚拟世界。该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探索“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而凭借抖音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其在游戏和VR领域的投资,字节跳动或许会是中国版元宇宙的一匹黑马。

腾讯与Roblox成立合资公司也预示着其在中国市场有着较大的增长机遇。根据分析师的设想,如果Roblox在中国的日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每用户的平均预定收入与全球平均水平相当,Roblox就可以从中赚取超过6亿美元(达到6.67亿美元)的NetBooking(用户购买Robux)。


“令人鼓舞的是,尽管用户黏性和销量没有达到其在中国之外市场的预期水平。但其竞争对手Minecraft(我的世界,网易获得了微软的中国独家运营权)获得了4亿注册用户,”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国对互动式游戏和创造性验存在需求。”

同济大学大三学生,00后的江朝朝还没有玩Roblox,但作为《我的世界》的忠实玩家,他会和学校的舍友组队防范苦力怕(creeper)、猎杀末影龙(终极Boss生物)。在创造模式下,他搭建了一个梦想中的家,家的入口被设计成隐蔽模式,不会轻易被其他玩家闯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为女朋友合成了一个巨型粉色生日蛋糕,一起召唤彩虹羊。安装Mod(模组)之后,游戏中的他一手拿着平板电脑看电影,一手砍树。“我还期待以后在《我的世界》里打《我的世界》,”他告诉记者,“自由创造的感觉太妙了。”

元宇宙概念流行起来的不只是巨头们的动作与观点,NFT今年以来在利基市场上人气爆棚的表现,让它在围绕元宇宙的讨论中大放异彩,功能类似于驶向元宇宙的“五月花号”。法国巴黎银行集团子公司LAtelier期望NFTs在未来的十年中逐渐成为虚拟经济中的基础设施。

围绕NFT和元宇宙的活动今年激增,Nonfungible跟踪的NFT日销售总额在8月28日达到约2.68亿美元峰值。安信证券梳理的数据显示,元宇宙是NFT的最大应用场景。2020年全球NFT市场前三大应用领域为虚拟世界/元宇宙、收藏品及游戏,占比分别为25%、24%及23%。

“我打赌元宇宙的收益模式将会是NFTs。”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威廉·奎格利认为,元宇宙是一股巨大的经济力量,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改变人们的生活。“现在游戏的营收模式是虚拟道具,每年营收高达1750亿美元。元宇宙应该比这更重要,它是一切,不仅仅是游戏。”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元宇宙里需要有数字的物理规则,每一个数字资产需要像我们真实世界一样,需要有1:1的不可篡改的、有且唯一的物理存在,或者说一个Existence(数字本体)。他其实不太喜欢把元宇宙称为元宇宙,更喜欢称为“数字彼岸”。

“如果说不用Crypto,不用Blockchain,不用NFT,我想不到要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有且唯一的数字本体’存在。”他说,“没有NFT的元宇宙不是元宇宙,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体验非常好的游戏而已。”

Visa几年来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技术,比如离线的数字货币交易和新型的可以保护隐私的密码学技术。这家全球支付巨头宣布已购买并收藏NFT数字艺术品Crypto Punks后,在白皮书中给出了NFT定义:能代表或关联媒体资产(Media Asset)所有权的代币。每个NFT都与一些独特的数据相关联,并由智能合约管理。该公司还重申了其建立加密货币支付和法币通道的承诺。

由于是通过在区块链上记录资产所有权,NFT确保了真实性和稀缺性。对早期NFT的投资者来说,它们的上涨就像对热门IPO的投资一样,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利润。OpenSea交易上个月的NFTs交易总额达到30亿美元,飙升超10倍,交易第四活跃系列的Loot(视觉效果是文本而非图片,给予参与者无限的组合方向,被称为NFT界的乐高)平均价格从一周前的0.07ETH飙升至22.1ETH(约合87715美元)。“所有不能食用的消费品在未来十年都会有数字分身。它们将拥有非同质化代币。”奎格利认为。

火凤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是去年年底才听说的NFT,但只是听说,并没有去尝试。春节期间周围的朋友提及比较多了之后,他去试了Decentraland,用Flow(一种公链,特点为吞吐量大),买了NBA Top Shot(NFT数字收藏卡)。

“那个时候我觉得NFT也没有太成气候。”他在近日的一场直播讨论中说,买过球星卡的朋友比较容易接受这个概念,其他人就不太明白用区块链资产去买线上的一段程序,一个展示或一段视频有什么价值。“当时Flow的交易量也没有特别大。”他认为,NFT最近两个月热起来的真正原因跟Axie Infinity的商业模式和完整的经济循环系统是有关系的。

数字宠物养成与战斗游戏Axie Infinity最近在全球展示出了强势的破圈力量和吸金能力。与传统游戏不同的是,该游戏允许玩家边玩边赚(play-to-earn),通过玩游戏获得NFTs。它的激励机制是:要先购买三个Axie才能玩这个游戏,每个Axie是一个ERC-20代币,它基于由遗传算法产生具有不同稀有度和效用的NFT,游戏内允许用户交易、繁殖、战斗,甚至开发虚拟房地产。为了繁殖一个新的Axie,需要游戏中的货币“爱情药水”(Axies战斗成功后玩家会赢取SLP)。AXS是其原生治理代币,可以在社区财政资源分配中获得额外收益,并用于投票权。

“它已经超过了《王者荣耀》,可能很快的某一个月就要超过《原神》。量还是非常大的。”陈悦天说。Token Terminal显示,Axie Infinity7月16日的收入为970万美元,超过《王者荣耀》923万美元的日均收入,该游戏在7月30日创下1730万美元的单日历史收入新高,则是《王者荣耀》日均收入的1.87倍。而在用户基础的推动下,Axie Infinity不仅成为GameFi赛道火爆的根源,其代币更是呈现迅猛上涨态势。据摩根大通9月3日报告,44亿美元市值的AxieInfinity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已升至35。

对于文化企业和投资人来说,元宇宙带来的可能性是诱人的。它代表了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一种愿景:在未来,文化可以以各种形式同时存在,IP这个词会越来越多地用于电影、游戏和虚拟现实等各种环境类型的创造性输出。

据奥飞娱乐消息,这家中国动漫集团已开始试水数字藏品,原创热血题材IP镇魂街数字手办在9月22日正式上线,通过蚂蚁链限量发行。“有妖气”B站官方账号称,首次上线发售的是《镇魂街》的人气角色“曹焱兵”、“曹玄亮”、“许褚”。这一项目负责人说,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数字藏品“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我们文化产业投资人的一个很大困惑是:内容被生产的过程中,没人知道它值多少钱。如果不通过授权做商业合作的方式,通过其他的产品变现或内容变现或服务变现,都无法印证手里的IP资产的真正价值。”

陈悦天称,就像一些知名漫画和动画作品,比如圣斗士星矢这一IP刚被日本的工作室制作出来时根本不知道它值多少钱,直到做出玩具。“甚至要等到20年之后知道这个IP原来长期可以卖,才知道这个IP非常值钱。”他补充说,80和90年代时,大家都认为游戏卡带和游戏主机只是一个功能性产品,买来就是要用的,不会想到20年之后竟然有人要去买中古游戏机和中古游戏卡收藏它。“它们开始体现出了资产属性。”

“NFT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一个市场。”他说,NFT通过市场交易手段,在内容被生产出来的第一天就能知道它的价值。“NFT把内容产品从一种消费者端的消费行为变成了一种资产持有行为,核心解决的是文化内容产品从消费属性变成资产属性的需求。”

“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的play-to-collect(边玩边收集)和play-to-earn(边玩边赚)游戏,可以让元宇宙用户对他们的虚拟化身有真正的身份感和所有权,”在彭博行业分析师看来,这可以提高用户参与度,同时促进用户在游戏装备上有更高的支出。“在我们看来,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游戏平台的崛起,可能为更广泛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体验铺平道路,并将推动游戏行业更高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

根据行业分析师和顾问Joostvan Dreunen的数据,AxisInfinity在2020年的月平均每用户收益超过了100美元,而Activision的《魔兽世界》仅为16美元,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刚刚超过6美元。“尽管随着加密牛市不可避免的消退,这种巨大的ARPU溢价不太可能持续,但与传统游戏相比,NFT和区块链游戏可能仍会带来ARPU值的提升。”

游戏和加密艺术等虚拟商品的日益“金融化”也诞生了新一代的投资者。对他们来说,数字艺术就像挂在墙上的伦勃朗或罗斯科的画一样真实,NFT具有的独特性和安全性让他们不用担心欺诈或伪造,竞相抢占先机推升了NFT市场的繁荣。著名的Crypto Punks包含10000多张24×24的像素头像,成为继Axis Infinity之后第二个销售额突破10亿美元大关的NFT项目。该项目创造了新的日销售纪录,在9月初的一周总交易额增长超700%。球星库里用55个以太坊(约人民币116万元)从NFT市场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买下了一个猿猴头像。

据一份声明称,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的家族办公室支持的Metaverse投资平台Digital投资了NFT公司Recur,科恩将担任Recur董事会成员。他曾表示不想错过具有巨大潜力的资产类别,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与尽可能多的人会面,就是为了了解这一领域存在着哪些投资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元宇宙还是NFT和区块链,对其前景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在业绩电话会上,分析师问扎克伯格的问题包括:Facebook计划花多少钱来建设这个元宇宙,Facebook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投资回报,以及该公司预计对未来虚拟世界拥有多少控制权。答案都很模糊。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温纳只是表示,Facebook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

一个看空观点是科技行业的兴趣只是出于机会主义,还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游戏发行商Take-Two的CEO施特劳斯·泽尼克在几个月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他“对流行词过敏”,并暗示元宇宙可能都是炒作。“如果你考虑元宇宙、SPAC和加密货币,五年后,这些都重要吗?我不确定它会。”苹果CEO库克也有类似回应,“我们只是叫它AR。”他说,“对此显然有不同的说法,但我会远离那些流行语。”他表示AR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叠加,这种方式不会分散人们对物理世界的注意力。

而元宇宙需要做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就要依靠Avatar、动作捕捉、手势识别、空间感知、数字孪生等VR/AR相关技术。但走向元宇宙,VR/AR的崛起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PicoVR(字节跳动收购)的重要股东歌尔股份8月时表示,目前VR设备还处于入门级阶段,产品和体验还未达到最优。

“VR/AR是中场,元宇宙是终局,”按照安信证券,元宇宙的发展大概率会历经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超越真实世界,即真实世界中的公司借助数字化等技术手段搭建分布式的虚拟世界。第二阶段则形成宇宙,分散的虚拟世界在一定机制下实现互通,被一套系统串联起来。真实世界中的各类型公司和各功能场景在虚拟世界中的交叉点或将“催生较为成熟的元宇宙”。

还有怀疑者们称,虽然最大的游戏厂商和元宇宙平台可以抓住区块链和NFTs的蓬勃发展机遇,补充他们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但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主流技术。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表示,元宇宙发展的第一阶段会是“社交+游戏元宇宙”,这会持续至少5至10年,然后是VR元年。

Roblox的主要收入来自虚拟货币Robux充值以及广告,但即使今年二季度用户数和收入都创下了新高,该公司仍亏损1.40亿美元。即使在投资者和交易员看来一家公司亏损不是问题,但它面临的真正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大的竞争对手的出现:几乎所有的社交和游戏巨头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发展萌芽。

“一个限制因素仍然是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运营商对加密资产挖掘和交易的限制,这将阻止Roblox这样的手游使用NFTs。未来,应用商店政策也许会发生变化,那时大型游戏平台可能会更开放地采用这种技术,但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彭博行业分析师称。建立一个开放的创作平台,即每个人都可以访问所有的用户数据和设备api的话,这与苹果的精神和商业策略背道而驰。

而且,在游戏中添加区块链和NFTs的游戏开发商仍然面临风险,包括该技术的环境影响和监管风险,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些风险可能会让大型平台暂时处于观望状态。“未来会有更多开发者推出区块链和NFT游戏,但在短期内,这样做的风险远远大于收益。”

另外的障碍还在于,任何区块链都有可能崩溃,理论上会让一大堆NFT变得一文不值,许多加密资产和代币交易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容易产生操纵行为”。此外,NFT也有跨链的问题要解决。

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监测的159个项目的整体价值为192亿美元,较4月16日的峰值下降了52%,这种剧烈波动引起了人们对NFT的警惕。《商业周刊/中文版》今年3月曾引用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的观点报道称:“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这意味着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代币存在。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

人们对区块链所消耗的大量能源的担忧,也可能会抑制对其采用的需求。“区块链技术因使用POW(工作量证明)来验证交易而受到批评,这要求矿商利用大量的计算能力和能量来授权交易。”彭博分析师称,“转向POS(权益证明),即使用现有所有者持有的代币来验证交易,预计将使以太坊区块链的能源消耗减少99.5%,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担忧。”

Roblox在中国成功的几率也还远未确定,通过扩大规模来吸引开发者并创造本土化体验的必要性,让这家公司6亿美元的收入愿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此外,Roblox面向年轻玩家的高度集中,当玩家随着年龄增长有了更广泛的游戏选择后,它可能会面临用户流失的风险。Roblox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日活跃用户中有50.6%来自13岁以下群体,他们的游戏时长占49.2%。

可玩游戏的减少也让这款游戏在中国失去了一些魅力。虽然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像塔防、射击、竞速和二次元等硬核游戏题材多样化为玩家带来了更为丰富的游戏体验,但保留的方块状的美术风格可能对年龄大一点的玩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Minecraft这款沙盒游戏仍然相对缺乏吸引力,加上内容(尤其是用户生成内容)监管更加严格,可能会阻碍Roblox在中国的发展。”用户生成内容是Roblox的支柱,创造者和开发者利用它的工具来构建游戏和其他虚拟体验。“可能需要该公司在合规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以确保业务不与政府政策相冲突。”Roblox目前在中国工作的员工人数有限,彭博行业分析预计在未来几个季度,该公司可能还需要扩大团队规模。

中国市场存在的挑战还包括,如果对标《堡垒之夜》,华晨宇的虚拟演唱会观感在哔哩哔哩(B站)的弹幕的体现则是“拉胯”,“建模差太远,态度问题”,“太土了”......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共同富裕下,娱乐服务公司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价格控制监管和对商业活动的限制。“风险最大的是媒体和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从事游戏和直播的公司。”他说。

即便是有迹可循,也还有一些关于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的争论。比如,如果Facebook把它建成一个封闭的平台,它算不算元宇宙?如果不是,它必须去中心化到什么程度?它能否在全球范围内由其居民管理和经营?是否存在一个标准的通用身份层,或者不同的生态系统可以有不同的登录方式?什么程度的匿名是允许的?

技术进步还有其他的缺点,比如伦理障碍和算法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意味着并不是所有憧憬元宇宙的公司都能实现远大的抱负。

重要的是,元宇宙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呢?是比特币还是其他代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它会是一场浮士德式交易,还是价值观的重塑实验?元宇宙最终会对现实世界的生活,社会秩序和法律文明产生什么影响?当想象与现实界限融合,会像动画大师今敏的《红辣椒》所描述的,梦境与梦境相遇,个体会有完全的主宰感还是多数人利益会被牺牲?灵魂御梦者会反控吗?

而且,谁又将最终赢得元宇宙呢?毕竟Epyllionco管理合伙人Matthew Ball的观点是,即使描述的愿景、技术和能力成为现实,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实现。“想象一下,如果它不是由非营利组织和技术专家设计的,而是为了销售广告或收集用户数据来获利。”

这就是为什么对Epic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来说,元宇宙的形成还需要争取独立性—他担心谁会取而代之。他“绝不会允许Epic与任何公司共享用户数据”。“我们(不会)分享、出售,或像其他公司那样通过中间人获取广告。”

而Decentraland发言人Dave Carr同时也对Epic发出了质疑。“堡垒之夜是一种集中式体验,这意味着它是自上而下运行的,主要决策来自Epic,”他说,“但在Decentraland,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部分。”Decentral Games刚刚获得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计划拓展链上的NFT市场,同时加快为其现有的6个元宇宙平台开发新游戏和功能。1994年出生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神)更是称区块链将击败大型科技公司,希望5到10年后以太坊“能运行元宇宙”。

“入局公司现有的投资和未来的决策将决定Metaverse真正的发展方向,”安信证券说,“(它会)是一个提供最丰富体验、由靠它谋生的创作者推动的世界,还是由下一代守门人及抽租者定义的新平台。”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说,“如注定在现在,必不在将来,如不在将来,必定在现在。如不在现在,将来总要来。总之要有准备。”难以否认的是,元宇宙的真实范围和形式虽还难以捉摸,但随着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仍是一股不可逆的趋势。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认为,元宇宙时代的互联网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或许预测不到,但元宇宙发展初期科技应用的发展正循环是可以跟踪的。“这才是研究元宇宙的基石。”

“元宇宙使用户更容易进入更强大更持久的同频心流状态,”国海证券传媒组首席分析师朱珠认为,元宇宙“提供了一个模糊正确的未来方向”。她表示元宇宙不是特指任何一家公司,而是一家公司具备元宇宙基因。“目前看,具备的有B站、Facebook、Soul、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

对元宇宙这一憧憬仍有其好处所在。按安信证券的说法,元宇宙将产生新的货币与资源的分配方式,选择居住在城市以外的潜在劳动者将能够通过虚拟劳动参与高价值经济。

“终极的元宇宙联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将成为20年之后人类的生活方式,重塑数字经济体系。”中信证券看到的机会是:未来3至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元宇宙代表着更多范式迁移的机会。”昆仑万维旗下Opera联席CEO宋麟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在内容层面,昆仑万维旗下的游戏品牌GameArk在元宇宙有重点投入,未来也会持续布局。Opera在今年年初也收购了英国老牌游戏引擎Game Maker Studio(GMS)。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嘉明就指出,元宇宙的内涵是吸纳了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混合现实),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

元宇宙的拼图中也离不开NPC(非玩家角色),这需要海量文本训练,GPT-3这一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迄今为止几乎是最大的Transformer模型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宋麟称,他们的AI投入现集中在NLP(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算法,以及自动化虚拟内容生成。“元宇宙需要依赖AI的辅助和自发扩展才能达到最后理论上无限成长空间。”

早期突破性的成功将推动FOMO(错失恐惧症),旁观者们会开始争相理解Metaverse,人们对它的想象也会像掉入了一个兔子洞般未知世界的入口。(兔子洞的隐喻来自英国数学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书中爱丽丝的冒险从跟随白兔进入洞穴开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大量资金涌入这个想法,即使到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新想法获得成功,未来或许真的可能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梦想要更加光明。就像提起那段复杂奇异的未知世界冒险旅程时,爱丽丝说,“我怎么会是假的爱丽丝呢,这是我的梦呀。”撰文/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破解元宇宙之谜

发布日期:2021-09-26 18:45
|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金融等领域备受关注,产值将于2024年达近8000亿美元;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

 

【OR  商业新媒体】

忽然之间,元宇宙(Metaverse)火了。

近期来,从社交网络创始人、游戏开发商、芯片业者、金融投资家、到未来学家们,都开始积极进入这个新领域。他们各自阐述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交易等方面所具备的发展潜力。

据彭博及Newzoo、IDC、PWC、Statista和TwoCircles的数据,元宇宙产值在2024年将达7833亿美元规模。这一数据2020年为477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3.1%。而游戏厂商和社交媒体将会在这一经济中争夺领导权。


“在未来几年,我预计人们将把我们视为,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最近开始公开使用元宇宙这个术语,并积极推动Facebook和整个互联网未来的愿景。他称,Facebook的未来在于“元宇宙”。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不只是想让你登录该公司的产品,还希望你在它的数字世界中生活、工作和娱乐。

“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扎克伯格解释,可以把元宇宙想象成一个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人们在里面共度时光,一起闲逛,可以在不同的体验之间“瞬间移动”。他在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首次向分析师和投资者概述他的元宇宙版本,认为这是互联网下一篇章的必然结局。

元宇宙(Metaverse)这一未来主义概念,Meta指的是超越,Verse则是宇宙,虽然定义模糊尚待解释,但却再次来到了人们面前。

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于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书中,主人公希罗(Hiro)在洛杉矶做程序员和比萨外卖司机,生活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之间流动。而“元宇宙”被描绘成一个新的边界,由庞大的“街道”组成,大道上的建筑和标志代表着由大公司设计的各类软件,在那里,社会规范和价值体系被重新书写。

元宇宙并非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没有统一定义。它的再次出现是在今年上市的Roblox招股说明书里。这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公司提到,有些人把他们的范畴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来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随着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链接的出现,元宇宙将逐步变为现实。该公司现今的估值已飙升至454亿美元,股价最高涨幅达122%。

按照这个说法,元宇宙代表着一种各项技术加速融合的大趋势,包括电子游戏、社交网络、UGC(用户生成内容)以及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更多时候,它有点像电影《失控玩家》、《头号玩家》、《黑客帝国》那样,是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场所。


安信证券将元宇宙归纳为在虚拟环境中搭建的现实世界,人们利用数字分身(Avatar)在时间依然只能单向流动的世界中进行同步实时交互,用共通协定的“货币”购买及出售由任何人或组织机构创建的物品,它们可以是内容、体验、服务等等。

或许,也可以简单地先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进阶版的互联网世界—人们置身其中,而不是看着它。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直接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状态。”

想象一下,像《雪崩》主人公希罗(Hiro)一样,戴着护目镜,可能是Facebook旗下的Oculus公司生产的那种,控制一个Avatar(三维虚拟化身),浏览一系列虚拟商店,这些虚拟商店相当于不同平台建立的元宇宙,比如Instagram、Netflix、迪士尼以及腾讯的QQ音乐和“绿洲”。我们还可以使用Avatar参加工作会议,或者和朋友在虚拟剧场里聚在一起,观看伦敦西区的莎士比亚经典剧目《李尔王》。


而Roblox、《堡垒之夜》(Fortnite)、《我的世界》(Minecraft)和Axie Infinity这类游戏和社交媒体一样,同样具有元宇宙的形态,玩家在游戏中建立自己的世界,如果拥有一个NFT(不可替代的代币)或者只是一些加密货币,那么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元宇宙的领域。

去年4月,累积2700万人在《堡垒之夜》里见证了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名为Astronomical(天体巡演)的虚拟演唱会;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们以虚拟化身在Minecraft的方块世界里举行线上毕业典礼;ACAI在《动物森友会》里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研讨会,演讲者在游戏中展示了和真实世界里长得一模一样的PPT。



虽然,元宇宙有着庞大商机,但仍不得不解决或回答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元宇宙生态圈走向成熟还需要时间积累,包括游戏UGC门槛进一步降低,VR硬件普及率的提升,以及游戏性能持续突破和游戏内容的扩张。还有,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它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在关于元宇宙主导权争夺中,会像马修·鲍尔所预言的,众多玩家们面对的是一场1v1v1v1v1v1...(大乱斗,相当于每两人之间单挑)的大逃杀吗?

即便仍有许多挑战,技术的快速发展仍让元宇宙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据彭博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季中,Metaverse在业绩电话会议中被提及了73次,几乎是第一季度财报季(37次)的两倍。

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就不吝于表达他看好元宇宙的发展。他对外表示,他对元宇宙的兴趣已经超越加密技术。“关于人们如何花费时间,现在有了一些很前卫的想法,”他说,“你的大脑可能会变得疯狂。”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现年65岁的科恩拥有111亿美元的净资产。他被认为是美剧《亿万》主角的原型,该剧讲述了对冲基金掌门人波比·艾克斯罗德与美国联邦检察官查克·罗兹之间的猫鼠游戏。

元宇宙已现雏形,越来越多公司定义他们的元宇宙增长策略。Facebook之外,微软公司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谈到“企业元宇宙”,芯片制造商英伟达、游戏制造商Roblox和Epic Games等也构建不同版本元宇宙的计划。英伟达CEO黄仁勋称,“未来会有很多的设计者、创造者,在虚拟现实、Metaverse中设计数字事物,然后才在现实世界中去完成设计,包括汽车、包、鞋子等等产品。我相信这会是个更大的市场、更大的领域。可能Metaverse里的世界,会比我们现实世界(Universe)大上百倍。”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马特奥的公司Roblox可能是最接近元宇宙愿景的一家公司。根据该公司财报,在2021年第一季度,玩家花了近100亿小时玩Roblox,每天有超过4200万用户登录。玩家还花6.52亿美元购买了该网站的虚拟货币Robux,可以用来为他们的角色购买帽子、武器、热气球和其他游戏道具。并且,已有近700万活跃开发者为Roblox创造了超过1800万个游戏体验。过去一年,近100万名开发者赚到了Robux(该平台上可以转换成美元的虚拟货币),250名开发者赚了10万美元甚至更多。

Roblo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夫·巴苏基(Dave Baszucki)曾雄心勃勃地谈论Roblox是一个元宇宙,目标是让Roblox惠及数十亿人,而不仅仅是儿童。“就像邮件、电报、电话、文本和视频都是协作工作的工具一样,我们相信Roblox元宇宙将成为商业交流的重要工具。”他说,最终,人们可以在Roblox中购物。不久前,古驰(Gucci)在Roblox以350000 Robux(约4115美元)的价格出售一款虚拟限量的酒神包(Queen Bee Dionysus),这比实物的价格还高。

“短期内,品牌合作和音乐会等现场直播活动是它的增长动力,而虚拟教育和企业写作软件是其长期的发展机遇,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才能实现。到时,Roblox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虚拟会议和会议体验,将与Zoom、思科的Webex等在575亿美元的市场中展开竞争。”彭博行业分析说。Roblox近期收购了社交视频会议平台Bash Video。

而始于2017年的塔防类游戏《堡垒之夜》同样以一种出乎我们意料的方式起飞了。Epic在开发它时,计划并不是创造一个元宇宙,随着数百万玩家涌入游戏,该公司迅速增加了语音聊天和舞会等社交功能,玩家花钱为他们的角色穿上了超级英雄服装和香蕉服。这让这款游戏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总和超过了90亿美元。

现在的《堡垒之夜》已被视为是一种元宇宙,而不仅仅是游戏互动体验。它的里面已经出现一个完整的次级经济体,近50%的玩家在游戏的创意模式下建造自己的岛屿。该公司的说法是,有一天,玩家可以在Roblox、《堡垒之夜》和其他游戏之间建立一条隧道,将它们连接在某未来世界中。Epic Games甚至筹集了10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建立元宇宙这一目标。

拥有近30亿月活跃用户的Facebook正在开始逐步整合创建一个Metaverse平台所需要的必要元素,而VR/AR技术已成为它的另一张增长王牌。据IDC,Facebook在去年二季度全球VR头显位市场份额中占38.7%,是市场份额最大VR厂家。该公司还将20%的员工投入VR/AR相关业务。此外,Facebook还频繁地收购VR游戏工作室,并在测试一个名为Facebook Horizon的社交平台。该平台允许用户在虚拟世界里进行创作,类似于Roblox和《我的世界》。

一款名为“雷朋故事”的眼镜也成为了这家社交网站构建Metaverse战略的一部分。这款售价299美元的眼镜可以用来拍照、看视频、听音乐和接电话。虽然还没有AR,但Facebook表示最终计划嵌入这一功能。该公司的硬件部门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销售的Oculus产品中添加增强现实功能。

微软也准备在从这个新兴的8000亿美元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该公司对将游戏升级为大型社交网络虚拟世界的兴趣与日俱增,并可能成为其下一波并购浪潮的催化剂。比如,微软可能会将线上交易和UGC嵌入到《我的世界》和《光晕》(Halo)等游戏中。“由于Minecraft的月度活跃用户有1.4亿,微软未来的收购或将专注于工具和技术。”

甚至于苹果,《彭博商业周刊》报道过,这家公司再推出的重要新产品类别可能是AR眼镜,而不是汽车这个更遥远的产品。苹果计划在明年推出一款AR与VR相结合的混合现实头盔,AR眼镜则预计在2025年前后推出。

“这个元宇宙中会有很多赢家,”彭博预计,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2020年为2749亿美元),直播和社交媒体的机会则占据剩余市场。到2024年时,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7倍。

世界是虚拟的,但支持它们的金钱是非常真实的。法国巴黎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翰·伊根(JohnEgan)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虚拟经济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经济机遇之一”。“这对任何行业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他说。

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版的元宇宙似乎会开辟一条独立的道路。作为元宇宙的关键组成部分,UGC(用户生成内容)和去中心化技术扮演的角色可能会相对较小。“生机勃勃的元宇宙在中国可以带来的最大收益机会将来自虚拟直播和与游戏体验一起进行的品牌绑定。”彭博行业分析师称,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在中国,使用区块链来实现游戏内货币和道具的可移植性也是有意义的。



尽管中国版的“元宇宙”与世界其他地方不同,但中国消费者对元宇宙持有最积极的态度。Newzoo数据显示,在中国14至50岁的消费者中,78%对在游戏世界中进行社交感兴趣,高于美国(57%)、日本(47%)和英国(47%)。而这些有兴趣的受访者中,82%对元宇宙带来的潜在好处持肯定态度,而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67%和55%。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消费者对Metaverse的强烈兴趣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上述分析师说,“腾讯对Epic Games和Roblox的投资,以及网易与《我的世界》的合作,让它们有机会成为中国版元宇宙的领先者。”

这意味着腾讯、网易、字节跳动以及米哈游等公司或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电子游戏消费去年达到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6%,是电影和音乐收入总和的2倍,Newzoo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玩家的游戏消费占人均GDP的比例在几个较大的游戏市场中几乎是最高的。腾讯和网易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梦幻西游》等游戏拥有大量用户,可以通过售卖活动门票、皮肤和其他游戏道具等让用户购买。腾讯此前在《和平精英》中举办了二次元动漫IP高达(GUNDAM)的合作活动,华晨宇在该游戏中举办了演唱会。腾讯将在私链Zxinchain上发行9999枚莫高窟标志性数位化壁画NFT。网易也打算在其开发的区块链项目中发行NFT。


《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2月时透露,希望在未来10年、20年、30年后,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电影所描绘的虚拟世界。该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探索“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而凭借抖音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其在游戏和VR领域的投资,字节跳动或许会是中国版元宇宙的一匹黑马。

腾讯与Roblox成立合资公司也预示着其在中国市场有着较大的增长机遇。根据分析师的设想,如果Roblox在中国的日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每用户的平均预定收入与全球平均水平相当,Roblox就可以从中赚取超过6亿美元(达到6.67亿美元)的NetBooking(用户购买Robux)。


“令人鼓舞的是,尽管用户黏性和销量没有达到其在中国之外市场的预期水平。但其竞争对手Minecraft(我的世界,网易获得了微软的中国独家运营权)获得了4亿注册用户,”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国对互动式游戏和创造性验存在需求。”

同济大学大三学生,00后的江朝朝还没有玩Roblox,但作为《我的世界》的忠实玩家,他会和学校的舍友组队防范苦力怕(creeper)、猎杀末影龙(终极Boss生物)。在创造模式下,他搭建了一个梦想中的家,家的入口被设计成隐蔽模式,不会轻易被其他玩家闯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为女朋友合成了一个巨型粉色生日蛋糕,一起召唤彩虹羊。安装Mod(模组)之后,游戏中的他一手拿着平板电脑看电影,一手砍树。“我还期待以后在《我的世界》里打《我的世界》,”他告诉记者,“自由创造的感觉太妙了。”

元宇宙概念流行起来的不只是巨头们的动作与观点,NFT今年以来在利基市场上人气爆棚的表现,让它在围绕元宇宙的讨论中大放异彩,功能类似于驶向元宇宙的“五月花号”。法国巴黎银行集团子公司LAtelier期望NFTs在未来的十年中逐渐成为虚拟经济中的基础设施。

围绕NFT和元宇宙的活动今年激增,Nonfungible跟踪的NFT日销售总额在8月28日达到约2.68亿美元峰值。安信证券梳理的数据显示,元宇宙是NFT的最大应用场景。2020年全球NFT市场前三大应用领域为虚拟世界/元宇宙、收藏品及游戏,占比分别为25%、24%及23%。

“我打赌元宇宙的收益模式将会是NFTs。”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威廉·奎格利认为,元宇宙是一股巨大的经济力量,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改变人们的生活。“现在游戏的营收模式是虚拟道具,每年营收高达1750亿美元。元宇宙应该比这更重要,它是一切,不仅仅是游戏。”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元宇宙里需要有数字的物理规则,每一个数字资产需要像我们真实世界一样,需要有1:1的不可篡改的、有且唯一的物理存在,或者说一个Existence(数字本体)。他其实不太喜欢把元宇宙称为元宇宙,更喜欢称为“数字彼岸”。

“如果说不用Crypto,不用Blockchain,不用NFT,我想不到要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有且唯一的数字本体’存在。”他说,“没有NFT的元宇宙不是元宇宙,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体验非常好的游戏而已。”

Visa几年来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技术,比如离线的数字货币交易和新型的可以保护隐私的密码学技术。这家全球支付巨头宣布已购买并收藏NFT数字艺术品Crypto Punks后,在白皮书中给出了NFT定义:能代表或关联媒体资产(Media Asset)所有权的代币。每个NFT都与一些独特的数据相关联,并由智能合约管理。该公司还重申了其建立加密货币支付和法币通道的承诺。

由于是通过在区块链上记录资产所有权,NFT确保了真实性和稀缺性。对早期NFT的投资者来说,它们的上涨就像对热门IPO的投资一样,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利润。OpenSea交易上个月的NFTs交易总额达到30亿美元,飙升超10倍,交易第四活跃系列的Loot(视觉效果是文本而非图片,给予参与者无限的组合方向,被称为NFT界的乐高)平均价格从一周前的0.07ETH飙升至22.1ETH(约合87715美元)。“所有不能食用的消费品在未来十年都会有数字分身。它们将拥有非同质化代币。”奎格利认为。

火凤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是去年年底才听说的NFT,但只是听说,并没有去尝试。春节期间周围的朋友提及比较多了之后,他去试了Decentraland,用Flow(一种公链,特点为吞吐量大),买了NBA Top Shot(NFT数字收藏卡)。

“那个时候我觉得NFT也没有太成气候。”他在近日的一场直播讨论中说,买过球星卡的朋友比较容易接受这个概念,其他人就不太明白用区块链资产去买线上的一段程序,一个展示或一段视频有什么价值。“当时Flow的交易量也没有特别大。”他认为,NFT最近两个月热起来的真正原因跟Axie Infinity的商业模式和完整的经济循环系统是有关系的。

数字宠物养成与战斗游戏Axie Infinity最近在全球展示出了强势的破圈力量和吸金能力。与传统游戏不同的是,该游戏允许玩家边玩边赚(play-to-earn),通过玩游戏获得NFTs。它的激励机制是:要先购买三个Axie才能玩这个游戏,每个Axie是一个ERC-20代币,它基于由遗传算法产生具有不同稀有度和效用的NFT,游戏内允许用户交易、繁殖、战斗,甚至开发虚拟房地产。为了繁殖一个新的Axie,需要游戏中的货币“爱情药水”(Axies战斗成功后玩家会赢取SLP)。AXS是其原生治理代币,可以在社区财政资源分配中获得额外收益,并用于投票权。

“它已经超过了《王者荣耀》,可能很快的某一个月就要超过《原神》。量还是非常大的。”陈悦天说。Token Terminal显示,Axie Infinity7月16日的收入为970万美元,超过《王者荣耀》923万美元的日均收入,该游戏在7月30日创下1730万美元的单日历史收入新高,则是《王者荣耀》日均收入的1.87倍。而在用户基础的推动下,Axie Infinity不仅成为GameFi赛道火爆的根源,其代币更是呈现迅猛上涨态势。据摩根大通9月3日报告,44亿美元市值的AxieInfinity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已升至35。

对于文化企业和投资人来说,元宇宙带来的可能性是诱人的。它代表了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一种愿景:在未来,文化可以以各种形式同时存在,IP这个词会越来越多地用于电影、游戏和虚拟现实等各种环境类型的创造性输出。

据奥飞娱乐消息,这家中国动漫集团已开始试水数字藏品,原创热血题材IP镇魂街数字手办在9月22日正式上线,通过蚂蚁链限量发行。“有妖气”B站官方账号称,首次上线发售的是《镇魂街》的人气角色“曹焱兵”、“曹玄亮”、“许褚”。这一项目负责人说,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数字藏品“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我们文化产业投资人的一个很大困惑是:内容被生产的过程中,没人知道它值多少钱。如果不通过授权做商业合作的方式,通过其他的产品变现或内容变现或服务变现,都无法印证手里的IP资产的真正价值。”

陈悦天称,就像一些知名漫画和动画作品,比如圣斗士星矢这一IP刚被日本的工作室制作出来时根本不知道它值多少钱,直到做出玩具。“甚至要等到20年之后知道这个IP原来长期可以卖,才知道这个IP非常值钱。”他补充说,80和90年代时,大家都认为游戏卡带和游戏主机只是一个功能性产品,买来就是要用的,不会想到20年之后竟然有人要去买中古游戏机和中古游戏卡收藏它。“它们开始体现出了资产属性。”

“NFT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一个市场。”他说,NFT通过市场交易手段,在内容被生产出来的第一天就能知道它的价值。“NFT把内容产品从一种消费者端的消费行为变成了一种资产持有行为,核心解决的是文化内容产品从消费属性变成资产属性的需求。”

“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的play-to-collect(边玩边收集)和play-to-earn(边玩边赚)游戏,可以让元宇宙用户对他们的虚拟化身有真正的身份感和所有权,”在彭博行业分析师看来,这可以提高用户参与度,同时促进用户在游戏装备上有更高的支出。“在我们看来,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游戏平台的崛起,可能为更广泛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体验铺平道路,并将推动游戏行业更高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

根据行业分析师和顾问Joostvan Dreunen的数据,AxisInfinity在2020年的月平均每用户收益超过了100美元,而Activision的《魔兽世界》仅为16美元,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刚刚超过6美元。“尽管随着加密牛市不可避免的消退,这种巨大的ARPU溢价不太可能持续,但与传统游戏相比,NFT和区块链游戏可能仍会带来ARPU值的提升。”

游戏和加密艺术等虚拟商品的日益“金融化”也诞生了新一代的投资者。对他们来说,数字艺术就像挂在墙上的伦勃朗或罗斯科的画一样真实,NFT具有的独特性和安全性让他们不用担心欺诈或伪造,竞相抢占先机推升了NFT市场的繁荣。著名的Crypto Punks包含10000多张24×24的像素头像,成为继Axis Infinity之后第二个销售额突破10亿美元大关的NFT项目。该项目创造了新的日销售纪录,在9月初的一周总交易额增长超700%。球星库里用55个以太坊(约人民币116万元)从NFT市场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买下了一个猿猴头像。

据一份声明称,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的家族办公室支持的Metaverse投资平台Digital投资了NFT公司Recur,科恩将担任Recur董事会成员。他曾表示不想错过具有巨大潜力的资产类别,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与尽可能多的人会面,就是为了了解这一领域存在着哪些投资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元宇宙还是NFT和区块链,对其前景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在业绩电话会上,分析师问扎克伯格的问题包括:Facebook计划花多少钱来建设这个元宇宙,Facebook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投资回报,以及该公司预计对未来虚拟世界拥有多少控制权。答案都很模糊。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温纳只是表示,Facebook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

一个看空观点是科技行业的兴趣只是出于机会主义,还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游戏发行商Take-Two的CEO施特劳斯·泽尼克在几个月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他“对流行词过敏”,并暗示元宇宙可能都是炒作。“如果你考虑元宇宙、SPAC和加密货币,五年后,这些都重要吗?我不确定它会。”苹果CEO库克也有类似回应,“我们只是叫它AR。”他说,“对此显然有不同的说法,但我会远离那些流行语。”他表示AR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叠加,这种方式不会分散人们对物理世界的注意力。

而元宇宙需要做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就要依靠Avatar、动作捕捉、手势识别、空间感知、数字孪生等VR/AR相关技术。但走向元宇宙,VR/AR的崛起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PicoVR(字节跳动收购)的重要股东歌尔股份8月时表示,目前VR设备还处于入门级阶段,产品和体验还未达到最优。

“VR/AR是中场,元宇宙是终局,”按照安信证券,元宇宙的发展大概率会历经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超越真实世界,即真实世界中的公司借助数字化等技术手段搭建分布式的虚拟世界。第二阶段则形成宇宙,分散的虚拟世界在一定机制下实现互通,被一套系统串联起来。真实世界中的各类型公司和各功能场景在虚拟世界中的交叉点或将“催生较为成熟的元宇宙”。

还有怀疑者们称,虽然最大的游戏厂商和元宇宙平台可以抓住区块链和NFTs的蓬勃发展机遇,补充他们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但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主流技术。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表示,元宇宙发展的第一阶段会是“社交+游戏元宇宙”,这会持续至少5至10年,然后是VR元年。

Roblox的主要收入来自虚拟货币Robux充值以及广告,但即使今年二季度用户数和收入都创下了新高,该公司仍亏损1.40亿美元。即使在投资者和交易员看来一家公司亏损不是问题,但它面临的真正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大的竞争对手的出现:几乎所有的社交和游戏巨头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发展萌芽。

“一个限制因素仍然是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运营商对加密资产挖掘和交易的限制,这将阻止Roblox这样的手游使用NFTs。未来,应用商店政策也许会发生变化,那时大型游戏平台可能会更开放地采用这种技术,但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彭博行业分析师称。建立一个开放的创作平台,即每个人都可以访问所有的用户数据和设备api的话,这与苹果的精神和商业策略背道而驰。

而且,在游戏中添加区块链和NFTs的游戏开发商仍然面临风险,包括该技术的环境影响和监管风险,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些风险可能会让大型平台暂时处于观望状态。“未来会有更多开发者推出区块链和NFT游戏,但在短期内,这样做的风险远远大于收益。”

另外的障碍还在于,任何区块链都有可能崩溃,理论上会让一大堆NFT变得一文不值,许多加密资产和代币交易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容易产生操纵行为”。此外,NFT也有跨链的问题要解决。

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监测的159个项目的整体价值为192亿美元,较4月16日的峰值下降了52%,这种剧烈波动引起了人们对NFT的警惕。《商业周刊/中文版》今年3月曾引用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的观点报道称:“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这意味着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代币存在。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

人们对区块链所消耗的大量能源的担忧,也可能会抑制对其采用的需求。“区块链技术因使用POW(工作量证明)来验证交易而受到批评,这要求矿商利用大量的计算能力和能量来授权交易。”彭博分析师称,“转向POS(权益证明),即使用现有所有者持有的代币来验证交易,预计将使以太坊区块链的能源消耗减少99.5%,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担忧。”

Roblox在中国成功的几率也还远未确定,通过扩大规模来吸引开发者并创造本土化体验的必要性,让这家公司6亿美元的收入愿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此外,Roblox面向年轻玩家的高度集中,当玩家随着年龄增长有了更广泛的游戏选择后,它可能会面临用户流失的风险。Roblox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日活跃用户中有50.6%来自13岁以下群体,他们的游戏时长占49.2%。

可玩游戏的减少也让这款游戏在中国失去了一些魅力。虽然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像塔防、射击、竞速和二次元等硬核游戏题材多样化为玩家带来了更为丰富的游戏体验,但保留的方块状的美术风格可能对年龄大一点的玩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Minecraft这款沙盒游戏仍然相对缺乏吸引力,加上内容(尤其是用户生成内容)监管更加严格,可能会阻碍Roblox在中国的发展。”用户生成内容是Roblox的支柱,创造者和开发者利用它的工具来构建游戏和其他虚拟体验。“可能需要该公司在合规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以确保业务不与政府政策相冲突。”Roblox目前在中国工作的员工人数有限,彭博行业分析预计在未来几个季度,该公司可能还需要扩大团队规模。

中国市场存在的挑战还包括,如果对标《堡垒之夜》,华晨宇的虚拟演唱会观感在哔哩哔哩(B站)的弹幕的体现则是“拉胯”,“建模差太远,态度问题”,“太土了”......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共同富裕下,娱乐服务公司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价格控制监管和对商业活动的限制。“风险最大的是媒体和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从事游戏和直播的公司。”他说。

即便是有迹可循,也还有一些关于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的争论。比如,如果Facebook把它建成一个封闭的平台,它算不算元宇宙?如果不是,它必须去中心化到什么程度?它能否在全球范围内由其居民管理和经营?是否存在一个标准的通用身份层,或者不同的生态系统可以有不同的登录方式?什么程度的匿名是允许的?

技术进步还有其他的缺点,比如伦理障碍和算法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意味着并不是所有憧憬元宇宙的公司都能实现远大的抱负。

重要的是,元宇宙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呢?是比特币还是其他代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它会是一场浮士德式交易,还是价值观的重塑实验?元宇宙最终会对现实世界的生活,社会秩序和法律文明产生什么影响?当想象与现实界限融合,会像动画大师今敏的《红辣椒》所描述的,梦境与梦境相遇,个体会有完全的主宰感还是多数人利益会被牺牲?灵魂御梦者会反控吗?

而且,谁又将最终赢得元宇宙呢?毕竟Epyllionco管理合伙人Matthew Ball的观点是,即使描述的愿景、技术和能力成为现实,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实现。“想象一下,如果它不是由非营利组织和技术专家设计的,而是为了销售广告或收集用户数据来获利。”

这就是为什么对Epic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来说,元宇宙的形成还需要争取独立性—他担心谁会取而代之。他“绝不会允许Epic与任何公司共享用户数据”。“我们(不会)分享、出售,或像其他公司那样通过中间人获取广告。”

而Decentraland发言人Dave Carr同时也对Epic发出了质疑。“堡垒之夜是一种集中式体验,这意味着它是自上而下运行的,主要决策来自Epic,”他说,“但在Decentraland,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部分。”Decentral Games刚刚获得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计划拓展链上的NFT市场,同时加快为其现有的6个元宇宙平台开发新游戏和功能。1994年出生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神)更是称区块链将击败大型科技公司,希望5到10年后以太坊“能运行元宇宙”。

“入局公司现有的投资和未来的决策将决定Metaverse真正的发展方向,”安信证券说,“(它会)是一个提供最丰富体验、由靠它谋生的创作者推动的世界,还是由下一代守门人及抽租者定义的新平台。”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说,“如注定在现在,必不在将来,如不在将来,必定在现在。如不在现在,将来总要来。总之要有准备。”难以否认的是,元宇宙的真实范围和形式虽还难以捉摸,但随着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仍是一股不可逆的趋势。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认为,元宇宙时代的互联网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或许预测不到,但元宇宙发展初期科技应用的发展正循环是可以跟踪的。“这才是研究元宇宙的基石。”

“元宇宙使用户更容易进入更强大更持久的同频心流状态,”国海证券传媒组首席分析师朱珠认为,元宇宙“提供了一个模糊正确的未来方向”。她表示元宇宙不是特指任何一家公司,而是一家公司具备元宇宙基因。“目前看,具备的有B站、Facebook、Soul、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

对元宇宙这一憧憬仍有其好处所在。按安信证券的说法,元宇宙将产生新的货币与资源的分配方式,选择居住在城市以外的潜在劳动者将能够通过虚拟劳动参与高价值经济。

“终极的元宇宙联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将成为20年之后人类的生活方式,重塑数字经济体系。”中信证券看到的机会是:未来3至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元宇宙代表着更多范式迁移的机会。”昆仑万维旗下Opera联席CEO宋麟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在内容层面,昆仑万维旗下的游戏品牌GameArk在元宇宙有重点投入,未来也会持续布局。Opera在今年年初也收购了英国老牌游戏引擎Game Maker Studio(GMS)。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嘉明就指出,元宇宙的内涵是吸纳了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混合现实),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

元宇宙的拼图中也离不开NPC(非玩家角色),这需要海量文本训练,GPT-3这一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迄今为止几乎是最大的Transformer模型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宋麟称,他们的AI投入现集中在NLP(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算法,以及自动化虚拟内容生成。“元宇宙需要依赖AI的辅助和自发扩展才能达到最后理论上无限成长空间。”

早期突破性的成功将推动FOMO(错失恐惧症),旁观者们会开始争相理解Metaverse,人们对它的想象也会像掉入了一个兔子洞般未知世界的入口。(兔子洞的隐喻来自英国数学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书中爱丽丝的冒险从跟随白兔进入洞穴开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大量资金涌入这个想法,即使到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新想法获得成功,未来或许真的可能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梦想要更加光明。就像提起那段复杂奇异的未知世界冒险旅程时,爱丽丝说,“我怎么会是假的爱丽丝呢,这是我的梦呀。”撰文/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金融等领域备受关注,产值将于2024年达近8000亿美元;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

 

【OR  商业新媒体】

忽然之间,元宇宙(Metaverse)火了。

近期来,从社交网络创始人、游戏开发商、芯片业者、金融投资家、到未来学家们,都开始积极进入这个新领域。他们各自阐述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交易等方面所具备的发展潜力。

据彭博及Newzoo、IDC、PWC、Statista和TwoCircles的数据,元宇宙产值在2024年将达7833亿美元规模。这一数据2020年为477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3.1%。而游戏厂商和社交媒体将会在这一经济中争夺领导权。


“在未来几年,我预计人们将把我们视为,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最近开始公开使用元宇宙这个术语,并积极推动Facebook和整个互联网未来的愿景。他称,Facebook的未来在于“元宇宙”。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不只是想让你登录该公司的产品,还希望你在它的数字世界中生活、工作和娱乐。

“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扎克伯格解释,可以把元宇宙想象成一个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人们在里面共度时光,一起闲逛,可以在不同的体验之间“瞬间移动”。他在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首次向分析师和投资者概述他的元宇宙版本,认为这是互联网下一篇章的必然结局。

元宇宙(Metaverse)这一未来主义概念,Meta指的是超越,Verse则是宇宙,虽然定义模糊尚待解释,但却再次来到了人们面前。

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于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书中,主人公希罗(Hiro)在洛杉矶做程序员和比萨外卖司机,生活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之间流动。而“元宇宙”被描绘成一个新的边界,由庞大的“街道”组成,大道上的建筑和标志代表着由大公司设计的各类软件,在那里,社会规范和价值体系被重新书写。

元宇宙并非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没有统一定义。它的再次出现是在今年上市的Roblox招股说明书里。这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公司提到,有些人把他们的范畴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来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随着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链接的出现,元宇宙将逐步变为现实。该公司现今的估值已飙升至454亿美元,股价最高涨幅达122%。

按照这个说法,元宇宙代表着一种各项技术加速融合的大趋势,包括电子游戏、社交网络、UGC(用户生成内容)以及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更多时候,它有点像电影《失控玩家》、《头号玩家》、《黑客帝国》那样,是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场所。


安信证券将元宇宙归纳为在虚拟环境中搭建的现实世界,人们利用数字分身(Avatar)在时间依然只能单向流动的世界中进行同步实时交互,用共通协定的“货币”购买及出售由任何人或组织机构创建的物品,它们可以是内容、体验、服务等等。

或许,也可以简单地先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进阶版的互联网世界—人们置身其中,而不是看着它。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直接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状态。”

想象一下,像《雪崩》主人公希罗(Hiro)一样,戴着护目镜,可能是Facebook旗下的Oculus公司生产的那种,控制一个Avatar(三维虚拟化身),浏览一系列虚拟商店,这些虚拟商店相当于不同平台建立的元宇宙,比如Instagram、Netflix、迪士尼以及腾讯的QQ音乐和“绿洲”。我们还可以使用Avatar参加工作会议,或者和朋友在虚拟剧场里聚在一起,观看伦敦西区的莎士比亚经典剧目《李尔王》。


而Roblox、《堡垒之夜》(Fortnite)、《我的世界》(Minecraft)和Axie Infinity这类游戏和社交媒体一样,同样具有元宇宙的形态,玩家在游戏中建立自己的世界,如果拥有一个NFT(不可替代的代币)或者只是一些加密货币,那么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元宇宙的领域。

去年4月,累积2700万人在《堡垒之夜》里见证了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名为Astronomical(天体巡演)的虚拟演唱会;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们以虚拟化身在Minecraft的方块世界里举行线上毕业典礼;ACAI在《动物森友会》里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研讨会,演讲者在游戏中展示了和真实世界里长得一模一样的PPT。



虽然,元宇宙有着庞大商机,但仍不得不解决或回答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元宇宙生态圈走向成熟还需要时间积累,包括游戏UGC门槛进一步降低,VR硬件普及率的提升,以及游戏性能持续突破和游戏内容的扩张。还有,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它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在关于元宇宙主导权争夺中,会像马修·鲍尔所预言的,众多玩家们面对的是一场1v1v1v1v1v1...(大乱斗,相当于每两人之间单挑)的大逃杀吗?

即便仍有许多挑战,技术的快速发展仍让元宇宙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据彭博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季中,Metaverse在业绩电话会议中被提及了73次,几乎是第一季度财报季(37次)的两倍。

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就不吝于表达他看好元宇宙的发展。他对外表示,他对元宇宙的兴趣已经超越加密技术。“关于人们如何花费时间,现在有了一些很前卫的想法,”他说,“你的大脑可能会变得疯狂。”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现年65岁的科恩拥有111亿美元的净资产。他被认为是美剧《亿万》主角的原型,该剧讲述了对冲基金掌门人波比·艾克斯罗德与美国联邦检察官查克·罗兹之间的猫鼠游戏。

元宇宙已现雏形,越来越多公司定义他们的元宇宙增长策略。Facebook之外,微软公司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谈到“企业元宇宙”,芯片制造商英伟达、游戏制造商Roblox和Epic Games等也构建不同版本元宇宙的计划。英伟达CEO黄仁勋称,“未来会有很多的设计者、创造者,在虚拟现实、Metaverse中设计数字事物,然后才在现实世界中去完成设计,包括汽车、包、鞋子等等产品。我相信这会是个更大的市场、更大的领域。可能Metaverse里的世界,会比我们现实世界(Universe)大上百倍。”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马特奥的公司Roblox可能是最接近元宇宙愿景的一家公司。根据该公司财报,在2021年第一季度,玩家花了近100亿小时玩Roblox,每天有超过4200万用户登录。玩家还花6.52亿美元购买了该网站的虚拟货币Robux,可以用来为他们的角色购买帽子、武器、热气球和其他游戏道具。并且,已有近700万活跃开发者为Roblox创造了超过1800万个游戏体验。过去一年,近100万名开发者赚到了Robux(该平台上可以转换成美元的虚拟货币),250名开发者赚了10万美元甚至更多。

Roblo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夫·巴苏基(Dave Baszucki)曾雄心勃勃地谈论Roblox是一个元宇宙,目标是让Roblox惠及数十亿人,而不仅仅是儿童。“就像邮件、电报、电话、文本和视频都是协作工作的工具一样,我们相信Roblox元宇宙将成为商业交流的重要工具。”他说,最终,人们可以在Roblox中购物。不久前,古驰(Gucci)在Roblox以350000 Robux(约4115美元)的价格出售一款虚拟限量的酒神包(Queen Bee Dionysus),这比实物的价格还高。

“短期内,品牌合作和音乐会等现场直播活动是它的增长动力,而虚拟教育和企业写作软件是其长期的发展机遇,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才能实现。到时,Roblox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虚拟会议和会议体验,将与Zoom、思科的Webex等在575亿美元的市场中展开竞争。”彭博行业分析说。Roblox近期收购了社交视频会议平台Bash Video。

而始于2017年的塔防类游戏《堡垒之夜》同样以一种出乎我们意料的方式起飞了。Epic在开发它时,计划并不是创造一个元宇宙,随着数百万玩家涌入游戏,该公司迅速增加了语音聊天和舞会等社交功能,玩家花钱为他们的角色穿上了超级英雄服装和香蕉服。这让这款游戏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总和超过了90亿美元。

现在的《堡垒之夜》已被视为是一种元宇宙,而不仅仅是游戏互动体验。它的里面已经出现一个完整的次级经济体,近50%的玩家在游戏的创意模式下建造自己的岛屿。该公司的说法是,有一天,玩家可以在Roblox、《堡垒之夜》和其他游戏之间建立一条隧道,将它们连接在某未来世界中。Epic Games甚至筹集了10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建立元宇宙这一目标。

拥有近30亿月活跃用户的Facebook正在开始逐步整合创建一个Metaverse平台所需要的必要元素,而VR/AR技术已成为它的另一张增长王牌。据IDC,Facebook在去年二季度全球VR头显位市场份额中占38.7%,是市场份额最大VR厂家。该公司还将20%的员工投入VR/AR相关业务。此外,Facebook还频繁地收购VR游戏工作室,并在测试一个名为Facebook Horizon的社交平台。该平台允许用户在虚拟世界里进行创作,类似于Roblox和《我的世界》。

一款名为“雷朋故事”的眼镜也成为了这家社交网站构建Metaverse战略的一部分。这款售价299美元的眼镜可以用来拍照、看视频、听音乐和接电话。虽然还没有AR,但Facebook表示最终计划嵌入这一功能。该公司的硬件部门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销售的Oculus产品中添加增强现实功能。

微软也准备在从这个新兴的8000亿美元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该公司对将游戏升级为大型社交网络虚拟世界的兴趣与日俱增,并可能成为其下一波并购浪潮的催化剂。比如,微软可能会将线上交易和UGC嵌入到《我的世界》和《光晕》(Halo)等游戏中。“由于Minecraft的月度活跃用户有1.4亿,微软未来的收购或将专注于工具和技术。”

甚至于苹果,《彭博商业周刊》报道过,这家公司再推出的重要新产品类别可能是AR眼镜,而不是汽车这个更遥远的产品。苹果计划在明年推出一款AR与VR相结合的混合现实头盔,AR眼镜则预计在2025年前后推出。

“这个元宇宙中会有很多赢家,”彭博预计,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2020年为2749亿美元),直播和社交媒体的机会则占据剩余市场。到2024年时,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7倍。

世界是虚拟的,但支持它们的金钱是非常真实的。法国巴黎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翰·伊根(JohnEgan)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虚拟经济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经济机遇之一”。“这对任何行业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他说。

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版的元宇宙似乎会开辟一条独立的道路。作为元宇宙的关键组成部分,UGC(用户生成内容)和去中心化技术扮演的角色可能会相对较小。“生机勃勃的元宇宙在中国可以带来的最大收益机会将来自虚拟直播和与游戏体验一起进行的品牌绑定。”彭博行业分析师称,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在中国,使用区块链来实现游戏内货币和道具的可移植性也是有意义的。



尽管中国版的“元宇宙”与世界其他地方不同,但中国消费者对元宇宙持有最积极的态度。Newzoo数据显示,在中国14至50岁的消费者中,78%对在游戏世界中进行社交感兴趣,高于美国(57%)、日本(47%)和英国(47%)。而这些有兴趣的受访者中,82%对元宇宙带来的潜在好处持肯定态度,而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67%和55%。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消费者对Metaverse的强烈兴趣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上述分析师说,“腾讯对Epic Games和Roblox的投资,以及网易与《我的世界》的合作,让它们有机会成为中国版元宇宙的领先者。”

这意味着腾讯、网易、字节跳动以及米哈游等公司或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电子游戏消费去年达到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6%,是电影和音乐收入总和的2倍,Newzoo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玩家的游戏消费占人均GDP的比例在几个较大的游戏市场中几乎是最高的。腾讯和网易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梦幻西游》等游戏拥有大量用户,可以通过售卖活动门票、皮肤和其他游戏道具等让用户购买。腾讯此前在《和平精英》中举办了二次元动漫IP高达(GUNDAM)的合作活动,华晨宇在该游戏中举办了演唱会。腾讯将在私链Zxinchain上发行9999枚莫高窟标志性数位化壁画NFT。网易也打算在其开发的区块链项目中发行NFT。


《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2月时透露,希望在未来10年、20年、30年后,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电影所描绘的虚拟世界。该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探索“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而凭借抖音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其在游戏和VR领域的投资,字节跳动或许会是中国版元宇宙的一匹黑马。

腾讯与Roblox成立合资公司也预示着其在中国市场有着较大的增长机遇。根据分析师的设想,如果Roblox在中国的日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每用户的平均预定收入与全球平均水平相当,Roblox就可以从中赚取超过6亿美元(达到6.67亿美元)的NetBooking(用户购买Robux)。


“令人鼓舞的是,尽管用户黏性和销量没有达到其在中国之外市场的预期水平。但其竞争对手Minecraft(我的世界,网易获得了微软的中国独家运营权)获得了4亿注册用户,”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国对互动式游戏和创造性验存在需求。”

同济大学大三学生,00后的江朝朝还没有玩Roblox,但作为《我的世界》的忠实玩家,他会和学校的舍友组队防范苦力怕(creeper)、猎杀末影龙(终极Boss生物)。在创造模式下,他搭建了一个梦想中的家,家的入口被设计成隐蔽模式,不会轻易被其他玩家闯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为女朋友合成了一个巨型粉色生日蛋糕,一起召唤彩虹羊。安装Mod(模组)之后,游戏中的他一手拿着平板电脑看电影,一手砍树。“我还期待以后在《我的世界》里打《我的世界》,”他告诉记者,“自由创造的感觉太妙了。”

元宇宙概念流行起来的不只是巨头们的动作与观点,NFT今年以来在利基市场上人气爆棚的表现,让它在围绕元宇宙的讨论中大放异彩,功能类似于驶向元宇宙的“五月花号”。法国巴黎银行集团子公司LAtelier期望NFTs在未来的十年中逐渐成为虚拟经济中的基础设施。

围绕NFT和元宇宙的活动今年激增,Nonfungible跟踪的NFT日销售总额在8月28日达到约2.68亿美元峰值。安信证券梳理的数据显示,元宇宙是NFT的最大应用场景。2020年全球NFT市场前三大应用领域为虚拟世界/元宇宙、收藏品及游戏,占比分别为25%、24%及23%。

“我打赌元宇宙的收益模式将会是NFTs。”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威廉·奎格利认为,元宇宙是一股巨大的经济力量,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改变人们的生活。“现在游戏的营收模式是虚拟道具,每年营收高达1750亿美元。元宇宙应该比这更重要,它是一切,不仅仅是游戏。”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元宇宙里需要有数字的物理规则,每一个数字资产需要像我们真实世界一样,需要有1:1的不可篡改的、有且唯一的物理存在,或者说一个Existence(数字本体)。他其实不太喜欢把元宇宙称为元宇宙,更喜欢称为“数字彼岸”。

“如果说不用Crypto,不用Blockchain,不用NFT,我想不到要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有且唯一的数字本体’存在。”他说,“没有NFT的元宇宙不是元宇宙,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体验非常好的游戏而已。”

Visa几年来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技术,比如离线的数字货币交易和新型的可以保护隐私的密码学技术。这家全球支付巨头宣布已购买并收藏NFT数字艺术品Crypto Punks后,在白皮书中给出了NFT定义:能代表或关联媒体资产(Media Asset)所有权的代币。每个NFT都与一些独特的数据相关联,并由智能合约管理。该公司还重申了其建立加密货币支付和法币通道的承诺。

由于是通过在区块链上记录资产所有权,NFT确保了真实性和稀缺性。对早期NFT的投资者来说,它们的上涨就像对热门IPO的投资一样,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利润。OpenSea交易上个月的NFTs交易总额达到30亿美元,飙升超10倍,交易第四活跃系列的Loot(视觉效果是文本而非图片,给予参与者无限的组合方向,被称为NFT界的乐高)平均价格从一周前的0.07ETH飙升至22.1ETH(约合87715美元)。“所有不能食用的消费品在未来十年都会有数字分身。它们将拥有非同质化代币。”奎格利认为。

火凤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是去年年底才听说的NFT,但只是听说,并没有去尝试。春节期间周围的朋友提及比较多了之后,他去试了Decentraland,用Flow(一种公链,特点为吞吐量大),买了NBA Top Shot(NFT数字收藏卡)。

“那个时候我觉得NFT也没有太成气候。”他在近日的一场直播讨论中说,买过球星卡的朋友比较容易接受这个概念,其他人就不太明白用区块链资产去买线上的一段程序,一个展示或一段视频有什么价值。“当时Flow的交易量也没有特别大。”他认为,NFT最近两个月热起来的真正原因跟Axie Infinity的商业模式和完整的经济循环系统是有关系的。

数字宠物养成与战斗游戏Axie Infinity最近在全球展示出了强势的破圈力量和吸金能力。与传统游戏不同的是,该游戏允许玩家边玩边赚(play-to-earn),通过玩游戏获得NFTs。它的激励机制是:要先购买三个Axie才能玩这个游戏,每个Axie是一个ERC-20代币,它基于由遗传算法产生具有不同稀有度和效用的NFT,游戏内允许用户交易、繁殖、战斗,甚至开发虚拟房地产。为了繁殖一个新的Axie,需要游戏中的货币“爱情药水”(Axies战斗成功后玩家会赢取SLP)。AXS是其原生治理代币,可以在社区财政资源分配中获得额外收益,并用于投票权。

“它已经超过了《王者荣耀》,可能很快的某一个月就要超过《原神》。量还是非常大的。”陈悦天说。Token Terminal显示,Axie Infinity7月16日的收入为970万美元,超过《王者荣耀》923万美元的日均收入,该游戏在7月30日创下1730万美元的单日历史收入新高,则是《王者荣耀》日均收入的1.87倍。而在用户基础的推动下,Axie Infinity不仅成为GameFi赛道火爆的根源,其代币更是呈现迅猛上涨态势。据摩根大通9月3日报告,44亿美元市值的AxieInfinity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已升至35。

对于文化企业和投资人来说,元宇宙带来的可能性是诱人的。它代表了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一种愿景:在未来,文化可以以各种形式同时存在,IP这个词会越来越多地用于电影、游戏和虚拟现实等各种环境类型的创造性输出。

据奥飞娱乐消息,这家中国动漫集团已开始试水数字藏品,原创热血题材IP镇魂街数字手办在9月22日正式上线,通过蚂蚁链限量发行。“有妖气”B站官方账号称,首次上线发售的是《镇魂街》的人气角色“曹焱兵”、“曹玄亮”、“许褚”。这一项目负责人说,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数字藏品“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我们文化产业投资人的一个很大困惑是:内容被生产的过程中,没人知道它值多少钱。如果不通过授权做商业合作的方式,通过其他的产品变现或内容变现或服务变现,都无法印证手里的IP资产的真正价值。”

陈悦天称,就像一些知名漫画和动画作品,比如圣斗士星矢这一IP刚被日本的工作室制作出来时根本不知道它值多少钱,直到做出玩具。“甚至要等到20年之后知道这个IP原来长期可以卖,才知道这个IP非常值钱。”他补充说,80和90年代时,大家都认为游戏卡带和游戏主机只是一个功能性产品,买来就是要用的,不会想到20年之后竟然有人要去买中古游戏机和中古游戏卡收藏它。“它们开始体现出了资产属性。”

“NFT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一个市场。”他说,NFT通过市场交易手段,在内容被生产出来的第一天就能知道它的价值。“NFT把内容产品从一种消费者端的消费行为变成了一种资产持有行为,核心解决的是文化内容产品从消费属性变成资产属性的需求。”

“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的play-to-collect(边玩边收集)和play-to-earn(边玩边赚)游戏,可以让元宇宙用户对他们的虚拟化身有真正的身份感和所有权,”在彭博行业分析师看来,这可以提高用户参与度,同时促进用户在游戏装备上有更高的支出。“在我们看来,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游戏平台的崛起,可能为更广泛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体验铺平道路,并将推动游戏行业更高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

根据行业分析师和顾问Joostvan Dreunen的数据,AxisInfinity在2020年的月平均每用户收益超过了100美元,而Activision的《魔兽世界》仅为16美元,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刚刚超过6美元。“尽管随着加密牛市不可避免的消退,这种巨大的ARPU溢价不太可能持续,但与传统游戏相比,NFT和区块链游戏可能仍会带来ARPU值的提升。”

游戏和加密艺术等虚拟商品的日益“金融化”也诞生了新一代的投资者。对他们来说,数字艺术就像挂在墙上的伦勃朗或罗斯科的画一样真实,NFT具有的独特性和安全性让他们不用担心欺诈或伪造,竞相抢占先机推升了NFT市场的繁荣。著名的Crypto Punks包含10000多张24×24的像素头像,成为继Axis Infinity之后第二个销售额突破10亿美元大关的NFT项目。该项目创造了新的日销售纪录,在9月初的一周总交易额增长超700%。球星库里用55个以太坊(约人民币116万元)从NFT市场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买下了一个猿猴头像。

据一份声明称,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的家族办公室支持的Metaverse投资平台Digital投资了NFT公司Recur,科恩将担任Recur董事会成员。他曾表示不想错过具有巨大潜力的资产类别,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与尽可能多的人会面,就是为了了解这一领域存在着哪些投资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元宇宙还是NFT和区块链,对其前景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在业绩电话会上,分析师问扎克伯格的问题包括:Facebook计划花多少钱来建设这个元宇宙,Facebook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投资回报,以及该公司预计对未来虚拟世界拥有多少控制权。答案都很模糊。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温纳只是表示,Facebook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

一个看空观点是科技行业的兴趣只是出于机会主义,还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游戏发行商Take-Two的CEO施特劳斯·泽尼克在几个月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他“对流行词过敏”,并暗示元宇宙可能都是炒作。“如果你考虑元宇宙、SPAC和加密货币,五年后,这些都重要吗?我不确定它会。”苹果CEO库克也有类似回应,“我们只是叫它AR。”他说,“对此显然有不同的说法,但我会远离那些流行语。”他表示AR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叠加,这种方式不会分散人们对物理世界的注意力。

而元宇宙需要做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就要依靠Avatar、动作捕捉、手势识别、空间感知、数字孪生等VR/AR相关技术。但走向元宇宙,VR/AR的崛起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PicoVR(字节跳动收购)的重要股东歌尔股份8月时表示,目前VR设备还处于入门级阶段,产品和体验还未达到最优。

“VR/AR是中场,元宇宙是终局,”按照安信证券,元宇宙的发展大概率会历经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超越真实世界,即真实世界中的公司借助数字化等技术手段搭建分布式的虚拟世界。第二阶段则形成宇宙,分散的虚拟世界在一定机制下实现互通,被一套系统串联起来。真实世界中的各类型公司和各功能场景在虚拟世界中的交叉点或将“催生较为成熟的元宇宙”。

还有怀疑者们称,虽然最大的游戏厂商和元宇宙平台可以抓住区块链和NFTs的蓬勃发展机遇,补充他们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但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主流技术。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表示,元宇宙发展的第一阶段会是“社交+游戏元宇宙”,这会持续至少5至10年,然后是VR元年。

Roblox的主要收入来自虚拟货币Robux充值以及广告,但即使今年二季度用户数和收入都创下了新高,该公司仍亏损1.40亿美元。即使在投资者和交易员看来一家公司亏损不是问题,但它面临的真正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大的竞争对手的出现:几乎所有的社交和游戏巨头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发展萌芽。

“一个限制因素仍然是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运营商对加密资产挖掘和交易的限制,这将阻止Roblox这样的手游使用NFTs。未来,应用商店政策也许会发生变化,那时大型游戏平台可能会更开放地采用这种技术,但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彭博行业分析师称。建立一个开放的创作平台,即每个人都可以访问所有的用户数据和设备api的话,这与苹果的精神和商业策略背道而驰。

而且,在游戏中添加区块链和NFTs的游戏开发商仍然面临风险,包括该技术的环境影响和监管风险,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些风险可能会让大型平台暂时处于观望状态。“未来会有更多开发者推出区块链和NFT游戏,但在短期内,这样做的风险远远大于收益。”

另外的障碍还在于,任何区块链都有可能崩溃,理论上会让一大堆NFT变得一文不值,许多加密资产和代币交易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容易产生操纵行为”。此外,NFT也有跨链的问题要解决。

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监测的159个项目的整体价值为192亿美元,较4月16日的峰值下降了52%,这种剧烈波动引起了人们对NFT的警惕。《商业周刊/中文版》今年3月曾引用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的观点报道称:“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这意味着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代币存在。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

人们对区块链所消耗的大量能源的担忧,也可能会抑制对其采用的需求。“区块链技术因使用POW(工作量证明)来验证交易而受到批评,这要求矿商利用大量的计算能力和能量来授权交易。”彭博分析师称,“转向POS(权益证明),即使用现有所有者持有的代币来验证交易,预计将使以太坊区块链的能源消耗减少99.5%,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担忧。”

Roblox在中国成功的几率也还远未确定,通过扩大规模来吸引开发者并创造本土化体验的必要性,让这家公司6亿美元的收入愿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此外,Roblox面向年轻玩家的高度集中,当玩家随着年龄增长有了更广泛的游戏选择后,它可能会面临用户流失的风险。Roblox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日活跃用户中有50.6%来自13岁以下群体,他们的游戏时长占49.2%。

可玩游戏的减少也让这款游戏在中国失去了一些魅力。虽然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像塔防、射击、竞速和二次元等硬核游戏题材多样化为玩家带来了更为丰富的游戏体验,但保留的方块状的美术风格可能对年龄大一点的玩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Minecraft这款沙盒游戏仍然相对缺乏吸引力,加上内容(尤其是用户生成内容)监管更加严格,可能会阻碍Roblox在中国的发展。”用户生成内容是Roblox的支柱,创造者和开发者利用它的工具来构建游戏和其他虚拟体验。“可能需要该公司在合规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以确保业务不与政府政策相冲突。”Roblox目前在中国工作的员工人数有限,彭博行业分析预计在未来几个季度,该公司可能还需要扩大团队规模。

中国市场存在的挑战还包括,如果对标《堡垒之夜》,华晨宇的虚拟演唱会观感在哔哩哔哩(B站)的弹幕的体现则是“拉胯”,“建模差太远,态度问题”,“太土了”......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共同富裕下,娱乐服务公司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价格控制监管和对商业活动的限制。“风险最大的是媒体和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从事游戏和直播的公司。”他说。

即便是有迹可循,也还有一些关于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的争论。比如,如果Facebook把它建成一个封闭的平台,它算不算元宇宙?如果不是,它必须去中心化到什么程度?它能否在全球范围内由其居民管理和经营?是否存在一个标准的通用身份层,或者不同的生态系统可以有不同的登录方式?什么程度的匿名是允许的?

技术进步还有其他的缺点,比如伦理障碍和算法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意味着并不是所有憧憬元宇宙的公司都能实现远大的抱负。

重要的是,元宇宙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呢?是比特币还是其他代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它会是一场浮士德式交易,还是价值观的重塑实验?元宇宙最终会对现实世界的生活,社会秩序和法律文明产生什么影响?当想象与现实界限融合,会像动画大师今敏的《红辣椒》所描述的,梦境与梦境相遇,个体会有完全的主宰感还是多数人利益会被牺牲?灵魂御梦者会反控吗?

而且,谁又将最终赢得元宇宙呢?毕竟Epyllionco管理合伙人Matthew Ball的观点是,即使描述的愿景、技术和能力成为现实,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实现。“想象一下,如果它不是由非营利组织和技术专家设计的,而是为了销售广告或收集用户数据来获利。”

这就是为什么对Epic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来说,元宇宙的形成还需要争取独立性—他担心谁会取而代之。他“绝不会允许Epic与任何公司共享用户数据”。“我们(不会)分享、出售,或像其他公司那样通过中间人获取广告。”

而Decentraland发言人Dave Carr同时也对Epic发出了质疑。“堡垒之夜是一种集中式体验,这意味着它是自上而下运行的,主要决策来自Epic,”他说,“但在Decentraland,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部分。”Decentral Games刚刚获得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计划拓展链上的NFT市场,同时加快为其现有的6个元宇宙平台开发新游戏和功能。1994年出生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神)更是称区块链将击败大型科技公司,希望5到10年后以太坊“能运行元宇宙”。

“入局公司现有的投资和未来的决策将决定Metaverse真正的发展方向,”安信证券说,“(它会)是一个提供最丰富体验、由靠它谋生的创作者推动的世界,还是由下一代守门人及抽租者定义的新平台。”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说,“如注定在现在,必不在将来,如不在将来,必定在现在。如不在现在,将来总要来。总之要有准备。”难以否认的是,元宇宙的真实范围和形式虽还难以捉摸,但随着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仍是一股不可逆的趋势。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认为,元宇宙时代的互联网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或许预测不到,但元宇宙发展初期科技应用的发展正循环是可以跟踪的。“这才是研究元宇宙的基石。”

“元宇宙使用户更容易进入更强大更持久的同频心流状态,”国海证券传媒组首席分析师朱珠认为,元宇宙“提供了一个模糊正确的未来方向”。她表示元宇宙不是特指任何一家公司,而是一家公司具备元宇宙基因。“目前看,具备的有B站、Facebook、Soul、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

对元宇宙这一憧憬仍有其好处所在。按安信证券的说法,元宇宙将产生新的货币与资源的分配方式,选择居住在城市以外的潜在劳动者将能够通过虚拟劳动参与高价值经济。

“终极的元宇宙联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将成为20年之后人类的生活方式,重塑数字经济体系。”中信证券看到的机会是:未来3至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元宇宙代表着更多范式迁移的机会。”昆仑万维旗下Opera联席CEO宋麟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在内容层面,昆仑万维旗下的游戏品牌GameArk在元宇宙有重点投入,未来也会持续布局。Opera在今年年初也收购了英国老牌游戏引擎Game Maker Studio(GMS)。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嘉明就指出,元宇宙的内涵是吸纳了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混合现实),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

元宇宙的拼图中也离不开NPC(非玩家角色),这需要海量文本训练,GPT-3这一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迄今为止几乎是最大的Transformer模型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宋麟称,他们的AI投入现集中在NLP(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算法,以及自动化虚拟内容生成。“元宇宙需要依赖AI的辅助和自发扩展才能达到最后理论上无限成长空间。”

早期突破性的成功将推动FOMO(错失恐惧症),旁观者们会开始争相理解Metaverse,人们对它的想象也会像掉入了一个兔子洞般未知世界的入口。(兔子洞的隐喻来自英国数学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书中爱丽丝的冒险从跟随白兔进入洞穴开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大量资金涌入这个想法,即使到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新想法获得成功,未来或许真的可能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梦想要更加光明。就像提起那段复杂奇异的未知世界冒险旅程时,爱丽丝说,“我怎么会是假的爱丽丝呢,这是我的梦呀。”撰文/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破解元宇宙之谜

发布日期:2021-09-26 18:45
|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金融等领域备受关注,产值将于2024年达近8000亿美元;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

 

【OR  商业新媒体】

忽然之间,元宇宙(Metaverse)火了。

近期来,从社交网络创始人、游戏开发商、芯片业者、金融投资家、到未来学家们,都开始积极进入这个新领域。他们各自阐述元宇宙在社交、游戏、娱乐、芯片、交易等方面所具备的发展潜力。

据彭博及Newzoo、IDC、PWC、Statista和TwoCircles的数据,元宇宙产值在2024年将达7833亿美元规模。这一数据2020年为477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3.1%。而游戏厂商和社交媒体将会在这一经济中争夺领导权。


“在未来几年,我预计人们将把我们视为,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最近开始公开使用元宇宙这个术语,并积极推动Facebook和整个互联网未来的愿景。他称,Facebook的未来在于“元宇宙”。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不只是想让你登录该公司的产品,还希望你在它的数字世界中生活、工作和娱乐。

“在很多方面,元宇宙是社交技术的终极表达。”扎克伯格解释,可以把元宇宙想象成一个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人们在里面共度时光,一起闲逛,可以在不同的体验之间“瞬间移动”。他在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首次向分析师和投资者概述他的元宇宙版本,认为这是互联网下一篇章的必然结局。

元宇宙(Metaverse)这一未来主义概念,Meta指的是超越,Verse则是宇宙,虽然定义模糊尚待解释,但却再次来到了人们面前。

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于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书中,主人公希罗(Hiro)在洛杉矶做程序员和比萨外卖司机,生活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之间流动。而“元宇宙”被描绘成一个新的边界,由庞大的“街道”组成,大道上的建筑和标志代表着由大公司设计的各类软件,在那里,社会规范和价值体系被重新书写。

元宇宙并非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没有统一定义。它的再次出现是在今年上市的Roblox招股说明书里。这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公司提到,有些人把他们的范畴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来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随着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链接的出现,元宇宙将逐步变为现实。该公司现今的估值已飙升至454亿美元,股价最高涨幅达122%。

按照这个说法,元宇宙代表着一种各项技术加速融合的大趋势,包括电子游戏、社交网络、UGC(用户生成内容)以及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更多时候,它有点像电影《失控玩家》、《头号玩家》、《黑客帝国》那样,是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场所。


安信证券将元宇宙归纳为在虚拟环境中搭建的现实世界,人们利用数字分身(Avatar)在时间依然只能单向流动的世界中进行同步实时交互,用共通协定的“货币”购买及出售由任何人或组织机构创建的物品,它们可以是内容、体验、服务等等。

或许,也可以简单地先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进阶版的互联网世界—人们置身其中,而不是看着它。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直接把元宇宙描述为“一个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状态。”

想象一下,像《雪崩》主人公希罗(Hiro)一样,戴着护目镜,可能是Facebook旗下的Oculus公司生产的那种,控制一个Avatar(三维虚拟化身),浏览一系列虚拟商店,这些虚拟商店相当于不同平台建立的元宇宙,比如Instagram、Netflix、迪士尼以及腾讯的QQ音乐和“绿洲”。我们还可以使用Avatar参加工作会议,或者和朋友在虚拟剧场里聚在一起,观看伦敦西区的莎士比亚经典剧目《李尔王》。


而Roblox、《堡垒之夜》(Fortnite)、《我的世界》(Minecraft)和Axie Infinity这类游戏和社交媒体一样,同样具有元宇宙的形态,玩家在游戏中建立自己的世界,如果拥有一个NFT(不可替代的代币)或者只是一些加密货币,那么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元宇宙的领域。

去年4月,累积2700万人在《堡垒之夜》里见证了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名为Astronomical(天体巡演)的虚拟演唱会;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们以虚拟化身在Minecraft的方块世界里举行线上毕业典礼;ACAI在《动物森友会》里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研讨会,演讲者在游戏中展示了和真实世界里长得一模一样的PPT。



虽然,元宇宙有着庞大商机,但仍不得不解决或回答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元宇宙生态圈走向成熟还需要时间积累,包括游戏UGC门槛进一步降低,VR硬件普及率的提升,以及游戏性能持续突破和游戏内容的扩张。还有,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它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在关于元宇宙主导权争夺中,会像马修·鲍尔所预言的,众多玩家们面对的是一场1v1v1v1v1v1...(大乱斗,相当于每两人之间单挑)的大逃杀吗?

即便仍有许多挑战,技术的快速发展仍让元宇宙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据彭博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季中,Metaverse在业绩电话会议中被提及了73次,几乎是第一季度财报季(37次)的两倍。

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就不吝于表达他看好元宇宙的发展。他对外表示,他对元宇宙的兴趣已经超越加密技术。“关于人们如何花费时间,现在有了一些很前卫的想法,”他说,“你的大脑可能会变得疯狂。”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现年65岁的科恩拥有111亿美元的净资产。他被认为是美剧《亿万》主角的原型,该剧讲述了对冲基金掌门人波比·艾克斯罗德与美国联邦检察官查克·罗兹之间的猫鼠游戏。

元宇宙已现雏形,越来越多公司定义他们的元宇宙增长策略。Facebook之外,微软公司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谈到“企业元宇宙”,芯片制造商英伟达、游戏制造商Roblox和Epic Games等也构建不同版本元宇宙的计划。英伟达CEO黄仁勋称,“未来会有很多的设计者、创造者,在虚拟现实、Metaverse中设计数字事物,然后才在现实世界中去完成设计,包括汽车、包、鞋子等等产品。我相信这会是个更大的市场、更大的领域。可能Metaverse里的世界,会比我们现实世界(Universe)大上百倍。”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马特奥的公司Roblox可能是最接近元宇宙愿景的一家公司。根据该公司财报,在2021年第一季度,玩家花了近100亿小时玩Roblox,每天有超过4200万用户登录。玩家还花6.52亿美元购买了该网站的虚拟货币Robux,可以用来为他们的角色购买帽子、武器、热气球和其他游戏道具。并且,已有近700万活跃开发者为Roblox创造了超过1800万个游戏体验。过去一年,近100万名开发者赚到了Robux(该平台上可以转换成美元的虚拟货币),250名开发者赚了10万美元甚至更多。

Roblo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夫·巴苏基(Dave Baszucki)曾雄心勃勃地谈论Roblox是一个元宇宙,目标是让Roblox惠及数十亿人,而不仅仅是儿童。“就像邮件、电报、电话、文本和视频都是协作工作的工具一样,我们相信Roblox元宇宙将成为商业交流的重要工具。”他说,最终,人们可以在Roblox中购物。不久前,古驰(Gucci)在Roblox以350000 Robux(约4115美元)的价格出售一款虚拟限量的酒神包(Queen Bee Dionysus),这比实物的价格还高。

“短期内,品牌合作和音乐会等现场直播活动是它的增长动力,而虚拟教育和企业写作软件是其长期的发展机遇,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才能实现。到时,Roblox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虚拟会议和会议体验,将与Zoom、思科的Webex等在575亿美元的市场中展开竞争。”彭博行业分析说。Roblox近期收购了社交视频会议平台Bash Video。

而始于2017年的塔防类游戏《堡垒之夜》同样以一种出乎我们意料的方式起飞了。Epic在开发它时,计划并不是创造一个元宇宙,随着数百万玩家涌入游戏,该公司迅速增加了语音聊天和舞会等社交功能,玩家花钱为他们的角色穿上了超级英雄服装和香蕉服。这让这款游戏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总和超过了90亿美元。

现在的《堡垒之夜》已被视为是一种元宇宙,而不仅仅是游戏互动体验。它的里面已经出现一个完整的次级经济体,近50%的玩家在游戏的创意模式下建造自己的岛屿。该公司的说法是,有一天,玩家可以在Roblox、《堡垒之夜》和其他游戏之间建立一条隧道,将它们连接在某未来世界中。Epic Games甚至筹集了10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建立元宇宙这一目标。

拥有近30亿月活跃用户的Facebook正在开始逐步整合创建一个Metaverse平台所需要的必要元素,而VR/AR技术已成为它的另一张增长王牌。据IDC,Facebook在去年二季度全球VR头显位市场份额中占38.7%,是市场份额最大VR厂家。该公司还将20%的员工投入VR/AR相关业务。此外,Facebook还频繁地收购VR游戏工作室,并在测试一个名为Facebook Horizon的社交平台。该平台允许用户在虚拟世界里进行创作,类似于Roblox和《我的世界》。

一款名为“雷朋故事”的眼镜也成为了这家社交网站构建Metaverse战略的一部分。这款售价299美元的眼镜可以用来拍照、看视频、听音乐和接电话。虽然还没有AR,但Facebook表示最终计划嵌入这一功能。该公司的硬件部门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销售的Oculus产品中添加增强现实功能。

微软也准备在从这个新兴的8000亿美元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该公司对将游戏升级为大型社交网络虚拟世界的兴趣与日俱增,并可能成为其下一波并购浪潮的催化剂。比如,微软可能会将线上交易和UGC嵌入到《我的世界》和《光晕》(Halo)等游戏中。“由于Minecraft的月度活跃用户有1.4亿,微软未来的收购或将专注于工具和技术。”

甚至于苹果,《彭博商业周刊》报道过,这家公司再推出的重要新产品类别可能是AR眼镜,而不是汽车这个更遥远的产品。苹果计划在明年推出一款AR与VR相结合的混合现实头盔,AR眼镜则预计在2025年前后推出。

“这个元宇宙中会有很多赢家,”彭博预计,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2020年为2749亿美元),直播和社交媒体的机会则占据剩余市场。到2024年时,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7倍。

世界是虚拟的,但支持它们的金钱是非常真实的。法国巴黎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翰·伊根(JohnEgan)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虚拟经济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经济机遇之一”。“这对任何行业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他说。

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版的元宇宙似乎会开辟一条独立的道路。作为元宇宙的关键组成部分,UGC(用户生成内容)和去中心化技术扮演的角色可能会相对较小。“生机勃勃的元宇宙在中国可以带来的最大收益机会将来自虚拟直播和与游戏体验一起进行的品牌绑定。”彭博行业分析师称,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在中国,使用区块链来实现游戏内货币和道具的可移植性也是有意义的。



尽管中国版的“元宇宙”与世界其他地方不同,但中国消费者对元宇宙持有最积极的态度。Newzoo数据显示,在中国14至50岁的消费者中,78%对在游戏世界中进行社交感兴趣,高于美国(57%)、日本(47%)和英国(47%)。而这些有兴趣的受访者中,82%对元宇宙带来的潜在好处持肯定态度,而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67%和55%。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消费者对Metaverse的强烈兴趣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上述分析师说,“腾讯对Epic Games和Roblox的投资,以及网易与《我的世界》的合作,让它们有机会成为中国版元宇宙的领先者。”

这意味着腾讯、网易、字节跳动以及米哈游等公司或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电子游戏消费去年达到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6%,是电影和音乐收入总和的2倍,Newzoo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玩家的游戏消费占人均GDP的比例在几个较大的游戏市场中几乎是最高的。腾讯和网易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梦幻西游》等游戏拥有大量用户,可以通过售卖活动门票、皮肤和其他游戏道具等让用户购买。腾讯此前在《和平精英》中举办了二次元动漫IP高达(GUNDAM)的合作活动,华晨宇在该游戏中举办了演唱会。腾讯将在私链Zxinchain上发行9999枚莫高窟标志性数位化壁画NFT。网易也打算在其开发的区块链项目中发行NFT。


《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2月时透露,希望在未来10年、20年、30年后,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等电影所描绘的虚拟世界。该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探索“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而凭借抖音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其在游戏和VR领域的投资,字节跳动或许会是中国版元宇宙的一匹黑马。

腾讯与Roblox成立合资公司也预示着其在中国市场有着较大的增长机遇。根据分析师的设想,如果Roblox在中国的日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每用户的平均预定收入与全球平均水平相当,Roblox就可以从中赚取超过6亿美元(达到6.67亿美元)的NetBooking(用户购买Robux)。


“令人鼓舞的是,尽管用户黏性和销量没有达到其在中国之外市场的预期水平。但其竞争对手Minecraft(我的世界,网易获得了微软的中国独家运营权)获得了4亿注册用户,”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国对互动式游戏和创造性验存在需求。”

同济大学大三学生,00后的江朝朝还没有玩Roblox,但作为《我的世界》的忠实玩家,他会和学校的舍友组队防范苦力怕(creeper)、猎杀末影龙(终极Boss生物)。在创造模式下,他搭建了一个梦想中的家,家的入口被设计成隐蔽模式,不会轻易被其他玩家闯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为女朋友合成了一个巨型粉色生日蛋糕,一起召唤彩虹羊。安装Mod(模组)之后,游戏中的他一手拿着平板电脑看电影,一手砍树。“我还期待以后在《我的世界》里打《我的世界》,”他告诉记者,“自由创造的感觉太妙了。”

元宇宙概念流行起来的不只是巨头们的动作与观点,NFT今年以来在利基市场上人气爆棚的表现,让它在围绕元宇宙的讨论中大放异彩,功能类似于驶向元宇宙的“五月花号”。法国巴黎银行集团子公司LAtelier期望NFTs在未来的十年中逐渐成为虚拟经济中的基础设施。

围绕NFT和元宇宙的活动今年激增,Nonfungible跟踪的NFT日销售总额在8月28日达到约2.68亿美元峰值。安信证券梳理的数据显示,元宇宙是NFT的最大应用场景。2020年全球NFT市场前三大应用领域为虚拟世界/元宇宙、收藏品及游戏,占比分别为25%、24%及23%。

“我打赌元宇宙的收益模式将会是NFTs。”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威廉·奎格利认为,元宇宙是一股巨大的经济力量,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改变人们的生活。“现在游戏的营收模式是虚拟道具,每年营收高达1750亿美元。元宇宙应该比这更重要,它是一切,不仅仅是游戏。”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元宇宙里需要有数字的物理规则,每一个数字资产需要像我们真实世界一样,需要有1:1的不可篡改的、有且唯一的物理存在,或者说一个Existence(数字本体)。他其实不太喜欢把元宇宙称为元宇宙,更喜欢称为“数字彼岸”。

“如果说不用Crypto,不用Blockchain,不用NFT,我想不到要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有且唯一的数字本体’存在。”他说,“没有NFT的元宇宙不是元宇宙,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体验非常好的游戏而已。”

Visa几年来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技术,比如离线的数字货币交易和新型的可以保护隐私的密码学技术。这家全球支付巨头宣布已购买并收藏NFT数字艺术品Crypto Punks后,在白皮书中给出了NFT定义:能代表或关联媒体资产(Media Asset)所有权的代币。每个NFT都与一些独特的数据相关联,并由智能合约管理。该公司还重申了其建立加密货币支付和法币通道的承诺。

由于是通过在区块链上记录资产所有权,NFT确保了真实性和稀缺性。对早期NFT的投资者来说,它们的上涨就像对热门IPO的投资一样,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利润。OpenSea交易上个月的NFTs交易总额达到30亿美元,飙升超10倍,交易第四活跃系列的Loot(视觉效果是文本而非图片,给予参与者无限的组合方向,被称为NFT界的乐高)平均价格从一周前的0.07ETH飙升至22.1ETH(约合87715美元)。“所有不能食用的消费品在未来十年都会有数字分身。它们将拥有非同质化代币。”奎格利认为。

火凤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是去年年底才听说的NFT,但只是听说,并没有去尝试。春节期间周围的朋友提及比较多了之后,他去试了Decentraland,用Flow(一种公链,特点为吞吐量大),买了NBA Top Shot(NFT数字收藏卡)。

“那个时候我觉得NFT也没有太成气候。”他在近日的一场直播讨论中说,买过球星卡的朋友比较容易接受这个概念,其他人就不太明白用区块链资产去买线上的一段程序,一个展示或一段视频有什么价值。“当时Flow的交易量也没有特别大。”他认为,NFT最近两个月热起来的真正原因跟Axie Infinity的商业模式和完整的经济循环系统是有关系的。

数字宠物养成与战斗游戏Axie Infinity最近在全球展示出了强势的破圈力量和吸金能力。与传统游戏不同的是,该游戏允许玩家边玩边赚(play-to-earn),通过玩游戏获得NFTs。它的激励机制是:要先购买三个Axie才能玩这个游戏,每个Axie是一个ERC-20代币,它基于由遗传算法产生具有不同稀有度和效用的NFT,游戏内允许用户交易、繁殖、战斗,甚至开发虚拟房地产。为了繁殖一个新的Axie,需要游戏中的货币“爱情药水”(Axies战斗成功后玩家会赢取SLP)。AXS是其原生治理代币,可以在社区财政资源分配中获得额外收益,并用于投票权。

“它已经超过了《王者荣耀》,可能很快的某一个月就要超过《原神》。量还是非常大的。”陈悦天说。Token Terminal显示,Axie Infinity7月16日的收入为970万美元,超过《王者荣耀》923万美元的日均收入,该游戏在7月30日创下1730万美元的单日历史收入新高,则是《王者荣耀》日均收入的1.87倍。而在用户基础的推动下,Axie Infinity不仅成为GameFi赛道火爆的根源,其代币更是呈现迅猛上涨态势。据摩根大通9月3日报告,44亿美元市值的AxieInfinity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已升至35。

对于文化企业和投资人来说,元宇宙带来的可能性是诱人的。它代表了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一种愿景:在未来,文化可以以各种形式同时存在,IP这个词会越来越多地用于电影、游戏和虚拟现实等各种环境类型的创造性输出。

据奥飞娱乐消息,这家中国动漫集团已开始试水数字藏品,原创热血题材IP镇魂街数字手办在9月22日正式上线,通过蚂蚁链限量发行。“有妖气”B站官方账号称,首次上线发售的是《镇魂街》的人气角色“曹焱兵”、“曹玄亮”、“许褚”。这一项目负责人说,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数字藏品“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我们文化产业投资人的一个很大困惑是:内容被生产的过程中,没人知道它值多少钱。如果不通过授权做商业合作的方式,通过其他的产品变现或内容变现或服务变现,都无法印证手里的IP资产的真正价值。”

陈悦天称,就像一些知名漫画和动画作品,比如圣斗士星矢这一IP刚被日本的工作室制作出来时根本不知道它值多少钱,直到做出玩具。“甚至要等到20年之后知道这个IP原来长期可以卖,才知道这个IP非常值钱。”他补充说,80和90年代时,大家都认为游戏卡带和游戏主机只是一个功能性产品,买来就是要用的,不会想到20年之后竟然有人要去买中古游戏机和中古游戏卡收藏它。“它们开始体现出了资产属性。”

“NFT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一个市场。”他说,NFT通过市场交易手段,在内容被生产出来的第一天就能知道它的价值。“NFT把内容产品从一种消费者端的消费行为变成了一种资产持有行为,核心解决的是文化内容产品从消费属性变成资产属性的需求。”

“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的play-to-collect(边玩边收集)和play-to-earn(边玩边赚)游戏,可以让元宇宙用户对他们的虚拟化身有真正的身份感和所有权,”在彭博行业分析师看来,这可以提高用户参与度,同时促进用户在游戏装备上有更高的支出。“在我们看来,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游戏平台的崛起,可能为更广泛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体验铺平道路,并将推动游戏行业更高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

根据行业分析师和顾问Joostvan Dreunen的数据,AxisInfinity在2020年的月平均每用户收益超过了100美元,而Activision的《魔兽世界》仅为16美元,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刚刚超过6美元。“尽管随着加密牛市不可避免的消退,这种巨大的ARPU溢价不太可能持续,但与传统游戏相比,NFT和区块链游戏可能仍会带来ARPU值的提升。”

游戏和加密艺术等虚拟商品的日益“金融化”也诞生了新一代的投资者。对他们来说,数字艺术就像挂在墙上的伦勃朗或罗斯科的画一样真实,NFT具有的独特性和安全性让他们不用担心欺诈或伪造,竞相抢占先机推升了NFT市场的繁荣。著名的Crypto Punks包含10000多张24×24的像素头像,成为继Axis Infinity之后第二个销售额突破10亿美元大关的NFT项目。该项目创造了新的日销售纪录,在9月初的一周总交易额增长超700%。球星库里用55个以太坊(约人民币116万元)从NFT市场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买下了一个猿猴头像。

据一份声明称,亿万富翁史蒂夫·科恩的家族办公室支持的Metaverse投资平台Digital投资了NFT公司Recur,科恩将担任Recur董事会成员。他曾表示不想错过具有巨大潜力的资产类别,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与尽可能多的人会面,就是为了了解这一领域存在着哪些投资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元宇宙还是NFT和区块链,对其前景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在业绩电话会上,分析师问扎克伯格的问题包括:Facebook计划花多少钱来建设这个元宇宙,Facebook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投资回报,以及该公司预计对未来虚拟世界拥有多少控制权。答案都很模糊。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温纳只是表示,Facebook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

一个看空观点是科技行业的兴趣只是出于机会主义,还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游戏发行商Take-Two的CEO施特劳斯·泽尼克在几个月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他“对流行词过敏”,并暗示元宇宙可能都是炒作。“如果你考虑元宇宙、SPAC和加密货币,五年后,这些都重要吗?我不确定它会。”苹果CEO库克也有类似回应,“我们只是叫它AR。”他说,“对此显然有不同的说法,但我会远离那些流行语。”他表示AR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叠加,这种方式不会分散人们对物理世界的注意力。

而元宇宙需要做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就要依靠Avatar、动作捕捉、手势识别、空间感知、数字孪生等VR/AR相关技术。但走向元宇宙,VR/AR的崛起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PicoVR(字节跳动收购)的重要股东歌尔股份8月时表示,目前VR设备还处于入门级阶段,产品和体验还未达到最优。

“VR/AR是中场,元宇宙是终局,”按照安信证券,元宇宙的发展大概率会历经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超越真实世界,即真实世界中的公司借助数字化等技术手段搭建分布式的虚拟世界。第二阶段则形成宇宙,分散的虚拟世界在一定机制下实现互通,被一套系统串联起来。真实世界中的各类型公司和各功能场景在虚拟世界中的交叉点或将“催生较为成熟的元宇宙”。

还有怀疑者们称,虽然最大的游戏厂商和元宇宙平台可以抓住区块链和NFTs的蓬勃发展机遇,补充他们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但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主流技术。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表示,元宇宙发展的第一阶段会是“社交+游戏元宇宙”,这会持续至少5至10年,然后是VR元年。

Roblox的主要收入来自虚拟货币Robux充值以及广告,但即使今年二季度用户数和收入都创下了新高,该公司仍亏损1.40亿美元。即使在投资者和交易员看来一家公司亏损不是问题,但它面临的真正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大的竞争对手的出现:几乎所有的社交和游戏巨头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发展萌芽。

“一个限制因素仍然是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运营商对加密资产挖掘和交易的限制,这将阻止Roblox这样的手游使用NFTs。未来,应用商店政策也许会发生变化,那时大型游戏平台可能会更开放地采用这种技术,但这可能需要5年或更长时间。”彭博行业分析师称。建立一个开放的创作平台,即每个人都可以访问所有的用户数据和设备api的话,这与苹果的精神和商业策略背道而驰。

而且,在游戏中添加区块链和NFTs的游戏开发商仍然面临风险,包括该技术的环境影响和监管风险,彭博行业分析认为,这些风险可能会让大型平台暂时处于观望状态。“未来会有更多开发者推出区块链和NFT游戏,但在短期内,这样做的风险远远大于收益。”

另外的障碍还在于,任何区块链都有可能崩溃,理论上会让一大堆NFT变得一文不值,许多加密资产和代币交易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容易产生操纵行为”。此外,NFT也有跨链的问题要解决。

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监测的159个项目的整体价值为192亿美元,较4月16日的峰值下降了52%,这种剧烈波动引起了人们对NFT的警惕。《商业周刊/中文版》今年3月曾引用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的观点报道称:“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这意味着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代币存在。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

人们对区块链所消耗的大量能源的担忧,也可能会抑制对其采用的需求。“区块链技术因使用POW(工作量证明)来验证交易而受到批评,这要求矿商利用大量的计算能力和能量来授权交易。”彭博分析师称,“转向POS(权益证明),即使用现有所有者持有的代币来验证交易,预计将使以太坊区块链的能源消耗减少99.5%,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担忧。”

Roblox在中国成功的几率也还远未确定,通过扩大规模来吸引开发者并创造本土化体验的必要性,让这家公司6亿美元的收入愿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此外,Roblox面向年轻玩家的高度集中,当玩家随着年龄增长有了更广泛的游戏选择后,它可能会面临用户流失的风险。Roblox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日活跃用户中有50.6%来自13岁以下群体,他们的游戏时长占49.2%。

可玩游戏的减少也让这款游戏在中国失去了一些魅力。虽然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像塔防、射击、竞速和二次元等硬核游戏题材多样化为玩家带来了更为丰富的游戏体验,但保留的方块状的美术风格可能对年龄大一点的玩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Minecraft这款沙盒游戏仍然相对缺乏吸引力,加上内容(尤其是用户生成内容)监管更加严格,可能会阻碍Roblox在中国的发展。”用户生成内容是Roblox的支柱,创造者和开发者利用它的工具来构建游戏和其他虚拟体验。“可能需要该公司在合规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以确保业务不与政府政策相冲突。”Roblox目前在中国工作的员工人数有限,彭博行业分析预计在未来几个季度,该公司可能还需要扩大团队规模。

中国市场存在的挑战还包括,如果对标《堡垒之夜》,华晨宇的虚拟演唱会观感在哔哩哔哩(B站)的弹幕的体现则是“拉胯”,“建模差太远,态度问题”,“太土了”......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共同富裕下,娱乐服务公司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价格控制监管和对商业活动的限制。“风险最大的是媒体和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从事游戏和直播的公司。”他说。

即便是有迹可循,也还有一些关于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出现的争论。比如,如果Facebook把它建成一个封闭的平台,它算不算元宇宙?如果不是,它必须去中心化到什么程度?它能否在全球范围内由其居民管理和经营?是否存在一个标准的通用身份层,或者不同的生态系统可以有不同的登录方式?什么程度的匿名是允许的?

技术进步还有其他的缺点,比如伦理障碍和算法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意味着并不是所有憧憬元宇宙的公司都能实现远大的抱负。

重要的是,元宇宙的经济基础会依赖哪种货币呢?是比特币还是其他代币?谁会最终享有信任呢?它会是一场浮士德式交易,还是价值观的重塑实验?元宇宙最终会对现实世界的生活,社会秩序和法律文明产生什么影响?当想象与现实界限融合,会像动画大师今敏的《红辣椒》所描述的,梦境与梦境相遇,个体会有完全的主宰感还是多数人利益会被牺牲?灵魂御梦者会反控吗?

而且,谁又将最终赢得元宇宙呢?毕竟Epyllionco管理合伙人Matthew Ball的观点是,即使描述的愿景、技术和能力成为现实,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实现。“想象一下,如果它不是由非营利组织和技术专家设计的,而是为了销售广告或收集用户数据来获利。”

这就是为什么对Epic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来说,元宇宙的形成还需要争取独立性—他担心谁会取而代之。他“绝不会允许Epic与任何公司共享用户数据”。“我们(不会)分享、出售,或像其他公司那样通过中间人获取广告。”

而Decentraland发言人Dave Carr同时也对Epic发出了质疑。“堡垒之夜是一种集中式体验,这意味着它是自上而下运行的,主要决策来自Epic,”他说,“但在Decentraland,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部分。”Decentral Games刚刚获得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计划拓展链上的NFT市场,同时加快为其现有的6个元宇宙平台开发新游戏和功能。1994年出生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神)更是称区块链将击败大型科技公司,希望5到10年后以太坊“能运行元宇宙”。

“入局公司现有的投资和未来的决策将决定Metaverse真正的发展方向,”安信证券说,“(它会)是一个提供最丰富体验、由靠它谋生的创作者推动的世界,还是由下一代守门人及抽租者定义的新平台。”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说,“如注定在现在,必不在将来,如不在将来,必定在现在。如不在现在,将来总要来。总之要有准备。”难以否认的是,元宇宙的真实范围和形式虽还难以捉摸,但随着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仍是一股不可逆的趋势。天风证券的孔蓉等分析师认为,元宇宙时代的互联网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或许预测不到,但元宇宙发展初期科技应用的发展正循环是可以跟踪的。“这才是研究元宇宙的基石。”

“元宇宙使用户更容易进入更强大更持久的同频心流状态,”国海证券传媒组首席分析师朱珠认为,元宇宙“提供了一个模糊正确的未来方向”。她表示元宇宙不是特指任何一家公司,而是一家公司具备元宇宙基因。“目前看,具备的有B站、Facebook、Soul、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

对元宇宙这一憧憬仍有其好处所在。按安信证券的说法,元宇宙将产生新的货币与资源的分配方式,选择居住在城市以外的潜在劳动者将能够通过虚拟劳动参与高价值经济。

“终极的元宇宙联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将成为20年之后人类的生活方式,重塑数字经济体系。”中信证券看到的机会是:未来3至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元宇宙代表着更多范式迁移的机会。”昆仑万维旗下Opera联席CEO宋麟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在内容层面,昆仑万维旗下的游戏品牌GameArk在元宇宙有重点投入,未来也会持续布局。Opera在今年年初也收购了英国老牌游戏引擎Game Maker Studio(GMS)。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嘉明就指出,元宇宙的内涵是吸纳了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混合现实),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

元宇宙的拼图中也离不开NPC(非玩家角色),这需要海量文本训练,GPT-3这一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迄今为止几乎是最大的Transformer模型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宋麟称,他们的AI投入现集中在NLP(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算法,以及自动化虚拟内容生成。“元宇宙需要依赖AI的辅助和自发扩展才能达到最后理论上无限成长空间。”

早期突破性的成功将推动FOMO(错失恐惧症),旁观者们会开始争相理解Metaverse,人们对它的想象也会像掉入了一个兔子洞般未知世界的入口。(兔子洞的隐喻来自英国数学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书中爱丽丝的冒险从跟随白兔进入洞穴开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大量资金涌入这个想法,即使到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新想法获得成功,未来或许真的可能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梦想要更加光明。就像提起那段复杂奇异的未知世界冒险旅程时,爱丽丝说,“我怎么会是假的爱丽丝呢,这是我的梦呀。”撰文/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