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这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



曲创

【OR  商业新媒体】

9月9日,工信部召开了有关“即时通信软件屏蔽网址链接问题”的行政指导会,针对平台经济领域存在的屏蔽外链、开放接入和互联互通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实施时间表,为科学监管平台竞争、规范和促进中国数字经济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再添浓重一笔,这将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应用,人们上网的主设备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主要场景也从网页变成了App,网络生活从“Web 1.0”进入“Web 2.0”时代。和网页相比,App赋予了开发者更多的权限,能够打造自己的独立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移动互联网中的信息不再相互连通,而是被封闭在了一个个App中,形成无数个“信息孤岛”,每个App都是一个为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平台”。

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平台经济整体上已经从“增量竞争”转入“存量竞争”阶段,平台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平台之间是否应该相互开放、互联互通的问题引起了广泛争议。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家企业,平台经营者是否有义务对其他平台开放自己的App,允许其他平台经营者借助自己App内的用户流量来发展业务。反对者认为,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支持者则认为,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而是和道路、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相关诉讼,成为摆在平台经营者、主管部门和反垄断执法机构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由于涉及相关平台自身的切身利益,对于某一平台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门或执法机构来做出。

本次行政指导会的重点不在于具体解决方案,而在于监管的对象:“即时通信软件”,主管部门对处于争议焦点的微信平台给出了明确界定,是“即时通信软件”。在这一界定下,平台经营者是否应该开放的问题就有了明确答案。

作为即时通信软件,微信为用户提供的服务是通信,是用户之间相互交换信息的一种方式,其他通信方式还有传统的书信、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而作为一种通信方式,通信内容应该由用户自行决定,用户享有“通信自由”的权利,只要不是明确的违法内容,通信服务的提供者不应对通信内容进行限制。本次会议明确了即时通信软件的基础设施性质,为解决平台间屏蔽外链、互联互通问题消除了最核心的障碍。9月17日是要求解除外链屏蔽的最后期限,微信也在这一天公布了解决方案,用户下载新版本App后即可以在一对一的聊天场景中相互发送外链。这“一小步”无疑是通向平台间真正平等开放、实现互联互通的“一大步”,但和监管部门的要求仍有差距。例如,在微信平台上的多种产品中,群聊也是即时通信软件,和一对一聊天并无本质区别,并且已经成为很多人工作场景中的沟通工具,应该一并开放外链才对。或许这其中有些技术问题还未解决,我们期待贯彻落实监管要求、全面真正开放外链的早日到来。

互联网时代App之间的联通并非两条道路、两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联通那样简单,其中涉及到一个特殊的因素,即用户数据。众所周知,数据已经是一种和资本、技术、劳动一样参与生产活动的重要生产要素,对于数字经济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性生产要素。平台之间的联通必然涉及用户数据的获取和有序流动,因此具体开放哪些数据、如何确定平台间链接的技术规范、如何确保用户数据和个人信息不被滥用,这些都是所有相关平台必须事先共同协商处理好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次行政指导会并非只针对微信,而是召集了7家平台一起参与。需要明确界定和划分的还有不同平台间的责任归属,在平台内空间完全封闭的情况下,责任归属很明确,但在平台能过接入外部链接的时候,就可能变得很复杂。

另外,当用户在平台上通过外链访问其他平台的信息时,用户的浏览数据能够同时被多个平台所掌握。用户数据可以无限零成本复制,技术和数据既可以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把“蛋糕”做大;也可以用于增强平台的市场支配地位和相对于商家和用户的谈判势力,把“蛋糕”分给自己更多。平台间开放和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也是存量竞争时代继续维持平台经济领域有效竞争的内在要求,如何应对和科学监管开放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依然需要学界、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探讨,寻求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微信的最初定位是基于熟人、朋友的产品,首先需要用户自己主动加好友,才能聊天对话,这是微信自己选择的商业模式。要求微信对其他平台开放,是否是对平台经营者自身的商业模式和经营自主权的不当干预呢?公司逐利无可厚非,但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对于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潜在竞争产生不利影响。行业监管正是在综合考量对各方的直接影响、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长期影响后,权衡利弊后的折衷选择。

平台本身规模大并不是坏事,但大平台更容易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并且很可能受到较之小平台更严格的监管,这并不是对大平台的监管歧视,而是有其内在逻辑的。

首先,大平台由于用户数量巨大,对用户和其他平台、其他行业产生的影响也就十分广泛,正负外部性都很强。跨界竞争是平台竞争行为的特征之一,已经拥有巨量用户规模的大平台在进入另一个新行业时相对于新平台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这导致即使大平台的竞争行为完全合法合规,市场上的竞争程度也会很弱,有效竞争不足。

其次,大平台具有相对于消费者和商家用户的强市场支配地位,比小平台显然更容易出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例如对消费者的差异化定价、对商家用户的排他性行为、对其他平台接入的差异化待遇等,因此也需要针对大平台进行严格监管。与平台跨界竞争相对应,表面上的一个App其中却内嵌了涉及多个市场的多个产品。“微信”中有即时通信软件,有搜索引擎,有作为用户内容和广告发布平台的朋友圈、公众号、视频号,有提供金融服务的微信支付和理财通,还有接入第三方服务的九宫格和小程序。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产品都以用户为核心聚集在一个App中,在接入许可、流量引导、搜索结构排序等方面就会出现自我偏好、差别化待遇、强行捆绑等跨行业滥用平台支配地位的行为。同样的问题在存在于网约车、地图导航等其他平台中,在平台开放互联问题破冰之后,平台的跨行业滥用支配地位行为将是下一个监管重点。

要求在即时通信软件中开放外链、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平台经济的生命力在于持续不断的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而这背后的驱动力又是市场竞争,新产品的出现必然会对市场上原有的产品产生不利影响。十年前,微信用免费的聊天信息取代了每条收费0.1元的手机短信,用语音通话打破了运营商对手机通话业务的垄断。微信的信息和语音是否属于电信业务、腾讯能否从事电信业务在当时也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监管部门并没有因此就完全禁掉微信,微信由此发展成为12亿多用户的日常通信工具。同样的道理,如今要求微信开放外链的监管举措,目的也正是为了提高平台经济领域在存量竞争时代的有效竞争,减少大平台对市场竞争的负面影响,提高市场参与主体的创新动机,贯彻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发展理念,最终实现中国平台经济利的持续创新和共同发展。

(作者为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曲创:兼顾效率与公平,以互联互通促进平台经济的共同发展

发布日期:2021-09-24 08:36
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这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



曲创

【OR  商业新媒体】

9月9日,工信部召开了有关“即时通信软件屏蔽网址链接问题”的行政指导会,针对平台经济领域存在的屏蔽外链、开放接入和互联互通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实施时间表,为科学监管平台竞争、规范和促进中国数字经济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再添浓重一笔,这将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应用,人们上网的主设备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主要场景也从网页变成了App,网络生活从“Web 1.0”进入“Web 2.0”时代。和网页相比,App赋予了开发者更多的权限,能够打造自己的独立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移动互联网中的信息不再相互连通,而是被封闭在了一个个App中,形成无数个“信息孤岛”,每个App都是一个为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平台”。

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平台经济整体上已经从“增量竞争”转入“存量竞争”阶段,平台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平台之间是否应该相互开放、互联互通的问题引起了广泛争议。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家企业,平台经营者是否有义务对其他平台开放自己的App,允许其他平台经营者借助自己App内的用户流量来发展业务。反对者认为,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支持者则认为,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而是和道路、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相关诉讼,成为摆在平台经营者、主管部门和反垄断执法机构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由于涉及相关平台自身的切身利益,对于某一平台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门或执法机构来做出。

本次行政指导会的重点不在于具体解决方案,而在于监管的对象:“即时通信软件”,主管部门对处于争议焦点的微信平台给出了明确界定,是“即时通信软件”。在这一界定下,平台经营者是否应该开放的问题就有了明确答案。

作为即时通信软件,微信为用户提供的服务是通信,是用户之间相互交换信息的一种方式,其他通信方式还有传统的书信、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而作为一种通信方式,通信内容应该由用户自行决定,用户享有“通信自由”的权利,只要不是明确的违法内容,通信服务的提供者不应对通信内容进行限制。本次会议明确了即时通信软件的基础设施性质,为解决平台间屏蔽外链、互联互通问题消除了最核心的障碍。9月17日是要求解除外链屏蔽的最后期限,微信也在这一天公布了解决方案,用户下载新版本App后即可以在一对一的聊天场景中相互发送外链。这“一小步”无疑是通向平台间真正平等开放、实现互联互通的“一大步”,但和监管部门的要求仍有差距。例如,在微信平台上的多种产品中,群聊也是即时通信软件,和一对一聊天并无本质区别,并且已经成为很多人工作场景中的沟通工具,应该一并开放外链才对。或许这其中有些技术问题还未解决,我们期待贯彻落实监管要求、全面真正开放外链的早日到来。

互联网时代App之间的联通并非两条道路、两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联通那样简单,其中涉及到一个特殊的因素,即用户数据。众所周知,数据已经是一种和资本、技术、劳动一样参与生产活动的重要生产要素,对于数字经济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性生产要素。平台之间的联通必然涉及用户数据的获取和有序流动,因此具体开放哪些数据、如何确定平台间链接的技术规范、如何确保用户数据和个人信息不被滥用,这些都是所有相关平台必须事先共同协商处理好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次行政指导会并非只针对微信,而是召集了7家平台一起参与。需要明确界定和划分的还有不同平台间的责任归属,在平台内空间完全封闭的情况下,责任归属很明确,但在平台能过接入外部链接的时候,就可能变得很复杂。

另外,当用户在平台上通过外链访问其他平台的信息时,用户的浏览数据能够同时被多个平台所掌握。用户数据可以无限零成本复制,技术和数据既可以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把“蛋糕”做大;也可以用于增强平台的市场支配地位和相对于商家和用户的谈判势力,把“蛋糕”分给自己更多。平台间开放和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也是存量竞争时代继续维持平台经济领域有效竞争的内在要求,如何应对和科学监管开放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依然需要学界、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探讨,寻求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微信的最初定位是基于熟人、朋友的产品,首先需要用户自己主动加好友,才能聊天对话,这是微信自己选择的商业模式。要求微信对其他平台开放,是否是对平台经营者自身的商业模式和经营自主权的不当干预呢?公司逐利无可厚非,但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对于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潜在竞争产生不利影响。行业监管正是在综合考量对各方的直接影响、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长期影响后,权衡利弊后的折衷选择。

平台本身规模大并不是坏事,但大平台更容易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并且很可能受到较之小平台更严格的监管,这并不是对大平台的监管歧视,而是有其内在逻辑的。

首先,大平台由于用户数量巨大,对用户和其他平台、其他行业产生的影响也就十分广泛,正负外部性都很强。跨界竞争是平台竞争行为的特征之一,已经拥有巨量用户规模的大平台在进入另一个新行业时相对于新平台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这导致即使大平台的竞争行为完全合法合规,市场上的竞争程度也会很弱,有效竞争不足。

其次,大平台具有相对于消费者和商家用户的强市场支配地位,比小平台显然更容易出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例如对消费者的差异化定价、对商家用户的排他性行为、对其他平台接入的差异化待遇等,因此也需要针对大平台进行严格监管。与平台跨界竞争相对应,表面上的一个App其中却内嵌了涉及多个市场的多个产品。“微信”中有即时通信软件,有搜索引擎,有作为用户内容和广告发布平台的朋友圈、公众号、视频号,有提供金融服务的微信支付和理财通,还有接入第三方服务的九宫格和小程序。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产品都以用户为核心聚集在一个App中,在接入许可、流量引导、搜索结构排序等方面就会出现自我偏好、差别化待遇、强行捆绑等跨行业滥用平台支配地位的行为。同样的问题在存在于网约车、地图导航等其他平台中,在平台开放互联问题破冰之后,平台的跨行业滥用支配地位行为将是下一个监管重点。

要求在即时通信软件中开放外链、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平台经济的生命力在于持续不断的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而这背后的驱动力又是市场竞争,新产品的出现必然会对市场上原有的产品产生不利影响。十年前,微信用免费的聊天信息取代了每条收费0.1元的手机短信,用语音通话打破了运营商对手机通话业务的垄断。微信的信息和语音是否属于电信业务、腾讯能否从事电信业务在当时也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监管部门并没有因此就完全禁掉微信,微信由此发展成为12亿多用户的日常通信工具。同样的道理,如今要求微信开放外链的监管举措,目的也正是为了提高平台经济领域在存量竞争时代的有效竞争,减少大平台对市场竞争的负面影响,提高市场参与主体的创新动机,贯彻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发展理念,最终实现中国平台经济利的持续创新和共同发展。

(作者为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这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



曲创

【OR  商业新媒体】

9月9日,工信部召开了有关“即时通信软件屏蔽网址链接问题”的行政指导会,针对平台经济领域存在的屏蔽外链、开放接入和互联互通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实施时间表,为科学监管平台竞争、规范和促进中国数字经济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再添浓重一笔,这将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应用,人们上网的主设备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主要场景也从网页变成了App,网络生活从“Web 1.0”进入“Web 2.0”时代。和网页相比,App赋予了开发者更多的权限,能够打造自己的独立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移动互联网中的信息不再相互连通,而是被封闭在了一个个App中,形成无数个“信息孤岛”,每个App都是一个为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平台”。

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平台经济整体上已经从“增量竞争”转入“存量竞争”阶段,平台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平台之间是否应该相互开放、互联互通的问题引起了广泛争议。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家企业,平台经营者是否有义务对其他平台开放自己的App,允许其他平台经营者借助自己App内的用户流量来发展业务。反对者认为,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支持者则认为,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而是和道路、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相关诉讼,成为摆在平台经营者、主管部门和反垄断执法机构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由于涉及相关平台自身的切身利益,对于某一平台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门或执法机构来做出。

本次行政指导会的重点不在于具体解决方案,而在于监管的对象:“即时通信软件”,主管部门对处于争议焦点的微信平台给出了明确界定,是“即时通信软件”。在这一界定下,平台经营者是否应该开放的问题就有了明确答案。

作为即时通信软件,微信为用户提供的服务是通信,是用户之间相互交换信息的一种方式,其他通信方式还有传统的书信、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而作为一种通信方式,通信内容应该由用户自行决定,用户享有“通信自由”的权利,只要不是明确的违法内容,通信服务的提供者不应对通信内容进行限制。本次会议明确了即时通信软件的基础设施性质,为解决平台间屏蔽外链、互联互通问题消除了最核心的障碍。9月17日是要求解除外链屏蔽的最后期限,微信也在这一天公布了解决方案,用户下载新版本App后即可以在一对一的聊天场景中相互发送外链。这“一小步”无疑是通向平台间真正平等开放、实现互联互通的“一大步”,但和监管部门的要求仍有差距。例如,在微信平台上的多种产品中,群聊也是即时通信软件,和一对一聊天并无本质区别,并且已经成为很多人工作场景中的沟通工具,应该一并开放外链才对。或许这其中有些技术问题还未解决,我们期待贯彻落实监管要求、全面真正开放外链的早日到来。

互联网时代App之间的联通并非两条道路、两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联通那样简单,其中涉及到一个特殊的因素,即用户数据。众所周知,数据已经是一种和资本、技术、劳动一样参与生产活动的重要生产要素,对于数字经济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性生产要素。平台之间的联通必然涉及用户数据的获取和有序流动,因此具体开放哪些数据、如何确定平台间链接的技术规范、如何确保用户数据和个人信息不被滥用,这些都是所有相关平台必须事先共同协商处理好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次行政指导会并非只针对微信,而是召集了7家平台一起参与。需要明确界定和划分的还有不同平台间的责任归属,在平台内空间完全封闭的情况下,责任归属很明确,但在平台能过接入外部链接的时候,就可能变得很复杂。

另外,当用户在平台上通过外链访问其他平台的信息时,用户的浏览数据能够同时被多个平台所掌握。用户数据可以无限零成本复制,技术和数据既可以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把“蛋糕”做大;也可以用于增强平台的市场支配地位和相对于商家和用户的谈判势力,把“蛋糕”分给自己更多。平台间开放和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也是存量竞争时代继续维持平台经济领域有效竞争的内在要求,如何应对和科学监管开放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依然需要学界、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探讨,寻求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微信的最初定位是基于熟人、朋友的产品,首先需要用户自己主动加好友,才能聊天对话,这是微信自己选择的商业模式。要求微信对其他平台开放,是否是对平台经营者自身的商业模式和经营自主权的不当干预呢?公司逐利无可厚非,但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对于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潜在竞争产生不利影响。行业监管正是在综合考量对各方的直接影响、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长期影响后,权衡利弊后的折衷选择。

平台本身规模大并不是坏事,但大平台更容易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并且很可能受到较之小平台更严格的监管,这并不是对大平台的监管歧视,而是有其内在逻辑的。

首先,大平台由于用户数量巨大,对用户和其他平台、其他行业产生的影响也就十分广泛,正负外部性都很强。跨界竞争是平台竞争行为的特征之一,已经拥有巨量用户规模的大平台在进入另一个新行业时相对于新平台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这导致即使大平台的竞争行为完全合法合规,市场上的竞争程度也会很弱,有效竞争不足。

其次,大平台具有相对于消费者和商家用户的强市场支配地位,比小平台显然更容易出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例如对消费者的差异化定价、对商家用户的排他性行为、对其他平台接入的差异化待遇等,因此也需要针对大平台进行严格监管。与平台跨界竞争相对应,表面上的一个App其中却内嵌了涉及多个市场的多个产品。“微信”中有即时通信软件,有搜索引擎,有作为用户内容和广告发布平台的朋友圈、公众号、视频号,有提供金融服务的微信支付和理财通,还有接入第三方服务的九宫格和小程序。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产品都以用户为核心聚集在一个App中,在接入许可、流量引导、搜索结构排序等方面就会出现自我偏好、差别化待遇、强行捆绑等跨行业滥用平台支配地位的行为。同样的问题在存在于网约车、地图导航等其他平台中,在平台开放互联问题破冰之后,平台的跨行业滥用支配地位行为将是下一个监管重点。

要求在即时通信软件中开放外链、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平台经济的生命力在于持续不断的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而这背后的驱动力又是市场竞争,新产品的出现必然会对市场上原有的产品产生不利影响。十年前,微信用免费的聊天信息取代了每条收费0.1元的手机短信,用语音通话打破了运营商对手机通话业务的垄断。微信的信息和语音是否属于电信业务、腾讯能否从事电信业务在当时也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监管部门并没有因此就完全禁掉微信,微信由此发展成为12亿多用户的日常通信工具。同样的道理,如今要求微信开放外链的监管举措,目的也正是为了提高平台经济领域在存量竞争时代的有效竞争,减少大平台对市场竞争的负面影响,提高市场参与主体的创新动机,贯彻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发展理念,最终实现中国平台经济利的持续创新和共同发展。

(作者为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曲创:兼顾效率与公平,以互联互通促进平台经济的共同发展

发布日期:2021-09-24 08:36
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这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



曲创

【OR  商业新媒体】

9月9日,工信部召开了有关“即时通信软件屏蔽网址链接问题”的行政指导会,针对平台经济领域存在的屏蔽外链、开放接入和互联互通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实施时间表,为科学监管平台竞争、规范和促进中国数字经济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再添浓重一笔,这将是中国平台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标志性节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应用,人们上网的主设备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主要场景也从网页变成了App,网络生活从“Web 1.0”进入“Web 2.0”时代。和网页相比,App赋予了开发者更多的权限,能够打造自己的独立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移动互联网中的信息不再相互连通,而是被封闭在了一个个App中,形成无数个“信息孤岛”,每个App都是一个为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平台”。

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平台经济整体上已经从“增量竞争”转入“存量竞争”阶段,平台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平台之间是否应该相互开放、互联互通的问题引起了广泛争议。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家企业,平台经营者是否有义务对其他平台开放自己的App,允许其他平台经营者借助自己App内的用户流量来发展业务。反对者认为,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支持者则认为,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而是和道路、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相关诉讼,成为摆在平台经营者、主管部门和反垄断执法机构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由于涉及相关平台自身的切身利益,对于某一平台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门或执法机构来做出。

本次行政指导会的重点不在于具体解决方案,而在于监管的对象:“即时通信软件”,主管部门对处于争议焦点的微信平台给出了明确界定,是“即时通信软件”。在这一界定下,平台经营者是否应该开放的问题就有了明确答案。

作为即时通信软件,微信为用户提供的服务是通信,是用户之间相互交换信息的一种方式,其他通信方式还有传统的书信、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而作为一种通信方式,通信内容应该由用户自行决定,用户享有“通信自由”的权利,只要不是明确的违法内容,通信服务的提供者不应对通信内容进行限制。本次会议明确了即时通信软件的基础设施性质,为解决平台间屏蔽外链、互联互通问题消除了最核心的障碍。9月17日是要求解除外链屏蔽的最后期限,微信也在这一天公布了解决方案,用户下载新版本App后即可以在一对一的聊天场景中相互发送外链。这“一小步”无疑是通向平台间真正平等开放、实现互联互通的“一大步”,但和监管部门的要求仍有差距。例如,在微信平台上的多种产品中,群聊也是即时通信软件,和一对一聊天并无本质区别,并且已经成为很多人工作场景中的沟通工具,应该一并开放外链才对。或许这其中有些技术问题还未解决,我们期待贯彻落实监管要求、全面真正开放外链的早日到来。

互联网时代App之间的联通并非两条道路、两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联通那样简单,其中涉及到一个特殊的因素,即用户数据。众所周知,数据已经是一种和资本、技术、劳动一样参与生产活动的重要生产要素,对于数字经济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性生产要素。平台之间的联通必然涉及用户数据的获取和有序流动,因此具体开放哪些数据、如何确定平台间链接的技术规范、如何确保用户数据和个人信息不被滥用,这些都是所有相关平台必须事先共同协商处理好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次行政指导会并非只针对微信,而是召集了7家平台一起参与。需要明确界定和划分的还有不同平台间的责任归属,在平台内空间完全封闭的情况下,责任归属很明确,但在平台能过接入外部链接的时候,就可能变得很复杂。

另外,当用户在平台上通过外链访问其他平台的信息时,用户的浏览数据能够同时被多个平台所掌握。用户数据可以无限零成本复制,技术和数据既可以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把“蛋糕”做大;也可以用于增强平台的市场支配地位和相对于商家和用户的谈判势力,把“蛋糕”分给自己更多。平台间开放和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也是存量竞争时代继续维持平台经济领域有效竞争的内在要求,如何应对和科学监管开放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依然需要学界、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探讨,寻求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微信的最初定位是基于熟人、朋友的产品,首先需要用户自己主动加好友,才能聊天对话,这是微信自己选择的商业模式。要求微信对其他平台开放,是否是对平台经营者自身的商业模式和经营自主权的不当干预呢?公司逐利无可厚非,但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对于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潜在竞争产生不利影响。行业监管正是在综合考量对各方的直接影响、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长期影响后,权衡利弊后的折衷选择。

平台本身规模大并不是坏事,但大平台更容易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并且很可能受到较之小平台更严格的监管,这并不是对大平台的监管歧视,而是有其内在逻辑的。

首先,大平台由于用户数量巨大,对用户和其他平台、其他行业产生的影响也就十分广泛,正负外部性都很强。跨界竞争是平台竞争行为的特征之一,已经拥有巨量用户规模的大平台在进入另一个新行业时相对于新平台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这导致即使大平台的竞争行为完全合法合规,市场上的竞争程度也会很弱,有效竞争不足。

其次,大平台具有相对于消费者和商家用户的强市场支配地位,比小平台显然更容易出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例如对消费者的差异化定价、对商家用户的排他性行为、对其他平台接入的差异化待遇等,因此也需要针对大平台进行严格监管。与平台跨界竞争相对应,表面上的一个App其中却内嵌了涉及多个市场的多个产品。“微信”中有即时通信软件,有搜索引擎,有作为用户内容和广告发布平台的朋友圈、公众号、视频号,有提供金融服务的微信支付和理财通,还有接入第三方服务的九宫格和小程序。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产品都以用户为核心聚集在一个App中,在接入许可、流量引导、搜索结构排序等方面就会出现自我偏好、差别化待遇、强行捆绑等跨行业滥用平台支配地位的行为。同样的问题在存在于网约车、地图导航等其他平台中,在平台开放互联问题破冰之后,平台的跨行业滥用支配地位行为将是下一个监管重点。

要求在即时通信软件中开放外链、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监管举措,与尊重和保护平台经营者的商业模式之间并不矛盾。平台经济的生命力在于持续不断的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而这背后的驱动力又是市场竞争,新产品的出现必然会对市场上原有的产品产生不利影响。十年前,微信用免费的聊天信息取代了每条收费0.1元的手机短信,用语音通话打破了运营商对手机通话业务的垄断。微信的信息和语音是否属于电信业务、腾讯能否从事电信业务在当时也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监管部门并没有因此就完全禁掉微信,微信由此发展成为12亿多用户的日常通信工具。同样的道理,如今要求微信开放外链的监管举措,目的也正是为了提高平台经济领域在存量竞争时代的有效竞争,减少大平台对市场竞争的负面影响,提高市场参与主体的创新动机,贯彻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发展理念,最终实现中国平台经济利的持续创新和共同发展。

(作者为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